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栗 pick >

栗 pick



我最近迷上了一名俄羅斯俏少婦, 蓮娜……前幾年, 老伴給一有錢人家當保姆,雇主是一上市公司老總,他父母早逝,我老伴常年給他們當保姆,照顧他們飲食起居,后又怕我孤身寂寞, 讓我搬和他們一起住,還特意給我跟老伴準備了一個房間。

  相處幾年,男雇主對我跟老伴,就如同父母一樣看待。

  相處很融洽,如同一家人一般。

  伊蓮娜融合了東歐 美女所有的特征,翹臀,藍色眼眸,深邃的眉角,火焰的紅唇,金黃的大波浪,魅力十足。

  她曾是中國留學生,所以中文溝通能力沒問題。

  今天一大早,老伴要去超市購物,跟我說 糖糖在睡覺,讓我看著點。

  糖糖就是他們的小孩。

  我睡得有點迷糊,沒在意,不一陣,就聽到糖糖的哭聲,我立馬起床就跑到了嬰兒床邊,看了一下。

  糖糖睡醒了,應該是肚子餓了,哭的厲害。

  我趕緊抱起糖糖哄著。

  不一會兒,伊蓮娜聽聞哭聲,從她臥室匆忙跑來。

  她穿著一身吊帶半透明的真絲睡衣,以前我從未見她穿的這么性感,隱約中,諾大的領口中,一覽無余,她竟沒任何遮掩。

  “乖,寶寶不哭哦。

  ”伊蓮娜從我懷里接過糖糖,哄了起來。

  我站在一旁,忍不住對著她胸前多瞄了一眼。

  剛才聽見糖糖哭,我也沒太注意形象,直接從被窩里爬起,就穿著一件褲頭,只因為剛才多看了一眼,我這心里就跟貓抓似的。

  糖糖被伊蓮娜一番安撫下沒再哭,才放松下來。

  這個時候突然注意到了自己的衣著,大概是覺得這樣出現 在我的面前,不合適,突然俏臉就紅了。

  她低頭余光又掃 了我一眼,估計是注意到了我的反應。

  頓時又羞又躁,很難為情。

  “ 馬叔,剛才聽糖糖哭,我一著急,就沒想太多,都沒來得及換衣。

  ”伊蓮娜輕輕拍打著糖糖的胸口,便轉移注意力,對我說道。

  我當時還沉醉在伊蓮娜這一身絕美、性感、的半透明睡衣里。

  聽了她解釋后,我尷尬一笑。

  “我也一樣,總是感覺有點怪怪的呢”氣氛有點尷尬。

  我也就跟著轉移了話題,起身從床邊拿了一個玩具,“糖糖,不哭哦,乖,爺爺陪你玩,好不好?”原本我只是為了逗樂孩子,可哪知道,我搖晃玩具的會后,竟無意間,手指觸碰到了伊蓮娜的胸口。

  里面沒遮攔,在我的大拇指外沿觸碰了下。

  一陣光滑,酥軟的感覺,真的好舒服啊!!伊蓮娜注意力放在了孩子身上,雖然我剛才觸碰了一下,但她似乎沒注意,并沒說什么。

  孩子露出了笑,沒再哭鬧,我也算安心。

  只不過伊蓮娜穿著這種露骨的睡衣在我面前,而我也只是穿著大褲頭,不合適。

  “蓮娜,讓我抱著糖糖,你先去換身衣服吧。

  ”我剛 說完,她俏臉更紅了,輕輕應了聲,便將孩子遞送到了我的手上,然后轉身就打算回自己房間,換衣去了。

  可就在她離開房門的時候,我總有一種意念上的錯覺,她的 目光總有意無意的盯著我看。

  那一瞬間,她臉上表情特別復雜。

  以前只是從一些小電影中,觀賞到歐美女人的身材,今天讓我真實目睹了真容,讓我一整晚都很興奮。

  隨后幾天,只要睡覺,我腦子里就想著伊蓮娜迷人的樣子,就跟著了魔一樣。

  有一次,我竟實在忍不住,腦子里幻想起了她,那種感覺真是前所未有的刺激,年紀大了,已經很多年都沒那種感覺了。

  這天,老伴早早的就哄著糖糖去睡覺了。

  我跟伊蓮娜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電視,天氣有點悶熱,我穿著白襯衫,大褲頭,伊蓮娜則穿著略為保守的帶領睡衣。

