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czech hunter 75

czech hunter 75


主任剛想說什么,這少婦冷笑一聲,直接撥了一個號碼,然后把手機塞到他手里道:你要是不服氣,你跟他說! 看著女病人氣勢洶洶的樣子,主任臉色一下子就變了,盡管這心里有些忐忑,但是為了面子還是拿起了電話,不過卻走出門診室接的電話。


   很快主任就一臉恐慌的回來了,他走到少婦跟前一臉獻媚的 說道劉夫人,真對不起,剛才冒犯了。


  這是您的手機,您請拿好。


   劉夫人瞥了主任一眼,冷哼一聲把手機拿了過來,直接走到 趙立晨跟前說道:趙 醫生,你能跟我出來一下嗎?我有話跟你說。


   趙立晨幾乎毫不猶豫的 點了 點頭,然后看都沒有主任一眼就走出去。


   走出門診室之后,劉夫人看著趙立晨說道:趙醫生,真不好意思讓你受委屈了,以后他要是在敢這樣對你,你給我打電話。


  我幫你出氣。


   雖然不知道這個劉夫人到底什么來頭,但是從這口氣來看應該后臺相當的硬,要不然那個欺軟怕硬的主任也不會那么害怕。


   有這樣的人愿意給撐腰,那趙立晨果斷是點頭稱謝。


   劉夫人淡淡的笑了笑道:這有什么好謝的。


  現在好醫生不多了,所以得盡力保護。


  對了,我還有一個事情想找你幫忙。


   劉夫人您盡管說,只要我能幫得上忙的,我都沒問題。


  趙立晨信誓旦旦 的說道。


   劉夫人嗯了一會道:我有一個姐妹,她這方面似乎也不太正常。


  但是她又不太愿意來 醫院,你看你哪天有空,能不能出一下診。


  去她家里給她看看。


   這點小事,那自然是沒有問題。


  趙立晨很爽快的就答應了下來,這明天正好輪到我休息,明天 就可以


   劉夫人淡淡的笑了笑道:那太好了,你把號碼留個我,我回頭讓她聯系你把地址發給你。


   互換了號碼之后,劉夫人就離開了。


   趙立晨轉身回到了門診室,這么半天過去了,這主任居然還沒有回來。


   看到趙立晨進來,主任連忙走上來試探性的問道:剛才劉夫人跟你說什么了? 趙立晨瞥了主任一眼,語氣輕描淡寫的說道:沒說什么,就是說讓你跟我道歉,然后以后對我好點。


   主任這臉色立馬就堆滿了笑,他看著趙立晨說道:立晨啊,咱們這之間還說這個干什么,我對你要求嚴格,那是為你好啊。


  我對你當然好了,要不然怎么會對你那么嚴呢? 趙立晨瞥了主任一眼道:道不道歉隨你,反正我無所謂。


  你給我道歉又不長我工資,不過劉夫人要是問起來的話,我肯定會實話實說。


   主任這臉色立馬就變了,但是很快他臉色就變了回來,滿臉堆笑的看著趙立晨說道:立晨啊,之前是我沒搞清竹狀況,我向你道歉。


  下個月我親自給你申請門診資格怎么樣? 趙立晨揚了揚眉毛道:隨便,我無所謂。


   主任(少兒益智故事)眉頭皺了皺,說了句我還有事先走了。


   回想著主任剛才那跟吃了大便一樣的表情,趙立晨這心里就爽的沒法形容。


  這半年的怨氣在這一瞬間就都釋放干凈了,那叫一個爽啊。


   不過很快那股爽勁就被一種無法抵御的期待所代替,那期待就是那個女高管。


   一想起她,這趙立晨 身體就立刻有了生理反應。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劉夫人的朋友打來了電話,說是約好明天上午十點去她家里。


