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ssni 138 >

ssni 138



“別過來,你這個畜生,嗚嗚……”楊 佳宜的話還沒說完, 陳大彪就拉過枕頭,按住了她的腦袋。

  叫聲把其它村民吸引過來就不好了。

  可是下一刻,他卻慘叫了起來。

  他松開了楊佳宜,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人,正拿著搟面杖,朝自己的后背砸著。

  挨了一下,差一點把陳大彪疼死,他嗷一嗓子坐了起來,一腳把 程偉強踹開。

  程偉強嘴里喊著,“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

  ”然后又瘋了一樣,朝陳大彪撲了過來,死死抱住了他的雙腿。

  陳大彪都氣死了,每每自己準備上楊佳宜的時候,都是這個傻子搗亂,這一次,還是他。

  他也是惱了,掄起拳頭,朝著程偉強的腦袋就砸了下來。

  程偉強也不反抗,他大嘴一張,朝著陳大彪的大腿就咬了過去。

  陳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慘叫了起來。

  “你給我松開。

  ”陳大彪掄起拳頭,猛地砸 到了程偉強的太陽穴上。

  程偉強悶哼一聲,他的嘴巴,卻死死咬著陳大彪的大腿,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來一塊五花肉。

  陳大彪慘叫一聲,抬腿蹬在程偉強的心口,把他蹬了過去。

  正在這時,房間里卻突然響起了一聲悶響。

  陳大彪腦袋一疼,一股粘稠的東西,順著腦袋就流了下來。

  陳大彪伸手一摸,一手紅。

  血啊!他轉過頭一看,楊佳宜手里拿著一根搟面杖,正憤怒的盯著他,“你這個混蛋,還不快滾。

  ”陳大彪都氣死了,今晚上來,一點便宜沒占到,五花肉卻被程偉強咬下來一塊,現在更好,直接被楊佳宜開了瓢,他那欲望,一下子沒了蹤影。

  他盯著楊佳宜,獰猙的 說道,“楊佳宜,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就等著你的照片,被大家欣賞吧。

  ”陳大彪說完,轉身又朝程偉強踹了一腳,這才踉蹌著朝外邊走去。

  楊佳宜這才松了口氣,當她低頭的時候,卻看到程偉強直直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 強子

  ”楊佳宜尖叫了一聲,趕緊從床上跳了下來,來到了程偉強的身邊,伸手把程偉強的腦袋,抱在了自己懷里,嘴里不停地哭喊著,“強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可不能出事了啊,嗚嗚……”“ 嫂子,魔鬼,魔鬼被打跑了。

  ”正在楊佳宜痛哭失聲的時候,她懷里的程偉強卻聲音嘶啞的喊了一句。

  “強子,你真的沒事了啊!”楊佳宜看了看程偉強,尖叫了一聲,又把程偉強的腦袋,摟進了自己的懷里。

  剛才陳大彪對楊佳宜動手的時候,撕扯過程中,楊佳宜的內衣已經被扯掉,所以當楊佳宜把程偉強的腦袋,抱進了自己懷里的時候,她那大胸,就直接貼到了程偉強的臉上,那個地方,好巧不巧的,正好對準了程偉強那微微張開的嘴巴,程偉強忍不住吸了一口。

  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軟,聞著那香甜的味道,程偉強的腦袋嗡的一聲,他條件反射一般,就用力吸吮了一下。

  “啊……”那地方被程偉強一吸,楊佳宜的魂都差一點被吸出來,她的身子一下子軟了,她恨不得摟住程偉強,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她趕緊推開了程偉強,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著程偉強。

  程偉強知道自己過分了,他趕緊眼神呆滯的 看著楊佳宜,掩飾的說道,“嫂子,我想吃饅頭,我餓。

  ”“哦,我這就去給你拿。

  ”楊佳宜一聽,這才松了口氣,原來是他餓了。

  楊佳宜趕緊站起身,朝床邊走去。

  看著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動,程偉強的鼻血,都差一點竄出來。

  楊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廚房拿了一個饅頭,遞給了程偉強。

  程偉強大口的吃了起來。

  楊佳宜坐在床邊,看著程偉強香甜的吃著,心里卻翻滾了起來。

  這陳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強子摟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沒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偉強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錢,把廂房收拾一下,讓程偉強搬出去。

