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meyd 286 >

meyd 286



有沒有功夫,一出手就能看個真切, 葉凡早看出 云鴿步伐穩健,呼吸綿長,看出是個好手,到她一出腳,才知道走眼,這哪是好手,明明一高手。

  電石火光間,云鴿的一腳已經快踢到葉凡的臉上,她仿佛都能看到葉凡和著血沫子口吐幾顆大牙,人側飛出幾步,倒地抽搐幾下后暈倒的情形。

  可是鬼一般的,十拿九穩的一腳竟然落空了,葉凡鬼一般消失了。

  人呢,人哪去了?云鴿保持上踢的姿勢楞了一下神,耳邊傳來一個聲音:“還真是紫色的,嘖嘖,就那么點布料,遮到的地方可真不多。

  不對,為什么要有那么多布料呢,遮到的地方太多了。

  ”順著聲音看去,云鴿耳根子紅透,一股熱涌到肺部,差點噴出一口甜血來,因為葉凡笑瞇瞇蹲在她腳邊上,視野好極了。

  “我殺了你!”云鴿氣瘋了,放開手腳,一點不留手,高高揚起的腿改下劈,腳跟直劈葉凡的后腦勺。

  葉凡剛才蹲下躲過側踢,這次雙手在地上一撐,雙手雙腳用力朝邊上挪了點,距離不多不少,剛好夠躲開云鴿的腳。

  用盡全身力氣,勢大力沉的一個下劈落空,云鴿的腳跟實打實的落在堅硬的水泥路邊上,痛得渾身打哆嗦,想繼續踢葉凡,可腿腳不利索,踉蹌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抱著腿咧著嘴,像是痛極了。

  葉凡笑語道:“看你的身手,沒高人教不出來,你師父沒教過你,不死戰不可以用全力,出拳留一份勁,關鍵時候好卸力?”“不用你管,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云鴿怒罵道。

  “行,我就沒指著好死,我看看你腳。

  ”葉凡不由分說坐在云鴿邊上,把她兩條小腿擱在自己 腿上,抓住她受傷的腳。

  “混蛋,你放開我!”云鴿又羞又氣,想抽回腿,卻沒葉凡大力,只得用另一只腳往他腰上踹,我踹,我踹死你。

  “姑奶奶,我給你治傷,又不是讓你懷孩子,至于嗎?”葉凡被踹了幾下,腰眼生疼,干脆屈指在云鴿腿上麻穴上彈了一下,讓她消停下來。

  “王八蛋,我不要你假好心,你快放開我,滾得遠遠的!”云鴿兩腿沒法動,干脆用拳頭打葉凡肩頭。

  拳頭如雨點般落下,但力道比腿上差了不止三倍,葉凡沒覺得一點兒痛,也就由著云鴿。

  云鴿腳上穿著透氣性極好的運動鞋,葉凡想先把鞋襪剝下來,可是剛解開鞋帶往下剝,云鴿口中吐出:“痛!”痛苦難耐卻發( 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自內心毫無掩飾做做的一個單音字節,讓葉凡半邊身子都麻了,漂亮 女人是男人恩物這句話一點兒不假,極品美女一顰一笑一言一行,包括一個字都能勾男人的魂。

  葉凡壞笑著,臉蛋湊向云鴿,看著她的紅唇,“給我親一下好嗎?”云鴿推開他的臉,“你休想!”“我也沒打算今天親你,看看這是什么?”葉凡晃了晃手上的鞋子,他分散了一下云鴿的注意力,快速給剝了下來。

