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打炮 射 不 出來 >

打炮 射 不 出來



幾名西裝大漢一聽,立刻像瘋狗一樣圍向 張華,這幾個西裝大漢子身高最低都在一米八,五大三粗,那胳膊足足有張華大腿粗。

  不過張華并不緊張,因為他根本沒有絲毫害怕,掃了一眼得意洋洋的 秋蘭,張華語氣冰冷的 說道:“你逼我的,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

  ”“啪啪啪”“啊啊啊”張華話剛說完,眾人只看到一道道殘影閃過,緊接著那幾個五大三粗的西裝大漢全部都捂著手臂倒在地上慘叫。

  而張華挽起一袖子,站在一邊點燃了一根煙,十分瀟灑與得意的望著滿是不相信的秋蘭。

  “你你”秋蘭這下有些懵了,本以為張華是個軟柿子,可一捏才發現,張華根本是塊硬鐵,張華剛才的身手絕對超出了她的平生所見,不過身為缽 蘭街的二當家,秋蘭也見多了大風 大浪,很快的她就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問道:“你想干嘛?”張華神秘的一笑,一步步朝著秋蘭走了過去,這一刻沒有人再覺的眼前的張華是個吊兒郎當,好.色下流的男技師。

  “ 小華,不要,千萬不要。

  ”女經理 蘇月一見張華這副架勢,以為張華要傷害秋蘭,她趕緊沖了上去,一邊大喊,一邊想要阻止張華。

  張華沒有理會蘇月,忽然臉色一變,十分嚴肅的對步步后退的秋蘭說道:“我早告訴過你,我不是好惹的。

  ”“你有種,你給我記著!”秋蘭的臉色很難看,這是頭一遭遇到這種事情,縱橫西山市多年,與自己親姐姐 秋花打下了整個缽蘭街,當年她曾經拿著兩把菜刀追著缽蘭街的扛把子喪彪跑了兩條街,有雙刀火鳳之名。

  沒想到今日,不僅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男技師拒絕,接著被羞辱,然后被教訓。

  秋蘭的肺都要氣炸了,但是形勢不容人,張華的強大出乎意料,她也只好就此作罷。

  “ 蘭姐,不要生氣,小華就這樣,遲些我會帶小華去缽蘭街親自賠罪的。

  ”蘇月趕緊上來賠不是,她心里很清楚,這次的事情不會就這么就完了,以秋蘭的性格,事后肯定會報復的。

  “蘇月,這事你不用管。

  ”秋蘭看了眼張華,繼續道:“你有兩個選擇,第一馬上開除他,第二繼續留著他,跟我作對。

  ”“蘭姐”蘇月還想說什么,但秋蘭已經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張華沒有說什么,看了眼十分難堪的蘇月,說道:“我知道怎么做,放心不會牽連你還有幸福女子會所的。

  ”“唉!”蘇月看了眼亂糟糟的八十八號房,搖搖頭,無助的說道:“小華,你攤上大事了。

  ”經過張華這么一搞,整個幸福女子會所并沒有太多變化,只是女經理蘇月卻滿目憂傷與惆悵。

  張華對此事很抱歉,但原則問題,他也沒辦法,想著自己在這女子會所暫時是混不下了,張華只好收拾東西跑路,至于了結姻緣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說了。

  但讓他意想不到的是,當他提出辭職的時候,女經理蘇月并沒有同意,反而一再挽留,這讓張華一陣感動,對蘇月的好感倍增。

  “小華啊,姐姐干這一行好多年了,什么風浪沒有見過?蘭姐雖然被我們得罪了,但事情也并不是沒有回旋的余地。

  ”蘇月穿著一身職業套裝,上半身是半透明的白襯衫,下半身是黑色短裙套黑絲,將誘人的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

  張華心砰砰的跳個不停,偷瞄了眼蘇月的大.胸脯,然后如實的說道:“蘇經理,事情你都看到了,那瘋婆子估計也不是大方的人,肯定會來報復的,為了不殃及會所,我看我還是辭職吧。

  ”“笨!”蘇月喊了一聲站了起來,欣賞的看了眼張華,說道:“蘭姐剛出道時,曾經拿著兩把菜刀追著缽蘭街扛把子喪彪跑了幾條街,說一不二,從來沒有食言,就算你跑了,她也會拿咱們會所上下的安全逼你出現的。

