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jessica kylie >

jessica kylie



他先坐到了 沈雪的旁邊,輕輕一嗅,直有一股淡淡的洗發水香。

   這種香味雖然不如蕭雅那種誘人神經的體香,卻也告訴著 老李,這是個未經人事的姑娘。

   老李把手搭在了沈雪的腰上,嚇得她連打幾個哆嗦,想往旁邊挪。

   開心點,沒事的。

  老李也不喜歡來強的,更何況這是他花了錢的,所以他更加希望可以和女生來一次共赴巫山。

   沈雪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低著頭,一只手不斷的摳著自己的衣角,反正看上去特別的緊張。

   正當老李打算有進一步動作,想要將沈雪的衣服撩上去的時候,她忽然躲開了。

   不…不要…沈雪驚慌失措的搖著頭。

   她才剛到十八歲,甚至連一場戀愛都沒有談過,她又怎么會愿意被這種老男人玷污。

   如果真的做了,沈雪都害怕自己以后會天天被夢魘纏繞著。

   別傻了,到了這個地方,就算我不上你,也會有別人上你的。

  老李好心勸道。

   他倒是更希望沈雪能夠接受他,哪怕這種接受不是迎合,只求別反抗就行。

   大叔,我求求你了,放過我吧,你帶我走,我聯系我家里人,我爸我媽肯定會特別感謝你的,你想要什么都給你!沈雪都急哭了。

   她求過無數人,有 張媽,有那個拐她來這里的人販子,還有不少按摩店的小姐。

   但是換來的,不是白眼就是冷嘲熱諷,那個人販子甚至還出手打過她幾個耳光。

   要不是那人販子想著沈雪和 劉婷婷還是個雛兒,能賣個好價錢,說不定早就強上了她們倆。

   大叔,我根本就不認識她們,我們是被人販子拐來的,求求你帶我們出去吧! 老李是她們見過的第一個客人,雖然長得丑了點,年紀又大,但沈雪還是沒有放棄求生的希望,苦苦哀求著。

   老李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甚至都在想,如果實在 不行的話,就只能來強的了。

   只不過,那樣會少掉很多樂趣。

   老李還想繼續勸勸,不過不管他說什么,沈雪都拼命的搖著頭,一副誓死不從的樣子。

   老李又瞥了劉婷婷一眼,問道:你呢? 劉婷婷學著沈雪的樣子,也低下了頭,但一句話也沒說。

   老李心里那個郁悶啊,如果他脾氣不好的話,現在可能都已經強上了。

   不過,老李看劉婷婷的打扮和氣質,并不像普通的女高中生。

   除去臉上的稚嫩之外,劉婷婷打扮的都很時髦,怎么看都有一股子女大學生的味道。

   而一般喜歡打扮的女生,相信都是有對象,或者是想找對象的,再要么就是內心耐不住寂寞的 女人

   老李靠近了劉婷婷,悄悄的在她耳邊說:你有對象的,是吧? 劉婷婷愣了下,但還是點了點頭。

   跟我出來一下。

  說完,老李便先出了門。

   劉婷婷想了想,這個大叔雖然好色,但從他剛才的表現來看,也不至于對她用強的,而且還要故意支開沈雪,可能是想單獨對自己說些什么話吧,不想讓沈雪聽到。

   沒一會兒,劉婷婷便跟了出去。

   關好門,老李率先問她:你想離開這里嗎? 老李的話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劉婷婷立馬抬起頭看著老李,感動的好像就要哭了出來。

   她更是激動的抓住了老李的手,說:我想!求求你了大叔,帶我走吧! 帶你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老李笑了。

   看著老李這不懷好意的笑臉,劉婷婷自然知道他想要什么。

   見劉婷婷猶豫了,老李裝出一副無奈的樣子,擺擺手 說道:不想就算了,權當我什么都沒說。

   說完,老李便要進屋。

   別!劉婷婷匆忙又抓住了老李,扭扭捏捏著:我,我答應你就是了…… 老李看了一眼劉婷婷,小臉紅的簡直像個熟透了的蘋果。

   按耐住狂跳不止的心,老李將劉婷婷帶進了對門空著的房間里。

   正當老李準備撲上去的時候,劉婷婷紅著臉推開了老李,說:你先去洗個澡,好不好… 老李欣然答應了。

   他也不怕劉婷婷跑了,就算跑出了這間屋子,劉婷婷也跑不出這棟樓,張媽和其他小姐可都在下面看著呢。

   不過十分鐘后,老李便穿著大褲衩子出來了。

   看到老李上半身赤果果的,劉婷婷更是閉緊了眼,不敢看他。

   老李帶著急促的呼吸聲,開始一件件褪下劉婷婷的衣物。

   因為很久沒有整這么年輕這么嫩的小女孩了,老李激動的不行,脫衣服的手都在顫抖。

   很快,劉婷婷便給老李扒光了。

   望著劉婷婷那年輕活力的嬌軀,白里透紅,玲瓏有致的身材,老李由衷的贊嘆道:你真漂亮。

   老李可以打包票,劉婷婷絕對是個美人胚子,哪怕和蕭雅相比,也能各領風騷。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劉婷婷的尺寸了,老李一只手便能完全覆蓋上去。

   不過,這也側面反映了劉婷婷還有待開發。

   老李一句話羞的劉婷婷滿臉通紅,剛想轉過身去,卻被老李直接拽了過來! 老李當著她的面脫掉了大褲衩子,劉婷婷偷看了一眼,隨即便將她嚇了一跳! 準確來說,劉婷婷是被老李夸張的尺寸給嚇到了。

