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謎 片 線上 看 >

謎 片 線上 看



想著 張嵐,不自覺得朝 老李的那里伸出手去。

   而一直裝睡的老李,透過眼睛縫看到這一幕,心里樂開了花, 身體的反應越加強烈。

   正在這時,意亂情迷的張嵐,輕輕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暗道:自己這是怎么了,我不能對不起張三。

   于是她收回了伸出了手,站起身來。

   但是她心底的渴望卻沒有減退,于是她站起身來,往浴室走去。

   當張嵐關上浴室門的時候,老李坐了起來,一臉的失望,張嵐怎么就突然收手了呢。

   正在老李懊惱之際,衛生間里傳來了一陣壓抑的低吟聲,老李立馬精神了。

   難道說,張嵐在衛生間里…… 于是,老李麻溜的爬了起來,走到衛生間門口。

   老李竟然發現衛生間的門,沒有關嚴實,還有留了道縫,老李立馬湊了上去。

   只見張嵐坐在馬桶上,雙腿微張,一只手在胸前的雪白上來回捏弄著,另一只手早已經伸入了裙底…… 老李看的眼睛都直了,恨不得立馬沖進去,跟她來場酣暢淋漓的戰斗,但是他知道,除非他用強,不然不可能得到張嵐,只能用手抓住自己的那 東西,來回活動的。

   幾分鐘之后,突然,只見張嵐抽搐了一下,滿臉潮紅,一個異味充斥著整個衛生間。

   老李嗅著這特殊的氣味,身體的反應越加強烈了。

   老李知道張嵐已經到了,倒是老李卻還沒有釋放出來,但是老李知道,張嵐快出來了,要是被她發現就不好了。

   于是,立馬轉身回去裝睡。

  只是裸露的那東西,依舊是那么的猙獰。

   不一會兒,張嵐收拾完畢,走出衛生間,一回來就看見老李的那東西。

   張嵐剛剛稍微滿足的身體,又開始透漏出了渴望,她知道她想要這東西!她想要用它填滿自己…… 張嵐的身體想要它,但是她的理智告訴她,不可以這么做。

   她的腦中仿佛又兩個小人,一個再說上吧沒關系的,放縱一次吧,誰讓張三滿足不了她!另個聲音說到,你是一名教師,怎么可以這么浪蕩,你要有自己的底線,不能對不起自己的老公。

   張嵐直直的盯著老李的兄弟。

   暗道:我不碰它,我就看看總可以吧。

   張嵐不自覺的舔了舔嘴角,看著那東西,越看越喜歡,臉離老李的那東西越來越近,鼻息也越來越急促。

   裝睡的老李,也感覺到了異樣,那里好像有什么氣體打在了上面。

   老李微微睜開眼,發現張嵐蹲在地上,面色潮紅的看著自己的那玩意,猩紅的小嘴離自己那里只有一點點距離,炙熱的鼻息都已經打在了那東西上面。

   看到這一幕,老李的反應越來強烈了,那里也大了幾分。

   張嵐看見老李的那東西又變大了,驚的小嘴都張開了。

   老李看見她那微張的小嘴,想到要是能把自己的那東西放進去,那該是多舒服。

   老李這念頭一起,就在也克制不住了,看著張嵐所在的位置,老李一個翻身,往前一挺。

   那東西直直的打在了張嵐的嘴角,那瞬間柔軟的觸感,讓老李打了一個哆嗦。

   而張嵐也被這突然的一幕驚醒,羞紅著臉,跑到一旁躺下了。

   老李懊惱無比,但是也知道沒有機會了,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張嵐早早的就起來了,看著熟睡的老李,已經老李因為早晨而起來的那里,俏臉微紅,早早就去上班了。

   等老李醒來的時候,張嵐早就不見了。

   之后的幾天,張嵐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怎樣,一直躲著老李。

   直到有一天,張嵐的表妹 張鳳突然搬家,張鳳是張三的小姨子,比張嵐小兩歲,今年剛剛大學畢業,在剛找到工作,為了離公司近點,張鳳重新租一套房子,張嵐一時之間找不到人幫忙,就喊上了老李,去給她表妹搬東西。

   老李開上了他的面包車,帶上了張嵐,就去找張鳳了。

   李叔好。

   第一次見她表妹,老李就被驚艷了,一米七的個頭,身穿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兩條細長的美腿,看起來楚楚動人。

