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 影片 歐美 >

成人 影片 歐美



大強看著 陳瑤佯裝淡定的樣子心里冷笑,站起來冰冷的目光看向陳瑤,指著陳瑤說:“你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是誰接的你?”雖然陳瑤早就想到 薛大強會如此質問,可當薛大強真的問出來的時候,陳瑤的心底還是一陣陣的傷心。

  “爸,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還不明顯嗎?當了婊子就不要再想著立牌坊,既然敢做出這么不要臉的事情,我說說又何妨?”薛大強的話說的絕情,陳瑤的眼淚嘩的一下就下來了。

  “薛大強,你胡說什么?今天早上的確是我們老板來接我的,可那也是因為工作呀,你的想法可真齷齪。

  ”陳瑤紅著眼睛怒目圓瞪,一腔怒火沒處發泄,整張臉都變得蒼白一片,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顯然是被薛大強給氣到了。

  “啪!”一個耳光下來,陳瑤的半張臉都紅了。

  “陳瑤,我真沒有想到你居然會這么做,我薛大強哪一點對你不好,你居然敢給我死去的兒子戴綠帽!”陳瑤的半張臉都疼的有些麻木了,耳朵嗡嗡嗡的響個不停,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這個面目有些猙獰的男人。

  “既然你 不愿意相信,那我們斷絕關系好了!”陳瑤沖著薛大強咆哮了一句,然后便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后面傳來了薛大強的喊叫聲。

  蹲在無人的角落里哭了一番之后,陳瑤才發現自己沒地方可去。

  過了一會,拿出手機,她撥通了閨蜜 楚月月的電話。

  “大美女,今天怎么有空聯系我了?不在家陪你們家大帥哥了?”電話里,楚月月一如既往的調笑著陳瑤,若是平時的話,陳瑤也不會在乎,可剛剛跟薛大強大吵了一架,甚至薛大強還動了手,陳瑤就覺得無比委屈。

  “怎么回事,誰欺負你了,告訴我,老娘這就給你報仇來。

  ”楚月月聽到了陳瑤低聲的啜泣聲,便意識到了不對,變得焦急起來,急忙問陳瑤在哪里……陳瑤一邊哭一邊將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楚月月,等到說完的時候,楚月月已經急匆匆的趕來了。

  “薛大強那個老王八蛋,居然敢這么懷疑你,走,你跟我走,回頭就跟那老小子斷絕關系,看他以后還敢不敢這么對你。

  ”楚月月將陳瑤帶到了她的家里,一邊幫陳瑤用冰塊敷著臉上的淤青,一邊安慰著陳瑤。

  當年陳瑤跟薛大強在一起的時候楚月月也不同意,可無奈陳瑤太堅持了,現在出了問題,楚月月自然勸陳瑤馬上跟薛大強斷絕關系。

  “就憑你的長相跟身材,什么樣的男人沒有,憑什么就一定要掛在薛大強死鬼兒子這顆歪脖子樹上等死?”正在楚月月如此勸說的時候,門鈴響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剛才還說薛大強的兒子那顆歪脖子樹呢,那顆歪脖子樹就來了。

  “你來干什么,馬上給我滾,這里不歡迎你!”楚月月根本就不讓薛大強進門,沖著薛大強一邊喊一邊就要關門。

  可薛大強似乎有先見之明似的,直接從門口擠了進來,朝著陳瑤走了過來。

  “瑤瑤,我錯了,求求你原諒我吧,我也是一時沖動,因為太在乎你才這么想的,以后我保證,我再也不懷疑你了!”薛大強只剩下這個兒媳了,又怎么會這么輕易的放手呢,自從有了這個兒媳,可是有很多人羨慕妒忌呢,他很享受這種榮耀,所以,無論如何都不會讓陳瑤就這么跟他斷絕關系的。

  “你走吧,我不會跟你回去了!”陳瑤也是傷透了心,變得很決絕。

  可就在 這個時候,撲通一聲,薛大強居然直接跪在了陳瑤的面前,一雙拳頭使勁的捶打著自己的腦袋,眼淚流的跟河水似的。

  “哼,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陳瑤,你可不要被他的表演給欺騙了!”相處一場,陳瑤看到薛大強這個樣子,頓時就心軟了,現在聽到楚月月的提醒,又再次冷靜了下來。

  “你走吧,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回去的!”薛大強將陳瑤的表情看在眼里,對楚月月都已經恨得咬牙切齒了。

