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富川 美梨 亜

富川 美梨 亜


林蓉是附近杏林村的村花,能把她娶回家當老婆,別人(夾逼自慰)都說牛奮是祖墳冒青煙,走了狗屎運。


    牛奮雖然是 牛根大哥,但有時候牛根也覺得大哥配不上 嫂子


    因為嫂子不僅人長得漂亮,身材還很好,修長的腿,纖細的腰,高聳的傲人,簡直可以迷死人,這樣的女人天天在牛根面前晃悠,要說不動心,那就不是個男人了。


    可是想法歸想法,畢竟是自己的親嫂子,偶爾在深夜做點一個人的活動時心里想想,可剛才看到林蓉那羞人的一幕,牛根暗藏許久的小心思頓時變得愈演愈烈。


    牛根從廁所出來,苗 桂花已經把晚飯端進了堂屋,可奇怪的是,牛根四下瞅了一圈,并沒有發現林蓉的身影。


    “媽,嫂子呢?”牛根疑惑道。


    “在屋里呆著呢。


  ”苗桂花指了指對面林蓉的 房間,嘀咕道:“也不知道咋回事,從廁所出來以后就躲在屋子里。


  ”  牛根的心頭一熱,林蓉肯定是躲在房間琢磨怎么把那半截黃瓜弄出來!  就在牛根胡思亂想的時候,苗桂花已經轉身走到林蓉的房間門口,伸手敲了敲房門,喊道:“蓉蓉,趕緊出來吃飯。


  ”  “知道了。


  ”林蓉雖然故作鎮靜,可牛根聽著卻聞 出了一股不尋常的味。


    “媽,嫂子不會病了吧?要不……讓我進去瞧瞧?”  于是他趁機提議,說完不等苗桂花點頭,就大步走向林蓉的房間。


  林蓉似乎聽到了外面的話,牛根剛走到她的房間門口,她突然吱呀一聲拉開房門。


  牛根腳步一頓,幾乎就和林蓉撞到了一起,那早已有著強烈反應的地方正好撞在了她的小腹上面,一時間林蓉只感覺心跳加速,連呼吸都沉重了幾分,有種觸電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嗯”了一聲。


  “蓉蓉,你……你真的沒事?”站在后面的苗桂花沒注意到這些,反而擔心地問了句。


  這句話也讓愣神的牛根連忙讓了開,從后面看著林蓉穿著水綠色的裙子,走路依舊有些扭捏,他心頭一團火在燃燒,那方面的想法也更加強烈了。


    “真沒事。


  ”  “那你的臉怎么紅得跟猴屁股似的?”  “我……”林蓉張了張嘴,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好搪塞道:“可能是皮膚過敏,晚上睡一覺就好了。


  ”  苗桂花點點頭,欲言又止。


    吃飯的時候,牛根專門留意了一下,發現林蓉坐在他旁邊的小板凳上,每隔一會兒都會不自覺的扭兩下,換個姿勢輕。


    可是當著苗桂花的面,牛根也不好多說什么。


    飯后,林蓉連碗筷都懶得送,站起身就往房間里鉆。


    牛根見狀,忍不住調笑了一句:“嫂子,你要難受的話千萬別憋著,有病就得治,正好我是 醫生,近水樓臺先得月嘛,實在憋不住就喊我一聲,我隨叫隨到。


  ”  “呸,你才有病!”林蓉腳步不停,回頭嗔罵一聲,鉆進房間以后直接反鎖了房門。


    苗桂花一頭霧水,問牛根:“ 小牛,你嫂子今天到底咋回事?”  “我哪知道?”牛根站起身,也鉆進了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浮想聯翩了一陣后,牛根那的反應也更加強烈,忍不住將手放了上去,可突然,一聲刺耳的短信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把他嚇了一跳。


    連忙伸手拿過手機,打開那條短信一瞧,眼珠子瞬間就瞪得猶如銅鈴那么大。


    短信是林蓉發過來的,內容只有一句話:“小牛,咱媽已經睡了,你趕緊過來幫幫我。


  ”過來幫幫我……  牛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短短一句話給他造成強烈的視覺沖擊和心理震憾。


    傻子都知道這個忙不好幫,既要冒著天大的危險,又能占到天大的便宜。


    半晌,牛根才從震驚之中回過神,緊接著就咕嚕一聲狠狠咽了口唾沫,他躺在床上想了林蓉這么久,褲子都脫了,眼瞅著就要來一發,偏偏趕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收到林蓉的邀請短信,要說不激動,不興奮,那純粹是蝦扯蛋。


