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架 乃 av

架 乃 av


“你說說要是我發到你們學校網站上,這下子每個師生都能 瞧見,你說到時候你不就火了嗎?說不定啊你還得感激我呢。


  ” 邁克一臉的認真,仿佛這件事說的跟真的一樣。


   馬婷婷初出茅廬,根本不是邁克的對手,三言兩語就已經起了害怕。


  不,我可千萬不能讓邁克把這個視頻傳出去,否則大家都知道,我私下是這樣的人,簡直是太丟人了,一定會被人恥笑的。


  .而且還有媽媽,她要是知道了,我心心念念想著的對象,竟然是邁克老師,一定會接受不了的吧,她會不會覺得有我這么一個女兒,實在是太給她丟臉了。


  “不,不要。


  我求求你,不要。


  ”馬婷婷處于無奈,被一個個想法壓迫著,她小聲的說道,只是邁克剛開始聽不太清,皺著眉,豎起耳朵,嚴肅的問了一嘴:“你說什么?”馬婷婷卻誤以為,他這是在威脅自己。


  咬這雙唇,臉色微微慘白,狠下心來繼續大聲說上一句。


  “不,你不要把這視頻傳出去,你要做什么我都會如你的愿。


  ”“這就乖了嘛,早一點說不就好了嘛,何苦讓我白費這么多力氣。


  ”果然這個視頻還是好用的,不往自己昨天截了那么久,今天總算是沒有白費。


  邁克心中的高興,自然不能讓馬婷婷瞧見。


  盯著她仍然害怕的蜷縮著 身子,邁克笑的開心得意,向著馬婷婷走過去。


  “乖,千萬不要害怕,我可是會很溫柔的。


  ”邁克就像笑面虎,不斷地安慰馬婷婷。


  或許是因為他的這些話,馬婷婷果真安靜,任由邁克用勾起的手指,將自己的下巴抬起。


  再眼睜睜的看著,邁克那俊俏的面孔和自己離得是越來越近,逐漸縮短。


  直至光芒都已經消失不見,面前只有漆黑的一片。


  心中甜蜜而又興奮。


  這次邁克很是享受,他的腦中不斷回放昨天晚上看過的視頻。


  上面的畫面不斷刺激著他的小腦。


  剛想進一步動作,時機不巧,門再一次清晰地響起。


  “乖女兒,媽媽今天回來了,有沒有什么想吃的,我給你做呀。


  呀!這,邁克老師也來了呀。


  ” 孫玉梅把門關上,一扭頭,看見熟悉的包,按捺不住心中那點悸動,竟然顧不上脫鞋,直接飛奔,跑來馬婷婷的臥室。


  隔著門,聽見聲響,兩人觸電般 飛快推開對方,坐在那里,面紅耳赤,盯著,馬上就要闖進來的孫玉梅。


  “邁克老師。


  ”孫玉梅兩眼放光,顧不上旁邊女兒的存在,踱步走到邁克的面前。


  這才幾天未見,怎么消瘦了許多?異樣的光芒打在邁克的身上。


  邁克抖動身子,起了寒戰。


  下意識看一下身邊的馬婷婷。


  馬婷婷早就像受驚的刺猬,將自己團成一團,愧疚的看著孫玉梅。


  完了,這個小妮子怕是再次會避開自己一段時間了。


  邁克心中憤憤的想著,對孫玉梅也不自覺,多了幾分惱意。


  “你可好久沒有來了,是最近有什么事情嗎?”孫玉梅像是看不出邁克眼中的嫌棄,伸出小手,搭在邁克潔白的手臂上,豎起指尖,一步步向上劃走。


  邁克不上心中激起的情意,飛快將自己的手從孫玉梅手中抽回,一本正經走到馬婷婷身邊,站直了身子,正義凜然的說道。


  “抱歉,前兩天有事,學校那邊耽誤了一些,這才沒有過來,從今天開始,我一定會準時來給馬婷婷同學補課的。


  ”果然處于(男 女性故事)愛情的女人,智商都為負數。


  孫玉梅自然看不出邁克對自己的嫌棄,還在那兒有意無意的,像邁克靠近。


  兩人你退我進,你追我趕,玩得不亦樂乎。


  馬婷婷率先忍不住了,咳嗽一聲,揉了一下鼻子,對著孫玉梅說到。


  “媽媽,邁克老師好不容易來一次,今天晚上你還不趕緊做飯,別讓老師回去吃了。


  ”“啊,對對對,你瞧我這記性。


  ”孫玉梅一拍腦子,喜氣洋洋,轉到廚房房間,只 留下兩人面面相覷。


