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色 戒 線上 看 >

色 戒 線上 看



老王被她勒得臉紅脖子粗的, 想到她下面還光溜溜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最后拍她肩膀說:好了好了,確定沒事了,你現在可以放心了吧?當時你不是一腳把他給踹開了嗎?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沒有成功,以后可要小心了,遇到這種人,一定不能給他機會。

   老王嘴里說著安慰的話,底下卻不安分,也不知道靳小小感受到他的沖動沒有,挺尷尬的。

   嗯!我知道了。

  靳小小喜極而泣,臉上泛起一片紅暈。

   老王的擔憂成真了,她感受到了老王貼在她肚皮上的東西,想躲怕太明顯,不躲又不好意思,只好一直貼著不敢動。

   這可太尷尬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找老王幫這忙是對還是錯,但結果是好的,只是她很害羞。

   雖然她當老王是長輩,但也知道老王是男人,有這種反應很正常。

  她不斷說服自己不能往歪處想,只要把老王當作自己 爺爺就沒事了,可是還是會羞澀。

   知道就好,那你起來吧,丫頭。

  老王喘著氣,臉上的表情并不是特別的好,整個人非常的難受。

   這也太神奇了,他剛來過,居然又這么沖動了,可能是太多年沒有過這樣 的事了,一來就連綿不斷。

   哦!靳小小知道沒辦法賴著了,于是起身。

   她不敢往下看,就看老王臉上的表情,見老王臉上沒有露出跟她那雇主一樣的表情,頓時松了口氣,更加信任老王了。

   老王 也沒往下看,把 褲子拿過來遞給她說:你穿上吧,可別著涼了。

   老王忍得很辛苦,他褲子里頭那老伙計太煩人了,如果現在不解決的話,肯定會難受死的。

   靳小小穿著褲子,突然停了下來,小聲的問老王說:王爺爺,我能不能再求你幫我個忙?她說完話,臉通紅的,顯然是在害羞。

   老王詫異問她說:什么事? 靳小小扭扭捏捏的,好一會兒才說:王爺爺,你能不能拿那個手指……我……我是說……我想你幫我掩蓋一下那個壞叔叔的感覺。

  我擔心我晚上做夢會夢到他。

  如果你也弄過的話,我就會想成是你,就沒那么惡心了。

   老王都聽傻了,這姑娘讀書讀傻了?怎么會想到這樣一個損招?不過倒也可以理解。

   老王心動了,但不想讓她看出來,于是說:這……這不好吧? 沒什么不好的,我真的怕做惡夢。

  我現在心里就挺惡心的,剛剛洗澡的時候我有使勁擦,可是就是擦不掉那種感覺。

  王爺爺,我求你了,你就幫幫我吧!靳小小都要哭了。

   老王高興壞了,心說:這可是她求著我幫忙的,就算冒犯也不關我的事。

  雖然他一再提醒自己不能褻瀆靳小小,但靳小小都做到這樣了,再不出手,雷都會劈自己的吧? 好吧,我應該怎么弄? 靳小小的膽子似乎大了許多,臉紅紅的也不說話,直接把老王的手拉到了她褲子里面。

   雖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占便宜,老王倒也不敢太過分,一觸即離,然后跟靳小小說:好了。

  沒什么事的話,你趕緊回去睡覺吧,天很晚了。

  你出去的時候記得幫我把門帶上。

   老王感覺自己不行了,必須盡快解決一下,要不然會爆炸。

   靳小小心滿意足,也不好意思呆了,穿好褲子,抱著自己的濕衣服就走,走到門口才又回頭,跟老王說:對了,王爺爺,今天的事,你千萬千萬要記得幫我保守秘密,我不想讓別人知道,包括剛才的事。

   她說完就跑了,也不等老王回應。

   老王看著廳門關上,都傻眼了。

   如果沒看錯的話,貌似靳小小剛剛拿走了他釋放過東西的小白布,而那小白布,看起來像是一條小褲褲……靳小小的小褲褲? 老王感覺自己要悲劇了,希望靳小小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吧! 他心里祈禱著,然后再不管了,啪一下就把房門關上了,然后褲子一脫,耍起棍法來。

   因為太過澎湃的緣故,沒多一會兒他就完事了,有些不甘的想著,如果下次還有這樣的機會,是不是考慮做一回禽獸呢?他覺得好人不好當,還是吃了靳小小比較好,自己玩有點沒意思。

   靳小小回到宿舍,因為老王給她檢查這個事情,她臉上的緋紅都還沒有消退,一進門差點跟人撞了。

   哎喲,這是誰呀?怎么今天這么晚才回來?這小臉蛋,怎么像蘋果一樣紅呀,該不會是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吧。