  她高二談了一個男朋友,倆人之間也有過數次魚水之歡。

   但是,老李的下面可比她那 小男友的尺寸要大上不止一星半點! 似乎是發覺了劉婷婷吃驚的表情,老李得意的爬上了床,躺在了劉婷婷的身邊。

   之后,老李更是不知羞恥的拉著劉婷婷白皙細膩的小手,輕輕放在了自己下面…… 來,給我摸摸。

  老李怪 笑著

   劉婷婷的臉紅的幾乎可以滴出來血了,她故意將頭瞥向一邊,因為劉婷婷現在有點不敢直視老李,她可能在此之前都沒有想過,一個馬上五十歲的老頭子,氣勢還能這么驚人。

   現在,劉婷婷反而有一些慌了,她心想:老李的下面這么大,自己能承受的住嗎? 劉婷婷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是在高二放暑假的那年,她和自己的小男友偷嘗了禁果。

   雖然雙方都是第一次,劉婷婷的小男友也沒什么經驗,甚至倆人的時間也都并不長,而且,前前后后也就不過兩次。

   可即便如此,劉婷婷第二天也下不來床,走路的姿勢都怪怪的…… 劉婷婷已經記不得第一次有什么愉悅的感覺了,能聯想到的,只有痛。

   然而,現在老李的那家伙,要比她那小男友大得多得多……她都害怕自己會不會在中途被老李折騰的昏過去…… 把那只手也放上來,握住,上下來回弄一弄。

   正當劉婷婷心里想著羞羞事時,老李一句話將她喊醒。

   雖然沒有去看老李,但是劉婷婷還是聽話的照做了。

  接下來,就是老李享受的時間了。

   享受著劉婷婷這個既年輕又漂亮的校花服務,老李靠在床頭,半瞇著眼睛,嘴巴里不時的哼出一兩句愉快的悶響。

   后來,老李將劉婷婷拉倒了自己懷里,強行和她嘴對嘴的親在了一起,同時,還用著自己較為粗糙的大手,撫摸著劉婷婷的兩團雪白。

   唔……嗯…… 盡管劉婷婷不停的在抵抗著,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躲開老李,老李的嘴巴和她的小嘴緊緊地貼在了一起,老李的舌頭更是肆無忌憚的在劉婷婷的口中亂闖。

   雖然老李中午才吃完飯,還沒有漱口,嘴巴里帶著淡淡的臭味,但也不知道為什么,劉婷婷經過了這一番掙扎后,反而自己有了些感覺。

   因為她發現,老李不僅摸得自己很舒服,就連吻技也很高,不像她和小男友,親吻的時候十分木訥…… 激吻了差不多有十分鐘后,劉婷婷感覺自己都快呼吸不過來了,老李這才肯罷休。

   看著懷中的俏佳人那如夢似幻又羞澀的神情,老李又笑了,還特別壞的問她:怎么樣,舒不舒服? 劉婷婷的臉早就紅的不能再紅了,雖然老李剛才確實欺負的她很舒服,但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啊。

   劉婷婷只能換了個話題,問道老李:李大叔,你下面怎么這么大啊! 老李得意的吸了吸鼻子:大?一會兒你就知道,它不光是大那么簡單了! 緊接著,在劉婷婷的一聲嬌呼后,老李將她的兩條美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直接沖進去了…… 剛開始的時候,劉婷婷還一個勁的喊疼,喊著自己要死了,受不了了,甚至哭著求老李快出來。

   別說她了,就連老李的腦門上也流出了絲絲汗珠。

   雖然劉婷婷已經不是個處了,但她的下面和處幾乎沒有半點區別,愣是夾的老李有些發疼! 等老李的動作緩下來,動作溫柔了些后,劉婷婷這才慢慢的適應過來。

   十幾分鐘后,劉婷婷的口中突然發出了愉悅的聲音…… 這一仗下來,老李從中午開始,愣是把劉婷婷折騰到了晚上七點多,老李就像是個機器人一樣,從床上到床下,從臥室到浴室,甚至還有陽臺,都留下了老李和劉婷婷的足跡。

   天黑了,老李就打開房燈,在昏黃的燈光下繼續著對劉婷婷征伐,七點鐘后,老李和劉婷婷都累了,老李也不客氣的抱著劉婷婷的嬌軀,美美的睡上了一覺。

   等到睡醒,已經快十點了,想著還要回家,老李只得掀開被子。

   不過,當他看到還在熟睡的劉婷婷,以及她那白花花的嬌軀時,下面又可恥的有了反應…… 不一會兒,劉婷婷便給老李折騰醒了,狹小的臥室見再次傳來那種曖昧的氣息。

   喘氣聲在房間里不絕于耳,伴隨著吱呀吱呀的床板聲,老李和劉婷婷在床上又一次顛鸞倒鳳著… 當最后一次做完,已經快十一點了。

   劉婷婷徹底沒了力氣,老李衣服都穿好了,她還躺在床上重重喘息著,只感覺自己好像從來都沒這么累過似的,現在就連眨一下眼睛都費勁。

   老李看著她那含情的美眸,忍不住親了一下,溫和的說道:等下我去找張媽,讓她這兩天別再來找你了,你先休息兩天。

   劉婷婷努努嘴,對老李說道:李大叔,你答應過我的,要帶我走。

   嗯。

  老李點點頭:你放心吧,我說過的話一定做到,不過這兩天還不行,畢竟還有一個丫頭呢。

   想到沈雪,劉婷婷一愣。

   其實她答應老李的要求,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自己的第一次已經沒了,就算被老李上一次也沒什么大不了的,老李不說,她不說,自己的小男友也不可能會知道。

