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euridice axen sex >

euridice axen sex



位于花云山龍家村一座老舊閣樓里,兩個 男人穿著短衣胡天海地聊著天,喝著酒。

  旁邊,一位二十多的少婦不時從廚房端出兩盤小菜放在桌上,“當家的,你少喝一點!”這少婦就是龍家村最有名的美女, 唐宛如

  可自從嫁到 王家之后,唐宛如臉上從來露出過笑容。

  “王,王哥,我真的,真的不能再喝了。

  ” 林曉東坐在凳子上,嘴里的舌頭打結 說道:“我明天還要上課呢!”“哈哈!你小子喝,喝糊涂了吧!明天是國慶節,學校早放假了,哪里還有人啊!”聽見他的話, 王大龍 忍不住大笑起來道。

  只見這時候的王大龍也滿臉通紅,看樣子馬上就要醉倒了。

  可實際上王大龍頭腦反而是最清醒的,“你還是男人嗎?不就是被人甩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實在不行,大哥幫你在龍家村找一個婆娘,找,就找像你大嫂一樣的。

  ”“死家伙,亂說什么啊!”一旁的唐宛如聽見丈夫的醉話,俏臉頓時一緋紅,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王大龍一眼,轉身回內屋去了。

  “王,王哥!我苦啊!”聽見王大龍的話,林曉東醉蒙蒙的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起來。

  林曉東根本不是龍家村里人,大學畢業后,相愛多年的初戀卻提出分手,得到這個消息林曉東猶如晴天霹靂。

  原來昔日的初戀,在他 不知情的情況下,成了某個富二代的女朋友。

  林曉東一氣之下,遠走他鄉,來到大山深處的龍家村,做一名光榮的山村老師。

  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他漸漸適應這里的生活,心里也變得平靜了許多。

  只是今天王大龍話讓他忍不住回起往事,傷心痛哭起來。

  “那家伙不就是靠他老爸嗎?要不是有他家里做靠山,他連條狗都如不。

  ”喝醉酒的林曉東情緒似乎變得很激動。

  林曉東醉倒趴在桌上喃喃自語:“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讓那對奸夫淫婦好看。

  ”“ 林兄弟,林兄弟?”看見趴在桌子的林曉東,王大龍使勁推了推他,見他沒醒,然后起身把大門關上。

  “宛如,出來吧!林兄弟喝醉了。

  ”關上大門之后,王大龍神情痛苦躊躇了半天,最后還是咬牙下定決心朝里屋喊道。

  這時候,頭發濕噠噠,裹著毛巾唐宛如從里面出來。

  只見她神情猶豫望了望桌上的林曉東,“大龍,我看這事就這么算了吧!我,我……”眼看事到臨頭,自己的老婆卻臨陣退縮,王大龍頓時慌了。

  “宛如,我們不是都已經說好了嗎?現在退縮已經來不及,你就不怕日后村里人的閑話嗎?”原來早半年之前,王大龍去醫院查出來,他 身體有隱疾,他這輩子都別想有自己的孩子了。

   龍家村的村民們,對他們結婚這么多年卻一直沒有孩子的事情,早就議論紛紛。

  這對好面子的王大龍來說是最難受的。

  在萬般無奈之下,他才萌生了找人借種的想法,只要保密措施做的好,以后他王大龍不僅能讓王家香火傳遞下去,他也能在人前抬起頭做人了。

  可惜,王大龍的想法是好的,可是這人選卻讓他為難了。

  直到林曉東的出現讓他看見了希望。

  林曉東沒有不良嗜好,這種高知識分子,對王大龍來說正好是合適人選。

  最重要的是,林曉東在村里待不了幾年,他就會回城里去了。

  大家這一輩子都恐怕不能再見面了,到時候別人就算懷疑什么,也沒有什么證據。

  于是在他算計之下,前來支教的林曉東住進了王大龍的家,也有了今天晚上喝酒聊天的戲碼。

  “你以為我愿意讓自己的老婆跟別的男人那樣嗎?我這是沒有辦法啊!”看見唐宛如一臉猶豫的模樣,王大龍眼里滿是痛苦蹲在地上低聲痛哭起來。

  一個堂堂男子漢,能把事情做到這份上,可見他的心里有多苦啊!可王大龍也不想整日被人在背后對著他指指點點的模樣,還有如果唐宛如在生不出兒子來,王家可就徹底斷了香火。

  借種,這是唯一的辦法,也是讓他們夫妻兩人重新找回自信的希望。

  唐宛如聽見丈夫的話,臉色來回變幻,心里做著極度掙扎,道德枷鎖和良心糾結在她腦子里來回較量著。

  抬起頭,她看見蹲在地上的丈夫一臉痛苦模樣,唐宛如知道其實自己的丈夫此刻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而已。

  想到這里,唐宛如徹底想開了。

  罷了,不就是幾分鐘的事情嘛!閉著眼睛就過去了。

  “大龍,你先起來吧!我答應你。

  ”唐婉如想通之后面上嘆息一聲,把王大龍攙扶起來道。

  “你答應就好了。

  ”王大龍聽見這話,頓時面上一陣閃過喜悅的表情,然后站起身和唐宛如一起把林曉東扶進內屋的床上。

  把林曉東放在床上之后,王大龍囑咐自己的妻子幾句,轉身關上房門,把林曉東和唐宛茹留在內屋里。

  走出內屋來到堂屋之后,王大龍 望著他們兩人所在的房間,他眼里閃過復雜的神色,然后會凳子上,抓起桌上的半瓶白酒灌進肚子,一臉愧疚喃喃自語道:“林兄弟,是哥哥對不住你了,不過為了,為了我王家不能絕后,今天晚上就委屈你了。

  ”然后灌下一大瓶白酒的王大龍終于承受不住醉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來。

  既然不能接受現實,那就只有逃避現實,讓自己選擇性遺忘,這或許是另一種解脫吧!房間里唐宛如望著躺在床上的林曉東,神情掙扎半天,最后還是來到床邊,伸手摸著林曉東的臉龐。

  “林兄弟,姐姐,姐夫對不住你啊!”想起一會要跟躺在床上的男人翻云覆雨,唐宛如臉色忍不住有些微紅起來。

  雖然她的手在發抖,可是唐宛如還是深呼一口氣,用顫抖的雙手去解開林曉東襯衣的紐扣。

  當她看見林曉東寬闊的胸膛,還有身上毫無一絲贅肉的身體之際,頓時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