  再小心翼翼剝下云鴿腳上襪子,葉凡目中出現一只晶瑩圓潤還帶著濃濃女兒香的小腳丫子,美中不足 的是,腳跟腫的像是饅頭般。

  “你輕點,好痛。

  ”云鴿這會兒心里的火消了不少,注意力從葉凡身上移到了腳上。

  葉凡聚氣于目使用天眼術,探查云鴿傷處,片刻后探查完畢, 說道:“沒什么大事,老婆你的腳后跟骨頭裂開了。

  ”“還沒什么,骨頭都裂了!”云鴿話出口,又覺得不對勁,“誰是你老婆?還有啊,你怎么知道我的骨頭裂了?”葉凡說道:“行行行,不是我老婆成吧。

  孩子他媽,我是半個 神仙,能看到一些凡人看不到的東西。

  你的腳骨沒什么大事,隨便送一家醫院包扎一下,吃點藥,半個月就能完全愈合。

  ”“你滾開,我不想和你貧,遇上你算我倒霉,滾遠點!”云鴿取出手機準備聯系朋友來接自己,心里暗悔,遇上小人最好躲遠點,自己沒事和這葉凡這沒廉恥的較真干嘛。

  葉凡探手奪下云鴿的手機,笑瞇瞇如老狐貍般說道:“和你打個商量,你的傷,我能立即給你 治好

  ”云鴿氣鼓鼓說道:“你還真當自己是神仙了,滾一邊去,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臉。

  ”“別管我是不是神仙,能治好你的傷是真的。

  可是啊,你總得有點回報吧。

  ”云鴿看了看傷腳,就算沒傷到筋骨,單單消腫也得一兩天,哪有立即治好的道理,葉凡的話她壓根不信,“好啊,你治,你要能立即治好,讓我干嘛都成。

  ”“話可是你說的,不能反悔。

  ”葉凡說完,開始在云鴿腳上忙活著。

  葉凡探手在云鴿受傷的腳跟處,輕輕摩挲了幾下,指尖在上面畫了一個符文,運內氣注入其中,口中念念有詞道:“肉體速速復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云鴿眼見葉凡古古怪怪的,一只手指碰在她的傷處,忽然間一股清涼的氣息從他的指尖涌進自己的身體,不多時充盈了整只腳,眨眼間,腫處很快消退了,再沒痛楚的感覺。

  云鴿揉了揉眼睛,沒錯,腳上的傷沒了。

  為什么會這樣,難道是見鬼了。

  不對,世上哪里有鬼,難道是幻覺?再掐了下肉,不痛,再掐,還是不痛,確實是幻覺。

  “一點不痛,奇了怪了,我怎么做這種荒謬的夢?”云鴿自言自語道。

  葉凡痛呼:“喂,誰說你做夢了,你是不痛,可你掐的是我的腰!”“姓名?”“老公。

  ”“去你妹的,老實回答。

  ”“你不早就知道了,你老公我姓葉名凡。

  你就那么喜歡聽你老公的名兒,要不我多說幾遍?”“好,我忍,我脾氣不好我也忍。

  你的年齡、籍貫、學歷、家室,住址都報出來。

  ”“我比你小個一兩歲吧,夏國人,幼兒園畢業,家世深不可測,后臺比鉆石還硬,不過保密不能說,暫時居無定所,以前住一大山溝里,地址也不能說。

  ”葉凡就穿個褲衩子坐在地上,腿上擱著云鴿的兩條小腿,手在云鴿柔弱無骨的小腳上不老實著,嘴上敷衍著云鴿的問題。

  云鴿蹬了蹬腿,甩開葉凡的手,瞪著眼嘟著嘴嬌俏說道:“氣死我了,你這算什么回答,老實點,一五一十說出來,免得我動手。

  ”葉凡又摸上了云鴿小腳丫,這只小腳他可舍不得撒手,嘴上說道:“你拐彎抹角不就是想問我怎么把你的腳眨眼間治好了,對吧。

  ”云鴿點了點頭,抽回小腳,撿起鞋襪穿好,好奇的打量著葉凡,“你快告訴我,剛才你到底用什么方法。

  我就算沒學醫,常識也知道傷不可能那么治好的,你到底用什么辦法治的?”“那我實話說了,我用的是 仙術,你要想學,只要做我老婆我就教你,男女修煉更有效哦,要不咱們試試?”葉凡說道,雖然有點玩笑的味道,可他用的確實是仙術,或者說偽仙術,也可以說是道術。

