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punhub >

punhub



  閱讀提示:夜半時分 小姨子借醉酒敲我 家門,當時我和孩子已經睡下, 打電話給門外的她說有事明兒再說,但她勸死皮賴臉不走,所以硬著頭皮起床幫小姨子 開門,誰知她喝成爛泥,倒 在我懷里在我身上亂摸, 還說喜歡我好久了。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博友留言:  木子李:  也或許鏡子照多了,所以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男人,在和 妻子經別人介紹認識后,我們就平淡的結婚,平淡的過著和其他家庭一樣的普通的夫妻生活。

  孩子也上初中了,我更覺得自己這輩子就這樣了,倒也喜歡這份樸實的穩定。

    只是前幾年妻子從單位辭職經商,打破了原本安定的家庭,因為妻子忙碌我心疼,所以家務我能做的就盡量多做一點,妻子也算爭氣,沒有愧對自己喪失的那份穩定工作。

    這些年,妻子因為生意上的事經常參加各種應酬甚至經常出差,一個月能清醒回家的次數非常有限,我沒有抱怨,而是心疼。

  口述:小姨子 酒后亂性躺著中槍小姨子酒后亂性  妻子有個妹妹,活脫一個敗家女,每個月的工資接不住下個月花,前幾年她都是向妻子蹭錢花,最近幾年也開始向我蹭錢花,雖然我偶爾拒絕,但大多數情況下還是會縱容她。

    讓我和妻子頭疼的是,小姨子盡管成家了,但每天卻不務正業,不是和一幫男人上酒吧,就是相約一起打麻將。

    前幾天,妻出差,夜半時分小姨子借醉酒敲我家門,當時我和孩子已經睡下,打電話給門外的她說有事明兒再說,但她勸死皮賴臉不走,一方面大半夜的我不想惹鄰居反感,一方面也怕影響孩子睡眠,所以硬著頭皮起床幫小姨子開門,誰知她喝成爛泥,倒在我懷里在我身上亂摸,還說喜歡我好久了。

    實話說,之前小姨子雖然和我經常開玩笑,也經常叫我老帥哥,但是這樣的事情發生還是第一次,我以為她只是耍酒瘋,沒想到我把她送進客房睡覺時,他居然拉住我不讓走,還扒了我的上(夾逼自慰)衣,這時我徹底怒了,隨即給了她兩個耳光,沒想到她開始大哭大鬧,把熟睡中的孩子也給驚醒了。

  更讓我想不到的是,在妻子回來之后,小姨子居然惡人先告狀,給妻子說是我趁她醉酒對她性侵犯,因為兒子當時不在現場,也只能老實的說看到我當時上身沒穿衣服,更加引起了妻子的猜疑。

  口述:小姨子酒后亂性我躺著中槍小姨子酒后亂性  我現在真是有口難辯,妻子都好幾天不理我了,被委屈的滋味真的太難受了,我很愛妻子,我該如何做才能證明我是清白的?  回復博友:  一、生活中,偶爾會出現以偏概全的場景,也或許你當時的尷尬處境確實讓人誤會了,所以才會制造出你被污蔑的假象,有的時候,面對這等事真的不用過多解釋,因為有時會越描越黑。

    二、你和妻子相處這么久了,也相信除了你敗家的小姨子之外,還會有其她美色誘惑,你都沒有動心,為此,你妻子心里其實是非常了解你的,只是一邊是親情,一邊是愛情,讓她該去相信誰?因為終究要傷害一個,為此,你就成了受氣包。

    三、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相信這樣一鬧騰,你小姨子再也沒臉找你要零花錢了,對于她來說,斷了她的糧草肯定心里不爽,為此她一定會湊機會糾纏你妻子,相信她的狐貍尾巴遲早有露的那天。

    四、現狀下,你能做的就是對小姨子不搭不理,就算她瞞著你妻子給你道歉,你也不要輕易原諒。

  你應該聽過農夫和蛇的故事,在這之前,你不是對她很好嗎,結果呢?口述:小姨子酒后亂性我躺著中槍小姨子酒后亂性  五、你妻子會有最起碼的判斷,過陣子等她氣消了,你們依然會和之前一樣。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木子李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誰啊!”老馬皺起眉頭,沒好氣的大聲問(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道。