  ”“麻痹,這還是女人嗎?”張華忍不住罵了一聲,這種心腸狠辣的女人他還是頭一遭見到。

  “唉!”蘇月有些無奈,朝著張華走了過來,一股淡淡的幽香席卷向張華,飽滿的雙胸一顫一顫的,透過白襯衫,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里面的黑色胸罩。

  “事到如今,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

  ”“什么辦法?”張華調整了下心情,他不敢再看蘇月,再看下去自己恐怕又要忍不住了。

  蘇月想了想轉過身去,黑色的職業短裙勉強才能包住那誘.惑死人不償命的大屁股,張華看的熱血沸騰,心跳加速,很想沖上去,從后面包住蘇月。

  而正在張華面對著蘇月想入非非的時候,蘇月忽然轉過身來,說道:“我已經約好了 花姐,只要弟弟令花姐滿意了,這次的事情就過去了。

  ”“花姐是誰?要我去怎么滿足?”張華疑惑的問道。

  “花姐是缽蘭街的老大,也是蘭姐的親姐姐,蘭姐雖然張狂不講理,但在花姐面前卻很老實。

  ”蘇月解釋道。

  “臥槽!”張華一聽這個勞什子花姐原來是那個母老虎秋蘭的親姐姐,想起秋蘭的彪悍與兇殘,張華一陣惡心,要他再去滿足這種女人,他寧愿自己擼。

  見張華反應這么激烈,蘇月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笑了笑,聲音細細的說道:“小華,你不用這么緊張,花姐雖然是蘭姐的親姐姐,但兩姐妹無論長相還是性格都大不一樣。

  花姐性格溫和,待人禮貌,是個罕見的美女。

  ”“真的?”張華一聽,感覺有些難以置信,親生姐妹間會有這么大差異?“當然。

  ”蘇月笑了笑,繼續說道:“我已經約好了花姐,蘭姐晚上七點在帝國飯店吃飯,到時候你也去吧,態度好點,給蘭姐陪個不是,有花姐在,蘭姐想必也不會太過分的。

  ”“什么?要我當著大家的面給那個瘋女人賠不是?”張華有些難以接受,再說他并不認為今天自己哪里錯了,一切都是秋蘭那個瘋女人太霸道,蠻橫不講理。

  “小華!”蘇月拍了拍張華的肩膀,眼含秋波,溫柔的說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就當幫幫姐姐,好嗎?”“這這個。

  ”張華很想一口拒絕,但一看到蘇月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眼神,還有那極致誘.惑的語氣,他實在狠不下心來。

  蘇月所說的一切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最嚴重他頂多收拾東西跑路返回大山,以后再出來幫助老頭子了結姻緣,就算秋蘭那瘋女人報復幸福女子會所,這跟他也沒有一毛錢關系啊。

  只是,張華雖然好.色,吊兒郎當了一點,但內心里卻很正義,這種拍拍屁股就一聲不吭跑路的事情他干不出來,也不想干。

  更何況,還是面對蘇月這種級別的美女,他實在不忍心留下個爛攤子就離開這。

  “好吧。

  ”經過短暫的思想斗爭,(邊插邊做吃奶)張華最終還是點頭同意晚上去賠罪。

  “不過我有個條件,我只跟那瘋女人賠罪道歉,絕不跟那瘋女人做其他的事情。

  ”“沒問題,你準備下,我也去安排下。

  ”蘇月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后扭身便離開了房間晚上的西山市才是最美的,黃河兩.岸霓虹閃爍,遠處群山起伏,遠遠看上去十分的霸氣。

  而在西山市最豪華的帝國酒店一間包房中,三個中年少婦有說有笑的坐在里面,包廂裝修的十分豪華,給人一種震撼的感覺。

  這三個中年少婦正是缽蘭街扛把子秋花,秋蘭還有幸福女子會所的女經理蘇月。

  為了息事寧人,蘇月動用了各種關系終于約到了秋花,然后將秋蘭也一并約上,最后再叫上張華。

  希望待會兒張華來的時候給秋蘭道個歉,然后看在秋花的面子上,秋蘭會就此作罷。

  三個女人一臺戲,盡管秋花,秋蘭,蘇月三人根本不是一個行業的女性,但坐在一起依然孜孜不倦的講個不停。

  過了一會兒后,上面穿著黑色吊帶衫,下面穿著緊身牛仔褲,身材十分火辣的秋花喝了一口茶,然后淡淡的對蘇月說道:“妹妹,你約我跟阿蘭出來,不會就是吃飯這么簡單吧。

  ”蘇月微微笑了下,然后說道:“什么都瞞不過花姐,是這樣的,白天會所有個不懂事的小技師沖撞了蘭姐,回頭我狠狠教訓了一番那個小技師,這不都約了出來,讓那個小技師給蘭姐陪個不是。

