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人妻 と ntr >

人妻 と ntr



核心提示:很多時候,自己想做的事,尚未實現的夢想,往往就為了一個勞什子的“ 婚齡”,便成了水中花鏡中月。

     其實,所謂的早婚和晚婚,都不應以年齡作為唯一的判斷標準,而更應該考慮到雙方 心理人格的成熟度。

  如果心理及人格尚未成熟,即使四五十歲 結婚也算是“早婚”。

  而只有那些有著明確的價值觀及對婚姻有著慎重看法的人,才算真正進入了“婚齡”。

  人們總容易因為世俗意義上的“婚齡”而亂了自己的步伐。

    你苦惱不已:我至少該在二十六歲的時候結婚,那樣的話,是不是就該延遲自己去日本學漫畫的計劃?我到底能不能遇到一個支持我夢想的白馬王子呢?如此一來,你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尋找那個能和你在二十六歲時結婚的 男子,不知不覺地,學習計劃被無限期推延,Mr.Right卻仍遲遲不出現。

  “婚齡”指的不是 歲數而是心理_ 女性  “婚齡”指的不是歲數而是心理  你是那么的焦急煩惱,可又能怪誰呢?結婚是一件慎重的人生大事,卻不是人生的全部。

  任由浪漫思緒牽引的婚姻是空中樓閣。

  對待婚姻,你應同時具備大象步伐一樣的穩重,以及狐貍尾巴一樣的靈活機動。

  二十七歲,這是我喜歡的兩位搖滾歌者JanisLynJoplin和 JamesMahallHendrix(前者是著名搖滾女歌手,后者是搖滾史上著名的電吉他天才,兩人都在27歲那年由于嗜酒,服用過多麻醉藥物而死亡。

  —譯者注)謝世的年紀,為了記念他們,我曾在大學時候握拳對自己說:“好吧,我就在二十七歲那年 結婚吧!”  各位見笑了,可是當時我對那個決定是非常認真的。

  轉眼進入社會,二十七歲也近在眼前。

  我開始焦灼起來。

  然而現在想想,當時自己的焦慮完全是不必要的。

  因為那時的我,身邊既沒有合適的 男人,也沒有做好任何有關結婚的心理及物質準備,總而言之,二十七歲絕不是我恰當(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的婚齡。

  長輩們或許有時會語重心長地對你說:女人想要結婚的時候便意味著你到“婚齡”了。

  乍一聽很有道理,但是你須知道,長輩們所謂的“想要結婚的時候”,往往指的是女人看見年輕男子尚會臉紅的二十歲!“婚齡”指的不是歲數而是心理_女性  在這些時候,你可判斷自己已到婚齡:  非常非常愛他的時候。

  如果你覺得不和他在一起的話,以后的生活定會天日無光,如果你自覺以后再不會出現像他這樣的好男人——那么,結婚吧!抓住他才是當務之急!  對男人的價值觀改變的時候。

  你開始在意自己的存折,也明白男人并不總能給你擋風遮雨——好,你已懂事了!現在結婚也無妨。

    你懷上了你愛的人的孩子。

  懷上了他的孩子,一心只想著生下孩子,做一個好媽媽——呵,你已深陷其中。

  廢話少說,趕緊商定婚期吧! 小巧玲瓏不說,皮膚還光滑的很,之前只是試過一次,他就貪戀到不能忘懷。

  吳寶庫大手抓過那白嫩腳丫,正說要開始享受,突然聽到院子里傳來一聲吆喝。

  “閨女!快出來幫忙!”孫 大國這一嗓子嚇的吳寶庫一激靈,忙的起身,著急忙慌的提起褲子,還不忘了囑咐 孫妍一聲,道:“剛才的事不許跟你爹說,知道嗎?”“嗯,知道了師傅。

  ”孫妍點 點頭,跟著吳寶庫出了屋。

  院內。

  吳寶庫一出門就看到孫大國扛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滿頭汗。

  “老吳,過來搭把手。

  ”孫大國道。

   聞言,吳寶庫上前正說要幫忙。

  可當目光看到孫大國身后的那道倩影時,卻愣住了。

  親娘咧,這是個什么神仙顏值?孫大國旁邊那女孩兒,一身COS風水手服,白色泡泡襪,黑絲小皮鞋,扎著兩根馬尾,手里還牽著一只大 黑背

  再看向長相,一張精致的娃娃臉,水汪汪的大眼睛,還有那蒲扇般的睫毛,上下煽動,直接勾走了吳寶庫半個魂兒。

   羅莉!這是實打實的羅莉!“老吳,你愣著干啥?”孫大國開口道。

  聞言,吳寶庫回過神來,下意識擦擦口水,接過吳寶庫手里的行李,眼神卻一直瞟著那羅莉。

  后來吳寶庫才知道,這羅莉叫 郭雪,是孫大國媳婦兒的侄女,一直在城里念書,現在放假,到他家呆一段時間。

  自進屋之后,吳寶庫的眼睛就沒離開過郭雪。

  以前他充其量也就是在網上看到過一些玩Cosplay的羅莉,現在親眼看到之后,又有點蠢蠢欲動。

  尤其是兩根馬尾辮,這要是能一手抓一個,騎著羅莉開車的話,不知道得多爽。

  他想著想著就出了神,什么孫妍,王瑤瑤,全被他拋在腦后。

  “對了 小雪,你那狗不是病了么,正好讓你吳叔瞅瞅,他可是專業的獸醫。

  ”孫大國突然說道。

  聞言,郭雪一臉狐疑的看了看吳寶庫,顯然是有些不相信。

  可礙于孫大國的話(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她還是把手里黑背牽了過來。

  吳寶庫給黑背檢查一番,當時就發現不對勁。

  黑背那地方的毛,竟然光禿禿的,還有不少傷口,顯然是被認為剔過毛,但是傷了血管和那地方。

  “小雪阿,你告訴叔。

  是不是給狗那地方剃毛了,而且它這幾天還食欲不振,精神也很萎靡?”見吳寶庫一下就說中,郭雪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之前的疑慮也盡數大小,點了點頭。