  程偉強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腦海里,卻一直想著一個問題,要是陳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還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線,要是真的那樣,自己干脆把楊佳宜結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撿來的,和程偉峰又沒有血緣關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楊佳宜,也不違背道義。

  程偉強想著,慢慢睡了過去。

  楊佳宜看程偉強睡著,就搬了個小凳子,坐到了床邊,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過去。

  她是再也不敢和程偉強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陳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釋不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楊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錢。

  到了晚上的時候,楊佳宜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塊錢。

  她的耳邊,還響著村民的聲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寬裕,就算是我能夠擠出點錢給你,你能還的上嗎?”更有那無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來吧,到時候我就給你錢……”想到了這些話,楊佳宜就氣得俏臉鐵青,可是冷靜下來,她又感到了深深的無奈,自己一個 女人家,帶著一個傻弟弟,真的賺不來錢啊!看到楊佳宜無力地把百十塊錢,放到了桌子上,程偉強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這是愁錢啊!不行,自己得想辦法幫助嫂子籌錢。

  可是自己怎么樣才能夠弄到錢呢?正在程偉強想辦法的時候,楊佳宜看著程偉強,一臉歉意的說道,“強子,我們住在一個房間里,真的不合適,要不你到我們桃樹園那個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話,村子里人,該說閑話了。

  ”程偉強一聽,如遭雷擊。

  自己要是去了桃園,那晚上還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所以他看著楊佳宜,一臉驚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趕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楊佳宜一聽,眼淚掉了下來,“強子,我也不想和你分開,可是,我真的沒辦法了啊!”看到楊佳宜難受的樣子,程偉強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樣,他實在不愿意讓楊佳宜傷心。

  所以他看著楊佳宜,傻傻的說道,“強子乖,強子聽話,我要做那大鐘馗,和魔鬼斗爭。

  ”程偉強說完,朝楊佳宜握了握拳頭,這才離開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發的恨陳大彪,要不是這個雜碎昨晚上鬧騰,嫂子會讓自己住桃園嗎?他想著陳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 小翠

  程偉強冷笑了起來,陳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綠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錢掏出來,給我嫂子修理房子,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偉強咬了咬牙,轉身朝陳大彪家里走去。

  程偉強來到了陳大彪家里,悄悄來到了臥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陳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偉強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嚇了一跳,當她抬起頭,看到是程偉強時,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迅速從房間里出來,看著程偉強,笑著問了一句,“強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強子看著王小翠,傻傻的說道,“我還帶著棍子,我還想捅錢。

  ”聽了程偉強的話,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沒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偉強那鼓囊囊的地方,渾身一下子火熱了起來。

  她眼珠一轉,笑著說道,“好,你去瓜棚等著我,去那里把錢捅出來。

  ”程偉強點了點頭,轉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屜里的一千塊錢,裝進了包里,然后轉身,朝外邊走去。

  王小翠剛出去不久,陳大彪就回來了。

  他賭錢輸了,要回來取錢。

  當他打開抽屜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塊錢,沒了蹤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機,就給王小翠打電話,可是王小翠的手機,卻已經關機。

  陳大彪轉身出了院子,準備去尋找王小翠,讓她把錢還給自己。

  他剛出了大門,就碰到鄰居張媽。

  “張媽,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嗎?”陳大彪問了一句。

  “哦,剛才傻子來找她,她跟著傻子,朝村外出去了。

  ”張媽很隨意的說道。

  陳大彪一聽,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陳大彪滿腹狐疑,轉身朝著村外走去。

  ……王小翠跟著程偉強,來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 戲太多了,耽誤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經決定了,她要省略那沒有實質性的章節,直接進入正題。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發泄出來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偉強的褲衩擼下來,伸手抓住了他。

  那東西的尺寸,讓王小翠魂都飛了。

  她捏了幾下,然后急促的牽著程偉強,來到了床邊。

  她把衣服全部脫了,坐到了床上,伸手從包里掏出一把錢,塞給了程偉強,喘息著說道,“強子,來,用你那個,捅我的這里,你捅的越用力,錢就越多。

  ”程偉強也是鐵了心要綠陳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讓程偉強的邪火亂竄,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過了王小翠手里的錢,裝進了自己的褲衩口袋里,然后挺著自己的東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頂了一下。

