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sexy nude girl asian >

sexy nude girl asian



陳陽身子一顫,結婚兩年多了,這是兩人第一次親密接觸吧?從無到有的突破讓陳陽心潮澎湃,像是打了雞血一般。

  很快,便到了公司門口。

   蘇妙看了看時間,松了口氣,沒有遲到。

  正準備下車去公司,一輛寶馬X5就停在了小電驢的旁邊,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從車里走了下來。

   魏明東整理了一下西裝,走到蘇妙跟前,指著陳陽說道:“妙妙,這男的是誰啊?”蘇妙從小電驢上下來,輕聲道:“他是陳陽。

  ”“哦,原來他就是你那個廢物老公啊。

  ”魏明東不屑的看了眼陳陽,兩年前那場婚禮,驚動了整個西川市,整個西川市又有誰不知道, 蘇家的掌上明珠嫁給了一個廢物。

  他把西服脫了下來,遞給蘇妙:“妙妙,這一路上凍壞了吧,快披上,我還給你買了禮物。

  ”說著,魏明東打開后備箱,拿出一個十分精美的盒子。

  這盒子里面,是一條精美的藍寶石 項鏈,佩戴在蘇妙那潔白的玉頸上,簡直完美。

  蘇家雖然沒有涉及過珠寶行業,但是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如果她沒有看錯的話,這項鏈應該是法國著名的珠寶設計師艾倫設計的“天空之城”系列。

  這個系列一共出產了18條項鏈,可以說只要是個女人都無法拒絕這樣的禮物,而且這項鏈可不是有錢就能夠賣到的。

  魏明東盒子里的項鏈,雖然防的很像,但是如果你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那顆藍寶石顏色不太純正,表面看起來也不那么的光滑,一看就是個贗品。

  “妙妙,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歡這款項鏈,都怪我不好,沒有找到真品。

  ”魏明東把項鏈遞過去說道:“這項鏈雖然不是真的,但也是我花了20萬找國內有名的大師仿造的。

  你先戴著,給我半個月時間,我肯定能買到真品。

  ”“不用了。

  ”蘇妙接過項鏈,淡淡道:“買不到的,“天空之城”是艾倫大師的封山之作,不是被收藏就是已經被人佩戴過了,去年曾經有消息傳出,艾倫大師的“天空之城”拍出了2000萬美金的天價。

  所以說不用浪費時間了,這項鏈已經很好看了。

  ”“呵呵…”魏明東吞了口口水,2000萬美金,折合華夏幣都一億多(名人哲理故事)了。

  自己的全部身家也不過2000萬,就是把自己賣了都買不起啊。

  “老婆,這禮物太貴重了,無功不受祿,還是還給他吧。

  你要是喜歡,老公給你買。

  ”陳陽把蘇妙手中的項鏈搶過來,直接丟在了地上。

  做完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拉著蘇妙的手向公司走去。

  “陳陽,你發什么瘋呢!”蘇妙低聲說道。

  這里是公司門口,她又是公司董事長,怎么能貿然動怒呢。

  她想抽回自己的手,可陳陽卻攥的很緊。

  “廢物,你給我站住!”魏明東急了,靠,這項鏈可是自己花了20萬找大師訂制的,這么摔要是碰壞了可怎么辦。

  “我讓你站住你沒聽見嗎?”魏明東氣急敗壞的走過去,指著陳陽鼻子道:“這項鏈要是摔壞了,你把你賣了都賠不起。

  ”“第一,蘇妙是我老婆,麻煩你離她遠點。

  ”“第二…”陳陽豎著兩根指頭,把魏明東的衣服直接扔在地上:“我老婆冷了,可以披我的衣服。

  ”“第三,我老婆喜歡什么,應該由我來送。

  還有我老婆這么漂亮,不戴贗品。

  今天晚上,我就把正品的“天空之城”給我老婆戴上。

  ”“你怕不是個傻逼吧!全西川市誰不知道你是個廢物,就你騎個小電動車,也敢在我面前裝逼?!”魏明東很氣很氣,作為魏家的繼承人,還從來沒有人敢這么跟自己說話。

  讓他更氣的是,自己話都還沒說完,陳陽就拽著蘇妙進了公司,完全無視了自己。

  “靠,這個廢物!”魏明東心里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一腳將電動車踢翻。

  唯妙公司,董事長辦公室。

  蘇妙坐在老板椅上,冷冷看著陳陽,她抿著小嘴,氣的說不上話來。

  魏明東是做建材生意的,他的背后可是江南第一 家族,陳家啊!自己的唯妙公司,急需要一筆800萬的投資,她還想讓魏明東做這個投資人呢。

  這下好了,陳陽今天做的這些事,肯定把魏明東給惹怒了。

  這讓她想起了一句話: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自己就不該讓他送自己來公司的。

  越想,蘇妙心里越氣,便瞪著陳陽了冷冷說道:“你還呆在這里做什么,快滾啊!”“哦”陳陽委屈的應了句,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看見他唯唯諾諾的樣子,蘇妙氣不打一處過來,恨不得咬他兩口。

