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姜漢娜 >

姜漢娜



他對蕭 雪芙介紹道:“ 大姐,這個就是南朝國的金 世奇先生,他可是國際上赫赫有名的醫科圣手,我特地專程把他請過來的,只要他出手,相信 父親絕對可以轉危為安。

  ” 齊昊跟在蕭雪芙旁邊,也見到了這個金世奇先生。

  南朝人的特征很明顯,小眼睛,單眼皮,面部寬闊,顴骨突出平扁,鼻梁也較低,不高,剛到蕭雪芙的下巴左右。

  聽聞介紹,金世奇居然冒出一口流利的漢語,一臉自豪的 說道:“作為現代醫學的奠基者,我們南朝人的醫學界在國際上享有盛名,有我在的話,相信蕭 老爺子病絕不會有問題!”金世奇這個名字,蕭雪芙當初為老爺子治病的時候確實聽說過,在國際上是有不小的名氣。

  有他來的話,為自己父親做手術,成功看似確實會高不少。

  但是,轉眼又想起父親昏迷之前,千叮萬囑一定要讓齊昊來治療。

  而且,這個金世奇是 蕭卓找來的,蕭雪芙并不想用。

  蕭老爺子經歷過兩次婚姻,蕭雪芙是第一任 妻子所生。

  第一任妻子去世之后,過了好些年再婚,蕭卓就是第二任妻子帶來的,并非蕭老爺子的親生孩子,也跟蕭雪芙沒有血緣關系。

  對于蕭卓脾性,蕭雪芙這個名義上的姐姐清楚得很。

  有點小聰明,卻無甚大能力,一直掌管蕭家的支系產業,暗地里覬覦蕭家的財產,不過由于身份原因很難進入核心圈子。

  這次那么殷勤找醫生,在蕭雪芙看來也不過是想在父親面前表表忠心,以期望可以獲得更多利益罷了。

  這點本來無所謂,可蕭卓后面隱藏的人卻不得不讓蕭雪芙顧忌了。

  “小卓有心了,不過這次不用了,我已經找到醫生幫父親治療了。

  ”蕭雪芙看似輕描淡寫回道,心中卻已經了淡淡的警惕。

  “大姐,你可要想清楚,這金世奇醫生可是鼎鼎有名的腦科大夫,你不用他,還能用什么人?你可不要拿父親的性命來冒險啊。

  ”蕭卓表現出一副真誠無比的樣子。

  “蕭女士,論腦科手術,我自信華夏應該沒什么人能比得上我的了。

  ”金世奇又站了出來說道:“有我在,蕭老先生的手術成功率,起碼能達到六成!”六成!周邊的人頓時發出陣陣驚呼,要知道,之前別的專家給出手術成功率最高也只有三成。

  “沒必要!”蕭卓的堅持讓蕭雪芙警惕之心更濃,直接拒絕道:“我們不準備做開腦手術,準備用針灸治療!”金世奇聞言,臉上浮現出嘲諷的笑容,語氣古怪道:“雖然針灸來源于我國,我也認識幾位針灸大師,但實在沒聽說過針灸可以治療腦出血,蕭女士,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嗎?”“針灸發源于南朝國?真是無知到令人可笑!”齊昊從后面走了出來,淡淡的搖了搖頭:“你們南朝國就這么喜歡把東西都弄成自己的,果然小國人就是小國人,這臉皮也夠厚的。

  ”“這位是齊昊,父親指定他過來治療的,昨晚就是他幫忙穩住病情的。

  ”蕭雪芙介紹道。

  見齊昊不過20歲出頭,金世奇有些不屑道:“蕭女士,你確定讓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為蕭老先生治病?我恐怕他連針灸都拿不穩吧,這不是在拿著病人的性命在開玩笑嗎”“是啊大姐,這小子看著也就20出頭,醫術能強到哪去?”蕭卓也在一旁幫腔。

  至于一開始就跑過來的女子雖然有些意外,不過并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蕭雪芙身邊。

  “陽氣不足,精元虧損,血腎兩缺,外顯于面,內定于脈,金世奇先生,你自己的身體都沒料理好,就出來治別人,真的好么?”齊昊看了金世奇一眼,淡淡的說道。

  “你在說什么鬼話,我一點都聽不懂,少在這里裝模作樣的。

  ”金世奇不屑的擺了擺手。

  “聽不懂?那我就說直白點吧”齊昊臉上帶著笑容,戲謔的說道“金世奇先生,你陽痿!”齊昊的話一出,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紛紛用怪異的眼神看著金世奇,至于金世奇,先是一愣,緊接著仿佛惱羞成怒一樣,漲紅了臉,對著齊昊瘋狂咆哮起來:“污蔑,臭小子!你居然敢污蔑我!”“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