  馬婷婷顧不上此時的面紅耳赤,雙手抱成一團,將身子往后一縮,老老實實坐在書桌前。


  把那些東西全都擺出來,看起來是想要學習的模樣,但實際上書本連放倒了都不知道。


  邁克也不著急,這一次雖然人沒得手,但關鍵證據還在手里握著,他就不相信,馬婷婷能躲著他一時,躲得了他一世。


  晚飯,三人坐在一起,邁克還興高采烈與孫玉梅談論,就好像剛才的事從未發生過。


  馬婷婷一個人悶著頭在那兒吃著飯。


  平日里的飯菜是那樣的可口,可是今日為何如此索然無味?躲在孫玉梅身后,馬婷婷不情愿地同邁克說了一聲再見。


  邁克有意無意,留下一句:“明天見。


  ”轉身大步流星走了。


  馬婷婷一個人仍停留在邁克剛才的那句話中,她似乎覺得,這句話在同自己表達什么含義。


  師范學校。


  每天中午,邁克翹著二郎腿兒,靠著椅背,只要在那閉目養神,不出幾分鐘的時間,伴著飯菜的香氣,清淡的女人香,就隨之飄至他的鼻尖。


  “來了?”邁克睜開一只眼睛,打量著面前穿著裙裝,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的 范玲玲


  她熟練地放下手中的保溫飯盒,任憑邁克拽住她的一雙手,來回撫摸。


  只是低眉順眼,調戲般怒吼一聲:“就不能正經點兒。


  ”邁克自然知曉,范玲玲一點也不在意。


  抹了一把嘴巴,將范玲玲拽到自己懷中,隔著腰肢,伸手打開飯盒。


  閉上雙眼,湊過去細細聞上一遍。


  “嗯,真香。


  ”“你說的是人啊,還是這飯菜啊?”被邁克抱在懷中,也不知是喘不過氣,還是被邁克身上的男子氣概所吸引,范玲玲滿臉通紅,渾身體溫飛快升高。


  只有扭動腰肢,才能讓現在的自己變得舒爽一些。


  “飯香人更香。


  ”紳士般抬起范玲玲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唇邊,邁克輕搭上去,只留下一個飛快地吻,甚至來不及回味,已經跑開。


  邁克的辦公室在一樓,和外面只隔一層透明的玻璃,不時有一兩名學生路過這里,一扭頭就看見親密的二人。


  大多為男生,個個憤怒的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盯著平日里學校最為高冷優雅的女神,此事經像小貓咪一樣乖乖的,坐在邁克身邊。


  讓人大跌眼鏡。


  這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讓邁克十分得勁兒。


  坐直身子,高高揚起頭,享受范玲玲親手喂飯,不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對的。


  “我可該走了,下午還有課呢。


  ”兩人吃完飯,溫存許久,一看手上的表針,范玲玲知道時間有些著急,趕緊脫離邁克的懷抱,飛快的跑向門外。


  匆匆忙忙之間,似乎忘記,上課用的書本,還留在邁克的書桌上。


  一路上,范玲玲始終回味剛才兩人之間的種種,根本停不下來,嘴角也向上揚起,只是她本人并不知曉。


  一堵高大的“墻”,出現在范玲玲面前,不由分說擋在她的前方。


  范玲玲來不及剎車,一個猛子扎進“墻”里。


  “墻”并沒有想象中的疼痛,但還是讓范玲玲捂住發紅的鼻子,皺著眉頭,帶著一點怒氣。


  “誰呀?走路不長眼睛嗎?竟然撞到我了,你就不會說一聲抱歉嗎?”“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我們這范女神,這是打哪兒來呀,怎么手上還提著飯盒,難不成是給誰送飯去?”范玲玲心中一驚,剛才被撞的頭腦昏花,全都一拍而散,她已經聽得出來,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林偉光,師范大學有名的富二代。