    “忍了半夜,看來還是沒能忍住啊……”咧嘴一笑,牛根提上褲子就跳下床,悄悄溜出房間來到了院子里。


    苗桂花的房間已經熄了燈,似乎真的睡著了。


    牛根踮著腳尖來到堂屋門口,先是豎起耳朵聽了聽,確認里面沒什么動靜,這才伸出手,推開一條門縫兒,身體一斜走進堂屋。


    堂屋里面黑漆漆一片,牛根摸黑來到林蓉的房門外,深吸口氣,試著推了一下,隨著吱呀一聲弱不可聞的輕響,房門立刻就被推開了。


    牛根心中一喜,沒有任何猶豫,壞笑著走了進去。


    剛想開口說“嫂子,我來了”就看到林蓉倚著枕頭斜靠在床上,正在打電話,看到牛根,她頓時一陣緊張,豎起一根手指放在嘴邊,示意牛根不要吭聲,然后笑道:“ 大牛,你就放心吧,家里有我呢,你在外面跑長途一定要注意安全……”  大牛?  一聽給嫂子打電話的人是大哥,牛根愣了下,額頭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后退兩步,牛根乖乖站在墻角,悄悄咽了口唾沫,噤若寒蟬,別說吱聲,連大氣都沒敢喘一下。


    大概過了兩三分鐘,林蓉才掛掉電話。


    “嫂子,大哥他……他對你說啥了?”牛根突然感覺自己像做賊似的,而做賊必定心虛,抬頭看了眼床上的林蓉,他小聲問道。


    “沒啥,就是問問家里的情況,還說……”林蓉嘆了口氣道:“又跟我提孩子的事兒。


  ”在農村,封建思想比較嚴重,俗話說不孝有三,無后為大。


    林蓉和牛奮結婚兩年了,肚子卻一直沒有動靜,為了這個,苗桂花天天催他們去鎮上的 醫院做檢查,看問題出在什么地方。


    看到牛根一副做賊的樣,她臉有些羞紅:“小牛,嫂子是個女人,有那方面的需要很正常,你大哥整天在外面跑,難得回家一趟,所以我才……你可千萬別想歪了,我不是那種壞女人。


  ”  這話說完,林蓉羞嗒嗒的低下頭,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牛根趕緊點頭道:“我懂。


  ”  “你懂?”林蓉一愣,一雙美眸再次忍不住放到了牛根褲襠那。


    牛根心頭一陣火熱,可臉上卻一本正經地笑道:“沒吃過豬肉,誰還沒見過豬跑?我都這么大了……”聽到牛根這話,林蓉不自覺地將目光放到了牛根那高高的帳篷處。


    雖然對于嫂子的目光很得意,可牛根更期待另一件事,咳嗽一聲,看了眼林蓉用 被子蓋住的大腿:“那個斷在里面這么久,肯定憋壞了吧?要不……”  話到此處,牛根稍微頓了一下,然后強調道:“嫂子,老話說病不避醫,現在你是病人,我是醫生,你不要想歪了。


  ”  “我……”  林蓉真是后悔死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躲在廁所里面玩那東西,現在自己試了好幾次都取不出來,又不敢讓苗桂花過來幫忙,只能找牛根。


    雖然不久前看到了牛根那大家伙心癢難耐,可真讓牛根幫她,她還是沒那勇氣。


    猶豫半天,林蓉都沒能下定決心。


    牛根心中暗自激動,可依舊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實在不行,嫂子就找塊布,把我眼睛給蒙上,我保證不會偷看!”  “那……那小牛,你千萬不要把這事兒說出去,不然嫂子就丟死人了。


  ”林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羞紅了臉說著說著頭忍不住低了下去。


  “放心,嫂子,我肯定不會說出去!”牛根一下就激動了起來。


  “小牛,你……你等會伸進去一定要小心。


  小心別……別再弄斷了!”這時候她的聲音已經小的細不可聞。


  這一刻牛根激動的一顆心快跳出嗓子眼了! “嫂子,我知道了。


  ”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林蓉兩腿那,牛根呼吸有些急促。


    林蓉也想盡早結束這種折磨,于是稍微遲疑一下就指著床尾處的被子說道:“你掀開被子從下面鉆進來。


  ”“鉆進去?”牛根愣了一下,不過還是順從的被子從下面爬了過去,兩只手正好按在林蓉那雪白的大腿上。


  一陣柔嫩和酥麻的感覺迎面而來,還帶著點兒熱氣,香香的。


  牛根感嘆了聲女人的肌膚可真滑,正打算把林蓉的睡衣撩起,看看下面的風景,可這時“啪”的一聲,燈就媳了。


  “嫂子你干嘛呢?”牛根望著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心中難受極了,因為他發現林蓉的睡衣之下根本沒穿內褲。