  “瑤瑤,你就原諒爸這一次吧,你要是不跟我回去,我 就算是跪死在這里都不會離開的,求求你了,我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薛大強繼續表演,他太了解陳瑤了,陳瑤容易心軟,這種苦肉計最適合不過了。

  果然,跪了不到一個小時,陳瑤就忍不住了,答應薛大強跟著他一起回去。

  薛大強自然是千恩萬謝,不管陳瑤提出任何條件,都無條件答應。

  “陳瑤,你真的要回去嗎?”楚月月皺著眉看向陳瑤,她怎么都覺得薛大強的表現有表演的成分。

  “嗯,畢竟是我老公的父親,我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楚月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搖著頭說:“行,趕緊滾吧,希望你不會后悔!”陳瑤知道楚月月刀子嘴豆腐心,也就沒有介意,跟著薛大強一起回到了家里。

  這一晚上,陳瑤面對薛大強的甜言蜜語從來都沒有抵抗力,覺得過去了就過去了,親情之間哪來的隔夜仇……為了給陳瑤賠罪,薛大強索性向公司請了假,扔下剛剛成立不久的公司,一心一意的照顧陳瑤。

  這一天,正當陳瑤陪著薛大強逛街的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 陳小姐,還真是巧呀!”一道嫵媚的身影加上略帶妖嬈的聲音,陳瑤就算是想要躲避都沒有時間了。

  這個女人陳瑤很熟悉,那次去度假山莊泡溫泉的時候來勾引劉豐,最后被劉豐打臉,本來倆人就暗中較勁,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遇到了。

  尤其是當看到她的目光在薛大強的臉上停留了那么一下之后,陳瑤的心下意識的就哆嗦起來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緊張襲來。

  “瑤瑤,你怎么了,你認識她?”薛大強的目光死死的盯著 蕭然暴露的胸口,怎么都不愿意挪開,被蕭然自帶的那種風情給吸引了。

  “是呀,我跟陳小姐可是好朋友呢,這位先生是李小姐的公公嗎?那還是真是幸會呢。

  ”說話間,蕭然伸出白嫩的小手便要跟薛大強握手,薛大強更是欣喜若狂,根本就沒有聽懂蕭然話里話外的意思。

  陳瑤變得緊張了起來,蕭然撞見了她跟劉豐在一起的場景,薛大強愛吃醋,要是知道了就麻煩了。

  想到這里,她慌亂中急忙上前,有些緊張的對薛大強說:“爸,您先去那邊坐坐,我跟朋友聊會兒天!”薛大強也沒有多想,還沖著蕭然客氣的 點了 點頭,然后便朝著那邊的沙發走了過去。

  “你究竟要干什么?”陳瑤的目光有些冷,同時也伴隨著緊張。

  “陳小姐不必緊張,我只是有一小小小的忙需要李小姐幫我一下。

  ”蕭然媚眼如絲,在跟陳瑤說話的同時,還朝著坐在一邊的薛大強看了一眼,那笑更是晃得薛大強眼睛都花了。

  “什么事情?”(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陳瑤也不吃驚,蕭然這個時候站出來,并且沒有第一時間揭穿她,肯定是有目的的,只是目的究竟是什么,陳瑤有些不確定。

  “陳小姐能不能回去跟劉總說一下,讓我也去劉總的公司上班?”陳瑤吃驚地看著蕭然,就她這身狐貍精的打扮,想要去公司上班似乎也不是什么難事,就算是沒有本事,很多老板也愿意將她請去當花瓶。

  可她卻用這種方式想要進劉豐的公司。

  一種奇怪的感覺蔓延出來,似乎上次的度假山莊這個女人的出現就有些不同尋常了。

  “蕭小姐費盡心思的,就是想要進公司上班?你究竟什么目的?”陳瑤冷靜下來后,越想越是覺得這件事不對勁,于是便問了起來。

  “陳小姐,希望你明白一個道理,聰明的女人往往知道的越少越好,你只需要按照我說的做好了,要不然,后果,你懂得……”似乎為了讓陳瑤驚醒,她又朝著坐在一邊的薛大強看了一眼,甚至還沖著或薛大強揮了揮手,惹得薛大強又是一陣的心猿意馬。

