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瘋 a >

瘋 a



  閱讀提示:男女之間的情感游戲,無外乎—— 男人用心, 女人 用情

  而要 捕獲住一枚用心的男人,你就必須學會做一名技巧高超的“心靈捕手”,恰到好處的用你的“情”去俘虜他,讓他甘心情愿做你的“裙下之臣”,最好的期限是:一輩子。

  捕獲 男人心 讓他到死也 只愛你一個  初級篇——  1、與男人相交之初,用情得有度  男女交往時,男人往往占主動,因為有性的吸引,讓男人在荷爾蒙的刺激作用下,變得急不可耐。

  這時,女人盲目用情,容易形成男人主導型關系,就讓男人太有心理優越感了。

    女人對男人相交之初,用情得有度,把握在半真半假、似真若幻的境界最好,這樣就讓女人有了狐媚之處,增強了女人對男人的自然吸引,男人 感到女人若即若離,若隱若現,以為伸手可得,但往往又有一定距離。

    2、用情,以柔克剛的獨門“柔術”  女人和男人相識之初,就對男人胡亂用情,很有可能上床的速度快,分手的速度更快。

  因為男人在與女人相識之初,對女人產生興趣,動“性”多于動“情”。

  捕獲男人心 讓他到死也只愛你一個男人女人 性感  在男人還未動情之時,女人就動情獻身,往往都是肉包子打狗。

  男人動物式的發泄,完了就無趣了,感覺到再也沒有深入下去的必要。

    3、男人的情,往往是女人誘導出來的  于是,男人就更感到女人的氣質吸引,這讓男人心存企盼,又不至于太放肆。

  這種狀態下的男人,才有心思去發現女人除了“性”之外的優點和長處。

    男人的情往往是女人誘導出來的,是好的女人把男人從低級動物馴化成了懂感情的高級形式。

    當男人感到女人并不容易得到,他才感到女人并不是廉價的,才覺得有加大投入的必要。

  當然,男人投入錢,并不是最大投入,但許多女人以為這是最大的投入,但真正最大的投入是情。

    4、交往漸深時,用情要張弛有度  在男女交道漸深之時,女人用情平常看似不輕意,但時不時在男人對女人把握不準之時,來一次感動釋放,讓男人的信心堅實地起搏一次。

    所謂的感情之道,也在于張弛有度。

  并且在關鍵時刻,來一次絕對升級,女人這種一張一弛的情感表達方式,最能誘導男人變成千古情種,自甘成奴,永不翻身。

  捕獲男人心 讓他到死也只愛你一個男人 女人性感  中級篇——  當男女以情人關系相處,女人如何讓男人永遠保持對自己的興趣,并且迷戀上自己的氣質和 身體,甚至是自己的體味?  調醋,讓男人不敢懈怠的“吸心大法”  在淹制涼菜之時,放醋可(男女性故事)以讓人開味。

  女人要開男人味口,也需學得這調醋高招。

  調醋,就是挑起醋意,女人故意說身邊男人如何有魅力,或是在行為上與他人走得較近,或是看了某某肌肉男,就半開玩笑地對男人說:想和他睡一晚。

  或是手機上留有其他優秀男人的曖昧短信。

    雖然,女人不可亂情,但挑逗其他男人對自己起意,展開攻勢,從而證明自己是萬人迷,讓自己的另一半,感受到危機,感到自尊上的難為情,感到醋勁的猛烈,感到征服的迫切性,感到修煉獨門武功的必要。