  電視里,正好播放著一段歐美影視劇,恰好一段劇情是老公常年不在家,妻子愛上了偷吃。

  我當時不知道是不是入了魔,知道俄羅斯美女私生活比較開放,便簡單的與她探討了一些歐美女人的話題。

  伊蓮娜竟一點都不介意,與我分享了不少觀點與想法。

  聽完后,我想到了她目前的情況,就故意問:“蓮娜,那你丈夫常(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年不在家,出差在外,你會不會有其他的想法呢?”伊蓮娜突然白了我一眼,表情略有羞澀與憤慨:“馬叔,你瞎想啥呢?我可不想做對不起自己丈夫的事情。

  ”她回了一句,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影視劇上,我的心情也踏實了不少。

  其實之前我跟伊蓮娜接觸很少,不過自從上次尷尬的事情后,伊蓮娜似乎跟我親密了不少。

  我膽子也大了很多,試探性的問:“聽說你們歐美女人都很開放,你丈夫整天不在家,想必你也覺得寂寞吧?如果你覺得寂寞的話,會怎么辦呢?”伊蓮娜估摸沒想到我會問的這么直白,驚訝的盯著我,然后快速的閃躲開,漂亮的臉蛋,羞躁的一片漲紅。

  她伸出手撩了撩耳邊的金發,那樣子可真是迷人……本以為伊蓮娜不會理會我了,正當我打算轉移話題的時候,突然她悄悄的說:“寂寞肯定是有的,可我老公得賺錢,長期分居也是無奈的舉措。

  ”聽了伊蓮娜的話后,我瞬間腦子一片空白。

  萬萬沒想到這個外表清純的性感俄羅斯大美女,真的如同網絡傳聞一般,很開放,真愿意跟我聊這種極為私密的話題。

  突然間,我感覺呼吸急促了不少,伊蓮娜的回答,讓我更興奮了,膽子也更大了。

  “蓮娜,那你一個人的時候,腦子里會幻想什么啊?”我一邊問,一邊將身子故意往她那邊移動。

  伊蓮娜察覺到我的小動作后,沒什么反應,似乎是默認了我挨著他。

  而且她的呼吸也有點急促,胸口處起伏幅度明顯加快,修長美腿也情不自禁往內側并攏。

  “馬叔,我當然是想我的老公啊,還能想誰啊?難道我不想我老公,想你啊?”伊蓮娜露著迷人的笑容,開玩笑道。

  不知為何,我與伊蓮娜相差三十余歲,她還是俄羅斯人,這種身份距離,讓我們聊起這種羞羞的話題,十足刺激。

  見伊蓮娜對我的話題,并不避諱,從某種眼神,我料定她心思。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還是自由奔放的外國妞,丈夫又常年出差,怕也是孤單寂寞極了。

