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ome tv

ome tv


“媽,菜我放這里了。


  ”廚房內, 岳母 宋艷正在燉著煲湯,見到 林浩回來,臉色一變,“你這廢物是不是腿瘸了?叫你去買個菜,能買半個小時?”話沒說完,宋艷把口袋一把扯過來,仔細檢查一番。


  “蒜呢?”“蒜……忘……忘了!”林浩唯唯諾諾說道。


  “你說什么?”宋艷瞪大了眼睛,忽然抄起掃把,一把敲在林浩的頭上,一邊打一邊罵道:“叫你買個蒜都買不好,天天吃白食,你這個廢物怎么不去死,老爺子也真是瞎了眼,招了你這個蠢貨當女婿!”“哎喲——”林浩被打得胡亂逃竄,腳下一滑,撞到的桌角,鮮血從額頭流了下來。


  “嘶——”岳母見他這副慘狀,絲毫沒有愧疚,冷哼一聲丟掉掃把,最后直接將林浩推出家門。


  “買個菜都買不好,我看你別在這個家呆著了,趕緊滾吧!”眼睜睜 看著大門“嘭”地一聲被關上,林浩心里非常委屈,卻又無可奈何。


  他入贅孟家二年,這樣的情景,自己也不記得是第幾次了,只要有一丁點做錯,換來的就是劈頭蓋臉的謾罵,甚至是出手。


  他的背上,大腿上都被宋艷用竹鞭打過,右眼的眼角處,還有一道傷疤。


  這是林浩有一次出去買菜忘了關門,被宋艷拿碗砸的,真是毫不留情!林浩直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當時宋艷要殺人一般的眼神,還有 妻子舒然冷漠面龐。


  “唉。


  ”林浩嘆了口氣。


  再把傷口擦拭干凈,林浩額頭頂著一個大包,就這么站在門口,祈求著岳母盡快消氣。


  然而,大門依舊緊閉,天空卻忽然變得黑壓壓的一片,雨點淅淅瀝瀝的飄灑下來。


  “轟隆——”遠處傳來一陣雷聲。


  林浩下意識縮了縮肩膀,臉色一僵,剎那間,拳頭狠狠的捏緊,隨后又松開。


  濕透的衣服緊緊貼著皮膚,讓林浩禁不住打起了擺子,但是,這身上的寒冷,卻不及他心中寒冷的萬分之一。


  此時大雨滂沱,淅淅瀝瀝,林浩瞬間便渾身濕漉漉的。


  “媽,外邊下暴雨,求求您就讓我進去吧,我保證以后不會犯錯了!”林浩全身顫抖,四處的寒冷氣息,讓他忍不住苦苦哀求道。


  家中的宋艷透過貓眼看到渾身濕透的林浩時,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她之所以嫌棄林浩,是因為林浩這幾年干啥啥不成,擺過地攤,打過工,上過班開過店,沒有一個干成的,有這種女婿簡直是倒了八輩子霉!所以宋艷每天對林浩及其刁鉆,就想林浩自覺滾蛋,誰知道這個林浩臉皮這么厚,愣是不肯走。


  不過,最后宋艷還是打開了門。


  其中緣由,不過是怕林浩病了,住院又得花她的錢……“哼,真是條癩皮狗,這樣都趕不走!”宋艷把毛巾隨意丟到林浩身上,“別死在門口,怪晦氣的。


  ”林浩深呼吸了一口氣,什么也沒說,默默擦拭干凈,進了臥室關上門。


  等換好衣服出來時,卻發現岳母已經不見蹤影,客廳沙發上,坐著兩個正在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磕著瓜子的美女。