  這兩年來,自己身邊的好姐妹紛紛出嫁,她們的老公不是人中龍鳳,就是行業里的精英,最差的也能實現經濟自由,哪像自己的丈夫,還要靠老婆養。

  蘇妙心中的委屈如同決堤的大壩洶涌而出,今晚就是蘇家的年會,到時候家族的人,肯定又要極盡可能的嘲笑自己了。

  “瑪德,是誰把我電動車砸了?!”唯妙公司樓下,陳陽大聲的喊道。

  這小電驢跟了他兩年多了,每天都騎著它買菜,沒有給它放過一天假,如今被砸成這個樣子,心里實在難受!瑪德,肯定是魏明東那個傻逼。

  就在陳陽咬牙切齒的時候,幾個穿著職業裝,腳踩著高跟鞋的女人走了過來。

  她們都是蘇妙公司的職員,此時站在不遠處正對著陳陽指指點點。

  “你們看,這個人是不是就是蘇總的老公啊?”“沒錯就是他,蘇總結婚那天,我去參加了。

  ”“不會吧,蘇總的老公騎電動車?這也太寒酸了吧!簡直是在丟蘇總的臉啊。

  ”幾個女人忍不住笑出了聲。

  陳陽根本沒有注意到她們,他嘆了一口氣,將遍體鱗傷的小電驢扶了起來:“你放心,這個仇我一定給你報,你等著…”說著,陳陽拿出手機,撥通了家族的電話。

  “喂,我是陳陽。

  想讓我幫助家族可以,但是又兩個條件必須給我做到。

  ”“第一,給我把法國珠寶設計師艾倫的“天空之城”項鏈送一款來。

  第二,我們家族下面,是不是有一個人叫魏民東的?我想看看到他破產。

  ”說完,陳陽就掛了電話,也不管對方有沒有聽清。

  這時,他的手機振動了一下,收到一條短信,是蘇妙發來的:“陳陽,今晚蘇家年會,去買一套新衣服,別讓我抬不起頭。

  ”……西川市富貴山莊,這里是整個西川市富人的聚集地,住在這里的人物非富即貴,而且就算你有錢都不一定能夠在這里買上一套別墅。

  而這里,就是族長和陳陽碰面的地方。

  陳陽大大方方的躺在躺椅上,陳家族長陳天宗坐在他對面,此人正是陳陽的親大伯。

  看著陳陽那放蕩不羈的姿態,陳天宗笑了笑:“小陽啊,兩年未見,你一點都沒變啊。

  ”“大伯,閑話少說,我今晚還有事。

  你直接告訴我家族還缺多少資金就行了。

  ”陳陽拿起茶壺,灌了一口茶說道。

  “這個嘛…”陳天宗作為陳家族長,什么大世面沒見過,可如今竟變得有些拘謹,看起來大族長還是有些拉不下面子來求自己這個晚輩啊。

  “大概差50個億吧…”臥槽,50個億?!“那什么…大伯,我老婆催我回家吃飯了,咱們下次再聊哈。

  ”陳陽蹭一下的從躺椅上站了起來,邁腿就要離開。

  “小陽。

  ”陳天宗急了,連忙擋在了陳陽面前,急切道:“家族現在到了危難關頭,如果沒有這筆資金,家族上下數百人幾代人的努力,就要毀于一旦了!而且,你說的那兩個條件,我全部答應你,魏明東今天晚上就變得一無所有,“天空之城”已經在路上,一會應該就能送到你的手里。

  ”“大伯,不是我不幫你啊,可我哪來這么多錢啊?”陳陽攤了攤手,一臉無奈的說道。

  “小陽,難道你就忍心看著生你養你的家族崩分離析嗎?你銀行卡里的錢,有60個億啊!”陳天宗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道:“不看僧面看佛面啊,你身體里流淌的始終是陳家的血啊。

  ”陳陽本來滿臉笑容,可這話一出口,他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大伯,兩年前我買江南能源股份,表弟說我洗錢,轉移家族財產,中飽私囊。

  家族上下數百人,落井下石,惡語相向,痛打落水狗一般的把我一家趕出家族,可有人站出來替我說過半句話?”“這些年來我幫家族賺了多少錢你作為陳家族長心里沒點數嗎?而且買江南能源集團股份的2000萬是我靠著自己的努力一點一點積攢下來的,那錢根本不是家族的。