  沒想到平日里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他,居然還有這么強壯的身體。

  “好熱啊!”感覺身上衣服被脫之后,酒醉中的林曉東忍不住說著胡話,雙手想脫著褲子。

    此刻酒醉的他,只知道現在身體熱的難受,好想跳入冷水中洗澡。

    其實林曉東根本不知道,最后喝的那杯酒是山里人經常用的藥酒,藥勁十足。

    更何況林曉東雖然交過女朋友,可是除了情侶間拉拉手之外,他們什么也沒做過的,更別提男女之事了。

    所以藥酒的作用讓林曉東感覺渾身熱得難受,恍惚間他只覺得有一雙充滿涼意的玉手劃過,那種冰涼的感覺讓林曉東頓時心神飄蕩。

    這人是誰?  我不是在自己房間里,誰在幫我脫衣服呢?一想到這,林曉東頓時突然嚇得連忙坐起身。

    昏暗的燈光下,只見他朝自己脫衣服的那人看去時,頓時臉色蒼白,三魂不見了七魄。

    林曉東連滾帶爬滾在床的一邊,嘴里叫道:“唐姐姐,你,你這是干什么?”  因為唐宛如的年齡和林曉東相差不大,所以平日里林曉東都把唐宛如叫著姐姐。

    只是林曉東沒想到喝酒居然會喝出禍事來,現在他和唐宛如兩人衣衫不共處一個房間。

    這要是被堂屋里王大龍發現了,非得提著刀把他們兩個給砍死不可,畢竟農村,這種勾搭嫂子這種事情,那可是天大丑聞啊!  “曉東,難道你就那么不喜歡姐姐嗎?”看見林曉東一臉害怕的模樣,唐宛如面上忍不住嘆息了一下,一臉苦笑望著他道。

    “唐姐姐,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現在,我們……”林曉東看見唐宛如這么說,頓時面上一激動。

    只見唐宛如那兒潔白挺潤,色澤紅潤,特別是那上方因為唐宛如剛沐浴出來時候泛起淡淡紅暈,讓林曉東目不暇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要是一個男人,面對這種場面,都不可能無動于衷的。

    林曉東也沒想到(兩性口述小說)唐宛如已經結婚了,可她引以為傲的地方卻還美如白玉,晃得人眼睛微疼。

    “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如此緊張呢!”聽見于林曉東的話,唐宛如一臉不解的望著他,然后語氣平緩徐徐說道:“或許,還是你認為姐姐是一個不守婦道的女人?”  自從她嫁入王家,知道王大龍不能生育之后,她的心原本已經死了。

    村里的閑言閑語她也聽到過,面對這些傳聞唐宛如也只能選擇默默承受,不敢讓別人知道內情。

    畢竟在農村,如果男人不能生育,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而且作為她的身上有著傳統女人的賢良淑德,唐宛如知道,有些事情只能靠女人扛著,不能讓自家男人在別人面前抬不起頭來。

    “曉東,其實你知道嗎?這些事都是你王大哥你手安排的,因為他這輩子已經不能生育了,可為了王家的香火著想,所以他才設下這個局,就是想讓你借種。

  ”  “啊!”聽到這個勁爆的消息,林曉東頓時嚇了一大跳,這些都是王大龍安排的?  不過,林曉東望著平日里王大龍做事,干農活,身體都沒什么問題啊!他怎么會不有不孕癥呢!  “唐姐姐,是不是弄錯了,王大哥身體這么好,怎么會有這種怪病呢!”林曉東想到這里,連忙開口問道。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林曉東對于王大龍的尊重,就像親大哥一般。

    只是他沒有想到,平日自己敬重的王大哥,居然會安排出借種這種計劃來,誰說鄉里人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啊! 看見林曉東不相信,唐宛如一臉苦笑搖搖頭:“我們為這病偷偷去過省里的大醫院檢查過,醫生都說治不了,就連試管嬰兒也不行。

  ”  “那,那你們就想到借種?”林曉東試探問道。

    他沒有想到小說中常出現的借種經歷,居然會在他身上發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們這也是沒有辦法啊!”唐宛如無力坐在床上,林曉東沒有在農村生活過,根本不知道人言可畏這四個只有多大的含義。

    有時候流言能把一個大活人活活給逼死,生活在這種情況下,名聲比一切都要重要。

    “可是,可是…..”林曉東口干舌燥,面上吶吶有些說不話來。

    說林曉東不心動是假的,只是這些都出現的太過突然,他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而已。

    隨著唐宛如抽泣時,那兒也不停起伏,林曉東忍不住聳動了一下喉結,結結巴巴道。

    “曉東,都到這份上,你說我們還能回頭嗎?”唐宛如低著頭,臉色微紅,嘴里卻有些苦澀嘆息道。

    雖然現在不是以前的封建社會,可是男人不能傳宗接代,這種事情卻是最丟人的。

    再說王家現在就王大龍一根獨苗,要是再沒后,王家可就要斷了香火。

    這也是為什么唐宛如答應丈夫借種的原因,她也不想王家到丈夫這一代就后繼無人了。

    聽見她的話,林曉東面上一怔,卻是說不出話來。

    他現在走出去,恐怕就是有三張嘴,別人也不會相信,他和唐宛如沒有關系了。

    再說眼前一個美女,把身姿展現在你面前,你能做到不動心嗎?  “好吧!”  想到這,林曉東咬咬牙答應下來,反正事情都到走到這一步,就一切都不要想,好好享受再說。

    只見他說完,神情緊張走上前,抱著唐宛如,把她放在床上。

    或許是第一次在另外一個男人面前如此展露身材,唐宛如身體下意思有些抗拒,可是轉念一想卻是放開了,既然剛才都已經準備行動了,現在有何必扭捏呢!  想到這里,唐宛如她閉著眼睛,等著林曉東上來。

    可等半天,卻根本不見見林曉東行動,睜開水靈的眼睛朝林曉東看去。

    只見這小子因為緊張,居然解不開褲子上的皮帶。

    看到這里,不知何故略顯緊張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你這傻弟弟,連褲子都不會脫了。