  于是,男人神經處于敏感狀態,每一個毛孔都充滿感覺,性趣大增,身手也變得敏捷起來。

    讓男人適當地吃吃醋,一定讓男人感到愛恨交加,五味雜陳,想永遠守得住女人,男人就得自我加壓,負重前行,變得更加優秀,更加富有能量和競爭實力。

  有更多 的人想搶奪的東西,自然就有了珠寶的特性,對待珠寶,你難道可以懈怠嗎?當然不能。

  況且這寶物并不是靜物,而是自己長了手腳的,男人就更有了危機感,就會更把女人當寶貝。

  捕獲男人心 讓他到死也只愛你一個男人女人性感  只是女人調醋不可做得過分,把男人逼成了瘋子,男人就可能對你大打出手了。

  因為男人感到已經不能守住你時,就不惜用動物的強悍來馴服你,直接把男人刺激成一頭雄獅,就可能危及自身了。

    高級篇——  性感,強化自我引力的超級“神功”  性感才配稱得上是尤物,性感與尤物,不分彼此。

  女人在觀賞中的性感,最具吸引,那種在有衣物包裹都難掩性感的女人,是最富有挑逗特性和觀賞吸引的。

  女人直接與男人上床,要把衣服脫得光光,才能吸引男人的興趣的,下床了一定覺得無趣。

  關系很難是可持續性的,因為止步于發泄,那發泄完了也就完了。

    但性感女人不與人上床,不進入程序,就能挑起男人的欲念和觀感,性感就像一道看得見金銀財寶的毛玻璃門,讓你不貪財都說不過去。

  但你想貪財,又不得其門而入。

  直接一頭扎進去,說不一定碰得頭破血流。

  真正性感的女人,會是大眾情人式的女人,她們善于利用性感的誘惑,又要守住性感之內的“寶藏”不至丟失。

  捕獲男人心 讓他到死也只愛你一個男人女人性感  財富多了,財富外露,會讓主人喜不自勝,又絕對提心吊膽的事兒。

  于是,男人一旦擁有這樣的性感女人,就得采取十二倍的守勢。

  有些性感女人在性上很隨便,那這種女人讓人感到人皆可夫。

  但還有些性感女人,知道自己的性感是難得的優勢,就越是要守得緊,并不亂用。

  只是偶爾顯擺一下,讓男人想犯一下錯誤,又不得其門而入,如果有哪個男人娶得這樣的女人,一定要對她寵愛有加。

    再說,性感女人,如果懂得第一、二條的運用,那自然是無敵于天下。

   但對于當代女人,容易產生一個誤解,以及暴露了就性感了,于是不斷增加暴露的部位和面積,弄得像拔光毛的白條雞一樣,依然效果不佳。

    性感絕不等同于暴露,性感來自于身體的天賦,也來自女性生命的活力,以及女性氣質素養的自我提升和自我感悟。

  所以,培養自我的性感并加以巧妙運用,也是一門內外兼修的高級女課,當學而時習之。

  捕獲男人心 讓他到死也只愛你一個男人女人性感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新聞網4日報道她,就是 鐵錘鎮所有男人心中夢寐以求的女人,寡婦 林雪兒

  一個十六歲出嫁,丈夫卻在洞房當天死于非命的女子。

   雖然林雪兒是村里所有男性夢寐以求的人兒,可卻也是所有女人心中的天敵。

   歸根結底,還是那張傾國容顏。

  加上又是個寡婦,是以,林雪兒在村里的日子并不好過。

  平時也只是自己種植一些藥草拿去販賣維持生計。

   黃昏到來,林雪兒走出房屋,將曬在前院的藥草端回屋子。

   那淡淡憂傷的眼神,任何男子見了都會怦然心動。

   而就在距離林雪兒不遠的樹林里,一個約莫十二三歲的少年一臉癡情的 看著林雪兒。

   少年的身上沾染了不少的血跡,平添了幾分狠厲。

  在少年身后,一頭體型龐大的野豬怒睜著雙眼,卻是早已斷了氣。

   少年一動不動的看著林雪兒,仿佛著了魔。

   直到林雪兒進了屋子,少年才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轉身看了看身后的野豬,眉頭微皺:這段時間襲擊雪兒姐的野獸越來越厲害,這頭刺魔豬實力已經是快要達到一級妖獸的地步了,要不是前天剛好貫通了雙手經脈,增加了百斤之力,這次可能就危險了 看來要快點提高實力了,不然下次可就沒法應付了,這樣那個老頭子交給我的任務就失敗了。