  “蓮娜,想我有啥不行呢?要是真的想我這 老頭,說不定有別樣的感覺呢!”說完,我老臉一紅,有點發燙,可能是感覺太厲害,控制不住,所以說的比較直白。

  伊蓮娜是外國妞,即便思想前衛,但做夢也沒想到我竟然這么大膽,聽了后,呼吸有點急促,整個人有點錯亂。

  見我越說越帶勁,伊蓮娜一張俏臉蛋都棗紅了,最后手足無措,站起道:“馬叔,不說這些,時間不早,我要回房間睡覺去了。

  ”我正興起,突然被打斷,遺憾道:“好吧,你去睡吧。

  ”伊蓮娜微微起身,緊繃的睡褲,包裹著她的翹臀,有如歐美卡戴珊,配上纖細的小蠻腰,更顯圓潤。

  “蓮娜,等等。

  ”我還有點意猶未盡。

  “馬叔,還有什么事兒嗎?”“我看電視上,你們那邊,睡覺前不都要來一個擁抱嗎?”說完,我心底有點忐忑不安,生怕被拒絕。

  可哪知道伊蓮娜站在原地思索片刻,有點難為情的羞躁,最后竟答應了。

  “好吧。

  ”伊蓮娜有點緊張,眼神還瞄了一眼我老伴的房間,大概是怕被我老婆看見吧。

  確定沒動靜后,她微微的張開懷抱,“來吧……”我盯著她的胸口,至少有F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做夢一樣,走上去,緊緊的抱住她。

  伊蓮娜上衣略有點松軟,我一抱就感受到了那種曼妙滋味,讓我邪火竄頭。

  我抱的有點緊,瞬間,我忍不住,有了很強烈的感覺。

  伊蓮娜覺察到了我的異常,趕緊松開我。

  “馬叔,可以了,我要去休息了,晚安。

  ”說完,就快步的進了自己房間。

  看著伊蓮娜一臉慌張,狼狽的樣子,我感覺就跟做夢一樣。

  徹夜未眠!我滿腦子里想的都是伊蓮娜,這個美艷動人的俄羅斯美少婦。

  次日清晨,老伴去菜市買菜去了,而我準備了早餐,敲門喊伊蓮娜起來吃早飯。

  伊蓮娜穿好衣服,就到衛生間洗臉,化妝。

  她今天穿的一身紅色連衣短裙,開叉的胸口,黑絲襪,黑高跟,第一眼我就迷住了。

  見我走來,伊蓮娜跟我打了招呼。

  “馬叔,早呢。

  ”“早啊,蓮娜,早飯準備好了,你吃完打算干嘛呢?”“約好一閨蜜做spa呢。

  ”說完,就擠著牙膏,彎腰翹臀開始刷牙。

  我在側面,看著她被短裙包裹的翹臀,頓時想起昨晚一幕。

  那絕美的美臀,讓我情不自禁的走到伊蓮娜的身后,從后面抱住了她。

  伊蓮娜被我這一舉動,猛地一顫,想閃躲,卻被我一把摟住,手悄悄撩開耳邊發絲,湊上去,哈了一口熱氣。

   白玉京從山石內彈出來,仔細打量著卓清揚的臉,然后一副洞察一切的樣子,背負雙手道:“以你這死老頭比城墻還厚的臉皮,竟然也能紅起來,多半是回想到了和你那位器靈不可言說的事情……啊……”話未說完,他的身子就被卓清揚一腳踢飛下山。

  “臭小子,為師送你一個因果,你此次下山,就去H市找武家,武世榮的女兒年方十八,又是鳳體,對你修為有莫大的益處,武世榮欠我一個人情,你就跟他要他的女兒……”在卓清揚的一大堆嘮叨中,白玉京如一只野狼一般飛身下山,撲向山下的花花世界。

  ……第二天,從大青山開往H市的中巴車上,這時上來一個紅裙如火,輕盈高佻,柔美又性感的美女。

  她一上這中巴車,給白玉京的感覺就如一塊絕世美玉塞進了一個亂七八糟的盒子,反差太大了。

  這絕對是一個禍水級的大美人,足以秒殺時下當紅的所有女明星,看她穿著品質上乘的裙子,絕對是出身于那種非富則貴人家,這樣的大美人,怎么會上這樣一輛破舊顛簸的中巴車?美女上得車來,踩著高跟艱難地向白玉京座位方向挪過來,到不是她認識白玉京,而是車內只有白玉京身邊還有一個空位了。

  驀地,車子一個大弧度的顛簸,美女站立不穩就要跌倒。

  白玉京眼疾手快,呼地起身將美女抱在了懷里,哇喔……好香,好有彈性……“你……你放開我!”美女失聲驚呼起來。

  白玉京將她抱著往座位上一放,然后理直氣壯地說:“我是怕你摔著,小心吶!”美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卻又找不到責怪他的理由,剛才要不是白玉京,她的確是會摔倒在車廂內的。