   但是沈雪不一樣。

   作為沈雪的閨蜜,劉婷婷知道人家還是實打實的處呢,別說做這種事了,估計長這么大沈雪都還沒跟別人親過嘴呢。

   出于好心,也處于自己確實很想出去,劉婷婷便問道:你打算怎么辦?你別看小雪特別的害羞靦腆,但她性格可是很犟的,你如果想要強上的話,她搞不好會做出一些過激的行為。

   老李反問著:小雪?她還是個雛呢? 老李上劉婷婷的時候,自然發現了她不是第一次了,不過老李也沒有什么處女情結,只要長得漂亮,對上了自己口味的,老李都會來者不拒。

   劉婷婷點了點頭。

   這下老李可就犯難了,他唯一的長處就是在那方面有著超強的能力,可以滿足很多女人。

  但是,這點對未經人事的女生來說,完全沒有用啊! 要知道女生在第一次的時候,百分之九十都會哭,甚至還有很多人在第二次做的時候,心里搞不好還會有陰影。

   老李可不認為自己還有別的優勢,可以把一個純潔的小美女勾搭上床。

   哎,算了,明天再說吧。

  老李又抓了抓頭,今天做了那么多次,他也有些精疲力盡了,腦瓜子現在都是嗡嗡的,只想回去洗個熱水澡,然后好好睡上一覺。

   出門后,老李先是去找了一趟張媽,告訴張媽自己弄了劉婷婷的事。

   張媽那邊自然開心,而且看老李折騰了這么長的時間,劉婷婷也沒有什么特別劇烈的反應,這就說明了,劉婷婷還是有做這個的潛質的。

   像老李那么大歲數的人都能上她,那些二三十歲的男人,劉婷婷還有啥道理不去伺候? 一想到這里,張媽心里就美的不行,要論臉蛋和身材,劉婷婷絕對要比現在店里這些女人都要好的多,等劉婷婷開始接客了,還怕到時候不會財源滾滾? 老李倒是沒有說要帶劉婷婷走的事,在臨走之前,他只是吩咐著張媽:這兩天你讓她多休息休息吧,送點好吃的過去,我看她那里都腫了…… 張媽沒好氣的白了老李一眼:你啊,餓死鬼投胎嗎?人家還是黃花大閨女呢,下手都不知道輕點兒。

   張媽倒是不知道劉婷婷已經不是處了,她只是在潛意識里認為,劉婷婷和沈雪都是女高中生,都是雛兒應該沒錯了。

   不過想到這里,張媽也佩服的劉婷婷不行,別說是個雛兒了,就算是她自己,估計也受不了給男人折騰一整個下午加半個晚上。

   當然了,張媽這兩年也很少做那事兒了,主要原因還是她年紀大了,畢竟年老色衰嘛,別說正常男人,就連老李都已經看不上她了…… 想著老李折騰了劉婷婷那么久,張媽反倒是有些羨慕。

   她忽然挽住了老李的胳膊,四十幾歲的女人還故意掐著喉嚨,裝出那種小姑娘的聲音,說道:老李啊,你啥時候再和人家玩一玩&hel(完美暗戀)lip;… 看著張媽那浪上天的眼神和動作,老李心底一陣惡寒。

   他早就對張媽沒有興趣了,別說是張媽了,就連店里那些二十幾歲的小姐們,老李都提不起半點興趣。

   不過老李現在也不好和張媽撇清關系,只能推開她的手,尷尬笑道:那啥,我今天真有點累了,咱們下次再說吧! 說完這話,老李便快步離開了按摩店。

   …… 快十二點的時候,劉婷婷這才緩過勁來,下床穿好了衣服。

   此時她的肚子有些餓得咕咕叫,和老李折騰了那么久,晚上她也沒吃過一口飯,到了這個點兒不餓才怪呢。

   劉婷婷記得一樓有個小倉庫,里面有些零食。

   當她剛走到一樓的時候,正好看到了在收拾東西的張媽。

   劉婷婷?你怎么下來了?看到劉婷婷后,張媽下意識的便以為她是想跑。

   我,我肚子好餓……張媽,您這有吃的嗎?劉婷婷小聲說。

   啊,你瞧我這記性。

  張媽笑著拍了拍腦門,剛才老李走的時候還說,這兩天要多照顧劉婷婷呢。

   劉婷婷現在對她來說,已經快成搖錢樹了,于是她二話不說,跑進廚房便給劉婷婷煮了一碗肉絲面湯。

   在劉婷婷吃飯的時候,張媽就坐在她的對面,一直和她聊天說話。

   張媽說,女人的第一次,其實說白了有沒有都一樣,不要太放在心上,你現在還年輕,正是做這行的大好光陰,趁著現在有人看得上你,你就該多賺點錢啊。

   張媽的嘴幾乎就沒怎么停過,劉婷婷也沒太用心去聽,光顧著吃面了。

   等劉婷婷吃完,打算端著碗去廚房洗了時,張媽還搶過了碗,殷勤笑道:我來我來,現在也不早了,你早點去休息吧。

  這兩天,我會吩咐廚房多給你做點好吃的,讓你補補! 回到小屋里,沈雪還沒睡。

   劉婷婷一屁股坐在床上,吃飽飯后,她現在什么不都想干,只想好好睡覺,休息一會兒。

   就在她快要睡著的時候,沈雪忽然說話了:婷婷,你今天和那個大叔…… 小屋子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下午和晚上的時候,沈雪呆在小屋子里,她很清楚的聽到了對門傳來的聲音。