   少年不由得想起一個月前,來到這個村子第一次見到林雪兒時那仿佛魂都丟了了樣子,作為一個自小流浪的人,何時見過此等絕色。

  正在這時,一個糟老頭找到自己,要自己幫忙保護林雪兒一段時間,報酬是一本黃級秘笈。

  對于有這樣的好事,少年自是連忙答應。

   至于真假?少年獨自流浪這么多年,已經見過不知道多少訛你我詐,對方是不是騙自己,八九分的判斷還是有的。

  而且少年人對林雪兒也確實是一見鐘情,自是答應了下來。

   說完,少年扛著跟自己體型差距巨大的野豬往樹林深處走去。

   那里,是他臨時的居所。

   ——- 同一時刻,在村子的東邊,一處不論占地面積還是奢華程度都明顯的與周邊的房間有著巨大的差距。

   這里,是村子里權勢最高的人,鐵錘村村長的住所。

   砰! 一聲沉重的悶響從一間密室里傳來,緊接著伴隨著一陣暢快的大笑:哈哈哈哈,終于讓我貫通五輪經脈了! 房門被打開,里面走出一個光著上半身的少年,這少年看上去只有十四五歲,但卻滿臉陰狠,左臉頰有一道深深的傷疤,有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狠戾。

   他就是鐵錘鎮村長的兒子, 鐵峰

   只見這少年滿臉獰笑:五輪貫通,這下整個鐵錘鎮年輕一輩沒有人是我的對手了。

  秦墨,你死定了,敢弄傷我的臉,我一定叫你生不如死少年摸著臉上的傷疤:還有林雪兒那娘們,你不是要保護她么?那我就當著你的面狠狠地羞辱她! 樹林深處,少年將肩上扛著的巨大野豬隨意一扔。