  “嫂子,這樣就可以出好多錢了嗎?”程偉強傻傻的說了一句。

  那地方剛剛接觸,王小翠已經感受到了張偉強的力量與火熱,她的那里,已經變得水汪汪一片。

  “嗯,啊……”王小翠嬌呼了一聲,“對對,就是這樣,你用力捅,就會有大把大把的錢出來了。

  ”王小翠說著,伸手抓了幾張錢,塞進了程偉強的手里,然后雙手摟住了程偉強的臀尖,死命的朝自己的身體摟了過去。

  程偉強再也受不了了,這個時候,什么錢,什么仇怨,都被他拋到了腦后,他現在只想進去感受一下,那桃花盛開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風景。

  眼看程偉強就要頂進去,眼看兩人就要靈與肉結合,正在這個時候,那棚子的門,卻被人一腳踹開,一個彪悍的身影沖了進來。

  王小翠趁著月光一看,嚇得尖叫一聲,伸手推開了程偉強。

  那個男人,正是陳大彪。

  陳大彪看著兩個人一絲不掛的摟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馬勒戈壁的, 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

  ”昨天晚上被程偉強咬掉的地方,到現在還疼得不行,現在這廝竟然來犁自己家的責任田了。

  陳大彪怒不可遏的沖了過去,揪住了劉名揚的頭發,把劉名揚給摜到了地上,一陣拳打腳踢。

  “老公,你別打了,別打了。

  ”王小翠顧不得穿衣服,趕緊跑過來拉住了陳大彪。

  陳大彪反手就給了王小翠一記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雙手卡住(姐弟亂性)了她的脖子,用力掐著,嘴里還不停地罵著,“賤人,竟然背著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雙手雙腳不停地亂抓亂踢,可是卻根本無法擺脫陳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暈過去,可是下一刻,陳大彪卻慘叫一聲,迅速松開了王小翠。

  他轉過了身,一眼就看到程偉強抓著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兇猛的砍了過來。

  看著程偉強一副不要命的樣子,陳大彪嚇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邊,順手關上了門,在外邊瘋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還敢和我兇,我這就報警,讓警察過來,把你抓緊大獄去。

