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人 狗 做愛 >

人 狗 做愛



我肚子是真的疼的厲害,所以便立刻進去了,好在好像只是拉肚子而已,應該不是什么嚴重的大病,拉了兩次肚子之后,我稍微舒服一些,只不過也有些虛脫了。

  我回床上躺了一會兒。

   俊杰一直都在 打游戲,那打游戲的聲音太吵了,我有些睡不著,于是我對俊杰說,“俊杰,你可不可以把游戲的聲音關小一些,我實在是不是很舒服,想睡一會。

  ”“媳婦,你沒事吧?關小了,我聽不見,要不你去外面沙發上睡一會兒吧?”我 一聽,心里冷了半截。

  這俊杰為了游戲,連我在房間里睡覺都不管不顧了。

  我都已經跟俊杰說了,我不舒服。

  當即我的心里面就哇涼哇涼的很難受,也不跟俊杰說話了。

  俊杰不喜歡戴耳機玩游戲,我是知道的,戴著耳機會有束縛感,很不舒服,一直以來,我對這件事情也是比較容忍的,但是我今天是真的不舒服,所以希望俊杰能夠讓我一下。

  沒有想到俊杰還是這個樣。

  我抱著被子跑到了客廳沙發上去睡。

   表哥看到我睡在沙發上,皺著眉頭問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如實回答了,說是俊杰在里面打游戲。

  聲音太吵了,我睡不著覺。

  表哥一下子就發火了。

  叫俊杰出來,并且勒令他不許再打游戲。

  俊杰心里面 可能是不太舒服的,但是表哥的話,俊杰一向是聽的,所以還是戀戀不舍的關閉了游戲。

   我又重新回到了床上。

  俊杰用埋怨的眼神看著我。

  “媳婦你怎么跟我表哥打小報告?”“誰給你表哥打小報告了?不是(故事網),你叫我睡到沙發上去了吧,睡到沙發上,咱表哥能不看到嗎?”俊杰啞口無言。

  不過他也聽了表哥的話,沒有在打游戲。

  我稍微在床上躺了三個小時,睡了一會兒,身體倒是舒服了不少,晚上表哥叫我吃飯。

  坐上飯桌,吃了一會兒飯,今天 表嫂做了很多豐盛的菜,有辣子雞丁,油爆蝦,蒜蓉扇貝,還有一些家常菜和湯。

  因為是過年所以家里面氣氛也還是不錯的,表哥和俊杰,兩個人還一起喝了點小酒。

  酒過三巡表哥說道。

  “芳芳嫁到我們家來也已經有好幾年了, 我一直也沒有給她買過什么東西,今年我準備給她買個金鐲子吧,就當是大哥送你的禮物。

  ”一個金鐲子也得五六萬呀,一下子收這么貴重的禮物,我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趕緊拒絕,我都已經和表哥他們是一家人了,就買五六萬的鐲子,是劃不來。

