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小沢 とおる

小沢 とおる


一切發生的這么突然讓 老李有些懵了,可接下來小手來回動作帶來的美妙滋味讓他差點美的叫出聲來。


  這樣美妙而又興奮的感覺中,他甚至都不想開口,想要繼續下去,可是想著義弟隨時都會出現,忍著這美妙滋味還是開口了。


  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哥老李聲音響起來, 吳雅如墜冰窟的呆住了。


  轉瞬間她意識到自己做了一件多荒唐和尷尬的事情。


  老李轉過身, 弟媳吳雅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傻掉了,下意識的用手捂住自己火辣 身體的敏感位置,慌亂不堪幾乎要哭出來:“哥,我以為你是 小方呢,哥,我認錯人了對不起。


  ”吳雅看著呼吸有些急促的大哥,又毫無思索能力的低頭看了一眼面前那高聳的可怕大 東西,趕緊轉身在小架上拿自己的小背心和短褲。


  轉過身后的吳雅沒注意老李炙熱的眼睛,正落在她圓潤緊致的翹臀和美腿。


  吳雅慌亂的把衣服拿在手里,就這個檔口響起了外邊房門的開門聲。


  小方回來了!這時候吳雅心中驚慌,用手中衣物遮擋自己身體的重要部位,急的快要哭出來,要是被老公發現了自己和大哥同在浴室光著。


  那就真的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昏暗的浴室里流水聲在繼續,走廊響起腳步聲,就聽著小方進了臥室。


  吳雅也顧不得身上沾的水,慌亂的穿衣服。


  老李看著面前的弟媳,剛把內褲傳上去,聽著小方走出了臥室。


  沒想到這個弟媳不但脾氣大,還穿這么性感,這么透的火辣內內。


  老李這時候也慌了,可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的弟媳。


  “哥,你洗完澡了沒有?吳雅跟你說她出門了嗎?”僅隔著一扇門,門外響起了義弟小方的聲音。


  老李聽著門外義弟的聲音,又看著面前吳雅窈窕誘惑的身體,特別是慌亂穿內內的時候,那圓球還在不斷的晃動著,惹得老李干咳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吳雅轉頭,幾乎快要哭出來的看著老李,目光帶著乞求。


  “她應該去倒垃圾了吧?剛才我聽到開門聲呢。


  ”裝作繼續沖澡,老李說了一句。


  吳雅呼吸都放低了很多,面帶感激的看了大哥老李一眼,可是當看到老李那碩大的黢黑東西還在立起來,還猙獰可怕的沖著自己的時候,吳雅心跳加速的趕緊轉過頭去。


  “哦,那行,哥,我知道了。


  ”小方回了一句,就聽著又回了臥室。


  匆忙穿上衣服之后,吳雅偷摸著趕緊流出了浴室。


  在浴室里的老李也趕緊擦干之后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躺在床上,老李尋思著剛才那一幕,還真是無語。


  不過回味著弟媳充滿了年輕活力熟透了的身體,老李忍不住的舔了下嘴唇。


  要是剛才自己跟弟媳在浴室里做,隔著一扇門的義弟在跟自己說話,那該多刺激?一想到這里,老李腦子里幻想著弟媳吳雅雙手按在墻壁上,努力的彎腰翹臀,擺好姿勢。


  自己抱著她的蠻腰和翹臀在猛烈的進出,一步之外的們那邊,吳雅的老公,自己的義弟小方,還在跟自己說著話。


  想到這里老李原本沒消退的反應再一次變得無比強烈,并且以前沒有過的念頭也冒了出來。


  想著這個不倫的放縱想法,老李的興奮程度是如此的強烈,忍不住的開始伸手揉了起來。


  幾年的單身生活,在昨晚突破之后,老李的欲望和心理也在不斷的改變著,并且很沉迷這樣的滋味。


  看看時間現在八點多,老李興奮的睡不著,拿出手打開了微信,他的號上有弟媳的微信可是現在他不敢亂發什么,倒是可以跟王雪好好聊聊。


  想了想明天又要值班,老李又興奮的露出笑容。


  打開了 江雪的微信,老李給她發了 信息過去:“明天我在門衛室值班,你可以來見見我嗎?吳雅從沒有想過會有這么尷尬的一天,當她從浴室里離開家又回去,裝作一切都沒發生。


  晚上老公小方讓她跪著后入的時候,吳雅用身體感受著老公的尺寸,突然之間又冒出來大哥老李的那個尺碼東西。


  想到自己認錯人,想到自己還用手握著大哥老李的大東西前后動作了好一會兒,吳雅在跟老公享受快樂的時候,腦子跟著了魔一樣,不斷的在想著那個大東西,而且感覺今晚跟以前相比,強烈的興奮程度江久都沒有體會過了。