  而滿車的男人見狀,全都在內心羨慕又怨恨地罵白玉京:“牲口啊……”白玉京才不管那些男人敵視的目光,他的雙眼卻是盯在身旁美女精致得無可挑剔的臉上。

  美,實在是太美了,比起器靈美女慕容秋水來說,雖然身材沒有那么火爆,全顏值卻是要高出那么一丁點的。

  感受到白玉京那色色的目光,這美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又做出很生氣的樣子,將臉轉向另一邊去了。

  就在這時,飛馳著的中巴車忽然一個急剎,滿車紛紛向前跌去。

  白玉京安穩如山,卻一伸手臂,將同樣向前跌去眼看就要撞到前面椅子的美女給擋住了。

  “哇喔……真大,好彈軟啊……”白玉京的手臂擠壓著美女高聳的酥胸,內心爽翻了。

  “你……你……”美女再度氣紅了臉,被白玉京如此正義凜然地占了便宜,卻半點發作不得,沒辦法,要不是白玉京這么一擋,她鐵定是要撞到前面椅背上,腦袋都要磕出一個大包來的。

  眾人罵罵咧咧地爬起身來,正要責問司機是怎么開車的,卻見前面的公路上橫放著一輛面包車,道旁還站著四名手持砍刀的壯漢,就是他們,剛才逼停了中巴車。

  “打開車門!快點!”一名壯漢走近中巴車,用刀背敲著車頭大吼道。

  眾人瞬間嚇傻了,這是遇上了劫匪啊!在這偏避的山中,被搶了也是白挨,有關部門根本就管不了。

  司機也是嚇得不輕,不得不將車門打開,逃是逃不了的。

  四名持刀壯漢當中有兩名竄上中巴車來,滿車的乘客一個個嚇得縮著脖子,都在打算用身上的財物破財消災,不去與這些劫匪對抗,保命要緊啊!但兩名持刀垃漢上得車來,目光第一時間就鎖定在白玉京身邊美女的身上,對其他的人視若無睹。

  “哈哈哈……葉 飛雪!我看你往哪里逃?你是自己乖乖下車呢,還是等我們哥倆動手?我們的雙手已經是饑渴難耐了,哈哈哈……”其中一名持刀壯漢一臉猥瑣地大笑著說,他的目光緊緊地盯在美女的酥胸上,就差沒流出口水來了。

  這位叫葉飛雪的美女面無血色,戰戰兢兢地起身,在側身從白玉京面前擠過去的時候,目光幽怨而又絕望地看了他一眼。

  滿車的乘客,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就那樣眼睜睜的看著兩名持刀壯漢將葉飛雪押下車去,直接押往公路旁邊茂密的樹林。

  在這荒山野嶺里,四名壯漢和一位禍水級的大美人,其結果可想而知了。

  等四名壯漢中的一名將面包車一挪開,中巴車司機急忙一腳油門到底,瞬間沖了過去。

  滿車的乘客這時紛紛松了一口氣,暗贊司機逃得快。

  “砰!”驀地,白玉京一拳擊碎車窗玻璃,身子一下子掠了出去。

  “沒辦法,葉飛雪么?你最后看我的那一眼,讓我確認了眼神,你就是我遇上的對的女人,唉!不得不救你啊!”白玉京向密林之中飛掠進去。

  密林之內,葉飛雪被四名持刀大漢押到一棵大樹之下,然后一名為首的大漢一臉猥瑣地奸笑起來。

  “葉飛雪!給你一個機會,你好好地讓我們爽一爽,我們就告訴你是誰派我們來殺你的,讓你死個明明白白。

  ”“哈哈哈……”“嘿嘿嘿……”“像你這么漂亮的女人,我們還真是有點下不了手啊,要不這樣,只要你能讓我們爽到滿意,我們決定冒著生命的危險將你藏起來,以后你就做我們哥幾個的馬子好了,行不行啊葉飛雪,好活不如賴活啊!”四名壯漢你一言我一語,皆都猥瑣無比地笑著貼近葉飛雪,其中兩人甚至還一邊脫著衣服。

