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tinder auckland >

tinder auckland



劉悅滿臉潮紅,嬌軀已經在微微顫抖了:“行…… 耐子,你,你動一下……不動的話我更難受。

  ” 李耐知道她來感覺了,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也緩緩活動起來。

  起初,劉悅只是小聲哼唧,但隨著李耐速度越來越快,她的聲音也逐漸高亢,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受不了了,耐子,姐受不了了……”劉悅紅潤的小嘴微張,嬌軀簌簌顫抖,某一刻,她瞳孔渙散,忽地弓起身子,身體一陣顫抖過后,徹底癱了下來。

  李耐強忍著心底那股火,嘶啞著開口問道:“姐,感覺怎么樣?”劉悅喘息了許久,身體上的潮紅才逐漸褪去,最終回過了神來,急忙再次夾緊了雙腿。

  “挺……挺舒服的。

  耐子,這是不是說明按摩治療出效果了?”李耐微笑著點了點頭:“當然,舒服了,自然是有效果了。

  小悅姐,每有一次這種感覺,就算是一個療程,這第一個療程算是做完了。

  ”第一個療程,這意思不是,還有第二個,第三個,甚至第四個療程?劉悅本能地想要拒絕,但忽然間想起什么,俏臉更紅,到嘴邊的話又生生咽了回去,竟然鬼使神差般點了點頭。

  就在她準備穿衣服的時候,外面卻忽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李耐忍不住嘀咕一句,怎么每次做這種事都有人來打擾?“小悅姐,快鉆到 被子里,雖然是治病,但讓人看見也不好!”敲門聲愈發急促,李耐急忙道。

  劉悅早嚇壞了,俏臉煞白,不用李耐提醒,她就抓著衣服藏進了被子里。

  李耐深吸口氣平復了下心情,又簡單收拾了一下,才去開門。

  當看到敲門之人時,李耐吃了一驚,差點被嚇得一哆嗦,竟然是村主任的 兒子,劉悅的丈夫, 高壯!這小子雖然名字里帶個壯字,可其實身形并不是很高大,卻常年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讓李耐有種想狠狠抽他的沖動。

  “ 大壯哥,來買點兒啥?我去給你拿。

  ”“耐子,這大白天的,你自個兒躲家里干啥呢?”門一開,高壯就一腳邁了進來,絲毫沒有避諱,就像進了自家后花園一般。

  李耐翻了個白眼,心里怒罵,當這兒是你自己家了啊?看到炕上的被子鼓囊囊的,高壯意味深長地猥瑣一笑,伸手就要去抓:“耐子,你這里邊藏了啥貨啊,也不給我看看呢?”李耐嚇了一大跳,急忙沖上去抓住了高壯的胳膊。

  “大壯哥,這個不能動……”“有啥不能動的?”高壯一臉不爽。

  李耐心中一沉,決定鋌而走險,便笑嘻嘻開口解釋道:“大壯哥,我也不小了,這不是有那方面的需求嘛,被子里……嘿嘿,沒想到讓大壯哥撞上了,怪不好意思的。

  ”“女孩子家家的,臉皮薄,大壯哥你看……”李耐一臉為難之色。

  高壯愣了愣才聽懂了,敢情這小子是找了個對象,大白天干那事啊?“耐子,哥不動,哥就幫忙看看,你這對象長得咋樣,能不能配得上咱村的大學生!”李耐本以為這么說,這家伙就不會繼續了,沒想到高壯卻忽然間再次伸手,一臉淫邪之色。

  李耐瞳孔猛然一縮,心跳都漏了一拍。

  眼看著高壯的手捏住了被子一角,李耐的心也徹底沉到了谷底,劉悅被發現,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柳溝村里,誰不知道高壯這家伙心眼兒小,睚眥必報?到時候就算能用看病的理由解釋,他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就在李耐的大腦一片空白時,高壯卻忽然間松開了被角,然后縮回了手,嘿嘿一笑:“耐子,看把你嚇的臉都白了,跟你開玩笑的!”“年輕人嘛,喜歡弄很正常,但以后還是別在白天亂搞了。

  ”高壯用力拍了拍李耐的肩膀:“到了晚上,隨便你們怎么折騰,是不?”“是是是!”李耐急忙點頭,懸著的心終于放了回去,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