  兩人長相都非常秀美艷麗,身材更是凹凸有致,這兩人正是林浩的妻子和她的閨蜜。


  “林浩你發什么愣?沒看到家里來客人了嗎?還不趕緊去切點水果?”林浩一臉無奈, 聽到妻子的吩咐只能是連忙一陣點頭,然后走到廚房切了一盤水果。


  吃著剛端過來的水果,孟舒然連正眼都沒有給林浩一個。


  淡漠的吩咐道:“去把垃圾倒了!”“好。


  ”林浩又趕緊彎腰收拾兩個女人造出來的垃圾。


  難得不見了個煩人的岳母,卻等來了同樣對自己冷眼嘲諷的妻子。


  和孟舒然結婚的這兩年時間里,林浩從來沒有和她有過任何的親密接觸,就連手,孟舒然都沒讓他牽過一次!平時睡覺則只能睡地板,這些,林浩都習慣了。


  但最讓他備受煎熬的是,在婚后的朝夕相處中,他竟然無法自拔的喜歡上了孟舒然。


  林浩其實是北地頂級豪門家族之一的 林氏家族長房長孫,也是林氏未來的家主繼承人。


  就是因為兩年半前,他動用近兩個億的資金,買下了即將破產的風云集團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結果卻遭到別人的污蔑陷害,導致他和父母一起被驅逐出了林氏。


  在被逐出林氏之后,林浩為了生存,最終不得不做了上門女婿。


  而這些事情,他從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哪怕是妻子孟舒然也不知道。


  “舒然,你這老公還真聽話啊,讓干什么就干什么。


  ”孟舒然的閨蜜 趙曉笑著說道。


  孟舒然看了林浩一眼,冷笑道:“你說他啊,整天吃我的喝我的,連個工作都找不到,能不聽話么?哪兒像你,找了個那么好的老公,什么都不愁,多好。


  ”趙曉珂上下打量著正在收拾垃圾的林浩,不屑的撇了撇嘴:“哎呀要我說也真是的,你這么個女神級的大美女,竟然會選了個這樣的老公,到底怎么想的啊?”孟舒然嘆了口氣:“別提他了,說起來就來氣,這幾天本來就因為公司的事情煩的要死,而且明天晚上本家有個季度聚會,真不想帶他,丟死人了。


  ”趙曉珂放下手里的瓜子,拍了拍手,坐直身體道:“行,咱們不提他,說說讓你煩心的正事兒,聽說你和別人合作的合同出問題了?”孟舒然點點頭,秀美的臉上多了幾分愁容。


  “公司上個月接了新的合作訂單,結果中間數據計算出錯了,沒有達到甲方要求,賠了七百萬,現在公司資金有點周轉不過來了,一星期內最少要拉到四百萬的投資支援,不然恐怕公司就要面臨破產了。


  ”趙曉珂一聽這數字,頓時瞪大了雙眼:“四百萬?一星期之內你上哪兒去找人給你投資四百萬啊?”孟舒然沒有吭聲,眼神一轉,剛好看到倒完垃圾回來,站在門邊聽她們說話的林浩,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站在那偷聽什么呢!衣服洗了沒有呢?還不趕緊滾去洗衣服!”趙曉珂接了句:“還有我的裙子!沙發上那個袋子里”林浩趕緊點了點頭,便去洗衣服去了。


  將衣服都丟進洗衣機,然后準備把自己之前身上的濕衣服也拿去清洗。


  明天中午有個同學聚會,他得穿身干干凈凈的衣服去參加才行。


  這時,口袋里的手機就發出了靜音時的震動聲,拿起來一看,是一條短信,還有好幾個未接電話。


  他剛才都沒注意到有人給他打電話了,看著來電號碼顯示的尾數,六個六,這不是爺爺的號碼么?兩年半沒聯系了,這突然給他又是打電話又是發短信的,干嘛呢?林浩皺眉打開短信,結果卻忍不住瞪大了雙眼!“小浩,你回來幫幫林氏吧!你要是也不愿意幫忙的話,林氏就要徹底垮了啊!”一頭霧水!林浩懵筆的看著那條短信,兩年半以前將他趕出家族,現在他全身上下的現金也就不到五十塊錢,找他出錢幫林氏?開什么國際玩笑呢?正想著,手機又震動了一下,一條來自同一號碼的新短信,林浩點開。