   老李被她的美貌所驚艷了,一時間竟然看走了神。

   李叔,我臉上有東西嗎?張鳳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咱們趕緊搬家吧。

  老李害怕被張鳳看出來了自己的窘迫,趕緊轉移了話題。

   好的,李叔,今天謝謝你了。

   說完她就對老李彎腰鞠了一個躬,她彎腰的瞬間,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張鳳的那里跟張嵐不相伯仲,同樣美的令人窒息。

   老李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頓時一陣心跳加速。

   張嵐已經在旁邊幫忙收拾東西了,老李也跟著收拾了起來。

   女孩子的東西都是比較多的,張鳳同樣如此,她的衣服,毛絨玩具數不勝,整個房間看上去雜亂不堪。

   給她收拾東西的時候,老李突然在床底下意外撿到了一個黑色的丁字褲。

   蕾絲做成的丁字褲,在丁字褲的中間,還有一塊斑駁的痕跡,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異香。

   啊! 張鳳發現老李手中的底褲,立馬花容失色。

   尖叫一聲,就跑過來把底褲從老李的手里搶了過去。

   忘了洗了! 張鳳的一張俏臉因為害羞而變得通紅,她慌忙底褲急忙藏在了身后。

   老李笑了一下,當做回應,就繼續幫忙收拾東西了。

   忙活了一上午,才把張鳳的東西收拾好,然后上車準備去新家。

   張嵐坐在了車后排,張鳳坐在副駕駛,老李開著車,朝她新租的房子駛去,結果來到了樓下, 房東在不在家,一時半會回不來,無奈之下,她們只好在車內耐心等待。

   天氣炎熱,坐在車內,也沒什么事干,沒過一會兒,張嵐和張鳳都不知不覺睡著了。

   因為老李沒有開空調,不一會兒的時間,張鳳和張嵐就香汗淋漓了。

   張鳳為了散熱岔開了兩條玉腿,她的小短裙翹了起來,她雪白的臀部,清晰可見。

   老李坐在駕駛位上,頓時一陣口干舌燥,扭頭看了一眼,后排張嵐已經睡的很香了。

   老李忍不住把她和張鳳對比了起來,她們姐妹倆長得很像,只是因為年齡的原因,張嵐顯得更加成熟,她身上也多了一種女人特有的韻味。

   張鳳的身材跟張嵐不相伯仲,但是身上多了一絲青春靚麗的味道。

   老李突然有了一個邪惡的念頭,想她們姐妹倆一起給拿下。

   如果能把她們這么漂亮的一對姐妹花給拿下,也算是此生無憾了!老李暗自想道。

   就在這時,睡夢中的張鳳嬌軀失去平衡,緩緩的倒在了老李的懷里。

   老李抱住了張鳳,只感覺一股異常舒服的柔軟,以及一陣淡淡的香氣從張鳳的玉體上不斷傳來,沒想到張嵐表妹的身子這么軟,還這么香,老李吞了口口水,暗暗想道。

   倒在老李懷里后,張鳳依舊沒有醒過來。

   昨晚,張鳳玩到凌晨三四點才睡,現在她睡的很沉,一時半會根本醒不來。

   老李抱著她,看著她沒有一點反應,不由得膽子慢慢變大了起來,老李的手悄悄的伸進了她的小短裙內,在她的臀部上摸了一把,張鳳的臀部沒有張嵐的大,但,手感同樣非常的棒。

   因為年輕,她臀部上的肌膚更加緊致,摸起來滑滑的,很舒服。

   睡夢中,張鳳突然哼了一聲,老李以為她醒了,嚇得趕緊收回了手。

   結果,哼了一聲后,張鳳仍舊緊閉著雙眼,老李放心了下來。

   老李的手再次伸進了她的裙底,對著她的臀部撫摸了起來。

   老李摸了一陣,覺得不過癮,手指伸向了她那讓人心馳神往的地方,在那里輕輕摩挲著。

   張鳳的口中突然發出幾聲嬌喘,臉色也變得潮紅。

   老李頓了一下,發現張鳳依然沒有清醒過來,于是小心翼翼的,用指尖在她的小縫中間,繼續劃動來回劃了幾下后。

   突然,張鳳的玉體抽搐了一下,張鳳動情了。

   老李樂了,這么敏感,以后自己得手的機會就更大了。

   老李正準備更進一步的時候,突然,張鳳的手機響了,嚇得老李趕緊把手抽了回來。

   李鳳瞬間從夢中驚醒,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在老李的懷里趴著,一陣害羞。

   立馬坐著了身子,接起電話來了。

   喂,您回來了是嗎?好的,我現在就過去 電話是房東打來的,張鳳接通了電話,得知房東已經回來了。

   張鳳接完電話,然后羞紅著臉對老李 說道

   抱歉啊,李叔,影響你休息了吧。

   沒事。

  老李憨厚一笑,假裝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張鳳尷尬的回應了一下,然后去叫張嵐起床。