   說話 的人秦歡,她語氣挺刻薄的。

   這幾天她們倆正鬧矛盾呢,要不然老王讓靳小小找秦歡幫忙,她也不會拒絕了。

   其實也沒多大事,不過是生活上的一些小摩擦,靳小小一直以為秦歡是個很好相處的人,沒想到這坎兒就是過不去,她道歉都不被接受。

   現在聽著秦歡嘴里說著這樣的話,她心里頭特別的不是滋味,不過她不敢還嘴,因為她心里其實對秦歡是感恩的。

   要不是因為秦歡,她還不能認識王爺爺那樣的好人呢,不過一想到王爺爺她就臉紅。

  王爺爺真是的,褲襠居然起來那么高,怪嚇人的,害得她很想看看王爺爺褲襠里頭的光景,然后她臉就更紅了。

   哎喲,你還真別說,剛開始我還沒有怎么注意呢,現在看看她的這個臉蛋,也不知道剛剛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才回來的。

   在秦歡身邊的一個姑娘隨聲附和著,臉上嘲諷的意思是非常明顯的。

   她們宿舍知道老王的事的人不少,她什么意思可想而知,大約就是鄙視靳小小以前裝小白花,現在又跟老王走得那么近。

   不怪她會這么想,自從晚上去過一次老王那里以后,靳小小的衣裝就豐富了起來,雖然不是什么貴價貨,但錢是從哪里來的,惹人遐思呀! 其實主要還是嫉妒,靳小小在學校的名聲有多響誰都知道,她簡直就是全體女生的公敵,秦歡當時介紹她去找老王就沒安好心。

   你們瞎說什么,我……我什么都沒做,我剛給學生補習完,被雨堵在路上了,所以才這么晚回來。

  靳小小說話都沒底氣,聲音小小的,還低著頭。

   被同學污蔑,靳小小心里很不開心,她摸了下自己紅得發熱的臉蛋,倒要不怪別人會那么想。

   哎喲,裝什么裝呢?大家一個宿舍的,都知根知底,你是什么樣的人,誰不知道啊! 秦歡看著此刻的靳小小,覺得她就像一個跳梁小丑,在她們兩個老司機面前舞所遁形。

   對呀,難不成我們兩個還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嗎!另一個女孩說話時跟秦歡對視一眼,齊齊露出嘲諷的笑容。

   你們兩個就不要瞎說了!我什么都沒干!靳小小說完話便直接走進來,泡起了衣服。

   老王很幸運,靳小小根本不懂老王弄在她內內上的是什么東西。

   她拿起來一嗅,味道怪怪的,她還以為是自己在路上不小心蹭到的臟東西。

   她還挺能裝的,不過也是,畢竟人家在外面的名聲那么好,算了算了,我們還是不要再說了。

  秦歡對另一個女孩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過身來看了一眼正在找衣服換的靳小小。

   要不是因為靳小小身上的衣服,她也不會認定這事。

   而另一邊的老王, 躺在床上,想著今天靳小小跟他兩個人所做的這些事情。

   他想到靳小小今天的遭遇,頓時憤憤不平起來,心里頭也就更加的有保護這個丫頭的欲望了。

   要是被我知道是哪個色鬼做出這樣的事,我肯定不會放過他的,就算拼了這條老命我都要替小小出頭!這么純潔的小姑娘都禍禍,真是不知羞恥了! 老王躺在床上吐槽著這一切,期待著明天靳小小來跟自己說明一切。

   第二天,學生們上學的上學,休息的休息,老王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還是有一些擔心靳小小這個丫頭還會不會繼續去給別人做家教,如果再碰上那個色狼,那該怎么辦呢。

   差不多到了中午的時間,靳小小手上端著一個食盒,在食盒的旁邊還有一個大大的袋子,里面裝的是各種各樣子的吃食。

   靳小小因為昨天做家教的時候,已經把這個月的工資給結算了,所以現在手頭上還是有點錢的,為了報答老王對她的幫助,她準備了這些好吃的東西跟老王分享。

   扣扣扣……靳小小敲門。

   可能是因為思慮過甚,一夜沒睡好,老王的身體有點不舒服,頭有一些暈暈的,所以沒開門做生意,甚至打開鐵門后就沒理過學生的出入問題,一個人悶在屋里睡覺。

   扣扣扣……靳小小在敲過第一次門后,發現里面沒有聲音,又再次敲門,心里頭是非常的好奇的,因為老王很少離開門房。

   接連敲了好幾次都沒有回應,靳小小開始納悶了。

   要是在平時的話,王爺爺這個時間肯定是樂呵呵的坐在店里頭瞧著學生出入,今天這是怎么了? 想到每晚王爺爺都等自己到很晚,昨晚出來迎她的時候又淋了點雨,她開始擔心了。

   王爺爺不會是生病了吧? 剛這么想,靳小小就聽到里面傳來一個聲音。

   呯……這個聲音聽起來好像是杯子破碎的聲音。

   靳小小頓時就慌了,王爺爺年紀那么大了,他要是真生病了的話,那可是非常嚴重的。

   她使勁的敲門喊著,聽不到回應,準備強行進去。

   因為是午休時間,沒人注意到這邊發生了什么事。

   靳小小猶豫了一會兒,準備破門。

   可當她使勁的時候,可能是因為門沒栓緊,竟就這么開了,害她差點沒摔跤。

   踉蹌幾步站定,靳小小一進門就心急火燎的進內屋找人,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有氣無力的老王。

   她急了,沖過去抓著老王的手說:王爺爺,你怎么了?昨晚還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躺在床上不能動了呢?你生病了。

