1. 首頁 > 借金 マミレ 寢 取 ラレ 妻 娘 >

借金 マミレ 寢 取 ラレ 妻 娘



女人略作思考后給了一個很一般的答案,但是我還是欣然接受了,因為她剛才思考的樣子真的很美。

  “謝謝姐!那我以后就叫小一了。

  ”“看你不像這一行 的人,為什么會入這一行?”女人不經意一般的問題讓我陷入了恍惚,好不容易選擇性忘記的事情讓我的胸口有一次被酸楚填滿。

  “因為錢,我需要錢。

  ”女人沉默了,過了半晌她才輕 笑著搖頭,明明很美的動作卻帶著些許哀傷的味道,我知道,這是一個有故事的女人。

  “錢啊!誰會不需要呢?不過這東西真的就那么重要嗎?”“不需要它的時候總覺得它就是個禍害,需要的時候它就像是你的命。

  ”我笑著給出了我認為的答案,因為這就是我的親身感受。

  女人笑面如花的看著我孜孜稱奇道:“不愧是 熊姐能看上的小伙子,果然調調就是不一樣。

  ”一提起熊姐,我的頭皮還是忍不住的發麻,雖然我能接受用這種方式掙錢,但是滋味著實不好受。

  “姐,你準備來個什么價的?”我笑著遞給她價格牌,剛才不經意的回憶讓我有些難受,不過再怎么樣我也是來掙錢的,與其陷入在回憶的傷痛里,還不如埋頭苦干掙錢還債。

  “熊姐可是推薦讓我來玩點刺激的,你告訴我熊姐玩過的花樣是個什么價?”女人玩味的對我挑了個眉眼,看的我的心臟一顫,險些沉陷了進去。

  在會所一般都是按個摩推油之類的,然后用手,只有很少的機會才會出現上次熊姐對我那樣的事情,當然如果客人非要這么要求的話,那只能單獨和我們這些公關技師協商了。

  “我……這個……”女人的這個問題還真把我問住了,我也不知道這應該是個什么價格。

  而且,我心里其實也有點想和這個女人玩點刺激的想法,畢竟她這么漂亮,如果玩的上火點說不定我們倆還能發生點什么。

  “算了,不逗你了。

  今天我沒那種心情來虐待你,那個一會再說,過來陪我說說話吧。

  ”女人嬌媚的輕笑了一聲,然后指了指旁邊的小沙發讓我坐下。

  “誒,好嘞。

  ”我有些小失望,看來我的打算事泡湯了。

  不過也沒辦法,客人的意愿我們必須遵從。

  “今年我三十四了,馬上要四十了。

  你可能不信,我這么大的歲數連個孩子都還沒有。

  ”女人率先打開話匣子,就好像這里是酒吧一樣和我談心。

  “姐你哪里有老了?看上去剛到二十!”我笑著陪道,我說的可是真心話。

  “就你會說。

  ”女人白了我一眼,嫌我打斷了她的回憶。

  “對了!我有故事,你有酒嗎?”女人忽然俏皮的看著我問道,我起初還愣了一下,不過馬上反應過來,立馬將桌上的菜單遞過去。

  會所要酒還能是干什么,而且別說酒這種東西在會所那可是翻好幾(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倍的,我能拿到的提成也不少。