  在掀起一陣灰塵后。

  少年坐在一旁發呆。

   從脖子上取出一塊玉佩,上面一個古老的‘秦&quo;字牢牢的占據了少年的視線。

   少年叫秦墨,自打懂事起就是一個人,不知道父母是誰,唯一能證明秦墨身世的就是身上這枚玉佩了。

   秦墨又發呆了一會,才搖搖頭,把玉佩重新收好。

   緊接著開始炮制這頭巨大的野豬。

   剝皮,去內臟,剔骨等一系列動作行云流水。

   不多一會,一只香氣撲鼻的烤全豬就完成了。

  秦墨一陣狼吞虎咽,不多時,半只野豬已經進了肚子。

   摸了摸肚子,秦墨感覺到全身暖洋洋的,身體像是有使不完的氣力。

   這野豬馬上就要蛻變為妖獸了,一身的血肉自然是大補之物,比起一些百年人參之類的珍貴藥草也是不遑多讓。

   秦墨沒有浪費這些能量,而是抱起旁邊一塊巨石,鍛煉起來。

   只見他抱起巨石沿著四周奔跑起來。

   隨著秦墨奔跑起來,秦墨全身的肌肉也在不停的顫動。

   一圈,兩圈,三圈。

   不斷的奔跑,秦墨的雙腳雙腿都已經顫抖起來,汗水更是浸濕了衣服。

   又是十圈過去,秦墨的雙腳已經變得越發沉重,呼吸也急促起來。

   目光堅毅,秦墨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打算。

   這么多年摸爬滾打,秦墨早已經知道了像他這種底層的底層,要想活下去,只有付出比別人多十倍百倍的努力才行。

   又是十圈過去,秦墨已經無法奔跑了,只能緩慢的行走。

  身體的力量正在急速的減少。

   咬緊牙關,終于,秦墨體內最后一絲力量被抽空。

  身體一個踉蹌,險些倒地。

  眼神也變得渙散,此時支持他沒倒下的只是心中的一口氣! 終于,在秦墨體力被榨干后,一股新生的力量從腹部像秦墨全身蔓延。

   秦墨身軀一震,明白這是野豬肉產生的能量。

   秦墨連忙引導著這股能量流轉全身。

   頓時,秦墨全身酸痛的肌肉快速的恢復著,而且,肌肉變得更加緊致。

   吼! 秦墨大吼一聲,猛地將肩上扛著的巨石向上拋起。

  緊接著一拳向著巨石打去。

   砰 巨石在秦墨一擊之下四分五裂,而反觀秦墨的拳頭卻是毫發無損。

   增加了二十斤的力氣秦墨咧嘴笑道。

   第二天,天剛亮。

   正躺在石床上休息的秦墨猛地睜開了雙眼。

   旁邊,一個小鈴鐺劇烈的晃動,小鈴鐺的一端,一個絲線無限向某個方向伸去。

   不好,林姐姐有危險! 秦墨迅速翻身,幾個起跳就向著林雪兒住的方向跑去。

   此時在林雪兒的家里卻是另外一番情景,房屋內一片狼藉,三個明顯是仆從的壯漢一臉獰笑的將瘦弱的林雪兒包圍著。

   林雪兒,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了。

  在三個仆從身后,一個穿著華貴衣服的少年正一臉貪婪的盯著林雪兒。

   正是鐵錘村村長的兒子鐵峰。

   你做夢,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林雪兒俏臉蒼白,依然一臉的決然。

   嘖嘖。

  鐵峰背著雙手,繞著林雪兒不停的轉圈。

  果然是個讓全村男子都瘋狂的女人,連聲音都那么好聽。

   你是不是在等著秦墨那個小王八來救你! 林雪兒咬緊嘴唇,狠狠地盯著他。

  內心的無助不斷蔓延開來,不自覺的想起不久前那個小男子漢渾身是血的擋在自己面前,打跑了這些人,沒想到沒過多久,他們又來了。

   嘿嘿,沒用的。

  我已經五輪經脈貫通了,實力比起先前足足提升了一倍,他要是敢出現在我面前,我就一把捏碎他! 林雪兒聞言頓時心中一顫。

   哈哈,你是我的了!鐵峰說完,伸出毛茸茸的大手就要抓向林雪兒。

   四周三個仆人也同時露出無恥的笑容。

   住手! 就在鐵峰的手即將觸碰到林雪兒的時候,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緊接著一個拳頭帶著勁風襲向鐵峰。

   秦墨! 鐵峰咬牙切齒,這聲音的主人就在前不久給他帶來了巨大的恥辱。

  自己原本是鐵錘村年輕一輩最厲害的一個,卻沒想到在調戲林雪兒的時候這個愣頭青忽然冒出來,將其暴打一頓,讓自己顏面盡失。

   自己這段時間拼了命的修煉就是為了變強將秦墨干掉。

   眼看那拳頭離鐵峰越來越近,鐵峰不得不收回抓向林雪兒的手,變掌為拳,全身筋皮快速蠕動,提供給手臂強大的力量! 砰! 兩拳相加,秦墨頓時一聲悶哼,只覺一股巨力從對方拳頭傳來,試圖摧毀這只手臂。

   蹬蹬瞪 秦墨一連后退三步,才卸去那股力量。

   抬頭,看著毫發無損的鐵峰,秦墨臉上一片凝重。

   小雜種,你居然還敢出現,如今我五輪經脈貫通,殺你如殺雞。

  鐵峰一臉的得瑟,為了五輪經脈貫通,自家父親可是狠狠地出了血。

   雪兒姐姐,你沒事吧?秦墨沒有理會鐵峰,而是扶起林雪兒,一臉關切的問道。

   林雪兒一臉的擔憂:我沒事,秦墨 弟弟,你趕緊走吧,你不是他的對手。

   秦墨搖搖頭,還有些稚嫩的臉上透露出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有我在,就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傷害雪兒姐姐! 林雪兒芳心一顫,看向秦墨的眼神有了些變化。

