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male pornstars >

male pornstars



只見本身就不弱的靈 琴清成功逆襲,趴在 楚雪湘身上,四處亂摸一通,只求讓楚雪湘告饒。

  “雪湘,服輸了有沒有?快向本姑娘求饒!”靈琴清得意地道。

  “哼!”本在喘氣的楚雪湘一聽這話,立即堅強了起來,不服道:“我什么時候向你服過輸,有本事你再狠一點。

  ”靈琴清見楚雪湘毫不服輸,伸手去扯她的睡裙。

  睡裙本來就薄,靈琴清又是玩得興起,根本沒注意力度,只聽“撕拉”一聲,睡裙被扯脫了下!頓然,楚雪湘只剩白色小褲褲遮羞的嬌軀驟然暴露 在我的視線里,讓爬在窗口的我的心也跟著抖了幾下,差點摔了下去。

  任我想像力再豐富,也沒想到會看到這樣的美景,更沒想到楚雪湘的身材這么地美!只看的兩眼發直,口舌發干。

  雖然心里很鄙視自己的偷窺行徑,但是在 男人本能的驅使下,還是睜大眼睛觀賞著,一刻也不愿意放過。

  “你壞透啦!”楚雪湘被扯掉了睡衣,氣急地大叫一聲,伸手也抓著靈琴清的睡衣用力一扯!隨著一聲脆響,靈琴清的睡衣應聲落下。

  雖然我有兩次見過靈琴清的 身體,但是當時情況特殊,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現在,在這樣的情況下再度觀賞,卻是又有一番令人怦然心動的風味。

  “你——”靈琴清愣了一下。

  楚雪湘哈哈大笑,從床上跳起來,叉著腰站著,得意洋洋地對著一臉愕然的靈琴清 說道:“琴清,不錯嘛!現在咱倆誰也不欠誰的,都可以坦誠相待了!”我不由地一陣口干舌躁,只想找個水井來解解渴。

  “哼,我還有大招!”靈琴清反應過來,麻溜地爬了起來,將正在得意的楚雪湘一下撲倒在床上。

  “怎么樣?還是我厲害吧?快求饒吧!”靈琴清壓著楚雪湘說道。

  楚雪湘哼道:“鹿死誰手,還未見分曉!看我的!”她們又扭在一起,。

  靈琴清與楚雪湘,笑罵陣陣,不時發出幾聲伴著笑聲的輕吟,真是誘惑萬千,只看得我兩耳發熱,心潮澎湃。

  這兩只妖精!真讓人受不了!突然,更驚人的一幕出現了!楚雪湘忽然捧起靈琴清的臉,不由分說,吻了下去。

  “呀!”靈琴清顯然愣住了,不知所措般地“嗯”了一聲。

  楚雪湘趁機長驅直入,將自己的粉舌鉆入靈琴清的口中,強行吮吸著她的香唇。

  我吃了一驚,我沒看錯吧?楚雪湘竟然來真的?她也太瘋狂了!“她們情欲高漲,正是采擷之時。

  現在過去,采了她們的陰魅。

  ”青水仙突然說道。

  “這……這不好吧?”我覺得這種行徑跟采花賊別無二樣。

  我生平挺痛恨采花賊,在我自己的人生劇本中,我不愿意做反派。

  “迂腐!”青水仙的語氣中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嗚嗚……”靈琴清似乎想推開楚雪湘,但是被楚雪湘緊緊壓著左胸,手掌不斷在玉峰上揉搓。

  靈琴清似乎沒了力氣掙扎,兩腳蹬了蹬,任命一般任由楚雪湘對她強吻。

  漸漸地,相互向對方索求起來,兩張俏臉都漲得緋紅,呼吸也急促起來。

  楚雪湘抓起靈琴清的一只手放在她的雙腿間,然后兩腿緊緊夾著靈琴清的手……靈琴清將手抽了兩下沒抽來,問:“你這是要干嘛——”她聲音拉得很長,聽起來綿遠動聽。

  “我想要你啊。

  ”楚雪湘輕聲說,“我想把第一次給你。

  ”“你好色啊。

  ”靈琴清說,“章小貝就在隔壁,我叫他來……”“才不要呢!他是個廢物,渾身都臭,哪有你這么香甜啊。

  ”楚雪湘說著,又朝靈琴清的嘴唇吻去。

   我心中的兩把火直往上竄。

  好你個楚雪湘,竟然說我是廢話,還嫌我臭!我要跟你不日不休!而這時,楚雪湘竟然將自己的 小內內給除了下來,扔在了床邊。

  如果一來,我的表姐楚雪湘就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我的眼前了,我的鼻血差點就流了出來。

