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ssni 718 >

ssni 718



新聞網12月21日報道 自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歡上你了,我每天晚上滿腦子都是你,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你滿足我一次好不好?我滿臉通紅,激動萬分,緊緊摟抱住 陳藝瑤,不讓她掙脫,甚至一只手已經按住了她 的胸,隔著衣服玩弄她胸前的飽滿。

   即便有裙子和文胸阻隔,依舊能感受到那種豐盈挺拔和柔軟, 讓我 身體有了強烈的反應,正好貼在了她的翹臀。

   陳藝瑤沒法掙脫,臉色變得很難看, 說道:鐘皓,你別這樣,我是有老公的人,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快松手,再不松手的話,我要叫人了! 即便現在我們身處的位置比較偏僻,視線所及,看不到 游客,但心里也很清楚,那些游客就在附近,要是陳藝瑤真的叫出來,我就完蛋了。

   我心中猶豫了幾秒鐘,最終理智戰勝了欲望,最后在她柔軟的胸上狠狠捏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開。

   陳藝瑤像是受了驚的兔子,當我松開之后,便立即轉身通紅著臉跑開了。

   我怔怔站在原地,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這一次的表白徹底失敗了,說到底是自己太沖動了,根本不懂得循序漸進,估計是把陳藝瑤嚇壞了吧。

   也不知道以后,還能不能有和陳藝瑤獨處的機會了。

   我悻悻的回到他們休息的地方,陳藝瑤已經坐在了 于弘逸身邊的石頭上,她看到我趕緊轉過了臉,臉色依舊有些紅。

   不過看樣子她并沒有將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于弘逸,只見于弘逸笑著對我說道:房東,真是謝謝你了,幫藝瑤找 到了耳環。

   我有些尷尬,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說道:沒事,都是鄰居客氣什么。

   眾人休息了一陣,起身和導游匯合,我跟在眾人身后,心里有些做賊心虛,不想多說話。

   陳藝瑤也有點魂不守舍,于弘逸說什么,她只是嗯或搖頭的敷衍,大多數時間保持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們剛才在密林中發生的事。

   反倒是常宇和范澤這對基佬,一路上有說有笑,范澤還不時在常宇身上輕輕拍打,引得游客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二人。

   和導游匯合后,導游又帶我們看了一系列景點。

   不知不覺天黑了下來,我們就在山上訂了酒店,明天一早和導游匯合。

   眾人玩了一天都累壞了,在酒店一樓吃了頓飯。

   其中只有我和于弘逸喝酒,其他三人不喝。

   雖然于弘逸酒量不行,但看得出他是一個比較好酒的人。

   陳藝瑤三人吃完飯便上樓回 房間了,我和于弘逸還繼續碰杯。

   二人都喝多了,于弘逸醉醺醺的說道:房東,我比你大幾歲,叫一聲鐘老弟你介意嗎? 我說不介意。

   他又說:別看我老婆長得漂亮,對我卻有點冷淡。

   她對你不是挺好的嗎,怎么冷淡了?我疑惑的問道。

   于弘逸苦笑,說道:我是指夫妻生活那方面,你懂吧?鐘老弟,我也不瞞你,其實我……我每次時間都很短,不能滿足藝瑤,我估計這才是真正的原因,我想問問你有沒有什么好辦法可以讓時間變長的? 顯然,于弘逸已經喝多了,居然跟我聊起這種話題。

   不過他自然不知道,夫妻二人平常的生活都在我監控之中,他那點本事,我還不清楚嗎? 我說我還沒結婚,也沒遇到過這個情況,勸于弘逸可以多多鍛煉身體,吃一些補腎的營養品。

   我們東拉西扯,聊了很多。

   一箱喝完了又點了一瓶白酒。

   最后我倆都喝的暈頭轉向,迷迷糊糊中我都不記得是誰結賬的,只是和于弘逸勾肩搭背的上樓,然后進了房間,耳邊似乎還有迷糊的女人聲音傳來。

   我堅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床上,然后便開始呼呼大睡起來。

   在我半睡不醒的意識中,我感覺到有人好像為我拖鞋,蓋被子,那種感覺真的很溫暖很幸福。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過來,周圍一片昏暗,只有洗手間的燈還亮著,提供了一些光亮。