  大哥年近五十,長得不好看,皮膚還黢黑,可沒想到身體那么壯實。


  吳雅閉著眼睛任由身后的老公抱著她的腰肢狠狠的撞擊,一想到這吳雅哼叫的聲音又變大了一些。


  與此同時老李過了很久都沒等到江雪的信息,正準備再發信息的時候,隱約的聽到有 女人的叫喊聲,心里好奇之下偷偷溜出房間,小心的把耳朵貼在義弟房門前,果然是弟媳的叫喊聲。


  女人不論多強勢,脾氣多大,在這種事情上,永遠都是被征服的那一方。


  這時候老李聽著弟媳美妙的叫喊,忍不住隔著內內握著自己的東西。


  “老公,你今晚好厲害。


  ”“用力啊老公,好愛你,我快死了。


  ”“老公,狠狠的弄我,我是個欠弄的女人吧,弄死我吧。


  ”臥室里弟媳吳雅在不斷的哼叫和說著放縱無比的話語,老李以前有些懼怕年輕靚麗的弟媳,還沒發現她有這么開放的一面。


  從聽到叫聲到現在,短短三兩分鐘時間過去,就聽著小方悶哼了兩聲,弟媳吳雅在里邊說了一句話,語氣充滿了遺憾和失落:“出來了?”小方嗯了一聲,緊接著吳雅繼續說著:“你這幾年長期開出租,久坐不運動,還老愛喝酒,該養養身體了,不然哪天不行了,我可不想守活寡。


  ”“知道了,我去洗洗。


  ”小方煩躁的回了一句,就準備下床。


  老李趕緊快步回房間,把門悄悄關上。


  重新躺下,老李尋思著義弟看起來跟自己一樣挺壯實的,可身體確實不好,上個月老李還見義弟小方吃治療腎虛的藥物呢。


  年紀輕輕就不行,弟媳吳雅靚麗迷人,一看就是個不安分的女人,老李已經開始預見到自己義弟做王八的結局了。


  與其那個性感靚麗的弟媳便宜別人,那還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呢。


  在老李琢磨的時候,又開始把她跟江雪對比了起來。


  弟媳吳雅靚麗迷人,帶著年輕活力的妻子。


  江雪成熟性感,關鍵是經過了歲月的沉淀,前突后翹的火辣身材充滿了欲望的妻子,這種誘惑的韻味這可不是年輕女人能夠相比的。


  想到了江雪,老李把枕頭旁的手機拿起來,看了一眼上邊的信息,江雪在剛才總算回了信息過來:“明天可能不行,晚上我閨蜜過來陪我睡,這幾天她都在我家,李叔,我想了一下,咱們還是不能這么做,這樣對不起你也對不起 我老公


  ”看著這個信息,老李有些煩躁,明明已經靠近一點了,又似乎離的很遠。


  思索了一下,老李感覺這件事情要把握好程度,既不能讓女人感到有壓力,又要帶給她別樣的快樂。


  把欲望變成了兩個人的感情,有欲有情,這樣才能長久走下去。


  “雪兒,你老公這樣對你,你怎么還要事事都想著他?難道今天我們在一起不快樂嗎?我真的很想見你,明天可以來看看我嗎?你老公不能帶給你的快樂,我全都可以給你。


  我可以努力賺錢養你,也可以帶你到處去游玩,甚至我還可以給你帶來幸福,我們可以嘗試在客廳,房間,車上,相信我,我絕對比你老公強。


  ”老李把信息發送了過去,幻想著那時候的情形,恨不得現在就飛過去狠狠的跟江雪親熱一番。


  上次的時候因為該死的鬧鐘,不然的話以老李這些年對付女人的經驗,一定可以讓江雪離不開自己。


  (秦檜兒子怎么死的)今晚江雪在客廳看電視,十點多還沒休息,閨蜜孫 琴琴正在跟江雪聊天。


  孫琴琴老公整天在家,就是個活死人又不能用,沒事做就來這里陪江雪睡覺。


  她見江雪一邊心不在焉的跟自己說話,一邊不斷的看著手機。


  “小雪,忙什么呢?跟哪個男人聊天啊?看你臉紅的樣子,跟發情一樣,這么久沒嘗過男人味道,這就忍不住了?最近給學生上課的時候,被那些青春期的大孩子們盯著我的身體,我也有點忍不住。


