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terminator naked scene

terminator naked scene


傾述/水中無魚 李輝坐在床邊點了一支煙,大口大口的猛抽了幾口,壓抑著聲音,問我:咱能不能不 離婚?我沉默不語,悲傷地將被子往身上拉了拉,試圖掩蓋那顆失望而冰涼的心。


  一根煙抽完,他又點燃一支,背對著我說道:我知道你在外面有人了, 這幾年我沒揭穿你,一是不想你太難堪,二是我們都這年紀了,真不適合再折騰了。


  就當我求你了,別離婚,為了咱們還沒成年的孩子,成嗎?他的語氣幾近哀求。


  我詫異的看著這個坐在床邊抽著悶煙,沮喪的背影里,透露著他剛剛在床上失敗的表現力。


  大約在七年前,他對床歡之事便不再有興致,我越是煎熬難耐,他越發表現得令我失望,直到后來他的無能讓我陷入絕望的深淵,幾年下來,我無法從他的身上體會到 愛的感覺,無法再感受到甜蜜。


  仿佛,我們曾經相愛的日子,已離我很遠很遠了。


  三年前,我和牌友 王昆彼此之間生了好感,經常在一塊打牌,或者出去走走,為掩人耳目,我們通常都是去很遠的地方,只為了一晌貪歡。


   性無能老公勸我出軌不愿離婚我該咋辦他帶給了我愛的感覺,久違的心跳、緊張、甜蜜,以及在他懷里飛翔的感覺。


  我沉溺在他的世界里,開始盤算著怎樣 和他結婚。


  可當我回到現實生活中時,要離婚談何容易。


  看到孩子的衣服時,我會很糾結,害怕從此給她帶來一個痛苦 的人生。


  看到老實憨厚的老公,一心只為我們母子,常年在外開車,吃便宜的盒飯,加班加到凌晨一兩點是常有 的事,他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每月一領到工薪,就將錢都塞我手里。


  他似乎對我的不忠,毫不知情。


  一晃,兩年過去了,王昆有些等不及了,他問我什么時候辦離婚,每次一見面,他便喋喋不休開始催促我。


  而我,無法向他述說我的不忍。


  第一次提離婚的時候,李輝和我大吵了一架,之后我又立即求我不要沖動,一個大 男人滿臉淚痕的求我多為孩子想想。


  我的心軟了。


  有了這開始,之后我和李輝一吵架,便會提離婚。


  可出乎意料, 他從沒有賭氣說好,從沒有同意過我提出的離婚。


  這一次,我才知道,原來他一早便知,即便是氣話,一旦他同意離婚,我便會揪著這結果不放,和他離婚。


  他謹慎到,不給予我任何離婚的機會。


  性無能老公勸我出軌不愿離婚我該咋辦我心里有幾分慌張,不知他從什么時候知道我在外有了心上人。


  他突然又說道:只要你不離婚,我什么都能接受,你和他的事我也不會過問……說完,他又猛的抽了幾口(啊啊……)煙,嗆得 身體劇烈的咳嗽起來。


  眼前的這個男人,要有多大的忍耐力,才會隱忍我這幾年的不忠,又是怎樣的愛,才如此小心翼翼的維護著這段感情。


  忽然想到還未成年的孩子,想到年邁的 父母,我忽然心里忽然懊悔不已。


  從那之后,我沒有再在他面前提過一次離婚,我終于懂得,當愛情轉變成親情的時候,才有那么強大的力量去包容我所有的過錯,原諒我的錯失,只有那個最愛我的人,才會謹慎的愛著我,害怕任何一次細小的失誤導致從此失去我,也只有這樣不溫不火的婚姻,才能細水流長地走得更遠。


  延伸閱讀:這些情侶分手又復合 “是誰!是誰!”“是你爺爺我!”老林一身干凈的運動服,挽著袖子像一堵山一樣站在 阿良的面前。


  幸好他早上不是很放心 小嬌一個人出門,當然也有舍不得的成分,于是就偷偷的一起跟了出來,要不是他在的話,那豈不是小嬌就要被這個癮君子打了?他的 女人也是這種貨色隨便打的?老林長年鍛煉的身體和阿良長年吸毒的身體在這一瞬間就成了鮮明的對比。


  哪怕年齡上面差距了很大,但是在體力上面完全不是對手。


  “混蛋!”阿良想趁著老林看小嬌受傷沒有的空隙間偷襲老林,可還沒挨打老林的衣角,又被老林重重的一腳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哀嚎。