  “小浩,你當初買下的風云集團股份,這兩年多的時間價值翻了那么多倍,只要你肯出手,林氏就能安然度過這次難關,算爺(兩性口述小說)爺求你了,回來幫幫林氏吧!”臥槽?!翻了那么多倍?!那是多少?愣了有那么幾秒之后,林浩才終于反應過來了一樣,手忙腳亂的翻出錢包,找出那張放得最深的華原黑金卡!這張卡,自從兩年半以前,他就再沒有拿出來過!每一個擁有華原黑金卡的人,都會有專屬的私人VIP客服,林浩興奮的用手機撥通了私人客服的電話。


  “您好林先生,歡迎致電華原黑金卡私人VIP客服,請問您需要什么幫助嗎?”客服的聲音非常甜美溫柔。


  “趕緊幫我查一下現在卡上的余額!”林浩顯得非常激動,嗓門都控制不住的比平時高了一些。


  “好的,請您稍等片刻。


  ”緊接著客服那邊稍稍沉寂了一小會兒,然后便聽到甜美的聲音再次響起:“您好林先生,還在嗎?”“在在在,余額多少?”“是這樣的林先生,您的黑金卡中目前余額數目過大,電話客服這邊無法查詢到具體數字,所以還得麻煩您帶上身份證,親自到銀行VIP貴賓窗口進行人工查詢服務。


  ”數目過大?!那得是多大啊!掛掉電話,林浩激動的不能自已,沒想到啊!兩年半的時間,當初害他被逐出家族投資的這兩億,現在竟然給了他這么大的驚喜!現在他最好奇的就是,連電話客服都查不到的過大數目究竟是有多少錢?“舒然你聽見沒有,你家那位剛才在打電話查余額呢!”趙曉珂笑著對孟舒然努了努嘴,眼神中滿是對林浩的嘲諷。


  孟舒然翻了個白眼,笑得也是十分不屑:“呵…這兩年我每天給他兩三百的零用錢,估計也攢了不少。


  ”“舒然,你就當養了個小白臉得了,哈哈哈……”說著,兩個女人打鬧著笑作一團。


  林浩激動的跑到孟舒然跟前,認真的盯著她道:“你不是說公司急需要四百萬周轉嗎?你看要不…要不我幫你解決這個問題?”趙曉珂在一旁頓時大笑起來:“你幫舒然解決?噗哈哈哈…林浩,我看你是腦子進水了吧!四百萬啊,你活這么大見沒見過那么多錢啊?!還你來解決問題呢,怎么解決?就靠舒然這兩年每天給你發的那兩三百零花錢?搞笑!你要是能拿出四百萬,我叫你爸爸都行!”“哦?你不信?”林浩轉頭看著她,笑著又道:“你可記好了你說的話,我等著聽你叫我爸爸。


  ”孟舒然聽不下去了,這個白癡是不是腦子壞掉了!整天除了給她丟臉他還能做什么!“閉嘴吧你,趕緊給我滾一邊兒去!”林浩抿了抿唇,應了聲“好”就真的閉嘴走開了。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林浩卻是越想越興奮,只要一想到卡中那未知的巨額數目,他就心跳加速!結果就是導致他一直失眠到了凌晨,最后困得不行才睡著了。


  然而剛睡熟沒一會兒,就聽到外面傳來了岳母叫他的聲音。


  “林浩!你趕緊給我起來送舒然上班去!”睡得正香的林浩還以為他是在做夢,夾著被子翻了個身,打算繼續睡,結果房門卻被打開了,岳母宋艷走進來,毫不客氣將手中水杯里的水潑在了林浩的頭上!“讓你起來送我女兒上班呢!耳朵聾了是不是!?”穿著絲綢吊帶裙的宋艷,冷冷的看著地板上的林浩道。


  雖說宋艷脾氣挺差的,但剛剛四十出頭的她保養的非常好,緊致的皮膚,苗條的身材,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魅力。


