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fc2ppv 937161 >

fc2ppv 937161



我不想讓自己的老婆被別的 男人上,可我也不想出賣自己的 身體啊,這種糾結讓我的內心承受著巨大的折磨。

  我在 蘇柔面前來回踱步,思前想后,最終我還是決定我去吧,不管怎么樣,我都不想讓我的老婆被別的男人糟蹋。

  所以我只能出賣自己的身體了:“好!蘇柔,讓我去吧,你把 孫艷珍的電話給我,我現在就給她打電話!”看到我答應了,蘇柔滿意的笑了笑, 說道:“很好, 李超,你終于讓我刮目相看了,不過你現在還不能給她打電話。

  ”“那要什么時候?”我問道。

  “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能打,那樣目的性就太明顯了,至于怎么讓你跟孫艷珍發生交集,我另有安排。

  ”蘇柔說道。

  “那你快說說怎么安排?”我好奇的問道。

  蘇柔笑了笑說道:“其實也很簡單,孫艷珍經常去市中心的不夜城會所消遣,正好我在那個會所里有朋友,我會托朋友把你安排進會所里當一陣男公關,這樣才不會引起孫艷珍的疑心。

  ”“什么?”我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你是說……讓我去當鴨子?”“別說的那么難聽,是男公關。

  ”蘇柔糾正道。

  “那不還是一樣?”我郁悶。

  蘇柔有些不耐煩了,說道:“算了,隨 你怎么理解吧,到底做不做,你給個痛快話!”這下再次讓我陷入了矛盾與糾結中,我是答應了把身體出賣給孫艷珍,可那也只是孫艷珍一個女人,要是當了鴨子就不一樣了,搞不好一天就會被好幾個臟女人給吃掉。

  當鴨子,這簡直就是有辱門楣的事情,就算死了,也無顏面對祖先啊!“李超,你還是不是個男人?能不能別這么磨磨唧唧的?剛才你可是答應我了,現在想反悔了?”見我猶豫,蘇柔沒好氣的說道。

  被她這么一說,我當下就是心一橫,一咬牙說道:“行!我做!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在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直盯著她胸前的高傲,然后視線又向下滑,停留在她雪白的大腿上,還不自覺的咽了一口口水。

  發現了我色瞇瞇的目光,蘇柔也猜出來個大概,忽然就 笑著問道:“你想上我?”“嗯。

  ”我目光發呆,點點頭。

  然后,就看到蘇柔忽然抬起來一只雪白嬌嫩的小腳,在我兩腿間鼓起來的小蒙古包上蹭了蹭,風情萬種的笑著說道:“放心,只要你幫我拿下了這個項目,我就會給你一些獎勵的。

  ”蘇柔的小腳,雪白嬌嫩,柔弱無骨,涂著紅色的指甲油,觸碰到我的那一刻,我直感覺像是觸電一般,整個人都都是酥酥麻麻的。

  我還沒回過神來呢,蘇柔忽然就花枝亂顫的笑起來,說道:(我的男友一千歲)“李超,想得到我的獎勵并不難,不過你要先幫我把這個項目拿下,在此之前你要是敢動什么歪心思,我就立刻 去找 張哥幫忙。

  ”蘇柔這話,似乎是在安撫我,不過我卻聽到了威脅的味道,她的意思是我必須乖乖的幫她把項目拿下來,要不然她就繼續去找張哥,給我戴綠帽子。

  “別別別。

  ”怕她真去找張哥,我趕緊說道:“我答應你就是了,你也必須答應我,不能再去找張哥。

  ”蘇柔笑了笑說道:“不想讓我去找張哥,那就看你的表現了。

  ”蘇柔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只有我通過孫艷珍幫她把項目拿下來,她才不會去找張哥。