  “殺人了!殺人了!”阿良知道依自己這幅半死不活的身體肯定不是老林的對手,索性 躺在地上耍起了無賴,加上剛才被老林打出來的鼻血,這時候看起來還有幾分逼真。


  “大家快來看啊,這個老不死的仗著有錢勾引我老婆,睡了我老婆還來打我!蒼天啊,快長長眼啊!”老林低頭看著躺在地上,恨不得把四周所有人都叫過來的阿良更是覺得惡心。


  “閉嘴!”老林毫不手軟,一腳踢在了阿良的肚子上面,又是一聲慘叫。


  “你這個老不死的!肯定是你勾引小嬌了對不對,你可真的是好意思,那年齡都能當小嬌的爸爸了,還睡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女人。


  ”阿良打不過,但是嘴快啊。


  一直不干不凈的喋喋咻咻的罵著。


  有一種人是你打都打不怕的,臉面這些東西對于他來說都是無所謂的。


  老林慢悠悠的拉了拉褲腿,蹲在了阿良的面前。


  “我告訴你,一個男人最基本的就是不能打女人,至于你,在我的眼里已經不是男人了,呸。


  ”一口濃痰吐向阿良,老林頭也不回的拉著明顯還是驚嚇過度的小嬌向家里的方向走去。


  這種人,你和他啰嗦些什么?他不禁打,空有一張嘴,對罵簡直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剛進屋子,小嬌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撲進老林的懷里痛哭了起來。


  今天多虧了老林,不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被阿良那個已經喪失了心智的男人打成什么樣子。


  從來都沒有想過曾經以為彼此相愛的人會有一天對著自己舉高了拳頭。


  “好了,好了,不哭了,這不是我在的一天,就不會讓人欺負你。


  ”老林假意安慰著,大手卻一直沿著小嬌的背部到臀部來回撫摸著,這種手感和彈性應該沒有幾個人可以做到的。


  一邊順著小嬌的背幫她舒緩情緒,一邊輕飄飄的解開了小嬌的紐扣。


  這種時候,老林能想到最直接的安慰就是奉獻出自己。


  等兩個人糾纏開來已經都到了晚上的時間了,老林心疼小嬌,就不讓她做飯了,帶著她出來吃一頓大餐。


  老林年輕的時候不會浪漫,老了倒是跟著別人學了很多,但是又沒有可以一起浪漫的人,這下好了,都對著小嬌用了。


  拿起手機定了一家帶音樂帶紅酒的燭光晚餐,今天晚上老林要給小嬌一個驚喜的夜晚。


  果不其然,當小嬌踏進餐廳里屬于他們兩個私人包廂時,忍不住驚呼了出來。


  “老林,你也太浪漫了吧!”涂著鮮艷口紅的小嬌學著以往在電視上面看到的那樣輕輕的將牛排送入口中,看著那小嘴的蠕動,老林覺得他又能想起來小嬌在床上的嫵媚。


  小嬌的一只腳從桌底靜悄悄的劃過老林的腿一只抵達到雙腿之間,摩擦著老林的兄弟,讓老林一陣火熱。


  一只手捏住這只俏皮的小腳,果然人美,連腳都美,隔著一層薄薄的絲襪,可以看得清楚玉足上面每一寸的溫度。


  “你這個小妖精,我就算載在你手里也值得了。


  ”老林色瞇瞇的望著咯咯咯坐在自己對面直笑的小嬌。


  這個壞丫頭,不僅不知道羞,還不輕不重的踢了一下老林的下身,這讓老林一下子精血上頭,飯都不能好好吃了。


  為了避免兩個人在餐廳這樣的公眾場合做出點什么,老林微微坐直了身體,轉移話題。


  “小嬌,以后阿良那種人渣你就不要和他見面了,至于你父母那邊,我都會幫你安排好的。


  ”老林的話讓小嬌一下子又想到了早上發生的事情,以及那個躺在地上滿嘴臟話,自己已經完全陌生的阿良,一下子變得沉默了起來。


  老林也知道她心情不好,任何人對于感情都有一個過渡期,要是小嬌一點都不難過,沒有絲毫的留念,那才讓老林覺得小嬌是一個冷漠的女人了。


  “老林,我從來沒有想到過他有一天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小嬌呢喃的開了口。


  最早最早的阿良是一個普通卻正直善良的少年,他們有過一段單純美好的時光,如果不是毒品,那么現在的他們恐怕已經結婚,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也不會發生后來的那些事情了。


  毒品是真的可以讓一個人變成另一個陌生的人。


  “小嬌,不要去想那么多了,那是他自己選擇的,愿意走的路,你沒有辦法替他去走,以后我來照顧你難道不好?”老林終于直白的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