  女人的聲音溫柔既具有魅惑力,頓時讓趙立晨充滿了期待。


   趙立晨覺得聲音都這樣了,長相再差也差不到哪去。


   等會那么極品的女人將要赤裸的躺在自己面前,還能任憑自己隨意的撫摸挑逗,那感覺真是無法言語…… 掛上電話沒多久,那女人就把地址給發了過來。


   興華嘉園,301棟。


   看到這個地址,趙立晨眼睛頓時就睜大了,因為這興華嘉園可是濱江市最豪華的的別墅區啊,十幾萬一平的極品豪宅。


   看來明天估計出診費會給的不少,這樣這個月就可以多給老家的父母寄一些了。


  雖然老家的父母是養父養母,但是他們對自己比親身的還親,所以他 就算是每個月自己少花一點,也要給他們寄錢。


   那女人開門時穿著那種很隨意那種淡藍色的居家連衣裙,腳上穿了一個粉紅色小涼拖,然而就這種隨意才讓趙立晨有種家的溫馨感。


   不過頭發和淡妝卻做的一絲不茍,看來她應該是個非常嚴謹的女人。


   對于這個女人的基本情況,劉夫人之前發短信說了一點。


  她叫 高媛,27歲,丈夫在兩年前車禍去世。


   至于高媛是干什么了,身體有哪方面不對勁,劉夫人就沒有多說,就說讓他自己去了解。


   不過俗話說的好,人以類聚物以群分,劉夫人一個電話就能把科室主任嚇的半死,那她這朋友也不會差哪去。


   趙立晨很職業的笑了笑道:你好,我是趙立晨,友誼醫院的見習醫生。


   見習醫生?高媛微微皺起了眉頭,緊接著就笑了起來,露 出了很是俏皮的小虎牙,怎么可能呢,劉姐說你醫術很高明的醫生。


   談不上醫術高明,就是有點經驗罷了。


  趙立晨很是得體的笑了笑道,至于見習,也沒人規定這見習醫生就不能在醫學上有造詣啊。


   高媛不禁莞爾,點了點頭道:說的也是,畢竟職稱也需要年限,這個不是人為能夠控制的。


   不知道為什么,高媛的笑容讓趙立晨有種很溫暖的感覺,就好像是撫柳的暖風一樣。


   房間里面的裝修和外面的草坪一樣,精致卻不呆板。


  房間里面的擺設和她本人的一樣,一絲不茍。


  大到立柜餐桌,笑道茶幾上的茶具都擺放的相當考究。


   在醫科大上學那會,教心理學的老師就說道:治療心理問題的醫生,這首要的就是走進病人心里。


  只有走進了病人的心里,你才能更容易發揮你的專業知識。


   所以趙立晨在開始的時候,并沒有談及這次來的目的,而是跟她聊聊家常。


  也許是陌生人的緣故,開始的時候高媛很拘謹,坐在對面一動不動的說話。


   漸漸的,相對熟悉了一些之后,她就放松了。


   在趙立晨說道醫院的趣事的時候,高媛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無意間抬起了腿,裙底的春光頓時就乍現眼前。


   盡管只是驚鴻一瞥,但是那玉白之間的一抹粉紅卻一下子就撩起了人心底的欲望。


   黑色之于妖艷,而粉色之于溫柔。


   高媛似乎也察覺到了趙立晨的不對,聯想到剛才的事情,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她的臉頓時就紅潤了起來。


   之前營造的輕松愉快的氛圍,隨著那一抹粉色春光消失殆盡,空氣中彌漫著尷尬的情愫。


   過了一會,趙立晨實在是有點忍受不了這尷尬了,于是就首先說道:來的時候,劉夫人說你身體不太好,我想問一下你哪里不好了? 聽到這話,高媛臉上的尷尬意味就更濃了,雖然在此之前她已經做好的充足的心里準備,但是此時此刻她卻怎么也無法面對一個陌生男人說出自己的難言之隱。