  ”“這兩年我入贅蘇家,活的連條狗都不如,家族的人可曾來看過我?”“如果不是家族資金鏈斷裂,你們恐怕早就忘了還有我這么一號人吧!”陳陽拳頭攥的死死的,手背青筋暴起,顯然是在極力的克制自己。

  “小陽,這件事是我們不對,我在這里代替家族向你道歉…如今家族正是危難關頭,真的很需要這筆錢。

  ”見陳陽還是無動于衷,陳天龍上前一步抓住陳陽的手臂,一字一句的說道:“小陽,只要你肯幫助家族度過這個難關,我可以做主,讓你出任 幻娛集團公司總裁,明天你就可以去幻娛集團上任,到時候會有人來接你。

  ”幻娛集團,是陳氏家族旗下最有潛力的娛樂公司,屬于陳家百分百控股的那種。

  公司現在有幾個紅得發紫的一線明星,數個二線明星,以及有潛力的當紅小生和小花旦。

  一直以來,幻娛集團都是由他的堂弟陳全管理。

  大伯竟然舍得把這家公司交給自己交給他,可見陳家現在到了何種危機關頭。

  “那行吧,就照你說的做。

  ”陳陽思索片刻,點 點頭

  雖說50億買個幻娛集團有點不劃算。

  但族長都快把頭低到地上去了,就給他這個面子,誰讓他是自己大伯呢。

  說著,陳陽轉身便離開了。

  今晚,是蘇家年會,不過再去參加蘇家年會之前,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同學聚會。

  眼瞅著聚會就要開始了,自己可不能遲到了。

  高中那幾個好兄弟,這么些年沒聯系了,還是有點想念啊。

  這次聚會,全班同學都會到場,據說連貌壓群芳的美女班主任也會去,那自己就更不能遲到了。

  與此同時,唯妙公司。

  剛開完股東大會的蘇妙從辦公室里走出來,看到幾個女職員,正有說有笑的看著手機。

  她皺了皺眉,上班時間不在自己崗位好好工作,這怎么可以?蘇妙走過去,發現她們正圍在一起看手機,而手機里正在播放一個視頻。

  視頻里的正主不是陳陽又能是誰?“你放心去吧,這個仇我一定給你報!”視頻中的陳陽,小心翼翼的將電動車扶起,滿臉的憤憤不平。

  “這哪來的奇葩啊,笑死我了!”“你說的這個奇葩,可是我們蘇總的老公啊。

  ”“什么?就是那個靠蘇總養的廢物?我還以為是以訛傳訛,沒想到是真的啊。

  ”幾個女人圍成一個圈子,看著手機里的視頻譏諷嘲笑道。

  這時候一個女人放下手中的手機,神秘兮兮道:“你們是不知道我早上來的時候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什么了?趕緊說來聽聽。

  ”幾個女人都是一臉好奇的看著她。

  “事情是這樣的…”女人站起來,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說了個明明白白,當她說道陳陽拍著胸脯要給蘇妙買“天空之城”的時候,幾個女人紛紛大笑起來。

  “哈哈,就他這個窮酸樣,還買“天空之城”,這絕對是我今年聽到過最搞笑的笑話了。

  ”“就是,一個靠老婆養的廢物,還想買2000萬美金的“天空之城?不會是得了失心瘋吧!”就在她們大肆詆毀的時候,其中一個女生回頭拿了一下包包,正好看見了身后的蘇妙。

  這個女生當時就大腦宕機了,其余幾個女人感覺氣氛有些不對,紛紛回頭,這一回頭她們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蘇…蘇總,我…我們…..”幾個人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其中一個女生膽子比較小,看著蘇妙那生氣的模樣,淚水頓時就在眼眶打轉了。

  “你…你們回去工作吧。

  ”說完,蘇妙轉身就走。

  回到辦公室之后,蘇妙忍不住紅了眼睛,她緊咬著嘴唇,她覺著自己的臉已經被丟光了!自己作為公司的董事長,家丑都傳到公司來了,這讓她以后還有什么威信管理公司?一時間她心亂如麻。

  與此同時,陳陽心情愉悅的回到家中。

  結果剛打房門,就看到丈母娘唐靜翹著腿坐在沙發上,冷冷的看著他:“你回來的正好,你過來,我有事跟你說。

  ”入贅蘇家兩年,陳陽早就領教到了丈母娘的厲害,對自己這個岳母他可是怕到了極點。

  “陳陽,去把你的 東西收拾一下,明天去民政局跟妙妙把離婚證領了,然后搬出蘇家。

  ”唐靜用命令的口氣說道。

  “媽……”“我不是你媽,你別叫我媽!”唐靜斥道。

  “阿…阿姨。

  ”陳陽深吸一口氣,低下頭說道:“我是真心喜歡蘇妙,而且我們都結婚兩年了…”“啪”唐靜拍了一下茶幾,站了起來,臉色變得十分難看:“結婚兩年,你吃我家的,用我家的,對這個家沒有任何貢獻。