  他當初第一眼就挑中了小嬌,不為了別的,就是喜歡這個姑娘,她的臉蛋清純,身子又豐滿,性格也溫柔,他老林就是這么膚淺的人,不看你外表的人,也絕對不會想看你的內心。


  老林的話讓小嬌羞紅了臉,雖然老林的年齡各方面都足以做她的爸爸,但是他也在各方面征服了自己。


  “老林,我想我以后就想好好的跟著你過日子成不,你要是不嫌棄我年紀小,我就陪著你。


  ”一只腳還被老林捏在懷里,整個人剛說完,被老林順勢一帶,就落入了老林的懷里。


  老林激動的沖著小嬌鮮紅的小嘴巴猛的親上兩口,想不到他人到中年,桃花運還真的就來了。


  以往好色歸好色,但是這會的小嬌就真心實意的想跟著自個。


  那以后自己也不能虧待了別人。


  這頓飯就在兩個人其樂融融的笑意中吃完了。


  老林和小嬌兩個人難舍難纏的相擁著回家,一頓飯吃出來的激情已經讓兩個人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進入正題了,但是突然小嬌刺耳尖銳的手機鈴聲很不合適的響了起來。


  老林現在頭皮發麻,恨不得把小嬌的手機丟的遠遠的,盡壞事的東西。


  小嬌扭著在老林懷里的身體撒著嬌。


  “哎呀,讓人家把電話接了嘛,你怎么這么急色。


  ”女人永遠是這樣,嘴巴里面說著不要不好,心里面卻是竊喜,代表著自己在男人心里的魅力十分的濃厚,誰會不高興。


  老林也的確是二十多年沒用過槍,一用就上癮,哪個男人受得了這么一個活色生香的女人在自己的身邊,更何況比自己小了二十多歲,在小嬌的身上,老林感受到了曾幾何時年輕氣盛的感覺。


  “喂,是誰啊,哎呀,你別鬧。


  ”小嬌一邊咯咯咯的笑著,一邊接了電話。


  “哼!你這個小賤人,在和自己爸爸一般大的人調情也開心的很嘛。


  ”電話那一頭傳出來阿良陰陽怪氣的嘲諷聲。


  老林本在亂摸的手一下子就停了下來,和小嬌不約而同的皺起了眉頭。


  阿良這種人永遠是不知道盡頭在哪里的。


  “你今天不是說 給我十萬塊分手的嗎?我回去仔細想了想,十萬塊肯定是不夠的,便宜了你和那個老頭子,給我二十萬,咱們兩就斷的干干凈凈的,眼不見心不煩,以后你和那個老不死的怎么鬼混都和我沒有任何的關系。


  ”阿良帶著不屑的語氣從擴音器中一字不落的傳了出來。


  老林氣的直哆嗦。


  開玩笑。


  他是老不死?!論體力,論身價,他都比這個阿良好到不知哪里去,除了年紀大了一點,這是他父母給的,他也決定不了,就不吸毒這一點上面他都比阿良好的多。


  吸毒是什么?是個大坑!進去了就出不來的,俗話說的好,浪子回頭金不換,多少浪子在毒品的坑里能回頭?小嬌也知道阿良的話讓老林極度的不舒服,扭著小翹臀在老林的懷里蹭了蹭,示意老林不要生氣,反正她現在都已經是老林的人了。


  “二十萬?這是不可能的,第一我沒有,第二就算我有,我也不會給你。


  ”小嬌的語氣平靜。


  她今天已經想通了所有的事情,她沒必要還在阿良的身上苦苦掙扎,女人要對自己好一點,就算老林年紀大了,可是對她真的是好的沒話說。


  “呵,不給我?不給我你良心過的去?可別忘了我當初是怎么救的你父母。


  現在是你甩了我,別想摸掉自己的良心債,給我戴了綠帽子,難道不該付出點什么?”阿良已經變得氣急敗壞,不給錢?煮熟的鴨子飛了?別說二十萬,昨天說好的十萬都不想給了?這怎么可能。


  “阿良,戀愛是自由的,你不能總是拿我父母的事情來威脅我,你也威脅不到我什么,這么久了,我還為了你偷東西做壞事,就為了滿足你吸毒,你不覺得其實是你欠了我很多嗎?“小嬌心平氣和的一點一點和阿良說著,渴望喚醒他最后一絲人性,讓大家留一個體面的告別,好聚好散。


  “你在逗我?我欠你的?就你爸媽那兩條命,我讓你幫我偷點東西度過難關那都是應該的,說句不好聽的,連你的命都該是我的,你居然還在這里和我說道理談條件?我沒和你開玩笑,明天必須給我二十萬,少一個子都不行,你明天在那個老不死的家里等著我去拿。


  ”阿良的話一字一句的敲進了小嬌的心里。


  這個男人已經徹底的沒得救了。


  自己還天真的希望彼此都能體面一點的告別。


  “我還是那句話,我一毛錢都沒有,還有,我們徹底結束了,朋友都做不成,以后不用來找我了。


  ”說完,小嬌就毫不留念的啪嗒一聲關掉了手機。


  以前還想為了阿良哭一哭,現在倒是覺得對于這樣的人,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已經沒有哭的必要了。