  ”“小月,我秋蘭可擔當不起啊。

  ”秋蘭一聽,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冷聲冷氣的諷刺道。

  “阿蘭,不要這么說,小月也不容易。

  ”這時候秋花低頭思索了下,然后說道:“蘇妹妹,你別擔心,阿蘭就是沖動了點。

  ” 見她這樣, 江小魚就沒脾氣了,心說喵了個咪,看來不讓麗霞姐當上村長,就別想跟她有什么進展了。

  想到這里,他這貨就暗下決心,還是要努力賺錢,漲大實力,等夠得上手的時候,直接給麗霞姐一個驚喜。

  像買衣服、送東西這種小恩小惠, 王麗霞不上當的。

  心里有了計較后,兩個就在附近找了一家 旅社

  江小魚趁王麗霞沒注意,偷偷塞了一百元給旅社的 大姐

  跟她耳語道:“老板娘,幫幫忙,你就說只有一間空房!”那大姐見他塞了一百,一口就答應了。

  回頭江小魚征求王麗霞意見:“媳婦,這家旅社只有一間空房哦!”旅社大姐趕緊接茬道:“里面有兩張床哦,你倆情侶,開一間房天經地義,干嘛要兩間哦?”“要不再找找?媽呀好大的雨!”王麗霞想想附近沒有別的旅社,雨還下大了,她就一跺腳道:“懶得找,一間就一間吧!”“帥哥美女,你倆看著好般配哦!”“謝謝大姐吉言,我祝你生意興隆哈!”江小魚帶著王麗霞,屁顛屁顛的來到房間。

  進去一看,哪有兩張床,就一張大床擺在那里。

  見狀,他這貨偷著樂,心說喵了個咪,大姐夠意思!王麗霞進來卻傻眼了,嗔白了他一眼道:“小魚,只有一張床,這怎么睡呀?”“麗霞姐,你看這么大的雨,大姐又說了,只有這一間,那就湊合唄!”小魚腦子里被王麗霞的磨盤占據著,心里蠢蠢欲動。

  愜意的往大床一倒,還美滋滋的打個滾。

  不曾想,王麗霞刷的拔出一把剪刀來,不客氣道:“小魚,一床睡可以。

  但是,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用剪刀自盡!”“蝦米?違背婦女意愿的事我才不干,我又不傻。

  快把剪刀收起來吧!”他這貨心說,娘西皮,這不是開玩笑,萬一麗霞姐動真格的,那他就完蛋了!一晚相安無事,翌日一大早,兩個退了房,迎著朝霞,打道回到了白鷺村。

  兩個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江小魚一蹦蹦入家院門,蔸眼就見那個廠妹 丁婉,正勾著楊柳腰,在井臺前幫他洗衣服呢。

  “丁婉,你真來啊?”江小魚哭笑不得道。

  “小魚哥,你 看病不收錢,我幫你洗衣服是應該的!”說起丁婉,這也是個貧家女,但是呢,她性格開朗,逢人就一臉甜笑,還有倆甜酒窩,很是討人喜歡。

  “那就辛苦你。

  ”江小魚把買來的三七和重樓種子,還有菜種,逐一放到客廳。

  然后騎著三蹦子,上 香秀娣家還車。

  香秀娣正在餐桌前一個人吃早點,見江小魚回來,歡天喜地出迎,把他小子按到座位,喜的道:“陪我吃早點!”女人煮了瘦肉湯、小米粥還有一盤花生米、一大杯牛奶,一個勁地催著他吃完。

