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goblin walker >

goblin walker



這會的趙 小妍,剛剛走到岸邊,而突然出現的 老胡把她給嚇了一大跳,腳下不穩,一個“噗通”就摔倒在了地面。

  “小妍,你沒事吧?”忍不住心疼,老胡趕緊跑了過去。

  “胡 爺爺,我沒事的……”趙小妍小臉緋紅,慌忙中趕緊抽出一只手護胸,另一只手撐著地面,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連續試了幾次后,她怎么都使不上力氣,反而因為動作幅度過大,讓自己姣好的身材以異樣的姿勢暴露在了老胡面前。

  “哎, 你先別動,我來給你搭把手。

  ”放下裝衣服的手提袋,老胡一只手攬住趙小妍的腰間,另一只手攬住她的腋下,輕輕把她扶起。

  在這個過程中,老胡的胳膊肘還不小心蹭在了趙小妍的胸口上,那種柔軟的感覺,讓老胡忍不住倒吸幾口涼氣,整個身子都微微顫抖起來了。

  如果不是趙 大慶也在現場,他還真怕自己會把持不住,做出什么不好的 事情

  這邊的趙小妍,小臉早就紅成了蘋果,還是頭次,被一個男人這樣懷抱著,那種酥麻的感覺讓她身子不由自主的開始發軟,緊緊貼在了老胡身上。

  莫名間,趙小妍隱隱有些興奮起來,雙腿那兒好似有什么東西堵著,燥的厲害。

  感受著那溫香軟玉的 身體,老胡也激動壞了,顧不得許多,正想趁機占些便宜,趙小妍卻從她懷中掙脫了出來,“胡爺爺,怎么是你來給我送衣服了,我 大伯呢?”“你大伯臨時有事,抽不開身,我這邊剛好要過來魚塘看看,所以順帶讓我幫你送衣服了。

  ”頓了一下,老胡安慰道,“小妍啊,你也不用這么不好意思,爺爺都多大的人了,什么大風大浪沒有見過,你先把衣服穿好吧,千萬不要多想。

  ”“胡爺爺,那你能先回避一下嗎?”點點頭,趙小妍放下了警惕,畢竟她是被趙大慶一手帶大的,她也從來不會在大伯面前避諱這些東西,有了“大伯”的作保,她除了有些不好意思外,這顆心也算是安定了下來。

  “當然啦。

  ”笑呵呵說著,老胡正準備轉身,可就在這時,他看到趙小妍的屁股上有紅腫的地方,下意識的,他就伸手過去揉了揉……“胡爺爺,你……”趙小妍話還沒說完,一股輕微的酥麻感就從那兒傳來,老胡的那雙大手似乎具備某種魔力,揉著揉著,她就忍不住悶哼了幾聲。

  “小妍,你別緊張,爺爺退休前好歹在中醫理療館干了幾十年,我這是給你檢查呢,看看哪里摔壞沒。

  ”趙蘭蘭的皮膚很嫩,就像初生嬰兒一樣,還充滿了驚人彈性,讓老胡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

  而現在,他正好借著自己的“職業”,給自己行方便之事,不過,他還沒完全得逞,就透過蘆葦叢縫隙看到趙大慶目光正緊緊盯著他,還搖了搖頭。

  “小妍,爺爺初步給你推斷了一下,你應該是沒摔壞的,現在時間也不早了,趕緊回去吧。

  ”看了一眼遠方沉降的夕陽,老胡故作正經道。

  “胡爺爺,謝謝你了。

  ”嬌羞的點點頭,趙小妍也不敢耽擱,趕緊就從地上手提袋里拿出衣服穿上……穿好后,趙小妍突然感受到自己那兒有些潮濕,黏黏的,想到之前老胡的那些動作,小臉不禁一紅,甚至連招呼都不打,忙著往家里走去。

  “ 胡叔,我侄女怎么樣,還對你胃口吧?”這時,趙大慶從蘆葦叢中走了出來,順帶著點起了一根煙。

  “還…還行……”鬼使神差的,老胡應了一句,但很快,他又后悔了,這趙大慶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機靈鬼,憑白無故的,會乖乖把自己侄女送給自己?“沒事的,你不用這么緊張,我這是認真的,具體去我家談,剛好讓小妍炒幾個下酒菜!”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老胡都沒反應過來,就被趙大慶給強拉回了家。