  我女兒多么優秀,你憑什么喜歡她?你能給她什么?”面對唐靜接二連三的反問,陳陽有心想要為自己辯解,但是唐靜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我忍了你兩年了,你一個大男人除了燒飯做家務,你還會什么?你瞧瞧你自己那個窮酸樣,配得上我的女兒嗎?你知不知道我的女兒有多搶手,魏明東剛才打電話給我,只要妙妙跟他在一起,他立馬拿一千萬當聘禮。

  ”一千萬聘禮,很多嗎?魏明東不過是陳家下面的一個供應商而已,如果他的媽媽不是陳家支脈的人,他憑什么能做陳家的材料供應商?而且,他大伯,也就是陳家族長已經親口答應他,今天晚上魏明東就會破產,到時候他連兩百都拿不出來,上哪兒去弄一千萬?“阿姨,要我離婚可以,但是必須是蘇妙親口跟我說,否則我不會走。

  ”陳陽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你竟然敢這么跟我說話,快給我滾回來,不然我要你好看。

  ”這還是陳陽第一次忤逆她,唐靜一下子沒回過神來,等到她緩過來的時候,陳陽已經走遠了,就是想追也追不上了。

  看著夕陽西下,蘇妙長舒一口氣,她已經把自己關在辦公室一天了。

  陳陽那段視頻已經傳遍了公司,甚至有人傳到了抖音上,他一下子成了人所有人嘲笑的對象,連帶著自己都受到了牽連。

  揉了揉太陽穴,她緩緩走出辦公室。

  這時,前臺的客服妹紙拿著一個盒子走了過來:“蘇總,您的快遞。

  ”有眼尖的同事發出一聲驚呼:“哇,好高檔的盒子,這盒子不會是水晶做的吧?這也太夸張了吧。

  ”“我靠,那這個盒子里面要放怎樣的禮物才能配得上這個盒子?”“我還是第一次見用水晶制造的快遞盒。

  ”“好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是啊,蘇總,你就打開來看看吧。

  ”公司的妹紙哀求道。

  蘇妙雖然平時工作十分的嚴厲,但是下班之后十分的和氣,一點架子也沒有,所以公司的員工和她的關系都挺不錯的。

  看著這一雙雙好奇的眼睛,蘇妙也是納悶,這快遞是誰寄的,自己近期也沒有買什么東西啊。

  最終,她還是在一雙雙哀求的眼睛下敗下陣來了。

  她想了想,緩緩打開了盒子。

  就在盒子打開的一瞬間,所有人眼睛都瞪大了。

  只見,盒子里靜靜的放著一塊鑲嵌著天藍色寶石的項鏈,那純凈的顏色一眼就能把人的眼神吸引過去。

  在公司的燈光下,熠熠生輝。

  所有人都傻眼了,這些女員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說不出話來,氣氛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但是下一刻卻又因為一句話被徹底引爆了。

  “這…這好像是“天空之城”!”“我的天,你說的是由法國珠寶大師艾倫設計的封山之作“天空之城”系列的寶石項鏈?”“那個系列一共才除了18款,而且我記得今年加德士拍賣行拍出了2000萬美金的天價!”“好美啊,要是誰能送我這樣的項鏈,就是當一輩子的情人我也愿意啊…蘇總,您也幸福了吧!”在那一聲聲驚訝,羨慕聲中,蘇妙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天空之城”項鏈是大師艾倫的封山之作,這個系列的項鏈是她的最愛,所以只一眼,她就敢斷定,這條項鏈絕對是真的!這…這禮物也太貴重了吧。

  蘇妙那顆沉寂已久的心,竟然開始顫動起來,這事也太夢幻了。

  莫…莫非,魏明東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拿出來給自己買項鏈了?蘇妙心緒萬千,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如果今晚自己戴著這條項鏈去參加年會,肯定會被全場矚目。

