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ngod 081 >

ngod 081



“沒問題, 嫂子,你就只管問吧,我一定知無不言,言而不盡,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通通告訴你,但是,請你放我一馬好不好?這件事我真的也只是個受害者, 我也不想的。

  ”一邊說著,我還情不自禁的去盯著 老板娘,嘴上說著不要,但是 身體卻誠實的很,我想壓住心里的渴望,可是沒法啊,老板娘實在太美了,舉手投足之間都是那么的吸引人。

  “呵呵,你還會害怕,沒事,只要你老老實實的告訴我,我絕對不會為難你。

  ”老板娘知道我在瞄他,卻也不整理身上衣服,反而十分大膽的迎上我的 目光,這樣我有些尷尬,心里開始有些打鼓,難不成說,老板娘開始對我刮目相看嗎?還是被我所吸引了,我心里美滋滋的想著,發個白日夢。

  想來想去,又覺得有些可笑,心想你老板娘這樣有家才有勢力,還有美貌的 女人,想找什么男人不容易,簡直會排著隊,但是我對自己的本錢,也有十足的信心,因為從小學開始,平時咱們上廁所的時候就曾經比過大小,沒事,我那里都是最大的。

  “我也沒什么好問的,你都我就問你一句,你老板外邊有沒有女人。

  ”老板娘兩眼鋒利的目光對向我,似乎要從我眼睛里看出什么東西。

  我不敢撒謊,但是我也不想這么快將 楊賀事情爆出來,畢竟說到底他還是我的老板,而且平時對我也不錯,其實我知道,他背后有女人。

  但是楊賀個人吧,心眼不壞,雖然我想好了戰隊,但是我還是決定給他留一條生路。

  ,因為早就想好了說辭,也猜到老板娘這個問題,所以,老板娘你問我,我立馬就做出了回答,而且眼睛絲毫不躲閃的,迎上了他的目光:“,嗯,嫂子啊,你要是問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我只是個司機,但是平時偶爾他還是會讓我帶他去一些賓館酒店之類的地方,具體是去私會,還是去應酬,這個我也沒有問。

  ”。

  我真真假假 的說完,內心還是有些打鼓,但是表面不能虛,既然選擇了,就是說就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我已經迎上了老板娘的目光,她也正看著我。

  老板娘抿著嘴,似乎對我的話在思考,我看他抿嘴的表情也十分的動人人。

  “你懂啊,我平時對你都不錯吧,而且我剛才還幫你那個,你可不能撒謊哦。

  ”老板娘說著,但他說的那一個的時候,臉上微微發紅,似乎在想著剛才的事情,也比較羞人。

  “絕不說謊,嫂子,你要是發現我說謊,你讓我做什么都行,我這個人最誠實,要不然的話,我天天打。

  ”雷劈兩個字還沒說出口,老板娘突然上前捂住 了我的嘴巴。

  而我這個角度,聞著老板娘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氣,在眼角余光微微向下看,那完美的風景,直接讓我有了強烈的反應。

  “別這么說,嫂子也不是想要你的命,嫂子只是說以后你的事情得由我來安排,怎么樣,不要聽楊賀的,鑰匙,然后讓你做什么事,你一定要提前告訴我。

  ”。

  老板娘看著我眨眨眼睛,而她手過來的時候,更是眼角飛紅,啐了一口:“天,怎么這么大,剛才我幫你的時候我就受不了。

  ”既然認老板娘為新的東家,那我也不必愧了,直接就表了自己的態度:“,問題,嫂子以后你讓我往東,我絕對不敢往西,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幫助的,我一定幫忙。

  ”“嗯,至于我那里吧,我是從小就這么大,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可能是遺傳吧。

  ”被 美女這么贊美,我心里還是樂呵呵的,隨便找了個借口就糊弄了過去,至于老板娘喝吧,我決定不再跟他了,因為已經這樣的事情。

  “嗯不錯,那你既然出去的話會不會,讓他懷疑呀,算吧,你去跟他說,就說你已經把事辦成了,然后看他什么反應。

  ”老板娘的臉已經,比蘋果還要紅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指著我:“還有,這里趕緊消退了吧,要不然你這么出去的話,他肯定會懷疑的。

  ”我心里苦笑,心想,我才起來了,這怎么消,那叫囂,我瞄了一眼老板娘又不好意思開口,此刻我就是光禿禿回來的,要是有手機的話,我還能去廁所。

  老板娘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

  猶豫了一下,才面紅耳赤的對我說:“,這樣吧,我來幫你解一下過,免得外邊那個死家伙懷疑,但是你以后什么事情都得提前跟我說,不然要是再讓我發現的話,我就新賬舊賬一起給你算。

