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sleepygimp >

sleepygimp



 我叫張全,原本是一個普通外賣員,前段時間遇到一場艷遇,改變了我的人生,不僅財源滾滾, 女人不斷,更重要是……  那是一個夏季傍晚,我手里提著外賣,和往常一樣站在客戶門口,用手輕輕叩擊著房門,問道:“有人嗎?”  連問了好幾聲,里面沒有一個人回答。

    人呢?  1101號房門虛掩著,站在外面叫了半天,沒有一個人回應。

  打電話,手機就放在 客廳桌子上,也沒人過來接。

    我看著手表,心急如焚,還有好幾個客戶等著我送餐呢!  “你先進來吧,記得把鞋子脫了!”好半天,房間里才傳來女人略帶哽咽聲音。

    為了不得到一個差評,滿足客戶的需求,我只能脫了鞋子,手里提著外賣,小心翼翼走了進來。

    一個差評我一天白干,能不乖乖聽話么!  “那我把東西放在桌子上了!”我四下看了看,客廳里沒有人。

  總不能一直在客廳里待著,顧客丟了東西,我可承擔不起!  桌子上快遞包裹上寫著 王靜兩個字,應該就是房間的女主人,沙發上邊角處還放置著一條粉色小內內。

    精美的茶幾上是一灘茶水還有一個碎了白色陶瓷茶杯,狼藉一片。

    衛生間傳來“嘩啦啦”的水聲,我躡手躡腳走過去一看,磨砂玻璃門上面,出現一個女人影子,身姿曼妙,洗澡的動作 給我一種搔首弄姿的感覺。

    烏黑的長發,雪白無瑕肌膚,外加上洗澡妖嬈的動作,看的我心猿意馬,直吞口水。

    “請稍等一下,你先在客廳坐一會!我有事情和你說。

  ”王靜在里面一邊洗澡,一邊回應道。

    我那兒一下子有了感覺,我伸手按了一下,心里默念道:“安分點,這個肉咱們可吃不起,等會回去用五姑娘伺候你。

  ”  我生怕王靜看見我,心虛的走回客廳,應了一聲,心想這個女人有什么事情和我說?不會又是讓我給扔垃圾吧!   送外賣經常要求給住戶扔垃圾,我也習以為常了。

    王靜很快就洗好了,披著一條大 浴巾就從浴室里走了出來,棕色卷發上還往下滴著水珠,她一只手拿著毛巾擦著頭發上的水,另外一只手抓著浴巾,不讓浴巾滑落。

    她看上去二十七八歲,一張標準的瓜子臉,膚白貌美,唇紅齒白,臉部的皮膚更是嫩的能掐出水來。

  浴巾那被突起的,更是讓人別不開眼。

    一雙修長豐腴玉腿,附著一層細密的水珠,在燈光這,閃爍著誘人的光芒。

  就這個大長腿,我能玩一年都不帶厭煩。

    水靈靈的大眼睛有些赤紅,之前應該大哭了一場,讓人看了莫名心疼。

    “辛苦了!”王靜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坐!”  “抱歉,我沒時間,我要去送餐了!”我義正言辭的說道。

  眼不見為凈,王靜實在太養眼了,看一眼都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如果繼續待下去,我愿意用我的三年換她一輩子陰影。

    她坐下的時候,我站在那里,正好能從胸口部位看下去,一片風景,王靜翹起二郎腿,蓋在 腿上的浴巾朝兩邊滑去,露出雪白的白腿。

    “小哥哥,你過來坐嘛,不然我給你差評喲!”王靜站起來,披在身上浴袍直接滑落,露出光滑白皙的酮體,瞬間吸引住我,我吞了口口水,什么情況?  王靜并沒有在乎浴巾滑落,她果著站 在我的面前,小腹上沒有一絲贅肉,弄得我面紅耳赤,六神無主,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王靜走了過來,拉著我的手讓我坐了下來,我順勢坐在王靜的身邊,王靜身上散發著誘人的體香刺激著我的荷爾蒙分泌。

