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fc2ppv 1000791 >

fc2ppv 1000791



  精彩導讀:20年來, 李姚設想了無數次和欣重逢的畫面,卻未曾想到會是如此:相隔千山萬水,透過小小的攝像頭,看著彼此青春不再的臉。

  20年的時光流逝,他對欣的愧疚堆積如山。

  再次見面,本想補償她,未料卻可能再次傷害了她……  ■講述人:李姚  ■性別:男  ■年齡:39歲  ■職業:鐵路職工  ■講述方式:電話  印象:從沒哪個講述人比李姚發的短信長,記者不斷刪除舊短信,還是有很多顯示不出來。

  李姚只有中午有空,記者打電話過去,他的話并不如短信那么多,甚至有問才有答。

  在他的敘述中,郁結了20年的心事如同沸水中的茶葉,緩緩展開,顯出當初的脈絡……  12歲 猛烈追求  那個愛笑的女孩  18歲 她成了  我的眾多 女友之一19歲 她帶著  傷痕累累的心消失了39歲 她知道 口述:突然 愛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電話的另一端是我后半生  我想好好愛她一次  20年來,我設想了無數次和欣重逢的畫面,卻未曾想到會是如此。

  我們相隔千山萬水,透過小小的攝像頭,看著彼此青春不再的臉。

  畫面有些模糊,這樣也許更好,可以掩蓋讓人神傷的皺紋和初顯松弛的面容。

    20年的時光流逝, 我對欣的愧疚堆積如山。

  再次見面,我本想補償她,未料卻可能再次傷害了她。

  我睡不踏實,夜夜做夢,夢里有我,有欣,以及我張狂、輕佻、懵懂、無奈、自傲的青春。

    12歲的初秋,第一次注意到欣。

  當時我上初一,那天下午學校組織大掃除。

  我們男生揮舞著掃帚展開大戰。

  一個嬌小的女孩提著水桶經過,被我們撞倒了,水灑在了她的藍色布裙上。

  我們只是哄堂大笑,繼續戰斗。

  那個女孩氣得直哭,一邊抹眼淚一邊跺著腳大罵我們。

  這讓我覺得更加可笑了,也因此記住了那個叫欣的女生。

  口述:突然愛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欣眼睛很大,留著齊耳短發,愛說愛笑,特別活潑。

  我開始猛烈追求她。

  說是猛烈,也比不上現在小孩子的大膽,但是在當時男女生都要劃三八線、根本不說話的情況下,我的做法已經足夠出格了。

    我偷偷寫了情書放在她抽屜里,晚自習后總是約她到操場去散步。

  我們當時都住校,每周回家一次,我們在不同的村,我要送她,她堅決拒絕了。

  對我的態度也比較冷淡,最好的時候也只是在操場上的乒乓球臺邊跟我談談心,說說話。

    轉眼畢業了,我們倆都沒考上高中,需要回各自的村子復讀。

  漫長的暑假里,我特別想她,跑到她那個村子去找她。

    在學校里,她沒有出來,她 媽媽倒出來了。

  她媽媽在那里當 老師,問我有什么事。

  我慌亂中拿出一本書,說是來送書的。

    之后我又去找過她一次,她出來了,給我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當心三兄長。

  她轉身走了,我想也許她是擔心她的三個哥哥知道有人糾纏妹妹,會出來算賬吧。

  口述:突然愛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18歲 她成了  我的眾多女友之一  我復讀了一年后,考上了鄉里的高中。

