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monyc >

monyc



施完肥,洗了把手, 張大頭這才施施然走回棚子里邊, 這一閑下來花花腸子就跟著起來。

  腦海里 李桂蘭劉翠兒的身影交替出現,要說兩個人他都抱過捏過,李桂蘭的手感要更好,然而劉翠兒也不是沒有優點的。

  她騷啊,手段兒可懂得撩人,張大頭可是深有體會。

  而且還差點就吃上了,對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不過一想起李桂蘭那背影,今天可是近距離觀摩過,又趁按摩時丈量過手感。

  那感覺……確實沒得說,單單是這一個背影就及得上劉翠兒了。

  正舉起兩只手把兩人作比較呢,棚子的油氈一下被掀開,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子就鉆了進來。

  張大頭眼睛一亮,“咦,翠兒嬸,咋這會兒過來呢?”心里卻是不由暗笑,就猜這 婆娘鐵定會為了王 梅梅 的事過來。

  不說別的,她為了跟自己整那事兒,出手都大方了那么多。

  這個中的原因不就是一眼就看出來,哪會肯讓王梅梅這臭丫頭壞了自己的好事。

  劉翠兒卻是往他身上一湊:“哪有給 嬸兒干活不給飯吃的道理,那丫頭不懂事,被我給訓了一頓,瞧給你帶臘肉來了,還熱著哩,快吃吧!”邊說,邊把那竹籃子給放下來,里邊的大碗掀開盆子就立即升起一陣臘肉的香味兒。

  張大頭卻是沒有伸手去接,:“這還有啥好說的,你家那丫頭眼光可高著哩,俺還是不伺候了,這活兒你還是找別人干吧。

  ”“可別……”劉翠兒一聽頓時就有些慌了,就她給的那 點兒錢其實還是少了的,要是請兩個人干上個幾天,錢翻幾倍不止,還得好酒好菜招待好了,不然磨洋工磨到下雨可就全玩完了。

  “那丫頭屁事不懂,凈瞎搞,嫌錢少嬸兒給你再補上,可千尤別摞擔子。

  ”“咱誰跟誰,錢的事還好說”張大頭撇了撇嘴道,“可是你閨女說得就跟像是給我施舍一樣,俺張大(倆性故事)頭雖然窮,可也是靠自己力氣吃飯的,到哪兒不能干,憑啥讓她作賤,就憑這倆錢?”“哎呀,你是她哥哥,就多擔待著點兒”劉翠兒卻是把胸一挺就貼在張大頭身上,“這不,嬸兒一聽說這事,不就立即切了臘肉來給你送飯補償來了。

  ”張大頭感受著兩團貼過來的水球,心說你這補償怕是自己求之不得吧,老子這會兒晚上還要跟李桂蘭約會呢,卻是不再急著吃這婆娘。

  瞧他這無動于衷一點兒反應也沒有,劉翠兒可就真急了,地里的活只要加錢就有人干,可是她活這么大,就見了這么個天賦異稟的家伙。

  睜著眼睛都是這號玩意兒的影子,卻又能到哪里去再找這么一根,自己那水道都成那樣了,還要不要通了?特別這幾回的接觸,又摸又親的,最是直觀地體驗過這號寶貝的特異之處。

  想想既然是自家丫頭闖出來的禍,女兒不懂事,自然得自己這個做娘的給補上嘍。

  當下直接伸手就扒拉著,拿過水瓶往上一澆,搓了搓也顧不上氣味兒,張嘴就趴了上去。

  哦……張大頭正被她搓得有點兒受不了,突然被這么一下襲擊,正個都縮了一下,“嬸兒,你這是搞突然……唔”吧唧吧唧了好一會兒,劉翠兒才抬起眼兒:“這是給梅梅賠罪的,這下你可滿意了吧。

  ”張大頭朝著小頭努了努嘴,“哼,攤上這么個閨女,以后你可有得罪賠哩!”劉翠兒卻不再配合,而再次拿起大碗和筷子遞到面前,“快點兒吃吧,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說著往他手里一塞,再次低下頭去。

