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倫理 片 線上 看 >

倫理 片 線上 看



這時候 熊亮看見了溫喆,大大咧咧的走了出來,他的塊頭很大,要比溫喆高半個頭,一身肥肉,一笑小眼睛幾乎看不見了,從口袋里掏出一盒好煙,騰出來一根,遞給了溫喆,似笑非笑道:“兩塊錢一根的精裝煙,你們這沒有賣的,試試?”看見他那樣子溫喆覺得惡心,好像自己抽不起似的,這家伙語氣中分明是種嘲弄,他搖搖手拒絕道:“不用了,最近上火。

  ”熊亮摳了摳他的大腦袋,收回了煙,也不說什么,眼神中的笑意越發的明顯,回頭 看著旁邊的 二丫道:“聽說你們是青梅竹馬呢,如今這二丫跟了我,等我們結婚了,有空常到我那里坐坐去,咱們喝幾杯?”一邊說著還一邊拉著二丫的小手。

  二丫低著頭,明亮的眼神里帶著不滿和一絲厭煩,看了看溫喆,表情很是復雜。

  誰要和你這個龜孫子喝幾杯,看著熊亮那副嘴臉,溫喆狠的牙癢癢,這二丫原本可是 老子的媳婦,趙老二這個老不要臉只想錢的老不死的,把這么好的女兒送到這樣的畜生手里,看著他那肥大的手,不知道摸過多少女人了下身了,還有那滿嘴黃牙,不知道親過多少嘴,溫喆只覺得惡心,恨不得上去抽他兩個耳光。

  溫喆不回答他,只是點了點頭,現在人家算是明媒正娶了,自己又算個屁,身無分文,家徒四壁,沒錢沒身份的,只能暫時的忍了。

   村支書的家在小錢村的東頭的大槐樹下,這顆大槐樹樹蔭茂密,是個納涼的好地方,遠遠的看見桌子已經支好了,村支書和劉 小民還有劉 春杏都坐在那里了。

  “小喆呀,來,等你有一會兒了。

  ”村支書一臉的和藹可親,揮著手,示意溫喆坐下。

  劉小民看了他一眼也不說話,上次被教訓了一頓現在看見溫喆也沒有那么橫了,不過眼神里還是帶著不服氣,要不是看在村支書的面子上,估計也不會來,挺不樂意似的。

  村支書的老婆翠花連忙端了菜,溫喆客氣的點點頭,從口袋里摸出了一張大團結,遞給了她,“嬸子辛苦了,來的急,也沒有買點東西,這給孩子買點東西吃。

  ”“哎呀,小喆你那么客氣干啥子,我們這又不是外人,一個村的,還搞這套。

  ”翠花激動的差點把手里的菜給弄掉了,連忙放在 桌子上,手在圍裙上抹了抹,卻沒有伸過去接,只是看著村支書,好像在等指示。

  看著那紅紅的票子,村支書滿面春光,作為村里的大干部,這等場面他見慣了,只是這小喆出手還挺大方的,比他爹要會來事多了,揮揮手說道:“小喆呀,你看我叫你來吃個飯,沒有別的意思,你這就太見外了點。

  ”“應該的,嬸子拿著吧。

  ”溫喆往她手里一塞,翠花順勢接過去,面露喜色,步子邁的喆快,又趕緊去加了兩個菜。

  劉小民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而且很納悶,這小子最近是不是發達了,自從被幾個墨鏡男帶走后,勢力也有了,出手還這樣大方,他這次來什么也沒有拿,雖然村支書是他的叔,可是相比之下,臉上就有點掛不住,對溫喆刮目相看。

  “來,我們喝酒。

  ”村支書很會應酬,一會兒桌子上就倒了好幾杯酒。

  你來我往的干了幾杯,各自臉上都是涌起潮紅,村支書沖著默不作聲的劉小民使了個眼色,劉小民一臉不樂意,被村支書瞪了一眼。

  村支書舉著杯子說道:“小喆呀,這次叫你來,就是為了解開你和劉小民的誤會,啊,這個,鄉里鄉親的,都算是一家人,不要因為一點小事兒大動肝火,傷了和氣,看在我的面子上,以后,大家要和和睦睦的,別讓其他村的人說三道四的,猛子你和小喆喝一杯,啊, 就算是冰釋前嫌了。