  ”聽到老板娘要幫我,我心里十分的激動,難以置信的看著老板娘。

  老板娘雖然差不多30歲,但是保養的非常好,而且此刻只是用一張被子圍著身體,那淡淡的清香,更是激起了我的渴望,光是那小嘴,就想讓我,十分的受用,簡直就是男人心中完美的女神,有這樣的人幫我,我李東是修了多大的福氣,而且最主要的一點是,他是我的老板娘,是我最尊敬的人,我平時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居然發生了,讓我有一種莫名的刺激感。

  “怎么不需要嗎?還是說你要自己解決呢?對了你可別想歪,我只是用手哦。

  ”老板娘在說,這我當然是十分樂意,我也十分的開心,嗯,當即我就按照老板娘的說法,躺好。

  然而更讓我奇怪的是,老板娘居然帶著我的另一只手,附上了胸口。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哈。

  ”,老板娘輕輕地說著,在我耳邊喊著出去,立刻激起了我的渴望,我立刻點頭示意,然后伸出手。

  我已經急不可耐了,我只覺得有一股奇妙的感覺傳遍全身。

  “嗯,啊,李總,你好棒哦。

  ”老板娘刺激著我,我知道他說這個話是假的,只是刺激我,但是我也十分的受用。

  感受到老板娘的肌膚,還有那精致的手指,我一下沒忍住。

  老板娘啊了一聲,這才松開了手。

  然后還十分細心的用紙巾幫我擦拭著,感受到這樣的場景,我真是(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無比的舒暢。

  20多年來,我女朋友也沒有談多少,像老板娘這樣賢妻良母典型,簡直是我心中的典范女生,我突然起了心思,要好好伺候她一番的心思,但是我不敢,因為老板就在外邊,而且我也不能褻瀆我的女神。

  好不容易將身體擦干凈了,老板娘這才讓我出去,然后囑咐我,絕對不能跟老板說這樣的事情,并且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得向著她。

  我馬上點頭,保證,這已經不知道是我多少次保證了,但是,卻十分的有效,老板娘點點頭,這才讓我出去,然后再用紙巾把身上給擦干凈。

  不過我剛起身,卻發現,老板娘,剛還坐在床邊上,有一塊地圖,我心里一動,難不成剛才老板娘也來了反應嗎? 老陳頓時就有些把持不住,端著酒杯的手都晃蕩了一下。

  幾人喝了好幾輪酒, 陳彪和其中一個男人直接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這才算是結束了。

  走出飯店,老陳深呼吸,將肺中的濁氣全部呼出才算是舒服了一些。

  看到醉的已經不省人事的幾人,卷發 美人皺起眉頭,為難的說:“他們醉成這樣,下午的會議還怎么開啊……”“只能讓他們先醒酒了。

  ”老陳嘆了一口氣:“先把他們扶到賓館,然后我熬些醒酒湯。

  ”“只能這樣了。

  ”直發女人也是頭疼的很。

  要知道喝醉的男人重的要死,女人根本抬不動!背人的重任只能落在老陳和 陳大年兩人的肩上,兩人累死累活的將他們扛到賓館的床上,覺得自己的身子骨都要錯位了。

  “怎么樣?累嗎?”卷發美人 秦柔端來一杯茶笑意盈盈,老陳醉翁之意不在酒,接過茶的時候還順帶摸了一把白嫩的小手。

  秦柔沒有太大的反應,盈盈一笑,轉身走了,只留下一片芳香。

  老陳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氣,覺得美人就是好,周圍的空氣都是香香的!“我覺得,她放個屁你都覺得是香的。

  ”陳大年翻了個白眼,十分不齒老陳的行為。

  老陳腹誹,自己可是連你老婆的腳都上上下下的舔了一遍呢!更被說是屁了!陳大年可不知道這件事,老陳覺得要是讓他知道了,自己的老骨頭就要散架了!“現在怎么辦?”陳大年看著床上睡得向死豬一樣的人:“下午還有會呢,醉成這樣怎么開啊?”“又不關我的事。