  “開門啊,是我,牛 大江!”門外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老家伙來的可真是時候!”老馬心里埋汰著,極不情愿的打開了門。

  門外站著一個和老馬年齡相仿的男人,只是 長得過于著急了點,人到中年頭發就掉光了,這個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馬單位上的老同事,兩人同期內退下來,經常在一起休閑娛樂。

  見到老馬,牛大江嘿嘿 一笑,“這么好的天氣,窩在家里干啥?走, 釣魚去!”老馬看看墻上的掛鐘,有點擔憂的說,“這快兩點了,還釣得到魚么?”牛大江聞言,瞥了瞥屋內的邱 蘭馨,揶揄的 笑道,“怎么釣不到,又不是釣美人魚!”老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聲說,“別老不正經!”這會兒,邱蘭馨從沙發上站起來叫了聲,“牛叔叔你們聊,我先休息了。

  ”說完就紅著臉去了臥室。

  牛大江回應了一聲,眼神刻意在邱蘭馨的身上停留了一會兒,這才又催促老馬道,“快點收拾下來,我去車上等你,地方都聯系好了。

  ”牛大江 下樓后,老馬在家里拿出漁具,臨行前準備跟邱蘭馨打聲招呼,可見她房門緊閉,想想也就算了。

  剛才發生的曖昧事,歷歷在目,老馬突然有點臉紅。

  一下午,兩個老男人戰績斐然,不出兩小時就釣到十幾斤,鳊、白、鯉、鯽樣樣俱全,見時候不早了,兩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兒整兩口!”現成的活鮮魚讓牛大江犯了酒癮。

  同住一個單位大院,平日里又經常串門,老馬自然不會拒絕,回家先把邱蘭馨的晚飯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單元樓的牛大江家里。

  開門的是一個貌美少婦,三十出頭,打扮得花枝招展,風姿綽約,身材前凸后翹,笑起來頗為迷人。

  她叫 趙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離婚了,據說就是因為和趙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馬進屋后,趙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說來也奇怪,牛大江的幾個朋友當中,趙雅婷唯一待見的就數老馬了。

  牛大江在廚房里忙活,趙雅婷就陪老馬在客廳里看電視,兩條大長腿隨意的卷縮在沙發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風光。

  在老馬的挑逗下,邱蘭馨嬌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馬的懷里,猶如投進了灶火堆里的干柴,體內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燒。

  美人在懷,瞬間侵沒了老馬的理智。

  “蘭馨!叔叔不行了!”老馬叫了聲,抱著邱蘭馨就滾倒在沙發上。

  面對壓在身上的老馬,邱蘭馨嬌羞的別過頭去,額前的縷縷發絲被香汗浸濕,貝齒咬著紅唇,像一只充滿憐惜的小羔羊。

  這時,“咚咚咚”的敲門聲便響了起來。

  頓時,兩個人慌作一團,手忙腳亂的整理好衣服。

  “誰啊!”老馬皺起眉頭,沒好氣的大聲問道。

  “開門啊,是我,牛大江!”門外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老家伙來的可真是時候!”老馬心里埋汰著,極不情愿的打開了門。

  門外站著一個和老馬年齡相仿的男人,只是長得過于著急了點,人到中年頭發就掉光了,這個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馬單位上的老同事,兩人同期內退下來,經常在一起休閑娛樂。

  見到老馬,牛大江嘿嘿一笑,“這么好的天氣,窩在家里干啥?走,釣魚去!”老馬看看墻上的掛鐘,有點擔憂的說,“這快兩點了,還釣得到魚么?”牛大江聞言,瞥了瞥屋內的邱蘭馨,揶揄的笑道,“怎么釣不到,又不是釣美人魚!”老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聲說,“別老不正經!”這會兒,邱蘭馨從沙發上站起來叫了聲,“牛叔叔你們聊,我先休息了。

  ”說完就紅著臉去了臥室。

  牛大江回應了一聲,眼神刻意在邱蘭馨的身上停留了一會兒,這才又催促老馬道,“快點收拾下來,我去車上等你,地方都聯系好了。

  ”牛大江下樓后,老馬在家里拿出漁具,臨行前準備跟邱蘭馨打聲招呼,可見她房門緊閉,想想也就算了。

  剛才發生的曖昧事,歷歷在目,老馬突然有點臉紅。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