   一開始還只是老李的悶哼聲,到了后面,她反而聽見了劉婷婷咿咿呀呀的呻吟…… 她實在有些意想不到,平日里眼光一向很高的劉婷婷,竟然會和一個快五十歲的大叔做那種事情。

   而且還做了那么久。

   嗯,他答應了帶我出去,所以我才和他做的。

  劉婷婷應道,然后,她想了想又繼續說道:小雪,這件事情你千萬別和 茂哥說啊。

   茂哥,也就是劉婷婷的那個小男友,他和沈雪是一個班的,長得很帥,曾經追求過沈雪,只不過沈雪全心都放在了考大學上,并沒有接受茂哥。

   茂哥在對沈雪這邊吃了虧后,便將目標放在了劉婷婷身上。

   因為茂哥家里挺有錢的,長得又高大帥氣,所以在他的金錢和外貌的攻勢下,終于讓劉婷婷成為了他的女朋友,更是在交往了幾個月后,倆人偷嘗了禁果。

   對于自己和老李做那事兒,劉婷婷覺得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她們幾個人不說,老李不說,茂哥永遠都不可能知道。

   他真的肯帶你出去?對于老李的印象,沈雪還完全停留在色瞇瞇上,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嗯,不過得等兩天。

  劉婷婷說道:明天或者后天吧,李大叔還會來找你,不過我和他說了,應該不會為難你。

   謝謝你了,婷婷……沈雪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在她看來,劉婷婷完全就是把自己給貢獻了出去,才換得了兩人逃離的機會。

   哎呀,咱們之間說那么多干嘛,快睡吧。

   說完,劉婷婷便閉上了眼睛,沒過多久,她還聽見了身邊沈雪的微鼾聲。

   劉婷婷倒是有些睡不著了。

   她本來是很累很困的,尤其是在吃完了那碗面后,她當時除了睡覺別的什么都不想。

   和沈雪聊了一會兒后,現在卻沒了睡意。

   她現在一閉上眼睛,腦中便會浮現之前和老李瘋狂的場景。

   不得不說,老李在那方面可比茂哥強太多了,而且,老李還帶她解鎖了很多姿勢。

   那些姿勢,都是她以前從來沒有玩過的。

   如果說一開始劉婷婷是抗拒老李的話,那到了后面,反而是她開始主動的迎合老李。

   因為老李給她帶來的,不僅僅是刺激,還有身心愉悅。

   她和茂哥從來沒有做到這么酣暢淋漓過。

   而且,她還覺得老李不僅那方面強,就連技術都很好,每次老李一摸自己,她就忍不住會想要。

   總之,就是那種特別舒服的感覺。

   胡思亂想了很多,甚至劉婷婷還夸張的想:自己是不是要愛上老李了? 當然了,說愛自然是談不上的,至少劉婷婷的眼光很高,她可看不上老男人。

   但可以肯定的是,劉婷婷估計不會再拒絕老李了,如果明天或者后天老李來了還想和她那個,她也會欣然愿意。

   次日。

   老李照舊早早的醒來,走到冰箱,取出了兩枚雞蛋,一塊牛肉,以及兩塊牡蠣肉。

   這是老李堅持吃了三十年的早點,將兩枚雞蛋,牛肉和牡蠣肉放進放進榨汁機里,攪勻后直接生喝。

   因為做過大廚的緣故,老李的早餐都和尋常人不一樣,別看他過完年就五十了,但論起力氣和干勁,絕對不比那些小伙子差。

   很大程度上,都取決于他每天的進食和鍛煉的原因。

   俗話說得好,一滴精等于十滴血,昨天老李也算是大出血了一回,吃完早點后,老李又趴回了被窩睡覺,等到十點多的時候才起床,翻了翻冰箱里的東西,開始做飯。

   而食材大部分都是帶有壯陽功效的,例如韭菜、枸杞、牛羊肉、山藥、海參、豬腰等。

   兩天之后,老李便又生龍活虎的,感覺自己一個人能對上好幾個女的。

   想著劉婷婷和沈雪那事兒,老李也不敢多耽擱,這天中午吃飯完后,他就出門了。

   來到按摩店前,張媽站在門口,看見老李來了后便迎了上去:哎呀,我說老李你怎么才來啊? 在家休息了兩天,呵呵。

  老李笑了笑。

   我看劉婷婷那丫頭這兩天氣色也不錯了,想著,明天就可以讓她也出來接客了。

  張媽這時說道。

   別啊。

  老李連忙拉著張媽到一旁,小聲說道:你先別急啊,讓我再去和她倆溝通溝通。

   老李告訴張媽,這種事情急不來,她倆本來就初來乍到的,要接客,肯定也是要一起出去的,否則對兩個女生來說,會很沒有安全感的。

   張媽覺得老李的話有幾分道理,便也同意了。

   對她來說,無非也就是再等個幾天的時間,無傷大雅。

   老李說通了張媽這邊后,點點頭就上樓了。

   到了三樓,老李敲了敲門,等劉婷婷過來開門后,看到是老李,她倒是顯得有些開心。

   主要原因,還是老李答應了她,會帶她出去。

   我來找她聊聊。

  老李指著沈雪,對劉婷婷說道。

   劉婷婷乖巧的點了點頭,什么話都沒說。

   老李坐到沈雪的旁邊,問她:你想不想走? 想……沈雪點著頭,然后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特別小聲的說:但是…我不能和你做那種事情…… 老李活了大半輩子,現在眼看著就要五十歲了,盡管他玩過不少女人,但其實沒有一個女的是雛兒。