  ”齊昊看著拼命否認的金世奇,臉上帶著古怪的笑容道:“你這身體狀態,再耽擱個半年時間,那你就一輩子不能人道了。

  ”“什么?半年時間?!”金世奇聽到齊昊的話,整個人都激動的發抖,不過馬上就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把表情收斂,只是眼睛還死死的盯著齊昊,試圖想看出他是否說謊。

  金世奇的陽痿之癥,是從一年前開始的,為了治療,他轉換各種身份尋求各種專家,可是最后換來的都是一場又一場的失望。

  他表面上表現出來的自信驕傲,實際上就是為了掩蓋內心的自卑跟無奈。

  今天,齊昊居然能一眼就看出來他的問題所在,并且還一下就說出只有半年時間,不管是真是假,金世奇已經打定主意,私底下要問個明白,當然明面上他是不可能承認的。

  “年輕人,我不計較你的污蔑。

  ”金世奇強裝鎮定,倨傲的說道:“現在我們討論 的是白老先生的病,你不要說些有的沒的。

  ”“就是,小子,別說這些有的沒的,耽誤了我父親的病,后果你承擔得起嗎?”蕭卓喊道“你說不讓 金醫生動手,難道你有百分百把握?”“人的身體是不斷的變化的,任何一個醫生都不敢說有百分百的把握。

  ”齊昊搖了搖頭。

  “既然沒把(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握,大姐,難道你要把父親的命交到這么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依我看,這家伙連正式醫生都不是吧?”實際上,蕭卓所說的這一點,也恰恰是蕭雪芙所以顧慮的。

