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brie larson naked >

brie larson naked



“我叫 柳青雪。

  ”柳青雪報出自己的性命后,連忙催促道:“好了,現在你可以走了吧?” 張小凡心滿意足,就打算轉身下車時,忽然車外卻是傳來一道咆哮聲。

  “剛才 打我的小子在哪里?趕緊給我滾出來,不要逼我上去把你啾下來!”當這道聲音傳入車上 眾人的耳朵后,他們的臉上的表情瞬間恐慌,露出一抹蒼白。

  “小伙子你完了,那個人帶著 虎哥來了。

  ”老司機見到車窗外的虎哥一行人,嚇得雙腿直顫抖。

  張小凡眉頭一皺,沒想到先前那個猥瑣大漢真的敢叫人回來找他麻煩,看來是剛才教訓的他還不夠慘啊。

  “你看嘛,剛才我都讓你快走了,現在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柳青雪一臉焦急,滿是擔憂的神色。

  “青雪姐姐你不用這么緊張, 這群人奈何不了我。

  ”張小凡胸有成竹,淡淡一笑。

  車外這群人比起自己村里那群變態老頭來說,不知道要弱上多少倍,要知道張小凡可是從小時候就被那群變態老頭虐到大的,外邊那群人就是再來一倍人數也別想傷到張小凡半根毛發。

  張小凡的這番話,柳青雪哪里信他啊,只認為他在吹牛逼而已,他就算再 能打(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能打得過外邊這么多號人么?更何況這群人都是常年在刀子口打滾的亡命之徒,本身打架就要比常人厲害很多。

  “他媽的,那個打我的臭小子呢?趕緊給我滾出來,否則今天車上的所有人都別想離開!”猥瑣大漢見張小凡久久不下車,立馬出言威脅道。

  果然,在猥瑣大漢這話一說出來,車上原來用著可憐目光看待張小凡的眾人態度立馬一變。

  他們可不想就這樣被張小凡拖累了,更何況這件事情本身就跟他們無關。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心態,車上的眾人紛紛出言說道:“小兄弟你就下去吧,現在你要是下去給虎哥他們道歉,說不定事情還有轉機。

  ”“是啊是啊,你要是繼續待在車上,等會虎哥發怒了,怕是事情就沒這么簡單了。

  ”柳青雪沒想到這群人居然這么的無情,就這樣直接把張小凡給出賣了。

  他們就沒有一絲良心么?不過柳青雪認為張小凡應該不會這么傻,被他們勸幾句就下車。

   就在柳青雪打算偷偷帶著張小凡從車后門離開這里時,讓她目瞪口呆的一幕卻是進入她眼中。

  “是嘛?沒想到這個虎哥這么好說話啊,如果能道個歉就能解決,那最好不過了。

  ”說完,張小凡便是走下車去。

  雖然虎哥這群人威脅不到他,但如果可以的話,張小凡也不喜歡用武力解決,那樣太麻煩了,所以他在聽到道歉就能解決這件事后,自然樂意退讓半分了。

  柳青雪內心接近崩潰,他真的沒見過如此極品的男人,簡直刷下了她的眼球。

  雖然柳青雪很佩服張小凡的智商,但她卻從未想過就這樣拋棄張小凡,讓他獨自一人面對虎哥眾人,畢竟張小凡之所以會惹到虎哥,源頭都是因為自己。

  因此柳青雪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她跟著下車,打算跟虎哥他們好好說清楚,化解這一場矛盾。

  張小凡已經在對峙著眼前幾十號混混,在這群人面前最前頭是一名大約三十歲出頭的精壯男子,他一身健碩的肌肉,穿著黑色背心,下身是一條迷彩軍褲,黑發平頭,臉上有一條顯眼的刀疤。