  第二天上午,蘇柔沒有去上班,吃過早餐后就開著車帶我去了不夜城會所。

  有個三十多歲的 嫵媚女人在辦公室里接待了我們。

  蘇柔似乎和這個嫵媚女人有些交情,一見面兩個人先是一陣熱聊,而我就在一旁等著,我發現這個嫵媚女人的眼睛時不時的往我這邊瞟,似乎目光中還帶著一種貪婪。

  蘇柔和嫵媚女人一陣熱聊后,然后蘇柔才給我介紹道:“李超,這位是我的好朋友,你喊 紅姐就行了,她專門帶會所里新來的男公關,從今往后你要聽紅姐的話,懂了嗎?”紅姐的眼睛一直盯著我,彎彎的眼角瞇著,好像是餓狼發現了食物似的,我還沒有說話,紅姐就捏了捏我的臉蛋:“這小鮮肉真水嫩,絕對是個搶手貨。

  ”我被弄的滿臉通紅,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蘇柔卻是笑著說道:“紅姐,你這話說對了,他可還是個處男呢。

  ”“什么?這年頭還有處男?”紅姐有些驚訝,眼中更是釋放出熾熱的光芒,風情萬種的笑著:“原來你不光是小鮮肉,還是唐僧肉啊,今晚紅姐就先吃一口嘗嘗,嘿嘿。

  ”蘇柔卻有些不滿的說道:“紅姐,你說的什么話?這次可不能便宜了你,剛才我已經告訴你了,他的第一次是要留給我一個大客戶的。

  ”雖然我沒有仔細聽剛才蘇柔和紅姐的聊天內容,但現在一聽蘇柔這話,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蘇柔跟紅姐交代好了,要讓我把第一次留給孫艷珍。

  紅姐笑著拍了拍蘇柔的肩膀,說道:“放心吧,我答應你就是了,只不過看到唐僧肉心里癢癢而已。

  ”然后,蘇柔又對我囑咐了幾句要聽話之類的,然后就離開了。

  看到蘇柔的背影走出辦公室,我終于明白了,從現在起,我就正式的成為了不夜城會所的一名男公關。

  送走了蘇柔,紅姐上來就抱住了我的胳膊,風情萬種的笑著說道:“李超,既然你是蘇柔介紹過來的,那紅姐一定會好好疼你的。

  ”一邊說著,紅姐還一邊把玉手貼到了我下面,抓了一把。

  “咯咯咯,還挺大的。

  ”紅姐滿意的笑著。

  而我,被紅姐這么一抓,嚇了一跳,渾身都是一哆嗦,雙臉更是發燙起來。

  看到我窘迫的樣子,紅姐更是放肆的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果然是個雛,紅姐就喜歡你這樣的,走,紅姐先給你做個上崗培訓。

  ”說這話的時候,紅姐還用自己豐碩的胸脯撞了撞我的胳膊,讓我感覺到了巨大的彈性,那肉感真不錯。

   房間內, 何潔掀起半邊衣服,拿著藥膏在上身涂著。

  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處腫起了一大塊紅色。

  這是她今天在地里干活的時候,讓蜜蜂蜇到了。

  她手法輕柔,修長的玉指在那處輕輕掠過。

  可她沒有發現,房門外有一雙眼睛正在直勾勾地盯著她。

  門口的孫斌看著何潔的前面,不停的咽著口水。

  何潔是他 嫂子,今年25歲,擁有漂亮的臉蛋,潔白的肌膚,高挑的身材,讓人看了 忍不住想犯罪。

  兩年前,孫斌得父母和哥哥在一場意外中去世了,只留下他和嫂子。

  他受不了刺激,變成了傻子。

  嫂子為了照顧他,不顧娘家人得反對,留在了他家。

  可就在前陣子,孫斌摔了一跤之后,腦子正常了。

  他想告訴嫂子,又怕嫂子知道他正常后會離開他改嫁,所以瞞了下來。

  尤其嫂子把他當小孩一樣照顧,讓他發現當傻子真好。

  房間里,何潔還在涂著藥,那流露的風景,看的孫斌呼吸越來越急促,身體也有了反應。

  他想了想之后,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啊! 小斌你怎么進來了?”何潔抬頭看到孫斌進來,神色一慌,趕緊用手護在了前面。