  葉飛雪粉臉煞白,自知今日是在劫難逃了。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是誰派你們來的!就是我那位急著繼承家業的地無賴哥哥 葉子楓,是他花錢請你們來殺我,然后他就成了家族事業的唯一繼承人了。

  ”四名壯漢聞言怔了一下:“哦!果然是一個精明的女人啊,看樣子你當上葉氏集團的總裁的確是有著真本事的。

  ”“不錯!不過越是優秀的女人,玩起來就越有滋味啊,嘿嘿嘿……”“你盡量讓我們爽到滿意,這樣我們會慢一點殺你,或者把你藏起來不殺也行,哈哈哈……”那兩名壯漢已經脫得只剩下褲衩子了。

  “你們這群天殺的 惡棍,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的!”葉飛雪凄慘地大叫一聲,忽然一頭向旁邊的大樹撞去,她寧可撞死,也不要受這四個惡棍的玷污!四人沒料到葉飛雪如此剛烈,想要阻步她自殺時,卻已是來不及了,眼看著這個絕色美人就要香銷玉殞。

  驀地,一道人影忽然閃出來,正好擋在葉飛雪的前面,然后,葉飛雪弓著的身子一頭就撞在了來人的小腹之下那最要命的地方。

  “哎喲喂!小妞你這是往哪里撞呀?疼死我了,哎喲……”來人殺豬般地哀號起來,雙手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地按住了葉飛雪的腦袋,然后,兩人形成了一個不可言說的姿態。

  “牲口啊!”看到兩人的姿勢,四個惡棍竟然異口同聲地罵了出來,恨不得自己以身相代。

  葉飛雪腦袋嗡地一聲炸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會突然閃出一個男人來,而自己正巧撞在了他的那里,加上自己現在跌跪著,這像極了自己給這個男人吹某種東西。

  更可恨的是她還感覺這男人雙手緊緊地按著自己的腦袋,讓她的臉緊貼在某個罪惡之物上。

  葉飛雪費力地推開來人,抬頭一看時,卻發現來人竟然是在中巴車上占了自己兩次便宜的壞家伙。

  那么,剛才自己正巧撞在他那個部位,是不是這家伙預先算計好了的?“哎喲……疼死我了!你撞哪里不好,偏偏撞在我這里啊!”白玉京夾著雙腿一邊跳著一邊直哼哼,在葉飛雪與四惡棍面前表演著。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出現在這里?”“還問他做什么,直接殺了他,被他撞見了就不能留活口。

  ”“砍了他!”兩名惡棍不容分說揮著砍刀就向白玉京砍了過去。

  忽然之間,寒光一閃,一陣侵人肉骨的寒意襲來,兩名惡棍被白玉京從袖中亮出的一柄匕首幾乎同時切中胸口,然后,兩名惡棍瞬間就仿佛被千年寒冰凍住了,轉眼之間就成了兩副冰雕。

  剩下兩名惡棍見狀,頓時明白遇上了煞星,兩人都嚇得雙腿發顫,想要逃跳都邁不動腳步。

  “你……你……你別過來……我們可是快刀幫的……你要殺了我們,一定逃不過快刀幫的追求……”其中一名惡棍用發顫的聲音企圖威脅白玉京。

  “哼哼……小爺偏不怕你什么快刀幫,但也不能留著你們兩個禍害,納命來吧!”寒光再一閃,這兩名惡棍也變成了冰雕,然后白玉京在每具冰雕上輕敲一下,冰渣子嘩啦啦掉了一地,這四名惡棍已是尸骨無存了。