  ”劉小民硬著個脖子,臉憋的通紅,十分不樂意,坐著不動,嘴里嘟囔著:“求的小事,他和春杏亂搞,打她主意,叔,你要說句公道話。

  ”劉春杏聽了可不高興了,眨著大眼睛,連忙解釋道:“哥,你咋還這樣說呢,我和小喆什么都沒有,就是看了場電影嘛,再說你不是給俺說了對象了嘛。

  ”“傻丫頭你曉得個鬼,昨天你沒有看到你那對象走了嗎?現在連個電話都不打回來, 我看這事八成讓溫喆給攪黃了,你好說沒什么。

  ”劉小民心里還憋屈著,打了個酒嗝。

  “你這孩子怎么說話的,這話莫亂講,啊,這個,你的妹子可是要個名節的,你這一鬧,就是黃泥巴掉進了褲襠里,說不清楚了,小喆怎么了,我看他挺順眼的,又有個手藝,小伙子也結實,我看沒事,也讓你搞出事了,整天就知道打架,你爹要是在,恐怕會讓你給氣死。

  ”村支書打著官腔,對這個侄子,他實在是不知道怎么管教,所以知道他又惹了事,特意的找到了溫喆,一是解決問題,二是為了顯示他這個村支書的能耐,再說溫喆今天一來就給他拿了禮金,他更是要說點好話了。

  溫喆見劉小民硬著個脖子,他也知道這村里也只有村支書管的住他,連忙起身端了杯酒說道:“既然書記都這樣說了,我看這事算了,我對不對,自有一番定論,我先喝了。

  ”“要喝你自己喝,不是我看不慣,溫喆你也不想想看,就算你跟春杏處對象,你憑什么處?人家那王胖子,可是下了幾千塊的定金的,你跟人家怎么比,你莫以為你有了靠山,可以對我指手畫腳了,我還是不怕你。

  ”劉小民氣的拍了拍桌子道。

  “你給老子坐下來,我一天不死,還輪不到你發脾氣。

  ”村支書似乎毛了,也顧不得說些斯文話,將酒杯往桌子上一丟,氣呼呼的喝道。

  劉春杏嚇的直閉著眼睛,也不知道怎么辦才好,放在嘴里的菜也是索然無味,她索性不吃了,丟了筷子,拿起個蒲扇不停的擺動,說道:“我去幫嬸子的忙。

  ”說著看了溫喆一眼就去廚房了。

  溫喆心想不就是小瞧老子沒有錢嗎,給你看一看,他啪的一下從兜里掏出一疊來,摔在桌子上,這是從金不換那里拿到的,“那王胖子出了錢,我也給你出,你不要狗眼看人低。

  ”看著那紅彤彤的百元大鈔,劉小民不啃聲了,眼睛發直,紅著臉也不知道是害臊還是喝多了酒,眨著眼不可思議的看了看溫喆,最終是低下了頭去。

  村支書也是眼前一亮,他沒有想到這個后生還有這么多實力,連忙擺手道:“哎,小喆,不要賭氣,我知道這是你老爹給你留的辛苦錢,指望著說媳婦呢。

  ”“這是我自己掙的,村支書你說句話,應該算數,今天你就做個主,你說我能不能跟春杏處對象吧?”溫喆只覺得腰板挺實了不少,這有錢就是底氣足,看看劉小民的那個熊樣,嚇蒙了吧,這還只是個開始,老子以后還會更有錢的。

  “啊,這個,小喆呀。

  ”村支書打著官腔,繼續道:“這春杏的爹娘都不在了,我看著她長大,自然希望她嫁個有出息的,這么著,這錢你先拿回去,你們的事,以后再商量,我們先吃飯,猛子,你還愣著做什么,你看看小喆,比你小幾歲,一出手就能拿出這么多,你不害臊,老子養著你十幾年,你跟個敗家子沒有區別。

  ”“不想吃了,飽了,不舒服,你們慢點吃,我先回屋誰瞌睡了。

  ”劉小民覺得索然無味,十分沒有面子,悻悻的走了,他暗想溫喆這個小王八蛋走了什么好運了,還是遇見了貴人相助,哪兒搞的這么多錢?“小兔崽子,一點出息沒有,只會給老子添亂,有老子一半的知識,也把你弄個村長做了,田也不會種,就知道游手好閑。

  ”村支書罵了一聲,坐下來繼續的喝酒。

  溫喆有了一種勝利的快感,這一刻,他越發的認識到錢的重要性,看來現在做什么都離不開錢,他收回了鈔票,取出了好幾張,放在村支書的面前,“書記,我今天來還想找你辦件事,你看這點夠不夠打理?”現在桌子上就剩下了他們兩個人,村支書看了看錢,有似驚喜,問道:“你先說事吧,啊,這個,我們之間不興這一套。