  “不要了,大哥這個禮物太貴重了些。

  ”“那怎么行?”經過一番推辭之后,表哥還是堅定的,堅持要給我買。

  一旁的表嫂說道,“你這老東西,給芳芳買這么貴重的禮物,倒是也沒有想過我啊,這十幾年結婚以來也沒給我買過什么像樣的東西。

  ”包括臉上帶著笑意,我看表嫂像是開玩笑的,但是表哥聽了之后,心里面好像卻不是滋味的,放下酒杯之后就回房間。

  表嫂覺得一陣郁悶。

  “這老頭子,給芳芳買東西也是好事情,我只不過是開玩笑,講了幾句,怎么就裝著生氣回房間了。

  ”我也不再說什么。

  吃完飯之后,俊杰又回房間打游戲去了。

  表嫂正要收拾碗筷呢,我連忙搶下了洗碗的工作。

  這表嫂燒飯燒了一下午了,怪累的,這個時候我已經舒服了不少,晚上洗碗還是由我來吧。

  洗完碗之后,我回了房間。

  俊杰竟然沒有在打游戲,看到我回來了,撲在 了我的身上。

  “媳婦……”看到俊杰那個樣子,我就知道今天要做什么,但是我今天真的沒有心情。

  特別是今天下午的時候,俊杰這副姿態,讓我覺得很郁悶。

  竟然不管我的身體,只管著打游戲游戲能當飯吃嗎?所以我今天晚上絕對不會答應俊杰。

  俊杰湊過來的時候,我就把他給 推開

  “讓開!”俊杰被我推開之后,又重新湊了回來。

  “哎呀,媳婦,你干什么要把我推開,我就沒幾天就要走了!還不趁著機會多來幾次?”“我才不要!”這樣我心里面也特別的狠,看到俊杰,眼睛都紅了,我都沒有原諒他。

  俊杰也十分的郁悶,只能自己用手給解決了。

  但是這一刻我有什么關系呢。

  是俊杰,今天先惹我不開心。

  不過被俊杰這么一搞,我心里面也很不是滋味。

  特別是今天表嫂說的話,為什么表哥生氣了,我一直都想不明白。

  難道表嫂只是借著開玩笑的話,說的話是真的啊?難道表嫂發現了些什么嗎?我不敢再想下去。

  我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過年的時間其實是非常的短暫的,今天有親戚來,明天要去親戚家,所以俊杰很快又要回去了。

  在家里面又只剩下了三個人,我表嫂和表哥。

  自從那一日的事情之后,表哥就很少再與我說話。

  我有的時候趁著表嫂不在家想找表哥說話都沒有什么機會,表哥好像態度對我也冷淡了很多,我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以為是表嫂真的發現了。

  表嫂是一個非常喜歡旅游的人。

  這不剛到3月份,表嫂又報了一個去澳大利亞旅游的團。

  一共出行要十天。

  我實在有些受不了表哥對我的態度了,因為我是很想念表哥的,我一直都想跟著他說話,但是表哥每一次回家了之后,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面,我也不好意思去敲門。

  但表嫂去旅游之后,這一天我下班回家,看到門口的鞋,就知道表哥已經回來了。

  我切了水果,敲響了表哥的房門。

  “怎么了 小芳?”我敲了幾扇門之后,聽到了表哥的聲音。

  “哥哥,我給您貼了一些水果,現在天氣寒冷,您要多吃一些水果,補充水分。

  ”“我不吃,你自己吃吧,謝謝。

  ”表哥的態度會如何?但是卻比以前又多了幾分疏遠。

  被拒絕了,我在原地站了幾秒鐘之后,一咬牙,直接推開了門。

  表哥看到我走進來了,一愣,沒有說話。

  此刻表哥正坐在座位上面。

  “小芳不是都已經跟你說了,我不吃嗎?你怎么還給我送進來了呢。

  ”表哥摘掉了老花眼鏡問我。

  我聽到這樣的質問,頓時心里面一酸,覺得委屈的很呢,于是便站在原地不說話了,手中 拿著果盤,手還有些微微顫抖。

  “小芳,你這是怎么了?我又沒說你什么,怎么還哭起來了?”表哥連忙從位子上站了起來,看到我哭一瞬間,好像也有些慌亂,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呢。