   秦墨,離我女人遠點!鐵峰看到他們兩個在那里親親我我,嗯,至少他是這么認為的,頓時火氣沖天,一聲大吼,身軀拔地而起,五爪伸曲變幻不定,如同一只俯瞰九天的雄鷹向地上的獵物抓去,而秦墨就是那獵物。

   大力鷹抓功! 鐵峰攻速極快,幾乎是呼吸間攻勢就來到秦墨面前。

   這攻勢太強,遠不是只打通雙手經脈的秦墨能抗衡的,但是他卻不能退,從小打架打到大的秦墨很明白氣勢的重要性,一旦退縮一步,就會被對手步步緊逼,最終敗落。

   喝! 秦墨沉腰立馬,調動全身力量,揮動右臂迎上鐵峰強大的一擊! 鐵峰獰笑,拳掌相交,如同烈火融化冰塊,秦墨瞬間敗陣,緊接著一口鮮血噴出! 秦墨顧不得擦去嘴角鮮血,如同孤狼般從不同的方向攻向鐵峰,放棄了所有防御,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鐵峰從容應對,大力鷹抓功施展開來,每每都將秦墨逼退,并在其身上留下不大不小的傷口。

   秦墨打紅了雙眼,不斷進攻,全然不顧身上越來越多的傷口。

  而漸漸打著打著,鐵峰越來越心驚,因為他發現秦墨不但沒有因為受傷攻勢有所下降,反而越發的兇猛,真的如同一頭被激怒的野狼。

  體力也不見有絲毫的減弱。

   漸漸地,鐵峰的體力開始下降,畢竟施展大力鷹抓功對身體的負擔也是很重。

   糟了!鐵峰察覺到自己的狀態,頓時咬牙切齒,自己花費那么大代價才成功,絕對不能再次失敗。

   去死吧!鷹擊長空!鐵峰怒吼,施展出了目前最強大的一招,五爪彎曲,帶著鋒銳之氣撕裂空氣,轉瞬到了秦墨胸前,一爪扣下! 噗嗤 秦墨胸前衣服瞬間被撕碎,緊接著五個利爪狠狠地扎進其胸膛! 秦墨喉嚨一甜,強忍著吐血,秦墨右手狠狠地抓著鐵峰扎進其胸膛的手左手狠狠地轟向鐵峰胸膛! 一下,兩下,三下,十下! 秦墨發了狠。

   噗! 鐵峰驚駭莫名,長這么大從來沒有遇見過如此不要命的人,使勁全部力氣掙脫了秦墨的束縛! 你們三個,(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給我上!鐵峰使出渾身力量終于掙脫了秦墨的束縛,頓時氣急敗壞,指著三個仆從圍攻秦墨。

   三個仆從畏懼的看著秦墨,但礙于自家主子的淫威,不得已向秦墨發起了攻擊。

   但,處于瘋狂狀態下的秦墨哪是這幾個僅比普通人強一點的人能抗衡的,隨著幾聲慘叫,三個仆從倒在血泊里。

   秦墨冷漠無情的雙眼看著鐵峰,殺氣盈盈。

   一步一步的向著鐵峰走去,每走一步,身上散發出的殺氣就強烈一分。

   你,你這個怪物!鐵峰雙眼終于露出畏懼之色,腳下踉蹌,不自覺的往后退了一步! 一退,氣勢一瀉千里,而對面秦墨氣勢還在不停的提高,此消彼長之下,即使鐵峰的實力比秦墨高但依然處于下風。

   鐵峰做了一件讓他自己都覺得恥辱的事情,跑! 一轉身,用最快的速度逃離這里! 看著鐵峰真的逃跑了,秦墨沒有追擊,周身氣勢在緩緩下降。

   秦墨弟弟,你沒事吧?林雪兒眼看危險解除,快速的跑到秦墨跟前,看著對方滿身是血,毫不掩飾心中的關切之情。

   秦墨搖搖頭,剛想開頭說話,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出! 顧不得去擦嘴角的血跡,秦墨拉著林雪兒的手迅速的沖出屋子,向樹林深處的方向跑去。