  ”她這一笑,頓時緩解房間緊張尷尬的氣氛。

    林曉東臉上有些發熱,不好意思道:“我,我這不是緊張嗎?”  “讓姐姐來幫你!”看到他如此,唐宛如起身幫忙林曉東脫掉褲子,只留下內褲。

    女人一旦想開之后,做事比男人都放得開。

    不過望著林曉東脫掉衣服之后,那堅實的肌肉,寬闊的胸膛,唐宛如心里頓時稱贊不已,和林曉東相比,她老公的那身材簡直就是不堪入目。

    脫完衣物之后,兩人并排躺在床上,林曉東突然問了一個讓唐宛如覺得好笑的事情。

    “唐,唐姐,接下來干什么?”  噗嗤!  唐宛如原本緊張的心情,被林曉東這兩次的舉動和問話,徹底放輕松起來。

    她好些好笑忍不住問道:“沒想到曉東你居然還是一個初哥啊!難道在大學沒有教什么女朋友嗎?”  對此,林曉東有些尷尬,不敢回答。

    雖然他以前有一個女朋友,可是那時候頗有生活壓力,他都一門心思讀書,根本沒有想過其他。

    對于床上的技術,他更是一無所知。

    “讓姐姐教你!”唐宛如面上嫣然一笑,抓著林曉東的手放在自己引以為傲的地方,自從第一次見面她就對林曉東產生了一種好感。

    再加上他們年紀相差也不大,兩人的關系可以說十分的融洽。

    掌心傳來一絲絲的暖意,再加上唐宛如臉頰淡淡的紅暈,林曉東也覺得呼吸有些急促起來,忍不住俯身朝唐宛如紅潤的臉頰親去。

    男人在床上常常無師自通,只要你有一點點的引導,他就能找到前進的步伐。

    兩人分開之后,兩人眼中都散發著焦灼的火焰。

    “我要!”唐宛如口吐香氣,伸手脫掉林曉東的褲帶。

    那被壓制的褲帶被脫掉之后,看到眼前的景象,讓唐宛如忍不住有些吃驚,這家伙好大啊!  眼神迷離的她,伸出玉手在上面輕輕撩過。

    那種難言的刺激感讓林曉東差點叫了出來,太舒服了。

    不過才二十五六歲的唐宛如,渾身上下充滿著少婦的氣息,讓從來沒有接觸過男女之事的林曉東渴望不已。

    在加上她的男人在外面房間,那種類似偷情的刺激卻是讓他火氣頓燒。

    “我進來了!”  “恩!”  經過一番準備之后,兩人的憋著的火氣終于讓他們開始了進一步行動。

    隨著一聲輕吟,唐宛如的眉頭微微一皺,讓林曉東忍不住關心道:“是不是很疼?”  唐宛如嗔怪看了他一眼,用近乎吟嘆的聲音道:“你的東西好大!剛開始慢慢來嘛!”  “哦!”林曉東聞言,身體起伏力度緩而慢,這樣做起來的時候才能更加順暢和舒服。

    他沒想到唐宛如都已經結婚四年了,那個地方還那么緊致,讓人欲罷不能。

   我叫郭 大剛,今年22歲,家住合樂屯兒。

  爹娘死得早,我在鄉里鄉親的接濟下,讀完初中就不念了,回家打理這一畝三分地兒。

  因為窮,這幾年過去,我連個對象都沒有。

  村兒里那些好看的小姑娘,別說正經 跟我說話了,見了面、都繞道走。

  她們都可勢力眼了,說到底,還不是因為我家窮?今兒個下午,頭頂上的太陽死皮賴臉的掛在半空,把地上都快烤出小火苗來。

  我待在西山腰、自家的苞米地里,心里也快竄達出小火苗了。

   在我對面,村兒里最俊俏的趙寡婦,正笑吟吟的盯著我。

  她跟我相距不到兩步遠,身上的香味兒,一陣陣的往我鼻子里鉆,都把我鼻孔造癢癢了。

  “大剛,你別躲,趕緊拿正眼兒瞅我!”“你給我說實話,我好看不?你想不想知道,我有多重?”趙寡婦問道。

  她說話時,那小模樣可好看了,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子,像是起了一層水霧,水汪汪的,就如同會說話一般。

  順著她尖尖的下巴頦往下看,就能看到雪白一道深溝溝,直沒入大脖領子下。

  再接著看看她那兩個圓潤鼓翹,伸手就能夠到的大白饅頭, 我就口干舌燥的,都把我憋出了尿意。

  我在腦門子上抹了一把汗,緊張兮兮的問道:“趙姐,你到底是想干啥啊?我又沒帶秤,咋能量出你體重多少?”我就納了悶,趙寡婦今兒個是中邪了吧?她為啥主動找上了我?趙寡婦是村兒里的 陰陽先生,也是這十里八村、有名的大美人兒。