  他便是這里的地頭老大,虎哥。

  “耗子,我還以為你是被什么厲害的人物教訓了,感情你是被這么一個極品打了?”虎哥見到張小凡之后,臉上露出嗤笑的表情。

  張小凡一身老土的中山裝,身體也不強壯,整就是一個剛從農村出來里的娃,按道理這種人進入花花都市向來都是要被人欺負任人拿捏的,真不知道耗子是如何被張小凡教訓的。

  “虎哥,你別看這小子長得挺人畜無害的,其實他厲害的很,剛才一腳就把我踢出了車外。

  ” 吳昊被張小凡一腳踢的現在還疼呢。

  “行了行了,能被一個農村娃教訓,你也是真夠出息的。

  ”虎哥不屑的搖了搖頭,隨即說道:“想怎么教訓他趕緊去,老子還有事呢,沒空陪你在這晃。

  ”“是是是。

  ”吳昊聞言,臉上露出一抹喜色,隨即轉頭看向張小凡:“臭小子你終于敢出來了?”“先前居然壞我好事,還敢打我,現在我就要讓你知道老子的厲害。

  ”說罷,吳昊仗著自己身后的虎哥狐假虎威,提起拳頭便是朝著張小凡的臉龐打過去。

  柳青雪見狀,驚呼一聲,連忙讓張小凡躲開。

  但張小凡卻是不為所動,仿佛被嚇傻了一樣。

  吳昊冷笑一聲,拳頭越發用力,這一拳足以將常人的牙齒都給打飛。

  就在眾人都以為張小凡必將挨上這一拳的時候,卻是見他輕描淡寫的伸出自己的右腿,一招直搗黃龍踢在了吳昊的雙腿之間。

  咔擦。

  此刻,眾人仿佛能從猥瑣大漢的身上感覺到一股蛋蛋的憂傷。

  這一招斷子絕孫腳出的太快,甚至沒有人看得清楚,而吳昊中招之后,先是面龐一怔,下一秒突兀的尖叫起來,捂著自己的胯下不斷亂跳,那股火辣辣的感覺簡直讓他酸爽不已。

  虎哥在一旁見狀,眉頭一皺,看來似乎真如吳昊所說,這農村娃的確不簡單,是一個練家子啊。

  “小凡你沒事吧?”柳青雪上前,一臉憂慮的問道。

  “放心青雪姐姐,就憑這跳梁小丑還傷不到我。

  ”張小凡嘻嘻一笑。

  這種危機的情況還笑得出來,柳青雪也是對張小凡翻了翻白眼,服了他。

  而就在柳青雪進入虎哥等人眼中之后,虎哥身旁的手下紛紛打趣起來。

  “喲,居然是一個美女,耗子你剛才就是想占這美女便宜才給人家打的吧?”“可以啊耗子,這眼光不錯。

  ”“嘖嘖,這對兇器真是可怕啊。

  ”虎哥也是目不轉睛的盯著柳青雪,這樣極品的女人就是他也很少見過,沒想到今日居然這么巧遇見了一個,那么絕對不能放過。

  “是誰虎哥?”這時,張小凡對著眼前的這群人問道。

  “是我。

  ”虎哥站了出來,一臉戲謔的看著張小凡。

  雖然張小凡看起來挺能打的,但是他這里有幾十號手下,張小凡再能打,能打的過這么多號人?除非他是超人!張小凡見到一個刀疤臉的壯漢自稱是虎哥之后,便是上前面色認真的道歉:“虎哥,打了你手下是我不對在先,在這里我給你道歉,這件事就到這里吧。

  ”此言一出,眾人都傻在原地了。

  這是什么情況?原本他們都以為張小凡會放出狠話,威脅虎哥,畢竟以他剛才展露出來的本事,怕是虎哥也要忌憚他三分,可哪知道,張小凡竟然在這個時候認慫了!就連柳青雪也懵逼了,她一臉錯愕的看著張小凡,現在她是真不知道張小凡是真傻還是假傻。

  居然相信了車上那群人的話,說什么給虎哥道歉就能解決這件事情,難道他是不知道這些話都是車上那群人為了自己說出來的謊話么?虎哥和他的手下們聽了這話后,先是一愣,隨即發出嗤笑來:“真是笑死我了。

  ” 我和 王麗雅之間,最多只是一時的沖動找個刺激,雖然有可能繼續下去,但是她有她的家庭,而 我也老大不小了,真的要有結果的話,還是有很大的難度的。

   但是楊寧寧不一樣,她雖然和王麗雅是閨蜜,而且條件非常好,但是她卻是單身! 既然是單身,她也就沒有王麗雅那樣的顧及,可以毫無保留的投入。

   不是說我有多自戀,而是這么多年的經驗告訴我,楊寧寧現在的表現確實有些太過主動了,尤其是對我一個幾十歲的人來說,尤為異常... 不過現在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我暗自決定和楊寧寧要把握好力度,不能太過火了。

