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meyd 286 >

meyd 286



鄧超第一次登臺是在上世紀80年代的南昌,一家叫做“名貴”的 迪斯科舞廳

  那正是《猛士》和電影《霹靂舞》的時代。

  街頭男孩傳來遞去的還是卡帶;他們迷戀“擦玻璃”、各種半截小手套、牛仔衣、肩上扛個錄音機、街里街坊串個店。

  迪斯科舞廳里領舞的少年是他們的偶像——燈光一亮,POSE一擺,下面的小姑娘就瘋了。

  鄧超第一次登臺干的就是這個。

  純粹的肢體語言表達讓他享受極了。

  跳完一場,他去唱首歌,或者跳跳貼面舞,然后就有迷戀他的當地姑娘遞上擦汗的餐巾紙。

  那時候鄧超不過十幾歲,按當時的看法,他是“社會上的不良少年”。

  其實,鄧超從小是個很乖的孩子。

  上初中以前他的學習成績很好,也是三好學生大隊長,各種興趣小組組長,偶爾唱唱“花兒對我笑”。

  爸媽都覺得他以后就是要讀清華北大的。

  鄧超的媽媽是拖拉機廠的,爸爸原來在省委黨校。

  鄧超知道以后長大了,要么就接媽媽的班進拖拉機廠,要么就接爸爸的班(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去黨校。

  或者他還可以進私營企業找工作,打零工、下海。

  這是那時候的人的標準想法——從事文藝工作好像跟當流氓沒什么區別,屬于大逆不道以及沒出息的。

  從小到大,寫作業時碰上題目為“理想”的作文,鄧超就在醫生、科學家和軍人中挑一個。

  “不說這幾個就讓人覺得你是一個不好的孩子。

  ”鄧 超:演戲像蹦極 享受 飛出去的那一刻可是世界在變,家里從沒有電視到有了黑白電視,然后是 彩色,然后是閉路電視,又有了彩色的接線盒。

  鄧超看到了《霹靂舞》,他覺得像被打了一槍。

  “那感覺,有點類似于洛基?啊,看得很過癮。

  ”后來他又看到了邁克爾?杰克遜。

  “我從來沒有接觸過這些,我覺得特別瘋狂,我被他感動,我就想 跳舞

  ”然后鄧超的 叛逆期開始了。

  他開始去迪斯科舞廳,羨慕舞臺上的領舞。

  他還開始戴耳釘、染頭發,穿喇叭褲、網狀毛衣等被當地人稱為“外貿”的奇裝異服。

  “所謂抗爭,面對社會的時候是找不到反彈的,只有面對 家人的時候才會,這很直接,因為每天都要面對他們。

  要是對社會大喊‘我要反叛’,就像石頭扔進大海,沒人理你。

  ”鄧超很快取代了舞臺上他羨慕的人,當上了領舞。

  他開始掙錢了,一個月幾千塊在上世紀90年代可是個大數目。

  面對家人的詫異和失望,他偶爾也離家出走——在家附近的河邊站站,委屈一會兒,餓了再回去。

  鄧 超:演戲像蹦極 享受飛出去的那一刻鄧超的叛逆期沒有持續多久。

  盡管天天不回家,混社會,但只要回家,他都會把耳釘摘了放進書包,然后才進家門。

  他就是這樣一個孩子。

  “我小時候考慮問題就挺成熟的,好像不是很守組織的紀律,很出格,每到一個學校就能出名,別人就看不慣我,看不慣就看不慣,我有我的人生,但是我對你保持尊重。

  我爸媽給我的幾字方針是“不準殺人,放火,傷天害理”,我說:‘哎知道了。

  ’但這是一個束縛性的社會,其實我很小就考慮過教育的問題,我為什么要背答案,為什么必須去學完全不感興趣的 東西,學完之后全部用不上?很多人不理解這孩子為什么這樣,其實我只是在干自己喜歡 的事情,我就是喜歡跳舞啊,但是很多人就是在遏制自己的喜好,覺得這樣你就升不了學啊,未來找不到工作啊——當然,話說回來,還是得先吃飽飯,得把溫飽解決了,不能盲目成那個樣子。