   老李當然也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破一個瓜。

   所以,當沈雪想都沒想就拒絕了老李時,他心里說不遺憾肯定是假的。

   劉婷婷看得出來老李肯定憋了一大堆話想要和沈雪說,她在一邊站著,估計老李也不好開口,于是很配合的笑道:那什么,我先去對面坐著,你們有事慢慢聊。

   等劉婷婷出去后,老李又靠近了沈雪一點。

   沈雪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是香水味,而是那種清純少女本該就有的體香。

   沈雪看了老李一眼,發現老李正在緊緊盯著她看,臉立馬羞紅了。

   看著沈雪那手足無措的樣子,緊張起來就低著腦袋,一只小手摳著自己的衣角,逗得老李哈哈一笑:你應該是你們學校的校花吧,長得真漂亮。

   沈雪的俏臉更紅了,細聲道:才沒有,婷婷才是…… 我有點好奇,你們到底是怎么被騙來這里的,你能和我說說嗎?老李又問道。

   見老李對自己好像也沒有那么多的壞想法,沈雪稍稍舒了口氣,對著老李靦腆的笑了笑,然后開始說起了自己的故事。

   老李裝模作樣的聽了起來,借著機會,反而更靠近了沈雪一點,幾乎算是和她貼在一起了。

   新聞網20日報道馮佳慧也笑著伸出手,道:林先生,你好。

  兩人禮貌性的握了握手。

   班主任老師主動找來,肯定是有事,林昆直接問道:馮老師,是不是 澄澄在學校表現的不乖了? 馮佳慧笑著道:倒也不是,澄澄在學校一直都很乖,只是今天他突然變成了其他小朋友的老大,我擔心這以后會影響澄澄的學習和成長。

   林昆認真的點頭,道:馮老師,這件事我知道了,回家我就好好教育這 小子,謝謝你對我家澄澄的關心,等改天有時間,我請你吃飯。

   馮佳慧笑著道:澄澄 爸爸,你太客氣了,這都是我作為老師該做的。

  好了,你和澄澄回家吧,我也回辦公室收拾收拾下班了……澄澄再見。

   馮老師再見…… 小家伙剛才的興奮勁兒完全沒了,一聽林昆說要教育他,馬上就蔫了,等馮佳慧走遠了以后,他可憐巴巴的問林昆:爸爸,你會打我么? 傻兒子,當然不會了。

  林昆摸著小家伙的臉蛋,笑著道:不過呢,你得答應爸爸,以后別當什么老大了,跟小朋友們好好玩耍,好好學習。

   哦…… 不過兒子,別人欺負你可不行,誰要是敢欺負你,你就揍他,打不過他就告訴爸爸,聽到沒有?林昆抱著 小楚澄,往停車的地方走。

   嗯。

   小家伙還是情緒不高,趴在林昆的肩頭像是在想什么心事,林昆以為這小子是因為以后不能當老大了,所以才心情不好,也就沒再說什么。

   父子倆坐進了車里,小楚澄呆呆的看著前面,林昆發動車子,剛要掛檔起步,小楚澄突然一副認真的表情問道:爸爸,你會和媽媽離婚么? 林昆腳下一凌亂,離合跟油門踩反了,車身猛的向前一晃,熄火了。

   啥?離婚?林昆轉過頭問。

   嗯。

   小家伙一副很惆悵的表情,道:爸爸,剛才我看你看馮老師的眼神不對,你喜歡馮老師對吧,你會因為和馮老師私奔,拋棄我和媽媽么? …… 林昆的腦門上頓時無數道小黑線,這孩子都從哪學的,還知道‘私奔&quo;這個詞。

   林昆摸了摸小楚澄的頭,安慰道:放心吧,澄澄,爸爸不會拋棄你和媽媽的。

   真的么? 當然是真的。

   哎…… 小家伙又是惆悵似的嘆了口氣,道:爸爸,我心情不好,很不好。

  , 那怎么樣你心情才能好呢?林昆關心的問。

   爸爸,要不你陪我去一個地方吧,去了那個地方我心情就好了。

  小家伙道。

   哪兒? 到了你就知道了。

  小楚澄說完,從兜里掏出了個IP6,熟練的打開了導航——定位——開啟導航模式,然后把IP6放到了車前的操作臺上。

   林昆瞥了一眼,導航上顯示的是新天地國際廣場。

   林昆不問為什么,重新發動了車子,就向新天地國際廣場駛去,他沒注意到的是,趁他倒車的時候,小楚澄坐在副駕座上抿著嘴角偷偷的笑了一下。

   新天地國際廣場,是中港市幾大商業中心之一,匯聚了諸多的大商場、電影院、KTV、餐廳、游樂場等場所,林昆把車停在了廣場的地下車庫,下車后小楚澄便輕車熟路的在前面帶路,先領著林昆進了一家大商場,然后坐著電梯一路來到了五樓,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排上倒海的嘈雜聲立馬撲面而來,一路上都情緒不高的小楚澄,頓時滿血復活了! 原來,這小子要來的是游樂場! 林昆后知后覺,看著小家伙在各種游戲機上活蹦亂跳的,他很是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這小子給耍了,先是拿他和馮佳慧做幌子,然后說心情不好,再然后就到這兒玩耍了,俗話說人小鬼大,還真不是不假啊。

   好小子,坑爹啊! 林昆笑著搖頭,倒沒有真的怪小楚澄的意思,這時兜里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是楚靜瑤打來的,游樂場里太亂,他不敢讓小楚澄離開視線,就在原地接電話,可游樂場里也太嘈雜了,根本聽不清楚靜瑤說什么,他一著急,就沖著電話喊道:老婆,你放心吧,我和兒子在一起了…… 喂喂? 電話里傳來了盲音。