   隨后我們隨便聊了一會兒,楊寧寧就帶著我去吃飯的地方了。

   吃飯的地方就在小區附近,早上的時候我也看到過,是一家比較高檔的中餐廳,看了看菜單上面的價格我也是忍不住搖搖頭。

   胡 師傅,今天我請,想吃什么就點什么。

  楊寧寧看見我這樣,還以為我在嫌貴,當即也是表態讓我寬心。

   呵呵,我不是小氣,而是覺得太虧了,就這些菜啊,成本也不過這價格的十分之一,真是黑店啊。

   我實話實說,這么多年行走江湖,很多東西我都見過,各行各業也都了解一些,這種店賺的也就是門面和服務的錢。

   除了裝修和服務之外,和外面的小蒼蠅館子沒什么兩樣,甚至有的味道還不如小館子呢。

   呵呵,胡師傅你還真可愛。

  楊寧寧見到我這幅認真的模樣,也是被我逗笑了,頓了頓又說道:這個我當然知道,不過為了表示對你的謝意,就算今天被宰啊,我也認了! 呀,那我不成了罪人了嗎? 隨后在我的強烈要求下,楊寧寧才放下手中的菜單,簡單的點了幾個菜。

   胡師傅,沒想到你還這么能持家。

   唉,我年輕的時候也不持家,不過后來啊,越老越沒錢了,沒辦法才變得持家的啊。

   哈哈,胡師傅你真是太有趣了。

   一頓飯下來,楊寧寧被我逗得是哈哈大笑停不下來,我們兩個也確實很聊得來,而我對楊寧寧也是多了一些看法。

   她是一個非常獨立的女人,很有想法,在這么年輕的年齡是非常難得的,連我都有些佩服她了,我們甚至喝起了小酒。

   胡師傅,什么時候去你家里嘗嘗嫂子的手藝唄。

   怎么突然說起這個了。

  楊寧寧突如其來的話讓我愣了愣。

   沒有啊,就是好奇,什么樣的女人才配得上胡師傅你這么好的男人。

  楊寧寧看著我,略帶著一絲俏皮,不過說的話卻讓人遐想,臉上的緋紅 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還是什么。

   不過楊寧寧的話卻是讓我沉默了下來,好像發現氣氛的不對,楊寧寧也是安靜了下來看著我。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緩緩 說到:十八年前,難產,大小都沒保住... 對不起,我沒想到會是這樣... 聽到我的話,楊寧寧明顯有些慌亂,連忙給我道歉。

   呵呵,沒 事兒都過去了,這么多年來,我早就習慣了。

  我擺了擺手。

   楊寧寧沉默著和我碰了碰杯,我挑著眉看了她一眼,沒想到她還挺能喝的。

   那你有沒有想過再找一個? (我的男友一千歲)嗨,年輕的時候不懂事兒,現在想找又有些晚了,不好找咯,誰愿意跟著一個糟老頭子,你說是不是。

   我有些自嘲的說到,到了我這個年紀,那還有這么容易找到伴兒啊。

   找個年輕的吧,人家看不上你,找個年紀大點兒的吧,哪個不是拖兒帶女。

   想我堂堂男子漢,居然要替別人養孩子,這特么能忍?想來想去,最后干脆不找,逍遙快活算了。

   楊寧寧欲言又止,再次沉默了下來,漂亮的臉蛋帶著絲絲紅潤,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還是因為其他的什么。