   然后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的于弘逸。

   他睡得很香,鼻息聲呼嚕作(大炕上性經歷)響,像是打雷一般,讓我有些傻眼了。

   為什么于弘逸會和我睡在同一張床上? 難道二人喝多了酒,一起回到我房間睡覺了嗎? 正當我納悶間,我就看到了床邊打地鋪的陳藝瑤。

   我渾身一震,突然意識到了,這不是自己的房間,而是于弘逸夫婦的房間。

   大概是因為我和于弘逸都喝醉了,直接到了他們房間睡覺,而陳藝瑤一個人沒法抬動我,就只能讓我睡在他們的床上,而她選擇打地鋪。

   此時陳藝瑤睡得也很熟,剛好側著身面對著我這邊。

   她身上就蓋了條薄薄的毯子,大半個身體都露在外面,讓我得以看到穿著睡裙的她那豐腴曼妙的曲線。

   芊細光滑的玉臂就放在臉旁,似乎做了什么美夢,嘴角還帶著甜甜的笑意,緊閉的雙眼睫毛低垂,顯得很長,也很動人。

   因為側睡的姿勢,胸前的兩團被擠到一處,我很輕易的可以看到衣領下那深深的溝壑和兩團雪白柔軟。

   一時間我心頭火熱,有如此佳人在身邊,而且他老公一副爛醉如泥的樣子,我要是不做點什么實在覺得有點對不住自己。

   我看了看床上的于弘逸,又看看地板上睡著的陳藝瑤,一顆心砰砰跳了起來。

   我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偷偷摸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躺在了陳藝瑤身后,然后從背后一把摟住她。

   那芊細柔軟的腰肢便被我緊緊摟住了。

   老公,睡覺……別胡鬧……陳藝瑤被我驚醒了,不過她并沒有睜眼,而是迷迷糊糊的回應了一聲。

   我原本心里還十分緊張和忐忑,但聽到這話一下子松了口氣,反而欣喜不已。

   陳藝瑤居然把我當成了于弘逸,這難道是上天賜給我的機會嗎? 我的手馬上伸到了她胸口,抓住了一團飽滿,那種柔軟細膩,一手掌控不住的美妙觸感,讓我當即有了強烈的反應,就貼在她翹臀上。

   我抬頭親吻了一下她的臉頰,陳藝瑤似乎有了感覺,臉色紅了,還要推開我,一邊迷糊道:我今天累死了,下次吧……好好睡覺…… 我興奮不已,哪里理會她的話,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用舌頭挑豆,原本在胸口的那只手已經伸進她的衣領。

   陳藝瑤睡衣里是真空的,讓我一下子就抓到了飽滿溫潤的一團,柔軟滑膩至極,一時間讓我堅硬如鐵,頂著她的臀部十分難受。

   我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夠摸到陳藝瑤的胸! 而我的另一只手已經忍不住探進了她的睡裙下,摸到了一條褲褲,一根手指探入其中,讓我激動的整個身體戰栗起來。

   我的手指動作了幾下,便感受了濕潤的水,陳藝瑤果然是個敏感的女人。

   她輕嗯了一聲,閉著眼說道:老公,用兩根手指。

   劉玉婷有些懷疑,難不成自己真的誤會了這個家伙,但是一想到自己被這個家伙摸了屁股,心里又是一陣火大,自己從小到大什么時候吃過這樣的虧啊,哼,你一定是裝的,一定是知道這里是 女生 寢室,你要是敢亂來那就完蛋了。

  劉玉婷找到了理由,對于劉子洋的壞印象又認定了幾分。

  劉子洋出了女生寢室之后,尋到一個高年級的 男生問了自己的寢室位置,那里與劉玉婷的寢室就隔了一個操場,不過這操場還真是夠大,除了標準的四百米跑道之外,旁邊還有兩個小型的足球場,另外一邊還有不下二十個籃球場。

  “這就是大學,真是太爽了。

  ”劉子洋喜歡運動,最喜歡的就是打籃球,看著籃球場都是清一色的平整水泥地面,那是相當的滿意。

  繞過了操場,劉子洋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寢室樓,而他的寢室也在三樓,竟然也是三零四房間,與劉玉婷的一樣,還真是挺巧的。

  門上貼著名單,一共四個人,劉子洋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里面也是沒有人在,離開學還有五天,別人來的沒有那么早。