   秦墨弟弟,我們去哪?林雪兒任由秦墨牽著自己柔弱無骨的小手,臉上泛起了淡淡的紅暈,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被異性牽手,即使她是村里人們口中的寡婦。

   秦墨:我們必須趕緊離開這里,要是鐵柱來了,我不是他的對手。

   林雪兒聞言內心一顫:鐵柱,鐵錘村村長,是鐵錘村最有權勢的人,同時也是村里的第一大高手,解開了第一重封印,元始印的大高手!人家捏死秦墨不比捏死一只螞蟻費多少勁。

   更重要的是,鐵柱是一個殘忍霸道之人,任何人要是敢違逆他的意思,輕則斷手斷腳,重則命喪黃泉。

  這么多年來鐵錘村對他是敢怒不敢言。

   那我們現在去哪里?林雪兒問道。

   去萬獸林!秦墨毫不猶豫的說道。

   萬獸林,即使是元始印的大高手都不敢進入的地界!林雪兒這些年也曾聽過村里的人說起萬獸林的危險程度,但是內心卻并沒有多少害怕,反而從心底升起一股強烈的想要去那所謂的萬獸林的沖動,這沖動讓林雪兒內心一驚,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有這種想法。

   去萬獸林大不了被妖獸吞入口中,也好過被鐵峰那畜生玷污要好的多。

  林雪兒眼神慢慢堅毅。

   在快速的奔跑了一炷香后。

   秦墨弟弟,我走不動了。

   此時林雪兒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胸前的衣襟已經濕了一大片,隱約可見到一抹驚心動魄的美! 秦墨只是看了一眼,臉就騰的一下變得通紅。

  忙將眼睛移開。

   林雪兒順著秦墨的眼光望向自己的某個地方,頓時也鬧了個大紅臉。

   要不,我背你吧?秦墨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林雪兒認真的看著秦墨,發現他眼中并沒有其他的欲望,于是咬咬牙:那就辛苦秦墨弟弟了。

   當下,秦墨背起林雪兒,緊接著邁開步伐向樹林深處跑去。

   與此同時,鐵峰拼命的往自家的方向跑去,越想越是覺得憋屈。

  自己興師動眾跑去企圖抱得美人歸,結果不但沒有成功,自己受了傷不說還屈辱的逃跑了。

  對自己來說是天大的恥辱! 終于,在到了自家門口的時候,鐵峰神情變得猙獰,小畜生,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嘿嘿!鐵峰冷冷一笑,表情陰郁,這根本不像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該有的神情。

   爹,救救我! 爹,救救我! 一打開家門,鐵峰就扯起嗓子一邊大喊,一邊往自己爹的房間跑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鐵峰的爹沒出來,一個體態臃腫,滿臉尖酸刻薄樣子的中年女人從房內走出。

   啊! 一聲尖叫從中年女人嘴里發出,然后只見到幾步跑到鐵峰身前,一臉的心痛:峰兒,你怎么回事,是誰把你打成這樣! 娘!是秦墨那個小畜生!鐵峰硬是擠出兩滴眼淚,然后一臉‘委屈&quo;的看著自己的母親。

   秦墨?就是那個三年前來到村子里的那個野孩子,反了他,居然敢 打傷我的心肝寶貝。

  中年女人表情一變,滿臉的橫肉一抖一抖的,敢打傷我的峰兒,我要把他四肢打斷,拿去喂狗! 絲毫沒想過秦墨為什么會打傷鐵峰,在她那護犢子的心思下,誰敢打傷自己的孩子,誰就得死,即使錯不在他。