  “嫂子,小斌看到你這里腫了,是不是很疼呀?小斌幫你摸摸,摸摸就不疼了。

  ”孫斌一臉心疼的指著何潔前面,直接走過去,伸出了手。

  “小斌,嫂子自己……”何潔下意識的想拒絕,但是孫斌已經和小孩子一樣把她的手拉了下來,輕輕撫摸著她的傷口。

  “好軟!好舒服!”那溫熱,柔軟的手感讓孫斌口干舌燥,不著痕跡的加大了一點力度。

  “嗯……”何潔這些年一直都沒有過男人,此時突然被孫斌碰到她這么敏感的地方,讓她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孫斌沒想到嫂子這么敏感,這一聲不僅讓他心癢癢的。

  他腦子里一轉,一臉心疼和關切的對何潔說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幫幫你吧。

  以前小斌疼的時候,媽媽幫我親親就不疼了。

  ”說完,他也不等何潔反應,張開嘴就湊了上去。

  “小斌,不……”何潔想要阻止,但是 傳來的感覺,讓她感覺有一道電流劃過身體,又酥又麻,舒服的差點叫出了聲。

  “嫂子,好點了嗎?”孫斌親了幾口之后,抬起頭,一臉關心的問道。

  “好多了,謝謝小斌。

  ”何潔不忍讓孫斌擔心,點頭說道。

  “嗯,那小斌再幫嫂子弄一下就可以全好了。

  ”孫斌說完后一口湊了上去。

  “嗯…”何潔在他強烈的刺激下,忍不出發出了聲。

  獨守空房多年的她,已經好久沒有體驗過這種感覺了,心底的渴望此時全被孫斌給撩了起來,讓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孫斌的頭。

  過了片刻,她最終還是沒忍住心里的沖動,對孫斌說道:“小斌,嫂子另外一邊也難受呢,你幫下嫂子吧…”孫斌點了點頭,對著另外一邊湊了上去……“唔…”何潔發出滿足的聲音,一臉的陶醉。

  她雙手下意識的抓住孫斌的腦袋,仿佛只有這樣才可以得到滿足。

  孫斌樂了,沒想到嫂子這么主動,動作也是越來越大。

  何潔滿臉緋紅,雙眼漸漸迷離,被孫斌刺激不行。

  孫斌也越發難受,起了反應,還觸碰到了她的身體。

  “啊……”這突如其來的觸碰,讓何潔發出一聲滿足的哼叫。

  那里傳來一陣陣感覺,讓何潔一臉癡迷的低頭往孫斌那處看了過去。

  多年沒嘗到葷味的她有著那么一點沖動,想用手去抓那個東西,然后給自己好好的排解一下。

  越是這么想,何潔那里更加難受了,身體不自覺的有了動作。

  孫斌看到何潔的變化,心底樂開了花。

  他很想占有她。

  可是他不敢,他怕自己的一次沖動讓何潔永遠的離開他。

  “嫂子,你的腿怎么了,是不是下面哪里也不舒服啊?讓小斌也幫幫你吧。

  ”(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孫斌抬頭看了一眼何潔,然后就伸手準備去脫何潔的褲子。