  屋里有些雜亂,地面上煙頭和廢紙遍布,床鋪上也是亂七八糟的。

  回頭把房門關上,劉子洋站到了屋子正中,閉目凝神,突然伸出右手,右手食指在空中連畫了幾下。

  一個小旋風突然憑空出現,而且詭異的在整個屋子里面轉了一圈,最后突然又散去,屋里的垃圾竟然就被這股小旋風聚集到了一起,雜亂的屋子也變得異常的整潔了起來。

  這自然是劉子洋搞出來的,劉子洋在一年前遇到了一個奇人,學了一個很厲害的能力,他可以布陣,現在他的能力還很弱,只能布幾種簡單的擺放,這種聚風陣就是他現在會的陣法之一。

  而他不怕熱,那也是一種陣法,不過那種陣法卻是布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像是在身上裝了一臺空調,冬明夏涼。

  把垃圾掃到了門外的走廊里,劉子洋挑了左邊的下鋪,對于他來說,上鋪和下傅都是沒有什么區別,回頭別的室友來了,那時候大家再調整也不遲。

  劉子洋帶來的 東西并不多,一些換洗的衣服,一雙拖鞋,兩雙運動鞋,另外就是一個筆記本電腦了。

  這電腦雖然只是普通的國產貨,價錢也才兩千多塊,但是對于劉子洋來說,這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奢侈品,要不是上大學,家里也不會給他買的。

  寢室里面除了左右兩個上下鋪之外,另外還有四個桌子,桌子上面還有書架,下面則是兩個箱子,上面有鎖扣,但卻是沒有鎖。

  生活用品劉子洋還是缺了不少的,這些都需要他自己去買,以前都是父母安排好,他從來不用管,現在就像是他自己過小日子一樣,什么都要他自己去買了。

  鎖上了房門,劉子洋背著筆記本出了寢室,自己就這么點值錢的東西,放到寢室里面要讓人偷了,那哭都沒有地方哭了。

  剛才他進學校的時候,就在女生寢室樓附近看到了一個大型的超市,這時候直接奔向了那里,在里面買了一個暖水瓶,買了一個玻璃茶杯,另外還有牙具和被子。

  “真他娘的貴。

  ”走出了超市,劉子洋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超市里面的東西明顯比家鄉那里的貴了不少。

  出了超市,劉子洋發現從女生寢室之間的一條小路,從小路走過,然后穿過操場就可以回寢室了,可比繞操場近了不少,劉子洋就順著那小路向寢室走去。

  每一所大學都有一景,那就是女生寢室的窗戶,跑過女生寢室樓下,幾乎每一個男生都會偷偷的往上瞄幾眼,如果運氣好的話,就可以看到一些不錯的風景。

  偶爾能從開著的窗戶里看到里面走動的女生,運氣好的話,還能看到別樣的風光,比如穿的衣服很少,比如晾曬的衣服內衣什么的,這都能給男生們無限的遐想。

  劉子洋看的很過癮,看的很投入,對于一個小處男來說,女生寢室那絕對是一個值得憧憬的地方,如果有機會,她真的想去女生寢室一觀真正的風光。

  劉子洋實在是太專注了,而且還專注于幻想之中的事情,但卻是忽略了身邊的美妙風景,(兒童智力故事)一直仰頭看著女寢室那邊,卻連迎面走來了一個漂亮的女孩,竟然也沒有看到。

  過來的這個女孩叫蘇 小彤,離著很遠就看到劉子洋在那里仰頭看女生寢室,對于這樣的男生,蘇小彤一向是相當的鄙視,而且蘇小彤還是那種嫉惡如仇,性格火爆的,如果她有能力,一定一腳把這樣的男生當場踢死。

  蘇小彤的疾惡如仇不但是體現在對劉子洋的鄙視上,此時一個東西更是讓她的個性展現的更加淋漓盡致,一條黑乎乎的 毛毛蟲竟然就在路上爬過,那一身長長的毛不但讓人看著惡心,而且還是讓人不敢亂動于他。

  一般女孩子都會怕蟲子,反應大多是一聲尖叫,然后就是躲得遠遠的,但是蘇小彤的反應卻與一般的女孩子完全不同,她也一樣害怕,也一樣扯著嗓子大聲“啊!”的尖叫,但是她不是躲,也不是跑,而是迅速的抓起了一件東西向那只黑乎乎的毛毛蟲身上砸去,如此丑陋的東西,竟然敢來嚇她,那她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啪!”一聲脆響,碎玻璃四濺,但那丑陋的毛毛蟲還依然悠哉游哉的爬著。

