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секс

секс


“妹子,這個力道夠了不?”“再用力些吧。


  ” 蘇倩抿著嘴唇,聲音軟糯糯的,很好聽。


  她剛出差回來,聽說老公的遠房 表叔住進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買點菜回去做頓好吃的。


  正想著, 許文粗糙的大手順著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來的酥癢感,讓她嬌軀一顫。


  聽到這輕吟,許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覺得小腹處一陣燥熱。


  他今年三十五歲,前兩年因為視覺神經壓迫,成了盲人,前幾天遠房表侄把他喊進城里,這侄兒雖然跟自己沒有啥血緣關系,但對自己挺不錯的,特意給自己找了個盲人按摩的活兒。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緊張,每按一下,都會詢問客人的感受。


  雖然他看不見,可憑著雙手的觸感,他就知道面前的 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還有那嬌滴滴的聲音,要是在床上叫起來,不知道會迷死多少人。


   想到這,他的大手肆無忌憚的在蘇倩腰間撫摸著,感受那細膩肌膚帶來的快感。


  漸漸的,他的身體有了反應。


  而蘇倩也來了感覺,避免出糗,她死死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出差半個月,需求旺盛的她對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樣,只是做個盲人按摩,稍微摸兩下,就受不了啦。


  “師傅,你別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蘇倩柔聲道。


  “哦哦,好的!”許文點點頭,雙手順著臀部,滑到大腿上。


  當指尖劃過臀部的時候,蘇倩感覺渾身像有螞蟻在爬一樣,癢得 不行,不由得回頭瞥了一眼。


  臉蛋兒刷的一下就紅了!眼睛看不見,也能起反應?不過,看著樣子,可比自己老公強太多了。


  “妹子,忍著點,可能會有點痛。


  ”也是在這時候,許文突然說了一句,然后雙手分別摁在蘇倩腿上,用力往臀部處一推。


  “嗯啊……”蘇倩大聲叫了出來。


  痛苦中夾雜著舒爽,就好像是辦那事時輕吟,聽得許文熱血沸騰。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見,就能欣賞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樣了。


  剛有這個想法,許文突然感覺眼睛一陣灼熱,然后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當視線逐漸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長著一張精致的俏臉。


  那挺翹的鼻子,櫻桃般的小嘴,再配上靈動的大眼睛。


  好一個美人胚子!許文喉嚨滾動,隔著墨鏡的視線在蘇倩身上游弋。


  蜂腰翹臀大長腿,白嫩的皮膚沒有任何瑕疵,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全方位無死角的性感。


  視力突然恢復,他沒有太大的意外,因為醫生說過,他的視力恢復沒有特定的時間。


  兩年沒見著女人了,此刻他趕緊壓抑住喜悅,繼續裝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動,恰好抵在蘇倩那特殊的部位。


  “師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異常,蘇倩下意識夾緊雙腿,可因為這個動作,手指被夾緊,反而讓她覺得更刺激。


  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滿足“給你按摩啊!”許文假裝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錯地方了,讓你按腿,不,不是那個地方。


  ”蘇倩羞得滿臉通紅。


  許文訕笑兩聲,“對不起妹子,我剛入行,還不是很熟練,實在抱歉。


  ”“沒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蘇倩嬌嗔的看了許文一眼,有些小鹿亂撞。


  剛剛沒注意,這瞎子,長得還不錯,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秦檜兒子怎么死的)蘇倩分開雙腿,許文這才抽出來,在她美腿上揉捏著。


  剛剛看不見,這會兒能看見了,許文的反應越來越強,恨不得把這雙大長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師傅,你有老婆嗎?”蘇倩突然問道。


  許文動作一停,搖頭苦笑,“我這樣子,誰嫁給我,就是活受罪。


  ”蘇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動,那里看上去那么強,女人嫁給你才是有福呢,還受罪。


  現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兩三分鐘就完事兒,都快得抑郁癥了。


  每每想到這事兒,蘇倩就郁悶,不禁自言自語道:“只有結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該給你按肩頸了,不過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許文沒聽到她的話,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來吧。


  ”蘇倩點點頭,趴在床上。


  許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熱的觸感,蘇倩情不自禁顫抖了下,嘴里也發出輕哼。


  “師傅,你稍微快點,我還得趕著去買菜。


  ”其實她哪是趕著回去買菜,分明是因為太難受,想著趕緊回去和老公干點羞羞的事兒。


  “得嘞!”許文應了一聲,雙手搓熱后,由后往前推動,身體也隨之挪動,他火熱的那處,一下一下撞擊在蘇倩的腿間。


  “嗯唔……師傅,你輕點,難受。


  ”蘇倩雙眼迷離,嬌喘連連。


  許文已經看出來,這女人來了反應,他好多年沒碰過女人了,這種機會,斷然不會放過。


  正想著如何才能吃掉這個美女的時候,蘇倩突然說道:“師傅,別按了,今天就到這兒吧。


  ”不等許文反應過來,她就趕緊下床換好衣服,直接離開了。


  其實她徹底受不了啦,再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控制不住,這才突然離開。


  許文懵逼了,看著帶著反應的身子,唉聲嘆氣,不過一想到眼睛恢復了,心情瞬間就好了。


  離開按摩店后,蘇倩火急火燎的買了些菜,趕緊回到家,想找老公吳杰泄火。


  可老公還沒下班,她實在沒忍住,見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廳里就自己解決了起來。


  也是在這時候,門突然被人打開,她本以為是老公回來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頓時傻眼了。