   游樂場里的游戲機小楚澄幾乎都會玩,但小家伙最擅長的是一個射擊游戲,小家伙端著一把仿真游戲機關槍,對著屏幕一頓嗒嗒嗒的射擊,屏幕里的機甲怪物被他打倒了一地,林昆站在一旁,心中暗自說道:這小子將來該不會也是個兵王的料吧? 小楚澄玩的正嗨,也眼瞅著就要過關了,卻突然不玩了,放下了仿真游戲槍,跑到了林昆的跟前,仰起小腦袋大聲道:爸爸,我們走吧! 林昆把他抱了起來,奇怪的問道:去哪兒啊? 小家伙道:去吃飯。

   林昆笑著道:好,你帶路。

   林昆放下了小楚澄,小家伙在前面帶路,依舊是輕車熟路,把林昆帶到了商場的六樓,整個六樓都是吃飯的地兒,現在正值下班的飯點,整個六樓里鬧哄哄的都是人,許多生意火爆的餐廳門口都排起了長隊。

   林昆心里就不明白了,吃飯的根本目的在于填飽肚子,周圍那么多不用排隊吃飯的地兒,這些人干嘛非得排著隊呢?尤其前面不遠處的那家掛著港式招牌的餐廳,隊伍都排成了S型了,那餐廳就那么好吃么? 他心里剛冒出這個想法,就發現小楚澄也是奔著那家港式餐廳去的,他的腦袋頓時就嗡的一聲,要多大就有多大,目測之下那個S型的隊伍至少排了不下一百個人,要是等這一百多個人都吃完了飯,估計得等到下半夜。

   澄澄,等等! 林昆趕緊叫住了小楚澄,眼神指了下那家餐廳,道:兒子,你該不會是要去那兒吃飯吧? 小楚澄道:對啊。

   林昆勸說道:依爸爸看啊,還是算了吧,要等那些叔叔阿姨都吃完了,咱爺倆估計都餓癟了。

   小楚澄機靈的笑著道:放心吧,爸爸,我有辦法。

  說完,小家伙便加快了腳步向餐廳跑去,快到餐廳門口的時候,徑直的穿過了那S型隊伍,林昆一看這還了得,這不分明是在插隊么,趕緊就追了上去。

   小楚澄橫穿排隊的人群,眾人都沒什么反應,林昆橫穿就不行了,馬上就惹來了齊聲的譴責,好不容易厚著臉皮擠出了人群,卻看見小楚澄正仰著頭跟門口的服務員說著什么。

   四周的譴責聲不止,甚至還有人要對林昆不客氣,林昆固然臉皮結實,但這會兒也紅的跟猴屁股似的,他悶著頭走了過去,想著先給人家服務員道個歉,然后馬上把小楚澄抱走,結果不等他開口,服務員搶先向躬身打招呼:林先生,你好,你是我們的高級貴賓,請跟我來…… 林昆有些發懵,自己明明是第一次來這兒,怎么就成了高級VIP了? 爸爸,你的卡。

   低下頭,就見小楚澄的手里攥著一張金色的VIP貴賓卡向他遞了過來。

   此卡一現,周圍那些不滿譴責的聲音,頓時變成了一片羨慕嫉妒恨的唏噓。

   在專職服務員的帶領下,林昆和小楚澄來到了貴賓VIP的特殊座位,菜單拿上來的時候,小楚澄看著林昆商量道:爸爸,我們打包好么? 林昆看看四周的環境,道:這環境挺好的,為什么不在這兒吃呢? 小楚澄道:我想打包去和媽媽一起吃,媽媽加班很辛苦,而且她還經常不吃晚飯,媽媽最愛吃這里的龍蝦煎餃和肉餅了……爸爸,我們去和媽媽一起吃好不好? 聞言,林昆頓時微微一怔,心里一陣感動流過,同時心里也恍然明白,這孩子要來新天地國際廣場的真正目的不是去游樂場,而是給媽媽買晚餐。

   好! …… 高級VIP的服務就是好,盡管餐廳里人山人海的,但爺倆點的打包的外賣還是很快的就準備好了,林昆一手拎著外賣,另一只手牽著小楚澄,父子倆開開心心的從餐廳里出來了,門口那些排長隊的見了這父子倆,心里頓時又泛起了一股酸溜溜的醋意,真是羨慕嫉妒恨吶…… 爺倆往電梯的方向走,林昆突然看見了個熟人跟他擦肩而過,這熟人不是別人,而是昨天在中港市南城區警察局里審訊他的 沈曼沈警花。

   林昆不知道沈曼的名字,但能清楚的記住這位警花傲人的三圍——98,63,99;可真是前凸后翹的好身材啊。

   擦肩而過的時間太短暫,林昆又忍不住的回過頭看了一眼,沈曼今天穿了一身便裝,緊身的牛仔褲,白色的t恤,烏黑的秀發在腦后扎了個馬尾,背影看過去,她那挺翹的屁股被牛仔褲勾勒的更加飽滿性感。

   爸爸,你又看美女了。

  小楚澄揚起小腦袋道,旋即又小大人似的嘆了口氣,道:哎,男人真是沒一個好東西啊,看見美女兩眼就發直。

   …… 林昆被這小子說的一陣害臊,反問道:你小子這么說男人,你不是男人呀? 小楚澄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道:當然不是了,我剛五歲,是小男孩。