  楚雪湘除掉自己的小內內之后,就抓著靈琴清的手往她腿間伸了進去……她這是要靈琴清幫她破處的節奏嗎?我心中大聲吶喊,不要!把靈琴清的手拉開,讓我來!“咕嚕!”看到楚雨湘兩腿之間那讓人血脈賁張的風光,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誰?”楚雪湘聽到了我吞口水的咕嚕聲,馬上停了下來,抬頭朝窗外望來。

  我一驚,想躲避,但窗簾在里面捆著,外面又沒有多余的空間,我根本無處可躲,只能硬著頭皮朝楚雪湘揮了揮手。

  “表……表姐,晚上好。

  ”我強笑著向她們打招呼。

  “啊!”楚雪湘看到我,嚇了一跳,頓然從靈琴清身上坐了起來,叫道:“你這混蛋,怎么在窗外?你在偷看我們?”她的臉上滿是憤懣。

  靈琴清也從情欲中回過神來,看到我時,呀地一聲趕緊用雙手捂著前胸。

  “章小貝?你……你竟然偷窺!你這個變態!”靈琴清生氣地叫道,同時眼中顯出一絲嬌羞之色。

  “表姐,我……我什么也沒有看到。

  ”我想解釋,可腦袋里一片混濁,根本解釋不清楚。

  楚雪湘冷哼了一聲,對著靈琴清耳邊輕咬了兩句,靈琴清看了看我,微微一笑,點頭同意了。

  我正納悶她們在說什么,楚雪湘朝我勾了勾手指,幽幽道:“章小貝,你進來。

  ”“啊?”我以為我聽錯了,驚訝地望著她。

  楚雪湘詭異地笑著,“別啊啊啊了,叫你進來,沒聽到嗎?”這回聽得非常清楚了,我心里一萬個不相信,楚雪湘竟然叫我進去?按楚雪湘和靈琴清以往的秉性,在這種情況下,非得將我罵得個狗血噴頭才對,可是,她竟然叫我進去!望著她們那魅惑的眼神,誘人的玉體,以及臉上和頸間迷人的緋紅,我恍然大悟,她倆一定是剛才相互摩擦得久了,情難自控,身體充滿了渴望,想要我來幫她們解決……這是要我一箭雙雕的節奏嗎?我驚喜不已,再也不用打著采花賊的名號對她們暗中下手了!這可是她們自個兒要求我的。

  “我就進來。

  ”我說著,推開窗戶便往里爬。

  待我進去后,發現靈琴清與楚雪湘將睡衣重新穿好了,兩人都笑瞇瞇地看著我。

  我有點激動,撮了撮手,“那個,其實……呃,怎么來?”靈琴清與楚雪湘相互一望,捂嘴而笑。

  “你先坐下。

  ”楚雪湘指著床對我說道。

  我毫不猶豫在床上坐下了。

  今晚,玉燕雙飛,是朕有史以來最美好的一晚!楚雪湘朝靈琴清使了個眼色,靈琴清點了點頭。

  “你閉上眼睛嘛。

  ”楚雪湘嬌滴滴說道,“人家害羞。

  ”畢竟是女孩子家,雖然心中渴望,但還是有一定的矜持的,不然也不會穿上睡衣了。

  我閉上眼睛,等待兩個超級大美女的服侍。

  一張 被子蓋在了我的頭上。

  我睜開眼,眼前黑漆漆地。

  她們要跟我在被窩下面滾床單嗎?真的是害羞的姑娘,其實,把燈關了不就行了嗎?我正在想跟誰先來時,突然聽到楚雪湘說了一句:“開打!”接而,一陣微痛從頭上和腰間傳來。

  我一愣,怎么回事?但立馬回過神來,她們在打我?“哼,死色狼,敢偷看我們,本姑娘打死你!”“打得他吐血,(完美暗戀)弄瞎他的眼睛!”……靈琴清與楚雪湘邊叫罵著邊對著 我又打又踢。

  她們下手力道很重,打得我很痛,但我又不敢 反抗,而且我被被子蒙著頭,根本就無法反抗。

  原以為可以享受玉體,沒想到竟然是拳打腳踢!而這時,楚雪湘隔著被子死死地壓住我的雙手,大聲地說道:“琴清,這混蛋看了我們的身體,我們也要看他的,你趕緊把他的褲子也扒下來!”“這……不太好吧?”靈琴清有些不敢下手。