   見高媛不說話,趙立晨也就沒有拐彎摸,直奔主題道:我是性心理醫生,主要治療的就是這方面的問題。


  你不用感到尷尬,也不用有什么后顧之憂,為患者保密是我們的首要職責。


  對于我們醫生來說,性疾病醫生和一般的臨床門診一聲沒有什么區別。


   說是這么說,但是真要讓她徹底的放下心里負擔,她還真就做不到,嘴長了幾次都沒有把話說出口。


   看高媛有了想說的沖動,趙立晨就繼續說道:醫生對于病患做到兩個字足以,那就是負責。


  而病患對于醫生,也只需要做到兩個字那就是信任。


  你不愿意告訴我你的困惱,那就是不信任我,對于一個醫生沒有信任那就等于侮辱。


   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


  高媛一聽連忙解釋道,只是……只是我……我真的不好意思開口。


   趙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氣,稍稍停頓了一下說道:嗯,那好吧。


  采取我來問,你來答的方式。


   高媛沒有說話,既沒有點頭否定,也沒有搖頭拒絕。


  一般這種情況,趙立晨都是認為默認接受,所以他就沒有再問什么,直接就切入了主題。


   你是不是對性愛房事沒有任何的想法和欲望? 高媛猛的抬頭看了一眼趙立晨,似乎對于他的猜測感到很驚訝,但是隨即頭又低了下去,過了好一會才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哦,既然是這樣,那就簡單了。


  我只需要給你做一下身體檢查,就可以確定病癥在什么地方。


   身體檢查?高華一聽猛的一下子抬起頭,看著趙立晨道,要脫衣服嗎? 趙立晨微微點了點頭,用一種很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高媛說道:當然,一般這種情況下首先是要看看是不是身體有沒有問題,如果身體沒有問題那就進行相應的心理治療。


  這是必要的過程。


   一聽說是必要的過程,高媛頓時就尷尬了起來,檢查就意味著要全部脫光,除了已故的丈夫以外,她從來沒有在第二個男人面前裸露過身體。


   趙立晨一看高媛臉上的表情,他就能猜到高媛心里想的是什么,所以他就繼續說道:你可能覺得難為情,那是因為你把我當成了一個男人,并沒有把我當成一個合格的醫生,對我沒有做到必要的信任。


  你知道這對一個醫生來說意味著什么嗎? 高媛一聽,連忙解釋道:不不,趙醫生你誤會了,我不是不信任你。


  我……我只是不好意思…… 趙立晨接過話道: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只要從心里當我是個醫生,就不存在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跟普通的門診大夫沒有什么兩樣,只是負責的病患人群不一樣而已。


  你說我都來了,你不愿意,這讓我怎么給劉夫人交代啊。


   可是……可是話是這樣說,但是我……高媛在做著相當強烈的思想斗爭,但是不管她在心里怎么勸說自己,都沒有辦法做到一絲不掛的讓趙立晨檢查。


   這時趙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氣道:既然如此,那么好吧。


  你不肯讓我檢查,我也沒有辦法繼續給你治療。


  那如果沒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說句實話,今天我感覺很不好,早知道你這樣,就算我欠劉夫人再大的人情我也不會來的。


    由于煙盒實在太小,李文龍只好盡量的用大力氣給她擦干凈一點,折過紙又用力的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煙盒太硬了,還是 林雪梅那嬌柔的實在沒受到過這種待遇,她鼻中輕哼了一聲,竟然幽幽的醒來了,看到李文龍在抱著自己,有感覺到下面傳來的疼痛感,林雪梅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猛地推一把李文龍,一個把持不住,林雪梅重重的摔倒地上重又昏迷過去。


    “ 林總


  林總。


  您醒醒”李文龍丟掉手中的煙盒重又抱起林雪梅。


    此時的林雪梅充耳不聞,沒什么反應。


  就算是李文龍伸手拍了拍她的臉,她也只是嗯嗯了幾下,并沒有睜開眼睛,看樣子燒得很迷糊了。


    李文龍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擱了,如果不立即去醫院,恐怕林雪梅就能出現生命意外,到那個時候,自己可真是跳進長江也洗不清了。


    上帝啊,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啊,李文龍不敢再多想了,能早一點是一點吧。


  用力把林雪梅的褲子一古腦的提上,也不管她舒服不舒服,然后橫抱起她,爬出土溝,一路狂奔回到車子上,把林雪梅塞進后座里,李文龍發動車子向前飛馳而去。


    幸好前面不遠處就是一個縣城,進了縣城,李文龍下車攔住一人問清了縣醫院的位置,也不管什么紅燈綠燈了,一路狂奔進了縣醫院,停下車子探身抱起林雪梅沖進了急診室:“醫生。


  醫生。


  快。


  快救人。


  ”  不知道是李文龍大聲呼救的聲音起了作用,還是這里醫生的醫德本來就這么好,醫生竟然在第一時間從辦公室里沖出來了,伸手摸了一下林雪梅的體溫,醫生面無表情的說到:“病人生命垂危,馬上準備搶救,你是家屬吧?先去交五千塊錢急救費。