  葉飛雪也是驚恐地看著這一幕,明白到自己遇到的是一個奇人異士。

  “謝謝……謝謝你救了我!”葉飛雪長舒了一口氣說道。

  “舉手之勞,不必客氣,不過我很奇怪你樣這一個大美人孤身來這深山老林做什么?”葉飛雪神情黯然地說:“聽說大青山有一個叫卓清揚的前輩高人,我想去請他求我 老爸,我老爸得了肺癌,晚期了!”“什么?原來是找卓老頭的?別的不敢說,就治病救人這一項,十個卓老頭也不及我一個,哈哈哈……你不用去找卓老頭了,區區肺癌,我揮手之間就能治好!”“你……你說的是真的?”葉飛雪聞言,不由得眼前一亮,如果在白玉京擊殺四名惡棍之前,對他的話葉飛雪可能認為是吹牛,但見識到白玉京不是普通人之后,葉飛雪就不由得相信了幾分。

  白玉京有些不滿地應道:“當然是真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大青山找卓老頭問個清楚,他雖然是我師父,可治病救人這一項,他想不服我都不行。

  ”“你……你竟然是卓前輩的徒弟?”葉飛雪聞言,不由又信了幾分。

  “當然!成為那老不正經死老頭的徒弟,也不是什么驕傲的事情。

  ”白玉京搖著頭,仿佛自己的師父配不上自己一般。

  葉飛雪本來是要到大青山去的,但半途又被自己親哥哥葉子楓買通的殺手給逼了回來,現在她老爸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再上山去找卓清揚只怕是趕不急了。

  “那好,只要你真的能救得了我老爸,你想要什么,只要我們有的我都能給你!”葉飛雪一咬銀牙,決定在白玉京的身上賭上一把了。

  白玉京目光火辣地打量著葉飛雪曼妙多姿的嬌軀,毫不掩飾地說:“我治好你老爸,你做我的女人,怎么樣?”葉飛雪柳眉一豎,果然這家伙怕圖的就是自己的美色,她心生反感,但想到自己的老爸危在旦夕,而這個家伙非常有可能是老爸的救星,為了老爸,為了整個葉家,拼了。

  想到這里,葉飛雪忍住心中的反感,狠狠地一咬牙說道:“好!只要你真的能救活我老爸,我就答應你的條件!”“痛快!你老爸我救定了,你我也要定了,咳咳……先別對我有偏見好么?省得你對我越看越不順眼,我很純潔的,還是初哥哦,你不虧的……”葉飛雪皺著眉嬌哼道:“好了別說了,救人如救火,咱們趕緊回去吧!”兩人走出密林,到公路上攔住了下一趟客車。

  足足三個小時之后,兩人這才乘車進入H市。

  葉家,乃是H市四大家族之一,雖然排名墊底,可相對于別的企業集團什么的,那也是巨無霸一般的存在。

  只不過葉家二代中人才凋零,葉家家主 葉無忌的長子葉子楓,完全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整天游手好閑,吃喝玩樂至上,別的什么都不會。

  只有次女葉飛雪還算是個人才,年僅二十五歲就留洋是來,還拿到了雙博士學位,在半年前葉無忌病倒之后,整個葉家的重擔就落在了葉飛雪的肩上。

  而葉飛雪竟然也不負眾望,雖然無力讓家族企業更進一(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步,但暫時還是能守住江山了,以她的聰明才智,假以時日,未必不能讓家族企業進一步發展。

  到了H市剛一下車,白玉京就看到街邊停著一部豪車,邊旁站著一個俏美人,一副白領麗人打扮,正微笑著向葉飛雪招手。

  這個俏美人穿著黑色包臀短裙,一雙圓潤修長的玉腿格外吸人眼球,高聳的胸脯將白色的衫襯頂得扣子都仿佛隨時要崩掉一般,一張精美的臉蛋竟然也不比葉飛雪遜色,又是一個絕色美女啊!轉臉看到白玉京死盯著那位白領麗人舍不得移開,葉飛雪低哼一聲:“流氓色胚!真是見一個愛一個!”白玉京嘿嘿一笑:“怎么了?你是不是吃醋了?”“哼!她是我閨蜜唐佳宜,也是我現在的秘書,你休想打她的主意,讓我知道了我就反悔做你的女人。