  “呼……呼,還行……不錯,這臘肉就是夠勁兒……咝……”張大頭邊吃邊看著劉翠兒也在低頭吃,沒想到這越吃越刺激,心里痛快之下之前那點兒芥蒂也就煙消云散了。

  心想反正有劉翠兒這婆娘這么賣力賠禮,看來以后不妨再逗逗王梅梅,然后就挑她房間去賠禮道歉。

  還沒等張大頭將最后一塊肉給咽下,劉翠兒倒是先吃完了,她捂著嘴將碗筷一收。

  出了棚子就朝邊上兒吐了一口粘糊糊的東西,這才扭著步子挺起胸走人。

  而里邊的張大頭則是一下癱在了床上,這一頓吃得,就別提有多舒坦了。

  原本他還想拉著劉翠兒把之前沒干完的事干完,她卻急著回去,這趟是專門出來給他送飯賠禮道歉的,可不能出來太久了。

  一想到她這趟專門跑出來給自己補償,張大頭這會兒倒也不急了,心想晚上還有李桂蘭咧。

  反正瞧這婆娘已經飛不出自己的掌心了,也就不急在這一時半會,或許就跟老王頭說的一樣,對付婆娘就像釣魚一樣,得一而三,三而再的挑逗她。

  得有耐心,才能吃到好東西。

  張大頭嘴上哼著小曲兒,躺在這張小床上休息了會兒,這才又爬起來繼續收麥子。

  這一晚就是干到天麻黑,再用推車把麥子給推回去曬場上,都已經是九點鐘了。

  這會兒在家村也算是夜深人靜,許多屋子里都熄了燈,他耳朵尖,不時能聽到壓抑的哼哼唧唧的聲音。

  一聽就知道是不正經的事兒,不過接下來自己也該去做點兒不正經的事了……來到李桂蘭家的時候,就看到里面黑乎乎的,好像已經睡下去了。

  這下他就傻眼兒,這黑燈瞎火的,難道悄悄摸進去,可這樣會不會被當成賊了。

  李桂蘭家可是跟王二狗的幾個兄弟挨在一起的,還有家里的老家伙,就一堵墻壁隔著。

  這一嗓子喊出聲,還不炸了窩去。

  這會兒李桂蘭家雖然黑了燈,可是王二狗兄弟家可還有一戶亮著,他再三往四周望了望,確認沒人之后這才悄悄接近門口。

  然而沿著墻圍繞了半圈,來到后邊的窗戶上,張大頭可是知道這窗戶里面就是李桂蘭睡的房間。

  用手在窗戶上輕輕敲了兩下,里面就傳來了一點兒動靜,似乎察覺到了什么。

  他再次伸出手去敲了三下,這才退后兩步躲在墻角下邊。

  房間里傳來細碎的腳步聲,窗戶輕輕被推開一道縫隙,一張俏臉兒就出現在上邊。

  可不正是李桂蘭是誰,這會兒正一臉謹慎地四處張望呢,瞧這模樣兒莫不是怕鬼。

  “誰?”李桂蘭壓著聲音問。

  “嫂子,是我張大頭!”張大頭從墻里站起來。

  李桂蘭明顯瞳孔一縮,然后拍打著胸脯有些慌亂地道:“都那么晚了……你…你還來這兒干嘛?”當然是來找你干點兒不正經的事咯,不過根據張大頭的了解,李桂蘭可不是像劉翠兒那樣的騷娘們。

  心里頭保守著呢,可千萬不能嚇著她,得一步一步來。

  就像老王頭說的,叫循循善誘,“我是來拿衣服的啊,順便來看看你。

  ”嘿嘿,看完了俺就說累了,順便在這兒休息一下。

  窗戶里邊的李桂蘭隔了好幾秒才出聲,“衣服我還沒洗好呢,改天晾干了我再給你送過去,現在很晚了你干活那么累,還是趕緊休息吧。

  ”說完好像就離開了窗戶,張大頭這下可就傻了眼,怎么事到臨頭就慫了呢。

  這可怎么辦,總不能硬來吧,靠!這不玩兒我嘛。

  老子今天可是忍住沒和劉翠兒干上,專門留著晚上用的,你這一句話就把我給打發了?張大頭心里全是不甘,腦子里胡思亂想,站了好一會兒身子都沒有動一下。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也不知過去了幾分鐘,只能生著悶氣轉身走人了。

  然而忽然聽到前邊的門吱呀地響了一下,他心中忽然一動,回頭就聽到一個細碎的腳步聲傳來。

  正是那李桂蘭,她身上穿著一件小衣堪堪遮住上邊,下邊還露出來一截肚臍兒。

  隨著走路,上面兩顆小點隨著上下滾動而在小衣上下劃著,即便是這黑燈瞎火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頭?”李桂蘭隔著好幾米壓著聲音喊。

  “是我嫂子,你咋……又出來了?”張大頭聲音帶著一絲激動和欣喜,心里頭全是失而復得的驚喜,難道是她終于下定決心想通了?“那個……既然來都來了,就這么回去也說不過去,還是進來坐坐吧……”李桂蘭聲若蚊蠅地道。

  “好哩!”張大頭可就盼著進屋呢,當下喜不自禁連忙答應。

  李桂蘭四下張望了一下,這才踮著腳尖兒走在前邊。

   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故事典故(圖)淝水之戰當前, 謝安趁前秦解體的機會,派謝玄光復黃河道域大片失地。