  剛剛的盲人按摩師,怎么是他。


  難道……他,他就是表叔?許文也驚呆了,他大大的瞪著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剛蘇倩離開后,他就提前下班回來,打算告訴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經恢復的事情,可誰知道剛打開門,就見著了按摩店那個女人。


  并且,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進裙擺里。


  這個動作,不言而喻。


  虧得許文反應快,趕緊假裝伸手四處摸索著,喊道:“ 阿杰,我回來了,你在家嗎?”聽到這話,蘇倩才反應過來,松了口氣,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過來扶著許文。


  “表叔,我是 倩倩,阿杰還沒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聽阿杰提起你,聽阿杰說你之前出差了,我現在暫時住你家,不打擾吧。


  ”許文道。


  蘇倩搖搖頭,“表叔你哪里的話,您大老遠的進城來,我們做為晚輩的,照顧您是應該的,來,快坐,我給你倒杯水。


  ”扶許文坐下后,蘇倩走過去倒水,可心里卻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 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畫面,她就覺得羞恥。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應了。


  不過還好,表叔是個瞎子,不然可真夠丟臉的。


  輕輕跺了跺腳,蘇倩拿著杯子走過去,遞給許文。


  “表叔,你喝點水,我先去做飯了。


  ”看著表侄媳婦兒嬌艷欲滴的模樣,許文動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覺得你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呢。


  ”一聽這話,蘇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記錯了,咱們又沒見過面,怎么會熟悉呢。


  ”見蘇倩緊張的樣子,許文心里好笑,可表面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也對,興許是在電話里聽到過吧。


  ”蘇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許文立馬又起了反應。


  這要是能揉兩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點什么,別人也不會怪自己吧?想到這,許文假裝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兩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蘇倩的雪白上。


  好軟好彈!“嗯哼……”蘇倩的身體本就難受,被這么一抓,那種反應更強了。


  但是一想到許文的身份,她趕緊后退一步。


  “啊,倩倩,對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蘇倩的反應,許文就知道自己的行為過激了。


  “沒事的表叔,杯子在這兒,您拿好。


  ”蘇倩握著許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這么晚了,您應該也餓壞了,我這就去下廚。


  ”說完逃也似的跑進了廚房。


  她深呼吸兩口氣,想要壓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驚人的部位,結果越來越難受,在廚房忙碌的同時,也不忘偷瞄許文。


  許文發現后,心里不停偷笑,看來這侄媳婦,被自己給吸引住了。


  阿杰這小子夠可以的,剛大學畢業沒兩年,就找了這么個如花似玉的媳婦兒。


  不過,既然這妮子這么喜歡看,那表叔就讓你看個夠。


  “倩倩啊,我想換身衣服,你能扶我去臥室一下嗎?”許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這就來。


  ”蘇倩乖巧的小跑出來,扶著許文往臥室走去,由于許文比蘇倩高半個頭,他正好可以從上往下看到兩片雪白。


  看到那種畫面,許文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蘇倩將他扶進臥室,把衣服找出來后,嬌聲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煩你了,倩倩。


  ”許文故意對著另一邊說話,制造自己還是瞎子的假象。


  蘇倩沒再說話,假裝走出去,緊接著又輕手輕腳的走過來,靠在門邊,直勾勾盯著許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許文心里得意,當著她的面,脫下了 褲子


  之前看到許文的強大后,蘇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親眼看看到底有多厲害。


  不然她做事都會心不在焉!當褲子脫下后,蘇倩忍不住捂著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厲害!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這些,蘇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臉及脖頸一片通紅。


  許文將蘇倩的反應看在眼里,那嫵媚嬌羞的樣子,讓他難以把持。


  這表侄媳婦,難道平時沒能得到滿足?嘿嘿,那我再讓你看仔細些。


  許文故意挺了挺身,還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這個舉動,看得蘇倩燥熱難忍,不由得夾了夾腿。


  不過見蘇倩只是偷看,沒有其他動作的趨勢,許文計上心來,假裝穿不進褲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來幫叔個忙嗎?”聽到這話,蘇倩愣了一下,然后躡手躡腳的退出去,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我褲子穿不上,你能幫我穿一下不?”許文扯著嗓子叫道。


  蘇倩小跑進來,眼睛一直盯著許文下面那處,可嘴上卻說道:“表叔,我幫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雖然她很渴望,但是也從來沒想過要真的發生點什么,畢竟輩分在那兒。