  “你這個死毛毛蟲,竟然還不死。

  ”蘇小彤怒吼了一聲,順手又抓起了一件東西,毫不猶豫的,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砸向了那只毛毛蟲。

  “啪!”又是一聲脆響,那只本來很快就要脫去這一身丑陋的形象,就要化成一只美麗蝴蝶的可憐毛毛蟲,與一只玻璃杯,一個暖水瓶一樣粉身碎骨。

  “哼哼,討厭的毛毛蟲,竟然擋本小姐的路。

  ”蘇小彤這時很牛X的甩了一下頭,拍了拍手,就像是打了一場大勝仗一樣,趾高氣揚的向前走去。

  劉子洋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這個女生也是太牛X了,對一只可憐的毛毛蟲下這樣的狠手,最主要的是她砸毛毛蟲的兩個 杯子是他的,還是剛剛買的,這位女生給 摔了之后,竟然連一句道歉的話也沒有說,還對著劉子洋瞪了一下眼睛,就像劉子洋摔了她的杯子一樣。

  “喂喂!”劉子洋一下箭步沖了過去,攔住了蘇小彤,不過當直面蘇小彤,看到蘇小彤的相貌之時,他不由眼睛一亮。

  蘇小彤是一個美女,而且還是這個學校里面非常有名的美女,在校花榜上,那也是榜上有名的,一米六二的身高雖然不是特別的高挑,但是身材卻是特別的勻稱,圓圓的臉蛋上,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很是靈活,在長長的睫毛映襯之下,更顯的即漂亮,又充滿了靈氣,這是一個看起來極為討人喜歡,從長相上可以用可愛來形容的一個美女。

  不過此時蘇小彤的眼睛里,卻是帶著不屑和煞氣,冷冷的看著劉子洋,道:“干什么?”“我……”劉子洋被蘇小彤的目光看的呼吸一窒,瞪大了眼睛,道:“你問我要干什么?”蘇小彤冷哼出聲,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這樣的人,沒事齷齪的就想偷看女生寢室,看到美女,就想過來搭訕,告訴你,本小姐沒心情搭理你,趕緊該干嗎干嗎去。

  ”不屑的連看也不看劉子洋一眼,手一擺,竟然就想從劉子洋身邊走過去。

  劉子洋差點一頭栽倒,長這么大,他女同學也不少,可是還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大條的美女,這都什么人啊,把別人的兩個杯子摔了,竟然連一聲道歉也不說,還反過來對他一通數落,連忙又搶上一步攔住了蘇小彤。

  “你還想干什么?”蘇小彤惡狠狠的看著劉子洋。

  “你難道沒感覺到你剛才砸蟲子的時候摔了東西嗎?”劉子洋比蘇小彤高了多半個頭,這時候居高臨下,即是可氣,又是好笑的瞪著蘇小彤。

  “關你什么事?”蘇小彤沒好氣的回了劉子洋一句,但還是下意識的看了看后面那個毛毛蟲葬身之地,就看到了一地的碎玻璃,又看了看劉子洋空空的雙手,“嘿嘿……這個……”蘇小彤干笑了兩聲,臉色有些尷尬,正想道歉,但卻是發現劉子洋的目光正賊兮兮的往她的衣領里面看,那點歉疚之意頓時化為烏有,眼睛一瞇,從牙縫里面擠出了幾個字,道:“好看嗎?”“好看!”“什么顏色的?”“粉色的。

  ”蘇小彤再也忍不住了,一瞪眼睛,跳著腳喝道:“你這個臭無賴,在這里偷看我,我還沒跟你算賬呢,摔你兩個杯子你還嘰嘰歪歪的,我就摔你杯子了,你能怎么樣?”劉子洋本來占理的,但是剛才無意中看到蘇小彤領口里面的風光,頓時有些失神,這時卻讓蘇小彤占了理,知道這杯子只能是白摔了,不過蘇小彤這種機關槍一般的數落,還是讓劉子洋很是不爽,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切,有什么好看的。