  “放心,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老林像是在安慰小嬌,又像是在對自己說。


  老林把小嬌抱進懷里,輕輕拍著她的背給她一點自己能給的保護。


  因為阿良的事情兩個人早早的睡了,就連老林這樣急色的人都沒了什么興趣,突然意識到兩個人要是想繼續在一起,前面的路真的難得走,要一起面對很多東西。


  先開始都只是抱著想玩一玩的心態,到現在已經到了退步不可以的地步。


  第二天一大早兩個就被啪啪啪的巨大拍門聲給吵醒了。


  小嬌一臉迷迷糊糊的躺在老林的懷里撒嬌,不愿意起床。


  但是老林馬上敏感的覺得不對勁,他的家里很少會有人來,因為自從小林有出息后,基本上他已經不和外面的人聯系了,而且小林早已經出國了,這個點來的肯定就是昨天吵吵鬧鬧的阿良。


  老林也不慌不急的伸了個懶腰,慢悠悠的刷了牙洗了把臉,換了身運動服運動鞋去開門。


  等會解決了這個糾纏不休的癟三,他就要出晨練了,這可是他多年不變的習慣,能夠保持這樣好的體魄和身材,說到底還是和他的好習慣有關。


  老林一開門果然看到阿良那一張營養不良導致發黃發黑的臉,還沒等老林開口,阿良早已經等的不耐煩的破口大罵,一頭撞開老林沖了進來。


  “告訴你,死老頭,今天無論如何你和那個小賤人都要把二十萬快錢給我!”阿良這幾天早就已經被毒癮逼的沒有辦法了,走投無路都想要去搶劫,要不是他現在的身體實在是沒辦法了,壓根搶劫不了。


  今天他一定要想辦法在老林他們這里搞到二十萬,這樣的話又能瀟灑一陣子了。


  本來還在房間睡覺的小嬌模糊之中聽到聲音,也顧不得什么了,裹著浴巾就沖了出來。


  (愛女狂歡)阿良看見衣冠不整的小嬌,又是一陣嘲諷的笑聲。


  “就知道你這種女人為了錢什么都做的出來,早就背叛了我和這個老頭子搞在一起了吧,別說什么和我體面的分手,想因為這個老頭子的錢和我分手,沒門,今天你們兩要不給我二十萬,要不我就住在這個屋子里面不走了!”老林靠在大門上面,氣極而笑。


  他就猜到是阿良,但是真的沒想到他還挺有耐心的,率敗不倒,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


  “給你一次機會!現在就滾。


  ”“不可能!除非給我二十萬。


  ”回應老林的是阿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


  老林已經徹底失去了和阿良說話的耐心,一個健步沖了上去揪住阿良的衣服,再一個左勾拳狠狠的打在了阿良的鼻梁上面,再一個抬腳,重重的跺在了阿良的小腿骨上面。


  老林這算是下手輕的了,如果他真的心狠手辣,直接跺在阿良的膝蓋骨上面,怕是他這輩子這條腿就廢了,到底是做人留一線。


  但是明顯阿良不知道天高地厚,已經痛到整個人臉部都變形了,還是嘴里不干不凈的罵爹罵娘。


  “你最好趕緊從我這里滾出去,二十萬肯定是沒有的,但是你再不走,我就會選擇報警,昨天你和小嬌的通話我可是全程錄音,要是讓警察知道你這樣的癮君子在我這里鬧事,后果你自己承擔,不進去蹲個兩年是不可能的。


  ”老林早就留了一手了,這年頭法治社會,誰怕誰。


  更何況年輕的時候他老林可是苦著過來的,搬磚做苦力,別的不敢說,光說力氣,一個人打像阿良這樣的小輩幾個都可以。


  說歸說,老林像是還想要刺激阿良一樣,完全不顧躺在地上的他,走到了小嬌的身邊。


  小嬌身邊僅僅只是裹了一條浴巾,大部分的肌膚裸露在外面,老林粗糙的手掌就在小嬌光滑的肌膚上面來回的游走,像是享受又像是舒服的瞇了瞇眼睛。


  手掌順著小嬌豐滿的山峰,絲毫不知道羞的摸到了小嬌的翹臀和幽深的山林之間。


  小嬌羞紅了臉,但是還是沒有推開老林,欲拒還迎的靠在了老林的肩膀上面,輕輕的哼著。


  “狗男女!”阿良實在受不了刺激大吼出聲。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5970820.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4627181.html
https://twfghnbgyuujkm.weebly.com/1111257.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5316558.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8427535.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5566344.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2076106.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4742418.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9539820.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4235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