  我人長得不錯,籃球打得很棒,書法很好,還在文學社里兼任社長和主編。

  可謂是眾星捧月,轟動一時,完全是全校的明星。

  走到哪里都有女孩追隨的 目光

  我整個人也飄飄然起來,每日忙于迎接繁雜事務和眾人恭維,早就把欣忘到了腦后。

    高二的一天晚飯后,我在校園閑逛,迎面碰上了欣。

  我說:你也來了。

   她說:是啊。

  我們再沒多的話,擦肩而過了。

  晚自習后,有人喊我,我出門一看,是欣,愣了一下。

  欣說:我們出去談會,好嗎。

    我猶豫了一下,跟她到了校外。

  小路上行人稀少,只有昏暗的路燈將我們的影子拉長又變短。

  她有些支支吾吾,終于還是說出了口,她說,她一直深深地喜歡著我。

  這句話太突然,我沒有任何反應。

  她又說,她媽媽也同意了,在不影響學習的情況下,可以交往。

  原來初中時對我態度冷淡,只是克制著,怕影響學習。

  口述:突然愛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我當時已經有女朋友,不止一個。

  而且只一年多的時間,我一下竄高到了1米75,而她一如既往,仍然只有1米5多點吧,雖然她仍然很漂亮,可是我的眼光卻不同以往了,看不上她了。

  我就戲弄她說:我媽同意了,我爸也同意了。

  頓了頓又說,可就是我不同意。

    她臉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瞬間滾下大顆大顆的眼淚。

   我知道自己太過分了,趕緊改口說,我跟你開個玩笑,其實我也很喜歡你,要不以前怎么會苦苦追求你。

    欣又笑了,笑得那么天真。

    從此之后,欣也成 了我的女友之一。

    19歲 她帶著  傷痕累累的心消失了  其實我不大在意欣,即使是向她要錢時也不例外。

    我的父母全都是種地的,而欣的母親是教師,父親是醫生,還在外面開著個診所。

  欣兄妹四個,她是唯一的姑娘,可謂三千寵愛在一身。

  物質上自然也寬裕。

    我們當時都從家里背面粉,拿到學校換米飯、饅頭和面條。

  菜就要自己出錢打了,我家每個月給我五塊錢伙食費。

  省著點花,也夠了。

  可是我這個人重朋友,好面子,大手大腳的。

  因此不到月底就沒錢了。

  口述:突然愛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每到這個時候,我就找欣借。

  說是借,只是為了照顧自尊心罷了。

  欣也知道我是沒能力還的。

  欣幾乎有求必應。

  我更得寸進尺了,直接讓她向家里要更多的生活費,專門用來周濟我。

    有一次晚自習后,我餓了,問欣要五塊錢。

  她說只有三塊錢,我以為她不給,一生氣說,今后誰也別理誰,揚長而去。

  留下欣一個人默默落淚。

    幾天后,我吆五喝六地請了四五個哥們一起下館子,把欣也叫上了。

  我們點了菜,還要了酒,推杯換盞地大吃大喝。

  風卷殘云之后,我對欣一揚下巴說,你去結賬。

  天知道,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

  欣去了,沒有一點怨恨,甚至還為我們的親密關系而高興。

    直到有一天,我和一個漂亮的女孩從欣身邊經過,她的表情很復雜。

  尷尬、無奈、傷心、迷茫……那之后,我再沒見到她。

    忽然有一天,想起來,跑去問她的好朋友,那個女孩對我沒有一點好氣,說她跟著哥哥到外地去了。

  口述:突然愛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我曾經看過欣的日記,她在日記中說把我當弟弟一樣看待。

  也許她早就知道我對她并非真心,也知道我們不會有結果,因此這樣安慰自己。

    那是高三的冬天,我第一次因為欣而難過。

  我知道她從我的生活中消失了,甚至連個招呼都沒打,一點線索都沒留下。

    39歲 她知道  電話的另一端是我  我復讀了兩年,仍然沒考上大學。

  之后按部就班地參加工作、結婚、生子。

   妻子很溫柔很漂亮,兒子今年也上高一了,是個美滿幸福的家庭。

    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在社會上摸爬滾打,看多了世態炎涼,經歷明槍暗箭,我對欣的愧疚也越發清晰,悔恨如野草般瘋長,想找到她的愿望越來越迫切。

    恰好我妻子有個女朋友,娘家和欣是一個村的。

  我就讓妻子幫我打聽一下。

  我和欣的事對妻子講了,她還經常說很想見見那個好心的姑娘。

  我讓妻子來做這件事,是為了消除她的顧慮。

  如果她確實不愿意和我們取得聯系,那也就算了。

  口述:突然愛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但是,兩個月前,妻子幫我找到了欣的手機號碼。