   表姐,起來了,房東回來了。

   張嵐醒過來之后,老李幾個就開始搬東西了。

   張鳳租的房子在5樓,而且是老式的筒子樓,根本沒有電梯,老李跟張嵐兩個人幫她(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搬完東西,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

   李叔,表姐,我請你們吃飯吧! 看著時間也快到飯點了,老李幫張鳳搬了這么多東西,張鳳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提議說清老李他們吃飯 好啊,不過咱們去哪兒吃飯呢?張嵐 笑著問道。

   去云天酒店吧,請你們吃西餐張鳳想了一下道。

   云天酒店?哪兒太貴了吧!云天酒店吃一頓飯怎么也得上千塊,張嵐有些不舍得。

   沒事,今天你們幫了我這么大忙,我也不能小氣啊!張鳳大方的道。

   那我先去洗個澡!一身都是汗。

  張嵐說道。

   我也去!張嵐鉆進浴室后,張鳳也跟了進去關上了浴室門。

   臭丫頭,你我洗澡你跟進來干嘛啊!浴室里傳來了張嵐的抱怨聲。

   怕什么啊,我們小時候不都是一起洗澡的嗎?張鳳不以為然的說著。

   你啊,真是拿你沒辦法。

  張嵐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接著,浴室內就傳出來了嘩啦啦的流水聲。

   浴室是老式玻璃門,隔著玻璃門,老李可以清晰的看到,張嵐和張鳳兩人的輪廓。

  張 嵐和張鳳都是人間極品,美的讓人垂涎三尺。

   表姐,你的怎么看上去比我大了,讓我摸摸。

  兩人洗澡時,張鳳突然發現,張嵐的那兩團,比以前大了不少,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臭丫頭,敢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張嵐有些羞怒了。

   她嬉笑著,朝張鳳的咯吱窩撓了過去。

   哎呀,表姐,癢死了,我投降,不要在摸我了。

   臭丫頭,還敢不敢摸我了。

   表姐,你跟我說,你哪里突然別大,是不是姐夫幫你弄大的? 浴室內,張嵐和張鳳不停的嬉鬧,老李在門外聽著她們的打鬧聲,家伙都起反應了。

   隔著玻璃門,看著她們兩人若隱若現的玉體,老李心中浮想聯翩。

   他很想沖進去,把這里面的兩人全都給享受了,但是老李還是忍住了。

   不過,老李感覺那里都快炸了。

   老李捏著那東西,發愁該怎么讓它冷靜下來。

   突然老李意外在陽臺上發現了張嵐和張鳳丟在了陽臺上的 里衣

   老李如獲至寶,拿起來了她們的里衣,就把她們的里衣套在了那東西上,輕輕晃動了起來。

   這讓老李興奮不已,老李就像是同時得到了她們兩姐妹一樣,內心興奮無比。

   幾分鐘后,老李一個哆嗦,終于釋放了,將所有東西都留在了她兩的里衣里面。

   得到滿足后,老李才清醒過來,看著里衣上面斑駁的痕跡,有些慌了,趕忙找一張紙巾將里衣擦干凈。

   然后,把里衣放回了原位。

   過了一陣,張嵐和張鳳才從浴室出來。

   然后兩人去臥室換了一身衣服,張鳳對老李笑著招呼道:李叔,走吧! 老李點了 點頭,便跟著她們一起朝門外走去。

  坐上了面包車,老李載著她們朝云天酒店駛去。

   云天酒店是全市最大的西餐廳,價格昂貴,張鳳今天請老李和張嵐吃飯,確實下了血本的。

   老李幾人剛剛走進餐廳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所有的男人都被張嵐跟張鳳吸引了目光,老李則有些高興,吸引他們的張嵐張鳳兩姐妹,都被他占了便宜。