  ”現在老陳的全部心神都在那兩位美女身上。

  秦柔和 蘇月月兩位美人可是牢牢的牽動著他的注意力啊。

  “對了,你和楚揚花的事情怎么樣了?”陳大年惦記著這件事:“進行到哪一步了?”“拜你打擾所賜,最后沒成。

  ”一想到到嘴的鴨子飛了,老陳的整張臉就皺巴在一起,像一朵菊花一般:“要是沒你的話,咱們的約定早就完成了。

  ”“別那么說,畢竟你完成了,可是能采兩朵花呢,你也不虧。

  ”陳大年看著昏睡的陳彪,惡意滿滿的笑著:“要是讓他知道一個老頭子睡了他貌美如花的老婆,不知道他該怎么想啊。

  ”“管他怎么想,要不要跟我去旁邊的屋里聊聊人生?”旁邊的屋子正是兩個女人住的,陳大年露齒一笑:“當然。

  ”敲開門,秦柔笑著說:“你們怎么來了?”“他們醉了,我來找你們聊天。

  ”老陳聳聳肩膀:“反正很閑。

  ”當然,聊天的目的不怎么單純就是了。

  不過兩位美女欣然同意,邀請兩人進屋。

  老陳這才發現,秦柔好像洗了澡一般,渾身上下冒著水汽,連衣服也換了。

  出水芙蓉……!老陳的腦海中一瞬間浮現出這個詞,這個詞語簡直是為了秦柔量身定做的!秦柔注意到了他的視線,羞澀的將衣領拉緊一些,臉蛋上也浮現出一片紅暈。

  老陳頓時覺得有些口干舌燥。

  秦柔這姑娘真是難得一見的清純與誘惑的結合體啊!“ 陳叔,你這么看著我做什么?”秦柔并緊了腿,不自在的蹭了蹭。

  老陳看見這個動作,臉上露出了然的神情,裝作高深莫測的說:“秦柔妹子,你是不是最近有些氣血虧損?時不時還覺得疲憊的很?”“是啊,你怎么知道?”秦柔瞪大眼睛,很是神奇的看著老陳。

  老陳點點頭:“不瞞你說,我其實是一名老中醫,行醫超過四十多年了,一些毛病光是用眼睛就能看出來。

  ”“那,陳叔,我這是什么毛病啊?”秦柔湊過來,苦惱的說:“這毛病困擾了我好(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長時間了,喝藥也不見效,陳叔,你給我看看唄?”老陳露出笑容:“那是自然。

  ”兩人約好開完會就開始治療,一切順利的不成樣子。

  一旁的蘇月月好奇的湊過來:“陳叔,你真的是老中醫?”“怎么,還不信叔啊?”老陳笑著:“要不要讓叔給你診斷一下?”“真的啊?”蘇月月坐直身體,老陳上下打量了一會兒便說:“你最近胸口發悶,有時候還會呼吸不暢,我說的可對?”“哇,陳叔太神了!”蘇月月眼睛發亮:“陳叔也幫我治治病吧!”正說著,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陳彪醒了,雖說頭還疼著,但是至少能正常交流了。

  他讓黃開車送幾人一起去鄰村,到了的時候基本上也是開會的時候了。

  開會的內容老陳沒什么記憶,畢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現在他最惦記的事情就是會議結束后,幫兩位美女的診斷時間。

  但是開會的時間漫長,從下午一點一直到晚上八點,中間吃飯時間上廁所時間都卡的特別緊張,連和兩位美女說句話的功夫都沒有。

  外面天色全黑,會議才算結束。

  當眾人收拾資料全都離開了的時候,老陳連忙攔住準備離開的秦柔和蘇月月:“終于結束了,咱們去診斷吧!”“可是現在天色很晚了。

  ”蘇月月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陳叔,還是明天吧,我今天困了。

  ”老陳也不強求,只能心中暗嘆一聲:“那好吧,明天我給你們好好診斷。

  ”但是出了會議廳的門,老陳就被陳彪拉著回家去了。

  家里和鄰村的距離還是挺遠的,那么就證明自己以后見到兩位美女的機會也就少了!明明答應了明天給她們診斷的,這下也泡湯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陳養生操也不練了,躺在搖椅上搖著蒲扇,一副悠哉悠哉的樣子。

  反正現在睡不到楚揚花和蘇 秀琴,還練那些勞什子操做什么?“陳叔,你怎么在這兒呀?”門外一聲清脆的聲音吸引了老陳的視線,抬頭一看,竟然是剛才心心念念的蘇秀琴!蘇秀琴今天穿了一件小短裙,白嫩的大腿裸露在外,腳上穿著涼鞋。

  雖然沒有穿白襪子讓老陳遺憾了一下,但是今天的短裙實在是讓老陳把持不住。

  牛仔短裙緊緊的包裹住蘇秀琴挺翹的臀部,短的堪堪遮住大腿根。

  老陳簡直想一把將裙子扯掉,然后用自己的火熱讓這個美麗少婦好好感受人間天堂!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