  ”“不好看你還看?”蘇小彤一掐腰,要殺人的目光狠狠的瞪著劉子洋。

  “本來想看的,不過充其量就是一個A,實在沒興趣再看了。

  ”“混蛋,我是B好不好!”讓劉子洋如此侮辱,蘇小彤頓時瞪著眼睛吼了起來。

  劉子洋更是一臉的不屑,道:“得了吧,不用摸,我都知道你那是A,還說是B,我看那得添不少海綿吧。

  ”“你還想摸?”蘇小彤更氣了,一挺胸脯,惡狠狠的喝道:“來啊,你摸啊,你要是男人你就摸。

  你不摸,你就是沒卵子的娘們。

  ”平時蘇小彤這樣氣勢洶洶,男生肯定會被嚇跑的,但是今天只可惜她遇到了劉子洋。

  就當她往劉子洋的面前走了剛剛一步的時候,劉子洋這個牲口突然就伸出了那一雙罪惡的爪子,惡狠狠的,毫無憐香惜玉之心的,狠狠的就在蘇小彤的兩邊胸脯上抓了一把,然后還不待蘇小彤有任何的反應,他已經是撒丫子就跑,眨眼之間就已經是跑出了十多米遠。

  “不用謝我,下次再想讓人摸的時候,還可以找我啊,這次不收費,下次給你打八折。

  ”扔下了一句能氣死人的話,劉子洋就不見了蹤影。

  “啊!”這一聲慘叫聲,是蘇小彤憋了好半天才叫出來的,自己這里可還是一塊未經開發的處女地,現在竟然就讓一個無恥的家伙給摸了,而且……蘇小彤用力的揉了揉,嘴里連吸了幾口氣,還抓的這么痛啊!劉子洋一溜快跑的回到了寢室里,心里這叫一個得意,這叫一個爽,他本來不是一個很調皮的男生,但是剛才蘇小彤如此咄咄逼人,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

  或者說劉子洋本就是一個調皮的男孩,只不過讓高中以前的壓力把他的那種調皮完全壓抑住了,這時候沒有人管他了,他的那種調皮就再一次的體現了出來。

  “反正是你讓我摸的,又不怪我。

  ”劉子洋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感覺,臉上滿是蕩漾的笑意,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摸女孩子的胸,哦,同樣第一次摸女孩子的屁股,今天都摸到了。

  “還是胸部軟啊。

  ”劉子洋對比了一下手感,自己嘀咕了一句,這不是廢話,要是屁股也有胸部那么軟,那就不是屁股了。

  蘇小彤這時剛剛走進寢室,就連打了幾個噴嚏,同舍的室友 李玲玲對著蘇小彤眨了眨眼睛,道:“小彤啊,這又是哪個帥哥在念叨你呢。

  ”蘇小彤氣呼呼的坐到了床鋪上,抓起了自己的一個熊布絨娃娃,狠狠的打了幾下,然后就撲到了床上,用力的捶打著床鋪,抓狂的叫道:“混蛋,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別讓我再逮著你,要不我一定會殺了你,一定會殺了你!”李玲玲還從來沒有看到蘇小彤這樣,嚇了一大跳,迅速的過來坐到了她的床邊,拍著蘇小彤的肩膀,道:“小彤,你這是怎么了,快跟我說說。

  ”“啊啊!”蘇小彤用力的扯著自己的頭發,大叫了兩聲,咬牙切齒的說道:“剛才有一個混蛋,他竟然敢……抓我的胸。

  ”李玲玲夸張的瞪大了眼睛,道:“啊!不會吧,你的胸我還沒摸過呢,我真是虧大了,快點告訴我,是誰,我去找他拼命去。

  ”“我就是不知道那小子是誰,所以才氣的要發瘋呢。

  ”李玲玲這時疑惑的看著蘇小彤,道:“小彤,你這是遇到色狼了?”“對,就是色狼,一個大色狼。

  ”李玲玲更是迷惑了,道:“色狼就只襲了你的胸,然后就放過你了?”“廢話,在學校里面的小路上,他還敢把我怎么樣?”“在學校里,竟然是咱們學校里面的學生。

  ”李玲玲這下子才真是極為驚訝,學校里面追求蘇小彤的人很多,但是要說敢這么大膽直接襲胸的,那還真是沒有,畢竟這樣的事情要是讓學校知道了,那肯定就是開除了,那與追求女生就是兩碼子事了。

  “你把事情的經過跟我說一遍。

  ”李玲玲感覺這其中好像有些隱情,頓時追問了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