  剛剛一瞬間,他分明能看到林蓉雙腿之間那神秘的區域,看得他興奮不已。


  可現在房間里黑乎乎一片,牛根一下子泄氣了。


  “小牛,你可以用手機……瞧……”牛根這準備開口,林蓉突然吞吞吐吐地說道,這頓時讓牛根又興奮了起來,從褲兜掏出手機,彎腰就鉆進了暖烘烘的被窩兒里。


  牛根打開手機,細心的查看了一下林蓉的那地兒,發現那黃瓜一大片都擋住了,這確實對身體危害很大。


  伸手碰了一下林蓉,他只感覺一陣滑膩的觸感。


  “啊。


  ”牛根之前幾乎都沒跟女人接觸過,現在猛然接觸到女人的身體,忍不住好奇的探了進去,可突然感覺林蓉身子顫抖的叫了聲。


  “嫂子你咋啦?”“小牛你快給我弄,別亂動啊。


  ”她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隱隱的,她下身更加難受了起來,甚至產生了反應……不過牛根跟她之間的關系,林蓉卻只能強忍著,兩只玉腿猛地收緊,呼吸也混亂了起來。


  “嫂子,你放開我手,不然我怎么動啊?”其實牛根正準備幫她將體內的黃瓜拿出來,可她偏偏把腿收住,牛根手一松,那半截黃瓜又縮進去了。


  林蓉連忙又把雙腿張開。


  與此同時,她那美麗的神秘區域又呈現在牛根面前。


  自己的私密部位被別的男人近距離觀察,林蓉的心里也遭受著極大的煎熬。


  她尷尬的擺弄著雙腿,只想讓牛根快點兒結束這荒唐的一幕。


  “小牛,你怎么這么久啊,快點兒啊。


  ”“嫂子你別急,馬上就好了。


  ”雖然牛根挺享受現在的場面,但牛根感覺跟她這樣就像偷情一樣,渾身不自在。


  果然,牛根正在動作的時候,苗桂花的房門突然吱呀一聲開了。


  接著傳來她急匆匆的腳步聲。


  牛根當時大呼一聲糟了,林蓉也緊張的看著牛根。


  “小牛快停下,媽來了。


  ”牛根當然知道這個,趕緊把暴露在外面的腿腳都縮回被子里,身子也縮了進去。


  果然,苗桂花開始敲門了。


  “小蓉,你在屋里干嘛呢,這么大動靜。


  咯噔一聲,林蓉的心都碎了。


    牛根藏在自己的被窩兒里,林蓉哪里敢應聲?  她閉著嘴,牙齒都快把嘴唇咬出血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只希望苗桂花誤以為她睡著了,盡快離開,有什么事明天再找她說。


    苗桂花喊了兩三聲,見房間里沒有動靜,真的以為林蓉睡著了,搖頭嘆了口氣,嘀咕道:“睡了?那你先睡吧,咱們娘倆兒明天再聊……”  聽到這話,林蓉總算是暗暗松了口氣。


    可是林蓉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苗桂花的話只說了一半,她那口氣還沒有徹底松下去,就聽苗桂花又道:“我現在去找小牛嘮嘮。


  ”  噗!  一瞬間,不單是林蓉,就連藏在被窩兒里的牛根也差點兒被嚇出心臟病,當場就不行了。


    “媽,你別走!”  驚慌之余,林蓉都快哭了,如果苗桂花去找牛根,發現牛根不再肯定還要再跑回來把她喊“醒”,那時候恐怕她和牛根的事藏都藏不住,所以腦子一熱,她的話幾乎是脫口而出,喊住了苗桂花。


    苗桂花愣道:“原來你沒睡著啊。


  ”  伴隨著吱呀一聲脆響,苗桂花推開了房間的門。


    “我……”林蓉緊張道:“我本來睡著了,可是又被你吵醒了。


  ”  “既然醒了,那就先別睡,媽有件事兒想跟你商量商量,你把燈打開。


  ”苗桂花笑道。


    林蓉這時候哪里敢開燈,連忙找借口說道:“媽,我現在困的要命,有啥事兒不能明天再說嗎?”  這個燈林蓉可不敢輕易開,現在房間里烏漆麻黑一片,苗桂花即使推開了門,也看不見里面的情形,然而一旦開燈,就算牛根藏在被窩兒里,不能一眼就看到,可是牛根那么大的塊頭,貓在被窩兒里像個蒙古包似的,傻子都知道被子下面有東西。