  我也離家出走過,去了惠州,那個就挺邊緣的,很容易沾染上不良風氣,也很危險。

  所以要敬告大家,在自己心智不是那么成熟的時候,還是要 父母帶一帶。

  ”鄧 超:演戲像蹦極 享受飛出去的那一刻家里人從憤怒到接受妥協,也沒用多長時間。

  父母明白了鄧超就是要去“搞文藝”,也會時不時地跟他商量:“要不替你去報廣州前線歌舞團?”他們還是希望他進個集體所有制的單位,有個鐵飯碗。

  1995年,鄧超進入江西藝術職業學院話劇班學習,三年后上了中戲。

  叛逆期似乎結束了。

  “我覺得叛逆期可以歸為成長期的一部分。

  但是叛逆這個詞好像一直都跟隨著我,有個東西隨時都在那兒。

  ”后來鄧超跟媽媽聊天,他覺得自己跟藝術結緣,跟表演結緣,就是從青春期的叛逆開始,媽媽說“是福是禍,不好說”。

  “感覺是最壞的東西給了我最美的時光,”鄧超說,“所有的藝術都是相通的。

  ”  “他是我小叔子,我不能跟他做這樣的事…”    云河村村衛生所內, 張翠花 看著躺在自己前面、沒穿褲子的小叔子,有些不知所措。

      今天她跟小叔子李海在地里干活的時候,李海不知道被什么蟄了一下,人開始迷迷糊糊的。

      她把人背到了村衛生所,讓村醫孫 美麗檢查后才發現,李海被蟄的傷口居然在他那處,需要有人把毒吸出來。

      孫美麗是有夫之婦,不方便做這樣的事,只能把難題交給張翠花。

      作為李海的 嫂子,張翠花也有些為難。

      自從丈夫去年意外身亡,她就一直獨守空房,雖然心里的孤獨和寂寞讓她想好好的釋放一下心底的欲望。

      但是,這樣做了的話,她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對李海。

      “翠花妹子,你還愣著干嘛,救人要緊呀!”    村醫孫美麗的催促聲從后面傳了過來。

      張翠花深呼吸調整了一下,終于做出抉擇,慢慢把頭湊了過去。

      如果不吸,李海下半身性福可能就毀了。

      張翠花安慰自己這是為了救人,并不是因為欲望。

      隨著她的頭慢慢靠近,一股男人的陽剛之氣撲面而來,讓張翠花情不自禁的深吸了口氣。

      病床上昏迷的李海,仿佛受到了刺激一樣,變化越來越大,眼皮也跟著跳動了一下。

      “啊,怎么,怎么還在變。

  ”張翠花驚慌的看著手中的東西,心跳在不斷的加速。

      一旁的孫美麗也看的目瞪口呆,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

      她本就是個需要很強的 女人,老公卻滿足不了她。

      要是老公能有這么個寶貝的話,自己也不需要用器具來發泄一下了。

      楞了一下之后,張翠花羞澀的張開了殷桃小嘴,對著傷口吸了下去,隨后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

      ‘啊,好舒服!’    原本昏迷的李海,感受到傳來的吸力,漸漸的有了意識,慢慢睜開了雙眼。

      映入眼簾的一幕,卻讓他有點發蒙。

      一個25歲左右,膚白貌美的女人正一邊握著自己,一邊張著嘴……    看清楚后才發現,此人竟然是自己的嫂子張翠花。

      在嫂子的身后還站著一個30歲左右的女人,正如餓狼似的盯著自己。

      她有著一雙水汪汪的,仿佛能勾走男人的魂的桃花眼,正是村醫孫美麗。

      李海沒想到這個平日里的白衣天使,現在卻一副饑渴難耐的樣子盯著自己那里。

      很快李海就想起今天發生的事,難道是我那里被蟄了?嫂子是在幫我解毒?    可是這感覺也太舒服了點吧。

      看到兩人都沒有察覺到自己已經蘇醒,李海趕緊閉上眼睛,繼續裝暈,享受這美好時光。

      很快,黑色血液被徹底吸了出出了,慢慢出現了一些鮮紅的血液。

      李海之前處于昏迷狀態還沒太大感覺,現在蘇醒了,渾身被吸的燥熱起來,仿佛全身的細胞都在沸騰,血液也跟著加速流淌。

      很快他就感覺到一股電流襲來,還有一陣酸麻感。

      “啊,我忍不住了!”李海在心底吼了出來。

      異變就在此刻發生了,張翠花那纖纖玉手,突然感覺到一股力量傳來。

      緊接著火山就爆發了…… 張翠花躲避不及,被弄的滿臉都是。

      感受著臉上的溫度,她愣在那里。

      孫美麗也看的口干舌燥,她是學醫的,知道一個人身體越好,存儲的液體才能夠多。

      如果那火山爆發在自己臉上,想想都讓人興奮不已。

      “翠花,你還好吧。

  ”孫美麗趕忙拿起紙巾遞了過去。

      “沒,沒事,擦擦就好了。

  ”    張翠花看著紙巾上的液體,卻沒有一點惡心的感覺,反而有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沒想到對方昏迷了還這么不老實,弄到了自己臉上。

