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abp 576 >

abp 576



  追憶似水年華,好像在快速翻閱一本關于自己的畫冊,那個十八歲的自己,哭著笑著鬧著,認真過、任性過、甜蜜過;校園教室少年,考卷陽光微風,黑板老師書堆,一幕幕場景恍惚就在眼前,我分明看到一張稚嫩的小圓臉頂著一頭短發在歡笑,笑聲飄蕩在我十八歲的天空, 那一年,我高三。

    十八歲的我和我所經歷的一切都被丟進回憶的長河里。

  十八歲的容顏被定格在一張張發黃的照片里,那個短發愛笑的懵懂少女;關于十八歲那年我所經歷的很多事,卻慢慢模糊在了記憶里,只能通過老舊的記事本想起一二。

    還有一些事,是 不用記在記事本里也會被深深的刻在你腦海中的;  那一年,我十八歲,那是我第一次看見 爸爸哭,也是最后一次。

    高中時我就開始住校了,每周五晚上 回家,周日下午再返回學校,清晰的 記得那是個夏天的周日下午,天空已經慢慢拉上了自己白天的帷幔,我已收拾好東西準備回學校了。

  毫無征兆的爸媽就吵了起來,我也不知道當時哪來的勇氣,沖著爸爸就吼了起來,具體吼了什么我也忘記了,我只清楚的記得爸爸倒在了地板上,我清楚的看見了爸爸 眼角的淚水。

    我恨自己當時怎么就那么鐵石心腸,我看著 媽媽焦急的跑過去搖爸爸,而我卻頭也沒回的走出 家門,坐上了返回學校的車,想起爸爸眼角的淚水,就忍不住抽泣;  次周周日是我18歲的生日,本該周五下課就回家的我,卻留在了學校。

  因為我不知道該怎么踏進家門?不知道回到家看見爸爸要說什么?不知道爸爸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看著同學們一個個都回家了,心里五味雜成。

  就在這時,收到了爸爸的短信,到現在我都記得短信的內容——對不起,是爸爸錯了!后天是你生日,快回家吧!那一刻,眼淚就像決了堤的河水。

     我永遠也忘不了爸爸的淚水,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也是最后一次看見;  那一年,我十八歲,總覺得自己是站在有理樹上 的人,總覺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每次被爸媽訓的時候就想著自己要永遠離開這個家,再也不用聽他們嘮叨,想象自己躲在一個無人的角落里,看著他們著急的找,想象著自己永遠離開,讓他們難過后悔;可能因為恐懼吧,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那一年,我十八歲,卻依然不懂事,那一次,我惹哭了媽媽。

    到現在依然記得,那次和妹妹吵架,媽媽也沒問來由,就對我一通批評。

  我生氣極了,心想反正也沒人關心,就狠狠的抓破了自己的臉。

  媽媽看到后一句話都沒說,我卻看到了她眼里閃動的淚花,之后很多天媽媽都住在舅舅家沒有回來。

  后來我看到過媽媽很多次掉眼淚,但是都沒有像那次一樣刺痛我的心,讓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自私;  那一年,我十八歲,很多事都已經模糊在了回憶里,但我卻清晰的記得爸爸眼角的淚和媽媽眼里閃動的淚花。

  爸爸媽媽請原諒我年少不懂事,或許你們早已忘記了這些事,可是它們卻深深刻在了我腦海里。

    對不起,爸爸,我該跑過去扶起您,我該主動和您道歉;對不起,媽媽,我應該更早懂得身體發膚受之父母的道理。

  如今,這些道理我都懂了,我不會再像十八歲時那樣倔強任性了。

  看著你們慢慢老去的臉,我祈求時光能溫柔對待你們,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去孝順陪伴你們,你們陪我長大,我伴你們變老;   家里人都在勸你去大城市里發展,那里機會多待遇好,在這種觀念的熏陶下(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我很聽話,努力考上了大學,離開了故土,奔向另一處陌生的土地,這種飛躍的過程很刺激,甚至引以為傲,尤其在面對家鄉的人們問起的時候。

  可是當把陌生變得熟悉,新鮮變得尋常,自豪感隨之漸淡,便不由自主懷想故土的樣子,不是說家鄉的變化吸引人,而是融在骨血里的情感與刻在腦子里的記憶。

    我盡力的控制我成為故人的速度,方法就是,在感情無處宣泄,壓抑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就回家。

  土地就是這么包容,包容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人的驅殼和靈魂,遲早會變成其中之一,還有就是,我也會抱愧山河。