  她不僅臉蛋長的好看,身段也好,前凸后翹、長的可勻稱了。

  我最喜歡鳥悄的跟在她身后,時不時的瞅瞅她的渾圓翹起。

  我就覺得,她那桃子型,生養的可好看了。

  不過趙寡婦小嘴兒很厲害。

  罵起架來,她能把活人罵死、把死人罵哭。

  從對方祖上十八代、到重重孫子輩兒……罵人都不帶重字兒的。

  真要動起手來,她下手也黑,真敢往死了削啊。

  就在前年,我被發小慫恿,二半夜去了趙寡婦家,想偷看她洗澡。

  結果不知咋滴,她剛剛脫了衣衫、坐進澡盆子里。

  倏然間她頓了頓,隨后急急忙忙穿好衣服,拎著搟面杖就朝我倆追來。

  那家伙,給我倆追殺的,我發小穿著的大褲衩子,都讓趙寡婦給追丟了。

  我更慘,被她堵在了小橋下,搟面杖劈頭蓋臉、朝我這一頓神砸,給我揍的屁屎狼嚎的。

  隨后三天, 我都沒下來炕,還是我發小天天拿方便面喂我,這才挺過來的呢。

  所以這會兒,看到趙寡婦對我態度好得不得了,我心里就打怵,生怕她是想出了啥損招,在故意禍禍我。

  趙寡婦朝我翻了個白眼兒,同時還撩了撩頭發,那動作,瞅著可有風情了。

  “樣兒吧你!你腦袋是不是不轉軸了?誰說稱量體重,非得用秤?”“你隨手那么一抱,不就知道我幾斤幾兩了么?”趙寡婦特意向前走了兩步,這一來,我倆就差臉貼臉了。

  說話時,她春蔥一般的右手食指,在我胸膛上輕輕劃著圈兒。

  兩圈過后,我魂兒都快讓她給劃飛了。

  我大口咽了一口吐沫,說道:“我求求你,可別逗嘍我了。

  照你這么一說,我不僅能稱量你有多沉,還能順手量出你腰有多細呢。

  ”“趙姐,你跟我說實話,到底有啥 事兒求我?你說出來,我保管喯兒都不打(不猶豫),就算頭拱地,也得給你辦好。

  ”我始終覺得,趙寡婦是遇到了啥為難事兒。

  老話常說:寡婦門前是非多,其實寡婦家里,那些爛眼子的事兒更多。

  我琢磨著,興許是有啥體力活兒,她找不到別人了,于是才來求我。

  趙寡婦臉皮兒薄,不肯主動說出來,就故意弄出這些幺蛾子來,讓我先開了口。

  嗯嗯,我肯定猜的八九不離十。

  我心里剛有了這個想法,便看到趙寡婦臉色一變,不再是先前的好言好語了。

  “哎呀,大剛,我說你是不是個帶把兒的?就不能爺們些?”“行,我也不跟你磨嘰了!我看你是軟的不吃、吃硬的。

  哼!”趙寡婦哼了一聲說道。

  我愣了愣,沒太弄明白她話里的意思。

  便在這時,我只覺得身上一緊,卻是趙寡婦猛然抱了上來。

  緊跟著,趙寡婦一個腿絆把我撂倒。

  她軟乎乎、帶著香味兒的身子,就這么強行壓在了我的身上。

  我是既緊張、又興奮啊!恍惚的,我有種直覺:我等會兒好像要跟她,整出啥事兒來。

  可我又有些擔心,要是偷摸的把趙寡婦給吃了,村兒里那些大小跑腿子(單身漢),不都得跟我玩兒命?而且,往后我跟趙寡婦還咋相處呢?我倆這不成了“壞了一只鞋”的男女關系?心里想著這些,我就趕緊說道:“趙姐,你可別逼我啊!我郭大剛頂天立地、可不能做對不起你的事兒。

  你趕緊起來!要是再不起來,我可容易失控了啊!”我沒說假話。

  就那么屁大會兒工夫,我就難受的不行,頓時來了感覺!“失控?咯咯咯——你趕緊失控個給我看看呀!”趙寡婦輕笑著說道。

  她緊緊貼在我的身上,在說話時,她還不老實,在我上面咕蛹來、咕蛹去(挪動)的。

  把我弄的心臟砰砰亂蹦。

  我體內的血,也在刷刷往上涌,瞅著趙寡婦的視線里,好像都通紅一片了。

  我咬了咬牙,說道:“這可是你主動上桿子的啊,我要是做出禽獸不如的事兒,那你可別怪我!”說話時,我腰桿子猛然發力,瞬間就翻了過來。

  我的兩腿挎在她小細腰上,就算她這會兒想反悔,那也來不及了。

  我的兩手撐在她耳朵旁的地壟溝里,近距離的盯著她的眼睛。

  我瞅向她的眼神,就如同一只餓了幾天的狼,突然發現了一個小綿羊一般。

  而且那只小綿羊,身上還沒穿羊毛!開玩笑呢,自打成年后,我家小鳥都憋了四五年了。

  今兒個既然趙寡婦主動勾搭我,那我還能慣著她?我得放飛自我,徹徹底底、當一回純爺們!“來呀來呀!你要是不做,那你就是禽獸不如!”趙寡婦的小嘴兒真是厲害,都這會兒了,她還叭叭叭的埋汰我呢。

  讓她這么一刺激,我心里的所有顧慮,瞬間一掃而空。

  媽了巴子的——這一刻,老子不僅是豪氣干云,我的豪氣都能干太陽!今兒個誰也甭想阻止我,這只禽獸,我還當定了呢。

  心里這么想,我的大手同時開始行動。

  摸摸索索、朝著趙寡婦的褲腰,就抓了過去。

  趙寡婦其實就比我大四歲,加上平時從不干體力活,保養得好,她瞅著就像跟我同齡似的。

  她臉蛋兒上的肉,光滑的像剝了殼的雞蛋;那微微嘟起的嘴唇,十分的誘人。

  在我有所動作時,趙寡婦似乎也有些緊張,大口呼吸間,時不時把她襯衫領口撐的很大。

  以我的角度,正好能看到里面的風景。

  恍惚的,我都產生種錯覺、我好像聞到一股子奶粉味兒!想象著即將發生的事兒,我的心跳就更加厲害,興奮地、渾身都微微發抖了。

  沒吃過豬肉,我可是見過豬跑的。

  這些年,我跟著發小胡小鬧,沒少干偷聽偷看的勾當,所以對男女之事,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去年夏天那回,晚上八點來鐘,正趕上李老三跟他對象倆,在挑燈夜戰。

  我勒個去!李老三拎著他對象一條腿!速度之快,都把我跟胡小鬧兩個瞅的,腦袋不停的左右撲楞。

  等回到家,躺炕上睡覺時,我腦袋還在左右搖晃呢。

  我還真清楚的記得,李老三一邊沖鋒,一邊狠歹歹的說:“小娘們!嘿嘿——瞅我不干死你?”人家對象想都沒想,哼哼唧唧的說:“來嘛來嘛——人家現在就不想活了!”……所以我十分相信:老爺們和小娘們倆整那事兒,保準可得勁兒了。

  要不,以李老三那搓衣板的小身架,能咬牙硬挺半個來小時?而他臉上,又始終掛著那種既狠辣又猥瑣的表情?趙寡婦今兒個,只穿著一條淺粉色短褲衩,配合著她的白襯衫,愈發顯得洋氣性感。

  不過這會兒,我一門心思惦記著吃了她,哪兒去管會不會弄臟她的衣衫?我的大手,兵分兩路。

  左手攻上路,順著她上衣就滑了進去。

  那手感可好了,相當的細粉。

  我的右手向下蔓延,貼近她的肚皮,輕輕一滑,就摸到了里面。

  我剛要再進一步,卻沒想到,她咯咯一笑,兩腿猛然并攏,兩手撐在我的胸膛上,說道:“你先等會兒!俺有話說!”我梗了梗脖子,頓時就有些冒火。

  我心說,都到這關鍵時刻了,你還有個毛的話要說?真要想說話,那等我進去的。

  那時候我也拿話問你,我說:“你給我等著!瞅我等會兒不弄死你?”你再回答:“來嘛來嘛——人家現在就不想活了。

  ”想著這些,我越發的難受了。

  趙寡婦輕咬著嘴唇,像是擺出一副認命的姿態,小細腰卻微微縮了縮,旋即用力一挺。

  哎——哎臥槽!這給我疼的,我腦門子的冷汗,刷刷就下來了。

  我緊咬著后槽牙,絲絲哈哈、瞪著趙寡婦,說道:“你干啥玩意兒?先前你妖里妖叨的、勾搭著俺;現在,你又不想整事兒了?”“不行,咱倆太不公平,弄或者不弄,全由你操控。

  你可真膈應人!”說著話,我就想起身。

  我覺得趙寡婦太壞了,把我肚子里的小火苗勾搭起來,卻又不肯幫忙滅火。

  啥玩意兒?戲弄別人有意思?我心里同時又閃過一抹失望。

  哎——我這算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

  人家趙寡婦那么好看的娘們,會無緣無故的、把身子給我?這不是開國際玩笑么?“瞅瞅你氣的這小老樣?氣囊啥樣、你啥樣!你過來,我跟你說一件事兒,你要是答應了,那我立馬閉上眼睛,隨便你咋折騰!”趙寡婦說道。