      想到這些,張翠花臉色又開始發燙,那里也跟著起了點變化。

      為了不讓自己亂想,她趕緊轉移注意力問道:“美麗姐, 海子應該 沒事了吧?”    “你說呢,剛剛不是給你洗臉了嗎?”孫美麗調侃的 說道

      聽到孫美麗這么說,張翠花羞愧的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

      “別擔心,恢復需要點時間,我先給他包扎下。

  ”孫美麗說完便去取藥了。

      李海聽著兩人的對話,想著現在醒來肯定尷尬,只能先等等看。

      片刻后,孫美麗拿著藥包走了出來,看著昏迷的李海,眼神透露著一股癡迷。

      敷藥的時候,孫美麗都忍不住感嘆。

      剛剛才爆發完,竟然還屹立不倒。

      要不是還有張翠花在旁邊,真想試試是什么滋味。

      孫美麗把傷口包扎完,順手幫李海把褲子給拉了上來,一不小心觸碰到了傷口。

      “啊,疼。

  ”李海借著這個機會醒了過來。

      “海子,你終于醒了。

  ”張翠花看著蘇醒的李海,心里石頭也落了地。

      “嫂子,我這是在哪?”李海裝傻問道。

      “你中毒了,嫂子背你來衛生所了…”    張翠花把今天的事說了一遍,至于怎么解毒,自然沒說。

      “嫂子,是你幫我解的毒嗎?”李海故意問道。

      張翠花點了點頭,臉色又是一陣潮紅。

      “嫂子你臉怎么紅了?”李海疑惑的問著。

      “沒,沒事,海子你還有哪里不舒服嗎?”張翠花連忙岔開話題。

      “嫂子,我感覺沒事了。

  ”李海運動了一下說道。

      孫美麗也是一驚,剛解毒就沒事了,這李海身體壯的跟頭牛似的,怪不得那里這么大。

      “那好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回家吧。

  ”張翠花想著盡快離開。

      “海子,傷口不要弄濕了,明天記得來換藥。

  ”孫美麗叮囑道。

      “好的,謝謝美麗姐。

  ”李海說完忍不住看了眼對方的修長的美腿。

      孫美麗看著對方的眼神笑了,那里也有了點反應。

      從診所出來之后,李海跟在身材高挑的張翠花后面,眼睛不由自主的一直盯著她后面高高凸起的地方,腦子里想的全是她剛剛幫自己解毒的時候的那種感覺。

      不知道以后還會不會有這樣的機會。

      李海心里暗暗想著。

      到家后,李海推開院門,他媽羅桂花馬上怒氣沖沖的走了過來。

      “你個掃把星,不在地里干活,又跑哪偷懶去了?地里活不要做了?”羅桂花瞪著張翠花大吼道。

      對羅桂花來說,張翠花就是個掃把星,克死了自己的兒子,所以從來不給張翠花好臉色。

      張翠花臉色一陣煞白,有心想解釋,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媽,嫂子才不是掃把星,你別亂說。

  ”李海不滿的說道。

      “小兔崽子你給我閉嘴,快進去吃飯。

  ”羅桂花說完狠狠的瞪了一眼張翠花,轉身走了進去。

      “嫂子對不起,我代媽向你道歉。

  ”李海歉意的說道。

      “沒事了,去吃飯吧,記得今天的事別說出去。

  ”張翠花眼神復雜的看著李海。

      晚飯大家都沒有說話,氣氛也有點尷尬,吃完后就各自回房間了。

      但是,張翠花一直靜不下心,腦海里一直想著今天在診所的那一幕。

      想著想著,她渾身開始燥熱起來,竟不自覺的撩起了裙子,發現潔白的內內早已經臟了。

      張翠花就這么用手在那塊位置來回摩擦著,力度也在慢慢加大。

      片刻后,她呼吸變得急促起來,眼神也開開漸漸迷離。

     那摩擦帶來的感覺,讓張翠花忍不住發出了聲音。

      剛從廁所出來的李海,突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

      這聲音在他看過的小電影上經常出現,是女人嬌羞的呻吟聲。

      聲音是從嫂子房間傳出來的,難道嫂子在做羞人的事情?  張翠花幻想著李海,不自覺的叫著李海的名字。

      嫂子在叫我?    聽到這里,李海再也忍受不住,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接下來的一幕,讓李海看呆了,不遠處的床上,嫂子坐在那里,裙子也撩了起來。