  仗著自己家中有錢有勢,連老師都不放在眼里。


  他的座右銘,只要是我想得到的,絕不會讓給別人,哪怕是毀掉。


  林偉光追求范玲玲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但范玲玲一向對這種驕傲自大,放蕩不羈的富家公子,沒什么好感,自然也對他冰冰涼涼,愛答不理。


  沒想到今天竟然叫他給撞上了,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別擋路。


  ”范玲玲留下這簡單的三個字就想穿過去。


  心中感慨,你個富二代。


  可千萬別再招惹我。


  明顯,林偉光今天,不想輕易放范玲玲離開。


  哼了一聲,轉到范琳琳面前,顧不得她的拒絕,捏起手指,將她手中的保溫飯盒,舉到自己面前,飛快打開,里面空空如也。


  湊過去,留下的余香,仍然往鼻子里鉆。


  林偉光學著邁克的樣子,贊嘆一句:“呦,真香。


  ”同樣的贊美,偏偏在林偉光這,范玲玲只聽出濃濃的厭惡,和反胃。


  壓抑住肚子里的翻江倒海,范玲玲低著頭,壓著嗓子,真想趕快離開這兒。


  本想伸手抓過飯盒,誰知林偉光比她反應更快,已經率先將她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中央。


  強勁的力道,使得范玲玲不由自主,往前方奔去,再一次和面前的這堵“墻”來個親密接觸。


  這個林偉光平日里打架,抽煙,喝酒,無惡不作,身上常年是濃重的煙味兒。


  這股氣味兒熏得范玲玲渾身不自在,拼命捶打他的胸膛,想要和他保持一定距離。


  可偏偏,林偉光怎么會放棄這么好的一個時機。


  不對范玲玲做些什么,已經是很他正人君子。


  “你到底要干什么?這可是在學校,我就不相信,你敢拿我怎么樣?”范玲玲終于察覺,林偉光現在的圖謀不軌,心中帶著一點恐懼,四下搜索。


  這里人煙稀少,地處偏僻,是一個死角,恐怕不是特意,根本不會有人過來。


  林偉光早就想到這一點,他得意地昂起頭,開心地哼了一下鼻子,那洋洋的神情,仿佛在說。


  有本事你就逃,我看你能逃到哪兒去。


  “你說說我追求你這么長時間,你對我愛搭不理,沒想到你竟然會對一個50多歲的糟老頭子感興趣,為什么?就因為他長得白嗎?”這個50多歲又白的糟老頭子,說的正是邁克。


  范玲玲心中一涼,終于明白,怪不得今天林偉光會專門來堵她,原來剛才的那一幕,他也瞧見了。


  原本還帶著一點羞愧,聽到最后,范玲玲也氣到了不行。


  驕傲的把頭昂起,怒視著林偉光。


  “沒錯,我喜歡誰跟你有什么關系,你憑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我告訴你最好離我遠一點,否則,我一定讓你嘗嘗后悔的滋味。


  ” 近日,安徽省長豐縣發起“ 姓氏 革命”,孩子如隨母親姓可獲800元或1000元獎勵的消息在網上引發眾多關注。


  據悉,長豐縣是“ 中國/聯合國人口基金第七周期社會性別平等項目”試點縣,該項目旨在倡導全社會關注女孩的生存環境和健康發展,轉變思想觀念,遏制社會性別失衡。


  此消息8月1日在人民網等網絡媒體報道后,引起軒然大波,新浪網5日內引發799萬網民關注,3.2萬人參與討論,其中不乏一些攻擊謾罵和憂心忡忡者。


  作為推動長豐“姓氏革命”的女權主義學者,中央黨校李慧英教授發來了她對一些質疑的回應,提出了有力的辯駁。


  ?一、“姓氏革命”該不該“姓金”?“長豐縣的姓名革命,初衷很好,效果有待觀察,部分做法則有待商榷。


  比如,對新入戶的隨母姓 家庭男孩獎勵1000元,女孩獎勵800元的辦法,是否有意無意中還是強調了男孩(改姓)的重要性?我甚至覺得,獎勵1000元的做法讓這項村規民約改革失了焦。