  此時,在西川市的海天盛筵KTV里。

  這可是西川市最為有名的KTV,來這里消遣的非富即貴,門口停滿了豪車,一般人根本消費不起。

  而這次同學聚會的地點,就是這里。

  陳陽騎著自己新買的小毛驢,不多時便來到了海天盛筵,他把車停在門口,還用鎖鎖上了,要是被人偷了就不好了。

  他本來想買一輛車的,但是時間太急迫了,為了趕時間,他匆匆買了輛艾瑪電動車就來了。

  車子剛鎖好,就聽見一陣刺耳的喇叭聲,刺的他耳膜生痛。

  “前面的,快滾開,破電動車占什么車位?”保時捷的車主從車窗里探出頭來,喝罵道。

  陳陽一抬頭愣住了,那個男人也愣住了!“ 王海!”陳陽跑了過去,車子里的人是陳陽的高中同學,王海。

  “班長?”王海從車里下來,手里拿著一個錢包,頭發梳的油光锃亮的,他打量了一下陳陽,冷笑道:“陳陽,你怎么混成這個樣子了?”陳陽摸了摸鼻子,好尷尬,剛想開口說話,王海就轉過身去,大步進了KTV里。

  自己這是被人看扁了?陳陽尷尬的笑了笑,也跟了進去。

  這個時間,該來的同學基本都到齊了,二人一前一后進了包廂,房門一打開,包廂里的人齊齊望了過去。

  “哎喲,這不是王海嗎,你小子越來越帥了啊,果然成功人士就是不一樣啊。

  ”王海的到來讓氣氛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大家又是讓座又是敬酒,王海瞬間成了全場的焦點。

  誰能想到當時班上成績最差的那個同學,現在竟然混得這么好。

  他身上穿的西裝一看就是名牌,手上還拿著保時捷的車鑰匙,這不是成功人士,是什么?反觀陳陽,這個昔日的班長,一身的地攤貨,手里還拿著艾瑪電動車的鑰匙,如果不是那張高辨識度的帥氣臉龐,恐怕大家都以為是哪個外賣小哥誤入了。

  長得帥又怎樣,這一副寒酸的樣子,根本沒有人愿意搭理他。

  雖然有些尷尬,但是陳陽絲毫不在意,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掃視,最終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個人的身上。

  她叫 劉蕊,這么多年沒見了,她褪去了一身的稚嫩,越發的知性漂亮了。

  劉蕊是陳陽那一屆公認的女神。

  她穿著一襲白色連衣裙,端坐在沙發上,跟邊上的女同學說著話,說到開心的地方,忍不住笑了出來,那兩個淺淺的酒窩,讓她看起來十分的甜美。

  王海一進來就注意到了劉蕊,他也懶得理會其他人,而是挪到了劉蕊的邊上,開口問道:“劉蕊,幾年沒見,真是越來越漂亮了,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呢?”劉蕊還沒開口,坐在劉蕊旁邊的一個女生就搶著說道:“你不知道我們劉蕊現在可厲害了,以后想要見她,恐怕只能在電視上了。

  ”“什么意思?”王海愣了愣,沒明白。

  “我們劉蕊啊,可是被幻娛的星探看上了,要不了多久蕊蕊就要成為幻娛旗下的藝人了。

  ”“嘩”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座的眾人一片嘩然,紛紛將目光投向了劉蕊。

  劉蕊的美貌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完全不輸給幻娛集團里那幾個一線明星。

  這么美的女人,難怪會被幻娛的星探看上。

  雖說如此,但是大家還是忍不住羨慕。

   孫妍今年十九了,來獸醫所也有一段時間了,眼看著今天就是師父要檢查她課業的日子,孫妍的心中,難免有些忐忑。

  雖說師父和她父親的關系很好,但孫妍自己沒有這方面的天賦的話,也端不起來這碗飯。

  她的家里很窮,只有父親一人拼命掙錢養家,父親身體還不好,她想早點兒幫父親分擔一些。

  進了獸醫所,孫妍就看到師父吳寶庫坐在那里,緊張的捏緊了衣角,心跳就加快了。

  “來了,今天要考的內容都記得吧?”一進屋吳寶庫就嚴厲問道。

  獸醫的東西本來就生澀難懂,有很多東西她都不知道, 師傅就將如何給狗配種的書給她看,她能記住才怪。

  “師傅……我……我沒記住……”吳寶庫一聽,臉色頓時就冷了下去。

  “怎么又記不住,我不是說了么,今天要講給 動物配種,首要的就是動情,既然你不忘了,師傅就再教你一邊!”說話間,他直接拉著孫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想讓動物配種,就要讓動物動情,這動情,就需要 手法的,在師傅身上練,按照師傅說的做。