  “仙你妹,有神仙像你這樣?哎,你怎么摸上腿了。

  ”難怪一遇見自己就苦大仇深的,原來云鴿看到了他和于夢瑤的事情,葉凡說道:“就是仙法咯,不信也沒辦法。

  別管我用什么方法了,把你傷治好了是真真的,報答嘛,別的不要,我就要你以身相許,給我生幾個胖娃娃。

  ”葉凡邊說,邊盯著云鴿的身前,嗯,雖然不如于夢瑤,可同時喂飽雙胞胎,應該不成問題。

  被葉凡盯著看,云鴿別過眼去,臉色一紅,可想而知昨晚上那個女人受了何等殘酷的摧殘。

  好啊,明明有女人,還來招惹人家,云鴿心里有氣,把葉凡湊近的臉推開,兇道:“你做夢去吧!”站起身,拍掉屁股上的灰土,葉凡說道:“說了是仙術,信不信由你。

  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又是同路,載我一程,送我去 花都市怎么樣?”“你去花都市干嘛?”“我去花都市,自然有我的原因。

  ”葉凡伸出手,“老佛爺,還要我拉您起來呢?”“德行!”打開葉凡的手,云鴿自個兒站了起來,隨意走動了一下,神了,一點不適感覺都沒有,腿腳麻利著呢。

  云鴿雙手環抱身前,歪著頭繞著葉凡身邊轉悠,仿佛想把他看個通透。

  葉凡說道:“知道我身材好,你也不用那么直接,這里人雖然少,可還是有人看到。

  瞧見剛才騎著電瓶車那大姑娘看你的眼神沒,八成把你這個交警看成色女郎了。

  還是,你真想對我做什么?”云鴿只顧著瞧,也不理葉凡,末了伸出手,在葉凡胳膊上摸了摸。

  摸完胳膊,又摸了摸他的后背和胸口,確定面前站著的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溫度的大活人,不是個鬼怪。

  被云鴿的手弄得癢癢的,葉凡抓住她的手,玩笑道:“我可是正正經經的良家大少,你可別伸出魔爪,我怕。

  ”“你是正經人,豬都會上樹,狗都會說人話。

  ”云鴿瞧著葉凡,想著該怎么辦,他的治病手法很高明,就像是神仙一般,可是他的臉越看越可惡,長得倒是眉清目秀算得上一極品美少年,可是一臉壞笑,嘴上手上心里都不老實。

   不過她也不怕,畢竟我是個瞎子,浴巾 就在沙發上面,拿起浴巾我便朝著浴室走了過去,那張小愛似乎是被洗頭膏遮住了眼睛,此時就在原地等我。

   我試探性的將自己手中的毛巾給張小愛遞過去,而看不見的張小愛也低著頭不停的空中胡亂抓著。

   你在哪里啊! 也許是洗發水刺的眼睛有些疼了,張小愛的聲音有些焦急,只見她直接轉過身來向我的方向走來。

   啊! 可是就在張小愛準備走到我面前將毛巾接過來的時候,她竟然因為地滑的原因滑倒了,一時間我只感覺一片白花花的肉向我撲來。

   雖然張小愛不算重,但是因為我提前沒有防備,卻是被她一把撞到了墻角,我只感覺自己的后腦勺一股劇痛,隨后兩眼一黑,居然直接暈厥了過去。

   睡夢中,我似乎又回到了與 嫂子共處的那個晚上,嫂子指尖的溫柔不停刺激著我的那個部位,而我依舊是保持著睡覺的姿勢呆在床上一動不動。

   可是漸漸的,這種感覺愈發的強烈,愈加的真實,終于,在恍惚之間,我從夢境當中醒了過來,可還沒有等我將眼睛睜開,我卻意識到了不對。

   因為 在我的下面,真的有人在不停的撥弄我那個地方,一時間,我竟然有些反應不過來。

   在我的記憶里,我應該是在張小愛的家中,難道說是張小愛? 不得不說,這女人的小手撥弄我那地方,還真是舒服,雖然她沒啥技巧,但越是這種青澀,越讓我沖動。

   盡管心中有很多的疑惑,但是我依舊是不動聲色的將眼睛微微張開,因為我很想知道這個讓我舒服的女人是誰。

   雖然我不敢相信,可是此時趴在我大腿根部的女人赫然就是那美麗的張小愛。

   難道老子現在這么有魅力了嗎?我心中疑惑道,可是眼下我又怎么去打破僵局呢? 可是正當我苦惱的時候,那張小愛卻是放下了手中的動作。

   此時張小愛早已為因為害羞而臉紅,可惜了,竟然是一個瞎子!她嘆了一口氣之后也是將自己手中的睡褲給我穿了上去。

   看到張小愛的舉動我才算是明白,原來我的褲子早在接住她的時候被水打濕,所以她才會想到給我換一條干凈褲子,不過我卻不知道為什么張小愛剛才會那樣,難道僅僅是為了好玩? 等到張小愛將睡褲給我換好之后我才算是找了一個合適的機會睜開了眼睛。