  她的一只手死死抓住我的脖領子,像是生怕我離開。

  另一只手,則是牽引著我的右手掌,輕輕刮我。

  讓她這么一挑逗,我頓時又來了電。

  我說道:“你可別忽悠我啊!有啥事兒,你趕緊說!我保管一百個答應!”像是在表決心,在說話時,我右手的大巴掌猛地一握,狠狠的表了一個態!趙寡婦不知是舒服的還是疼的,嬌嫩的身子一顫,輕輕打了個哆嗦,隨后瞪了我一眼。

  不過不管咋瞅,我都覺得她像是在對我拋媚眼兒!“大剛,你也知道,我們女人家,身子骨嬌嫩,扛不起大事兒!”“從明年起呀,這附近的十里八村兒,可就要不太平嘍!到時候,你能幫俺扛事兒不?”趙寡婦問道。

  我想也不想,連忙點頭,說道:“百分之百能啊!你放心,就算天塌了,我都能幫你頂著,保管不用你操心!”那會兒,我是真急昏了頭,腦子里,不知鉆進去多少精神抖擻的蟲兒,早就把我腦殼給磕懵圈了。

  所以也沒細細品味她話里的意思,我就迫不及的答應下來。

  我的想法很簡單!不就是幫你家挑挑水、干干力氣活兒么?那有個啥嘞?我這年輕大小伙子,別的沒有,就是力氣足。

  她要是肯答應,那我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去她家炕上干活,保準兒能把她整的嗷嗷叫!趙寡婦嘻嘻一笑,說道:“那就好!不過,你還是當我面兒發個誓吧!”我心說,小娘們就是磨磨唧唧的,隨口發個誓,能管啥用?前年夏天,我們村兒杜鵬和小燕兩個,搭伙去外地買種豬。

  等進了縣城后,為了圖省點錢,他倆就住進了一間賓館。

  當時小燕還有些不放心,當場讓杜鵬發誓,晚上睡著后,可千萬不能對她使壞。

  杜鵬倒是真發了誓,祖宗三代決的,發的誓可毒了。

  可結果怎么樣?前腳小燕剛睡著,他后腳就把自己剛發的毒誓拋到了腦后,立馬就把人家給忙活了。

  到現在,他倆的孩子都一歲多了。

  所以在我看來,發誓就是放屁打鳥,沒個幾把準!在我發誓過后,趙寡婦果然安靜下來。

  她緊閉著眼睛,長長的眼睫毛我忽閃忽閃的,還真是不再跟我整景兒了。

  我笨手笨腳的趕緊下手,免得她再反悔。

  等忙活的差不多了,我便撅頭瓦腚、猛一拱身。

  我朝著趙寡婦…..我都沒法用語言,來形容那會兒的感覺。

  反正,可特么得勁兒了。

  而且不知趙寡婦是不是天賦異稟,我總覺得,她那里涼嗖嗖的。

  就好像,有一股股清涼的氣流,隨之傳到了我的身子里。

  我心里一樂,心說嘿!她這還自帶解暑功能呢?真特么高科技!此外,她那肉嘟嘟的小嘴唇兒,我也沒少忙活。

  剛開始時,趙寡婦好像還有些小緊張。

  慢慢的,她就進入了狀態,緊緊的摟著我。

  小嘴兒里還哼哼唧唧的,叫喚的可好聽了。

  ……十幾分鐘后,我的第一次就撐不住了,那種前所未有的暢快感啊,我覺得渾身上下,可輕松了。

  估摸著,要是在腋下插兩只翅膀,我都能飛上天!那一個下午,真叫一個快活。

  等傍天黑回家時,我走一步、拄一下鋤頭,旁邊還得有趙寡婦扶著我。

  我兩腿顫顫巍巍的、都快軟成面條了!等快要進村兒時,我把趙寡婦撲楞開,免得被外人看著。

  “樣兒吧你!還知道羞臊呢?那行,你慢慢走,等換過了干凈衣衫,我再過來找你!”說著話,趙寡婦在我屁股上猛拍了一把,差點兒沒給我拍個前趴!隨后她才扭著翹臀,滿心愉悅的先走一步了。

  我咔了咔眼睛,心說聽她話里的意思,貌似今晚還要再戰?這我心里可有些突突了。

  好東西,吃一次兩次的還行,要是吃的太多,那不得吃傷著?心里想著這些有的沒的,我拄著鋤頭,慢騰騰往前挪。

  從村子口到家里那兩步道,我活拉用了半個來小時。

  等進了屋、舒服的躺了下來,我便開始回憶跟趙寡婦的每一個細節。

  慢慢品著這些細節,我又漸漸來了狀態。

  我琢磨著,等趙寡婦晚上九點來鐘過來后,我要不要再跟她交一回手?這次我換個新鮮的!正想的過癮,陡然間聽到頭頂響起個聲音。

  “就他這樣的?明年能行?”這聲音聽著是個男子動靜,嗓門清脆響亮,在屋子里,都震蕩出了回音。

  我頓時就嚇得一哆嗦。

  不對啊,我回來時,房門明明是鎖的好好地,咋會有人進來?而且進屋時,我簡單打量過幾眼,也沒發現有外人啊!更奇怪的是,這聲音是從我頭頂傳來的;而我頭頂,只有一整面涂著白石灰的棚壁!那里怎么可能藏著人?想到這些,我的頭皮就有些發麻,強扭著僵硬的脖子,向上看去。