   林昆嘴角一抽搐,算是被打敗了,拉著小家伙的手繼續往電梯的方向走,中間他還是忍不住的又回了下頭,眉間閃過一絲疑惑,如果沒看錯的話,沈曼應該是在跟蹤什么人。

   爸爸,我要 噓噓

  剛到電梯門口,小楚澄突然仰起頭說。

   剛才在餐廳怎么不噓噓?林昆笑著問。

   剛才不想,現在突然想了。

   額,好吧,你知道衛生間在哪么? 嗯…… 小楚澄點點頭,拉著林昆就往衛生間走。

   衛生間門口,林昆拎著外賣不方便進去,就讓小楚澄自己進去解決,等小家伙噓噓完出來后,林昆突然也想噓噓了,中午喝了一整瓶的軒詩尼,到現在還沒放水呢,于是他讓小楚澄坐在旁邊的長椅上等他,他進去放水了。

   站住! 此時,新天地商場的六樓,正在上演著一出現實版的警察抓小偷,身穿便裝的美女警察沈曼,正在全力的追捕一名剛剛扒竊得手的男小偷。

   被追的男小偷三十歲,是一個長相十分猥瑣的西域人,戴著一個鴨舌帽,手里攥著剛扒竊到的女士錢包,一邊拼命的跑一邊大聲的喊叫著:讓開,讓開! 一路上,被這男小偷撞翻了好幾個人,卻沒有人見義勇為站出來把他給攔住。

   身后的沈曼緊追不舍,男小偷累的氣喘吁吁,已經快要跑不動了,突然眼前出現了男廁的標志,這位仁兄腦袋里靈光一閃,一頭就扎了進去。

   按照男小偷的想法,身后的警察畢竟是個女的,自己一頭扎進男廁所里,她再怎么也不好意思跟著追進來吧,她不追進來,自己就還有機會逃走。

   只是這邏輯用在普通女人身上好用,用在女警察的身上就全然失效了,沈曼絲毫沒有猶豫,緊跟著就追了進去。

   小楚澄就坐在衛生間門口的長椅上,看到這一幕后,小家伙和旁邊的幾個叔叔阿姨頓時都驚呆了…… ——哇!!! 林昆正吹著口哨,對著尿槽噓噓,衛生間的門突然‘砰&quo;的一聲被撞開了,把他嚇了一跳,噓噓都險些斷流了,一個帶著鴨舌帽的男人沖了進來,進來后左看右看,然后拽開一個蹲坑的小隔間就鉆了進去。

   林昆以為這哥們鬧肚子著急蹲坑,也就見怪不怪了,轉過身去繼續噓噓,哪知他剛轉過身,衛生間的門‘砰&quo;的一聲又被撞開了,這回沖進來個女的! 林昆渾身一哆嗦,噓噓徹底斷流了…… 林昆繼續保持著噓噓的姿勢,他一眼就認出了沈曼,但沈曼顯然沒有注意他,進來只顧左右觀察,最終才把目光落在他身上,但即便這個時候,她也沒認出眼前站著的這個男人,就是昨天晚上調戲她的那個混蛋。

   林昆表情有些僵硬,沖沈曼咧嘴一笑,抬起頭悄然的指了指男小偷藏身的隔間。

   沈曼點了點頭,走到隔間的門外,敲敲門道:別藏著了,出來吧。

   包間里沒有反應。

   沈曼掏出手銬,就準備把門踹開,這時林昆突然大喊一聲:小心!同時,包間的門突然開了,男小偷握著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向沈曼撲了過來。

   沈曼措手不及,眼看著森寒的匕刃就要扎進了她的臉里,她的瞳孔猛然睜大,內心里一瞬間恐懼到了極點,這一匕首下來,即便不殉職也得毀容了。

   緊要關頭,沈曼突然感覺身子一輕,整個人被一股大力攬向了一旁…… 林昆攔腰攬過沈曼后,緊跟著一記閃電腳踹出,只見一道虛影閃過,正中男小偷的小腹,男小偷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就‘啊&quo;的一聲慘叫,整個人凌空摔回了廁間,呼通一聲撞在了墻上,當場昏厥了過去。

   沈曼驚駭未定,緩緩的回過了神,仰起頭看著身旁攔腰摟著她的林昆,感激的道:謝謝…… 林昆淡定的道:不客氣。

   沈曼感覺屁股后有什么東西頂著自己了,不軟不硬的,眼神由上往下慢慢看去,結果她的臉頰頓時滾燙了起來,不由的罵道:啊,流氓! 林昆低下頭看看,頓時糗大了,剛才他感受到危險的時候太過倉促,還沒來得及提褲子,就沖過來抱住沈曼,結果他的下身正好就觸碰在了沈曼的翹臀上,隔著那薄薄的牛仔褲磨蹭了兩下,本能的就起了反應。

   但這確實不怨他啊。

   剛才的情況那么的緊急,他是那么的身不由己…… 沈曼這時才認出林昆就是昨天晚上在警局里調戲她的那個混蛋,于是罵完之后,馬上又落井下石的補上了一句:哼,原來是你這個臭流氓! …… 林昆哭喪著一張臉,真是百口難辯啊。

   林昆領著小楚澄離開了,沈曼也押著那個小偷從廁所里出來,坐電梯下樓的時候,沈曼感覺自己的衣服后面濕濕的,隨意的伸手摸了摸,猛然想起來剛才被那個流氓用那兒頂過,心里頭頓時一陣說不出的惡心來。

   …… 入夜的城市總是那么的千嬌百媚,璀璨的燈火與朦朧的夜色呼應,勾兌出這座城市濃稠的魅力,它就像是一個夜場里經驗老練的舞女,你不一定會愛上它,但一定會被它吸引。

   中港市的區域劃分很明顯,南城區的夜生活最繁華,北城區的學府最多,東城區的白領階級和寫字樓最多,西城區里的工廠和外地人最多,至于居于這四大區中間的市中心,則匯聚了最多的達官顯貴和富賈名流。