  起初的時候,老胡一直覺得這是一個圈套,等著他往里頭鉆呢,指不定到了趙大慶家里頭,對方會各種威脅自己,可事實恰恰相反,趙大慶這家伙,竟然從地窖里頭捧出一壇珍藏的女兒紅,拉著他喝上了。

  “大慶,你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些不懂?”老胡滿腦子疑惑道。

  “哎,胡叔,我就和你坦白了吧,實際上啊,我早就有把小妍給你睡的想法了,但在此之前,你得答應我辦一件事情……”“什么事?”老胡恍然,難怪趙大慶今天挺反常的,現在一切似乎說得通了。

  “幫我睡了許曉雅!”“啊?大慶,這玩笑可不能亂開啊……”要說許曉雅可是村主任 趙虎的二婚老婆,三十出頭的年紀,長得那叫一個如花似玉,聽村里人傳,在嫁給趙虎前,她還在橫店做過花旦,搞不好被潛規則多少次才叫趙虎接盤呢!因為,許曉雅一直都有腹痛的老毛病,估計就是那會遺留下來的,而老胡在退休前是一名老中醫,時不時的,許曉雅都會上門求助,一來二去,關系自然熟絡了,恐怕這也是趙大慶找他的原因!“胡叔,我是認真的!”猛地灌了一口酒,趙大慶堅定道,“村里人都知道,我和趙虎有仇,自打小起我就一直被他欺負,還有,別人不知道的是,在我結婚前一天,趙虎竟然把我老婆拖進苞米地……“如果沒有這件事,我老婆就不會郁郁寡歡,和我結婚沒多久就患上了精神病,直到現在都在縣精神病院待著,如果不是為了照顧小妍,我早就跟趙虎那家伙同歸于盡了!”趙小妍是孤兒,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這些年,也虧得趙大慶的照顧,才能茁壯成長。

  但趙虎睡了趙大慶老婆這件事,老胡卻是頭一次聽說,不過,趙虎這家伙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橫行霸道,哪怕是到了鎮上都有些影響力,這些年來憑借自己村主任的職位,謀取了不少便利,在年初的時候,他還換上了一輛寶馬5系,別提有多壯觀了!當然,許曉雅能嫁給他,也有很大原因歸結于此。

  “大慶,其實我挺同情你的,可現在是法治社會……”“胡叔,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這些我自有辦法,你只需要配合我就行了,你現在答應下來,我立刻走出這個屋子,接下來你對小妍做什么,我都不會管,而且我保證,不會有后續麻煩,你也知道,小妍一直很聽我的話……”“大伯,胡爺爺,你們在說什么呢?”這時,趙小妍從廚房走了出來,嘴角帶著微笑,還露出甜甜酒窩。

  現在的她,換上了一件比較居家的粉紅色睡裙,隨著她修長玉腿的邁動,妙曼身段都顯露了出來,特別是那飽滿的胸脯,微微顫動著,誘人無比。

  當時就把老胡給看呆了,呼吸也漸漸急促,而且,他還發現趙小妍這 小妮子似乎沒穿內衣,那兒頂在胸前小睡裙上,竟然露出了些許弧度。

  “小妍,我等會還得去鎮上辦點事情,今晚就讓你胡爺爺陪你吧!”點起一根煙,趙大慶起身道。

  “那大伯,你記得早點回來啊。

  ”小妮子倒是單純的很,也沒有多想,不過很快,她抬手在自己胸口揉了(交換性伴侶)揉,湊在趙大慶耳邊,輕聲道,“大伯,我胸口疼,好像之前給摔著了,你能不能先給我看看再去……”“沒事的,讓你胡爺爺看。

  ”說著,趙大慶意味深長看了老胡一眼。

  “大伯,這怎么行呢…..”低著頭,趙小妍小臉一片紅潤。

  “有什么不行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胡爺爺退休前干過幾十年老中醫了,對付這種跌打損傷的東西,他最拿手!”趙大慶突然提高了音調,倒是讓趙小妍支支吾吾的,不敢說話了,不過看她的反應,似乎也是默認了。