  “叔叔,你能治嘛?”郭雪道。

  “那當然,這樣吧,你先跟我回診所,我給它看看。

  ”郭雪點頭答應就要跟吳寶庫回診所,孫大國倒是說家里還有活兒要忙活,把孫妍也留下,沒跟著一起去。

  兩人到了診所后,吳寶庫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活了半輩子,女人他見了不少,也碰過不少,可像郭雪這種從城里來的羅莉,也是頭一次見。

  可顯然郭雪對他一直有種戒備,倒是讓吳寶庫有點無從下手的感覺,只得乖乖給黑背看起了病。

  “小雪啊,你來按住它,我給它上點藥。

  ”郭雪點頭答應,蹲下身子按住黑背,吳寶庫開始給狗的那地方上藥。

  興許是因為藥物的刺激下太大,黑背開始掙扎。

  郭雪這嬌弱的身子,力氣怎么抵的過黑背,突然嬌呼一聲, 小手被黑背爪子劃出一道口子。

  見狀,吳寶庫忙的抓過郭雪的小手,一個勁吹氣。

  “小雪,沒事吧,疼不疼?”說著還輕輕揉了一下掌心小手,那柔若無骨的觸感,讓吳寶庫爽的打個哆嗦。

  他這舉動倒是讓郭雪有點害怕,抽出小手連連后退,畢竟是在城里念過書的女孩兒,也知道男女有別。

  見郭雪對自己有這么強的戒備心,吳寶庫可犯了難,可突然有了主意,故作嚴肅的說道:“小雪,叔問你,你這狗,是不是沒打過疫苗?”“剛買回來的時候打過一針,后來就沒有打過了。

  它一直沒有生病,我同學說不需要打。

  ”郭雪道。

  一聽她這話,吳寶庫樂了,尋思著機會來了。

  “胡鬧,誰說沒病就不用打狂犬疫苗了。

  只要是寵物就會攜帶狂犬病毒,你這狗雖然沒發病,但肯定有病菌,你被它抓破了,必須得打疫苗,不然一旦發病的話,可就糟了。

  ”郭雪也知道被狗咬過或者抓傷之后要打疫苗的常識,原本還沒怎么當回事,可眼下一聽吳寶庫說的話,也有點急了。

  “叔叔,那……那怎么辦?你快帶我去醫院!”“去什么醫院,叔就是獸醫,我給你打就行。

  ”說完就轉身到里屋拿出了針管和藥瓶,見郭雪還站在原地,吳寶庫說道:“還愣著干啥,到床上爬著。

  ”聞言,郭雪有些猶豫,道:“叔叔,你是獸醫……打針這種事,能行嘛?”“獸醫咋的了?村里人被狗咬或者被貓撓啥的,都是叔給打的疫苗。

  你不會是怕叔占你便宜吧?我這歲數都能當你爹了,你還怕這個?”似是覺得吳寶庫的話有些道理,郭雪猶豫了一下,點點頭,走到病床上,彎腰趴在床邊。

  見郭雪背對著自己,彎腰撅著屁股,水手裙下的白腿繃的筆直,吳寶庫喉頭一陣涌動。

  城里的丫頭真是不一樣,光是看個背影都要人老命。

  “裙子掀起來。

  ”吳寶庫道。

  “還……還要掀裙子?”郭雪道,屬實有些難為情。

  讓她當著一個歲數跟自己父親差不多的男人面前露屁股,著實讓她羞澀。

  “誰家打針不露屁股的?”吳寶庫的話也沒毛病,郭雪猶豫了一會,小手解開腰帶,緩緩把裙子掀了起來。

  冰藍色水手裙下,渾圓翹臀展露。

  吳寶庫下意識吞了吞口水。

  她本以為王瑤瑤的皮膚就夠白了。

  可郭雪這蘿莉,就是人如其名,皮膚跟雪一樣潔白,看著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尤其是那條包裹著翹臀的小豬佩奇小褲,更是讓吳寶庫看的難以自己。

  蘿莉的外表,而且還有一顆蘿莉的心!吳寶庫舔了舔嘴唇,夾著酒精棉緩緩貼在那翹臀上,開始消毒,手指有意無意的觸碰到那細膩的肌膚。

  饒是隨意的觸碰,可那無比順滑的手感還是讓吳寶庫來了反應。

  而此時的郭雪,更是下意識繃緊了身子。

  酒精很涼,可吳寶庫的手指卻很熱,以前她分明也打過屁股針,可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小雪,放輕松,你的血管太細了,叔都看不到了,萬一扎錯了可就不好辦了。

  ”吳寶庫道。

  這話還真讓吳寶庫蒙對了,以前打針的時候醫生就說過郭雪血管細,她還真沒懷疑。

  按照吳寶庫的話,她嘗試放松,甚至還刻意抬高了屁股。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