  女人挑了一瓶度數不小價格也不菲的洋酒,這酒的度數不小,我喝了兩杯就有些上頭了,而女人的眼神也有些飄忽,仿佛陷入了回憶。

  “你剛才說的挺對的,錢這東西確實就是這樣,需要的時候它就像你的命。

  你知道嗎?我從上學那會就是學校公認最美的女人,那時候家境不好,于是我就變成了一個拜金的女人。

  因為我發現只要我動動嘴動動腿,就有無數的 男人為了我花錢。

  ”“ 為了錢,我放棄了那個陪伴了我整個青春的男人,即使他當街跪 在我面前我也絲毫動心。

  ”女人一口干了半瓶洋酒,已經有些多了。

  她的眼淚忽然無法抑制的流出,仿佛又變回了當時那個清純的年代。

  “抱抱我好嗎?”女人帶著水光的眼神看著我,這我根本無法拒絕。

  我就像年少時青澀的少年,將女人抱在懷里,而她也靠著我的胸膛抹著眼淚。

  我知道她只是喝多了在我這里找些安慰,但是我還是忍不住的對她產生了同情心,因為我現在比起她曾經也好不到哪去。

  “當年他就喜歡這么 抱著我,他說這樣就像抱著全世界。

  ”女人帶著笑意痛哭,而我則忍不住的為她抹去眼淚。

  不知道為什么現在我心里一點想法都沒有,只想這樣抱著她聽她訴衷腸。

  “可是我還是離開了他,我選擇了一個富二代,然后又順著他勾搭上了他爸,現在我是他的后媽。

  你說我是不是很下賤?”我輕笑著搖了搖頭,輕輕晃動著身子就像哄孩子那樣。

  要說下賤, 我覺得我也差不多,世上這樣的人也不少,但大多都是生活所迫。

  “不會,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選擇,不是所有人都會真的去追逐利益和金錢。

  ”聽到我說的話,女人瞬間淚奔,哭的就像個孩子一樣讓人心痛。

  “因為 我爸得了癌癥!為了錢我只能選擇變成這樣的女人!可是我能怎么辦?他能拯救我爸的命嗎?”女人就像是在為自己解釋一樣的喊著,抓著我的胸膛,仿佛把我當成了那個陪伴了她整個青春的男人。

  我知道她是喝醉了,可是我就像這么抱著她,因為我曾經也是這樣抱著陳瑜的。

  “他不能,但是誰也不能,能救我爸的只有上帝。

  ”“是啊!那是癌癥,就算有錢也只是維持我爸的性命。

  可是你知道嗎?”“我爸臨死前告訴我,我這樣只是讓他延長了痛苦而已,還不如死了劃算。

  自己的女兒去傍大款,活著還有什么意義?”女人哭著笑著,那哭聲讓人心碎,那笑聲是那么絕望。

  而我卻什么都做不了,我無法評價任何人的一生,因為我現在也是這么的下賤。

  “在我爸死后,我聽說了那個被我甩掉的男人要結婚了,而且很幸福。

  在結婚的時候他們連房子都沒有……”“你知道我當時有多么心痛嗎?他是那么一個性子軟的人,是那么一個會把心愛的女人寵壞的人,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無論怎么欺負他都不會有任何怨言,只知道傻笑。

  從來不會和我發脾氣,從來不會和我鬧情緒。

  我做錯事了也只會皺著眉頭抱著我,要我不要再做了……”“直到我偷偷去看他們寒酸的結婚典禮的時候我才明白,我原來為了錢放棄了全世界……”女人死死的抱著我,將臉埋在我的胸口痛哭,而我只能忍著心酸輕輕拍打她的肩膀,努力在這一刻成為那個人,代替他安慰這個失去全世界的女人。

  我由衷的佩服這樣的男人,有錢的男人不少,如果你長的漂亮甚至會滿地都是。

  但是一個真的拿命寵你的男人,一旦失去了,這輩子也不可能在遇到一個了。

  我很佩服這樣的男人,至少我自己做不到。

  女人講完了自己的故事,經過眼淚和悲傷的洗禮,她的酒勁過去了不少,自嘲的笑著從我懷里走開。

  “這些事情在我心里壓抑了太久了,一下子有些收不住。

  倒是你很特別,如果是別人這樣抱著我恐怕已經上下齊手了。

  ”我尷尬的撓著頭,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要說自己沒想法,那豈不是再說自己不行?但是剛才確實只想將她抱在懷里用心疼惜,可能是因為我也同樣內心痛苦吧。