  到了晚上隨便折騰?如果這家伙知道被子里藏著的是他媳婦兒,會是啥表情?正想著,高壯開口道:“耐子,走,跟哥去喝點酒吧。

  ”說著,他又笑吟吟地沖著被子里的人叫道:“弟妹,待會你幫耐子看門!”被子里,劉悅早就聽出外面的人是自己丈夫了,嚇得花容失色,好在沒有暴露。

  此時又聽他這么說,心里有些好笑。

  “大壯哥,我不會 喝酒的,還是別了吧……”李耐苦笑著推辭道,眼珠子又轉了轉,心里不知盤算著什么。

  “哎,老爺們不喝酒怎么行?”高壯紅著鼻子吼道:“喝酒喝不開,怎么做一家之主,怎么催女人干活?”說著話,一股腥臭的酒氣便從他嘴里飄散了出來,李耐皺了皺眉頭,這家伙一大早就喝酒了?“我跟你說,我家那個不要臉的婆娘,整天就他娘的知道往外跑,今天連飯都沒給老子做……讓我逮到,看我不抽死她!”“娘的,害得老子只能喝酒解悶,這B娘們,孩子生不了,干活也不好好干,指不定是和哪個野男人私會去了!”李耐頓時就樂了:“大壯哥,其實事情未必像你想的那么糟……行吧,既然你想喝,那老弟就陪你喝兩盅。

  ”說著便翻箱倒柜找了瓶白酒,拉著高壯到了外面,倆人坐到門口就開始喝。

  高壯本來就喝了一些,這會兒又嘗到酒香,頓時心花怒放,兩杯下肚,就大大咧咧吹起了牛皮:“耐子,哥不知道你啥眼光……你,你看那隔壁村的小 翠兒,漂亮不?”“漂亮啊!”李耐一愣,下意識地回答道。

  小翠也是附近村里有名的水靈姑娘,雖然不及楊小雪漂亮,可也看得過去……高壯怎么突然提到她了?難道說,這高壯居然在背地里,和那小翠兒有染不成?“大壯哥,你不會和小翠兒好上了吧?厲害呀!”李耐眼珠滴溜溜一轉,假裝佩服地問道。

  但他心里想的是,如果高壯和其它女人有染,不就等于是背叛了劉悅?在早些年,李耐可是把劉悅當作姐姐一樣的,現在劉悅嫁到高壯家里,可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何況這些委屈大多都是冤枉下來的。

  如今高壯不但打罵劉悅,還背著劉悅和別的女人偷情?他有什么臉面懷疑劉悅偷男人?李耐不能忍了,心中暗道一定要好好治一治高壯,讓他吃上點兒苦頭,也算替劉悅姐出口惡氣……嗯,這個理由很正當。

  “你不知道,小翠兒的屁股有多大,我背著我爹給她偷偷送去十斤苞米,她就讓俺摸了一把。

  嘖嘖,那叫一個舒服!你要知道,哥最不缺的就是苞米。

  ”“就是她總罵我,說進不去,你說這不是羞辱我嗎?你是學醫的,這兒有沒有啥藥能讓俺那方面厲害一點兒?”李耐一聽,頓時樂得一拍腿:“這你可找對人兒了,大壯哥,你等等,我去給你找找。

  ”說著,李耐就起身進屋,翻起角落里的一個木箱,邊翻邊笑吟吟道:“老爹為我娶媳婦準備,留了不少名貴藥材,都在這里邊,全是寶貝。

  ”“大壯哥,你可……”李耐還沒說完,高壯就借著酒勁沖了上來,劈手奪過了一把黑乎乎的東西,直接塞進嘴里,然后猛灌了一口酒。

  “耐子,哥就謝謝你了。

  我這就去找小翠兒,讓那小娘皮嘗嘗我的厲害,看她還不敢不敢瞎說!”“哥,你喝多了,還是我帶你去吧。

  ”李耐急忙扶住高壯向外面走去,同時抽了抽嘴,這喝了也沒多少,就醉成這樣了?還以為這家伙有多厲(姐弟亂性)害呢。

  更讓他無奈的是,那藥本就性烈,只要泡酒的時候加一點兒就足夠金槍不倒了,沒想到高壯居然吞了一大把……這要是發作起來可咋辦?出了門,正發愁怎么安置高壯,卻忽然間看到隔壁張桂芳家的牛棚敞開著,老母牛肥碩的屁股正沖著外面,李耐頓時眼睛一亮,計上心來。