  表哥拿了張餐巾紙,走到我的邊上,遞給我,讓我擦擦眼淚。

  我賭氣沒有接,于是表哥便拿著餐巾紙,猶豫了一下之后,幫我擦掉了眼淚。

  “你這是怎么啦?我只是不吃水果而已。

  這些天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在吃水果我就該拉肚子了。

  ”“哥哥,你這些天為什么總是不理我?”“我哪里有不理你?”“你還說沒有?”我看著表哥。

  “真的沒有不理你,最近這段日子,我們醫院里面也比較忙,這不正好,你嫂子她身體也不是很舒服,所以我便把心思多花在了你嫂子的身上。

  ”我剛才也只不過是賭氣而已,心中有些委屈罷了,我知道的,畢竟表哥是我表哥。

  可能曾經我表哥發生過那樣的事情。

  所以我想要得到供更多的戀愛,但是我們的這一段感情可能是畸形的吧,我知道表哥可能是有一點喜歡我的。

  但是礙于人倫道德。

  或許表哥在也不會和我發生關系。

  “那你抱抱我好嗎!”我顫抖著嘴唇對表哥說的。

  表哥猶豫了一下,還是伸開手抱住了我。

  我的腰部能夠感受到表哥的強壯。

  表哥抱著我的感覺太溫暖了。

  “小芳,我是你丈夫的哥哥,所以我們注定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也還有你嗎?我們之前發生的事情或許是一種錯誤吧,希望以后不要再發生了,就讓這種錯誤就這樣灰飛煙滅,煙消云散吧。

  ”表哥的聲音十分的好聽,有十分的沉穩,在我身后說著,卻讓我有百感無奈。

  我心里都明白,這些道理我都懂,但是這個時候的女人都是盲目的。

  “那可不可以最后一次……”表哥搖了搖頭,拒絕了我。

  但是我卻推開了表哥,然后解開了我的上衣扣子。

  我的衣服掉落在了地上,表哥連忙蹲下來,幫我撿了起來。

  “小芳不行的……”表哥話音剛落,我又把我自己的 褲子給脫掉。

  關掉了燈。

  我輕輕的抱住了表哥。

  “最后一次就最后一次……”表哥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嘆了一口氣,答應了。

  表哥的手輕輕地撫摸著我,我的手也輕輕的往下探去。

  表哥的那玩意兒早就已經硬了。

  硬邦邦的我摸上去都覺得硌屁股。

  我幫表哥脫掉了衣服,正要幫他脫褲子,幫他親。

   上次?我心里一下震驚了,這么說姨媽已經給 爺爺弄過了?我又偷偷的到了門口。

  「哎喲你還敢說,上次,上次就差點兒被發現了」姨媽生氣的道。

  「這這次不會了你像剛才那樣用毛巾裹裹住」爺爺小聲的哀求著,手扯著姨媽的 衣擺

  「花花心思還挺多這么大歲數了還以為跟以前年輕時候一樣啊」說著姨媽的臉上突然一紅,接著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以前偷偷拿我的小褲自己嗯自己弄過吧」姨媽瞪了爺爺一眼,爺爺呼吸一下加重了,更加 用力的一扯姨媽的衣擺,姨媽本來就穿的露肩衫,這一拉胸部露出了大半個白白的十分耀眼。

  姨媽一驚:「哎呀你輕點兒又沒說不給你弄煩人」說著姨媽把盆兒放下,開始了。

   只見爺爺的手顫抖著順著姨媽的衣擺下方伸了進去,衣擺和手臂之間撩起一半雪白的腰肢,開始起來。

  出乎意料的是姨媽并沒有反對,反而臉色緋紅,呼吸竟然有點急促起來。

  只見姨媽一手動著毛巾,一手收來隔著衣服按著在胸前的爺爺的手,嗔怪的白了爺爺一眼。

  爺爺見手被按住,只好動起了手指頭,我才發現原來姨媽沒有穿里衣,露肩衫的里面穿了見小背心兒,我看見那明顯的突起,看樣子姨媽也動情了。

  直到“哦”的一聲,我知道爺爺完事了。

  我趕緊灰熘熘的偷偷的熘到門口,假裝成剛家的樣子一開一關門,只聽屋子里悉悉一陣,緊接著就一下安靜了下來。

  只聽姨媽強裝鎮定的聲音從爺爺屋傳來:「誰啊」我趕緊答道:「是我。

  我來啦。

  」只見姨媽拿著水盆從爺爺屋子里出來,姨媽已經恢復成平時端莊的模樣,可是她沒有發現,她一邊垂著的頭發邊上還沾著一丁點兒污物。

  我盯著姨媽潮紅的臉,有點不知所措,姨媽有些心虛的打岔道:「又熘號,小心你們老扣你工資」說著話姨媽用手捋了捋頭發,無巧不巧正好捋在了那上,姨媽明顯感覺到了手上的東西,眼神突然變得有些驚慌,眼睛下意識的瞥了一眼我,臉紅著兩步并三步的往廁所走去。