    這尼瑪是要干嘛?  我額頭上,手心里緊張的滿是汗水,我又不是柳下惠,看到這一幕,恨不得直接將王靜就地正法。

    王靜動作優雅的從沙發上找了一條內褲,站起身來穿上內褲,又彎腰穿上了黑色絲襪,一米七的身高,不輸模特的身材,看著我血脈噴張。

    王靜穿好之后,坐在沙發上,伸出修長的美腿,在我的腿上蹭了蹭,臉上掛著笑容:“小哥哥,人家想要了,你幫幫人家吧!”  我去,這是什么操作,我只是一個送外賣的啊!  難道是跳大仙?不可能這么好的事情都給我遇上了?  我喉結滾動著,身體卻絲毫不敢動,王靜家我也來送過幾次,她是有老公的,不用擔心對方有病,肯定是良家婦女,看這個房子的裝修,也不像是差錢的人。

    王靜那只穿著絲襪的腳在我的腿上摩擦著,我在腦海中再三確定我沒有什么讓王靜可以圖的,一只手直接抓了上去,撫摸著王靜的腳。

    人家都主動送上門,我沒理由慫!  心里雖然這么想,我卻只敢撫摸著王靜的腳,不敢有進一步的動作。

    王靜沒有任何掙扎,反而露出舒服的聲音,笑道:“放心,我和老公不合,只是想給我老公帶個綠帽子!”  “真的?”我的心一下子活絡起來,報復心強的女人,也不是不可能。

    “笑話,我還能騙你,再說了,你有什么好騙的,就一個送外賣的,除了窮還是窮,還指望你給我錢?”王靜嘲諷的笑道。

    我雖然想反駁,可王靜說的都是事實,既然嘴上不能將王靜懟的沒話說,那就用另外一種方式讓王靜說不出話來。

    我的手開始順著王靜的大長腿往上游走著,王靜更是干脆,直接閉上眼睛享受起來,白金的臉上飛出兩抹紅霞,啥事好看。

    在我高超的技術下,王靜很快就臣服了,嘴里還不是發出“嗯~嗯~”的哼唧聲。

    王靜腳上沒有汗臭味,帶著沐浴露的香味,讓我情緒高漲,我另外一只手也開始不老實起來。

    順著她白皙的大長腿摸了上去。

  準備進一步發展!  “啪”一聲,我的腦袋上立刻挨了一下,王靜漲紅著臉看著我說道:“誰叫你手亂動,你連給我提鞋都不配,趕緊給我弄舒服了,我會給錢給你!”  挨了王靜這么一下,我瞬間火了,不過一聽到王靜說要給錢,我馬上將自己怒火壓了下去,這個世界上可以和任何東西作對,都不能和金錢作對。

    我賣力給王靜服務著,她微瞇著眼睛,表情歉意,十分享受。

    “把褲子脫了吧!”王靜抬起另外一只腳,抵在我的臉上,霸氣的命令道。

    “那里倒是不錯,還行!”  “等一會不要弄到我身上……” “等一會不要弄到我身上,你要是弄到身上,我要你好看!”王靜睜開眼,警告道。

    我趕緊點點頭,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我內心既緊張又害怕,沒過多久,我就投降了,擔心弄到她身上,在子孫后代還沒有出來之前,我就先出來了。

    從邊上抽出一張紙,擦了擦干凈,然后將褲子穿好,王靜似乎沒有滿足,半瞇著眼睛,諷刺道:“沒想到你不僅人長得丑,事業垃圾,這方面也是一塌糊涂,跟一個廢物一樣,沒什么區別!”  王靜說完,從邊上皮包里摸出一沓錢,隨手扔在地上,紅彤彤百元大鈔撒的到處都是。