  “大壯哥,你看,小翠兒在那兒呢。

  ”李耐叫了一聲,指了指牛棚的方向。

  高壯揉揉眼睛看了過去,頓時大喜:“老弟,我沒吹牛皮吧?都告訴過你了,小翠兒的屁股就是大!”說著,他便跌跌撞撞地走了過去,看著老牛的屁股,迷離的雙眼中滿是情欲:“翠兒啊,咋連姿勢都擺好了呢?”“嘿嘿,你放心,我明天就拉一車苞米給你送過去……現在,先讓你嘗嘗我的厲害!”聽到這里,李耐就知道,這家伙要遭殃了。

  憋著笑等待了片刻,果然,一聲慘叫忽然間從牛棚里傳出,高壯被老牛踢了出來,疼得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

  “這小翠兒咋這么大力氣?”高壯哀嚎。

  這一踢把他肚子里的酒都踢出來了,忍不住臉色一青,又趴在地上大吐特吐了一番。

  “大壯哥,你咋這么不小心,這牛的屁股你怎么能認成小翠兒呢?”李耐嘆了一口氣,心里卻樂開了花。

  這下動靜可就鬧大了,很快的,不少人都發現高壯被牛踢了,一群人前來圍觀,也有好事兒的村民跑去通知了村主任高文虎。

  村主任一來,便撲進了人群,滿臉驚慌失措:“大壯,你這是咋了啊,是被誰給打成這樣了啊?”李耐上前一步,哭喪著臉開口道:“高主任,大壯哥來找我喝酒,他自己喝多了,就去摸 牛屁股,說是摸起來比女人的還要舒服。

  ”“兒啊,你咋這么蠢呢,牛屁股是你能摸得來的嗎?”高文虎一陣心疼,又不知該如何責罵,便將矛頭轉向了李耐。

  “李耐,你跟我說實話,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在搞鬼?”高文虎一瞪眼睛,質問道。

  李耐搖搖頭:“主任,你這就是冤枉人了!他自己要喝酒,我也沒得辦法,摸牛屁股的時候,我可攔他了呀!”高文虎心里門清,這里面一定有李耐的原因,否則自家兒子再怎么糊涂,也不會無緣無故把牛當作女人,還去摸牛屁股,這不是找死嗎?可他偏偏說不上什么理來,只得冷哼了一聲,扶著兒子回家了。

  李耐才懶得理會,這老流氓惦記楊小雪,他可是記在心里呢,幸好楊小雪冰雪聰明,看出了高文虎的猥瑣意圖,才沒有中了他的奸計。

  隨著高文虎的離開,圍觀的眾人也開始唏噓起來。

  “大壯真是越來越沒出息了,整天喝酒打牌,還把牛屁股當成女人的屁股,真是讓人笑掉大牙!”“哎,還不是被那小媳婦克的,妖精上了身?別提了,免得得罪人。

  ”“怕啥,現在村里誰不是在罵劉悅的?要不是這個小妖精,嫁進去的就是我家閨女,哪還會出 這么多事兒。

  ”李耐聽聞,不禁臉色一僵,這群人真是愚昧迷信,什么妖精上身都扯出來了,索性也不去辯解。

  誰會去和這些只會在背后嚼舌根的傻子爭呢? 墨葉又逼近了一步,握緊了拳頭,晃了晃,“在我變慘前,我先讓你嘗嘗我的拳頭……”“你,你……好,墨葉,你特么給我等著,給我等著啊!”說完,墨金波就轉身朝門口跑去,看也不看地上的馬仔,直接踩了過去,像兔子一樣一晃就沒了蹤影!“你們三個還站著我家干嘛?是不是想挨拳頭啊?還不快滾!”呼~三個馬仔嚇得渾身打哆嗦,拉起了倒在門口的另外三個馬子軒,灰溜溜的逃之夭夭……“呃,老頭子,那不是村長的兒子金波嗎?”卻在這時,門外傳來了母親 李子 娥的聲音。

  墨葉驚喜的立刻沖了出去,站在前邊的不是 父母是誰!“爸,媽,你們終于回來了!我都準備去找你們了!”說著,墨葉就走到了父母面前,要幫父(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母把 盆栽拿下來!“葉 娃兒,墨金波是不是又來催債了?”父親 墨守林說。