   恩!鐵峰點點頭,轉而問道:爹呢,我們去找爹為我們做主。

   你爹不在。

   鐵峰:啊? 中年女人摸了摸鐵峰的頭:沒關系,叫你李叔帶人去將那小野種給你帶過來。

   鐵峰大喜,李叔是他們家的管家兼護衛,是除了自己父親外的第一大高手,有他出馬,擒拿秦墨自然不在話下。

   李管家! 中年婦女一聲大叫。

   夫人,有何吩咐。

   無聲無息的,一道人影出現在其身側。

  看得鐵峰眼皮直跳,盡管自己已經貫通五輪經脈,但依然沒有發現這位李叔李管家是如何出現的,足以證明此人功力之強。

   去把秦墨那個小畜生給我打斷四肢帶過來,我要親眼看著他被狗一塊塊啃掉! 是,謹遵夫人命! 所謂的李管家向著中年婦女微微一躬身,然后身形如同飄絮,幾個起落間就消失在了兩人眼前。

   李管家首先來到林雪兒的住所,觀察了片刻,然后向著秦墨離開的方向而去。

   …… 秦墨弟弟,還有多久到萬獸林?林雪兒看著已經背著自己連續奔跑了一個多時辰,明顯快要不支的秦墨問道,內心已經被深深的感動,從小到大,這是第一個對自己如此好的人。

   照這個速度,還有是個時辰就能趕到。

   林雪兒:我們先休息一下吧? 秦墨咧嘴一笑:沒事的,雪兒姐姐,我還能堅持。

   可是!林雪兒欲言又止。

   于是秦墨又背著林雪兒走了一個多時辰的路。

  這時,秦墨的速度已經明顯下降了。

   秦墨弟弟,休息一下吧,他們應該不會那么快追來。

   恩!秦墨也察覺到自己體力快要不支了,正準備停下來把背上的人兒放下來,忽然全身肌肉一緊,一聲大吼,背后托著林雪兒的雙手一緊,發了瘋的往前奔跑。

   怎么了?林雪兒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有人追來了! 林雪兒聞言往背后一看,果然,就在身后不足五十米的地方,一個神情肅穆的中年人,雙手插袖,看似緩慢實則飛快的往這邊趕來。

   來人正是李管家。

   秦墨如臨大敵,在這李管家出現的瞬間,他有一種被群獸環侍的錯覺,只要自己稍微分心身體就會被瞬間撕碎! 可是,先前秦墨已經消耗了太多的體力,照雙方的速度,只要幾個呼吸就能追上秦墨。

   秦墨沒有放棄,強忍著剛才瞬間爆發帶來的全身酸痛,加快速度的逃離這里。

  這李管家就像一柄懸在頭上的劍,隨時可能落下。

   身后,李管家不緊不慢的跟著,一語不發。

   又過了一個時辰,秦墨的雙眼都有些模糊了,仍然不肯放棄,完全靠著一股堅韌的意志力在背著林雪兒行走,速度更是慢了一大截。

   按理說,照這個速度秦墨兩人應該早就被追上了才對,但是奇怪的是,身后的李管家除了散發出殺氣牢牢的鎖定住秦墨外,就是不緊不慢的吊在秦墨身后! 我不能放棄!我不能放棄!秦墨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所靠的,只是這些年一個人面對那讓人無法想象的磨難所養成的如鋼鐵般的意志,全靠這意識,秦墨才沒有倒下。

   他知道自己不能放棄!不管是因為對林雪兒的愛慕之情,還是那個神秘的糟老頭對他許諾的事成之后的報酬,他都會堅持下去。

   死也要堅持!秦墨內心瘋狂的吶喊,似乎隨著他內心的吶喊,身體深處傳來了一股暖流,這暖流瞬間流遍全身,讓秦墨身軀頓時一輕。

   加油,秦墨弟弟!林雪兒雙唇緊咬,內心深處第一次涌現出無力感。

  恨自己不是一個武者,連自己的命運都無法掌控。

   如果這次能夠逃出生天!林雪兒暗暗下了一個決心。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