  ”吳寶庫嚴厲道。

  孫妍俏臉通紅,她哪里碰過男人的身子,想要將手抽回去,誰知道師傅抓的很嚴,她根本抽不回去。

  吳寶庫感受到她往回抽著手,臉色很冷,“我教你東西,你最好乖乖學,這種練習的時候不多,你要把握好!”說完,吳寶庫就松開了她。

  孫妍當然知道,可是她就是害羞,她一個大姑娘,怎么好意思摸男人,可是她又不能不學,畢竟她想要學本事。

  “師傅……我……我知道了……”孫妍低著頭,抿著嘴道。

  “哼,知道最好,現在師傅把衣服脫了,你輕輕揉師傅的胸口,記住,手法一定要輕柔!”吳寶庫哼了一聲,直接將衣服脫掉了,隨后拿著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孫妍俏臉通紅一片,師傅畢竟是個男人,她還是個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這么羞人的動作,這種感覺,簡直讓她羞的恨不得鉆進地縫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違抗,只能咬著牙按照師傅所說的,輕輕按著。

  吳寶庫 點了點頭,“手法還可以,不過需要加強鍛煉,你也不用害羞,咱們學獸醫的整天和這些東西打交道,你要是臉皮薄,以后怎么給動物配種?”說完,吳寶庫又道:“給動物按摩,只是第一步,為的就是讓它不討厭你,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要讓動物達到可配種的標準,那東西你應該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孫妍聽到師傅這話,俏臉更紅了,她看過獸醫的書,知道師傅嘴里說的就是動物的那里,惡心死了。

  “看來你知道,那就好辦了,動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樣,這樣好了,為了讓你盡快掌握這種技能,你就用師傅的練吧。

  ”說完,吳寶庫直接將褲子褪了下來……孫妍俏臉頓時就變了,瞧著師傅的身體,她整個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急忙背過身子!這可是男人的寶貝,她怎么能看?師傅怎么要讓她看?“師……師傅……您這是要干嘛?”吳寶庫冷著臉,哼了一聲,“干嘛?當然是讓你學東西!”孫妍臉上還是帶著驚恐,緊忙問道:“學……學東西可以,可是您……”吳寶庫一聽,頓時怒斥起來。

  “我怎么了?我告訴你孫妍,我這是教你如果幫助動物配種,你要是以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馬給我滾蛋,我還懶得教你這種學徒!”孫妍自然不想離開這里,她還想著以后學好了本事,幫父親賺錢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師傅那里,畢竟她是個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師傅……我……我想學……”“想學,就轉過來!”吳寶庫呵斥道,孫妍不敢不聽,下了老大決心這才轉過身來,可是低著頭,不敢看師傅那里。

  “過來,把手伸過來!”吳寶庫聲音中透著不可違抗的命令,孫妍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走過去,伸出小手。

  “我告訴你,小妍,這男人的寶貝和所有雄性動物一樣,只要你在我這里練出手,以后所有就沒有什么雄性動物可以難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練習,那你這輩子都別想出徒!”吳寶庫說完,哼了一聲,開口道:“手法還是不變,柔一點,掌握好力度,而且還有,你看這里,這個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靈敏的地方,只要你輕輕磨砂這里,就會讓雄性動物起反應,來,按照我說的去做。

  ”孫妍有點害怕,但是還是照做了,她輕輕動著,撫摸著師傅說的凹槽,心理按耐住恐懼全部記了下來。

  吳寶庫眼里的目光,閃過一絲愉悅的舒暢,這小手的力度,簡直讓他沸騰!孫妍漂亮極了,誰能想到這么個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寶貝練手。

  雖然她有點不樂意,但是吳寶庫還是興奮!“對,這就對了,你的手法很正確,不過,還是要勤加練習。

  ”吳寶庫說完,微微一笑,臉色稍微緩和了不少。

  孫妍見狀,緊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現在還是有點害怕。

  “現在,讓雄性動物起反應的手法你已經會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師傅要教你 雌性動物怎么讓它起反應。

  ”吳寶庫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帶著一絲火熱直勾勾的盯著孫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師傅跟你說,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樣,手法不一樣,靈敏點也不一樣,咱們這里也沒有雌性動物,為了讓你更好的學會,你就在你自己身上教學,以身教學,身領神會,來,把衣服褪了吧。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吳寶庫直接伸出手,有點迫不及待的去扯孫妍的衣服!孫妍嚇壞了,身子立馬躲到一旁,驚恐的看著吳寶庫。

  “師傅……您這是……”她是個大姑娘,還沒有嫁人,師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吳寶庫緩過神來,瞇了瞇眼睛冷聲道,“雄性動物我們學完了,現在要學雌性動物的,怎么了?”“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孫妍緊張開口!吳寶庫哼了一聲,冷聲道:“廢話,想要學習雌性動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練,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學?不想學的話,就讓你爸領你滾蛋。

  ”一聽這話,孫妍頓時就蔫了,想到父親的辛苦和期許,她露出猶豫,父親不容易,她想要幫父親分擔,如果不學本事,她還能干什么?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還是突破不了這個障礙,她是個骨子里保守的姑娘,長這么大還沒和男孩子牽過手,現在卻要褪光了衣服給師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她糾結著,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師傅攆自己走,急的她眼淚汪汪的,小模樣可憐極了。