  果不其然,上面沒人!“你看,他還是個睜眼瞎!咯咯咯……這個有點兒意思,咱們往后,再不用擔心被欺負啦!”另一個聲音說道。

  這是一個女聲,話音柔柔膩膩,像是在撒嬌。

  明明挺好聽的動靜兒,可傳進我的耳朵里,卻是讓我毛骨悚然。

  我渾身汗毛、都快炸立起來。

  這兩個人是誰?聽著聲音方向,明明在我頭頂,可我為啥看不見?難道說——他們是……想到那種可能,我立馬“嗷”的叫喚一聲,身子里不知從哪兒多出一股力氣,刷的一下從炕頭蹦跶下來。

  我火急火燎的想要向外跑。

  可明明虛掩著的房門,猛然間關上。

  猝不及防下,只聽“砰”的一聲,我的腦袋重重撞在了門板子上。

  哎呀臥槽——這給我疼的,只覺得頭頂上火辣辣一片,我脖子好像都短了一截。

  在我坐在地上、痛苦揉著腦袋時,身邊像是刮過兩陣小風,卻帶著一種陰測測的冷意。

  周圍的空氣,仿佛隨之降低了幾度,讓我感到些許清涼。

  可等我反應過來,這清涼是怎么來的,我臉上的肉頓時抽了抽。

  狠狠踹了幾腳房門,居然沒有踹開。

  我有心想要爬回炕上,用被子遮住腦袋,可我兩腿哆哆嗦嗦、軟的根本就站不起來。

  那會兒,我是真差點兒被嚇尿了。

  心臟砰砰砰——如同打鼓一樣,蹦跶出極快、極有韻律的節奏。

  我家隔壁,那得了腦血栓的荊長江,要是聽著我此時的心臟節奏,估摸著都能跑丟。

  我的氣息明顯不夠用了。

  就仿佛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前后擠壓著我的肺部,讓我喘不過氣來。

  眼前冒出無數的金星子,耳朵里也在嗡嗡作響,卻不知到底是什么,在發出的聲響。

  ……不知過了多久,猛然間聽到咣當一聲,卻是房門被人從外拉開了。

  我又是嚇了一大跳。

  等抬起頭,看清來人時,我頓時就鼻子一酸,有種眼淚汪汪的趕腳。

  來人可不就是趙寡婦?我就像個在外漂泊的流浪漢,終于碰到了一個老鄉一般,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撲過去、一把摟住了趙寡婦。

  親人啊!你來的可真及時!你要是再晚來一會兒,我都得被嚇出屎了。

  趙寡婦明顯誤會了我的意思,她用力掙了掙,發現我摟的很緊,她就把小手伸進我的后腰,用力擰掐我的細嫩肉。

  “瞅你那損出!趕緊放開我!真要想整事兒,那也得閉了燈、鎖了門才行啊!”“你這屋子里通亮通亮的,你是想給外面路過的人,來段真人表演咋滴?”趙寡婦啐罵道。

  我絲絲哈哈倒吸一口涼氣,強忍著腰身傳來的疼痛,死活就是不肯松手,心里卻是有些來氣。

  我心說,我長得有那么渴嗎?你就看不出個眉眼高低,分不清我那是在害怕?心里雖是這么想,可等張開了嘴,我說出的卻是另外的意思。

  “趙姐,你趕緊幫忙瞅瞅,我屋子里——是不是有啥臟東西?”我問道。

  附近的十里八村兒,陰陽先生倒是也有幾個,不過大家伙兒私底下議論,都說趙寡婦的道行最高。

  經過她手瞧的病,就沒有看不好的。

  誰家要是遇到了臟東西,她簡單念叨幾句,燒些紙錢或者替身,而后鐵定是手到病除,可尿性了呢。

  所以,這會兒我可不敢得罪她。

  我還要依靠她,幫我趕走這些邪祟呢。

  “咯咯咯——原來你是聽到了臟東西說話呀!嘖嘖……真沒想到,你慧根深種,如此的有靈性。

  看來我一番栽培,心血真是沒白費呀!”明白了我的處境,趙寡婦也不再為難我,輕聲安慰我幾句后,她便扶著我坐在炕沿兒上。

  剛才我的反應也是太強烈了。

  想著道行高深的趙寡婦就在旁邊,我的情緒漸漸平復下來,那雙看似不老實的爪子,早就離開了她的身子。

  “趙姐,我為啥能聽到臟東西說話?你說的栽培,又是個啥意思?”“你……啥時候栽培我了?”我深呼吸一口氣,而后納悶問道。

  我跟趙寡婦同村這么多年,打交道的次數,用一只手都能數的過來。

  尤其是偷看她洗澡、被胖揍一頓之后,我就更不敢跟她朝面了。

  就我倆這交往次數,她有機會栽培我?今兒個下午,我倆在自家小塊地里,倒是有過近距離親密接觸。

  可就那么一會兒工夫,她不至于就把我栽培成功吧!你就算栽顆蔥,速度也沒那么快啊!我心里隱隱升起一種直覺。

  可又絕不敢相信,那樣的事情,會真的發生在我身上。

  媽了巴子的——這小娘皮的肚子里,到底在打什么小九九呢?興許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趙寡婦先是嘻嘻一笑,隨后說道:“沒錯呀沒錯呀,當然是因為我的栽培了。

  要是沒有我,你咋會開了天耳、聽到臟東西的動靜?”按照趙寡婦的說法,打明年起,就是五百年一遇的大陰年。

  當大陰年來臨之際,需要一位頂天立地的陰陽先生,領著道門中人同力抗衡。

  不過這事兒相當的危險,稍有不慎、便容易身死道消,永世不得踏入輪回。

  在我們這些門外漢看來,趙寡婦的道行賊拉邪乎。

  可實際上,她是自家人知自家事,知道等大陰年一到,她是萬萬扛不住的。

  于是精心算計下,今兒個下午,她就找到了我,讓我擁有了道行,并引誘我立下誓言,再沒了反悔的可能。

  聽完趙寡婦這番解釋,我就跟被雷劈了似的,瞬間被雷的外焦里嫩。

  娘了個大象鼻來——我就說嘛,她妖里妖道的、為啥非要跟我整事兒?感情她這是使了招乾坤大挪移,想把明年的災難,都轉移到我身上。

  以她的能耐,都沒把握應對那什么大陰年,我一個半路出家的二半啃子,就能扛得住?靠,我要是能扛得住,荷蘭豬都能上樹!我的腦袋搖晃的像撥浪鼓,苦著臉說道:“趙姐,你就別高抬我了,我哪是那塊料?“要不,你指點指點我,讓我把道行還給你吧!”“你讓我賠你點兒錢都成!”我是真心不想跟臟東西打交道。