  有句話不是說只有內心同樣空虛的人,才能填補內心空虛的人嗎?女人忽然扭過身去,對著我道:“幫我把衣服脫了吧。

  ”我一愣,難道這是要我…… “嗯,你們這里的女人都很漂亮,可惜我今晚心情不太好。

  ”我由衷地贊嘆了一句,接著轉移話題:“繼續說薇 小姐吧, 表面上看,她確實像你所說的那樣,但我覺得她是個忘恩負義的人。

  ”“哦?”沙迪頌 顯得很有興趣。

  “我坐過牢,兩次,而且都是她害的。

  ”“為什么?”沙迪頌一下瞪大眼睛。

  我把兩次坐牢的起因簡略地告訴了他,反正自己已經被炒魷魚了, 白薇能不能拿到項目關我屁事,最好她拿不到。

  對軟件行業來說,這個價值超過150萬美刀的項目很肥,白薇拿到的話 肯定會很開心,但就算我不在背后捅刀子,也不一定會輪得到白薇。

  因為這項目很多人搶,國內就有四個 公司在搶,還有印度阿三,甚至硅谷一家挺出名的公司都來了。

  如果單單靠軟件本身的功能和可靠性,靠 技術層面,白薇肯定搶不過硅谷的老美,甚至都比不過阿三,殺價格也不一定殺得過國內其他公司(左手握右手)。

  除非給睡,白薇陪BTT某個大佬或者某幾個大佬睡那么幾個晚上,就肯定行,因為其他公司都沒有白薇這么漂亮的女人。

  但現在這事也肯定不行了,人家想特意給白薇安排酒會,都被她拒絕了。

  大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吧。

  至于我為什么把我和她的事告訴沙迪頌,只是純屬發泄而已,覺得沙迪頌這人還挺不錯,自己又悶著一肚子氣,有個人聽我訴說吹吹水也挺好的。

  至少,說完之后我覺得心情舒服多了。

  靜靜聽我講完,沙迪頌一臉不可思議,轉而又皺眉思考。

  沒多久,沙迪頌突然說:“川先生,我覺得你和薇小姐的這兩件事,或許真的是誤會。

  ”“我知道有誤會,但我坐牢是事實,第一次的時候,她沒出面給我作證也是事實,不論有什么理由。

  ”我淡淡地回答道。

  在拘留所和白薇見面的時候,她說過三年前的事她不知情,我表面上不想相信她,但實際上內心已經信了,因為剛進公司見到她時,她的表現不像是裝的。

  聽到我的話,沙迪頌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的確,那件事她確實做錯了。

  ”說罷,沙迪頌突然拿起酒杯,笑著說:“川先生,你的坦然令我敬佩,我從未見過你這樣的人,能認識你是我的榮幸,我們干一杯吧。

  ”“謝謝夸獎,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我坦然地接受他的吹捧,并和他碰杯干了一杯酒。

  “沙迪頌先生,我很好奇,你們公司的項目,打算給誰做?”喝完酒,我好奇地問道,末了又補充一句:“如果還沒確定下來,涉及到商業機密的話,就當我這個問題是在開玩笑吧。

  ”“哈哈,你確實是個很坦誠的人。

  ”沙迪頌笑了笑道:“確實沒定下來,但跟川先生交流交流也沒什么,其實我們公司的高層更傾向于硅谷的公司,你知道,他們的技術更值得信賴。

  ”聽到他的話,我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又下意識地說:“但我認為你們不應該只考慮技術可靠性,還應該看重別的一些東西,有些因素甚至比技術更重要。

  ”“哦?川先生對此有什么看法?”沙迪頌再次顯得很好奇。

  我喝了一口啤酒,想了想,便宜白薇會讓我不爽,但便宜美國佬或阿三的話我也同樣不爽。

  于是我整理了一下思路,緩緩說道:“沙迪頌先生,如果技術差距不大的話,我覺得你們應該更看重軟件系統的維護和更新,任何軟件都有可能存在漏洞,企業的系統尤其容易遭受黑客攻擊,這就需要有專人24小時隨時待命應付突發狀況,畢竟一家企業的辦公系統無法正常運行的話,往往會造成很大的損失。

  “這是維護,至于更新……OA系統的目的就是為了提高企業的效率,但哪怕是量身定做的系統,也會存在不夠合理或者復雜繁瑣的地方,這就需要優化,需要不斷改善,而企業的管理都是會變的,會進步的,系統也必須要跟著改變才能更好地服務企業。

  “我說這些,其實是想告訴沙迪頌先生,大家現在都用JAVA2開發軟件,技術上差距不大,更多的在于細節而已,但在效率和服務方面……美國人恪守嚴格的工作時間,他們很少加班,他們的恪守工作流程,規則僵化……但我們中國人不一樣,只要領導下令,那些工程師就是幾天幾夜不睡覺也得埋頭苦干。

  “單是軟件的定制開發周期,中國人的耗時肯定會比美國的更短,而在更新或者維護環節,中國人的勤勞就更顯得尤為重要了。

  ”說到這,我有些口干了,于是停下來又喝了一口啤酒。

  沙迪頌則一言不發靜靜地思考。

  “我并不是在為薇小姐爭取這個項目,只是站在客觀的角度分析而已,沙迪頌先生不必在意,更何況我們中國還有其余四家公司也在爭。

  ”我又補充了一句。

  沙迪頌回過神來,感激地朝我合十雙手:“謝謝川先生,你的分析很有見解,我們之前也考慮過這方面問題,但沒有你分析得那么透徹。

  ”我是真的討厭了泰國的禮儀,又不能不還禮,否則會顯得不尊重對方。

  拜佛一樣回過禮,我繼續喝酒,沙迪頌則就剛才說的那些主動問我各種問題。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