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対 魔 忍 ユキカゼ >

対 魔 忍 ユキカゼ



  導讀:我是一位年紀20歲的女孩,我男朋友比我大六歲。

  先從去年開始說起吧,2012年年初經媒人介紹認識了 男友,一周的時間我們便定婚了,一見鐘情,頭三個月感覺挺可以的,后面慢慢一些家庭矛盾 也就出來,這個可以不計較,今來年初的時候因為一些小事,吵了一些架,我就生氣說退婚,因為他說的話真的太讓人失望了,一吵架就叫我滾,說過得了就過,過不了就不過,其實我和他同居一年了,之前打過一次孩子,而就在這時,我又懷孕了,說退婚時他知道我懷孕了。

    其實退婚不是我要的結果,(姐弟亂性)我只要他道歉,就行了,我 父母見他一直不低頭,也就上火直接叫退了,心里挺難受的,幾天后父母知道了我懷孕了,可不知道我這是第二胎,我父母的意思說要打要留都得結了婚再說,他家一直不退讓,不能要,婚也不能結,說是算命的說必須過了二六才能結婚,他家在我父母面前態度一直那么強硬也就算了,我都還沒打胎,幾乎就不管我,男友也不問,我恨,我不甘心,直到他陪我去把第二個孩子又打掉了,周圍 的人都說算了,不值得,我不知道是我不甘心還是我愛他,即便是親退了,仍然還來往,保持情侶關系,過著同居生活,同時忍受著別人的流言蜚語。

   女人一旦 被睡是不是就沒了地位  可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他在上班的地方管吃住,也是偶爾兩三天來我這,每次都有性生活,可是他上廁所手機都不離身,碰都不要我碰,這一年多來,從未對我付出一點,衣服,禮物,就連吃飯這些都沒有,很多時候都是我掏錢,他家的人什么都是對的,我家的人,包括我,怎么做都是錯的,盡管這樣,我仍然一無計較的愛他對他好。

    最近,兩年前的準備交往的男孩又跟我表白了,我深深的想了下,男友對我沒責任感,對我家人沒愛心,從舍不為我付出,動不動的還叫我滾,真的很傷心,明明知道跟他即便是結婚也沒得好日子過,也沒得幸福可言,可就是狠不下心離開他,如果說當初不離開只是為了報復他,可現在我為什么狠不下心離開他,我該怎么辦?心真的很難受。

    答復:  一開始的一見鐘情,他對你的甜言蜜語,隨著后來你們的同居,這種溫馨逐漸淡化,你也從公主慢慢的變成了仆人,這個身份的轉變,其實,不僅僅是你,大部分女人都要走這樣一個過程。

   男人,卻是從太監變成了皇帝。

  女人一旦被睡是不是就沒了地位  擁有的時候,我們誰都不懂得去珍惜,更為悲哀的是那些送上門的美味,男人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得到,這樣的女人,其實很可悲,因為她沒能在男人面前提起自己的身價,說是因為愛,一見鐘情,無所謂,其實,你這是給了某些臭男人冷落你的理由。

    女人在這個社會,向來都是弱勢群體,所以在選擇配偶的時候必須要擦亮雙眼,可是有些女人就不去在乎這個男人心腸怎么樣,只要長得帥就行了,輕易 把自己奉獻出去,貶低了自己的身價,換來的卻是無盡的痛苦。

    任何時候,女人不要把自己擺到一個乞求感情的角色上,悲劇的根源往往就在這里:你對自己都不自信,別人怎么看重你?男人往往就是這樣:你過于看重他,也就是昭示他可以輕而易舉地主宰你的感情和幸福了!在這一點上你首先就輸了。

    現在的你,我完全可以用玩火自焚來容易,一個根本就不愛你的男人,你又何必這樣做作自己呢?他的家庭也是不可理喻的,你嫁過去肯定不好過,為他打胎兩次,你才20歲,你將來還要生孩子,現在你的 身體已經受到了莫大的傷害,難道你這樣和他糾纏下去同居下去,準備為他再次打胎嗎?你不把自己當人看,又怎么讓別人把你當回事呢?女人一旦被睡是不是就沒了地位  身體是父母給的,不是他給的,為什么要把自己的身體毀在他的手里,想想年邁的父母吧,把你養這么大不容易,你還沒有好好報答他們。

  頻繁打胎,以后生孩子都是問題了。

  萬一哪天,你遇到了真心對你好的男人,你如果連個孩子都不能為他生,你還有什么資本去擁有他對你的愛。

    該醒醒了,別自欺欺人了,別粘著一個算不上人的東西慢慢死亡了。

   “唐 偉民的項目?幫忙?”王國強一下子豁然開朗,想到了對付 蛇頭的辦法,然后朗聲 說道:“媛媛不要著急,我會幫你的。

  ”深夜,月亮剛剛被烏云遮住,王國強剛剛睡著, 劉茜就披著一件薄外套過來了,嘴里還罵罵咧咧的。

  侯 青青還在簾子另一側睡覺,沒奈何,王國強拉著劉茜到了樓上,開了一間房。

  “你怎么這么晚來?還讓不讓人睡覺!”王國強坐在床上,看著劉茜一件一件的脫衣服,其實劉茜里面也沒穿什么,每次來里面都是真空。

  這次也是一樣,脫了衣服就喊要。

  “不等那死鬼睡著了,我有機會出來嗎?”劉茜說道。

  王國強把嘴一撇,怕不是唐偉民睡著了,而是你主動要出來。

  “是不是你跟唐偉民又吵架了?”王國強一把將劉茜壓在身下,然后問道。

  “別提了,那就是個廢物,我 原本想等著他把這個項目做成了,然后狠狠敲他一筆再離婚,可這個廢物不僅床上沒用,做事更是離譜,居然讓幾個 小混混嚇得手下的工人都 跑了,項目已經擱置在那幾天了。