    我看著王靜,不敢撿,還是有些難以相信,天底下哪有這種好事,把人家睡了也就算了,人家居然還給我錢。

    不對,這是給我的誤工費,我沒理由不拿啊。

    想通之后,我才低頭彎腰將錢全部撿了起來,厚厚的一沓,感覺不少。

    “我們的事情,不許說出去,以后我們還有機會在一起,要是說出去,我撕爛你的臭嘴!”王靜用手撩了下頭發,那個撩頭發的動作美極了,我一時之(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間都看呆了,那里又慢慢有了反應,實在太美了,對我這么一個窮屌絲而言,簡直是驚為天人啊。

    “嗯,我知道了!”我就是一個送外賣的,肯定不敢和這樣的富婆抗衡,再說了,我也不會管那么多,說完我就要離開,至于為什么被這個女人勾引,又有錢拿,那個我沒啥關系。

    錢到手,女人玩了。

  血賺!  “以后姿勢多一點,老一個姿勢的沒意思!我那個死老公,這時候正躺在小三的床上享受。

  他肯定沒想到,我會找一個外賣的綠了他!”王靜靠在沙發上,愜意的說道。

    原來是兩口子吵架……  這女人的報復心理也太強了吧,等等,什么叫我找一個外賣的綠了他?這么看不起我們送外賣的?  將錢收進錢包里,看在錢的面子上,我站起身陪笑道:“以后美女有需要的話,可以再聯系我這個送外賣的!” 奇葩,辭海釋義有二:其一意為珍奇的花,其二比喻出眾的作品。

  如果不是社交網絡扭曲了“奇葩”的詞義,這本是一個堪比“白富美”的溢美之詞。

  不過,奇葩難養,不同尋常。

  經風雨后,方能大器晚成。

  也許是因為名字里有“卉”字,徐百卉和 花草有著不解之緣。

  2014 年的春天,因為一部《我的兒子是奇葩》,更多人認識了這個似曾相識的熟臉的姑娘。

  在這部戲中,她扮演一個敢愛敢恨的辣妹子 何花

  巧合的是,角色的名字竟然也離不開花。

  徐百卉把東北姑娘的直爽和仗義投射到湖南妹子何花身上。

  生活中的“何花”也是快人快語,毫不掩飾。

  徐百卉算不上精通園藝,卻很“旺”家中的花花草草。

  平日里三天兩頭拍戲出差。

  陽臺上的花草無需按部就班的精心伺候,卻也生得枝繁葉茂。

  人如其名。

  徐百卉身上有一股草木般的靈氣,在經歷了冬藏春發之后逐漸積蓄能量,靜等風來。

  她告訴自己,能否開花,還要隨緣。

  徐百卉:奇葩 盛開 清風自來不過早早開苞、曇花一現的花兒,又豈能稱得上奇葩。

  “如果不做演員,就真的成了 小留學生”十年前,一部《小留學生》讓不少90后少年對留學生的海外經歷心生向往。

  劇中獨立善良的小留學生劉莼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十年后,小劉莼搖身一變,成了《我的兒子是奇葩》里“斗得過小三,打得過流氓”的辣妹子何花。