  ”王小翠一聽,都嚇瘋了,這要是傳出去自己偷漢子,那自己以后還如何在村子里抬頭。

   桃花村小學離的不遠,走路十幾分鐘就差不多到了,幾棟教室,都是以前的老屋,上次翻修還是幾年前,現在墻皮都有些開裂了。

  學校一共有六個班,一年級到六年級,然后鄉里才有初中,縣城里才有高中。

  六個班總共加起來也才一百多個孩子,都是周邊村子的。

  至于教職工,加上 校長,才一共5個人。

  其中今年24歲的劉宇是最年輕的,其他老師最少也比他大十幾歲。

  這山村小學連校門都沒有,操場上到是立了根旗桿,星期一的時候升旗用,怕風吹日曬的,平常旗都是取下來保管。

  劉宇走進稍顯破舊的辦公室,在自己的座位上整理今天的課堂筆記,忽然看到校長一臉和藹笑容的走了過來。

  “劉老師,忙著呢?”劉宇趕緊站起來表示尊重,寒暄了兩句,他問道:“校長,有什么事嗎?”“是有事想麻煩你。

  ”校長沉吟說道:“縣里通知,今年的慈善款項下來了,咱們小學分配了幾十套課外書,還有一些學生用品,讓咱們去領一下。

  ”說到著,校長有些歉意:“往年這種事我都是讓老王去辦的,不過這次有點特殊,通知上說,這次一起過來的還有位老師,跟你一樣都是來支教的。

  ”“老王最近身體不太好,我就尋思讓你跑一趟,畢竟你們都是大城市里來的支教老師,可能更有話題。

  ”原來是這事兒。

  劉宇心中了然,他倒是沒想推辭,不過幾十公里的山路可不好走。

  “我幫你借了個 摩托車,你騎車去,很快的,路上注意安全就行了”校長似乎看出了他的顧慮,指了指不遠處,一輛破破爛爛的摩托。

  劉宇其實挺喜歡摩托車的,見有車子代步,心里有些癢癢的,沒多想答應了下來。

  “對了,那老師叫做 陳夢瑤

  ”“是個女的?”聽這名字,挺美的。

  “對對對,是個女老師,你快去接,別叫人久等了,我馬上幫你去上課”校長看遲到幾分鐘了,拿過劉宇準備好的課堂資料,趕緊跑去。

  劉宇推出了車子,這鐵東西銹跡斑斑的,一看平常就不愛惜,他暗罵了句,開始發動車子,踩了幾下,都沒打著火。

  抬頭卻看到了一個女學生往外走去……這正是他班上的學生,長得挺水靈漂亮的,明顯比其他孩子高一截,而且發育得不錯,胸口已經鼓鼓的了。

  那臉蛋兒白白嫩嫩,大眼睛,雙眼皮,小嘴紅嘟嘟的,不少男生都喜歡作弄她,其實是變著花樣引她注意。

  因為是單親家庭,所以劉宇平時對小女孩挺照顧的,她跟劉宇也親近。

  “ 張莉莉,你上哪兒去?”劉宇喊道。

  “劉老師,我回家一趟,我娘今天有些不舒服,我要回去照顧她。

  ”張(姐弟亂性)莉莉走了過來,衣著樸素,不加修飾的俏臉卻顯得格外清純動人。

  “這樣啊,老師剛好要走那邊,我帶你去。

  ”“謝謝老師。

  ”她羞羞一笑,就利落的跨坐上摩托車,摟住劉宇的腰,胸前初具規模的飽滿也貼了過來。

  劉宇感受到后背的柔軟,莫名有些心猿意馬。

  但很快暗罵自己無恥,怎么可以生出那種亂七八糟的念頭。

  這可是自己的學生,才多大,瞎想可是要遭雷劈的。

  他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內心的情緒,終于用腳蹬踩著火了。

  摩托車嘟嘟嘟的冒出一陣黑煙,一擰油門,兩個輪子轉圈,加速行駛起來。

  山村大都是土路,上面鋪一層石頭防止泥濘,所以摩托車行駛在上面很是簸箕。

  張莉莉為了坐的舒服,就抱得很緊。

  如此一來,卻害苦了劉宇,被小姑娘鼓鼓的小胸脯磨蹭的老是走神,差點沒一頭扎進溝里。

  桃花村現在壯年男人不多,因為都往外打工掙錢去了,不少發財的,回來后老婆穿金戴銀,一個勁兒的炫耀。

  而張莉莉的爸爸也抵擋不住這樣的風潮,三年前出去了,但再也沒回來過了,聽村上的人說,是一次工地械斗,被打死了。

  這就可憐了張莉莉的母親,當年可是隔壁村有名的大美人,被讀過點書的老張給說動了心。

  誰知道他就是個空心大蘿卜,沒什么本事,光會說。

  等發現的時候,都懷上張莉莉了,所以沒辦法,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終于到了她家那邊,劉宇停了車。

  “謝謝老師。

  ”張莉莉脆生生的說了句,臉有點兒紅紅的,轉身走了。

  劉宇看著她的俏麗背影,難免有些感慨。

  挺好的一姑娘,卻禁錮在了這深山里,未來可以預見,等到十六七歲的時候,說一個婆家,然后嫁人生子,勞累度日,一輩子就那么渾渾噩噩的過去了。

  劉宇嘆了口氣,不再多想,騎著摩托車朝著鄉里繼續前進。

  騎到半路的時候,才想起來校長沒說那老師長什么樣子,也沒個照片啥的。

  到時候認不到人怎么辦?這來回一趟又嫌麻煩,彎彎繞繞的,路又差,還好幾次熄了火。

  足足騎了一個多小時,跋山涉水,人都要散架了。

  劉宇可不想多跑一趟,只能到了地方再想辦法找人,大不了去教育廳問。

  青山鄉也是縣里出了名的貧困鄉,連水泥路都沒有,全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土,路邊有不少屋子。