    以前總覺得陌生的地方才會讓人有安全感,沒有熟人之間不顧彼此的算計,和相處時理和行為的挑剔,和陌生人之間只是很平常的擦肩或者相視一笑以表寒暄,認識的人太多反而成了負擔,只有家鄉是唯一一個能讓我在熟悉中體味到安全感的地方,這里不是所謂的遠方,而是最接近初心的地方。

  安全感來自于那里的人的淳樸,不帶著有色眼鏡看人,不趾高氣昂,不頤指氣使,他們用最簡單的方式表達或者記錄,人與人間很容易交心,不太可能有太多交流壓力。

    總有一天,我會覺得快節奏的生活讓我顛簸的有些惡心,也總有一天我會嘗試著逃避,可是到那時再回到故鄉時,心里是否依然深感尋常,還是一種作為故人,熟悉與陌生交匯的復雜感,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有些地方你只能呆上一陣子,遲早是會離開,畢竟人生來就是一座孤島。

   “靠,咋回事!” 吳浩嚇的連忙后退。

  眾人都驚疑不定,而陳 阿東無所顧忌,他拳頭所向,砸中吳浩的胸膛;就聽吳浩發出痛呼,摔倒在地滾了好幾圈,十分狼狽。

  “丫的,一群 廢物

  還愣著干什么,一起上啊!”孫強覺得面子上掛不住,在自己的地盤竟然被一個瞎子耍威風,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要讓道上的人笑話死。

  得到孫強的命令,包廂里的十幾個 小弟沒有遲疑,立刻開始出手。

  朱 大虎手中有菜刀,但(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很快就被打飛,隨后就被五六個男人的圍攻,不多時就被打趴下了;另一邊,陳阿東拳頭揮舞,威風凜凜,確實厲害。

  然而,他獲得狐仙傳承畢竟時間尚短,甚至還沒來得及練習功夫,即便有無堅不摧的拳套,也難敵一群人。

  眨眼間,陳阿東就挨了一些拳腳,同時他的體力也消耗很大,拳頭的力量銳減。

  “死瞎子,給我跪下!”吳浩忍著胸口的劇痛逮到機會,從后面狠狠一腳踹中陳阿東的小腿,使得陳阿東膝蓋一軟,身子一個踉蹌;其他混子抓住時機一擁而上。

  砰砰砰。

  拳頭如雨點一般落下來,陳阿東感覺身子骨都要散架了,只能蜷縮在地上護著腦袋。

   趙婉柔剛才看到陳阿東和朱大虎來救她們,感動不已;此時兩人被暴打,他擔心壞了,連忙叫道:“別打了別打了,求求你們別打了!”“嗚嗚嗚,再打要出人命了。

  孫老大,求求你讓他們住手,別打了。

  ”趙婉柔一邊哭一邊跪在孫強腳邊乞求,這讓孫強心里得到極大的滿足,他也擔心鬧出人命,便吩咐道:“好了,都住手。

  ”“咳咳……大虎哥,你沒事吧。

  ”陳阿東現在渾身酸痛,眼前發黑,但他更擔心朱大虎。

  畢竟朱大虎是為了幫他才一起來的,若是出了什么事,他沒法向翠花嫂子交代。

  “沒事沒事,阿東起來!”朱大虎想要拉著陳阿東一起起來,但卻被吳浩踹倒:“草,跪著說話。

  打傷了我這么多兄弟,有你們好受的!”看到陳阿東鼻青臉腫,趙婉柔眼淚嘩啦啦的,扯著孫強的褲腳乞求道:“孫老大,求求你, 放了他們吧。

  ”“大嫂,不要求他,我沒事。

  我就不信了,有種弄死我!”陳阿東狠狠的叫道。

  “喲呵,小子挺硬啊。

  吳浩,給我打斷他一條腿!”孫強吐著煙霧,淡淡的說道。

  趙婉柔嚇的大哭,當即磕了幾個響頭不停乞求:“孫老大,阿東他年紀小不懂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千萬別往心里去。