    “抱孫子這么大的事兒怎么能耽擱?剛才大牛給我來電話了,今天晚上要是不跟你嘮幾句,你睡得著,媽可睡不著……”  說著,苗桂花不等林蓉開燈,自己就摸黑走過去,找到開關輕輕一按,一下子把房間里的燈給打開了。


    “媽,你別……”林蓉想攔,卻還是晚了一步。


    燈光亮起的剎那間,林蓉顧不得多想,幾乎是下意識的,她趕緊撐起自己的雙腿,一邊一個,把兩條腿搭在了牛根的肩膀上,然后拼了命的往下壓。


    只希望把牛根在被窩兒里拱起來的那個蒙古包壓得小一點兒,再小一點兒,避免引起苗桂花的懷疑。


    可她卻沒想到,牛根一眼就看到了她那動人的風景線。


    聞著林蓉身上散發出的體香,牛根一陣口干舌燥,呼吸一下就急促了起來……  怪只怪牛根的體格太好,二十歲的年紀,卻有一米七五的身高,那么大的塊頭,再怎么往下壓也于事無補。


    “蓉蓉,你的腿……”苗桂花一眼就發現了異樣,眉頭突然一皺,頓時面露驚色,伸手指著床上的那個蒙古包疑惑道:“你把腿抬這么高干啥?”  “我……我……”  隨著牛根的呼吸變得急促,感受到他那呼出的熱氣噴在腿上,林蓉頓時有些受不了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雖然緊咬著牙不讓自己發出那羞恥的聲音,可臉卻紅的滾燙。


    “你不舒服?臉咋又紅了?”  何止是臉,林蓉現在連耳根子都紅透了,恨不得和牛根一起藏進被窩兒里。


    “我……我沒事,就是肚子有點兒疼。


  ”  林蓉既緊張,又害怕,羞臊不堪,情急之下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然后轉移話題道:“媽,你剛才說,要找我聊抱孫子的事兒?”  “沒錯!”  提起正事,苗桂花的臉色一肅,把疑惑的目光從蒙古包上移開,幾步走到床前,屁股一扭就坐了下來。


    “那你趕緊說,我現在真的……真的不太舒服。


  ”林蓉紅著臉催促道。


    苗桂花搖頭嘆了口氣,猶豫道:“蓉蓉你看,你和大牛結婚都快兩年了,肚子卻始終沒個動靜,村里人都說……”  “我的身子沒毛病!”  林蓉愣了愣,哪能不 明白苗桂花的意思?于是不等苗桂花說出口,她就矢口否認,可被牛根那熱氣呼著,渾身卻變得更加難受。


    早在兩個月前,林蓉和牛奮就去鎮上的醫院檢查過,是瞞著苗桂花偷偷去的,檢查結果表明,問題出在牛奮身上。


    由于煙盒實在太小,李文龍只好盡量的用大力氣給她擦干凈一點,折過紙又用力的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煙盒太硬了,還是 林雪梅那嬌柔的實在沒受到過這種待遇,她鼻中輕哼了一聲,竟然幽幽的醒來了,看到李文龍在抱著自己,有感覺到下面傳來的疼痛感,林雪梅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猛地推一把李文龍,一個把持不住,林雪梅重重的摔倒地上重又昏迷過去。


    “ 林總


  林總。


  您醒醒”李文龍丟掉手中的煙盒重又抱起林雪梅。


    此時的林雪梅充耳不聞,沒什么反應。


   就算是李文龍伸手拍了拍她的臉,她也只是嗯嗯了幾下,并沒有睜開眼睛,看樣子燒得很迷糊了。


    李文龍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擱了,如果不立即去醫院,恐怕林雪梅就能出現生命意外,到那個時候,自己可真是跳進長江也洗不清了。


    上帝啊,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啊,李文龍不敢再多想了,能早一點是一點吧。


  用力把林雪梅的褲子一古腦的提上,也不管她舒服不舒服,然后橫抱起她,爬出土溝,一路狂奔回到車子上,把林雪梅塞進后座里,李文龍發動車子向前飛馳而去。


    幸好前面不遠處就是一個縣城,進了縣城,李文龍下車攔住一人問清了縣醫院的位置,也不管什么紅燈綠燈了,一路狂奔進了縣醫院,停下車子探身抱起林雪梅沖進了急診室:“醫生。