  “這有什么,趕緊把他的褲子給扒下來,然后拍照,把照片散布出去,讓村里人都知道他的尺寸是多么的短,廢除他的開光師之職,以后我嫁人了,就不用給他破身了!”楚雪湘說道。

  我心中一驚,沒想楚雪湘居然如此之毒,居然要公布我的果照,想讓我做不了開光師!我火了,想推開被子站起來,可是楚雪湘坐在我頭上,我根本就翻不了身。

  “哦……好……好的!”而這時靈琴清竟然答應了楚雪湘,開始扒我的褲子了。

  我雙腿不停地亂蹬,可還是無濟于事,我的褲子,包括內-褲,全都被靈琴清給扒了下來。

  我心中一陣悲哀,這個我曾經救過靈琴清,可她還是忘恩負義,幫助楚雨湘來害我!“趕緊拿手機給他拍照!”楚雪湘又說道。

  “哦。

  ”靈琴清應了一聲,估計是去拿手機了。

  這時,青水仙對我說道:“真是窩囊廢,被 女人欺負到這地步,都不敢反抗,人家都騎到你頭上來了,你難道不覺得很恥辱?你還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雄起反擊,掀翻她們,干倒她們!”青水仙的話讓我羞愧得無地自容,她說的對,我不能讓她們再這樣欺負下去了,我要奮起反擊!于是,我使盡了全身的力氣,頭上猛地一用力,然坐在我頭上楚雪湘掀翻!“呀——”楚雪湘尖叫一聲,倒在了床上。

  我飛快地掀開蓋在頭上的被子,準備狠狠教訓她們。

  可是,當我剛掀開被子的時候,楚雪湘又飛快地坐在了我身上。

  這一次她坐的位置是我的小腹之下,我能明顯感覺到她屁股下的光滑與彈性。

  她竟然沒穿小內內!這時我看到到床邊上楚雪湘的那條小內內,應該是剛才我進來的時候,她只穿上了睡裙,還沒來得及穿小內內。

  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讓我瞬間猶如觸電一般,整個人都懵圈了,都不知道怎么反抗了。

  而靈琴清本來過去拿手機的,見到我剛才突然暴起反抗,馬上又過來和楚雪湘一起把我制服了。

  楚雪湘坐在我的身上,又對著我的頭一陣猛打。

  “你們夠了!”我叫道,“再打我就還手了!”“不教訓教訓你,你不知道你表姐我的厲害!”楚雪湘繼續對我猛烈攻擊,“敢偷看我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你!”“他這是翻天了!”靈琴清手下也沒閑著,瞅著我沒防備的地方一陣猛踢。

  “我要發火了!”這倆姑娘越打越起勁,力氣也越來越大,打得我全身疼痛不已。

  “你發火?我比你還火!”“啪!”臉上一陣火辣辣地痛。

  楚雪湘竟然打了我的臉!“你們過份了!”我企圖擋住楚雪湘的手,不料手一伸,碰到了軟軟的一團,手條件反射地立馬給彈了回來。

  “呀,敢摸我!”楚雪湘杏目圓瞪,“他竟然敢摸我的胸,琴清,快按住他的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急忙解釋道,剛才真不是有意的。

  “可惡!”楚雪湘哇哇大叫,“琴清,幫我抓住他的手!”靈琴清趕忙上前來抓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沒想到又碰到了她的胸。

  才碰到她的胸,靈琴清呀地一聲,忙朝后閃。

  “這渾蛋反天了,盡吃豆腐!”楚雪湘憤怒之極,馬上一巴掌朝我的臉上甩了過來。

  我不想再被她凌辱,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右手。

  楚雪湘的右手被我抓住,左手馬上又朝我臉上扇過來,我又把她的左手給抓住了。

  “混蛋,快放開我的手!”楚雪湘雙手動彈不得,更是憤怒不已。

  “我不放!”我當時不會傻到放開她的雙手,讓她來扇我。

  被氣憤沖昏了頭腦的楚雪湘開始憤怒地用屁股拍打我。

  “啪——”楚雪湘那富有彈性的屁股狠狠在拍在我的小腹之下。

  我雖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內面什么都沒有穿,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讓我瞬間熱沸騰了起來。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啪了我一下。