  我想了(瓶子塞下體小說)很久,發了條長長的短信,感謝她在學生時代對我的照顧。

  她問我是哪位,我跟她玩起了捉迷藏,我們相互打趣。

  幾番來回后,欣說:你再不說,我就去睡覺了。

  我說:你睡吧,讓周公告訴你。

    過了一會,欣將電話打過來了。

  她說:是你嗎?我說:是。

  她說:我一開始就知道。

    我們講起當年的事,經過20多年的歲月,當年的迷霧散去,謎底一點點清晰起來。

  她說比我晚一年上高中,是因為媽媽病了一年,她一直在家照顧。

  當初也并非不辭而別,只是哥哥忽然來接她,讓她去上外地的一個技校,她甚至來不及告訴我。

    我們也講起這么多年來各自的經歷,她如今在河南的一個水電站上班,和丈夫同一個單位,孩子上六年級了。

  她很知足。

    后半生  我想好好愛她一次  自從與欣聯系上之后,我就頻繁地給她發短信。

  有一天晚上,我問她丈夫在家嗎,我很想和她丈夫通電話。

  因為我總是這樣與她聯系,似乎不太好,跟她丈夫正大光明地談一下,倒可以消除誤會。

  欣猶豫了一下說,還是算了,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煩。

  我的妻子倒是給她打過兩次電話,她們交談得很愉快。

  口述:突然愛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但是前兩天,我給妻子發短信,她沒回。

  我問她怎么回事,她說有欣陪你聊天就夠了。

  我知道,她吃醋了。

    接著,欣也急了。

  她說丈夫一直在追問她的短信,她沒法解釋。

  我說,你怎么不早說?她說:不想傷你的心,其實我以前沒愛過你,現在也不會愛你。

  當時我們正在視頻,她說這話時不敢看我。

    其實她這樣做,只是想讓我放下包袱,讓我知道我并不欠她什么。

  可是我知道,她說的是假話。

  但是為了她考慮,我停止了頻繁的短信問候。

    我已經忍了一個月沒跟她聯系了,但是說實話,每天我都想著她。

  我心里有個瘋狂的想法:好好地愛她一次。

    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甚至對她的補償會變成又一次的傷害。

  可是我被這個想法折磨著,無法自拔……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總有那么一個朋友,想念得抓心撓肝,卻找不出一個與他聯系的理由。

    總有那么一個知己,和你如同兩條平行線,如此靠近,卻永不相交。

  口述:突然愛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總有那么一個網友,偶爾通次電話,說些不相干的人,不相干的事。

  心知肚明的情愫,始終無法出口。

    總有那么一個人,無法相見,卻讓我們在午夜夢回時,心生柔情。

    總有那么一種愛,有著同樣乍然相見的喜悅和依依不舍的眷戀,但終究有緣無分。

  短暫聚首、長長別離,任由塵世間的約束將彼此隔離。

    那些花兒,只是路過我們的世界,你有你的歸宿,她有她的方向。

  多年后,仍能輕輕問一聲:好嗎?就是最珍貴的人間情分了。

  再作他求,就是私念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瞬間,整個班級便是安靜了下來,緊接著是一陣吁嘆的聲音響起,而此刻正站在講臺上的 靈兒也是愣了一下,將目光轉移到我這邊的時候,俏臉明顯有些紅潤,但很快,她還是讓自己平靜下來,旋即征詢道:“趙靈兒,你剛才在說什(我的男友一千歲)么,老師沒怎么聽清,能不能再重復一遍?”“靈兒老師,我說, 張野這人心術不正,在你轉身的時候偷偷看你,而且盯了很久,還吞了幾口唾沫,還好我發現的及時,打斷了他這種惡略的行徑。

  ”面對趙靈兒的詢問,周若雪倒是不怯場,挺了挺初具規模的小胸脯說道。

  同一時間,我只感覺一陣臉紅燥熱,內心尷尬的厲害,特別是面對全班同學那種異樣的目光,都恨不得有個地縫能鉆下去,但最讓我在意的,還是趙靈兒那略顯失望的申請,雖然只是稍縱即逝,可落入我的眼中,造成的傷害卻是成噸的。

  反觀周若雪這邊,帶著小酒窩的嘴角微微翹起,神色中有止不住的得意流露,似乎舉報了我,就是她人生中的一大幸事。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雖然我和周若雪同桌這么久,但關系一直不太融洽,甚至是有些極端,而這一切的源頭,還是因為我的家境,雖然我住在林姨家里,但本質上還是一個農村人,至于我爸媽也是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