  那個乖巧可愛的“小留學生”徐百卉已退去稚氣,長大成人。

  如果不是陰差陽錯 做了演員,徐百卉本應成為一個小留學生。

  高中畢業時, 父母希望她能備考托福,去美國學醫。

  徐百卉成長于一個慈父嚴母的家庭。

  母親的嚴格要求培養了她獨立的個性和追求完美的好勝心。

  和很多80后一樣,徐百卉的童年是在書桌前、電視前和鋼琴前度過的。

  母親為了修煉她的生性好動而教她學鋼琴,倘若有一段琴沒彈好,便要求她不能看電視,彈到熟練為止。

  而父親則更看重培養她的視野和膽量,在那個沒有KTV的年代,父親會把愛唱歌的徐百卉帶到可以點唱的歌廳,鼓勵她上臺為大家唱歌。

  父母雙方極端的教育模式形成了她要強且開朗的性格。

  徐百卉:奇葩盛開 清風自來讀書和彈琴對于徐百卉來說并非難事。

  她所就讀的中學東北師范大學附中是聞名東三省的重點中學。

  在那個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時代,幾乎所有人的目標都只有一個——考上好大學。

  這個目標是被堆成小山的練習冊和做不完的卷子所支撐的。

  “我記得曾經有一周做了97張卷子。

  ” 對于未來,這個乖乖女并沒有太多想法。

  臨近高三,在父母的建議下,徐百卉在一邊應對高考一邊復習托福。

  為了紀念(我的尤物女友們)17歲的雨季,徐百卉希望錄制一張屬于自己的專輯。

  這個想法遭到了母親的反對,但獲得了父親的支持。

  父女二人背著媽媽偷偷進了錄音棚。

  錄音棚里的監制老師 看到了徐百卉身上的靈氣,便鼓勵她考取中央戲劇學院,甚至每天打電話來勸說。

  父母禁不住這位老師的“攛掇”,同意女兒在不影響學習的前提下上京一試。

  初生牛犢的徐百卉只身來到北京。

  父母沒有料到,三場考試下來,對表演一張白紙的女兒竟然榜上有名。

  徐百卉:奇葩盛開 清風自來“上中戲第一年,我甚至想過退學”“徐百卉的眼神里有一種銳利之氣。

  ”這是當年參加《紅樓夢中人》選秀時評委對她的評價。

  那一年,剛剛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的她報名了寶釵組的選拔,一段朗誦之后,評委紛紛表示:這姑娘不像寶釵,眼神里的靈光倒是像了王熙鳳。

  也是這股靈光讓這塊璞玉在戲劇學院的考場被人發掘。

  三試的考場上,徐百卉接到的題目是“你還愛我嗎”。

  被演對手戲的男生這么一問,她突然怔住了十秒,陷入沉思,之后才開始回應。

  入學后,中戲的表演系主任談起為什么選擇徐百卉:“我從她愣住的那十秒眼神里看到了她的情緒與思考,這正是她與眾不同的地方。

  ”考取中戲之于徐百卉是老天的一個安排。

  不知所之的大學生活,讓曾經的“學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與挫折。

  相比有表演基礎的同學們,習慣了數理化思維的徐百卉算得上“奇葩”。

  第一天上形體課,全班同學只有徐百卉帶著筆記本和筆袋就去了(準備上課記筆記)。

  “一進教室我還納悶,這教室怎么沒有黑板啊。

  ”形體課成為她大一這一年的痛苦回憶,對于表演的一無所知讓徐百卉面對新的領域時束手無策。

  徐百卉:奇葩盛開 清風自來“我以為很多學問像數理化一樣,都是通過努力總有門道。

  ”就像媽媽在童年時逼她練琴,徐百卉也對自己下了狠勁兒。

  寒假回家,徐百卉為了化解形體課上的噩夢,整個春節都在練功房里度過。

  欲速則不達,這種苦練反倒把腰練傷了。

  大一下學期,為了完成好小說片段改編的作業,徐百卉和當時的師兄——在“奇葩”里演何花前夫的孫大川搭檔,扮演一對破鏡難圓的夫妻。

  徐百卉對這次改編花了很多心思。

  為了表現兩人曾經的美好已成追憶,她親手制作了一面照片墻作為結局的幕景。

  老師看到這個小組的作品,并沒有直接表揚,只是含蓄地說了一句:“有些同學在私下做了不少努力,從這次的作業就能看得出。

  ”老師話音剛落,徐百卉終于掛不住了,她沖到教學樓下的小花壇旁。

  淚如雨下。

  這一句肯定讓積壓已久的情緒和自卑全部釋放出來了。

  那天之后,徐百卉的天空豁然開朗了。

  徐百卉:奇葩盛開 清風自來“我做事情,要盡全力,自己才會安心”大二那年,徐百卉遇到了自己的第一部戲《小留學生》。

  在徐百卉之前,導演組已經選了四五百個女孩,卻一直沒遇到適合女一號劉莼的演員。

  表演系出身、英語講得好的徐百卉以近乎本色的演出塑造了小大人劉莼的形象。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