  醫生。


  快。


  快救人。


  ”  不知道是李文龍大聲呼救的聲音起了作用,還是這里醫生的醫德本來就這么好,醫生竟然在第一時間從辦公室里沖出來了,伸手摸了一下林雪梅的體溫,醫生面無表情 的說到:“病人生命垂危,馬上準備搶救,你是家屬吧?先去交五千塊錢急救費。


  ”  五千塊?自己去哪里弄五千塊?這可是第一天上班啊!  第一天上班上天就給自己出了這么一個難題,這老天對自己也天眷顧了吧?  但是,這人命關天自己也不能不管啊:“醫生,這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身上沒帶這么多錢,就一千多塊”李文龍掏出隨身帶的一千多塊“您看能不能先救人再說,我現在就出去取錢去。


  ”  李文龍還故意把一張建行的銀行卡亮了亮,其實他心里明白的很,那上面也就幾塊錢。


    “行,不過你得快點”醫生的話讓李文龍心中一陣感動,這年頭,醫德醫風這么好的醫生可是不多見了。


    雖然人家說了讓快點,就是這,有的人也不給你機會啊!  “謝謝!謝謝!”李文龍一個勁的鞠躬,雖然懷里的人跟自己沒啥親近關系,就沖醫生剛才那句話,李文龍覺得自己這躬鞠的也值。


    醫生不再理會李文龍,叫上幾個護士手忙腳亂的把林雪梅推進了手術室。


    看一眼亮起的急救燈,李文龍轉身跑出了醫院。


    掌聲在哪里?收藏在哪里?大家快來啊!  這人生地不(倆性故事)熟的,就算是借也沒地方借去啊!  沒啥好辦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 沈建身上了,李文龍掏出手機打通沈建的電話:“沈叔,我這邊遇到了點急事,您能不能先借我點錢用?”  “你用這么多錢干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撞車了?”沈建緊張的問到。


    “沒事沈叔,我這不是跟著林總出發了嗎?林總需要辦點事,結果身上沒帶多少錢。


  ”李文龍只是說到這里,他覺得,沈建不會再問下去的,因為他有這方面的經驗。


    “需要多少?”果然,沈建直接問了數目。


    “一萬吧!”李文龍揣摩這這一萬應該夠用了,雖然自己身上沒多少錢,但是林總身上肯定有,人家可是二把手的局長,出個門身上能不帶個幾千塊嗎?  “把你卡號給我,我現在就找人給你打過去”沈建很痛快的說到,他認為,肯定是林雪梅授意李文龍要這錢的,既然是領導開口了,那自己這個大管家可是要盡快的辦好的,尤其是想到林雪梅還有那一層關系,他自是更不敢怠慢了。


    找到一家建行,李文龍侯在那里,等到沈建的電話打過來,趕緊插卡取了錢又跑回醫院。


    先去交了急救費,拿上單子急急火火的來到急救室門口,正好看到打著點滴的林雪梅被護士推出來,看樣子已經沒什么大礙了,李文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醫生,她怎么樣了?”  “高燒已經控制住了,不過,她有些食物中毒,又受了風寒,而且嚴重脫水。


  現在還沒有完全醒過來,需要住院治療,你去辦理一下住院手續吧!”  “醫生,這。


  這能不能轉院啊!”李文龍急道:“我們就是臨近縣里的,今天本來要去市里面出差的,沒想到遇到了這么一件事,這是我的領導,我們想轉回我們縣里。


  ”  “轉院我沒有意見,不過,如果中間出什么意外我可不管。


  ”醫生冷冰冰的說到。


    李文龍知道醫生生氣的原因,這樣一個病人治療下來,他能提成不少呢,如果轉到別的醫院里,那這到手的錢可就要進別人的腰包里了,你說他能高興嗎?  李文龍看看林雪梅,依然蒼白著臉沒有反應,想要征求她的意見肯定是不行了,沒辦法,只有自己做主了,聽那醫生的口氣,現在的林雪梅還沒有脫離危險,如果不聽醫生的,中間真要是出點什么事,自己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啊,可是,這林雪梅是女的,真要是住了院,免不了要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的,自己一個大小伙子如果能干得了這活?就算是自己能干得了,這也男女有別啊!  “到底怎么樣,你想好了沒有?”醫生有些不耐煩了。