  那玩意兒,賊拉邪乎,一個弄不好,很容易惹火上身的。

  聽我這么一說,趙寡婦就狠狠瞪了我一眼。

  “完蛋玩意兒!你把道行,當成是鍋碗瓢盆了?都單向傳給你了,怎么可能再還回來?”“還有……我把身子給了你,那是你情我愿的,你給什么錢?你當我是小姐嘛?”“你過來,我給你仔細說道說道,咱們出黑門,都有些啥規矩。

  ”隨后,趙寡婦也不管我愿不愿聽,她就叨叨叨的講述起來。

  自古民間有三出:出馬、出道、出黑。

  其中的出黑,說的就是陰陽先生。

  陰陽先生看似風光,能斷陰陽、定風水、驅邪祟、化劫難。

  可實際上,人前顯貴、人后遭罪。

  與那些邪祟打交道時,更是兇險萬分,一不小心,就容易被牽扯因果、折損陽壽。

  出黑一門說道極多,便是傳功一途,便分作“面授身教”、“灌頂醍醐”、“殺取奪舍”、“陰陽倒流”等不同方式。

  其中面授身教最為正統,師父把選中的徒弟帶在身邊,經過三年言傳身教后,方可出師門。

  灌頂醍醐最為慘烈,多數為師父自知命不久矣,與徒兒主竅相連、主脈相通,一身道行強行灌注體內。

  事成后,師父能將五成道行留在徒弟體內,自身卻是道行殆盡、隨后便撒手人寰。

  殺取奪舍最傷天和,要奪取陰鬼、陰物、精魅等道行,補充至徒弟體內。

  這一做法,為不得已而為之,不僅有違天道,更是大損陽壽。

  人死后,不得墜入六道輪回中的“上三道”,需在“三惡道”中償還罪業,整整三世后,方可投胎做人。

  陰陽倒流最是旖旎,多為夫妻、情侶之間傳功授法。

  事成后,一人道行轉入另一人體內,自身除去損失全部道行外,卻沒有性命之憂。

  趙寡婦對我的傳功方式,便是陰陽倒流,屬于單向傳功。

  過程中,老爺們和老娘們之間,越是歡喜愉悅,傳功的效果越好。

  ……我撓了撓臉皮,心說這下可完犢子了,這還不帶反悔的。

  往后,我真要成天和那些邪祟打交道了么?我都看不到它們,我咋收拾它們啊?玩兒呢?似乎猜出了我的顧慮,趙寡婦拿出一個小帆布包,從里面掏出兩本書來。

  這會兒我才注意到,原來趙寡婦是有備而來。

  我剛才被那邪祟聲音給嚇屁了,都沒注意到這些細節。

  “大剛,這兩本書,一本是《陰陽》,一本是《風水》。

  ”“往后有不懂得地方,你隨時可以問我。

  不過,我道行盡數轉到了你的體內,驅邪避諱的事兒,可要你親自操刀才行,我可幫不了你!”趙寡婦說道。

  我接過磚頭厚的兩本書,心里瞬間有十萬只草泥馬尥蹶子而過。

  麻痹的——從小到大,我最煩的就是看書了。

  要不是這樣,我能連高中都沒考上?我簡單翻看了兩頁,再沒了興趣,于是走到炕柜那兒,把兩本書扔了進去。

  我計劃好了,等明年大陰年一到,愛咋滴、就咋滴。

  反正,我不想學這些破玩意兒。

  有那閑工夫,都莫不如多養幾只小雞,時不時的還能吃到雞肉、補補身子呢。

  趙寡婦也不介意我的態度,她始終笑吟吟的盯著我。

  等我坐回炕沿,她就掏出一個小玻璃瓶,里面裝著一些半透明的液體。

  “來,大剛,我幫你開啟天眼!等你看過《陰陽》中的勸鬼篇,就能正兒八經的給人瞧病啦!”玻璃瓶里的液體,是黑牛眼淚。

  里面那些渾濁的黑顆粒,則是燒掉的符箓灰。

  再加上我有道行加持,兩相結合,就能開啟天眼。

  這我倒是來了興趣。

  我琢磨著,等我開了天眼,往后再偷看誰洗澡,那得老方便了吧!說不準,天眼還有透視功能呢。

  到時候還要去縣城的彩票站刮彩票去。

  我要讓彩票站的老板娘,賠的連褲衩子都不剩。

  趙寡婦冰涼的小手,蘸著幾滴牛眼淚,在我眉心正中央輕輕涂抹著。

  片刻后,我體內升起一股暖流,不受控制的朝著眉心涌去。

  嗡——我的腦子里,恍惚響起一聲悶響。

  下一秒,我的眼前就出現了新變化。

  我能看見臟東西了!在我家棚頂上,果然飄著兩只陰鬼。

  那男鬼長得很兇惡,臉上一道長長的刀疤,從太陽穴直貫到下巴頦。

  那女鬼卻相當的好看,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泛起一層霧。

  最奇怪的是,女鬼身上居然沒穿衣服,就這么光著身子,就這么清楚的呈現在我眼前。

  “咦?他這么快就開了天眼?”“看來趙寡婦說的沒錯,這小子的資質,果然是出類拔萃啊!”“不行,我得趕緊走了,我覺得有些危險!”那男鬼似乎膽子很小,嘟囔了幾句后,嗖的一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女鬼卻不肯走,忽悠一下、飄蕩到我身前,眼睛里閃爍著好奇之色。

  媽了巴子的——你瞅我、我就瞅你。

  反正有趙寡婦在,我(少婦做愛小說)怕個屌?這會兒,趙寡婦拉上了窗簾,又去了趟外屋。

  我則是咔著眼睛,把女鬼從頭到腳、打量個遍。

  這小妞兒,屬于嬌小玲瓏型的,身形可袖珍了。

  而兩條腿兒,卻是筆直筆直的,發現我在看她,對方也不害怕,反而咯咯咯的笑著,不停的轉身,似乎想讓我看的更仔細些。

  我納了悶,心說臟東西都這么開放嘛?都不怕被別人看?此外,臟東西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嚇人啊。