  “胡叔,我侄女今晚就交給你了,沒問題吧?”再次看向老胡,趙大慶道。

  這會的老胡可糾結的不行,如果他點頭的話,就代表著答應趙大慶辦這件事情,但拒絕的話,看著趙小妍嬌滴滴的小模樣兒,他心里頭又火熱的不行。

  聞著趙小妍身上時不時傳遞過來的處子幽香,老胡心一橫,干脆點頭道:“沒問題的,小妍今晚交給我,大慶你就放心吧!”老胡能答應這件事,可下了不少決心,最主要的,他根本抵擋不住這具年輕身體的誘惑,再加上自己活這么大,都半只腳踏進棺材的人了,可從來沒有嘗過處子的味道,現在有個機會擺在他眼前…..瑪德!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就這一晃神的功夫,趙大慶已經走出了屋子,還順帶關上了門。

  看著眼前小臉紅潤的趙小妍,老胡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沉默半響,他才道:“小妍,你先把衣服掀起來,讓爺爺給你看看具體是什么問題……”“好….好…..”扭捏一會,大概是想起了趙大慶的話,趙小妍咬咬牙,還是從背后解開了睡裙的拉鏈。

  這一幕,讓老胡眼熱不已,而他的目光,也很快聚焦在了那白嫩一片上,只見趙小妍的右胸處紅了大半,明顯是嗑著了,當然,并不算嚴重。

  “小妍啊,你這嗑的有些慘,得我給你舒筋活血才行……”鬼使神差的,老胡道。

  “怎么個舒筋活血法啊?”漂亮的大眼睛眨巴著,趙小妍一臉天真道。

  “很簡單,你先別動,忍著點……”說著,老胡迫不得已抬起雙手,徑直抓了過去。

  很快,他便握住了令自己魂牽夢繞的東西,一股獨特的綿柔從手心傳來,讓他忍不住就要悶哼出聲。

  “啊……胡爺爺,你……”一股異樣感覺傳來,趙小妍身子一僵,下意識往后退了幾步。

  “小妍,你不用害怕,這是在活血,也是咱們中醫常用的一種手法……”眼見趙小妍花容一陣失色,老胡知道自己還是急切了一些,趕緊調整好心態。

  孤男寡女,漫漫長夜,還怕睡不了這小妮子嗎?“這樣吧,咱們進臥室,你躺下來,我給你活下血,到時候估計你就不會這么緊張了……”怕再嚇著趙小妍,老胡輕聲道。

  “那….那麻煩了……”大概是看老胡態度誠懇吧,加上小妮子未經人事,也沒想太多,直接就把老胡帶進了臥室。

  中途,老胡連吞唾沫,目光一直落在趙小妍兩條邁動的大長腿上,眼看著小妮子躺下來,他急不可耐的就走了上去。

  當然,表面他還是裝出一副鎮定的樣子,俯下身子,慢慢掀開趙小妍的上身睡裙,在這個過程中,他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小妮子的身子緊繃起來,呼出的蕓蕓香氣也拍打在了他的脖子上,酥酥麻麻……很快,趙小妍的傲人上圍再一次出現在了老胡的視線中,燈光映襯下,泛著如珍珠般的雪白光芒。

  不愧是十八歲少女,那片雪嫩可不是上了年紀的女人所能比擬的,飽滿,挺立,充滿彈性,即便躺下了,都不失該有的美感,老胡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完美的胸型,成就感簡直爆棚!不過,這次他可不敢急躁,慢慢把手放在雪白邊緣,舔了舔嘴唇道:“小妍,你放松點,爺爺要給你活血了……”“好……”吞吞吐吐應下來,趙小妍忍不住閉上雙眼,又把頭偏向一側。

   此時兩人已經被周大發給扒下了校服褲子。

   李老師,快把手上的膠帶給我解開。

   蘇菲菲的聲音響了起來,把老李拉了回來。

   哦!老李撿起周大發掉在地上的刀子,將她們兩人手上的膠帶割開。

   割開膠帶之后,蘇菲菲和彭 艷艷兩人沒有忙著站起來,因為她們衣衫不整,站起來肯定會露出春光。

   李老師,我們要穿衣服,你能不能轉過身去?蘇菲菲說道。

   哦,我去把你們另外四名女同學也給放了。

  老李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不用了,一會我去。

  彭艷艷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你去。

  老李很自然的轉回頭去。

   啊!啊! 但是當他剛一轉過來,蘇菲菲和彭艷艷兩人便發出了尖叫聲,因為兩人正站起來將褲子往上拉,老李看到了雪白的雙腿,下一秒,他又忙把頭轉了回去,說:我什么都沒看見。