  擺著些攤,這不趕集,人稀稀落落的。

  從縣城里來只有一條路,劉宇騎著車,決定先去路口看看。

  還沒到,就看到有幾個人圍在一起,大概是什么流氓 地痞又在欺負人了。

  他隨意掃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眼神就挪不開地兒了。

  好美的女人,白凈的瓜子臉,一雙眼睛勾魂似的,那嘴兒彷佛沾了些蜜糖,映著潤光,看得叫人想咬一口。

  最重要的是,那氣質是鄉下人比不了的,劉宇一眼就能看出,這絕對是來自城里的女人。

  女人的表情冷冷的,身材也是極好,前凸后翹的,個兒挺高。

  精致的長相加上穿著打扮,簡直美得跟天仙一樣。

  這樣一個出挑的 美女,在青山鄉這種小地方可不多見,不出意外,很快便惹了幾個流氓地痞過去搭訕……“你們再不走,我就報警了。

  ”這女人冷聲道。

  “美女,別生氣啊,哥幾個就是想和你聊聊。

  ”幾個地痞有恃無恐,目光色瞇瞇的在女人身上來回掃。

  青山鄉地域偏僻,人口也不多,都是沾親帶故的,拐著彎的都能找到關系,只要不鬧出人命,警察都不怎么管。

  劉宇看到這個情況,挺同情這女人的,但是他也不敢冒然出頭。

  不過當他看到了女人身邊有兩個箱子,像是從外面來的后,心里就有點打鼓了。

  難道說,這人就是自己要接的陳夢瑤老師?劉宇心中叫苦不迭,但無論怎么樣,也得問問啊。

  他硬著頭皮把車開過去,摩托車還沒挺穩,一個地痞就兇神惡煞的沖他喊:“小子,想干什么?這里沒你事,趕緊滾一邊去。

  ”劉宇沒理會對方的恐嚇,直接朝著漂亮女人問道:“是陳夢瑤陳老師嗎?”“我是。

  ”陳夢瑤點頭,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她已經猜出來,眼前這個文文弱弱的男人應該就是過來接自己的人,第一印象覺得對方很土氣。

  果然是她!劉宇心底苦笑,都說紅顏禍水,古人誠不欺我。

  “陳夢瑤,名字還挺好聽。

  這樣吧,陪哥幾個喝點酒,就放過你。

  ”一個光頭兇惡的說道。

  “休想!跟你們這樣的流氓喝酒,有毀我的清白!”陳夢瑤脾氣很硬。

  “幾位 大哥,幾位大哥,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請多多原諒,她是我們村的老師,最近縣里調來的,孩子們還在等著,您幾位放我們走吧!”劉宇見狀,怕這個新來的美女老師惹惱幾個流氓,趕緊下了摩托車,好言好語的說道。

  “給我滾蛋!老子今天就是看上了這個女人了,你小子管什么閑事?”那光頭橫的很,一巴掌就拍在劉宇的腦袋上。

  “是,是,是,幾位大哥別生氣。

  ”劉宇想的是息事寧人,挨揍也忍了下來。

  但是他這一番低聲下氣,似乎并沒有什么用,反而讓幾個地痞氣焰愈發囂張起來。

  幾個人推推搡搡,罵罵咧咧著把劉宇和陳夢瑤都擠到一塊了,再后退就是墻了,明顯陳夢瑤有點避著劉宇,不想有身體接觸。

  “別啊,大哥們,有話好好說。

  ”劉宇陪著笑臉。

  “說你媽!老子就是這樣,你干叼樣?窩囊廢一個,還他媽想帶人走?”“你再說一遍!”劉宇本來就忍著怒氣,對方卻越來越過分,臟話不停往外噴,在美女面前被人這樣罵,是個男人面子都掛不住,他火氣騰的一下就上來了。

  “你他娘沒聽明白?別在老子面前裝大爺,小心搞死你!”那光頭一口唾沫噴過來。

  劉宇一抹臉,怒火上頭,直接彎腰撿起一塊磚,對著光頭猛的砸下去。

  嘭的一聲,光頭腦門上開始流血。

  劉宇不禁手抖,心中后悔自己怎么這么沖動,平時都是膽挺小的,這次呈啥英雄,非要在美女面前表現一番。

  “居然敢搞光頭哥,真不想活了!給我上!”剩下幾人圍上來就要打。

  劉宇一看都這樣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也不知那里來的勇氣,直接翻身上了摩托車,一擰油門朝幾人撞了過去……車子剛起步,速度并不快,但強大的推進力也足以把幾個人撞得七倒八歪。

  劉宇緊張的不行,認真的說,這還是他第一次打架,見幾個地痞都喪失了行動力,立刻就想跑路。

  “陳老師,上車,咱趕緊走,他們追不上。

  ”劉宇擦了擦腦門上的冷汗,忙招呼女人離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