  有錢人看不起沒錢的,這是自古以來的社會現象,更別說周若雪這種長得漂亮的女孩子,還有一些背景,自然而然會以一種俯視的角度去看待我。

  但凡事,總得有個度,或者說,總得分個場合,而周若雪今天的行為,卻深深傷害了我,如果在此前我很清楚明白我和她之間的差距,在有意無意間都會去讓著她,去退讓,盡量不讓 矛盾凸顯出來,可現在,我卻感覺憋屈的厲害,哪怕周若雪再漂亮,身材再好,聲音再好聽, 在我眼里,就如同一根雞肋,食之無味。

  與此同時,我內心也悄然浮現一個大膽的想法,既然周若雪這小妮子一直看不起我,存心和我作對,那么有一天,我將她按在身下,狠狠蹂躪,占有了她的身體之后,對我的看法會不會改觀呢?一旦這種思緒在我心中留下種子,便開始肆意蔓延了起來,此刻的周若雪,在我眼里似乎就成了一個泄欲的工具,有朝一日,我定然會讓這小妮子后悔!在胡思亂想了好一陣子后,柳蕓兒已經走了過來,伴隨來的,是一陣好聞的奶香味兒,沒等我享受多久,她一句話便將我的心打入了谷底。

  “張野,平時還看你挺老實的,嗯….算是老師小瞧你了,下課后去我辦公室一趟吧。

  ”說完,她便重新走上講臺,不再將注意力放在這邊,而周若雪臉上得意的神色也在此刻攀登到了頂峰,甚至是炫舞揚威似的理了理額前秀發,旋即坐了下來,但下一秒,她卻“哎呦”一聲,一屁股落在了地上,裙擺一揚,露出兩條青春水嫩的大長腿,隱約間還能瞧見別的顏色,,,,,,“張野,你干什么?”目光快要殺人,周若雪坐在地上,一邊扶著后腰,一邊瞪著我。

  “我沒干什么啊,是你自己要坐的,關我什么事?”表面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我內心卻有止不住的舒爽涌現,其實早在之前,我就將周若雪的凳子悄悄往后挪了些位置,就是要給這妮子一個教訓看看,老虎不發威,還當老子是病貓了?“行!算你小子有種,給我等著瞧,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咬著銀牙啐出這句話,周若雪稍微整理了一下裙擺,旋即自己起身坐定,而趙靈兒也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在看到我們沒有發生別的爭端后,干脆選擇了緘默不言。

  畢竟,學生間產生矛盾不一定都要老師去介入,這樣反而會適得其反,當然,也不排除那種不可調和的矛盾,如果作為老師不管不問的話,那后果也是比較嚴重的。

  教育,本身就是一門高深的學問。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下課鈴響起,周若雪率先跑出了教室,臨走前還恨恨瞪了我一眼,而我只能跟在趙靈兒身后,前往她的辦公室。

  中途,我的目光一直在周若雪挺翹的臀部上聚焦,雖然今天的她穿著一件白天鵝裙子,但依稀可見那個輪廓,伴隨著她的走動一搖一擺,充滿成熟女人風韻。

  與此同時,我的腦海漸漸浮現一副特別的情景,那是趙靈兒老師,被我按在身下,幾乎每一幀畫面,都能令我浮想聯翩….想到這兒,我忍不住重重咽了幾口唾沫,而這時辦公室也差不多快到了,我趕緊收住思緒,就在我即將跟隨趙靈兒走進去的時候,一道略顯臃腫的身影卻從走廊那邊走了進來,伴隨著低沉的聲音響起:“靈兒老師,早啊?”“嗯,夏主任早。

  ”轉頭看了那道身影一眼,趙靈兒微笑道。

  “夏主任好。

  /與此同時,我也尷尬笑著朝他打了一句招呼,這人叫 夏流,正是周若雪的親舅舅,同時也是學校教導主任,手里掌握著保衛科十余名干將,是令不少混子學生聞風喪膽的存在。

  “呵,你小子怎么回事,是不是犯錯惹我們的靈兒老師生氣了?”依依不舍地將目光從趙靈兒身上移開,這時的夏流,才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之前那種如沐春風的笑容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特別的狠厲。

  不愧是混子學生克星,但是那份氣質,就足以令人顫栗。

  “沒呢夏主任,我就是有個問題,想請教請教靈兒老師,也沒你想象中的那么復雜。

  /看到夏流的這副反應,我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原以為周若雪會去找她舅舅告狀,但目前來看,夏流對這件事情還是不知情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