    “我。


  我們住院,我現在就去辦手續”李文龍沒有其他選擇。


    等到一切都辦理完畢,坐回到床邊看著林雪梅,李文龍感覺心力交瘁,渾身上下有一股說不出的酸痛。


    摸摸林雪梅的頭部,感覺沒有那么燙了,又給她掖了掖被腳,李文龍感覺自己那顆心終于落回到了肚子里,輕松下來,疲憊不可抑制的向李文龍下來,眼皮一陣沉重,趴在床上不知不覺的閉上了眼睛。


    只是,他的美夢并沒有做多久,很快,他便被一聲訓斥給叫醒了。


    “你怎么照看病人呢,這藥沒了也不知道叫一聲。


  ”李文龍是被來換吊瓶的護士給吵醒的,睜開眼睛,卻發現天色已經暗下來了,肚子里傳來的咕咕的叫聲告訴自己,好像晚餐時間到了。


    李文龍打著哈欠伸了一個懶腰,胳膊剛剛舉到一半,卻見林雪梅睜開了眼睛,嚇得李文龍又把胳膊縮了回去。


    “怎么回事?”林雪梅一臉的茫然,自己今天不是要去市里嗎?怎么會出現在醫院里了?  見林雪梅醒來,李文龍欣喜萬分:“林總,您覺得怎么樣了?”說著話,又要伸手去觸摸林雪梅的額頭,見林雪梅皺起了眉頭,李文龍把伸到一半的手又縮了回來。


    “我身上的衣服呢?”待到護士離開,林雪梅咬著嘴唇看向李文龍。


    “您的衣服濕了,正在外面樓道里晾著呢!”李文龍沒弄明白林雪梅話里的意思。


    “誰給我。


  脫掉的”林雪梅眼睛里寫滿了敵意。


    “啊,哦”李文龍這才明白林雪梅話里的真正含義“是護士,是護士幫忙換下來的。


  ”  “你有沒有在身邊?”林雪梅緊接著問到。


    “沒。


  我去辦住院手續了”李文龍可不敢承認,這玩意兒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雪梅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重又閉上了眼睛,李文龍提到嗓子眼的心剛剛落回到肚子里,林雪梅的一句話又差點讓他生出心臟病來。


    “暈倒之前我好像在。


  是你給我。


  ”林雪梅沒有把話說出來,不過李文龍知道舍棄的那幾個是什么。


    “是我給您擦的。


  ”后面的這兩個字,李文龍的聲音小的像蚊子一樣。


    “你。


  ”林雪梅剛想發飆,看到周圍病床上的人,重又把話壓回到心底“到底怎么回事?”  湊在林雪梅的耳邊,李文龍小聲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給林雪梅說了一遍,當然,濾去了擦那一段。


    “對了,有一個什么蕭總一直在打您的電話,后來。


  后來我就把您的手機給關掉了”李文龍這才想起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沒有跟林雪梅匯報。


    “我知道了”林雪梅的表現讓李文龍很失望,他并沒有在她的臉上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醫生怎么說?”  “醫生說你有點食物中毒,又受了風寒,需要住院治療一段時間”李文龍把醫生的話跟林雪梅說了一遍。


    “知道要住院你為什么不轉回到我們縣里的醫院”聽了李文龍的話,林雪梅皺著眉頭說到。


    “當時您還昏迷著,醫生又說出了事他不管,所以我才。


  ”李文龍郁悶到了極點,這為別人著想,卻還挨訓,自己真是倒霉。


    “你去問問醫生,問問他能不能轉回我們的醫院。


  ”李文龍的解釋并沒有換來林雪梅的諒解。


    “林總,外面還下著雨呢,您這衣服也沒干,我們怎么。


  ”李文龍有點無奈的說到“再說了,我剛剛辦了住院手續。


  ”  “你。


  ”林雪梅皺了皺眉頭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因為,李文龍說的句句在理,轉身看了看周圍:“想辦法給我換一件病房,要單間,你現在就去辦。


  ”  乖乖,還住單間,你以為這醫院是你家開的。


  李文龍心里嘰嘰咕咕的說到,不過,還是不敢違抗林雪梅的話,只是心疼的捂了捂口袋:也不知道這剩下的錢還夠不夠了?
https://twasgasjg.weebly.com/7721753.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6307091.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6770938.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2230168.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9786938.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8250143.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2912121.html
https://twasdgasf.weebly.com/7886956.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425453.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9354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