  “啊?”何潔心里一驚。

  此時的行為,已經讓她感覺很羞恥了。

  要是讓孫斌碰她那里,她怎么對得起她死去的丈夫。

  “小斌,嫂子的腿沒有不舒服,現在去給你做飯。

  ”何潔神色慌亂的看了眼孫斌,紅著臉跑出了房間。

  空蕩的房間里只剩下孫斌一人,他有些懊惱自己太急了。

  很快嫂子做好了午飯,招呼孫斌出來吃飯,因為剛才的事,氣氛異常的尷尬。

  午飯后兩人去了地里干活,到了傍晚的時候下起了瓢潑大雨。

  兩人也沒帶雨具出門,跑到家之后已經淋成落湯雞。

  孫斌的起居生活一直是何潔在照顧,她怕孫斌著涼,也顧不得自己身上濕噠噠的,趕緊幫孫斌找了套干凈的衣服褲子。

  “小斌,趕緊把衣服脫了換上。

  ”何潔把衣服遞過去之后催促道。

  孫斌接過衣服,發現何潔身上的衣服幾乎成了半透明的,看得他喉嚨發干,瞬間就起了反應。

  何潔看到了孫斌的變化,一時愣在了原地。

  孫斌心生一計,直接把身上的衣服脫的干干凈凈。

  “啊……”何潔看到突然暴露在視線里的東西,又羞又急,“小斌,你怎么在這里脫衣服!”“嫂子,不是你讓小斌趕緊脫掉的嘛。

  ”孫斌撅著嘴,一臉委屈的說道。

  何潔一時無言以對,特別是看到孫斌委屈的樣子之后,心馬上就軟了下來,“那你快點穿上干衣服。

  ”說完之后她就轉過身去,但是眼睛卻忍不住的往孫斌那里瞟。

  她已經好幾年沒看過男人那里了,只是偶爾在夜深人靜的夜晚幻想一下來排解自己。

  此時突然看到,她感覺自己對那事有了渴望……“嫂子,我穿好了。

  ”突然,耳邊傳來了孫斌的聲音。

  何潔發現自己居然看著孫斌那里失神了,臉色紅的要滴出血來,也不敢看孫斌,直接到廚房做飯去了。

  轉眼就到了晚上,外面依然在下著雨,還伴隨著轟隆隆的雷聲。

  孫斌躺在床上回憶起白天發生的美好,怎么也睡不著。

  這時,房門外隱約傳來一陣女人斷斷續續的聲音。

  孫斌翻身下床,循著聲音走到嫂子的房門口,聲音也變得清晰起來。

  “小斌,給我,給我,嫂子想要……”孫斌聽到這是何潔的聲音之后,身體一震。

  看來嫂子是白天受了刺激,晚上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始自己動手解決了,而且還叫著他的名字。

  孫斌從門縫里一看,嫂子的床掛了蚊帳,什么都看不到,只聽到一陣陣的叫聲。

  他聽的心里抓狂,想了想之后,伸手敲了敲門,“嫂子,快開門。

  ”“小斌,怎么了?”房間里傳來何潔有些慌亂的聲音。

  孫斌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門開了。

  此時的她呼吸依舊有些急促,穿著一條素色的睡裙。

  她白皙的小臉上染著誘人的緋紅,前面的頭發被沁出的細汗粘在了額前,媚態橫生。

  孫斌咽了咽口水,然后一把撞進了何潔的懷里,在她的上身不停磨蹭。

  “啊!小斌,你這是干嘛?”何潔忍不住悶哼一聲,然后推開孫斌。

  “嫂子,打雷,小斌怕、小斌要和你一起睡。

  ”孫斌一臉害怕的看著何潔。

  何潔本想拒絕,但是看到孫斌有些瑟瑟發抖的樣子,心有不忍便答應了下來。

  孫斌眼底閃過一抹壞笑,跟著何潔走到了床邊。

  何潔先爬上了床,可是還沒坐穩就又嚇了一跳:“小斌、你脫衣服干嘛?”“睡覺呀,小斌每次睡覺都要脫光光的呀,嫂子你怎么不脫?是不是要小斌幫你?”孫斌裝傻,然后指著何潔的衣服就要動手。

  何潔大羞,一邊躲閃一邊安慰道:“小斌你先睡,等會嫂子自己脫。

  ”何潔看孫斌沒有糾纏了,心里松了口氣,可是緊接著孫斌就抱上了她,整個人睡在了她的懷里,腦袋更是枕在了她胸口。

  “嫂子,小斌抱著你睡就不怕的打雷了。

  ”孫斌裝作軟軟糯糯的說道。

  何潔雖然有些不適,但是又不忍心拒絕。

  畢竟這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睡在一個床上,還是一個光著身子的男人。

  “嫂子,你身上好香呀!”孫斌的腦袋死死的貼著何潔,一股淡淡的體香傳來。

  “小斌,聽話,快睡!”何潔剛剛自己解決到一半,被孫斌敲門打斷,本來身體就難受。

  此時聽到這充滿刺激的話,讓她更加難受了,尤其是孫斌說話的時候,那噴薄出的熱氣時刻在刺激著她。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