   一連在酒吧里喝了一個星期酒的章 小雅,今天晚上再沒有出現在南城區,昨天晚上的事情讓她害怕,至少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那么怕過,她今年十九歲,九零后的小女生,她不像大多數的九零后小女生那樣性情奔放,喜歡大肆張揚的表現自己,活了十九年,她一直都很低調。

   這跟家庭教育有著絕對的關系,最疼愛她的爺爺從小就教導她,這個世界上死的最快的,最容易被打臉的,都是那些喜歡臭顯擺的人,而且往往越能顯擺的人,其實他們的內心越是空虛自卑,所以咱做人要低調。

   可能是太過低調的緣故,章小雅和她同寢的三個女孩相處的不是很融洽,黃莉莉、蔣曉珊、劉倩都是來自大城市大家庭,平時總瞧不起她,以為她就是個小地方來的土丫頭,和她們根本就不是一路子的人,比如黃莉莉喜歡買名牌,說出來的大品牌章小雅聽都沒聽過,還怎么一起玩耍? 蔣曉珊和劉倩也是一樣,她們的家庭雖然不及黃莉莉,但條件也都不錯,平時對出手大方的黃莉莉也一向是阿諛奉承,甘愿做她的‘小妹&quo;。

   章小雅對她們其實挺嗤之以鼻的,尤其是黃莉莉,雖然滿嘴的名牌,但穿的幾乎都是贗品,章小雅又不是真的不知道那些名牌,她燕京城的家里,偌大的衣柜里掛滿了各種各樣漂亮時尚并且前端的衣服,就是每年她捐給偏遠山區的衣服,也都比黃莉莉那幾件真品昂貴的多。

   章小雅一向的矜持低調,不單單騙過了同寢的三個室友和周圍所有的同學、老師,甚至就連跟她相戀了三年的男友,直到最后因為一個富家女而跟她分手的時候,都還不知道章小雅的‘家大業大&quo;,那個所謂的富家女真要和章小雅比起來,給丫的提鞋都不配。

   分手總是令人傷心,尤其是被甩,還是因為一個不如自己的第三者被甩,更有甚的是,那還是自己的初戀,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擁抱,第一次接吻…… 現在回想起來,倒也有些慶幸,幸好當初自己緊要關頭把他從自己的身上推開了,否則的話,自己的初夜也要奉獻給那個人面獸心的混蛋了。

   在酒吧里喝了一個星期的酒,章小雅失聲的哭過,也曾酒醉后在午夜的大街上一個人游蕩,傷心與痛楚像一道帶刺的枷鎖,死死卡著她的心,但這一切在昨天晚上之后就都發生變化了,陰霾散去,枷鎖崩碎,只因遇到了他。

   當他打倒了那幾個流氓,伸手把衣衫不整的她從車上救下來的時候,當他的眼神溫柔而又堅定的看著她,她的眼神是那樣的楚楚的時候,章小雅那支離破碎的心跳,猛然的重新恢復了旋律,就因為遇到了他! 愛情,可以死的痛哭流涕,也可以突然間天馬星空一般奔襲而來…… 今天白天,章小雅給遠在燕京的爺爺打了個電話,她先是梨花帶雨的哭了一陣,將她最近的凄慘遭遇通通訴說了一遍,然后口吻堅定的對那位京城里最低調的小老頭說:爺爺,我決定了,我以后不再低調了! 此刻,窗外的夜色尤其的繁華,市中心的一家高檔餐廳里,許多穿戴時尚有品位的人們,正坐在里面慢條斯文的享受著晚餐,章小雅也坐在里面,她選了一個靠窗的座位,眼前放了一盤簡單的意大利面,和一份水果沙拉,可別小瞧了這兩樣東西,價格遠超它們本身的價值數十倍。

   章小雅(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一邊翻看著時尚雜志,一邊小口的嚼著沙拉,對面的沙發椅上擺滿了精致的購物袋,她身上也換上了一套新買的某大品牌最新款的連衣裙,價碼具體是多少她沒看,反正是很長的一排數字,她要做的就是穿上衣服,走到試衣鏡前看自己是否喜歡,然后把信用卡遞給服務員。

   她老老實實的坐在這兒,不是為了享受餐廳優雅的環境,而是逛街逛的累了,冷不丁的穿上十厘米的高跟鞋,那雙習慣了旅游鞋的小腳還真受不了,而且她還在等一個重要的電話。

   桌上的手機嗡嗡的響了起來,是新買的IP6,之前那個不到一千塊的手機,被她以五十塊的價格賣給了倒騰手機的小販,電話燕京城里那位最低調的小老頭打來的,章小雅馬上打起了精神。

   喂,爺爺,查到了?……哦哦,我明天就要搬過去,爺爺再幫幫忙啦……嘻嘻,謝謝爺爺! 掛了電話,章小雅臉上的興奮無以言表,嘴角噙著一抹陽光盛般的幸福微笑,呢喃道:嘿,我找到你了! 辦公室里的人都下班了,就連一直都是最后一個離開的保潔阿姨也下班了,偌大的辦公室里一片黑漆漆的,只有銷售經理的辦公室里亮著燈。

   楚靜瑤在趕一個銷售方案,這個銷售方案如果做的好的話,她就可以榮升公司空缺的銷售總監了,按照她的家世她本來是不用這么拼的,身為天楚集團最大的股東,即便她這輩子什么都不做,錢也是多的下輩子都花不完,可她就是想要證明自己,不用錢而是憑著自己的能力。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