  “公司有嚴格的招聘規定,我并不負責這一塊兒,蕭小姐還真是高看我了。

  ”陳瑤想要拒絕,順便找了一個合理的借口。

  “哈哈,李小姐,我只是來通知你的,并不是聽你抱怨的,至于你們公司的規定我不管,我要求的事情你必須做到,要不然,你心里清楚!”蕭然的眸光閃爍,露出警告的光芒,讓陳瑤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想到要是拒絕蕭然的后果,陳瑤便索性收起了那不切實際的想法,答應了蕭然。

  看著蕭然離開,薛大強盯著蕭然的背影有些不舍,走過來有些奇怪的問:“瑤瑤,剛才那位美女你們什么關系呢?”薛大強對于這個陌生嫵媚的美女,有了濃濃的興趣。

  尤其那流露出來的風情,早就讓薛大強的魂都丟了。

  “普通朋友,其實也不是很熟,就是遇到了就說了兩句話!”陳瑤心里有事,自然沒有看出薛大強眼里的興趣。

  因為蕭然的突然出現,陳瑤便也沒有興趣再逛下去了,索性給薛大強的衣服都買好了,倆人就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上班,剛到公司,陳瑤接到了一個電話,當聽到電話那頭蕭然的聲音之后,陳瑤便知道自己的僥幸想法已經破碎了。

  公司有專門負招聘的人事部,而且也有著完善的招聘流程,從員工投遞簡歷到通知面試,都是一個嚴謹的過程。

  當然,萬事無絕對,現在陳瑤憑借董事長助理的身份,想要走走關系其實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人事部的那個胖經理讓陳瑤有些反感,輕易不愿意去找他。

  可今天,陳瑤卻不得不去找一下人事部的那個經理了。

  剛進門,人事部經理就坐在沙發上看視屏,電腦里傳來了輕微的聲音,一開始陳瑤還沒有注意聽,但很快,陳瑤就聽到了若影若現的聲音,頓時便紅了臉。

  在上班的時間看這種東西,陳瑤有些沒有想到。

  “是陳小姐呀,今天什么風把你給出來了,趕緊坐,為給你倒水!”胖經理在看到陳瑤進來的時候眼睛就挪不開了,尤其是盯陳瑤寬大的領口上面,更是讓她有些反感。

  陳瑤的眉頭皺了一下,想到接下來她有事要求人家,便壓下了心底的不適,坐在了沙發上。

  胖經理平時跟應聘人員打交道多了,對于揣摩人心思有著一套,一眼就看出了陳瑤的臉上帶著為難,頓時就更加高興了。

  將手里的水遞給了陳瑤,就在陳瑤伸手接水的時候,胖經理突然就松開了手,然后,杯子里的水就倒在了陳瑤的裙子上……“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幫你擦擦!”說話間,也不管陳瑤愿不愿意,一雙肥胖的手掌便伸了過來,落在了陳瑤白嫩的大腿上,肉呼呼的臉上笑得猥瑣,一雙原本就不大的眼睛變得更小了。

  陳瑤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那個男人占了便宜,感受到陳瑤嬌嫩的肌膚,那個男人心里一陣蕩漾,就連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不用,我自己來!”陳瑤大羞,反應過來后急忙往另外一邊躲了一下,從桌子上撕下紙巾開始擦拭起來,心里有些僥幸,幸虧水不是很熱,要不然這薄薄的衣料指定被燙傷。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 5日電之前營造的輕松愉快的氛圍,隨著那一抹粉色春光消失殆盡,空氣中彌漫著尷尬的情愫。

   過了一會, 趙立晨實在是有點忍受不了這尷尬了,于是就首先 說道:來的時候,劉夫人說你 身體不太好,我想問一下你哪里不好了? 聽到這話,高媛臉上的尷尬意味就更濃了,雖然在此之前她已經做好的充足的心里準備,但是此時此刻她卻怎么也無法面對一個陌生男人說出自己的難言之隱。

   見高媛不說話,趙立晨也就沒有拐彎摸,直奔主題道:我是性心理醫生,主要治療的就是這方面的問題。

  你不用感到尷尬,也不用有什么后顧之憂,為患者保密是我們的首要職責。

  對于我們醫生來說,性疾病醫生和一般的臨床門診一聲沒有什么區別。

   說是這么說,但是真要讓她徹底的放下心里負擔,她還真就做不到,嘴長了幾次都沒有把話說出口。

   看高媛有了想說的沖動,趙立晨就繼續說道:醫生對于病患做到兩個字足以, 那就是負責。

  而病患對于醫生,也只需要做到兩個字那就是信任。

  你不愿意告訴我你的困惱,那就是不信任我,對于一個醫生沒有信任那就等于侮辱。

   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

  高媛一聽連忙解釋道,只是……只是我……我真的不好意思開口。

   趙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氣,稍稍停頓了一下說道:&ldqu(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o;嗯,那好吧。