  江小魚吃得飽飽的,打了個飽嗝,起身要走。

  不想香秀娣按著他不讓走,笑著盤問他道:“你這小子,昨天進城賣菜,不叫上我。

  我問你,你一車菜賣了多少錢?”“報告秀娣嫂,我是賣給一家大酒店,單價二十元。

  一共拉了一千兩百斤,你說多少?”這家伙美的道。

  “我的娘哎,你一趟就賣了兩萬四?小魚,我家也有半畝神田,你幫嫂子賣!”香秀娣一看這么賺錢,頓時就像打了雞血。

  “這個沒問題,等我再拉貨進城,一定喊上你!”倏爾地,香秀娣一扭一扭的就進內室去了,再出來的時候,她換上了一條大紅的吊帶背心。

  看到那傲人的上圍,江小魚咕咚,涎水橫流,心里像有爪子撓他,癢癢得不行。

  香秀娣撞見他貪婪的目光,心里就撩得突突的。

  她一扭身就進了內室,嗔的道:“小魚,你再幫我看看病!”江小魚得兒一聲,一蹦蹦進內室道:“秀娣嫂,治療過了,還疼啊?”香秀娣眼巴巴的看著他道:“不疼了,我怕沒斷根,你再檢查一下,看有沒有問題?”江小魚一點頭,忙是仔細的檢查起來。

  完了他這貨起身道:“沒啥問題!”“真沒問題啊?要不你再看看?”香秀娣眼巴巴的懇求道。

  她心說,這就治好了?怎么不再生一樣病,再生一樣病,就有理由找小魚治。

  “不用了,是真沒問題。

  你不放心,可以去醫院做彩超!”“我不去醫院,只聽你的。

  你說好了就好了!”倏爾地,香秀娣就濃桃艷李的道:“你嘴角有東西!”一轉眼,香秀娣就主動吻了起來。

  吻了好幾分鐘,江小魚怕突破防線,腳底板抹油,蔸頭就走了出來。

  一路綠柳夭桃到家,發現黃玲還有那個付嚴杰,商量好似的,都來了。

  兩個看到江小魚,頓時就像看到了金遠寶,搶似的撲上前。

  一個道:“你的菜賣完了,給女兒看病吧!”一個說:“大兄弟,我媳婦都疼得直哭。

  你什么時候給我媳婦看病!”這時,丁婉幫他把衣服涼在曬衣桿上,忙完了也搶上前道:“小魚哥,我爸天天在家里罵人。

  你再不幫忙治,我要瘋啦!”我去,一天只能看一個病人,這仨都哭著喊著要看(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

  這下江小魚靈機一動,想了個主意道:“要不這樣,你們抓鬮。

  誰抓到就給誰看,怎么樣?”“行,行哦!”見仨個人忙不迭點頭,他這貨就回房,取三張紙,其中一張寫上字。

  然后三張紙揉成團,拿出來道:“開始抓鬮。

  上面有字的代表抓中了!”仨個人就分別抓了一團紙,就聽丁婉歡呼道:“我中了,我中了!”丁婉樂利紅,黃欣和付嚴杰都一臉失望,這倆就悶悶不樂歸家去了。

  丁婉等不及了,拉起他的手,催促道:“小魚哥,快上我家呀!我爸一發病,見人就罵,罵得好難聽哦!”“走吧,看看你爸去!”丁婉的家位于村西方向,也是一棟泥瓦房,不過屋內鋪了水泥地板,比小魚家好一點。