  天眼望去,它們和普通活人沒什么兩樣。

  片刻后,趙寡婦回到里屋,把一套被褥鋪在了炕上。

  我有些發蒙,問道:“趙姐,你這是要干啥?”“干啥?當然是干一些你們老爺們都愛干的事兒唄!”趙寡婦說道。

  說話時,趙寡婦就拉扯我,想要幫我摘巴衣衫。

  我推脫兩下,說道:“咱們還是先做點飯吃吧,我肚子都餓了。

  ”“再說了,屋子里還有個女鬼呢,我別扭啊!”我琢磨著,趙寡婦是不是被我給整上癮了?她就這么想跟我滾大炕?趙寡婦把我撲倒在褥子上,笑呵呵說道:“呦——你餓啦?那正好,我來喂你!”“至于女鬼……就讓它隨便看嘛!看著看著,你就習慣了。

  ”我搞不清楚,為啥趙寡婦的力氣那么大。

  我都使勁兒掙扎了,結果到底沒扯過她,讓她把我摘巴的,溜干凈!沒一會兒,趙寡婦摘掉了外面的短袖和短褲,露出她里面的貼身衣物來。

  哎呀媽呀——這些貼身衣物,簡直太不正經了。

  瞅瞅還是半透明的,隱隱約約的。

  還有小褲,那是啥玩意兒?那是正兒八經的褲衩子么?要我看,那就是幾根細帶子,胡亂的系在一起,就一塊巴掌大小的布。

  這會兒,趙寡婦就完全占據了主動,可要比在苞米地時,大膽多了。

  整個過程,那女鬼就半飄在空中,瞪著烏溜溜的大眼睛,似笑非笑的盯著我。

  被趙寡婦這么一整,我還能控制得住?別說是有一只女鬼盯著我了,就算滿屋子全是鬼,我都該做啥、就做啥。

  農婦有山泉,技術還特么全!只要是個正常的老爺們,那甭想抵抗的住。

  ————趙寡婦在我家住了七天。

  這些日子,只要我還行,她就想方設法的勾搭我,讓我貢獻糧食。

  現在,我一想起那方面的事兒,我都想吐!我都沒法正常走道了,清一色得扶墻。

  就連上廁所,我都是蹲著的。

  趙寡婦還逼著我,開始學習《陰陽》,從里面的勸鬼篇開始,練習那些拗口的咒語。

  我覺得,嘴里的舌頭,好像都打成了個中國結。

  不過,練習咒語的好處,也是很明顯的。

  從那之后,我家屋子里,再沒出現過陰鬼。

  按照趙寡婦的說法,咒語念動時,會溝通天地法理,對陰鬼形成強大的威壓。

  隨著咒語的不停念動,那威壓還會不斷疊加,最終就會逼迫陰鬼遠去。

  “大剛,到今兒個為止,我身子里那些殘留的道行,就都轉移到你體內啦!”“往后,滾大炕的事兒,我不會再為難你!”“不過你要注意點兒,道行入體,你身上的陽氣就會格外的旺盛,對小娘們有強烈的吸引力。

  ”“你可別拈花惹草的,整出一身病來呀!”趙寡婦說道。

  我翻了翻眼根子,心說啥意思?有了道行之后,我還成了香餑餑了?我才不信呢!白天,我躺在炕上,歇息了一整天。

  趙寡婦說話算話,果真沒再勾搭我。

  等到傍天黑時,我不僅變得生龍活虎的,反而感覺體內的力氣,好像比以前更大了。

  “喂——大剛,大剛……你在家沒?”我正在練習勸鬼訣,這時院子外響起熟悉的聲音,卻是我發小胡小鬧過來了。

  看見趙寡婦待在我屋子里,胡小鬧就干笑了兩聲。

  他笑的可賤了,把牙花子都翻出來了。

  “干啥?你有事兒?”我問道。

  胡小鬧沒著急回答我,反而拉著我來到了屋外,像是要刻意避開趙寡婦。

  “行啊你,村兒里有傳言,說你把趙寡婦給吃獨食了。

  ”“這么一看,傳言果然是真的啊!”胡小鬧說道。

  讓他這么一說,我肚子里就泛起一股苦水。

  媽了巴子的——吃獨食兒,聽起來挺好聽,可讓你一天七八次,你試試?也就是我現在恢復過來了。

  要是昨天這工夫,我抬眼皮都嫌累。

  “趕緊說正事兒,你過來找我啥事兒?”我問道。

  我跟胡小鬧是光屁股長大的,只要有他摻和,那準沒好事兒。

  什么打架斗毆啊,去水庫偷魚啊,戲耍小娘們啊……我倆在村兒里,都快成了萬人煩了。

  “嘎嘎——當然是好事兒啊!你知道不,今晚兒李老師要去鍋爐房洗澡。

  ”“我聽她跟燒鍋爐的二大爺打招呼了,讓他把水燒好,晚上七點左右,她就過去。

  ”胡小鬧賤兮兮的說道。

  李老師……要在鍋爐房洗澡?臥槽——這個可以有哇!我回屋跟趙寡婦打了聲招呼,隨口撒了個謊。

  而后我和胡小鬧兩個,著急忙慌向著鍋爐房方向而去。

  胡小鬧說的這個李老師,她叫李芬芳,是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在農小教英語。

  當年讀小學、初中,我倆都在一個學校。

  這小娘們外表上看斯斯文文的,實際上,她可特么壞了,又屬于悶騷型。

  記得上小學六年級那會兒,李芬芬就開始早熟。

  她答應我們班級的男生,可以數她褲衩上的點點,一秒鐘一塊錢。

  那家伙,那錢都讓她賺翻了。

  后來我也想數點點,就省吃儉用的,攢了半個月的零花錢,一共五塊錢。

  等第二天找個沒人的地兒,她讓我數點點時,我才發現,那褲衩子上全是特么黑點點。

  乍一看,就跟斑點狗似的。

  我這人死心眼兒啊,愣是咬牙全部數完。

  結果……麻痹的,超時間了。

  我欠她五十多塊!我兜里也沒那么多錢啊,只能暫時欠著。

  李芬芳這就不高興了,揚言要找人削我,說一定要把我腦瓜子打放屁。

  那天周末,我在西山腰正在放大鵝。

  李芬芳果然領了七八個外校生,把我圍在中間,給我好一頓圈踢。

  在李芬芳的指揮下,他們下手可狠了,等我爬起來時,一走路都直畫圈!我家大鵝,還被李芬芳給揍丟三只呢。

  所以說,一提起李芬芳,我就恨的壓根直癢癢。

  “小鬧,你的智能手機帶著沒?”我問道。

  看到他點頭后,我就揮了揮拳頭,心說李芬芳,你給我等著。

  等會兒老子非得把你全套鏡頭錄下來。

  我讓你當老師?我看你哪兒濕?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