  這一次,我的兄弟不聽控制地揭竿而起了!“啪——”第三次被拍,我的兄弟已經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勁,渾然不覺她屁股下的我的兄弟已經劍指蒼穹了。

  “混蛋,竟敢襲我們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將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 歐式風格的酒店大床上。

  男人擁著女人,聲音略微低啞暗沉,“今晚滿足你,嗯?”。

  聽到男人的話,夏 念白 身子微微僵住了片刻,臉上有幾分微紅,“不要。

  ”不明白為什么,明明知道這個男人不愛她,但聽到他的聲音,夏念白心里還存著幾分僥幸,也許,他有那么一點愛她。

  對于她的拒絕,蕭俊軒似乎并沒有放在心上,他拉著她去了 浴室

  黑眸落在她身上,帶著幾分命令道,“去把衣服脫了。

  ”夏念白有些害羞,但還是很聽話的將衣服脫了,黑色裸肩連衣裙,拉鏈在身后,反手夠了幾次。

  她抬眸看著他,小聲開口請求,“能幫我么?”對于她的生澀和膽怯,蕭俊軒倒是冷笑一聲,諷刺道,“夏念白,我們是第一次?”這話讓夏念白臉色通紅,她微微低著頭,咬唇,有些委屈。

  身后微微傳來涼意,夏念白愣了一下,耳邊傳來蕭俊軒的聲音,沒多少情緒,“去洗!”拉鏈被他拉開,丟下一句話,他人已經 出了浴室。

  夏念白站在浴室里,微微將目光投到玻璃鏡中的自己身上,她皮膚很白,五官精致,因為剛才蕭俊軒的話,讓她臉上染了幾分紅暈,顯得格外誘人。

  這樣的自己,他為什么不喜歡呢?夏念白想不通,也不得而知。

  簡單沖洗了一下,裹著 浴巾出了浴室,歐式大床上,蕭俊軒已經躺在上面了。

  他身上……空無一物。

  怎么脫了?夏念白低頭,白嫩的小手拽著貼在自己身上的白色浴巾,雖然他們不是第一次了,但…..“過來!”他開了口,語調依舊是命令。

  磨磨蹭蹭的爬到床上,夏念白拽著浴巾,嬌小的身子半跪在他身邊,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看著他,聲音輕微道,“我….”余光落在他的那處,她微微咬唇。

  “過來!”見她一直躊躇,蕭俊軒長臂一伸,將她整個人都按在自己身上,大掌掌著她的后腦勺,讓她靠近自己。

  兩人氣息靠近,鼻翼相接,他湊近她,親吻她的唇,略微帶著幾分撕咬,不疼,是有心刺激她。

  夏念白受不得他的撩撥,半騎在他身上,微微扭動著身子,撩撥間,她身上裹著的浴巾已經滑落了。

  他略微帶著薄繭的手滑落在她胸前,半是挑逗,半是撩撥。

  有些人類最原始的東西被撩撥起來,蕭俊軒猛然的翻身,將女人壓在了下面,炙熱急促的吻,密密麻麻順著她的身體一路向下。

  夏念白緊緊咬唇,隱忍著喉嚨里的那些壓抑的聲音。

  猛然渾身一震,她低眸看去,一時間瞪大了眼睛。

  只見男人伏下去……他竟然真的….“不要….啊!”那些拒絕的話沒說出口,夏念白被觸電一樣的感覺刺激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雖然不知道他到底給幾個女人這樣過,但夏念白心里還是有些說不出的滋味。