   這不廢話,老王費力的睜開眼,對她笑笑說:你來了?吃飯了沒?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管我吃沒吃飯。

  王爺爺,你想急死我呀?靳小小激動時胸口不停的上下波動,把老王的眼睛都看直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靳小小還是挺有料的嘛,只是平時穿太保守了,看不出來。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緊身的T恤,把上圍勒得突顯出來,還挺可觀的。

   本來老王的意識還有些模糊,被她一刺激,就好了許多,直愣愣的盯著看。

   靳小小注意到了老王的目光,她臉上一紅,沒說什么,也沒遮掩,只是關心的催問老王:(性插故事)王爺爺,你快說啊,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她說著直接伸手摸老王的額頭,發現滾燙滾燙的。

   哎呀,肯定是發燒了啊!王爺爺,你還有哪里不舒服嗎?快一并跟我說。

  靳小小眼中滿是擔心的看著老王,她心里頭有些害怕,因為她沒照顧過病人。

     我經常被噩夢嚇醒,在我的夢里,常常有嬰兒的哭聲,像 一把把尖銳的刀子,刺過來,割傷我的耳朵,我的衣服,我的皮膚……  我尖叫著想要逃離,腿卻像灌滿了鉛,無法動彈。

  幾次,都是身邊的阿強將我從夢中拉醒,他問我是不是做噩夢了,我總是沉默著去逃避他那深情的眼睛。

    在三個月前,我做了一件對不起阿強的事,打掉 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孩子已經兩個月大了,阿強不知我的懷孕,得知我懷孕的時候,他對我只有愧疚感。

    在懷孕前,我得知有個女人喜歡阿強,她整天纏著他,給他打電話發短信,有次我接了她的電話,她的聲音又嗲又粘,讓我覺得特別惡心。

    自從那之后,我不知道怎么就開始習慣性地查阿強的手機, 看他的通話記錄,看他 手機里的那些露骨的短信。

    阿強從來不刪,他說他不刪是因為他根本沒把她當什么,就當一般的垃圾短信處理了。

  他雖是這么說,可 我還是很擔心。

   婚姻出軌挽回老公我設計 嫁禍小三(2/2)  我一直都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男人是能抵得住誘惑的。

    我看見過那個小三兒,長得還挺漂亮的,就是個子不怎么高,但很年輕,那張娃娃臉看上去像個九零后。

    我的疑心和猜忌心也越來越重,總覺得他在敷衍我,那段時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很喜歡懷疑他。

    他加班回來晚了,我就會逼問他。

  每次我們都會因為她吵架,我知道這樣不好,可是我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完完全全地信任他。

    后來,我發現他跟她一起去吃了飯,那個女人還給他發短信說,那些菜是她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

    他跟我解釋說,是公司聚會。

  我說公司聚會,他怎么只跟你有說有笑,她怎么就給你一個人發短信,她怎么不糾纏別的男人啊?  那一次我不知道他為什么要騙我,我是跟蹤他去的,還拍了 照片

  我本來就是想要讓他不承認的時候,拿出來對峙的。

  可是我沒有那么做。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

    當時,我雖然很氣,但我還是沒有把手機里的那些照片給他看。

  慢慢的,我發現他的手機里沒有了她的痕跡,他也換了個工作,還跟我說,以后只對我好。

  婚姻出軌 為挽回老公我設計嫁禍小三(2/2)  我信了,我以為她退出了我們的世界。

  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那個女人居然懷孕了。

    我在他手機上,找到了她的號碼,約她出來見面之后,我還故意給阿強打了個電話。

  我們吃了飯之后,有說有笑,還給她夾菜。

    我看到他站在了外面,就在這時我說自己起身去給她拿瓶飲料,我的桌子旁邊有階梯,其實這些事都可以叫服務員,我只是想讓他看清楚,是她推了我。

    在下階梯的時候,我剛邁出腳,就伸手抓了一下她的手,我狠狠地抓著她的手背。

  她可能是感覺到了刺骨的疼,猛地把我推開。

    就這樣,我笨重地摔在了地上。

  看上去很狗血的一幕是小三把我推到了,他也相信了,我哭著說肚子好疼,我的孩子。

    我捂著肚子一邊哭一邊喊疼,他抱著我沖出了餐廳。

  我的孩子最后還是沒有了,雖然我贏了老公,贏回了我們的婚姻,可是我過得一點都不幸福。

    我時常做噩夢,夢見一個小孩子在我的夢里哭著,不停地哭,像一把把利刀割在我的心口上。

  婚姻出軌 為挽回老公我設計嫁禍小三(2/2)  我總是在想,那個女孩后來怎么樣了,那個孩子呢,后來又怎么樣呢。

    我問過阿強,阿強要我別再提起她。

  我傷害(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了自己,也傷害了她,更傷害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我走出了婚姻的困境,可我的心里從此之后,都住著一個惡魔,它吞噬著我的靈魂和良知,吞噬著我的婚姻生活。

  幸福,是不能建立在半點痛苦之上的東西,它純粹而干凈,經不起太多的心機和手段。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