  您是一方老大,對一個少年動手,傳出去也讓人笑話是吧。

  ”陳阿東此時心如刀絞,看著自己敬愛的大嫂為了自己,沒有尊嚴的磕頭乞求,他感覺身子都要炸開。

  他恨自己太沒用了,若是強大一些,就能讓大嫂不至于受到如此虐待。

  “你倒是伶牙俐齒。

  ”孫強捏著趙婉柔的下巴,心里面越發喜歡。

  他扔掉煙頭,對著趙婉柔的臉吐出一口煙霧,隨后壞笑道:“要我放了他自然可以,你知道我的目標是你,并不是他們。

  ”趙婉柔身子冰涼,心神一陣恍惚,但還是做了決定。

  “孫老大,我答應你。

  ”陳阿東腦袋轟鳴,瞳孔驟縮失聲叫道:“大嫂,不要啊……”“你丫的閉嘴!”吳浩給了個大嘴巴子。

  孫強好似故意戲弄,道:“答應我什么?”趙婉柔咬了咬嘴唇,哽咽道:“只要你放了我老公,放了阿東和大虎哥,今晚我就陪你睡。

  ”“哈哈哈,你未免想得太簡單了。

  這兩個家伙打傷我七八個弟兄,直接放人我怎么對兄弟們交代。

  ”孫強松開手,冷冷說道。

  “那孫老大,你要怎么辦,求你不要再傷害他們。

  ”“已經打傷了,說什么也都晚了,那就讓我受傷的弟兄一飽眼福吧。

  ”孫強一揮手,命令道:“受傷的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很快,包廂里只剩下吳浩在內的八個受傷小弟。

  這個局面讓趙婉柔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神閃爍著一股絕望還有濃烈的羞恥。

  “去好好趴著,給我受傷的兄弟來一個現場直播,也算是一點補償。

  ”孫強邪惡的大笑,吳浩等人也是興奮不已,甚至有人下面都開始悸動。

  趙婉柔已經沒有退路,失魂落魄的趴在沙發上。

  “小柔!”“大嫂,不要啊。

  ”朱大虎和陳阿東撕心裂肺的大叫。

  然而無濟于事,他們被死死按住,根本沒能力出手相救。

  看著孫強壓在趙婉柔身上,陳阿東目眥欲裂淚如泉涌,他心里那個恨啊,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嫂被糟蹋。

  “夠了!”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吼,使得包房瞬間安靜下來,孫強也停住了動作。

  所有人尋聲看過去,就發現 陳輝不知何時已經掙脫了繩子,雙眸赤紅臉色陰沉。

  “大哥。

  ”“老公。

  ”陳阿東和趙婉柔都覺得不可思議,更多的是震驚,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陳輝這個模樣,那眼神和臉色太嚇人了,好似一只瘋魔了的黑熊。

  “陳輝,你丫的怎么弄斷繩子的!”吳浩怒叫起來,馬上就能欣賞趙婉柔完美誘人的嬌軀,關鍵時刻踏馬的被人打擾。

  陳輝不理他,死死盯著孫強,聲音沙啞:“鬧你也鬧夠了,該收手了,真的要逼我嗎?”“喲呵,瞧你這話說的。

  ”孫強站起來,一臉玩味的冷笑道:“你以為自己是誰啊,我用得著逼你么。

  你踏馬就是個慫包,是個窩囊廢, 老子玩你老婆能咋地。

  來來來,老子就站在這兒,有種你出手打我!”“放了他們三個,我任你處置!”陳輝聲音冰冷。

  “草你丫的,真的以為老子脾氣好是吧!”孫強抓起一只酒瓶砸了過去,旋即大叫:“吳浩,砍他一根手指,別弄暈了,老子要讓他親眼看著自己的老婆在我胯下升天。

  ”“好嘞老大,這廢物就應該給他點顏色看看。

  ”陳輝的體型雖然高大,然而吳浩并不畏懼,他知道陳輝是個慫包窩囊廢,大搖大擺走過去決定先暴打一頓,然后砍掉陳輝的小拇指。

  哪知,陳輝眼珠子一瞪,抬手就是一拳。

  “啊!”這變故出乎吳浩的意料,他沒有躲開被砸中鼻子,好似有骨頭碎裂聲,眾人就看見吳浩捂著鼻子在地上翻滾哀嚎。

  “老大,浩哥的鼻梁骨被打裂了!”一個小弟叫道。

  “馬勒戈壁的!”孫強勃然大怒,“一起上,給我打斷他的狗腿。

  草,一個個都在挑戰老子底線,都忘了老子是混社會的嗎。

  ”轟隆隆!得到命令,包廂里剩下七個小弟沖過去五人,剩下兩人控制住朱大虎和陳阿東。

  “大哥小心。

  ”陳阿東提醒道。

  “你們這些雜碎,老子忍夠了!”陳輝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邊怒吼一邊揮舞著拳腳。