  采取我來問,你來答的方式。

   高媛沒有說話,既沒有點頭否定,也沒有搖頭拒絕。

  一般這種情況,趙立晨都是認為默認接受,所以他就沒有再問什么,直接就切入了主題。

   你是不是對性愛房事沒有任何的想法和欲望? 高媛猛的抬頭看了一眼趙立晨,似乎對于他的猜測感到很驚訝,但是隨即頭又低了下去,過了好一會才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哦,既然是這樣,那就簡單了。

  我只需要給你做一下身體 檢查,就可以確定病癥在什么地方。

   身體檢查?高華一聽猛的一下子抬起頭,看著趙立晨道,要脫衣服嗎? 趙立晨微微點了點頭,用一種很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高媛說道:當然,一般這種情況下首先是要看看是不是身體有沒有問題,如果身體沒有問題那就進行相應的心理治療。

  這是必要的過程。

   一聽說是必要的過程,高媛頓時就尷尬了起來,檢查就意味著要全部脫光,除了已故的丈夫以外,她從來沒有在第二個男人面前裸露過身體。

   趙立晨一看高媛臉上的表情,他就能猜到高媛心里想的是什么,所以他就繼續說道:你可能覺得難為情,那是因為你把我當成了一個男人,并沒有把我當成一個合格的醫生,對我沒有做到必要的信任。

  你知道這對一個醫生來說意味著什么嗎? 高媛一聽,連忙解釋道:不不,趙醫生你誤會了,我不是不信任你。

  我……我只是不好意思…… 趙立晨接過話道: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只要從心里當我是個醫生,就不存在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跟普通的門診大夫沒有什么兩樣,只是負責的病患人群不一樣而已。

  你說我都來了,你不愿意,這讓我怎么給劉夫人交代啊。

   可是……可是話是這樣說,但是我……高媛在做著相當強烈的思想斗爭,但是不管她在心里怎么勸說自己,都 沒有辦法做到一絲不掛的讓趙立晨檢查。

   這時趙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氣道:既然如此,那么好吧。

  你不肯讓我檢查,我也沒有辦法繼續給你治療。

  那如果沒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說句實話,今天我感覺很不好,早知道你這樣,就算我欠劉夫人再大的人情我也不會來的。

   說著趙立晨就提起來建議的出診箱就要抬腿走人,沒轉身的時候是一臉的嚴峻,但是轉身之后他卻在默默的倒數。

  從病患心理學的來看,他斷定高媛一定會出言挽留。

   事實證明,趙立晨在大學時候的努力沒有辦法,就在他數到5的時候,高媛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趙醫生,我檢查我檢查。