  ”“是這樣的,我最近想考個行醫執照,這不,需要村里打個證明,提供一些有用的資料,書記你幫忙張羅一下,你看怎么樣?”溫喆起身,又給村支書倒了杯酒。

  村支書默默的點點頭,滿面紅光,抿了口酒一齜牙,看來看錢,連連說道:“這個好辦,非常的好辦,容易嘛,你這么有上進心,是好事,等你將來有了出息,去了大醫院,我們村里人也跟著沾光。

  ”“那就有勞書記了,來,我再敬你一杯。

  ”溫喆舉起杯子來,一仰頭喝干了。

  酒過三巡,溫喆離了席,告別村支書,頭喝的暈乎乎的,看來村里這一關是成了,和劉小民的過節也算是搞清楚了,剩下的事就是過兩天去趟衛生局,找找人,打通一下關系,但愿手里的錢還夠用。

  溫喆有點搖搖晃晃的,渾身發燥,準備到屋后的小山林里去趟個午覺,再去衛生所值班,那里涼快,很適合打瞌睡。

  才走到小樹林里,溫喆聽到里面有什么動靜,頓時心里一緊,接著就有說話聲。

  “別鬧,哎,你別這樣。

  ”好像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還有點熟悉。

  “來嘛,這里又沒有人,你早晚是我的媳婦,讓我親一下,就摸一次,我還沒有摸過呢,你怕什么。

  ”是一個猥瑣的男人的聲音。

  溫喆又往前走了幾步,暗想難不成是哪對狗男女在這里偷情,可是這女人的聲音咋有點耳熟呢,躲到一棵樹后面往里一瞧,他頓時火冒三丈。

  就見二丫被熊亮摟(媽媽啊啊啊啊)摟抱抱的,那厚大的嘴唇就往她粉嫩的臉上湊,二丫不停的反抗,推推搡搡的,就是不肯從,可是她哪里扭的過膀大腰圓的熊亮,被他像是老鷹捉小雞一樣抱在了懷里,一雙手不老實的就到處摸。

  這他娘的還了得,搞老子的媳婦,溫喆只覺得心里窩火,這二丫是老子的,你狗日的敢輕薄她,小兔崽子活的不耐煩了,他也顧不得多想,在地上撿了個石頭,嗖的一聲就甩了過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熊亮的腦殼上。

  “哎呀,誰他娘的打老子?”熊亮猝不及防,腦殼上頓時起了個大包,用手一摸,還沾著絲絲的鮮血,他氣的暴跳如雷,瞪著一雙小賊眼四下里看。

  溫喆站在樹干后面,他本來打算嚇唬一下熊亮,讓他知道這里不是搞事的地方,所以先沒有露身,繼續望那邊看。

  二丫趁機從熊亮的懷抱里掙脫了出來,邁著小步子準備跑,又被熊亮一把摟在了懷里,他好像是色迷心竅了,見周圍沒什么,也不管疼不疼了,嘴又湊了過去。

  這下溫喆是忍無可忍了,他趁著酒勁又撿起一個石頭,嗖的一聲砸了過去,熊亮的腦袋上又吃疼一下,這下他徹底醒了似的,再去看時,溫喆已經出來了。

  “我日你老娘,你狗日的吃了豹子膽了,敢打老子。

  ”熊亮氣呼呼的,放開了二丫,朝著溫喆就沖過來,那肥大的手握成了拳頭,就朝著溫喆的身上砸。

   張 小純的俏臉再次泛紅,只是因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就沒有那么糾結了,很快就將上衣脫掉,露出了那一對誘人的大寶貝。