  這要是傳了出去,她可真沒臉見人了。


  其實仔細一想,蘇倩就會知道,許文不應該穿不進褲子,不然平時咋穿的。


  不過此刻的她,腦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沒有多想。


  許文也沒想到蘇倩會猶豫。


  看樣子,自己這表侄媳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開放。


  但是都這份上了,他不愿放棄,故意苦笑一聲,“那算了吧,我就在臥室待著,等阿杰回來再幫我。


  ”“表叔,我幫你,看你這話說的,我只是覺得不方便,也沒說不幫你啊。


  ”蘇倩翻了個白眼,這要是老公回來發現自己怠慢了表叔,準得說自己。


  畢竟吳杰說過,表叔以前對他比親叔叔還好。


  蘇倩深呼吸一口氣,然后走近許文,拿起褲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穩,先把一只腳抬起來。


  ”許文照做。


  蘇倩把褲子慢慢往上提,到褲襠處的時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當她的拇指尖無意碰到那處,許文舒服得差點沒站穩。


  不行,這是長輩,不能胡思亂想。


  蘇倩一個勁安慰自己。


  許文看得出蘇倩的掙扎,于是火上澆油了一把,“倩倩啊,表叔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幫我捏一下不。


  ”蘇倩一愣,瞥了一眼許文,發現他神色如常,于是應了一聲,輕輕揉捏起來。


  不得不說,她柔嫩的小手很靈活,每捏一下,許文的渴望就強上一分,不一會兒,那處直接把褲子撐了起來。


  蘇倩發現這一幕,完全移不開視線了。


  “倩倩,你和阿杰結婚兩年了,還沒打算要個孩子嗎?”許文問道。


  蘇倩反應過來,“現在還年輕,先掙錢,以后再生也不遲。


  ”“該不是阿杰那混小子不行吧。


  ”許文故意道。


  蘇倩臉一紅,還真被表叔說準了,每次兩三分鐘,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樣。


  不過她倒是沒想到許文會問這種話題,嬌嗔一句,“哎呀表叔,這種問題,很難說出口啦。


  ”撒嬌似的語氣和柔媚的模樣,越發吸引著許文。


  在渴望趨勢下,他再也不想忍,喉嚨干澀的說了句。


  “倩倩,我好難受,你能幫幫我嗎?” 今天晚上的事情是我不對,不管怎么說,倪海默是你的朋友。


   男主哄騙 女主 親親嗯?今天啊,我希望莉莉娜和蓉芯陪我一起去一個地方。


  身邊的一輛汽車按著喇叭從我身邊 穿過,我搖了搖頭趕緊回了神。


  他扶著搖搖欲墜的我,臉色陰沉地看著那些追出來的黑衣保鏢,眼神凌厲似刀,那些人站在臺階上不敢下來。


  朕 肚痛生孩子傅博走過來給殷苪靜拿了瓶水:苪靜,你扁桃體發炎好點了沒?早上你不說你還有些微燒嗎?再說了,這顏值既不是父母的 功勞,也不是自己的功勞,這只是上帝捏出來的身體。


  我雖然壞,但是也是當過院學生會主席的人,雖然現在因為實習退下來了,也是想找個女生一起學習,考名校,賺大錢。


  子汐白真的沒辦法理解!為什(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么會拋棄呢?他一直以來都在守護著才對啊!為什么!?男主哄騙女主親親「你知道所有的神明、妖怪、天使、惡魔、精靈和幽魂全部加起來總數有多少嗎?」看來在 我不知道的時候,這兩方的爭斗已經白熱化了。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我真的以為有什么驚天大秘密,結果最后又是一個人在企圖拿走我的資源嗎?接著,時欽伸出手,抓緊了女孩頭上的呆毛。


  男主哄騙女主親親我們都是老百姓,獵戶的意思是山里打獵的人家。


  畢竟昨天自己好像說得有些絕,也不知道方靈現在怎么樣。


  只見藍雪月一手撐臉,一手拿著雞腳啃, 啃著啃著,她竟……杜原博本來不想讓京浩去怕他會有事情,但是現在他自己都這么說了,那也沒什么好顧忌的了。


  客廳里沒有人,段曉曉面對小動物一樣的白秋婭,露出了她猙獰的面容,把白手套一摘,關節握得咔嚓響。


  天音看了看手機:這家店不支持外賣,你們不介意走幾公里嗎?在摩緹斯聯邦,出身高貴的少爺寵幸女仆,可以說十分稀松平常。


  這幾天我多布置一點作業你們就不會想了。


  朕肚痛生孩子京介狡辯,無中生友最為致命。


  我不知道什么是最美好的。


  男主哄騙女主親親老師,想要通過A級英雄測試是否要先通過B級英雄測試?一把合著的扇子舉起在空中。


  不一會兒,秋水便端著一碗粥走到了我面前。


  不怕,我為你加油。


  姐姐,你真好,我媽媽經常打我,對我一點都不溫柔,我知道是我不乖,才害得她和爸爸離婚,可我不是故意的……說話的是一位打扮潮流的女高中生。


  耳朵被揪著了,被硬拖進了門。


  就算是她,聽到這種事也難免會感到憤怒與恐懼。


  林,你有想法你就說,你的意見都很中肯的!怎么樣?蘇筱筱,要說到做到奧!
https://twkenaxg.weebly.com/4667804.html
https://twghytujiko.weebly.com/91043.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5835675.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352213.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3549467.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405603.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6765513.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4844630.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6902664.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3690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