   說完之后,老李臉色有點發燙,因為這句話怎么都感覺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嫌疑。

   還好蘇菲菲和彭艷艷剛才可能都被周大發給嚇得不輕,并沒有心情計較這個。

   稍傾,兩人穿好衣服之后,彭艷艷快步朝著廠房里邊走去,而蘇菲菲卻來到了老李的身邊:謝謝你,李老師。

   老李本來想埋汰一下她,但是看到她眼睛里露出驚魂不定的目光,于是就把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嚇著了吧,沒事了,我們回家。

   這一刻他很自然的代入到了李老師的角色,用手輕輕拍了拍蘇菲菲的肩膀,摟著她朝著廠房外邊走去。

   老李和蘇菲菲剛剛走出廠房,身后傳來一陣腳步聲,彭艷艷帶著其他四名女生跑了出來,每個人的臉上仍然驚恐不安。

   沒事了,大家都沒事了,都回家吧,想報警就讓家長陪你們去派出所。

   老李對彭艷艷她們五人說道。

   雖然綁架蘇菲菲的始作俑者是彭艷艷,但是對方畢竟還是一名女高中生,再說在最后關頭她站出來阻止了周大發的行為,雖然沒有成功,但是至少說明她的內心還不算太壞,可以原諒。

   謝謝你救了我們。

   彭艷艷對老李說道,她看起來膽子還算挺大,跟在她身后的四名女生,身體仍然在發抖,有的人還在哭泣,她已經表現地很鎮定了…… 老李擺了擺手,很裝逼的說道:小事一樁。

   彭艷艷走到蘇菲菲面前,對她說了一句抱歉,蘇菲菲看了她一會兒,后面伸手和她抱在一起。

   這件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以后我們不爭了。

   蘇菲菲臉上露出了笑容。

   王俊豪那個窩囊廢的,我被你們綁了的時候,偷偷打過電話給他,他現在還沒有出現,不值得我喜歡他了。

  蘇菲菲伸出手跟彭艷艷握在一起,同時開口說道。

   明天,我就到學校宣布甩了他。

  彭艷艷說。

   我也是。

   咯咯…… 說完,兩人都笑了起來。

   老李摸了摸后腦勺,現在的孩子真搞不懂,為了爭男朋友打得頭破血流,現在又同仇敵愾,看來自己是真老了,跟不上時代了。

   隨后老李載著她們六名女生一塊離開,蘇菲菲坐在副駕駛上,彭艷艷等五人擠在后排,都很瘦小,擠擠竟然坐下了。

   駛離了老城區這片沒有路燈的地方之后,老李將彭艷艷五人在公交車站旁放下,開車帶著蘇菲菲朝著老李家而去。

   要報警嗎?老李問。

   不用,剛才我跟彭艷艷商量好了,不用報警,她們也不希望父母知道這件事情。

   蘇菲菲說道。

   說完了,蘇菲菲突然認真嚴肅看著老李說:李老師,晚上的事情別告訴我媽。

   咳咳,第一條,在迪廳里和男同學激吻亂-摸,要是沒被我發現,可能后面直接那個起來了;第二條,和女同學搶男朋友打架;第三條,被人綁架,最后還是我救了你。

  你在我手里的把柄,已經有三條了。

   李老師,你好煩哦。

   蘇菲菲瞪了老李一下。

   說說怎么讓你李老師不說出去吧。

   老李咳嗽了一下,故意逗她,想讓她從剛才的驚慌里恢復過來。

   李老師,我只是高中生,沒有錢給你封口。

  蘇菲菲說道。

   嘿嘿,那李老師回去第一時間就告訴你媽!老李接著調戲她。

   李老師,要不這樣吧,我把自己給你…… 蘇菲菲一邊說,手一邊朝著老李的大腿摸過來,滿臉的曖昧。

   別,讓我好好開車,馬上要到家了。

  老李連忙制止蘇菲菲。

   蘇菲菲雖然年紀不大,但是這方面貌似很開放。

   現在資訊又豐富,接觸的多,和男人那個對蘇菲菲來說并不算什么,她現在估計每天都想要。

   李老師假正經!蘇菲菲說道,隨后閉上了眼睛,等回到老李家的時候,她竟然在車上睡著了。

   老李有點不忍心把她叫醒,就把車停在樓下,也沒熄火,希望她能多睡一會兒,畢竟還是一個高中生,外表看起來再怎么堅強,內心深處還是一個小姑娘,剛剛經歷了這種事情,肯定身心疲憊。