  jUU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那白嫩誘人的寶貝, 老姜心跳加速,一雙眼睛幾乎同一時間就黏在上面下不來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姜叔,可以了嗎?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被老姜看的羞澀,下意識的握緊拳頭,心里居然生出了一點點的期待。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這種想法又很快被她給壓下去了,她一個勁 的說服著自己,自己只是找老姜治病,沒有別的想法。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可以了!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屏住呼吸,伸出手便握住了那誘人的一對尤物,一只手一個,然后小心翼翼的揉捏著。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柔軟細膩的感覺,讓老姜心生蕩漾,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要是能將臉貼在上面就好了,最好是可以吸上兩口。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被老姜刺激到,張小純下意識的就嬌喘出聲了,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俏臉紅的像是在往下滴血。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姜叔,剛才怎么回事,突然有奶了,怎么突然又沒有了?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為了讓自己不那么尷尬,張小純便出言問道。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之前一點奶水都沒有的時候,張小純可能已經絕望了,也沒有抱什么希望,可突然有了奶水,張小純又有了希望,想要更多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等等,我讓仔細檢查檢查,只不過檢查的時候會有點疼,你要忍住!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一本正經的說著。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也收起來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思,變得認真起來了,一臉堅定的點了點頭說:姜叔,你來吧,我能忍的。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之后,張小純的臉又紅了,一股羞澀的情緒從心底蔓延出來,實在是這句話說得太那個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自然明白張小純害羞了,也就沒有繼續逗她,手上的力氣加大,刺激到了幾個穴位,盡量將堵塞的細胞給揉開。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是正常的治療過程,就算是老姜想要憐香惜玉都 不行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果然,被老姜這么一刺激,張小純就露出了難以忍受的神色,原本還紅潤的俏臉瞬間便白了起來,額頭上滲出密密麻麻的香汗,皺著眉一副痛苦的樣子,可就算是這樣,她依然一聲不吭,沒有讓老姜輕點,或者停止。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種忍耐力,也是讓老姜有些佩服。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疼痛緩解了之后,張小純才松了一口氣,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她有可能堅持不住。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了一眼自己的那里,并沒有如想象中的那樣,按摩完了之后就有奶水出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到老姜停了下來,張小純有些焦急了,顧不得還沒有散去的疼痛,緊張的問道:姜叔,怎么樣了,難道不行嗎?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張小純眼里的擔心,老姜不僅沒有出言安慰,反而一臉憂愁的說:問題比我想象的嚴重,估計直接按摩還不行,還需要配合別的治療。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會很疼嗎?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沒有多想,自然也猜不到老姜的心思,只看到老姜為難的樣子,還以為會比剛才還要疼呢。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沒關系,我還能忍,您繼續吧!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罷,張小純直接閉上了眼睛,想到剛才肯定是她露出了難受的表情,影響了老姜的治療,心里多少有些慚愧呢。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看到張小純這個樣子,心里其實也有點猶豫,可當他的目光再次放在張小純那對誘人的大寶貝上的時候,那些醫德呀什么的,都被老姜給拋棄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說的治療不是按摩,是用嘴巴給你吸……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什么?吸……這……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聽到老姜的話,不僅嚇了一跳,這也算治病?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再說了,要是老公還好說,老姜都這么大年紀了,要是讓他給自己吸的話,那豈不是……可這里又沒有別的人,自己又夠不到,除了老姜,還能有誰?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看到張小純猶豫,便知道不能再糾結了,于是靈機一動又說:小純,這可不是我胡說,這件事都是你老公的原因,人的 身體是有記憶功能的,你的那里都已經記住了你老公的力度,你乳腺堵塞的原因也是這里,孩子的力度達不到你老公的力度,奶水出不來,新的奶水就生不成,然后便造成了壞死,這才是導致你沒有奶水的罪魁禍首。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的說一套一套的,關鍵是張小純聽起來還挺有道理的。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于是咬牙猶豫著說:那我讓我老公回來再吸一下行嗎?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自然是不行的,就算是行,老姜也不會讓張小純這么做的。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于是,老姜急忙搖頭說:吸必須要配合我的按摩一起進行的,要不然就沒有效果,而且為了讓孩子以后一直有奶,在吸的時候,還要循序漸進,掌握好力度,這要是稍微出點差錯的話,孩子以后就真的沒有奶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么嚴重?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的臉色變了,一臉緊張的看著老姜。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一本正經的樣子不像是開玩笑,可真的讓老姜吸,這是不是太……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看著張小純又開始猶豫了,不得不再加一把火。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自己考慮吧,我該說的都說了,不過也希望你不要考慮的時間太長,要是時間過了,就算是你答應也沒有用了,按摩的效果過了之后,吸也沒有用了,你剛才的疼也就白受了!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話一說,張小純就變得緊張起來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剛才的疼痛現在還讓她記憶猶新,她也不要讓孩子沒有奶,于是,一咬牙就點頭答應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就麻煩姜叔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這句,張小純一副認命的樣子,雖然閉上了眼睛,臉頰上的紅暈卻是更多了,不過,除了這種羞澀,她心里卻有那么一點點的期待。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心里大喜,沒想到這么容易就成了,看著那殷紅的地方,高高頂起,就好像在期待著他的接觸似的,老姜心里更是火起,白大褂的下面,那帳篷就撐得更大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砸吧砸吧嘴,老姜便朝著張小純湊了上去……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我來了……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早就閉上了眼睛,一動不動,任由那白嫩的,顫巍巍的風景暴露在老姜的面前,緊張的額頭再次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不再猶豫,直接含住了他渴望已久的紅嫩。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將那紅艷艷的果實含住之后,老姜的腮幫子慢慢開始用力……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轟隆一聲,張小純的腦海中突然變得一片空白。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唇溫暖炙熱,嘴巴的周圍有密密麻麻的胡茬,扎在她白嫩的肌膚上不僅不疼,反而有一種麻酥酥的感覺。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個地方是她最敏感的地方,此刻就被老姜含在嘴里,再加上老姜在吞進去的時候,舌尖還在上面游走了一圈,更刺激的張小純連呼吸都暫停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好像有一股及細的電流,就那么從那個地方鉆了進來,瞬間便擴散到她的四肢百骸,讓她的身體猛地一哆嗦,緊接著,便又舒服的想要叫出聲。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極力隱忍,可張小純還是叫了出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如同野貓一般的聲音,極具誘惑,讓老姜心里也癢癢的不行,一雙手直接抱在了張小純的大寶貝上,開始加大力度吮吸起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隨著老姜吮吸的力度,張小純覺得身體越來越空虛,恨不得立馬讓老姜將她填滿。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嬌喘聲越來越難以抑制,聲音也越來越大,雙頰緋紅,雙腿并攏,盡量的不讓自己表現得太過強烈,以此來抗拒著那越來越強烈的欲望。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低頭看去,老姜的神色也有些不對,畢竟是成年人,而且都是經理過那事兒的,張小純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要是再這么下去,倆人要是真的干柴烈火做出那種事情的話,那她還怎么有臉去見在外打工的丈夫。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想到這里,張小純便一個激靈從那種強烈的幻想中醒悟了一點,急忙催促著老姜:姜叔,好了嗎?我有點難受……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心里得意,難受就對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這樣的話他不敢說出來,而是接著加大了力度,使勁的吸了一口,那淡淡的奶香味便彌漫了整個鼻腔,那美妙的味道,比老姜吃過的任何的珍饈美味都要讓他迷戀,要是每天都能吃上這么一口那就好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壓下這種渴望,老姜這才有些不舍的松開了嘴巴,看到紅著雙頰,一臉羞澀的張小純,一本正經的說:馬上就好了,還剩下最后一步。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聽到老姜說馬上就好了,張小純在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心里又有一種淡淡的遺憾,身體上那種強烈的需求并沒有得到滿足,反而更是想要了,要是在家的話,她會用手自己去滿足,可這里是診所,當著老姜的面,她自然不能做出那種羞人的事情。