  坦白說,她心里對于金世奇的信心是更大的,畢竟金世奇聲名在外,腦科這個領域上,他的確是有著真材實料。

  而之前不想讓蕭老爺子開刀,一是考慮到蕭老爺子年事已高,風險大,二則蕭老爺子在昏迷之前,千叮萬囑一定要讓齊昊來,所以蕭雪芙才去找齊昊。

  但是現在不同了,金世奇在這里,動手術的成功率不低,相比起齊昊這個來歷不明,醫術不明的年輕人,實際上蕭雪芙的心里已經傾向了金世奇,盡管他是蕭卓找來的。

  但是老爺子的能否治愈對她來說實在太過重要,失去老爺子的支持,她很可能馬上就會被趕下總經理這個位置,失去一切,她不敢去賭。

  蕭雪芙的好看的眉毛皺成了一團,還是開口道:“齊昊,要不先讓金醫生看看?”雖然是征詢的語氣,不過齊昊已經聽出了其中的意味,他知道,蕭雪芙對自己失去了信心。

  齊昊也是一個傲氣的人,既然蕭雪芙不相信自己,那自己也沒必要淌這趟渾水,點了點頭道:“既然蕭總想讓金醫生來操刀,我沒有意見,不過我希望,能讓我在手術室外等著。

  ”昨天跟蕭老爺子相遇,齊昊對這個老頭也有不錯的好感,希望一會如果真出了事的話,他能及時拉一把。

  “當然沒問題。

  ”蕭雪芙點了點頭:“那就勞煩金醫生了。

  ”“沒問題,有我出手,絕對沒有問題!”金世奇信誓旦旦,滿臉自傲的說道。

  眾人商議完畢之后,蕭老爺子就被推進了手術室,由金世奇主刀。

  手術進行了接近兩個小時,蕭家的人在手術室外等著,一個個坐立不安,反觀是齊昊,一直淡定自如的坐在位置上,閉目冥想。

  “喲呵,你這小子,臉皮還真夠厚的,一會把老爺子救活之后,你是不是也要上去邀功啊?”見齊昊這么的淡定自如,蕭卓不由得嘲笑道。

  齊昊沒有理會他,蕭卓于是更加的起勁,剛想繼續諷刺,就被蕭雪芙打斷了。

  “老二,給我閉嘴!大家都煩著呢!”蕭雪芙訓斥了一聲,緊接著看向齊昊的眼神也有一絲的煩躁。

  這里所有人都那么擔心,就齊昊一個人這么從容,是個人,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

  不久,手術室終于傳來了響聲。

  “吱呀”一聲,手術室的門被推開,金世奇走了出來,摘下口罩,輕松的說道“手術很成功,老爺子沒事了。

  ”“謝謝你,金醫生!”蕭雪芙激動的握住了金世奇的手,連連感謝,周圍的人也如釋重負。

  “我都說了,金醫生的醫術那可是經得住考驗的,又怎么會像某些無名小輩一樣過來這里招搖撞騙。

  ”蕭卓此時也松了口氣,畢竟金世奇是自己帶來的,這要是出了事,他的責任可就大了。

  不過看到一旁的淡定的齊昊,蕭卓的嘴又管不住了“大姐,你找的是什么人啊?這父親手術成功,你看著家伙一臉的無所謂,是不是希望父親的手術失敗啊?”蕭雪芙眉頭一皺,看向齊昊,眼神中也有一絲不滿產生。

  “既然老爺子沒事了,那我就先告辭了。

  ”感受到蕭雪芙的目光,齊昊知道自己已經沒必要留在這里了,于是準備離開。

  “慢著!”蕭卓攔住了齊昊“大姐,這種招搖撞騙的騙子,一定要把他抓起來,免得他四處騙人。

  ”齊昊沒有惱怒,轉身看向蕭雪芙。

  蕭雪芙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說道:“讓他走吧。

  ”齊昊畢竟是自己父親親自點名,也是自己去請過來的,整個過程雖然沒什么表現,但是人家也畢竟沒有做什么,無緣無故把齊昊抓起來,以蕭雪芙的身份,還真做不出來。

  而她想不到的是蕭卓正想憑此來打擊蕭雪芙聲望,自己帶的醫生治好了老爺子,而蕭雪芙帶來的醫生卻是個被抓起來的騙子!只要坐實這個,到時就算老爺子不說,家族內部其他人也會對蕭雪芙產生別的看法。

  蕭卓一個激靈,正打算繼續爭辯的時候,手術室中的一個護士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

  “醫生!醫生,病人出事了!”“什么?不可能!”金世奇和蕭家眾人臉色大變,此時剛好蕭老爺子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來,身邊的監視器不斷的發出“滴滴滴”的警報聲。

  “封口之后本來一切妥當,但是在準備出來的時候,突然顱內壓急劇上升,血壓提升很快,心率已經低到20,現在情況非常緊急,病人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護士迅速將目前的情況報告了一遍。

  “怎么會這樣!”金世奇顯得有些慌亂,不斷的對比著手中跟監視器上的數據,一滴滴的冷汗從腦門處滴落下來。

  “金醫生,到底怎么回事!”蕭雪芙此時如同一只噬人的老虎,雙眼冷冰冰的看著金世奇。

  金世奇可以肯定,如果今天蕭老爺子出了什么事,他肯定走不出東升市了。

  “大姐,別急,有金醫生在,父親他不會……..”蕭卓仿佛還沒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對蕭雪芙說道。

  “你給我閉嘴!”蕭雪芙一聲怒吼,一巴掌把蕭卓扇倒在地:“如果今天父親有什么事,你們兩個,就去為父親陪葬!”話語中透露出來的森森寒意,讓蕭卓跟金世奇心中一陣發抖。

  老爺子不僅是蕭雪芙的父親,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蕭老爺子死在這里,她不介意拿這個沒有血緣的弟弟開刀。

  金世奇拼命的對比著數據,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監視器上,蕭老爺子的生命數據在不斷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點點的變得冰冷。

  此時的他,已經后悔接了這個工作。

  “會不會是有新的出血口沒被發現?”終于,站在不遠處的齊昊開口說道。

  “新的出血口!”聽到齊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對著數據反復對比,終于發現了問題所在。

  “沒錯,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連忙對蕭雪芙說道“應該有兩到三個小出血口,在照CT時候沒發現,此時突然破裂,所以導致現在的情況”“那要怎么做?”蕭雪芙不想聽金世奇的廢話,直接問解決方法。

  “只能再開刀… …”金世奇猶豫了一下,最終說道“只不過剛開了一次刀,在開刀的話,以老爺子的年紀,那成功率不足…….”說到這里,金世奇已經不敢說下去了。

  “不足什么!”蕭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領,冷冷的說道“給我說清楚,不足什么!”“成功率不足兩成… …”金世奇哭喪著臉說道“但是如果半個小時內不做手術的話,老爺子就必死無疑了!”“混賬!”蕭雪芙很想把眼前的這朝國所謂的名醫打死,但是現在手術技術最好的就是他,為了自己父親,蕭雪芙還真的不能動手。