   我們兩人有說有笑,一頓飯下來倒是熟悉了不少。

   今天謝謝你的招待了。

  我放下手中的杯子說到。

   吃完飯了,我也準備告別了,楊寧寧是一個有自己獨特魅力的女人,總感覺和她待在一起時間長了有種奇怪的感覺。

   我也說不清楚,反正她和王麗雅完全是兩個不一樣的存在。

   哪里胡師傅,這是我應該的嘛。

   那我就先走了,再見。

   再見,胡師傅。

   我背好工具袋和楊寧寧走出飯店,揮手告別。

   因為喝了點酒,所以道別楊寧寧后,我也沒有去擠公交車了,直接打了個車回去。

   上了車沒一會兒,我的手機突然收到一條短信,我一看備注,居然是楊寧寧。

   胡師傅,今天謝謝你,還有,你不是一個糟老頭,加油。

   看著這條 信息,我忍不住咧嘴一笑,看不出來,楊寧寧居然還有這么可愛的一面。

   她發這條信息的目的,到底是真的在給我加油打氣,還是在暗示我什么東西,我也都懶得去猜測了,有時候裝糊涂才是最明智的。

   想了一下,我簡單回復了一句謝謝就了事兒了。

   沒想到我剛剛回復過去,手機又震動起來,一條信息又發了過來。

   不過這次卻不是短信,而是微信,居然是王麗雅發來的。

   我心頭一動,主動給我發微信,難道是我的機會來了?于是連忙點開來看。

   胡師傅,你在哪兒呢? 問我在哪兒,不會是想約我吧。

   我回到:我在回家的路上呢,怎么了? 微信發過去,王麗雅回復的很快。

   那你能來我家一趟嗎?有點事兒想 跟你商量一下。

   我一看微信,頓時興奮起來,這什么意思?直接邀請我上門了嗎? 不過我轉念一想,不對啊,現在這個時間,他老公應該在家啊,而且以王麗雅的性格,怎么可能突然轉變這么大。

   果然,事情和我想的一樣,在我還在遐想的時候,王麗雅的微信又發了過來。

   是我老公想跟你商量點兒事兒,胡師傅你現在方便嗎? 臥槽,果然沒這么好的事兒,害我白高興一場,不過他老公找我能有什么事兒?難道是房子的裝修問題? 我裝修的手藝肯定是沒什么問題的,那肯定就是他老公有新的想法要改變了。

   行,那我現在過來吧,你把地址發給我。

   我瞬間已經理清了事情的緣由,本來不想過去的,不過看在王麗雅的份上還是去了。

   很快王麗雅將地址發給了我,因為新房還在裝修,所以他們現在是在租房住。

   師傅,麻煩去這個地址。

   好嘞。

   車子一個急轉,開往目的地。

   在汽車的飛馳下,沒一會兒就到了。

   沒想到王麗雅租房的地方離我住的地方并不是很遠,只有十公里左右,開車估計也就十來分鐘的樣子。

   按照地址來到王麗雅家門前,正準備敲門,卻是聽到里面傳來一陣爭吵聲,我連忙停住了腳步。

   仔細一聽,一男一女正在爭吵著什么,女聲我一下就聽出來了,正是王麗雅,而男聲估計就是他的老公 周航了。

   反正你自己和他說,我沒臉開這個口。

   王麗雅的聲音很高,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老婆...唉,我...我是男的,這種事兒怎么開得了口啊。

   你開不了口,那我就開得了口嗎? 王麗雅的聲音帶著憤怒和一絲不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說的什么事情。

   他老公周航沉默了一會兒,才無奈的說到:唉,那等會兒看情況再說吧。

   接著便是一片死寂的沉默。

   我裝作什么都沒發生的樣子,敲了敲門。

   小雅,在嗎?我是胡建國。

   屋內傳來一陣雜亂的聲音,隨即響起腳步聲來。

   打開門的正是王麗雅,見到我還有些驚訝。

   胡師傅,你這么快就到了啊。

   呵呵,你這里離我家不遠。

   哦哦,快進來吧。

   我點點頭,換了拖鞋進了屋子,這時王麗雅的老公周航也從里屋走了出來。

   胡師傅,哈哈,你還真快啊,快進來坐。

   看到周航這個樣子,我心頭微動,我和周航平時接觸的也不多,他也從來沒有這么熱情過,今天這么反常,看來肯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了。

   這樣想著,我心里也有底了,既然有事兒求我,那我也要擺擺架子了。

   于是我也不見外,大步流星的走了進屋,直接往沙發上一倒。

   你們先聊,我去倒點兒茶水。

  見周航出來,王麗雅的臉色有些不太自然,借口進了廚房。

   我看著王麗雅的背影,那一扭一扭的身材讓我又有些想念起那天來,可惜... 收回目光,轉頭一看,周航此時也是臉色古怪,眼神飄忽不定。

   看他這模樣,我心里鄙視的很,終于是忍不住說到。

   唉,周老弟,你有什么事兒就直說吧,你擺這個臉色給我看,還真是難受啊。

   聽到我的話,周航也是一愣,隨后摸了摸臉,干笑了兩聲。

   呵呵,胡師傅真是慧眼啊,唉,小弟我確實有點兒事兒想跟你商量商量... 我眉頭一挑,看著周航沉默不語。

   周航見我不說話,也是有些不知所措,頓了一下才說道。

   呵呵,胡師傅,不是什么大事兒,就是一點兒小事兒跟你商量。

   周航見我還是沒說話,但是也沒反對,這才吞吞吐吐的說到。

   其實是這樣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