   老李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他們開始點東西了。

   表妹,點了這么多東西啊,我們吃不完的。

  張嵐說道。

   好不容易請你和李叔吃一次飯,一定要吃開心了才行張鳳堅持道。

   通過點菜,老李能感覺的出來張鳳是個熱情大方的姑娘 雖然是姐妹,但是,張嵐更加溫柔,更加細心,她們姐妹倆的性格差距挺大的。

  飯吃到一半,突然間,有一個身上紋著刺青的壯漢來找張嵐和張鳳要聯系方式。

  張嵐和張鳳不愿意給他,雙方的矛盾越來越大,壯漢一幅氣勢洶洶的樣子,他抓住了張鳳的玉臂,死活不松手,張鳳不管怎么掙扎都無濟于事。

   給我松開手!關鍵時刻,老李站了起來,一聲怒喊。

   你TM誰啊?給老子滾蛋?壯漢看了老李一眼,眼神中充滿了輕蔑。

   哼!找死!老李冷冰冰的說道,然后就毫不猶豫的動手了。

   老李一把抓住了壯漢的胳膊,用力一掰! 啊!松手,快松手啊,手要斷了,斷了啊!壯漢歇斯底里的慘叫了起來。

   還要囂不囂張了?老李笑著問道。

   我錯了!大爺,你快松手啊,胳膊真的要斷了!壯漢求饒道。

   給我滾!在讓我看見你,我打死你。

  老李暴喝一聲,就松開了手。

   壯漢甩了甩手,立馬跑了。

   李叔,您可真是老當益壯,一下就把小混混打跑了!張鳳有些崇拜的道。

   還是老子,要是放在以前,對付這種人的,我一個人打十個都是輕輕松松的老李笑著說道。

   李叔最厲害了,我敬您一杯!張鳳笑著舉起了酒杯。

   我一會還要開車。

  老李委婉的拒絕道。

   那就喝以水代酒!張鳳笑著,遞了過來一杯水。

   老李笑著接過水,喝了一口。

   吃過飯之后幾人也沒干啥,老李先把張鳳送回了家,然后帶著張嵐回了家。

   不過,離開前張鳳主動加了老李的微信。

   回家后,生活再次陷入了平靜之中,張嵐依舊每天上班,下班。

   張三出差的日期再次后退了好多天,張嵐對他有些不滿。

   但張嵐是個通情達理的女人,她知道張三的事業正在關鍵的時候,她身為賢內助,必須支持丈夫的事業。

   又過了幾天,突然下了一場小雨,氣候變得涼爽了不少,張嵐又穿上了她心愛的緊身牛仔褲。

   她每天上班,下班的時候,她豐滿的玉臀在老李面前晃來晃去的,每次都把老李看得心猿意馬。

   一天張嵐很晚才下班回來。

   回家后,她臉色有些難受的回到了臥室。

   老李知道張嵐的身體不太舒服。

   老李在廚房熬了一碗烏雞湯,端著給張嵐送了過去。

   張嵐躺在臥室的席夢思上,她的緊身牛仔褲已經脫了,她上身穿了一件清涼的小背心,下身穿了一件只能到大腿根的短褲,她正躺在床上玩手機。

   房東,你怎么進來了? 見老李端著一碗湯走了進來,張嵐下意識的說道。

   張嵐,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啊,來,我給你熬了一碗烏雞湯,暖暖身子。

   老李笑著把烏雞湯遞了過去 “呀!”靈 琴清顯然愣住了,不知所措般地“嗯”了一聲。

  楚雪湘趁機長驅直入,將自己的粉舌鉆入靈琴清的口中,強行吮吸著她的香唇。

  我吃了一驚,我沒看錯吧?楚雪湘竟然來真的?她也太瘋狂了!“她們情欲高漲,正是采擷之時。

  現在過去,采了她們的陰魅。

  ”青水仙突然說道。

  “這……這不好吧?”我覺得這種行徑跟采花賊別無二樣。

  我生平挺痛恨采花賊,在我自己的人生劇本中,我不愿意做反派。

  “迂腐!”青水仙的語氣中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嗚嗚……”靈琴清似乎想推開楚雪湘,但是被楚雪湘緊緊壓著左胸,手掌不斷在玉峰上揉搓。

  靈琴清似乎沒了力氣掙扎,兩腳蹬了蹬,任命一般任由楚雪湘對她強吻。

  漸漸地,相互向對方索求起來,兩張俏臉都漲得緋紅,呼吸也急促起來。

  楚雪湘抓起靈琴清的一只手放在她的雙腿間,然后兩腿緊緊夾著靈琴清的手……靈琴清將手抽了兩下沒抽來,問:“你這是要干嘛——”她聲音拉得很長,聽起來綿遠動聽。

  “ 我想要你啊。

  ”楚雪湘輕聲說,“我想把第一次給你。

  ”“你好色啊。

  ”靈琴清說,“章 小貝就在隔壁,我叫他來……”“才不要呢!他是個廢物,渾身都臭,哪有你這么香甜啊。

  ”楚雪湘說著,又朝靈琴清的嘴唇吻去。

   我心中的兩把火直往上竄。

  好你個楚雪湘,竟然說我是廢話,還嫌我臭!我要跟你不日不休!而這時,楚雪湘竟然將自己的小內內給除了下來,扔在了床邊。

  如果一來,我的表姐楚雪湘就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我的眼前了,我的鼻血差點就流了出來。