  吳寶庫哼了一聲,見她沒動,作勢就要拿手機。

  孫妍一聽,嚇得眼淚都出來了,急忙道:“師傅……您別打電話,我……我褪還不行么……”說完,她掙扎著伸手摸向扣子,咬著牙輕輕的解開,頓時,美妙的風景一點一點的出現在吳寶庫的眼中,孫妍皮膚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樣,吹彈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將美妙的風景遮蓋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絲火熱,命令道。

  “這……這個也要褪?”孫妍俏臉通紅,嚇了一跳。

  吳寶庫頓時道:“廢話,你見過哪個雌性動物穿小衣的?”一聽這話,孫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著嘴唇,紅著臉解開。

  讓人目眩的風景,一下子躍進了吳寶庫眼中,如此的近距離,吳寶庫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剛才一樣,之后告訴我你的感覺!”吳寶庫目光火熱的盯著她,聲音卻很冰冷。

  孫妍只能聽話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輕輕揉按著,她紅著臉,平時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現在還要在師傅面前這個樣子,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沒……沒什么感覺……”孫妍捏了幾下說道。

  “沒有?”吳寶庫哼了一聲,“你用手輕輕揉按最高點,再感受一下。

  ”孫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違抗師傅的命令,輕輕按起來,頓時,一股異樣的感覺瞬間傳遍了全身,讓她身子忍不住顫了一下。

  “怎么樣?有感覺沒?”吳寶庫問道。

  孫妍害羞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吳寶庫眼中滿是火熱,看她自撫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開口道。

  “不過,你的手法還是生疏,來,讓師傅好好教教你!”說話間,吳寶庫伸出布滿粗繭的雙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手上傳來的驚人觸感讓吳寶庫爽的直哆嗦。

  極品!小腹里的火燒的他渾身燥的慌,卻還是故意板著臉咳了咳嗓子。

  “讓雌性動物動情的過程要更復雜,你仔細看我的手法。

  ”言罷便是開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動作幅度越來越大。

  孫妍不過一個未經人事的大閨女,哪里經得起吳寶庫這般嫻熟的手法,當時就覺得腿肚子發軟,大腿下意識閉合磨蹭,臉蛋上也浮出一層紅暈。

  她下意識想推開師傅,可總覺得自己用不上力氣。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覺。

  師傅的手很大,很熱,她覺得跟觸電了似的。

  她這反應落在吳寶庫眼中,也讓后者心里樂開了花。

  這小妮子,到底是個雛兒,這還沒動真格的呢,就來了感覺。

  只見他戀戀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經的說道:“剛才的手法是專門針對雌性的,你是不是覺得渾身沒勁,還很麻,跟過電了一樣?”聞言,孫妍紅著臉點了點頭,她的感覺被師傅一語說中,她心里很佩服,卻也有些貪戀剛才的感覺。

  “好,剛才是手法教學。

  為師順便再給你普及一下哺乳常識,哺乳過程是咱們哺乳動物繁衍成長的關鍵過程,來,你坐下,為師給你親自示范一下。

  ”孫妍自然不知道吳寶庫所謂的親自示范是什么意思,乖乖坐在凳子上。

  可當看到吳寶庫蹲下身子,張嘴湊過來的時候,她慌了,雙手死死護著。

  “師傅,您……您這是……”見狀,吳寶庫怒了,起身指著孫妍就訓斥起來。

  “我這是要給你模擬動物的喂養過程,這可是獸醫的必修課!把手拿開!”孫妍一臉猶豫,父親告訴過她,這個地方不能隨便給外人看。

  可轉念一想,師傅也是為了給自己言傳身教。

  索性,她紅著臉緩緩把手放了下去。

  見孫妍被自己吃的死,吳寶庫剛蹲下身子,突然電話響了起來。

  興致被擾,吳寶庫一臉不悅的去接電話。

  電話正是孫妍的父親孫 大國打來,想打聽下自己女兒的學習情況。

  吳寶庫不耐煩的讓孫妍過來接電話,自己眼巴巴的在旁邊看著。

  眼看孫妍光著上身,一手打著電話,一手捂住胸口,吳寶庫心里突然有了個瘋狂的念頭,下意識舔舔嘴唇,起身走了過去。

  見師父過來,孫妍正說要掛斷電話,吳寶庫卻拜拜手,道:“沒事,你把電話開免提,繼續聊就行。

  為師時間寶貴,所以你要一邊打電話一邊看好為師的示范。

  還有,千萬別發出聲音,不然為師會分心,知道嗎?”孫妍點了點頭,開了免提,然后放下話筒,說道:“爹,師傅說不用掛,他正在……嚶……”她話沒說完,吳寶庫突然發動攻勢,腦袋直接湊了下去……這一聲嚶嚀宛若魔音,讓吳寶庫當時眼睛都有點紅了,嘴里跟裝了發動機似的肆意索取。