   轟隆隆! 可惜天公不作美,突然一道閃電劃光黑色的天空,接著就是轟隆隆的雷聲,眼看著就要下雨了。

   最近老下雨,天氣不好。

   呃?蘇菲菲可能被雷聲吵醒了,突然醒了過來,用手揉搓著雙眼朝著車外看了看,說:李老師,到家了嗎? 到了。

   老李點了點頭,說:剛才看你睡著了,想讓你多睡一會兒,可惜天公不作美,看樣子要下雨了。

   話音剛落,咔嚓,又是一道閃電劃過,接著傾盆大雨直接落了下來。

   老李和蘇菲菲兩人急忙下了車,朝著樓里跑去,也沒帶傘,老李和蘇菲菲兩個人都被淋成了落湯雞,幾乎全身都濕透了。

   回到家之后,聽到窗戶上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外邊一瞬間狂風大作、電閃雷鳴。

   這房子里,晚上只有老李和蘇菲菲兩個人。

   這個晚上,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

   好像根本沒有睡多久,耳邊突然傳來一聲暴怒的厲喝聲:老李,你個王八蛋,我要閹了你。

   好像是蘇菲菲媽媽蘇 阿蘭的聲音,老李是在做夢嗎? 但是下一秒,老李就知道這不是做夢,因為老李聽到了蘇菲菲的驚恐尖叫聲:啊……媽你怎么來了……這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老李迷迷糊糊睜開了雙眼,都還沒反應過來。

   啪!啪! 臉上突然挨了兩個巴掌,一陣疼痛,這下子老李徹底蘇醒過來了。

   只見蘇菲菲的媽媽蘇阿蘭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他家里,正站在床邊,手里拿著電擊棒,眼睛噴出可怕的怒火死死盯著他。

   此時的老李,一只大手,正按在蘇菲菲的胸口上。

   糟了! 蘇阿蘭的眼神就像要把老李給殺了,老李連忙起身要從床上下來,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蘇阿蘭手里拿著的電擊棒猛地朝他揮了下來。

   一陣揪心的疼痛從下半身蔓延至全身,老李條件反射從床上蹦了起來,跳到了床上的墻上邊,惶恐不安看著她。

   啊…… 老李一邊大叫,一邊手足舞蹈,害怕蘇阿蘭再次電他。

   老李,你這個王八蛋,居然趁著我沒在碰 小菲!蘇阿蘭像頭母獅子一樣嘶吼著,非常嚇人。

   老李疼痛難忍,已經失去了知覺了,這下子糟了,不會做不成男人了吧? 沒有,我沒有啊。

  老李咬住了堅決不承認。

   蘇菲菲在旁邊非常關切問老李:李老師,你沒事吧。

   疼!老李捂著下面痛苦的叫著。

   小菲,你怎么和他……蘇阿蘭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媽,你誤會了,我和李老師什么事情都沒做啊。

   怎么誤會了,我都親眼看到了,你們居然在床上……要說服蘇阿蘭沒有那么容易,只要是個人,都不會相信他們兩個人的說辭。

   昨天晚上一直打雷,我一個人很害怕,后面……我就發現李老師房門沒關,所以就進入房間里,我就爬到床上去了,我太害怕了,李老師發現了就安慰我,我們一個人躺一邊,根本什么都沒做。

   蘇菲菲編了一個有點牽強的故事。

   這個故事根本說服不了蘇阿蘭,她指著老李叫著:為什么他的手放在你胸部上? 我睡著了,亂翻身,剛好不小心碰到了,真的,要不是醒過來,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手放在哪里……老李配合著蘇菲菲編造借口。