  ”  五千塊?自己去哪里弄五千塊?這可是第一天上班啊!  第一天上班上天就給自己出了這么一個難題,這老天對自己也天眷顧了吧?  但是,這人命關天自己也不能不管啊:“醫生,這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身上沒帶這么多錢,就一千多塊”李文龍掏出隨身帶的一千多塊“您看能不能先救人再說,我現在就出去取錢去。


  ”  李文龍還故意把一張建行的銀行卡亮了亮,其實他心里 明白的很,那上面也就幾塊錢。


    “行,不過你得快點”醫生的話讓李文龍心中一陣感動,這年頭,醫德醫風這么好的醫生可是不多見了。


    雖然人家說了讓快點,就是這,有的人也不給你機會啊!  “謝謝!謝謝!”李文龍一個勁的鞠躬,雖然懷里的人跟自己沒啥親近關系,就沖醫生剛才那句話,李文龍覺得自己這躬鞠的也值。


    醫生不再理會李文龍,叫上幾個護士手忙腳亂的把林雪梅推進了手術室。


    看一眼亮起的急救燈,李文龍轉身跑出了醫院。


    掌聲在哪里?收藏在哪里?大家快來啊!  這人生地不(倆性故事)熟的,就算是借也沒地方借去啊!  沒啥好辦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 沈建身上了,李文龍掏出手機打通沈建的電話:“沈叔,我這邊遇到了點急事,您能不能先借我點錢用?”  “你用這么多錢干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撞車了?”沈建緊張的問到。


    “沒事沈叔,我這不是跟著林總出發了嗎?林總需要辦點事,結果身上沒帶多少錢。


  ”李文龍只是說到這里,他覺得,沈建不會再問下去的,因為他有這方面的經驗。


    “需要多少?”果然,沈建直接問了數目。


    “一萬吧!”李文龍揣摩這這一萬應該夠用了,雖然自己身上沒多少錢,但是林總身上肯定有,人家可是二把手的局長,出個門身上能不帶個幾千塊嗎?  “把你卡號給我,我現在就找人給你打過去”沈建很痛快的說到,他認為,肯定是林雪梅授意李文龍要這錢的,既然是領導開口了,那自己這個大管家可是要盡快的辦好的,尤其是想到林雪梅還有那一層關系,他自是更不敢怠慢了。


    找到一家建行,李文龍侯在那里,等到沈建的電話打過來,趕緊插卡取了錢又跑回醫院。


    先去交了急救費,拿上單子急急火火的來到急救室門口,正好看到打著點滴的林雪梅被護士推出來,看樣子已經沒什么大礙了,李文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醫生,她怎么樣了?”  “高燒已經控制住了,不過,她有些食物中毒,又受了風寒,而且嚴重脫水。


  現在還沒有完全醒過來,需要住院治療,你去辦理一下住院手續吧!”  “醫生,這。


  這能不能轉院啊!”李文龍急道:“我們就是臨近縣里的,今天本來要去市里面出差的,沒想到遇到了這么一件事,這是我的領導,我們想轉回我們縣里。


  ”  “轉院我沒有意見,不過,如果中間出什么意外我可不管。


  ”醫生冷冰冰的說到。


    李文龍知道醫生生氣的原因,這樣一個病人治療下來,他能提成不少呢,如果轉到別的醫院里,那這到手的錢可就要進別人的腰包里了,你說他能高興嗎?  李文龍看看林雪梅,依然蒼白著臉沒有反應,想要征求她的意見肯定是不行了,沒辦法,只有自己做主了,聽那醫生的口氣,現在的林雪梅還沒有脫離危險,如果不聽醫生的,中間真要是出點什么事,自己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啊,可是,這林雪梅是女的,真要是住了院,免不了要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的,自己一個大小伙子如果能干得了這活?就算是自己能干得了,這也男女有別啊!  “到底怎么樣,你想好了沒有?”醫生有些不耐煩了。