  “嗯!”墨葉點頭。

  “唉,這該咋辦啊。

  眼看離還債的期限越來越近,我和你媽走了好幾個鎮子,就賣出去二十盆,這點錢,能干啥用啊!唉~”墨守林唉聲嘆氣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臉上盡是擔憂。

  嗚嗚~母親李子娥聽了,忽然哭了,眼淚嘩嘩的往下流。

  “媽,您哭什么啊?”“唉,還不是擔心你還不上債啊。

  ”李子娥一臉愁容,自己的兒子命怎么就這么苦呢,在城里本來干干好好的,聽說就要高升了,卻在最關鍵的時候被人擠下了,以至回村搞盆栽,欠了一屁股債,命運真是不公啊!“爸,媽,從今天起,你們不用為我擔心了!盆栽有銷路了!”墨葉安慰的說。

  “有銷路?”父親墨守林看著墨葉:“葉娃兒,我知道你是想安慰我們……”只是話剛說一半,墨守 林和李子娥就呆住了。

  “葉,葉娃兒,你哪里來的這么多錢?”墨葉從兜里拿出了唐婉儀預先支付的錢,說:“我今天賣的盆栽錢!”“啥?”墨守林騰地站起,“這么多錢,你賣了很多么?”“不,只有十盆!”墨葉笑著說!“十盆就賣了一扎這么多?”墨守林一臉不信,蹙著眉頭:“葉娃兒,你老實跟我和你媽說,你這錢到底是從哪里弄來的,我們都是農民,可不能做違法的事!”“爸,媽,是真的,您們等等!”墨葉領著父母走進屋子,立刻拿出了和唐婉儀簽訂的合同,遞給了父親墨守林,“爸,您看看這個!”墨守林將信將疑的接過合同翻開一看:“欣欣花卉?那不是鎮上最大的兩個花卉超市之一么?”“對,就是那家!”墨葉點頭。

  “真的?”墨守林迫不及待的快速瀏覽了一遍合同,看完后興奮的在墨葉母親額頭上親了一口:“老婆子,是真的,是真的啊,哈哈,我的兒子終于苦盡甘來了……”“真的?”李子娥有點發蒙,半晌后回過神,狠狠的掐了墨守林一下,疼的墨守林一陣驚叫,“老婆子,你干嘛?”“死老頭子,當著孩子的面,老不正經的,該掐!”李子娥瞪了眼墨守林。

  “哈哈~”墨守林笑了,笑的很開心,這是墨葉回村以來,見父親笑的最真誠,最舒心,最開心的一次。

  看到這,他的鼻子一酸,爸媽都快六十的人了,還在為自己操勞,作為兒子,虧欠的實在是太多了!爸媽,你們放心,兒子從今天起,一定會掙錢很多很多錢,讓你們享清福!卻在這時,父親墨守林好像想到了什么,臉上的笑容倏地凝住,“不對呀,葉娃子,欣欣花卉,為什么要用高出市場上那么多的價格,收購我們家的盆栽?”“爸,媽,你們走后,我在家和以前一樣做鉆研,配制營養液,無意中發現了一個合適的配方,配出的營養液能夠……”墨葉將早就想好的說辭講出來!他是學園林出身的,回來后也一直沒有忘記制作營養液,相信這么說,不會讓爸媽產生懷疑。

  果然,墨守林和李子娥聽后,沒有生疑,和墨葉細聊會,便開始搬三輪車上沒賣完的盆栽。

  一刻鐘后,盆栽全都移到了基地大棚里,墨守林和李子娥累得坐在了地上歇息。

  墨葉看見二老顯得非常疲憊,走了過來:“爸,媽,你們是不是很累?我幫你們按摩一下吧!”“先給你媽按按吧,這幾天,你媽很累!”“嗯!”墨葉將雙手放在母親李子娥的肩頭,默念秘訣,控制那滴生機液,分裂出一小滴點,順著他的手指鉆入了李子娥的身體里面。

  李子娥只當兒子孝順,和平時一樣,隨便幫她按幾下,可隨著墨葉的手捏動起來,她卻發覺有一道很溫暖的氣息傳進了肩膀里,感到很舒服,有點詫異,想不到自己兒子的按摩手法,竟然這么好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