  我一低頭才發現,我淺色的褲襠被打濕后,貼著褲露出了輪廓。

  我一下子就傻了,完了完了,被發現了可是仔細一想,我又沒有做錯什么,怕啥?害怕的應該是他們才對這樣一想我又不覺的硬氣了起來,她知道我知道了更好。

  趕緊回到房間把褲子褲衩兒一并脫了,隨手扔在了臟衣服框里,換上一身居家服,頓時感覺舒服多了。

  可是此時的我竟然有些心虛的有些不敢去面對姨媽,只好打開電腦上看起了小說,不一會兒的工夫我就被小說吸引了。

  直到姨媽拿著一盤西瓜進屋子,只聽姨媽說:「來吃些西瓜。

  」看著姨媽一臉的端莊慈祥,我怎么也無法將之與之前在爺爺屋看到的姨媽歸結為一個人。

  我拿著西瓜就啃了起來,邊吃邊說道:「真舒服啊,這天兒就得吃冰鎮西瓜,姨媽,您也吃啊」「我剛吃過啦」說著扭了扭脖子,我突然想到她趴在爺爺床前望著爺爺時腦袋也是這么扭的我趕緊道:「姨媽你脖子怎么了要不要我給你按按」姨媽臉上一紅,道:「你會嗎」我兩口把西瓜吃完,扯了一張衛生紙擦了擦手道:「您試試就知道我行還是不行啦」我故意把行字說的重了些,姨媽有些害羞,又有些豁出去的道:「試試就試試,我這個當兒媳婦的整天伺候公公,現在也該我享享女婿的福啦」我心想好嘛,要不要我也像您伺候爺爺那樣伺候您啊嘴上卻道:「姨媽,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像您孝順爺爺那樣孝順您的」我又把孝順兩字加重些語氣,說著我站了起來,讓姨媽側坐在沙發上,我雙手就按在了姨媽赤著的肩膀上。

  當我整個手掌接觸到姨媽那雪白的肌膚上的時候,感覺姨媽的皮膚真好柔軟而又有彈性,感覺姨媽稍稍有一點僵硬,我用力一捏,嘴上道:「怎么這么僵硬呀您真得好好按按了,補補鈣,頸椎最容易出毛病了。

  」姨媽隨著我手上加力,嗯了一聲,我得到鼓舞,干脆站了起來,給姨媽按了一會兒雙肩,就把姨媽的披在背后的頭發分到兩邊,手伸進頭發里按起了脖子。

  這時姨媽的頭慢慢的往上抬起,我從上往下一看姨媽閉著眼,臉紅撲撲的,眼睫毛時不時的有些閃動,紅紅的嘴唇微微張開,尖尖的白白的下巴頦與紅紅的嘴唇相映成趣。

  再往下看,我的眼睛就再也轉不開了,我深深的陷了進去。

  我嘴里開始借著使勁按摩的幌子喘著粗氣,又不安分了起來。

  想到剛剛偷窺到的畫面,想到剛剛爺爺曾用手捏過這兒,我嘴里呼出的氣越來越熱,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眼睛睜了開來,正好與我對視了一眼,我呼出的空氣正好呼在了姨媽的臉上,姨媽眼睛里彷佛有一層水霧,我一下子起來,貼在了姨媽的后背上,姨媽身子一僵,閉上了嘴,突然掙了一下道:「好了,就這樣吧。