  但是晉孝武帝卻重用他弟弟會稽王司馬道子,極力架空謝安,使謝安不可發揮他的才干。

  到了謝安一死,東晉政權落在昏庸的司馬道子手里,東晉的朝政就愈來愈敗北了。

  公元399年, 晉安帝在位的時辰,會稽郡一帶迸發了孫恩帶領的農夫叛逆,過了兩年,叛逆軍十幾萬迫近建康, 東晉王朝出動北府兵,才把叛逆彈壓下去。

  這時候候,東晉的統治團體外部又亂了起來。

  桓溫的兒子桓玄霸占了長江下游,帶兵攻進建康,廢了晉安帝,自主為帝。

  過了三四個月,北府兵將領劉裕打敗桓玄,迎晉安帝復位,打那當前,東晉王朝曾經名不副實了。

  在這個動亂不安的年月里,在柴桑處所,有一個著名的墨客,名叫陶潛,又叫陶淵明存在作辯解大概保持存在的權力,鋒芒直指向那時的教會權,由于看不慣那時政治敗北,在故鄉隱居。

  陶淵明的曾祖父是東晉名將陶侃,固然做過大官,但不是士族大田主,到了陶淵明一代,家道曾經很清貧了。

  陶淵明從小愛好念書,不想求官,家里窮得經常揭不開鍋,但他仍是還是念書做詩,得意其樂。

  他的家門前有五株柳樹,他給本人起個體號,叫五柳老師。

  厥后,陶淵明愈來愈窮了,靠本人耕作地步,也養不活一家老小。

  親戚伴侶勸他進來謀一官半職,他沒有措施只好承諾了。

  本地官府傳聞陶淵明是個名將兒女,又有文才,就保舉 他在劉裕部下做了個從軍。

  可是過不了幾多日子,他就看出那時的官員將軍相互排擠,內心很膩煩,又請求進來做個處所官。

  下屬就把他派到彭澤(在今江西省)當縣令。

  那時做個縣令,官俸是不高的。

  陶淵明一不會搜索,二不懂貪污,日子過得其實不充裕,可是比起他在柴桑家里過的窮日子,固然要好一些。

  再說,他感到留在一個小縣城里,沒有甚么宦海應付,也還比力安閑。

  有一天,郡里派了一位 督郵到彭澤觀察。

  縣里的 小吏聽到這個動靜,趕緊向陶淵明陳述。

  陶淵明正在他的閣房里捻著胡子吟詩,一聽到來了督郵,非常敗興聯。

  它在中國殷周之際已影視天堂發生,厥后戰國的荀子、東漢的王,只好牽強放下詩卷,籌辦跟小吏一路去見督郵。

  小吏一看他身上穿的仍是燕服,受驚地說:督郵來了,您該換上官服,束上帶子去拜會才好,怎樣能穿戴燕服去呢!陶淵明歷來看不慣那些依官仗勢、飛揚跋扈的督郵,一聽小吏說還要穿起官服行拜會禮,更受不了這類恥辱。

  他嘆了口吻說:我可不肯為了這五斗米官俸,去處那號君子打躬作揖(白話是不為五斗米折腰)!說著,他也不去見督郵,干脆把身上的印綬解上去交給小吏,告退不干了。

  陶淵明回到柴桑故鄉,感到這個亂糟糟的場面跟本人的志趣、抱負間隔得太遠了。

  從那當前,他下決計隱居過日子,空上去就寫了很多詩歌文章,來表達本人的表情。

  陶淵明寫過一篇很是著名的文章,叫做《桃花源記》。

  在那篇文章里,他寫了武陵處所的一個 漁人,有一次,沿著小溪蕩舟捕魚,離開了一座繁花如錦、芳草鮮嫩的桃樹林。

  漁人被面前的風光吸收住了,劃著船再往前走,到了樹林絕頂,發明了一個小洞。

  他丟了船,順著洞口摸出來,開端很局促,走了一段,名頓開,本來洞里有一個很大的村落,那邊地盤肥美,桑木成行,男女老少,來交往往,勤奮休息,過著牽腸掛肚的寧靜 生活

   大師看到漁夫是個目生主人,都熱忱地約請他飲酒用飯。

  漁夫跟大師談起,才曉得那村落里的人的先人仍是秦代末年出亡到這兒來的。

  他們底子不曉得秦當前另有漢代,更不必說有甚么魏、晉了。

  漁人在那邊住了幾天,辭別回家。

  他在回家路上,做了很多多少標志,籌辦下一次再去拜訪。

  回到武陵,他陳述了太守。

  太守也很感愛好,派人隨著漁人去找桃花林,可是怎樣也找不到阿誰洞口了。

  陶淵明寫的阿誰世外桃源,在那時的社會里是不會有的。

  可是他在文章里刻畫的那種大家休息,個(我的尤物女友們)個過著充裕、安靖生活的圖景,反應了在那時暗中動亂期間的國民的一種夸姣希望。

  以是《桃花源記》這篇文章,厥后不斷被人們所愛好。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