  ”孫琴琴雖然是初中教師,表面矜持高冷,一本正經很嚴肅,可跟閨蜜聊這些話題,說的都很開放。


  江雪被老李說的正心亂,想著要真是和老李在家里各個地方親熱,江雪就感覺有些呼吸困難,也不知道是煩的還是羞的,亦或者是那種刺激的一幕,讓江雪的身體有了異樣的興奮。


  “琴姐,哪有你說的那么夸張,就是跟朋友隨便聊聊。


  ”江雪隨口應付了一句。


  孫琴琴這個精明的少婦看看江雪心虛和面色臊紅的臉龐,只是笑笑沒有繼續說下去。


  “哦對了,我剛才不是給你帶了點富士山蘋果嘛,我去洗洗去,咱們不是年輕小姑娘了,要吃點水果養顏美容顯得水靈。


  ”孫琴琴說著話,看著茶幾上自己提來的一兜蘋果說了一句。


  在自己家,又是孫琴琴帶來的東西,江雪怎么好意思讓孫琴琴再去洗水果,阻止了孫琴琴之后,江雪提著水果兜去廚房洗梨子去了。


  孫琴琴看了一眼廚房那邊,順手把江雪放在茶幾上的手機拿了起來。


  洗著水果的江雪忍不住有些心煩意亂,自己這么跟老李往下走到底對還是不對。


  想著老李粗壯的東西在自己口里進進出出,江雪就感覺全身一陣發顫無力。


  洗完水果找果盤放好端出來,江雪心神不寧的跟孫琴琴聊天。


  吃了個蘋果沒幾分鐘,孫琴琴說家里突然有點急事,就離開了江雪的家里。


  老李躺在床上沒等到江雪的回話,心里暗自發狠,以后有機會一定要多去照顧一下江雪,讓她對自己放下防備。


  正準備睡覺的時候,老李突然收到了一條申請好友的信息。


  ?一個美女圖做的頭像,留言信息很奇怪,只一句:我是江雪的閨蜜孫琴琴。


  老李想著那個身材玲瓏可人的短發戴眼鏡的知性少婦,心里奇怪她怎么主動添加自己。


  不過在老李看來,這女人肯定是空虛寂寞的很,以前就連老公不行的事情都旁敲側擊的念叨給他聽。


  添加了通過之后,老李還沒來得及打個招呼,孫琴琴已經先一步發了信息過來:“你是門衛室的那個老李,李師傅吧?”“是我啊琴姐,您那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我今晚不值班,你可以給在咱們業主群跟老周說一聲,他值班。


  要是不著急的話,等我明早上班了再過去幫您解決也可以。


  ”老李回復了這個少婦之后就準備睡覺了。


  叮鈴一聲響,孫琴琴的信息又回了過來,看到內容嚇得老李早已經沒了睡意:“怎么,睡那么早啊,是不是被江雪那個欲求不滿的女人給榨干了?”老李心里開始慌了,這件事情要是第三個人知道,那說不準就會亂傳。


  “琴姐真會開玩笑,要是沒事的話我就真的睡覺了啊。


  ”老李打了個馬虎眼,回了一句之后準備不再搭理這個女人。


  老李不知道孫琴琴已經偷看過他跟江雪發的信息了,這時候的孫琴琴躺在床上,性感的美腿交叉著晃悠,穿著性感的睡裙戴著眼鏡,帶著一種別樣的誘惑。


  “你剛才還不是跟江雪聊明天讓她去門衛室看看你嗎?”孫琴琴把信息發送了過去,這時候的她幾乎能想得到那個五大三粗的門衛一定是嚇壞了。


  孫琴琴的老公王強年紀比她大了不少,以前是商界精英,條件和素質都很好,現在因為神經受傷腿腳不便,這一年來一直在家養著,可惜的是就連那東西也沒有任何感覺。


  他沖澡來到臥室,正看到妻子孫琴琴對著手機發出誘惑的風情笑容,王強的心里就一陣刀割似的扭曲。


  一年多來,除了用手和嘴巴來滿足妻子,王強感覺自己是個廢人,而且這樣下去,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對性是有多么的渴望,這樣下去,早晚會紅杏出墻。


  其實王強心里早已經想好了,不斷的用外部刺激和藥物治療,可是一點作用沒有。


  要是這樣下去真的再恢復不了,哪怕他的妻子去找別的男人,他也表示理解,畢竟沒有性的夫妻,這個壓抑的家庭遲早會毀掉,最可惜的是因為各自忙碌事業,打算晚點要孩子的,現在就連孩子都沒有。


  王強看著面前成熟性感的妻子,心里扭曲的在滴血,可還是保持著他一貫的溫和笑容。


  “跟誰聊天呢?看你笑的春風滿面的。


  ”王強說著話穿著睡衣就上了床。


  孫琴琴快速的把屏幕熄滅,隨口跟丈夫說著:“沒有,這不是我們市一中的工作群里,這群同事們都在開玩笑呢,我就窺屏。


  ”王強點點頭,上床熄燈之后王強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妻子,雙手在這具成熟性感的身體上不斷的摩挲,可惜自己的身體完全沒有反應。


