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mami miyamoto >

mami miyamoto



老吳也是急中生智,勸慰下 李芬的焦急后,去工具箱里取來了 鑷子

  Yau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特別細心的拿酒精消毒后,這才 一只手扒著李芬那里,一只手送進鑷子去。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果然,術業有專攻。

  手指做不到的事情,用鑷子很輕易就給拿了出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取出的一瞬間,李芬長長出了一口氣,光潔的額頭上都沾滿了汗水。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這時候,老吳也是癱倒在了輪椅上,鑷子和塑料片都隨手丟 落在地上。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太難受了,太累了,他感覺自己都快要死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真的要死了,而且是活活給憋死的。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在這難受的時候,李芬羞赧的聲音傳來,老吳,謝謝你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吳累的沒睜眼,只擺手示意沒什么。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很快他就意識到不對,因為李芬只有在跟他發生那種旖旎的時候,才會喊他老吳。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這會兒旖旎明顯已經結束了,‘老吳&quo;這個稱謂,不該再出口才是。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在他意識到不對的瞬間,忽然感覺到有雙小手落在了他的身下。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吳趕緊睜開眼睛,然后就看到李芬已經半蹲下身子,隨即光著屁蛋兒坐在了他腿上。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褲子給解開了,那猙獰的大 東西也給放了出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見李芬紅著臉,然后又將老吳的T恤給脫掉,把自己身前給蹭了上去。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感受到胸前的擠壓和磨蹭,老吳當時就興奮到不行。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且身下還有只溫潤的小手,在輕柔的幫他弄著。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芬兒,你……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吳話都沒說完的,李芬就趴在他耳邊對他說道:老吳,我知道因為幫我的事情你太難受了,所以我自愿幫你。

  但是我不希望你誤會,我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我、我……我只是感激你而已,除此外沒再有別的想法,你千萬別誤會。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李芬就羞羞的緊緊悶頭在老吳肩膀上。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至于是因為真的感激,還是真的受不了那種誘惑而選擇飲鴆止渴,她自己都說不清楚。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吳也顧不得考慮更多了,現在的他一門心思都在李芬嬌媚的胴體上。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感受著胸前的傲嬌,感受著身下的溫潤揉弄,他興奮的探出雙手,去抓弄渾圓的屁蛋兒。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光滑,好挺,直抓的李芬嬌軀都坐不住了,不停的在他腿上晃動著。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越晃動,老吳就越興奮越刺激。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最終他忍不住了,對李芬央求道:芬兒,你行行好,坐進去吧,我想要你!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芬這時候也是被刺激到不行了,她忍不住的就想脫口而出的答應。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心想著反應都已經這樣了,除了最后一步沒做該做的都做了,答應也沒什么。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是一想到現在里面受傷了,她又不得不強忍住那種迫切的沖動。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吳,里面流血呢,會感染的……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芬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要解釋的這么詳細,所以她好羞人。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老吳也瞬間意識到了問題所在,所以趕緊道歉,并收起了那種心思。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足足半個多小時后,兩人才從這種溫情的旖旎中消散。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作為代價,李芬的胸前濕漉漉的,全是那種東西,還被老吳強迫著她拿手給揉散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通紅著臉蛋兒,李芬猛地咬了老吳耳朵一口,然后羞急的起身,胡亂卷起衣服離開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吳打了,他知道,李芬這就算是徹底的投降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媽媽啊啊啊啊)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離最后真正占有那具嬌媚的身子,也僅是差了稍稍的一步而已。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且他完全有理由相信,這一步,不會太晚,極有可能就是今夜!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就是那個對校方提出那種的要求的歸國教授老師?太年輕了吧?本來還以為會是年過半百的老者呢。

   男主 大女主十幾歲的強取文不會吧!我記得她倆不是死對頭么,誰也不慣著誰的那種,怎么可能會…我是,你是誰?期間,她既沒有動一下 身體,也沒有轉頭來看我一眼。

   在圖書館看書有人吵時間一點一滴的在過去,空氣中慢慢彌漫出蛋糕的甜美和 包子的香氣,比較起來還是包子味更濃一些,畢竟是肉的鮮味。

  我一聽,這話說得也有點兒道理于是說道:好吧,那出去走走,說完后,慢慢地爬起來,渾身都沒有力氣,吳愁在一邊喊了一聲起駕了他一直都認為自己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這里的正常并不是之一般的身體或者心里上的正常,而是值得他 性向方面的正常,以前他也(交換性伴侶)有過稍微心動的女生,不過似乎心里都有一種聲音在告訴著他,不對,這不是他要找的人,他想要得到的不是這個人。

   其實她的內心對女兒有所歉疚,因為藍心研并沒有得到一個完整的童年,而是也有一半的缺失,所以她竭盡所能的想把自己能給的都給予女兒,來填補那段缺失的空白。

  男主大女主十幾歲的強取文你還年輕,前面的路一片光明,不要走錯了路。

  “欸,不過,我們家不會說這些事情的。

  「<四方拜!>」看著秦軒的樣子,也是莫名的嚇了一跳,不過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男主大女主十幾歲的強取文菲勒攔在夜未艾和騎士們中間,樣子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

  啊!!我感受到了POWER!!他 穿著藍色校服校褲,不同于別的男生,在周六可以放縱的日子換上自己的褲子。

  不對不對!我現在,現在已經下定決心,我喜歡的是W……是W……K也還沒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么奇怪的話,在那里愣愣地重復著。

  感覺,莫名地有點可愛……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笛施相信無論是怎樣的騷動,都能被黑目蓮完美解決。

  從今往后,她和那個渣男半點兒關系也不會有了!在圖書館看書有人吵學生互相擠在一起上課,不論男還是女。

  她穿著到她膝蓋的米色 羊絨大衣,里面褐色的百皺裙過了羊絨大衣的邊緣下方一點五寸,腳上穿著.淡.粉.色.黑.跟平底鞋。

  男主大女主十幾歲的強取文哦,好的,好的我匆匆的起身,卻不料腳下再次一滑,就要摔在地板上的時候,我心中大呼不好,然后……再一次感受了那熟悉的 溫度

  仿佛是聽到了王三一請求一般,顏雪竹并沒有按照預想之中和我告別。

  他們也就是獵奇心在作怪,只要我不開口,過一段時間,他們沒熱情了,自然淡忘了,要知道,我的事跟他們從根本上是沒有關系的。

  結果....雨澤懵逼的看著嗚喵的雙爪拍打著夢心的胸,二夢心則是微笑的摸著嗚喵的背......他主動和我說想要出去打工,掙兩個錢花花。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