  他雖然面對五個人,但五個人都受了傷,因此眨眼間陳輝就打倒了兩人。

  剩下三人從三個方向包抄,陳輝挨了幾下,以傷換傷踹倒一人,又撲向另一個。

  看到幾個呼吸地上就橫七豎八躺了一片,孫強臉皮都在抽搐,他怒氣沖沖抓起一個酒瓶大步一跨就來到陳輝身后。

  見此情形,陳阿東、朱大虎和趙婉柔同時驚叫:“小心身后!”嘭!陳輝這邊剛回頭,酒瓶就結結實實砸在他腦袋上,玻璃渣子碎了一地,陳輝臉上也立馬開出血花。

  孫強一腳踹在他肚子上,之后踩著他的腦袋。

  “可笑,就你個廢物也敢逞威風。

  咋的,舍不得你的小嬌妻?”孫強冷哼一聲,接著陰笑道:“舍不得是吧,很好。

  老子偏偏要折磨他,等老子干完,讓我的兄弟們也嘗嘗鮮!”“吼!”陳輝發出怒吼,可卻爬不起來。

  “憤怒有什么用。

  憤怒只會讓你失去理智,并不會讓你變強。

  你也二十好幾了,難不成看不明白這是弱肉強食的社會。

  再說了,陳輝啊……”孫強蹲下來,褥著陳輝的頭發,將他的腦袋提了起來。

  “還不是因為你好賭,還不是因為你是個廢物,是個窩囊廢,所以你的小嬌妻才會跟你受苦,才會淪落到這么個下場。

  你生什么氣呢?你有什么理由憤怒的?這一切都是你親手造成的,我說沒錯吧。

  ”轟!陳輝心臟沉到了谷低,瞳孔驟縮,好似丟了魂魄。

  “老公。

  嗚嗚嗚,孫老大,求求你放了他們,我給你磕頭了。

  我陪你,我陪你睡,只求你不要傷害他們。

  ”趙婉柔看到陳輝滿臉鮮血,心疼又擔心。

  “草!”孫強松開手,看著趙婉柔磕頭求饒,他來了火氣,咒罵道:“你長的這么漂亮怕不是個傻子,這種廢物,你怎么看上他的,還這么死心塌地。

  ”“他是老公,我不怪他,都是我不好。

  我要是能多努力一點,就能賺夠錢,就能還上賭債。

  孫老大,你放他們走,我陪你睡。

  ”“大嫂。

  ”看著趙婉柔雨帶梨花,陳阿東心如刀絞。

  朱大虎也感動的眼眶濕潤,他恨鐵不成鋼的掃了一眼陳輝,但這個時候責罵已經無濟于事。

  孫強吐了口唾沫,哼道:“嘛的,耽擱這么長時間,老子性趣都差點磨滅了。

  過來,這次沒人打擾了,老子讓你嘗嘗哥哥的大棒。

  ”邊說,孫強將趙婉柔按在沙發上。

  然而,誰都沒有注意到,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陳輝眼中閃過一絲陰狠。

  他暗暗的抬頭,看到孫強嘶開自己妻子的褲子,一股殺氣在胸膛炸開。

  陳輝看到朱大虎掉落在地上的菜刀,就在兩米開外,好似回光返照他猛地翻滾過去抓住菜刀,然后猶如一只豹子,身子弓起來彈射出去,菜刀從天而降。

  “孫強,你給我去死!”這一幕發生太快了,因為在場的小弟注意力都放在趙婉柔身上;退一步說,就算他們注意到陳輝的動作,但因為受傷也來不及阻止。

  于是乎,這一刀就當頭砍了下去。

  孫強反應不可謂不快,能夠坐上如意賭場二把手的寶座,沒點本事也說不過去;在陳輝射過來的時候,孫強本能的感覺到一股死亡危機,使得他寒毛倒豎。

  他頭也沒回頭,身子一個翻滾從趙婉柔身上滾了下來;然而,那菜刀也轉移了個方向,依然朝著他腦袋砍過來。

  情急之下,孫強只能用手抵擋。

  “啊!”撕心裂肺的慘叫響起,鮮血飚灑,一只大拇指掉下來正好落在孫強的嘴里。

  陳輝沒有罷休,又是一刀砍中孫強的肩膀,接下來是第三刀……這血腥的場面嚇蒙了所有人,每個人都發現身子僵硬,無法動彈。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趙婉柔,她驚叫著撲過去抱住陳輝的身子,拼盡全力將陳輝拉開。

  這個時候,陳輝才微微恢復了一點理智。

  可沙發上已經血流成河,孫強身上十幾處血口子,已經奄奄一息。

  “老公,你干嘛呀,這可怎么辦。

  ”趙婉柔嬌軀猶如篩糠一樣顫抖,淚如雨下,眼中滿含恐懼。

  包廂里的幾個小弟嚇的亡魂皆冒,連鼻梁碎裂的吳浩都像是見鬼了一般,連滾帶爬的沖出包廂。

  “老婆,我,不是窩囊廢。

  ”陳輝咧開嘴,一手摟著趙婉柔,一手提著血淋淋的菜刀。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