  j(上門女婿的三姐妹)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就麻煩姜叔了!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低下頭不敢去看老姜,弱弱的開口。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又將手放在了張小純那個地方,在其中的一個穴位上刺激了一下,這個穴位對身體的敏感有很大的控制作用,老姜又熟悉這一點,將度把握的很好,在他剛開始揉捏的時候,張小純的臉色就變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那么一下,就好像黃河斷流一般,那沖天的巨浪就那么沖了出來,像是要在她的身上找到釋放點,而且來勢洶洶,根本就不是她想要控制就能夠控制的。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又是接連的兩聲嬌吟,終于,那股力量便找到了釋放處,然后嘩啦一聲沖了出來,在那種強烈的刺激下,張小純好半天都處于那種恍惚中難以自拔。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怎么樣了,舒服嗎?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一看張小純的表現,就知道怎么回事,下意識的就問了起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聽到老姜的聲音之后,一個激靈,那種釋放過后的舒服感襲來,同時,兩腿中間,那種黏糊糊的感覺就強烈起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算是穿著衣服,那股淡淡的味道也彌漫來了,若是仔細嗅的話,還是能夠聞到的。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想到老姜會發現,張小純就更羞了,急忙點頭說:舒服……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話剛說出來,張小純就意識到這句話有些不對,更是羞得恨不得立馬離去,然后又急忙解釋道:我是說,被疏通的感覺很舒服……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解釋了還不如不解釋,張小純越來越覺得自己剛才的話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舒服就好,現在應該已經疏通了,回頭我再給你找一份菜單,你照著菜單做,也能起到催奶的作用,慢慢的奶水就會多起來的。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張小純坐立不寧的樣子,老姜心里的火怎么都壓不下去,那里更是脹痛的厲害,想要立馬釋放,可看到張小純的樣子,明顯已經有了離去的心思,不過張小純的丈夫常年不在家,只要取得了張小純的信任,以后有的是機會。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