  蕭俊軒喜歡這個女人的身體,她身上有著男人對致命的誘惑,目光落在她潮紅的臉上,他俊朗的臉上帶了幾分笑意,“舒服么?”就這么直白毫無懸念的問了出來。

  夏念白微微點頭,臉上的紅暈沒有散開,心里淡淡的苦澀開始蔓延,在他看來,她和他身邊無數女人一樣,僅僅只是和他在床榻上能給他帶來快感的女人。

  摟著她嬌小的身子,試著融入她的身體。

  夏念白驚愣了片刻,這個姿勢…..“俊軒…..啊!”話沒說出來,他已經進去了,他們從來沒有用過這個姿勢,所以,夏念白覺得有些撕裂的疼。

  良久,一波接著一波的快感后,他松開她去了浴室沖洗身子。

  昏暗的燈光下,夏念白聽著浴室里的水聲。

  心口開始堵得格外難受,他們這算什么?偷情?扯過浴巾遮擋著身子,下床,走到浴室門口。

  浴室門沒有關,蕭俊軒赤身站在花灑下,背對著門,夏念白能看見的是他健朗修長的身形,男子俊美,無論從那個角度看都格外的迷人。

  她走到他身后,不顧水珠濺在她身上,從他身后抱住了他,身體相互觸碰,感覺格外清晰。

  蕭俊軒身子一頓,耳邊傳來女人請求的聲音,“今晚能不能陪我?”這話,格外小心翼翼。

  他眉頭微蹙,聲音低沉磁性,“還想要一次?”夏念白:“……”他們之間,似乎只有身體交流了。

  松開他,她乖巧的低頭將身體洗凈,轉身出了浴室。

  不久蕭俊軒從浴室里出來了,淡定從容的穿上西服。

  她就那么乖乖的坐在床上,靜靜的看著他,任由心口隱隱作疼。

  男人俊朗,黑西服,白襯衫,黑發被特意打理過,一絲不茍,俊美無雙,一貫的冷酷冰涼。

  “時間不早(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了,我先走了。

  ”又是這句話,不重不輕的,他就將她丟在酒店,獨自離開。

  夏念白沒說話,只是看著他,臉上的情緒太多,太復雜。

  見她沒說話,蕭俊軒回頭看了過來,見女人一雙黑眸看著自己,心口不由微微一動,走向她,微微捧著她的臉親了一口,“乖,我得回家了。

  ”瞧瞧,明明就是特別無情的話,從他嘴巴里說出來,顯得那么動聽。

  他沒有做過多留念,轉身離開。

  “蕭俊軒!”他還沒走到門口,夏念白便開口叫了出來,她跳下床,身上還裹著浴巾。

  看著他,她紅了眼,隱忍了很久的疼苦終究是到了極限了。

  男人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她,挑眉,“怎么了?”她失笑,伴著眼淚流了出來,聲音哽咽,“以后,我們不要聯系了,我放手,求你也放過我吧!”這種名不正言不順的在一起,整整一年了,快要把她逼瘋了。

  看著她哭,蕭俊軒沒多少情緒,只是眉頭蹙了起來,聲音隱隱冷了幾分,“錢不夠花了?還是要換車?”呵呵….夏念白突然不知道說什么了,錢?車?在他看來,她每次鬧,每次想要離開就是為了要錢,換車?只是一瞬間,夏念白放棄同他多說了,她平靜看向他,只是淡淡道,“你走吧!她還在等你。

  ”走到這一步,是她活該,她認了。

  見她如此,蕭俊軒只是微微蹙眉,抬手淡淡掃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貴手表,時間不早了,他該回去了。

  未曾多說,他轉身,離開,不做絲毫停留。

  和蕭俊軒認識,是意外,可睡在一起,卻是他有意為之,一年前,夏念白在酒吧喝多,被蕭俊軒撿走。

  第一次給了他,后來的一切就好像似乎都順理成章了,他 給她錢,車子,房子,她要的,他都給她買。

  蕭俊軒是個豪爽的人,對于夏念白他從不吝嗇,他給她的都是最好的。

  可唯獨不給她愛,準確來說,是任何感情他都不愿意給她,連心疼,他對她都沒有。

  夏念白想過,如果一直這么下去,也是好的,至少,他們之間沒有別人,他睡她,她心甘情愿陪著他。

  可是明天,蕭俊軒要結婚了。

  新娘是蕭家世交莫家的寶貝女兒,莫語兒。

  他前程似錦,嬌妻在懷。

  她算什么?一個暖床的工具?她有自己的尊嚴,做不到陪著他上演三個人的追逐游戲。

  收拾好心情,夏念白穿上衣服,提著包出了酒店,整個房間里余留的都是她和蕭俊軒剛才那場魚水之歡后留下的曖昧味道。

  她沒辦法獨自一個人在酒店里嗅著這些味道入睡。

  剛啟動車子,將車子開出停車站,夏念白的手機短信提示音就響了,是銀行到賬提示。

  夏念白沒看,她知道,是蕭俊軒轉給她的錢。

  幾乎每次都一樣,做完后,他給她一筆錢,只多不少。

  呵呵!她和雞有區別么?沒有吧!…….翌日。

  是蕭俊軒和莫語兒的婚禮,這場婚禮在一個月前就被媒體宣傳得沸沸揚揚了,無論是婚禮現場的奢華還是新娘的美,在桐城民眾里,都成為了一種期待。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