  」我過神來,尬尷的坐了沙發上。

  姨媽起身準備出門的時候,看見我的臟衣服兜子里有條褲子,順手就拿了起來準備拿去洗,可是當姨媽一把將褲子拿起來的時候,突然「呀」的一聲把褲子又扔了去。

  我一下就臉紅了,摸了摸鼻子紅著臉解釋道:「我」剛開口,姨媽又彎下腰,用兩根手指夾著褲子拎起來紅著臉走了出去。

  「我自己洗」我想起褲子還在里面呢,迅速跑過去攔在姨媽的身前,姨媽沒來得及剎車,一下通姨媽撞了一個滿懷。

  我順手一下摟住了姨媽,嘴里結結巴巴的道:「那個,我自己洗」姨媽被我一摟,兩團撞在了我的胸前,我彷佛聽到了驚濤駭浪,姨媽悶嗯的一聲,竟然沒有掙脫。

  我的手順勢往下一滑,來到姨媽的臀上,稍稍用力往我身前用力一按,我倆的小腹就緊貼在了一起。

  姨媽又是一聲悶哼,手指捻著的我的濕濕的褲子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姨媽聽到聲音突然掙扎起來,用手推著我道:「那你就自己洗吧」說著準備推我,我一聽沒有怪我,有些賴皮的道:「算了,還是姨媽給我洗吧。

  不過」我低頭看了一眼離我只有幾公分的姨媽的眼睛,有些興奮的調戲道:「不過里面有條小褲,要手洗喲」姨媽一聽嚶嚀一聲道:「我才不管呢你自己的臟東西你自己洗」我一聽就知道她知道我褲上的事兒了,這真是太尷尬了。

  姨媽又掙扎了起來,殊不知越是掙扎,我就被摩擦的越硬,我忍不住哼出聲來:「啊姨媽您輕點兒嘶」姨媽一聽突然不動了,可能是怕把我的弄壞了吧。

  我看著姨媽的眼睛,她紅著臉 躲閃著我的目光。

  我禁不住道:「姨媽您真漂亮」說完,吻著姨媽的栗色秀發,香香的透著一絲熟悉的腥味兒,這是爺爺的味道呀我心里狂喊,我豁出去了。

  對著姨媽一貼,姨媽身子一僵,臉沉下來。

  我一看姨媽要發火,可能觸及她的底線了「對不起,姨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這段時間媳婦懷孕,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姨媽眼里閃過一絲憐憫,感覺她心里稍微有些動搖,對我說:「嗯可以理解,可是你現在在干嘛呢趕緊松開」我下意識的把手松開了,可是我意識到如果我現在退縮,可能就永遠沒有機會了。

  于是我學著爺爺說話的結巴語氣道:「你你幫幫我。

  」只見姨媽顫了一下,推我的手突然軟了下來,同時頭一低,眼睫毛有些閃爍,道:「我能幫你什么。

  你自己不是弄得挺好的嗎」我一看姨媽的態度軟化下來,這得加把火啊我低下頭把嘴伸到姨媽的耳朵邊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道:「姨媽,您邦邦我,像幫爺爺那樣幫幫我」只見姨媽渾身激烈的顫抖,眼中閃過一陣慌亂:「你你看見了」我手上用力把姨媽抱入懷中,嘴里繼續沖著姨媽的耳朵喘著粗氣低聲道:「姨媽就幫幫我吧,你看我這都發疼了。

  」說著又往前貼了貼,姨媽內心還在掙扎與慌亂中,輕輕的嗯了一聲沒有吱聲,我趁熱打鐵繼續道:「我我什么也沒看見,我只看見姨媽您的孝心,我一定會像您孝順爺爺那樣孝順您的。

  」說著只感覺姨媽渾身一陣激烈的顫抖,我的嘴唇一下叼住了姨媽的耳垂,吮了幾下,又用牙輕輕的咬了幾下,姨媽的喉嚨咕唧一聲吞了一口口水。

  我得到鼓舞,舌頭順勢伸進了姨媽的耳朵里,姨媽受到襲擊渾身顫抖,腦袋下意識的想要躲閃。

  我一手固定住姨媽的頭,一手從姨媽的腰一直往下按在了姨媽的股上捏起來,耳朵里聽著姨媽喉嚨里發出嚶嚶的聲音,姨媽的手不知不覺的就摟在我的腰上。

  我更加賣力的弄了幾口姨媽的耳朵,往下用力的吻在了姨媽的鎖骨上。

  就在這時,姨媽突然掙扎起來,渾身扭動,嘴里叫道:「別親那里」原來這是姨媽的靈敏帶,我更加瘋狂的啃了起來,慢慢的再往下到了姨媽的喉嚨,牙齒輕輕的刮過,姨媽突然用力的掙脫道:「別弄上印兒了。