   趙立晨竊笑了一下,不過再轉過身的時候,臉上卻變成了無比的嚴肅,他看著高媛說道:你確定可以讓我檢查? 高媛遲疑了一下,然后重重的點了點頭道:嗯,我確定。

   趙立晨深深的出了口氣,然后點了點頭道:好,那就開始吧。

  是在這里,還是在其他地方? 本來高媛想說在這里吧,但是一想在這里的話她就得當著趙立晨的面脫衣服,那就跟脫衣舞娘沒有什么兩樣了,于是她就說在臥室。

   趙立晨點了點頭道:好,那就在臥室。

  你去準備一下吧,準備好了叫我。

  你進行過婦科檢查吧,知道以什么樣的姿勢檢查吧? 一說到這,高媛這腦海里面頓時就浮現出了她去婦科體檢時的情形,這臉頓時就紅到了脖子根。

  她丟了下了句知道,然后就逃似的沖進了主臥。

   高媛進了主臥之后,好半天都沒有什么動靜,對于趙立晨并沒有任何的表示,就只靜靜的等著。

  這時候千萬不能著急,這越是著急越容易弄巧成拙,必須要有足夠的耐心才行。

   終于十分鐘之后,高媛才低低的喊了一聲準備好了,可以進去了。

   于是趙立晨就戴上口罩,拿著出診箱走進了高媛的臥室。

   臥室的布置很溫馨,粉色的基調給人一種曖昧的溫暖。

  因為拉著窗簾沒有開燈,臥室里面有些昏暗,所以更讓人有種止不住的魅惑。

   不過趙立晨并沒有心里關心這些,此時此刻他的注意力完完全全的集中到了此時赤裸的高媛。

  于是他就無聲的加快了腳步,穿過我是的小走廊。

   然而看到躺在床上的高媛,趙立晨禁不住笑了起來,因為她居然用枕巾蓋著了自己臉。

   雖然看不到高媛的臉,但是這對趙立晨來說卻是是件好事。

  因為這樣他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去看她那白皙的身體。

   我開燈了。

  趙立晨看著昏暗中下面一絲不掛的高媛說道。

   別……別……高媛一聽斷然拒絕道,別開燈好? 趙立晨禁不住淡淡笑了笑道:這不開燈怎么能行呢,光線太暗了,我沒法檢查啊,再說了你蒙著臉開不開等也都無所謂的啊。

   高媛沉思了一會,然后語氣中略帶無奈的說道:好吧,那你開燈吧。

  但是一會檢查完了,你先把燈關上再走。

   趙立晨點了點頭道:嗯,好。

   說著他就把燈給打開了,高媛那白皙身體頓時就完全暴漏在趙立晨的面前,在那一瞬間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高媛并沒有按照趙立晨所說的按照女性體檢的姿勢躺著,而是夾緊雙腿平躺在床上,她的那一對白如水玉般的雙腿繃得很緊,掩蓋了她身為女性的所有私密。

   趙立晨伸出手,放在高媛的膝蓋上,輕輕的拍了拍道:放輕松,把腿打開我才能給你體檢。

   高媛沒有說話,沉默好一會,緊繃的腿才慢慢的放松了下來,然后顫巍巍的打開了。

   終于完完全全的顯露在了趙立晨眼前,和他料想的一樣,完全是嫩白色,即便是應該變黑的地方也只是有點泛紅而已。

   趙立晨把高媛的腿慢慢的打開到合適的角度,她那如同玫瑰一樣的瞬間就在趙立晨的眼前打開了。

   因為床有點低矮,所以趙立晨就走到床頭拿了一個枕頭過來,想要墊在高媛屁股下面以方便檢查,然后他的手剛碰到高媛的腿時候,她身體猛的一抖,很是緊張的說道:你……你要干什么? 趙立晨淡淡一笑道:你這床太低了,我想墊高一點方便檢查。

  你這么緊張干啥?我想你叫劉夫人叫劉姐,你們的關系應該匪淺吧? 聽趙立晨這么一解釋,高媛的緊繃的身體一下子就放松了下來,她頭微微點了點道:嗯,我跟劉姐認識了很多年了。

   既然你們交情不淺,她應該不會害你吧。

   高媛這語氣頓時就有點變了,你這話說的,我和劉姐那是親姐妹,她怎么可能會害我。

   趙立晨揚了揚眉毛,淡淡笑了笑道:那劉姐會把一個沒有任何職業操守的醫生介紹給你嗎? 這……高媛頓時語塞,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趙立晨沒有再糾結這個問題,而是語氣清淡的說道:把臀部抬起來,我把枕頭放下去。

  你如果想快點結束這一切,只有放輕松配合我,才能夠盡快的結束檢查。

   高媛這次沒有什么抗拒,直接順從了趙立晨,很聽話的把屁股給翹了起來。

   雖然很順從,但是這并不代表就做的夠好,她抬起來的高度根本就沒有辦法把枕頭塞進去。

   這次趙立晨就沒有再客氣,直接一把抓起高媛的臀部往上一舉,在他的手碰觸到臀部的瞬間一種難以名狀的溫柔從指間頓時就傳遍全身。

   這富貴人家的女人就是不一樣,這皮膚都細致的讓人不敢相信,用吹彈可破絕對不是夸張。

   啊……高媛禁不住低低的叫了一聲,但是她還沒有來得及說什么,趙立晨就已經把枕頭塞了進去,同時手也跟著抽了出來。

   經過剛才的小插曲,高媛的又把腿給閉合了。

  于是趙立晨就伸出手扶著她的雙膝,然后直接打開,這次他也很果斷,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那神秘的部位再一次的在趙立晨面前綻放,雖然已經第二次綻放,但是對他造成的視覺沖擊,依舊是相當的震撼,心頭變得一陣火熱…… 不過從看到高媛下身開始,趙立晨就沒有看到她的 敏感點在哪里,找不到敏感點那是肯定沒法治好高媛的性冷淡了。