  ” 顛覆父權制從"姓氏革命"開始長豐縣的姓氏革命意義重大,觸動了幾千年來漢民族的父權制規則的核心。


  從周代以來,孩子只能隨父姓,姓氏傳承成為男性家族的特權,女性是沒有這一權利的。


  姓氏隨父不隨母,導致家族香火的繁衍只能依靠男孩,沒有男孩就是絕戶頭。


  這種文化風俗一直到現在,在農村依然處處可見,如女孩不能上墳,不能燒紙,伴隨著族譜家譜和祠堂的興起,在東南沿海一帶,有了男孩才能掛燈,才能傳宗接代,一定要男孩的生育觀念不斷被強化,因為沒有男孩家譜就不能續下去。


  這是我們面對的文化傳統復活的事實。


  1980年代的《婚姻法》首次提出姓氏革命,第8條:登記結婚后,根據男女雙方約定,女方可以成為 男方家庭的成員,男方也可以成為女方家庭的成員。


  這是對于父權制的挑戰。


  但是,婚姻法對于父權制的顛覆并沒有轉化為人們的文化行為。


  一切依然如故。


  它僅僅是一紙文書,是兩行文字,對于人們的行為方式幾乎沒有產生影響。


  在我國95%以上的家庭都是隨父姓,即便是城市都不例外,一旦出現隨母姓的情況,往往遭受排斥和打壓,認為這樣的母親太霸道。


  顛覆父權制從"姓氏革命"開始如何擴大婚姻法的社會影響?讓每個家庭可以按照個人的意愿,而不是老規矩傳承姓氏,就需要家庭以外的社會給與支持拉動,從而,使得長期傾斜的天平在信息社會、工業社會達到一種新的平衡,使得自主選擇變成可能。


  長豐縣敢于挑戰父權制,敢于吃螃蟹,做了很好的嘗試。


  拉動“姓氏革命”,如何拉動?首先進行宣傳倡導,要搞干部培訓與村民培訓,在干部中形成共識,然后采取措施。


  措施多種多樣,可以評選好家庭,對于吃螃蟹的人予以精神獎勵;可以物質獎勵,在一些經濟條件較好的村莊用利益拉動,這是一種利益導向:鼓勵隨母姓。


  男孩獎勵1000元,女孩獎勵800元,這種差別對待的方法,正說明男孩隨母姓阻力更大,所以利益拉動的可以更大一些。


  利益拉動的效果正在逐漸呈現出來,這是一個過程,不能一蹴而就。


  但可以說明,物質獎勵可以作為方法之一。


  二、“姓氏革命”能解決出生性別比失衡的難題嗎?顛覆父權制從"姓氏革命"開始“中國重兒輕女的觀念古來有之,生一個男孩,至今仍是不少家庭堅守的執念。


  客觀地說,當今社會男女比例失衡完全歸結于“重男輕女”觀念是有失公允的,不然中國重男輕女了幾千年,為什么到現在才失衡呢?更何況,印度、伊朗、日本等亞洲國家都有重男輕女的思想,為何就現在的中國男女比例失衡呢?由此觀之,你可以說重男輕女的觀念陳腐,但不能把導致中國男女比例失衡的這頂大帽扣到他頭上,至少,他不是主要原因。


  ……把男女性別比例失衡的問題,歸根于姓氏傳承,不得不說,該縣所炒作的“姓氏革命”確實是“革”錯了對象。


  ”其實,出生性別比失衡不僅僅是中國,印度、越南、新加坡等等都超過了正常值,2012年在全世界18個出生性別比失衡的國家中,中國遙遙領先而已。


  將出生性別比失衡歸結為重男輕女,帽子的確大了點,也不能說服人。


  日本、美國、歐洲都有重男輕女的現象,比如,女性就業難,男女性別隔離大量存在,而出生性別比卻在100:105左右。


  而歸結到父權制卻正正好好,一點沒有錯。


  生孩子是家庭內部的事情,本來無論男女都是父母的骨肉,干嘛就(我的尤物女友們)要偏偏執念于生男孩?我們在農民中做過很多調查,概括出兩條。


  第一,傳宗接代。


  這是調查中根據農民的回答畫出的一個圖:顛覆父權制從"姓氏革命"開始贊成傳宗接代的100%,無論是經濟落后地區,還是經濟發達地區,都認為這是導致生男偏好的最關鍵因素。