   死變態,你住口!蘇阿蘭根本不聽老李的解釋。

   小菲,你跟我到樓下。

  蘇阿蘭拉著蘇菲菲。

   媽,到樓下干嘛?老李和蘇菲菲都滿臉疑惑。

   媽幫你檢查一下身體,看你有沒有被死變態欺負了。

  蘇阿蘭說完,老李愣住了。

   媽,你不相信我嗎?蘇菲菲假裝委屈。

   媽不是不相信你,媽是怕你睡著了,這個死變態偷偷對你做了什么你不知道。

  蘇阿蘭惡狠狠瞪了老李一眼。

   后面她拉著蘇菲菲一起下樓到 洗手間去了,走的時候,蘇阿蘭狠狠摔了一下門。

   砰! 蘇阿蘭帶著蘇菲菲離開房間后,老李立刻拉開褲子檢查,忍著疼痛往里面動了兩下,可是那里除了疼痛,一點反應都沒有,甚至他的兩條大腿都失去知覺了。

   老李真的要做不成男人了,這可怎么辦? 本來還雄赳赳氣昂昂,現在再也起不來了。

   老李連忙用手整了幾下,依然沒有任何反應,他有點不甘心,也下樓去了。

   蘇阿蘭和蘇菲菲已經從浴室出來了,兩個人在客廳的角落里小聲說著什么,老李也不管了,直接就進入了浴室里面,看著掛在浴室里蘇菲菲黑色的衣服,想象了起來。

   可是不管老李怎么幻想,那里都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老李從浴室出來的時候,蘇阿蘭和蘇菲菲已經沒有在竊竊私語了。

   蘇阿蘭走向了老李,要拉老李進房間里私聊。

   旁邊蘇菲菲朝老李眨著眼睛,又對老李比了個手勢,看樣子,剛才蘇阿蘭檢查她身體,應該沒有檢查出什么來。

   進入房間以后,蘇阿蘭指著老李問:你真的沒有對小菲做什么? 當然沒有了,小菲是你女兒,我怎么會和她有什么,而且她還只是個小女孩……為了越過這一關,老李只能硬著頭皮說謊了。

   沒有就好,要是讓我發現你敢對小菲毛手毛腳,看我怎么收拾你! 蘇阿蘭這么說,老李心里終于松了一口氣,她剛才檢查估計見蘇菲菲沒見紅,就認為她和老李沒有做。

   太驚險了,老李的心跳的很快。

   你終于知道我和小菲沒事了吧。

  老李開始反問她。

   這一次沒做,我怕你下一次對小菲毛手毛腳,更何況,剛才你的手按在她的胸部上,我可是親眼看到了。

   蘇阿蘭不甘示弱。

   老李把被她電地陽痿了的事情說了出來,蘇阿蘭一開始態度傲慢,后面終于問老李:是真的嗎? 老李想把褲子脫下來給她看,又被她大罵死變態的老頭。

   陽痿了大不了找醫生治一治,有什么了不起的,哼! 蘇阿蘭開門出去,也不理老李了,并且把蘇菲菲也叫回了家,不讓她在這里補習了。

   當天下午,蘇阿蘭確定老李真的陽痿后,帶老李去了云城第一醫院,經過一番檢查,醫生得出了結論,并沒有大礙,讓老李回家好好休息幾天,心理上不要有太大負擔,總之耐心等待。