   趙立晨有點著急了,因為但凡是個人,她只要是個正常機體那就有敏感點。

  所以先檢查再說,敏感點一會再找! 就在趙立晨的雙手放開高媛的雙腿,準備要仔細尋找的時候,高媛的雙腿突然下意識的閉合了。

   你這樣不配合我,我根本沒有辦法體檢。

  說著趙立晨就重新把高媛的雙腿分開到合適的角度道,保持這種姿勢不要動,你只有配合我,我才能盡快幫你完成體檢。

   高媛什么話都沒有所說,很聽話的照做了,在趙立晨的雙手離開她的腿的之后,非常嚴格的保持著角度不變。

   見高媛的腿沒有再動,于是趙立晨就手放在了她的大腿根部,聲音沒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說道了一句有可能會有你不想有的感覺,稍稍忍耐一下。

   趙醫生,我身體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問題啊?你檢查了這么長時間? 趙立晨噢了一聲道:沒……沒有。

  我只是檢查仔細了一點。

   高媛胸脯很明顯的沉了下去,過來一兩秒鐘,她繼續說道:那我身體有沒有什么問題? 趙立晨覺得不能再玩火了,他怕自己真的失去理智,控制不住自己。

  畢竟高媛現在是把自己蒙著的,他要是想做什么,高媛根本就沒有機會阻攔。

  這樣一旦沒了理智,那就會鑄就難以彌補的大錯。

   對于滿足欲望和失去性命,就算是命不久矣的人,也不會選擇用剩下的時光換取一時的暢快。

   于是趙立晨說道:下面沒有什么問題,很正常。

  下面我還要做進一步的檢查,請把你上身的衣服脫掉。

   脫掉上身?高媛有些無法理解,因為檢查的是性冷淡問題,性冷淡應該是下身和上身有什么關系? 不過雖然心里有些納悶,但是她并沒有提出異議,畢竟下面都看的清清楚楚了,而且還用手掰開了,那看看這上身又有什么。

   于是高媛就慢慢的揭開她特意換的長袖,長袖被掀開之后,高媛沒有拖泥帶水猶猶豫豫,直接把帶子揭開,然后把內衣直接拉了上去。

   高媛雖然喪夫,但是她的年齡并不大,所以這身體依舊年輕,歲月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跡,因此那雙峰盡管高聳,盡管沒有了內衣的舒服,但是也就翹楚沒有外擴下垂的意思。

   和她的下身一樣,她那高高凸起的關鍵也是粉紅色的,緊緊是外圍有些淡淡地暗紅,其他的全都是鮮嫩的粉色。

   在那兩抹粉色剛顯露在趙立晨眼前的時候,高媛的手就停止了。

   從始至終,趙立晨都沒有在高媛身上找到敏感紅點,這就讓他有些不解了,這女性的身體敏感點分布的部位都已經看了,怎么會沒有敏感點呢? 脖子以上的部位之前都是暴露著的,根本沒有發現紅點。

   難道說她的敏感點在脖子和胸脯之間的位置? 想到這,趙立晨就沒有再猶豫,直接就把手按了上去…… 在趙立晨的手碰到高媛時,整個人也都跟著酥麻了起來。

  從他上高中第一次談戀愛開始,他一共摸碰過三個女人的胸,每一個讓他有這種如觸電般酥麻的感覺。

   那么重酥麻感覺的誘惑,對于趙立晨來說絕對是致命的誘惑,所以在指尖碰觸到高媛的瞬間,手就禁不住揉了一下…… 高媛冰冷的聲音瞬間擊碎了趙立晨的邪念,語氣很森冷地說道:你這是在檢查身體? 這嚴厲的聲音瞬間就把趙立晨從欲望的漩渦之中給拉了回來,他猛地震了一下回過神來,但是他手上的動作并沒有停,因為他知道這一旦要是驚慌失措的停下來,那就等于不打自招了,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這劉夫人一個電話能讓平日里牛逼沖天的科室主任點頭哈腰,更能一個電話然那個他趙立晨從此再無翻身之日。

   所以他非但不能停,反而要摸的更大膽一些,有時候將錯誤進行到底才是走向正確的唯一方式。

   于是趙立晨就更加變本加厲地揉搓了兩下,那節奏和力度明顯的就是一個男人在調戲一個女人,高媛僵硬的身體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和他之前斷定的一樣,高媛的敏感點果然在脖子和胸部之間的部位。

  怪不得她會是性冷淡,正常男人那里會對這個地方有性趣呢?這才放開她的胸,那后把內衣使勁往上一拉……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