  ”“嘿嘿……放心好了我的好姐姐!我不會主動招惹你閨蜜的,但要你閨蜜一不小心愛上了我,那我也沒辦法的。

  ”葉飛雪翻了一個白眼:“就你……做夢去吧!你以為你是蓋世無雙的美男子還是世界首富啊?”白玉京笑了笑,沒有反駁她。

  唐佳宜這時迎了上來,用詫異的目光打量了白玉京一眼:“飛雪!他就是你請來給葉伯治病的 神醫嗎?怎么這么年輕啊?”白玉京搶著說道:“所謂英雄出少年,我年輕怎么了?敢不敢打個賭?要是我治好了你葉伯你就做我女人怎么樣?”葉飛雪聞言狠狠地瞪著白玉京嬌喝道:“白玉京你是色鬼投胎的嗎?剛和我打同樣的一個賭,現在你以扯上我閨蜜,你想要怎樣?”唐佳宜眨巴了幾下美眸,一臉疑惑地問:“飛雪你說什么?你竟然拿終身幸福和他賭這個?”葉飛雪神情黯然地說:“這色胚子要是真能救得了我老爸,我為了家族只能這樣犧牲了。

  佳宜,你一定要離這家伙遠一些,他不是個好人。

  ”白玉京一臉無辜地說:“我救了你的命,又準備救你老爸的命,還不把我當好人,唉!真的好傷心啊!”“廢話少說,快上車去我家吧,我老爸的病一刻也不能耽擱了!”葉飛雪說著,率先鉆進了車子副駕座。

  白玉京也鉆進了車子,唐佳宜啟動車子,風馳電摯一般向葉家別墅沖去,這妞的車技竟然十分的高招,接連超車一點都不帶含糊的。

  葉家別墅座落在H東面,是獨立的別墅,有五棟豪華樓房相接,精致而又氣派,又地處寸土寸金的豪華地段,非大富大貴人家是住不進這樣的別墅的。

  車子直接駛入別墅大院,在居中的主樓前停了下來。

  “小姐回來了,請到神醫了嗎?”一名中年漢子第一時間迎了樓來。

  白玉京鉆出車子,第一眼看到這中年男子,就感覺到他不是一個普通人,而是一個練家子的武者,具備了化勁中期的實力。

  在這個時代,地球雖然處于末法時代,但依然有武者得修真者存在,也就有了兩種道,也就是武道與仙道。

  其中各有自己的境界化分。

  武道:外勁、內勁、化勁、宗師、武王、武帝、武尊、武神仙道:煉氣、筑基、結丹、元嬰、化神、渡劫、虛仙……眼前出現這個中年漢子,擁有著化勁中期的實力,讓他一個人對付幾十個普通人還是可以的,但在白玉京的眼中卻是還不夠看的。

  以白玉京煉氣后期大圓滿的實力,已經相當于武道當中化勁后期大圓滿境界的實力了。

  “剛叔!我爸的情況還穩定嗎?”葉飛雪焦急地問道。

  這中年漢子是葉飛的保安隊長陳剛。

  陳剛嘆嘆著搖搖頭:“情況很糟,請神醫……他……這位就是小姐你請來的神醫嗎?”陳剛看到年輕的白玉京,臉上明顯就露出了失望之色。

  “哈哈……哈哈哈……我親愛的妹妹!你心急也不用隨便去山里面拉一個土包子就當成神醫啊,就他還神醫,那我還是神仙呢,哈哈哈……”這時,一個看起來就吊兒郎當的青年男子走出來,一雙深陷的瞳孔表明他是一個長期縱欲過度的人。

  葉飛雪一看到這青年,馬上就露出哀怨的神情,自己這位親哥哥為了一己之私,竟然買通殺手要對自己下毒手,這兄妹之情在他的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文,他同時也是要害死老爸,這個哥哥與禽獸有什么區別?“哼!葉子楓!我沒有死在深山老林里面你是不是很失望啊?”葉飛雪面罩寒霜地反問道。

  葉子楓臉上一點愧色也沒有,反正揣著明白裝糊涂:“哪能啊?妹妹福大命大,又請了這么一位神醫回來,對家族的貢獻可真大呢!”葉飛雪不想再跟這個人面獸心的哥哥多說一句話,領著白玉京就要往大門走。