   醫生開了一些藥,讓老李輔助性吃一下,并且可以的話,就多多運動。

   兩天過后,老李的疼痛感消失了,但是仍然毫無反應。

   不管老李怎么用手來,怎么看毛片,怎么在浴室里面摸著蘇菲菲的貼身衣物,都完全沒有效果。

   蘇阿蘭,我真的不行了,你要對我負責!老李對蘇阿蘭說。

   她翻過身來,瞪了老李一下,醫生都說慢慢就恢復了,你快點去睡覺,明天就好了。

   不行,我懷疑我真的不行了,晚上,你讓我試試! 老李提出了要求,蘇阿蘭當然不干了。

   試試?死老李,我看你是想再被電一次。

  蘇阿蘭開始找那可惡的電擊棒了。

   喂,不要太過分啊,我現在已經是個廢人了。

   本來就不行,一聽到電擊棒,就更痿了,老李開始打苦情牌。

   不關我的事。

  蘇阿蘭不再理老李,回家去了。

   第二天是周末,蘇菲菲上門找老李。

   蘇菲菲剛剛關上門,老李便有點急不可耐,看她神神秘秘,不會是想和老李在房間里面來吧,可是老李現在都不行了。

   李老師,晚上我和彭艷艷幾個人想請你吃飯唱歌。

  蘇菲菲對老李說。

   原來是這樣,老李一聽就答應了。

   看老李答應了,蘇菲菲一陣高興,說這樣太好了。

   對了,李老師,你……好了嗎?蘇菲菲邀請完老李,突然冷不丁問了起來,老李略顯尷尬。

   不會還沒好吧,李老師,不是好幾天了?蘇菲菲看老李有點沮喪又關心問道。

   快好了,醫生說沒問題的。

  老李干咳了一聲,不想和蘇菲菲再討論這個問題了。

   李老師,要不然我幫你試試看?蘇菲菲突然對著老李眨眼睛,非常曖昧。

   咳咳,別,大人的事情,你一個丫頭片子小屁孩就別瞎關心這個了。

  老李站了起來說。

   什么丫頭片子,什么小屁孩啊,我是個成熟的女人了蘇菲菲越說越曖昧。

   她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女人了,可以做那種事情的女人。

   李老師,要不然我幫你試試?蘇菲菲又大膽說著,老李嚇了一跳。

   老李連忙就打開房門出去了,身后傳來了蘇菲菲的聲音:我是真的想幫你啊,李老師。

   晚上的時候,老李和蘇菲菲瞞著蘇阿蘭出發去吃大餐,現在的高中生真有錢,她們六個女生居然請老李去五星級酒店皇家大酒店吃飯,而且還點了一個包廂,乖乖! 老李到的時候,彭艷艷等五個女生已經坐在那邊等他們了。

   見老李來了,齊刷刷站起來,笑容滿臉的叫老李李老師,老李愣了好一會兒,后面忍不住叫了起來了,一下子多出來這么多的小姨子。

   和六個青春靚麗的女高中生一起吃飯,被她們環繞著,吃吃喝喝,感覺真的很爽。

   吃完了飯,一行人離開皇家大酒店,前往定好的KTV,她們定了一個大包,關上了門,幾個小女生開始搶著麥克風唱起歌來,老李平常都很少唱歌,就聽著她們一邊唱歌,一邊在屏幕前蹦蹦跳跳,充滿了青春的活力,就像是美少女團體一樣。

   他們叫了很多啤酒,開始喝了起來,這些女高中生,酒量都不小,喝起來完全不輸老李這個大男人。

   喝著喝著,老李開始覺得有點醉了,大腦異常的興奮,說話也非常大聲。

   她們六個人輪番敬老李酒,老李擋都擋不了,包廂里的燈光昏暗閃爍,勁歌熱舞,所有人玩的都很嗨,喝了太多的酒,很快老李就尿急,想要上廁所。

   這大包廂里面,也有一個洗手間,可是剛好里面有人,老李就打開包廂門到外面。

   剛好包廂門打開左邊墻壁也有一個洗手間,老李就進入里面解決了,這洗手間裝修的非常豪華,金光閃閃,非常高檔,老李打開洗手間的門,準備回到包廂去,就看到了彭艷艷正站在外面。

   你也要上洗手間啊。

  老李對著彭艷艷微笑說著。

   嗯! 彭艷艷點了點頭,她突然上前,不讓老李出去,并且把老李推進了洗手間里面,順勢把洗手間的門給反鎖上了。

   這是…… 老李驚訝了,彭艷艷臉色潮紅,也喝的(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有點小醉了,不過意識還是很清醒的。