  林浩醒了,看著眼前的宋艷,還有點懵。


  結婚兩年了,孟舒然最不喜歡的就是和他一起出門,怎么今天岳母卻突然讓他去送孟舒然上班呢?孟舒然也匆匆走了進來,看著還沒反應過來的林浩,急促道:“你快點兒行不行?你是不是不想送我!?”“想想想!我馬上起來!”立刻爬起身,顧不上頭上的水,林浩趕緊穿好衣服,隨便洗漱了一下之后,便騎著他從二手市場淘來的小電驢帶著孟舒然往公司而去。


  孟舒然一路上臉色極差,眼看公司一直拉不到投資援助,即將面臨破產,今天早上各大股東召開股東大會,她作為公司董事,是一定要到場的,結果出了門才想起來昨天晚上趙曉珂把她的車借走了,迫不得已,只能讓林浩送她。


  “哎你能不能快點兒?不然我要遲到了。


  ”孟舒然看了看手表的時間,秀美的臉上越發焦急。


  結果剛說完,她就后悔了,因為林浩突然加速,仿佛要把小電驢開到飛起!慣性和身體的本能,讓孟舒然趕緊摟住了林浩的腰,整個人都貼在了他的背上。


  感受到背后突如其來的柔軟,林浩心底猛地一抖,好像打了興奮劑一樣,右手握把瞬間扭到底,車速更快了! 嫂子舒服,我抓摸的更加舒服。


   不過,隔著褲子,比起摸 小桃 大屁股的手感還是差多了。


   享受一會后, 我也不敢太過分,小心地幫嫂子按捏起來。


   小猛,隔著衣服按的很不舒服,我不想動,你幫我把衣服脫了吧。


   聽到這話,我手上的動作立馬停下。


   我……我是不是聽錯了? 正當我猶豫不決的時候,嫂子弓起身子,分明是在配合我脫她衣服。


   我不自覺地咽下口水,懷著興奮的心情給嫂子把褲子扒拉下來。


   嫂子那性感火辣的身材暴露在我眼前,白皙的皮膚和黑色蕾絲內褲對我造成強烈的視覺沖擊,我感覺心臟都要快跳出來了。


   我好不容易壓下心中邪惡的念頭,卻突然聽到嫂子輕飄飄的聲音傳來:把內褲也脫了。


   這……這樣不好吧。


   我使勁地吞了吞口水,心里像是貓抓似的,難受的很。


   嫂子別過頭嗔了我一眼,讓你脫你就脫。


   看著嫂子的樣子,我腦子里一下子就炸了,心想嫂子都不怕我還怕啥。


   我麻溜地將嫂子的內褲也給脫了。


   第一次觸摸到情趣內衣,我的心都開始顫抖了。


   趁嫂子不注意,我抓起內褲搭在鼻子便努力地嗅了嗅,那說不清道不明的氣味簡讓我再次有了劇烈的反應。


   尤其是看著嫂子的雙臀,我心里越發地躁動起來,卻也只能強忍著給嫂子按摩。


   這下,她的身子又軟又嫩,摸起來很舒服。


   我覺著嫂子的身材比小桃還要好,腰很細,屁股很大,腿又修長,這會,我都懷疑村里男人們看著嫂子后那副流哈喇子的樣兒。


   腦袋里想入非非,按著按著我就憋的難受。


   可我難受,嫂子卻很舒服,她閉著眼,開始哼了起來。


   她的叫聲好聽極了,讓我更加受不了。


   嫂……嫂子,我按完了,先……先走了。


   我剛轉身,就發現腰間多了兩條白皙的美腿將我緊緊勾住。


   別……別走。


   我沒注意,身子不穩,直接撲到嫂子身上。


   這一下的舒暢讓我不自覺地叫出聲,那感覺真是太好了。


   哪怕是隔著褲子,我也有所感受,哪還忍得了。


   哦……嫂子冷不丁地發出一聲長吟,能……能不能幫我按按里面? 聽到這么直白的撩撥,我哪兒能拒絕,三下五除二地褪掉褲子。


  (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 眼看就要步入主題的時候,不知哪里響起一陣煩人的聲音,驚的我急忙往聲音來源方向看去。