  進門就傳來乒乒乓乓的打咂聲和大罵聲。

  丁婉的爹叫丁老三,是個善良豪氣的中年大叔,近幾年因為際遇不順,媳婦得了大病去世后,他神志就不大清了,行為怪異。

  后來家人有送他去精神康復中心治療,三進三出,治好不久就復發。

  “小魚哥,你聽見了沒,像我爸這種情況,能治不?”丁婉眼巴巴的看著他道。

  “我問你問題,你要如實回答。

  ”“只要我知道的,統統告訴你!”“你爸打過人沒?有沒有自殺自殘這些行為?”江小魚一來到丁家的院內,就看到院內彌漫著一股很重的煞氣。

  所以,他這貨懷疑,丁老三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癥,應該是枉死鬼上身。

  “他從來沒打過人,沒有自殺自殘過,就只會罵人!”丁婉怕他不相信,特意把衣服掀起來給他看。

  “小魚哥,你看我身上,沒啥傷口吧?”“好,我再問你,你是幾點出生的?”“我是正午十二點出生的哦,小魚哥怎么啦?”丁婉大為緊張的看著他道。

  “正午十二點陽氣上升到頂點,這個點出生的人通常是至陽之體。

  這就好解釋了!”他這貨滿是一副原來這樣啊的表情。

  “小魚哥,怎么了?”“你爸應該是鬼上身,而且是枉死鬼,要伸冤的那種!按道理,家里有煞氣,你會感覺到。

  但是你沒有,因為你是至陽之體!”“蝦米?小魚哥你別嚇我哦!那你會不會捉鬼呀,求你快救救我爸!”丁婉一聽家里有鬼, 嚇得簌簌發抖。

  “放心,這只枉死鬼很善良,它不會害人。

  就是有很大的冤情,如果不幫它解決,它是不會投胎的!”說著,江小魚就拿出了城隍印。

  城隍印可以召鬼請神。

  “小魚哥,要怎么解決呀?”丁婉著急上火道。

  “這個容易,不過要今晚十二點子夜時分,我把這只枉死鬼請出來,看它到底是什么冤!”他這貨胸有成竹的道。

  “行呀,那今晚你上我家來睡吧!”丁婉知道家里有鬼了,嚇得都不敢進屋。

  “額,晚上十一點半我就過來。

  你是至陽之體,臟東西上不了你的身,放心吧!”丁婉嚇得死拽他不放道:“小魚哥,不行呀。

  天一黑,你就來我家好不好?我一個人在家害怕呀!”見丁婉嚇成這樣,江小魚就一點頭道:“好吧,天一黑我就上你家!”“小魚哥,上我家吃晚飯,我炒拿手的紅燒肉給你吃!”丁婉見江小魚離開,她也是腳底板抹油,嚇得回廠上班去了。

  再說江小魚。

  這貨得啵到家,前腳進門,后腳開超市的大浪就閃進來了。

  “小魚,過來過來,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讓你好好的笑一聲!”大浪進來就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又摸了他的臉一把。

  “神馬好消息?”“是惡霸腔的娘。

  那婆子以前好兇的,打從你收拾了她兒子,她就變老實了。

  你猜怎么著,昨晚上那婆子提著一大箱牛奶還有一堆保健品。

  送到我家,給我又是賠禮又是磕頭,好話說了一籮筐!”大浪笑得露出一排白牙道。

  “大浪,那這是好事啊。

  ”“你是不知道,惡霸腔的娘來求我,她知道我跟你關系好,想讓我出面游說你,讓你幫他兒子治病!”一聽是這事,江小魚搖頭如撥浪鼓道:“蝦米?這怎么可能呢?治好了他好接著當村霸,那丫是我九天九地的大仇人啊,還想我幫他看病,做夢呢!”“小魚,我看他娘挺有誠意的,是真心想悔改。

  她發了毒誓,說只要你治好她兒子,她們家就搬出白鷺村,以后改邪歸正,絕不作惡!”大浪眼巴巴的看著江小魚道。

  “大浪,聽你的意思,你答應她了?”江小魚愣了愣。

  “我哪敢答應,這不要經過你的同意嘛!”大浪說著說著,就濃桃艷李的吻了上來。

  江小魚推開她道:“大浪,我聽你的意思,你是很樂意哦!跟我說實話,老太太除了送東西,是不是還送錢給你?”“小魚,你聽我說——”大浪就把他親哥的兒子上大學學費沒著落一事告訴了江小魚。

  從她口里得知,大浪娘家父母其實很早就雙雙過世,她是親哥帶大的。

  “我想報恩,所以,我收了老太太五萬元!當然,不管怎樣,是惡霸腔撬走了吳玲,你如果不同意,這錢我就退回去!”大浪眼巴巴的望著江小魚說道,從她近乎懇求的目光看出來了,她是打心眼里希望他能點個頭。

  “大浪,這事不是小事,我得考慮考慮!”江小魚心說娘西皮,惡霸腔現在呆呆傻傻,不是正好。

  白鷺村少了一個村霸,還了一方百姓平安。

  如果又去救醒他,那無異是放虎歸山。

  “嗯,你啥時考慮好了就告訴我!”江小魚就回房換衣服,準備上山種藥材。

  不提防大浪跟進了屋,她見有個便桶,就去便桶前方便起來。

  “小魚,想不想耕田哦?”“不想!”他這貨剛換上衣服,大浪就吻上來,癡迷的道:“小魚,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單寂寞對不。

  我喜歡你,想陪你解悶兒!”江小魚就吻了幾分鐘,不知怎么回事,對他來說,接吻的感覺很奇妙。

  可是大浪火頭點起來了,急得打滾道:“小魚,幫幫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