  葉子楓一伸手就將白玉京給攔下了,打量著白玉京身上的粗布青衣和一雙布鞋,他便一只手捏著鼻子,一只手還不停地在鼻尖前煽動著,嗡聲嗡氣地叫道:“來人啊!帶這家伙去洗個澡,然后拿一套傭人的衣服給他換上,這么臭要是進了我老爸房間,直接就能將我老爸給熏死了。

  ”他的幾名心腹保鏢聞言馬上沖上來就要拽白玉京,白玉京森寒的目光掃了這幾名保鏢一眼,這幾名保鏢頓時如墜冰窟,一個個打了一個寒顫,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感襲來,他們不約而同地止住了腳步,紛紛驚疑地盯著白玉京,卻是沒有一個人再敢上前半步。

  葉子楓也觸到了白玉京的目光,同樣感覺自己瞬間被凍僵了一般,一臉驚疑地盯著白玉京,還側身退了一步,不敢再阻攔了。

  這時一個中年婦人走了出來,看到葉飛雪帶著一個身穿青色長袍的青年,詫異地問道:“飛雪!這位是……”葉飛雪應道:“他就是我請回來的神醫,媽!先別問那么多了,快讓神醫給老爸看病吧!”中年婦人正是葉飛雪的老媽邱瑩,她看到身著怪異又年輕得不像話的白玉京,自然是不敢相信白玉京會是一個神醫。

  但現在自己的丈夫葉無忌馬上就要支持不住了,不管怎么樣也只能是死馬當作活馬醫,姑且試一試再說了。

  “她側身一讓,并沒有對白玉京客氣,顯然對白玉京還是心存極大的懷疑。

  ”白玉京也不在意,沒有拿出真正本領之前,這些個世俗凡人誰會相信他是一個擁有神奇本領的人?在他們固有的觀念里,所謂神醫都應該是那個須發皆白仙風道骨的老頭子。

  隨著葉飛雪來到葉無忌的病房,但見幾名醫護人員正在病床前忙碌著,而床上躺著的一個男人,身上插滿了這樣那樣的管子,連接著各種醫學儀器。

  見到這一幕,白玉京眉頭微皺,目光移到病人身上,微微一打量,胸上就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他走向病床,正要伸手去觸碰葉無忌,一名女醫生便攔到了他的面前。

  “你要干什么?病人現在病情危急,請你讓開!別打擾我們的工作。

  ”“干什么?我當然是要救人了,還是請你們讓開吧,這病你們這些儀器救不了,只有我用特殊手段才能救治。

  ”白玉京說著,就要將這女醫生推開。

  女醫生倔強地擋在他的面前:“你能治?我們可是H市最頂級的醫療小組了,所有的醫學設備都是從國外引進的最高端的設備,我們都治不了的病,你能治?”白玉京懶得反駁,雙手搭在這女醫生的雙臂上,微微一用力,就將她給托起來,放到了一側,同時頭也不回地對葉飛雪說道:“葉小姐,麻煩你把他們都請出去,給我十五分鐘,我就能還你一個健健康康的老爸。

  ”那女醫生一雙好看的大眼睛閃動了幾下,還要上前來和他理論。

  葉飛雪急忙出聲:“柳醫生!就先給他十五分鐘吧!十五鐘之后我老爸要是不像他說的那樣好轉的話,我給你道歉,并且讓人修理這家伙!”柳醫生聞言,雙眼又閃了幾下,最后輕嘆一聲,只好一揮手,領著幾名護士離開了病房。

  白玉京坐到床上,伸手迅速地點了葉無忌的幾處穴道,將他的心脈給護住了,然后右手憑空吐出一團紅芒,這團紅芒打入了葉無忌的身體,瞬間散布到他的全身。

  足足有兩個月沒有蘇醒過的葉無忌,竟然一下子睜開了雙眼。

  “咦!?我的病好了嗎?感覺渾身暖洋洋的好舒服啊!”葉無忌馬上就要坐起身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