      一只玉手竟然在內內上面來回的游走著,另一只手隔著衣服在前面動……    “啊,海子,你…你…怎么進來了?”張翠花驚得連忙用手擋住身體。

  “嫂子,我、我在外面聽到聲音,怕你出事,所以進來看看。

  ”    李海被剛剛看到的那一幕震驚到了,說話都有些不利索。

      解釋完之后,他又有些擔心的問道:“嫂子,你是在干什么?是哪里不舒服嗎?要不要我幫忙?”    張翠花羞愧的很,自己一時欲望上頭,忘了關門,才會讓李海看到自己羞恥的一幕。

      不過還好,李海年紀小,沒接觸過女人,好像還不懂這些事。

      “海子,嫂子沒事,你,你先閉上眼睛。

  ”    張翠花發現李海還在看著自己,臉色更加羞紅。

      李海應了一聲,不舍的閉上了雙眼。

      張翠花連忙把裙子給放了下來,然后起身快速整理了一下衣物。

      “好了,你可以睜眼了。

  ”張翠花小聲說道。

      李海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張翠花已經整理完畢,不由得有些失望。

      “海子,今天的事,答應嫂子不要告訴其他人。

  咱媽也不行,否者嫂子沒臉見人了。

  ”張翠花嬌羞的說道。

      “好的嫂子,我會保密的。

  ”    看到張翠花一臉嬌羞的模樣,李海又想起剛才看到的場景,拿里又忍不住抬起了頭。

      張翠花看著那寶貝仿佛要突破褲子的束縛,剛剛有所緩解的身子,又開始變得燥熱起來。

      “嫂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李海發覺張翠花注意到了自己的變化,趕緊解釋道。

     張翠花忍不住呢喃道,眼神也開始有了點變化。

      “嫂子,你說什么。

  ”李海疑惑著說道。

      “沒,沒什么,嫂子是過來人,你這是正常反應,當初你哥也這樣。

  ”張翠花解釋道。

      “真的嗎,哥也這樣呀,那他最后怎么解決的呢?”李海一時興起問道。

      張翠花一時語塞,沒想到李海會這么問,想起當初幫老公解決的場景,臉上又是一陣潮紅。

      “就是睡,睡一覺,醒來就沒事了。

  ”張翠花羞澀的說道。

      “這樣啊。

  ”李海有點失望,本以為會聽到不一樣的答案。

      其實張翠花沒有說錯,的確是‘睡一覺’只是睡的方式不同而已。

      “好了,時間不早了,嫂子想休息了。

  ”張翠花感覺身子越來越燙,只能打發走李海。

      “那好,嫂子你早點休息,我回去了。

  ”    李海依依不舍的回到自己房間,躺在床上,滿腦子想的都是剛剛看到的畫面,怎么也睡不著。

      看著不肯低頭的寶貝,心里也是難受的很,準備解決一發再睡個好覺。

      正當李海手伸進褲襠的時候,外面傳來了輕微的‘嘩嘩’聲。

      這個時間媽早已經睡了,難道是嫂子?(兒童益智故事)?    她不是說累了要休息嗎??    李海偷偷的走到發出聲音的浴室門口,將耳朵靠上去,里面漸漸傳來了女子誘人的聲音…    張翠花本想洗個澡冷靜一下,當水刺激到身體的時候,還是被挑起了火。

      手指不自覺往下,然后隨著水流的沖洗動著,力度也在一點點的增加。

      張翠花幻想著李海,癡迷的叫了出來。

      李海聽著這誘人的叫聲,再也忍不住,最終手還是掀開了下面的紗布,隨著叫聲動了起來。

     這時浴室里傳來了一聲長長的嬌羞聲。

      “嫂,嫂子。

  ”李海也在這一刻狠狠爆發了出去。

      李海看著手中弄臟了的紗布,無奈的搖了搖頭,趁著沒人快速的收拾一下,隨后回到了房間。

      “沒想到嫂子這么厲害,一晚用手兩次。

  ”    李海心底渴望著,如果可以用自己來代替嫂子的手幫她就好了。

      轉輾反側很久李海才睡著,嘴角掛著一絲笑容。

      不知過了多久,李海突然感覺有什么東西在隔著褲子摩擦自己,隨后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嫂子,你,你怎么來了。

  ”李海被眼前一幕驚呆了。

      張翠花正跪坐在床上,用一雙纖纖玉手在他那里來回游走著。

   “噓,別說話。

  ”張翠花嫵媚的笑道。

      “啊,嫂,嫂子你這是要干嘛!”李海嚇得坐了起來,呼吸也變得急促。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