  李銀河(微博)認為,在西方國家,只有貴族世家才保留著傳宗接代的信念,而在中國,百家姓的每一家似乎都把傳宗接代視為義不容辭的重大責任。


  因此,有的西方學者認為,傳宗接代是中國人惟一的宗教信仰。


  在華夏民族的心目中,絕戶是最大的不幸。


  絕戶不僅指的是沒有后代,還特指沒有兒子。


  對于中國漢族的家庭來說,女兒是不能傳宗接代的,只有男孩才擁有這一特權。


  似乎,這種看法與女性在人類繁衍中的作用正好相反。


  女性常常被比作大地比作母親,只有通過女性的懷孕、生育,才能使家庭、使種族延續下來。


  可以說舉足輕重,怎么卻不能傳宗接代了呢?為什么如此?這是華夏父權制的另外一項制度安排,即由兒子 繼承財產、姓氏、聲望,哪怕你是公主也不能繼承,它的繼承方式是父子軸,及按照父親傳遞給兒子、兒子傳遞給孫子繼承權力、地位、財產和姓氏的。


  而女兒是不能繼承財產、姓氏和家族聲望的。


  在男性繼承制度這一點的設計上,是超越階級和階層的。


  不管女性是貴族還是貧民,都必須遵從男性繼承的制度安排。


  而繼承父姓則意味著子女為父親家庭所有。


  而女人則是父子軸中的一個生育工具。


  對父權繼承制恩格斯有著深刻的認識,恩格斯認為:最初的階級壓迫是同男性對女性奴役同時發生的。


  父權制建立是婦女最大失敗。


  顛覆父權制從"姓氏革命"開始第二是養兒防老,在經濟落后地區有90%贊成,即將男孩在農村是作為老年生活保險的主要投資方式。


  這自然與農村主要依靠家庭養老而不是社會養老有關,老有所養是一個社會十分現實的問題,家庭養老恐怕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依然是農村的主要養老方式,問題是:家庭養老是怎樣變成了兒子養老而不是子女養老?無論從血緣、從親情來看,兒女都是家庭成員,都可以成為照顧老人生活的主體,為什么一定將女兒從家庭中排斥出去?而僅僅選擇了兒子呢?這與父權為核心的男婚女嫁的婚姻制度有著必然的聯系。


  在父權制框架內,男性與女性結婚具有完全不同的意義,男性結婚不需要離開生長的家庭、家族和鄉村,撫養的是自己的父母,而女性卻要來到男方的家庭和居住的村莊,供養的是丈夫的父母。


  從夫居,這種蘊含男尊女卑的性別制度建構,在現代社會是否已經改變,還是依然作為主要的婚居方式存在?成為我們調查性別偏好的要件之一。


  在河南A區的調查問卷中,我們設了一欄:本村是否有上門女婿?由A區131個村的計生專干填寫,結果是共計有143個上門女婿,平均一個村只有1個多一點。


  99%都是男婚女嫁。


  女性結婚一定要住到男方所在村,但不一定和公婆住在一起,但離公婆很近。


  形成了一個男性血緣為主軸的家庭網絡。


  我們在江西B縣和廣東C縣的問卷調查,也證實了從夫居的普遍存在。


  B縣的婚居方式是,單立戶占33.3%、住男方家61.2%、住女方家5.4%。


  C縣的單立戶11.1%,住男方家82.4%,住女方家2.6%。


  在這里,單立戶的比例迅速增多,特別是B縣高達33.3%,與城市化的規模與速度有關,但是單立戶的家庭大多并非是夫妻獨立經濟所致,而是男方家庭支持的結果,作為男方家庭的養老投資,其中隱含的兒子養老責任是不言而喻的。


  從夫居與從妻居的比例反差極大,住男方家依然是主要的婚居模式,B縣占60%以上,C縣占80%以上。


  從妻居的婚居模式比例相當之低,最高的是B縣都只有5%,僅僅是從父居的一種補充,而不能占有一定的比例,而從父居的模式主導并強化著家庭養老主要依靠男孩。


  顛覆父權制從"姓氏革命"開始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5889149.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8633915.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9773311.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4910584.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5823968.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5925760.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6275706.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3153575.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9659010.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9681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