   一轉頭,才看到是床頭柜上嫂子的手機發出的動靜,亮著的顯示屏上有兩個字:老公。


   是 我哥的電話! 我心里咯噔一下,腦瓜子嗡嗡的,徹底停止了思考。


   等我回神,還是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生怕被我哥聽到動靜。


   雖然不知道電話里我哥說了什么,但嫂子的臉色卻變得越發難看。


   掛掉電話,嫂子將緊手機緊攥著,有些怪異地看著我。


   你走吧,我想靜一靜。


   聽到這話,我懸著的心總算落下,急忙起身提起褲子跳下床。


   說實話,在看到是我哥打來的電話時我已經冷水澆頭,巴不得趕緊走。


   這會,我感覺自己像是做賊被發現一樣,只想著立馬跑。


   我也沒去看嫂子,直接沖向門口。


   出了門,我不禁長吁了一口氣,快步離開。


   回到我的屋子,我心里仍然忍不住一陣后怕。


  幸好沒和嫂子干那事,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以后該怎么見我哥。


   我在自己臉上拍打了幾下,抓起桌上的水杯猛灌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慌張的心情總算平復了。


   這時,我突然想起昨晚在瓜地里看到了不少瓜藤上出現瓜蚜,得趕緊噴 農藥治治才行。


   要知道,那幾畝瓜地可是我家主要的經濟來源,頂得上我家大半年的收入,可不敢馬虎。


   想到這里,我急忙出門,打算去 小賣部買點農藥。


   一路上,我腦子里總是情不自禁地浮現嫂子的大屁股…… 甩了甩腦袋,我抬眼一瞧,也到小賣部了。


   春桃嫂子,來生意了。


   我話剛說完,就看到衣著暴露的老板娘從里面出來,胸口更是一步三晃,看的我眼珠子都不轉了。


   柳春桃的胸那可是村里男人私下里的談資,我可沒少聽。


   呦,是小猛啊。


   這時,柳春桃突然挺了挺胸口,浪笑了起來。


   我的大不大? 我想她應該是發現我盯著她的胸口看了。


   當然大。


  都快趕上我家地里的瓜了。


   柳春桃笑的更大聲,手指在我額頭輕輕地戳了一下,你個小壞蛋可越來越會說話了。


   雖說柳春桃胸口的鼓包是大,但見過小桃和嫂子的,我也再不像以前那么留戀。


   春桃嫂子,給我拿瓶殺瓜蚜的農藥。


   你來的倒巧,我今兒個剛從縣里進的農藥。


   看著柳春桃進屋,我也跟著進去,欣賞著她的大屁股。


   只是見過嫂子的,再看柳春桃的卻覺得沒以前那么好看了。


   畢竟,柳春桃的身材還是胖了些,腰有些粗,大屁股也就沒那么性感了。


   不過,我也深知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這個道理,趁著她彎腰的功夫腰部往前蹭了蹭。


   柳春桃找到農藥,我也準備掏錢,可這時卻突然聽到一陣鈴鈴鈴的聲音傳來,不用去看我都知道那是柜臺上的座機。


   我們村里窮,跟外邊的聯系就是通過小賣部的電話,之前我也給我哥打過幾次。


   小猛,今天進的貨有點多,農藥壓在底下,你先接下電話,看是找誰的? 好嘞。


   我沒多想,便抓起柜臺上的電話。


   喂,春桃嫂子嗎,我是學文,麻煩你幫我叫下小猛。


   是我哥! 難道我和嫂子的事我哥知道了!? 我心里一驚,都不知道該怎么接話。


   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心情,這才回話:哥,我正在小賣部買農藥呢。


   我很想讓自己表現出平常的樣子,但仍然忍不住的心虛。


   太好了。


  小猛,你身邊沒人吧? 我下意識地轉頭瞧了一下,除了正在理貨的柳春桃外也沒別人,就如實告訴了我哥。


   小猛,我打算從你那里借種! 哥,你要啥瓜果種子,我一定…… 話剛說一半,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https://twretfgbvhj.weebly.com/8395030.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3625591.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7195285.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4885038.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6649051.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3391964.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4449440.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151353.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720437.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60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