  楚雪湘除掉自己的小內內之后,就抓著靈琴清的手往她腿間伸了進去……她這是要靈琴清幫她破處的節奏嗎?我心中大聲吶喊,不要!把靈琴清的手拉開,讓我來!“咕嚕!”看到楚雨湘兩腿之間那讓人血脈賁張的風光,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誰?”楚雪湘聽到了我吞口水的咕嚕聲,馬上停了下來,抬頭朝窗外望來。

  我一驚,想躲避,但窗簾在里面捆著,外面又沒有多余的空間,我根本無處可躲,只能硬著頭皮朝楚雪湘揮了揮手。

  “表……表姐,晚上好。

  ”我強笑著向她們打招呼。

  “啊!”楚雪湘看到我,嚇了一跳,頓然從靈琴清身上坐了起來,叫道:“你這混蛋,怎么在窗外?你在偷看我們?”她的臉上滿是憤懣。

  靈琴清也從情欲中回過神來,看到我時,呀地一聲趕緊用雙手捂著前胸。

  “章小貝?你……你竟然偷窺!你這個變態!”靈琴清生氣地叫道,同時眼中顯出一絲嬌羞之色。

  “表姐,我……我什么也沒有看到。

  ”我想解釋,可腦袋里一片混濁,根本解釋不清楚。

  楚雪湘冷哼了一聲,對著靈琴清耳邊輕咬了兩句,靈琴清看了看我,微微一笑,點頭同意了。

  我正納悶她們在說什么,楚雪湘朝我勾了勾手指,幽幽道:“章小貝,你進來。

  ”“啊?”我以為我聽錯了,驚訝地 望著她。

  楚雪湘詭異地笑著,“別啊啊啊了,叫你進來,沒聽到嗎?”這回聽得非常清楚了,我心里一萬個不相信,楚雪湘竟然叫我進去?按楚雪湘和靈琴清以往的秉性,在這種情況下,非得將我罵得個狗血噴頭才對,可是,她竟然叫我進去!望著她們那魅惑的眼神,誘人的玉體,以及臉上和頸間迷人的緋紅,我恍然大悟,她倆一定是剛才相互摩擦得久了,情難自控,身體充滿了渴望,想要我來幫她們解決……這是要我一箭雙雕的節奏嗎?我驚喜不已,再也不用打著采花(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賊的名號對她們暗中下手了!這可是她們自個兒要求我的。

  “我就進來。

  ”我說著,推開窗戶便往里爬。

  待我進去后,發現靈琴清與楚雪湘將睡衣重新穿好了,兩人都笑瞇瞇地看著我。

  我有點激動,撮了撮手,“那個,其實……呃,怎么來?”靈琴清與楚雪湘相互一望,捂嘴而笑。

  “你先坐下。

  ”楚雪湘指著床對我說道。

  我毫不猶豫在床上坐下了。

  今晚,玉燕雙飛,是朕有史以來最美好的一晚!楚雪湘朝靈琴清使了個眼色,靈琴清點了點頭。

  “你閉上眼睛嘛。

  ”楚雪湘嬌滴滴說道,“人家害羞。

  ”畢竟是女孩子家,雖然心中渴望,但還是有一定的矜持的,不然也不會穿上睡衣了。

  我閉上眼睛,等待兩個超級大美女的服侍。

  一張 被子蓋在了我的頭上。

  我睜開眼,眼前黑漆漆地。

  她們要跟我在被窩下面滾床單嗎?真的是害羞的姑娘,其實,把燈關了不就行了嗎?我正在想跟誰先來時,突然聽到楚雪湘說了一句:“開打!”接而,一陣微痛從頭上和腰間傳來。

  我一愣,怎么回事?但立馬回過神來,她們在打我?“哼,死色狼,敢偷看我們,本姑娘打死你!”“打得他吐血,弄瞎他的眼睛!”……靈琴清與楚雪湘邊叫罵著邊對著 我又打又踢。

  她們下手力道很重,打得我很痛,但我又不敢反抗,而且我被被子蒙著頭,根本就無法反抗。

  原以為可以享受玉體,沒想到竟然是拳打腳踢!而這時,楚雪湘隔著被子死死地壓住我的雙手,大聲地說道:“琴清,這混蛋看了我們的身體,我們也要看他的,你趕緊把他的褲子也扒下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