  ”劉茜騷勁一上來,也不管里人外人,一口氣把所有的事情都倒了出來。

  “哦?什么項目,是不是縣里的市政大樓那塊?”王國強問道,他是知道這個事情的,唐偉民原本在國企里干技術,后來身體垮了后,就和人一起做起了分包,帶著幾個技術工人,在縣里接了一些活。

  這次是接了一家大公司下面的土建道路施工,這是很來錢的一塊,不過人家公司要求墊資,所以唐偉民幾乎是把這幾年的積蓄全投入進去了。

  只是錢投入進去了,但是活卻動不了,原來蛇頭手下的人也看重這塊了,雖然投了標,但人家大公司覺得價格偏高、技術含量不行,就落選了。

  唐偉民想做,可以,一定要全部用蛇頭的手下的工人,并且工資待遇還要最高的,唐偉民沒有同意。

  因此他手里的幾個技術隊長都挨了揍,有的還躺在醫院里接受治療。

  這幾天,唐偉民可算是焦頭爛額。

  隨著一聲高亢,劉茜終于滿足的躺在床上睡著了,王國強累的渾身虛弱,洗了個澡已經是凌晨一兩點了。

  剛回到房間,就看到侯青青拉開簾子一臉幽怨的看著自己。

  王國強把燈一關,先睡覺了。

  兩天時間一晃就過,當天的聲勢很大, 侯二在學校這邊已經透了風聲,于是幾十個小混混都應邀來了,而且人人手里提著個鐵棒。

  侯二自己也提著一把青龍偃月刀,當然,刀是好刀,八九十斤,需要兩三個人扶著才能不倒,他可耍不動,只是用來裝裝樣子的。

  他自己兜里還揣著一把短刀,那才是他的武器。

  “二哥,威武啊,這次肯定旗開得勝,劈開老王頭的老骨頭!”“二哥,我能不能跟著你混,我是前天被學習開除的。

  ”侯二被人前后簇擁著來到小野湖,這場戰斗其實不用想就知道誰勝誰負,比人數,他這里有三十來號的打手,還有這些個外圍觀眾。

  比單打獨斗,自己可是三十來歲,正是身強力壯,難道還打不過一個糟老頭子?遠遠的,侯二就看到一輛面包車停了下來,當先下車的是個女人,侯二臉色一變,罵了一聲吃里扒外,這個女人正是他的親妹妹。

  等干趴了老頭,回頭有你好受的。

  不過侯青青瞧都沒瞧這邊一眼,然后就是王國強的五個打手下了車,和侯二這邊的小混混不一樣,這五個人都是一人一把長刀配短刀,殺氣騰騰的。

  最后是王國強下了車,赤手空拳,不過氣勢高人一等。

  “侯二,怎么個玩法?”王國強一直走到侯二身前二十步遠的地方,一個人蔑視著一群人,如果王國強是個新人,還有可能被這么多人給嚇到。

  可自己少說也混了二三十年了,什么場面沒見過,很多時候,這些混混也只能在后面喊上一嗓子,真要是開打,一點用也沒有,說不定還起反作用。

  “你想怎么玩?”侯二向前走了兩步,臉上的刀疤看著有點嚇人。

  王國強看了看四周,隱隱有幾道身影在路邊上晃來晃去,他知道,這么大的動靜,派出所不可能不知道,可能有便衣就藏在里面,一旦發生大規模械斗,自己被抓進去就虧大了,想了想,王國強說道:“速戰速決吧!”說著快速向前,二十步的距離眨眼就到了眼前,侯二沒有想到王國強說來就來,后腰上的刀還被拔出來,王國強的拳頭就已經迎了上來。

  這不算什么,侯二也不是沒有挨過揍,最嚴重的時候被四五個大漢拳打腳踢,自己不照樣活著,自己的抗打擊能力還是很強的。

  只要自己把刀拔出來,然后對付一個赤手空拳的人,那還不是砧板上的魚,任我揉捏了。

  可是,那拳頭帶起的風揚起侯二的小辮子,隨后精準的打在侯二的太陽穴上,侯二眼前一黑,短刀掉在地上,人也趴在地上了。

  幾十人的小混混同一時間都驚呆了,扶住青龍偃月刀的幾人手一松,刀也躺了下去。

  而王國強身后的五人大吼一聲,開始沖殺過來,于是壯觀的一幕出現了。

  從小野湖到學校門口的前進大道,五個人追著幾十個人跑了幾條街,一時間,各種哭爹喊娘。

  王國強把侯二帶回了自己的旅店,等他清醒過,才說道:“侯二,以后你就不要在這片混了。

  ”侯二呸了一聲,然后說道:“你以為蛇頭會放過你!你就等死吧。

  ”王國強嘿嘿冷笑一聲,然后說道:“蛇頭算什么東西,把你解決了,后面我就開始收拾他,看在你妹妹的面子上,我就不計較你的事了。

  不過別讓我再看到你!”侯二屁滾尿流的跑了,隨后,一(左手握右手)面錦旗居然送到了小旅店來,來的居然是中學的教導主任。

  王國強哭笑不得的接過錦旗,上面寫著“為人民除公害”幾個大字,自己不過是為了能夠讓唐媛媛不再受欺負、能保護侯青青,讓這兩個小妮子能信任自己,沒想到誤打誤撞,真是做了一回好人好事。

  王國強又去了學校逛了一圈,但是臨近高考,學校里的氛圍都很嚴肅,整個高三的學生都在全力備考,而高一高二的學妹們雖然穿的很開放,但是真的長的好了,好像也沒幾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