  撲面而來的男子氣息和一種說不出的酥麻感讓孫妍的嬌軀來回扭動,大腿來回磨蹭。

  “丫頭,你咋的了?”孫大國在電話中問道。

  孫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發出那么羞人的聲音。

  “我……我沒事,嗯……”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卻在不住顫抖,貝齒死死咬著櫻唇,生怕自己發出聲音會打擾到師傅。

  雖說心里臊的慌,可孫妍總覺得師傅很厲害,弄的自己還挺舒服。

  他好幾次忍不住要叫出聲,只得用小手死死捂著嘴巴。

  吳寶庫現在心里更是有股說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孫大國是老相識,現在卻隔著電話偷摸的欺負人家的女兒,還是個十八九的黃花大閨女,這讓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頭,你要好好聽師傅的話,知道了嗎?”孫大國在電話中說道。

  聞言,孫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聲。

  “老孫,你放心吧。

  你女兒還算聽話,我正教她實踐呢。

  ”吳寶庫含糊不清的說道。

  “那就行,老吳,你多費心,可得好好教我家這丫頭。

  ”孫大國隔著電話也沒發現什么異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正在被吳寶庫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畢生所學好好教她。

  ”吳寶庫突然停下動作說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孫妍,低聲道:“剛才為師教你的手法,再復習一下。

  ”見師父手指的方向,孫妍臉蛋突然一紅,也沒多想,點了點頭就伸出纖手攥住師傅的寶貝。

  少女纖手帶來的順滑感讓吳寶庫連吸幾口冷氣,繼續埋頭索取起來。

  這沒一會的功夫,孫妍就已經軟成了爛泥,上身抵著吳寶庫的腦袋,手上動作卻一直沒停,一邊還要斷斷續續的回應著父親的話。

  興許是太刺激了,吳寶庫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點繳械,連忙起身。

  沒玩到正戲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師……師傅,可以了嘛?”孫妍紅著臉蛋說了一句,覺得兩腿無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會叫出聲。

  吳寶庫眼睛滴流一轉,點了點,然后對著電話說了一句,道:“老孫,你女兒挺聰明,一學就會。

  一會我再教她點別的,你倆繼續聊。

  ”難得被師傅夸獎,孫妍心里一喜,覺得只要按照師傅說的做,就一定能留下來拜師學藝。

  “為師問你,剛才什么感覺?”這邊通著電話,吳寶庫沒敢把說的太明,可孫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認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臉蛋,輕聲憋出一個字。

  “癢……”“這是正常反應,具體是哪?”“就……就是這里。

  ”單純的孫妍指了(大炕上性經歷)指自己下方,卻全然不知道,她此時的模樣帶給吳寶庫何等的沖擊力。

  此時的吳寶庫覺得都快爆炸了,卻也只能強忍沖動,低聲說道:“除了癢之外,是不是還有很多粘乎乎的東西?”聞言,孫妍臉蛋通紅,巴不得找個縫鉆進去,點了點頭。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抹貪婪,知道時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聲音壓低,道:“很好,身為獸醫,你一定要記住,這種時候就要進行最后一步。

  得用東西幫雌性動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話,那些粘乎乎的東西會堵塞,輕則無法配種,嚴重的話還會發生潰爛。

  ”這些東西孫妍壓根不懂,一聽師傅這話當時就慌了,眼淚直打轉。

  “師傅,那……那怎么辦?你快幫我,我不想……”孫妍沒控制住音量,聲音大了點,電話中的孫大國當即疑惑道:“丫頭?怎么了?疏通啥?”吳寶庫臉色一變,忙的比出噤聲收拾,而后一本正經的回道:“沒事老孫,就是這丫頭身子有點小毛病,我馬上就幫她治。

  你先別說話,省的我分心。

  ”被吳寶庫這么一說,電話中的孫大國也沒敢再發出動靜。

  只見吳寶庫裝模作樣的繞著孫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過去,低聲道:“把褲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起來。

  ”一聽要脫褲子,還要撅屁股,孫妍猶豫了。

  “怎么?不愿意?”“別……別,師傅,我愿意!”孫妍也沒多想,更怕那兒真的會潰爛。

  她耷拉著腦袋把褲子連同粉色小褲褪下,而后走到桌子前,俯下身子,腳尖踮起,屁股高高翹起。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