   李老師,我想和你兩個人呆一會兒。

   她直勾勾盯著老李看,眼神里面閃爍著曖昧的信息。

   老李大腦一片空白,沒有反應過來。

   彭艷艷她這是想要干嘛? 和老李兩個人單獨呆在這封閉的洗手間里面。

   最關鍵的是,這個洗手間在包廂外面,老李和她都出來,蘇菲菲她們也不會懷疑。

   艷艷,你…… 老李看著彭艷艷漂亮又青澀的臉蛋,身體開始躁動不安,突然身體有了感覺。

   這一刻,老李欣喜若狂,終于再次變成男人了。

   之前以為自己都要變成太監了。

   李老師,你覺得我漂亮嗎?彭艷艷一邊靠了上來,一邊問。

  老李背靠著洗手臺,已經無路可退。

   彭艷艷一直走到老李跟前,讓老李不禁咽了下口水。

   漂亮,你很漂亮。

  老李回答她。

   李老師,你喜歡我嗎?彭艷艷又問,這一次她非常性感地撩了一下長長柔順的黑發,誘惑著老李。

   老李被彭艷艷貼地很近,心跳的很快,沒想到她居然這么主動大膽,趁著這個縫隙,和老李在洗手間里面搞曖昧,讓老李都來不及反應。

   到底喜不喜歡我呀。

  她嘟著嘴巴做可愛的樣子。

   喜歡! 老李不由自主說了出來。

   外面傳來蘇菲菲的敲門聲:里面有人嗎? 我在里面,你李老師。

   老李隔著門說著。

   叫半天也不應,李老師你上個廁所這么久啊,是不是吐了。

   是啊,喝太多了。

  老李順勢胡謅。

   快點出來吧,等你很久了。

   蘇菲菲接著對老李說,接著老李聽到她又說了一句:彭艷艷跑哪里去了,怎么不見了人,難道她偷偷去買單了? 老李和彭艷艷相視一笑。

   這彭艷艷的臉蛋真的很漂亮,甚至有點明星氣質,現在她才十六七歲,以她的姿色,想要找男人很簡單。

   現在這些小女孩,真的都太開放了,蘇菲菲也很主動,那天晚上讓老李失控,現在這彭艷艷又主動勾引老李,讓老李欲罷不能。

   老李先離開了洗手間,進入了包廂里,五分鐘后,彭艷艷才慢吞吞的回來。

   你去哪里了?蘇菲菲和其他人紛紛問她。

   彭艷艷就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若無其事回答她們,出去外面抽了一根煙。

   說完,她朝著老李拋了個媚眼。

   他們六個人玩到很晚,一直到蘇阿蘭打電話過來問蘇菲菲她在哪里,才散場了……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沒和蘇菲菲見面的老李,突然有點想念那個小女孩了。

   他鬼使神差的來到了蘇菲菲的租處外面。

   還沒上樓,發現蘇菲菲從外面剛剛回來,她看到老李,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樣,連忙就拉住了他。

   老李完全懵逼了。

   下一秒,老李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來蘇菲菲是遇到麻煩了。

   尾隨著蘇菲菲一起到來的,還有她的前男友王俊豪,人長得倒是斯斯文文,但是骨子里猥瑣下作,和蘇菲菲在一起的時候,還和彭艷艷勾勾搭搭,導致了兩個女學生為了他爭風吃醋。

   上次蘇菲菲遇到危險沒有去救她,蘇菲菲已經和他分手了,但他還一直糾纏著她,不依不饒。

   蘇菲菲指著老李,對他說:王俊豪,你知道李老師的兒子現在干什么嗎?可是一個警察。

   老李愣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他啥時候有個兒子了,還是一個警察了,他根本沒有兒子。

   王俊豪把老李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哎呀,李老師的兒子當警察了?有出息了!不錯不錯,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要罩著我啊,李老師。

   老李知道,菲菲這是拿他當擋箭牌,想要讓王俊豪不敢對她做出過分的事情來。

   沒錯,我兒子現在是一名警察。

   老李只好順著蘇菲菲往下說了。

   蘇菲菲松了一口氣對王俊豪說:李老師的兒子是警察,以后你不要來騷擾我了,要不然我就和李老師說,讓他兒子把你抓起來。

   這是狐假虎威,不過王俊豪相信了,他一直和老李客套說著警察好,警察好,以后派出所也有自己人了。

   呸! 老李差點直接呸出來。

   又言不由衷聊了兩句,王俊豪很快便離開了。

   回到蘇菲菲租處,她仍然驚魂未定的樣子,說今天她出門一趟回來,結果發現王俊豪一路偷偷跟蹤她,陰魂不散。

   剛才王俊豪看著蘇菲菲,一雙眼睛里滿是邪念的貪婪,看上去讓人厭惡。

   老李不知道蘇菲菲為什么這么焦慮和害怕,王俊豪走了,她好像劫后余生一樣的感覺,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

   按說就是前男友而已,就算騷擾也沒必要緊張成如臨大敵的模樣。

   這里面是不是還有什么老李不知道的事情,很顯然,就算老李問了,蘇菲菲也不會說的,所以老李也懶得問了。

   老李等她情緒穩定以后,站在蘇菲菲的面前,就像個犯錯的小學生一樣,和她道歉了起來。

   菲菲,上一次的事情,老師真的錯了,對不起,你原諒我好嗎? 蘇菲菲瞥了老李一眼,后面點了點頭。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不要再提了。

  不過,李老師,其實你真的要找個女朋友…… 說完,不知道是不是老李的錯覺,她竟然偷偷朝著他的那邊瞥了一眼,還暗中吞咽了一下口水。

   菲菲,上次的事情,我們就當什么都沒發生過,還是像過去那樣…… 老李最怕的就是這個,雖然現在蘇菲菲百分百是不會和她媽媽說那些事情了,但是老李還是不想和她的關系太尷尬。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