  停。

  嗯~停」我趕緊停下來,兩眼盯著姨媽的眼睛,只見姨媽臉色潮紅,眼光躲閃著我的目光,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似的道:「嗯我可以用手幫你。

  不過這是我們倆的秘密你就給我爛在肚子里吧」我一聽興奮極了雙手捧起姨媽的臉就親了上去,姨媽嚶嚀一聲閉上了眼睛,雙手輕輕的推著我,嘴唇死死的閉住,就是不肯張開,我把姨媽的嘴唇吸進我的嘴里吮著,舌頭在姨媽牙床邊探、慢慢的。

  姨媽不再推我,我的手也放下一只摟住姨媽的腰,慢慢的往下滑到姨媽的股上用力一捏,姨媽嗯的一聲,我的舌頭順勢就進了姨媽的嘴里。

  我的舌頭探著姨媽的舌頭,可能姨媽也動情了,感覺姨媽嘴里的口水相當的豐富,我大口大口的把姨媽的口水吸進過來,感覺香香的甜甜的,我甚至有些舍不得吞咽下去,結果搞得口水順著我們倆的嘴邊流淌下來。

  姨媽的舌頭也漸漸的開始跟我有一些互動,喉嚨深處發出的嚶嚀聲聲聲入耳,我另一只手也騰了出來,從姨媽的衣擺下悄悄的伸了進去,一下覆蓋,真他姨媽大,真他姨媽滑,真他姨媽軟,真他姨媽舒服。

  我心里大叫著,食指和中指(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稍稍一用力,姨媽悶哼一聲就渾身一顫,我只顧著自己舒服了,沒想到這一下卻讓姨媽清醒了過來,一下掙脫了我的吻,推開了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道:「嗯你不要太過分了」我一下傻在了那里,姨媽接著低聲道:「說好了只用手幫你的」我興奮得大叫,一下把褲子扒了下來,再把姨媽推到了沙發上坐下,我站在了姨媽的面前。

  姨媽沒想到我這么直接,有些難為情害羞的轉過頭去,沒想到姨媽的頭發卻一下從我的下方掃過,「嘶」一陣舒服讓我吟出來,長吸了一口冷氣。

  姨媽有些害羞的道:「哼怎么這就不行了」我一聽較上勁兒了。

  「姨媽,求您快幫幫我嗯」「哼」姨媽有些生氣的哼了一聲,伸出細白的右手。

  我有些放肆的呲哇亂叫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姨媽的臉色越來越潮紅,眼睫毛一眨一眨的閃爍著,散亂的頭發顯得十分開放。

  我的手不知不覺的愛撫上了姨媽的頭,輕輕的一下一下的溫柔的愛撫著姨媽的頭發,可能是因為我的眼中流露出的憐惜與溫柔的動作,姨媽沒有躲閃,反而更加賣力起來。

  我的手慢慢的從秀發往下扶上了姨媽的脖子,再往前用手指一勾,勾住了姨媽的下巴,往上稍稍用力就把姨媽的頭抬了起來。

  姨媽停下手上的動作,害羞躲閃著我的目光,垂下了眼簾,嘴唇微張,兩個小鼻孔一張一的,我能清楚的看見姨媽的汗毛。

  我低下頭來輕輕的吻了一下姨媽的額頭,由于彎腰往后一縮,沒想到姨媽的手居然沒有松開,我喃喃的道:「姨媽,您真漂亮」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