  “還有沒其他辦法?”蕭雪芙此時也冷靜了下來,放開金世奇,冷冷的問道。

  “沒有!”金世奇此時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囂張自信,他知道,今天沒有奇跡出現的話,自己算是完蛋了,這兩成的概率他還是說多了,實際上他出手的話,一成概率就頂天,相當于是說,沒有幸運女神眷顧的話,老爺子是必死無疑了。

  只是他不敢說實話啊,一旦說實話出來,立馬就得陪葬,蕭氏集團在深市的勢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辦?”蕭雪芙此時也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再開刀吧,不足兩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

  不開刀吧,那是必死無疑,哪怕是果斷如蕭雪芙,此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讓我試試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齊昊,最終還是拗不過自己的心,不忍心蕭老爺子就這樣喪命,最終還是決定出手。

  “齊昊,你?”蕭雪芙眉頭一皺,不明白此時齊昊突然這么說是為什么。

  不過金世奇倒是大喜,畢竟齊昊出手的話,到時候老爺子死了,也有個人和他一起承擔責任。

  “蕭總,我覺得可以讓他試試!”金世奇假惺惺的說道“我出手的話,雖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畢竟兩成的把握,風險還是偏高,齊昊既然主動請纓,想來應該有不小的把握,為了老爺子著想,我愿意讓賢,讓齊昊出手!”先吹捧下自己,說明不是自己醫術的問題,再強調齊昊主動請纓,自己為了病人著想才讓位,這樣一來,三兩下就把自己立于不敗之地。

  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擇聰明,救不活,那是齊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這點小伎倆當然瞞不過蕭雪芙,不過她也沒時間計較,只是問道“你有把握嗎?” 口述:給妻子打 洗腳水也暖不了她的心  我是一個很不幸的男人。

  一年前我在媽媽和岳母的撮合下,跟妻子李曼結婚了。

  說句實話,我是打心眼里喜歡李曼,她曼妙的身姿、美麗的臉蛋我早就心儀已久,但是李曼卻沒有正眼瞧過我一眼,因為她的心里只有她的窮小子男友陳鋼,直到陳鋼因為想在李曼的父母面前表現自己入室搶劫入獄以后,她才在母親的包辦下 跟我結婚。

    雖說我們的婚姻沒有感情基礎,但 我相信憑著我的真情和付出一定會打動她。

  于是結婚之后我對她百依百順,她開車上班,我騎自行車上班,回到家務活全是我做(兒童智力故事),李曼喜歡看韓劇,我就給她買了好多韓劇的光碟陪她看,甚至晚上睡覺之前我都為李曼打好洗腳水。

  同事和哥們知道我的事情以后,都喊我妻管嚴,但我覺得這些都沒什么,在我心里,這是一種愛,是一種讓步。

  口述:給妻子打洗腳水也暖不了她的心  但是我這樣的付出卻捂不熱李曼的一顆心,她經常借故羞辱我。

  最過份的是,半年之后她居然跟我分房睡,不讓我碰她。

  可是媽媽特別想早一天抱上孫子,有一次,在和媽媽通過電話之后,我沖動地砸開了李曼的房門,強行抱住了她,她掙開之后給我一記耳光就奪門而出。

    最讓我受不了的是,去年冬天的時候,我騎著自行車頂著風雨上班,半路中,自行車掉了鏈子,李曼的汽車經過我的身旁都沒有停下來。

  我相信李曼肯定看見我了,但她就那樣高傲地開車馳過我的身邊,呆站在雪地里 的我從頭冷到腳,心更冷,我相信這樣的情景那怕是朋友或者熟人都會載我一程,但是我的妻子卻這樣無情地對我。

     蔚藍老師,如今的我特別痛苦,我該怎么辦呢?  天空永遠蔚藍回復:  李晨你好,從你的來信中可以看出你非常愛李曼,但她卻不知道珍惜。

  在蔚藍看來,她之所以 對你這樣冷,是因為她不是自愿結的這個婚,因此她 不愛你,所以才會對你的付出和愛熟視無睹。

  在這個不幸的婚姻里,你也是有責任的,明知對方不愛你,卻仍然草率地與之結婚,為婚后生活埋下了苦果。

  口述:給妻子打洗腳水也暖不了她的心  雖說寧拆一座廟,不毀一門親,但是正所謂強扭的瓜不甜。

  與其讓兩個人都痛苦下去,還不如快刀斬亂麻,為愛放手。

  雖然以后你還會想起李曼,但是她留給你的記憶是痛苦的,相信你會盡管把她忘掉,最后祝福你們都找到真正屬于自己的愛情和幸福。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