    “我。


  我們住院,我現在就去辦手續”李文龍沒有其他選擇。


    等到一切都辦理完畢,坐回到床邊看著林雪梅,李文龍感覺心力交瘁,渾身上下有一股說不出的酸痛。


    摸摸林雪梅的頭部,感覺沒有那么燙了,又給她掖了掖被腳,李文龍感覺自己那顆心終于落回到了肚子里,輕松下來,疲憊不可抑制的向李文龍下來,眼皮一陣沉重,趴在床上不知不覺的閉上了眼睛。


    只是,他的美夢并沒有做多久,很快,他便被一聲訓斥給叫醒了。


    “你怎么照看病人呢,這藥沒了也不知道叫一聲。


  ”李文龍是被來換吊瓶的護士給吵醒的,睜開眼睛,卻發現天色已經暗下來了,肚子里傳來的咕咕的叫聲告訴自己,好像晚餐時間到了。


    李文龍打著哈欠伸了一個懶腰,胳膊剛剛舉到一半,卻見林雪梅睜開了眼睛,嚇得李文龍又把胳膊縮了回去。


    “怎么回事?”林雪梅一臉的茫然,自己今天不是要去市里嗎?怎么會出現在醫院里了?  見林雪梅醒來,李文龍欣喜萬分:“林總,您覺得怎么樣了?”說著話,又要伸手去觸摸林雪梅的額頭,見林雪梅皺起了眉頭,李文龍把伸到一半的手又縮了回來。


    “我身上的衣服呢?”待到護士離開,林雪梅咬著嘴唇看向李文龍。


    “您的衣服濕了,正在外面樓道里晾著呢!”李文龍沒弄明白林雪梅話里的意思。


    “誰給我。


  脫掉的”林雪梅眼睛里寫滿了敵意。


    “啊,哦”李文龍這才明白林雪梅話里的真正含義“是護士,是護士幫忙換下來的。


  ”  “你有沒有在身邊?”林雪梅緊接著問到。


    “沒。


  我去辦住院手續了”李文龍可不敢承認,這玩意兒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雪梅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重又閉上了眼睛,李文龍提到嗓子眼的心剛剛落回到肚子里,林雪梅的一句話又差點讓他生出心臟病來。


    “暈倒之前我好像在。


  是你給我。


  ”林雪梅沒有把話說出來,不過李文龍知道舍棄的那幾個是什么。


    “是我給您擦的。


  ”后面的這兩個字,李文龍的聲音小的像蚊子一樣。


    “你。


  ”林雪梅剛想發飆,看到周圍病床上的人,重又把話壓回到心底“到底怎么回事?”  湊在林雪梅的耳邊,李文龍小聲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給林雪梅說了一遍,當然,濾去了擦那一段。


    “對了,有一個什么蕭總一直在打您的電話,后來。


  后來我就把您的手機給關掉了”李文龍這才想起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沒有跟林雪梅匯報。


    “我知道了”林雪梅的表現讓李文龍很失望,他并沒有在她的臉上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醫生怎么說?”  “醫生說你有點食物中毒,又受了風寒,需要住院治療一段時間”李文龍把醫生的話跟林雪梅說了一遍。


    “知道要住院你為什么不轉回到我們縣里的醫院”聽了李文龍的話,林雪梅皺著眉頭說到。


    “當時您還昏迷著,醫生又說出了事他不管,所以我才。


  ”李文龍郁悶到了極點,這為別人著想,卻還挨訓,自己真是倒霉。


    “你去問問醫生,問問他能不能轉回我們的醫院。


  ”李文龍的解釋并沒有換來林雪梅的諒解。


    “林總,外面還下著雨呢,您這衣服也沒干,我們怎么。


  ”李文龍有點無奈的說到“再說了,我剛剛辦了住院手續。


  ”  “你。


  ”林雪梅皺了皺眉頭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因為,李文龍說的句句在理,轉身看了看周圍:“想辦法給我換一件病房,要單間,你現在就去辦。


  ”  乖乖,還住單間,你以為這醫院是你家開的。


  李文龍心里嘰嘰咕咕的說到,不過,還是不敢違抗林雪梅的話,只是心疼的捂了捂口袋:也不知道這剩下的錢還夠不夠了?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323945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220631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6025142.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1687988.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7746243.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7808469.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4769993.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8066976.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258710.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7914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