    “可以!”我 說道,心里卻有種怪怪的感覺。


    “謝謝!”  之前如此高冷冷酷的女王,今天居然也會情緒低落到向我尋求幫助,果然,不管一個人如何強大,都有脆弱的一面。


    “那你老公呢?”我知道提這個不合適,不過做了人家小男友,王靜可沒離婚啊,要是她老公知道我的存在,還不得滅 了我


    “我老公在他的溫柔鄉里正舒服呢!張全,你既然不愿意辭職,那你就要努力,我會支持你的,讓你做慢慢上位,超過我老公!”王靜說道。


    “也是做外賣的!”我小心翼翼問道。


    “一個 白眼狼而已,現在已經做到了省部經理的位置,我還在市里做。


  要不我之前 提拔他,他現在還是個送外賣的!”王靜說道,眼中滿是怒火。


    原來如此……  不過王靜的心態也很奇怪,他老公之前靠她提拔才會爬到那么高的位置,為什么王靜現在又要提拔我這么一個送外賣的。


    因為復仇嘛?  女人的報復心,從來都不容小覷。


    “好!”我眼中閃爍著希弈的光芒,這對我來說,可是天大的機遇,從一個小小的外賣員,能夠做到經理的位置,能夠買的起好房,開得起豪車。


    這才是我的追求。


    有錢了,要什么女人沒有,楊蕊兒這樣的女人,還不是要低頭叫爸爸!  “有你這句話 就行了!”王靜靠在沙發上, 我將王靜抱住,開始親吻王靜,王靜將我推開,說道:“今夜不行!”  “為什么?”  “那里不行,你怎么一點都不知道怎么憐香惜玉!”王靜白了我一眼,笑道。


    “那就不要了。


  看你笑起來多好看,干嘛非要天天板著臉!”我伸手刮了一下王靜的鼻子,說道。


    “這次的事情,你該怎么幫我報仇?”王靜問道,幫她報仇才是最重要,這種屈辱,怎么可能輕易就算了。


    “按照你說的那樣,先這么做。


  一旦我說了這話,他肯定不敢動你,反而還會尋求你的合作,然后我們在慢慢來!”我說道。


    陳金貴的 勢力比王靜還大,我目前只是一個送外賣,在強大的勢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一個笑話。


    當然現在不能急著出手,誰知道王靜是不是又來了一出苦肉計,主要目的還是為了試探我,視頻究竟有沒有刪除掉。


    “嗯,我累了!一起睡吧!”王靜起身進了衛生間,我也跟著進去。


    “啊,疼,不要了,我幫你還不成嗎?”王靜雙手緊緊抓(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住我的手,叫道。


    其實那幾夜也沒做多少次,關鍵王靜是長時間沒做,加上突然又被我要了那么多次,才會……  “這不就行了!乖了!”我笑道。


    王靜蹲了下去,不一會王靜劇烈咳嗽了幾下……  “不準吐出來。


  ”的我將王靜拉了起來,笑道。


    “你……”王靜不滿瞪我我一眼:“簡直越來越放肆!”  王靜嘴里雖然這么說,還是聽話的照做了。


    “這樣就乖了!”我笑道。


    “哼,那你以后得對我好,我以前可從來沒有這么做過,對我老公也是一樣的!”王靜說道。


    “看來你老公以前挺懦弱,老是被你吼!”我笑道,難怪王靜留不住那個男人的心,就算那時候王靜位高權重,比她老公工資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可是一個男人的自尊心還是有的,如果老是被王靜各種打擊,上位之后,肯定不想理會王靜。


    “別提那個白眼狼,實在掃興!”王靜擦了擦嘴角,在浴室里洗了個澡,擦干凈之后,我將她抱到臥室睡覺。


    本來這幾天想養精蓄銳,可是一看到王靜,就完全忍不住想要。


    “把你租的房子退了吧。


  以后下班之后,來這里住就行了。


  我不是每天都會回來!”王靜躺在床上,手放在我的胸口上,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


    “行!”我說道,我之前為了省錢,租在地下室,不僅環境差,潮濕重,房租還特娘的貴,早就想換地方了,可是一套好的套房的價格,卻又讓我望而生畏。


    即便是住在地下室,我每個月還是存不了多少錢,基本上都花的干干凈凈,一點都不剩!  典型的月光族。


    當然我也不認為我這是吃軟飯,沒骨氣,雖然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徹底征服王靜,也不知道王靜心里究竟怎么想的,我和王靜之前,目前還屬于互相利用的關系。


    王靜想要提拔我,一方面是想鞏固自己的勢力,在重要的職位上,安排自己的人,經過了第一任白眼狼,現在想提拔我,估計還是想讓我做她的墊腳石,讓她上位。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6921676.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5177715.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1815625.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1729778.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4812204.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2531139.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737412.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8398462.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7399345.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7780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