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內射 美女

內射 美女


首先, 我承認我很不好,很不道德的,偷看了他的聊天記錄。


  第一次偷看的時候,只看見了一句可大可小的話,他對他朋友說,太無聊了,嫖娼去吧,一次才50塊!這樣一句話,在我心里都留下了心結。


   我也發帖問過,一些回帖的男網友說,這沒什么,空頭喊喊的幾率比較大,只是玩笑罷了。


  我仔細想想,也是,隨后也沒放在心上。


  前幾天,我再次看了他的聊天記錄,結果觸目驚心。


  他那些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沒有一個是好貨色,都以找女人為樂,有一個天天在網上泡妞,還截視頻的圖給他看,騙那些女人來我們的城市,然后和她們一夜情。


  他很是羨慕,一再要求帶上他玩。


  所以他曾經和那些朋友一起出去玩過。


  古有孟母三遷,孟母為什么三遷,就是怕她兒子在不好的環境下近墨者黑,他和那些人一起長大,現在都是兄弟相稱,受到的影響太大了。


  他和多名女的保持著曖昧關系,他為了 泡女人,對她們說和我沒感情,是爸媽逼的,不想和我處了要和她們處。


  騙一個女人和開房,費盡口舌的與其 周旋,周旋到那女人都下線了,結果他還能來找我,和我開開心心的一起逛街吃飯看電影。


  他對他朋友說,女人是分結婚型和玩玩型的,而我這種乖乖女就是屬于結婚型的,其他女人隨便玩,只要不帶回家,統統可以玩。


   男友記錄曝約人嫖娼我還要 和他繼續嗎他對我很好,百依百順的,不對我發脾氣。


  他爸媽對我也很好。


  我們認識半年多了,雙方父母都認可了,他家正在裝修準備 結婚了


  我相親相了很多次才遇到了他,我曾以為我的人生圓滿了,我也26歲了,已經沒有青春給我耽誤了。


  如果離了他,就得繼續走上跌跌撞撞的相親之路,我如同洪水猛獸般的懼怕相親。


  我小姐妹說,沒有 男人是不泡女人的,只是多少的問題,有沒有錢的問題?甚至男人中流傳著這么一句話,一個男人一生沒嫖過一次的不是男人。


  這個只是被你 看到了聊天記錄,下一個呢?當沒機會看見他的記錄,和他結婚了,他種種劣跡表現出來了,還不是和這個一樣?但是我已經看到了,我已經知道他是這樣的人,我還蒙住自己的眼睛,繼續和他結婚生子,我在騙誰?我在騙自己,害自己,害自己以后的小孩,連累我的父母。


  我糾結了幾天,除了害怕相親,我也有一些不舍得(秦檜兒子怎么死的)他的元素吧,我承認,有些難過。


  我準備告訴我媽媽,但是這么一來,就真的覆水難收了。


  男友記錄曝約人嫖娼我還要和他繼續嗎我也有想過去和他好好談談,可畢竟偷看人家隱私是極不道德的。


  而且他的隱私實在是太勁爆了!我想過兩種結果,一,他大發雷霆,直接與我分手。


  二,他會覺得不能失去我,是自己做錯了事情,乞求我原諒。


  但后者的幾率很小,就算他虧心了,求我原諒,以后,他做任何事情都會小心翼翼,我再也查不到了。


  而我,只要他不在我身邊,我就會神經兮兮的懷疑他。


  我甚至在想,會不會結婚了后,他那些小朋友會收斂,做這些事情時會想到他已經結婚了,會不叫上他?想到我自己都在嘲笑自己了。


  這個賭博太大了,我拿一輩子的幸福在賭,輸了,一輩子苦。


  但是,我還是很矛盾,我該怎辦?大家出出主意,哪怕是,把我罵醒也好。


   口述:玲兒整理:慕城前兩天,看到新聞:臺“移民署”3日宣布破獲色情應召站集團,逮捕負責人吳宗翰等24名成員。


  花名“雪兒”的吳姓大陸 賣淫 女子,長相酷似大陸藝人范冰冰。


  姑且不論,這位女子的模樣到底像的誰。


  拿在手里的一次性杯子,早已被我掐得變了形。


  也不得不慶幸,我沒有再過那種生活。


  與雪兒的情況類似,我也是以醫美名義到臺灣從事賣淫活動。


  一行四人,與我走得最近的是李梅。


  若不是她的出事,我還會繼續出賣自己的身體。


  看著她的皮膚逐漸潰爛,生不如死的(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跳下十八層樓——我知道,再不收手我也這般下場。


  雖然,我接待的 客人比她少、賺到的服務費比她更多。


  年輕就是資本,這是古今中外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原則。


  一旦有比較,具有優勢的那個人很快顯露出來。


  李梅幾個是客人挑她們,我則有挑選客人的權利。


  當真談不上 辛酸,只是被所謂的 經紀人逼著開工 最是惱火。


  他吼道:“快點,你只有十五天時間。


  ”多接一個客人,他們就多一份分紅。


   藝校赴臺淫窩辛酸經歷:不敢回憶那個害李梅染病的,應該就是我推掉的客人。


  只是初次見面,我就覺得這個人面目可憎、語言乏味。


  “給再多錢也不干。


  ”我跑去向經紀人撒嬌。


  那些斯文敗類最是痛苦,周圍都是如花似玉的女子卻連手指頭都不能動一下。


  為著能把好的客源撥給我,在避開馬夫的耳目下滿足了他幾次。


  “玲兒,你最大的優勢就是你是藝校畢業的。


  ”李梅憤憤不平也于事無補。


  身材高挑,還有舞蹈底子。


  不少高難度的床上動作,也只有我能順利完成。


  李梅她們,據說——據說而已,允許嫖客不戴套及前后開攻的全程配合。


  李梅家里還有嗷嗷待哺的小孩,若不是他老公早死她也不用出來。


  “你呢?又為什么。


  ”賭氣,很簡單。


  老爸和老媽鬧離婚,男友與我鬧分手。


  都是錢在作怪,同學會上我將煩惱告訴小麗。


  她欲言又止,給我指出這條路:“我有關系,如果你愿意。


  ”為啥不?錢能解決問題,我也最需要錢。


  每次呆半個月,三四次后我覺得沒意思。


  男人,就那么一回事兒。


  藝校女赴臺入淫窩辛酸經歷:不敢回憶可是賣淫所得遭人蛇集團、應召站、經紀人及馬夫層層剝削,分紅還不到3成。


  如果都歸自己,可發達了。


  我撇著嘴,笑了笑。


  俱往矣,忘記往日風流吧……接客日記寫滿心酸無奈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4724881.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224173.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6131060.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9543185.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7759057.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2421545.html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9023071.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2430230.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7787131.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5838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