   張小姐?張小姐? 我裝作有些受驚的樣子,但其實我是知道的,張小愛就一直陪在我的身邊。

   別叫了,既然你醒了我們就去醫院吧! 張小愛見到我如此的慌張也是急忙安撫著我。

   你沒事兒吧,剛才我昏過去了嗎? 我在空氣中四下摸索著,似乎想要抓住些什么東西一般。

   這時候張小愛也是連忙將 我的手給抓住。

   我沒事兒,你沒事就好,剛才謝謝你了!張小愛將我的手緊緊,掌心的溫熱讓我安靜了許多。

   此時的張小愛穿了一身寬松的浴袍,從一開始她似乎在我這個盲人的面前就特別的肆無忌憚,今天當然也不例外。

   透過那浴袍寬大的縫隙,我頓時將其身上的風光盡收眼底。

   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除了有一個疙瘩,其他倒也是沒有什么大礙,相反的,那張小愛的腳卻是崴到了,只見她不停的揉捏著自己的 腳踝,但似乎并沒有什么作用。

   那個,我知道現在說可能不合適,但是剛才我的腳踝崴了,你能不能幫我上點紅花油? 剛才將我摔昏,到現在張小愛還覺得無比的內疚,可是她的腳又實在疼的厲害,所以才會這般的吞吞吐吐。

   這對于我當然是沒有什么問題,我道:腳踝崴了最重要的是舒筋化血,這樣吧,我給你按摩一下吧!這樣也能好的快一點! 我說的這些可是出于真心,雖然張小愛以為我看不見,但其實我早已經看到了她那腫的巨大的腳踝。

   張小愛看我如此的堅持也沒有拒絕我。

   不得不說,張小愛長了一對美足,僅僅是握著,我依舊是能聞到其腳上散發的芳香。

   我發誓,這是我看到過的最好看的腳,不經意間,我看著這只腳居然有些失神了。

   怎么了?我腳上有味道嗎? 我這一失神,卻是讓張小愛緊張了起來,不過我卻搖了搖頭,示意其不要動。

   啊…… 腳底按摩算是我最拿手的手藝,我將自己的食指頂在張小愛的腳底板輕輕的一推,從張小愛的口中立馬是發出一聲低吟。

   我抬頭向張小愛望去,眼神掃過的瞬間,竟然發現張小愛居然連內內都沒有穿。

   這風景,特媽也太刺激了。

   此時的張小愛緊閉著眼睛,似乎在享受著來自腳底的刺激,哪里知道我看到了她那里的風光? 我很是懷疑是不(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是每個女人在進行按摩的時候都會有這樣的表情。

   啊……哦…… 甚至,她還發出了那種讓人覺得羞羞的生意,好像被我按摩得很舒服一般。

   這聲音,對于男人來說,可是很刺激的。

   好了,張小姐,我要給你摸紅花油了! 正在張小愛享受的時候,我卻將其從夢境中給拉了回來,我很擔心她繼續在我面前這般羞羞地呻吟,我會按耐不住。

   張小愛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我卻是從其眼睛當中看到一絲絲的意猶未盡。

   很快,我便紅花油便涂抹在了張小愛的腳踝處。

   哇!真的好了很多啊,楚陽,以你這個手藝完全沒有必要去給別人打工啊,你沒有想過自己開一家按摩店嗎? 張小愛已經不是第一次崴到腳了,可是從沒有像今天一樣恢復的這么快。

   自己做老板?從來沒有想過!我搖了搖頭,語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要知道,作為一個盲人的我能在這個社會上有一碗飯吃就已經很滿足,又怎么會奢望自己去做一家按摩店呢? 更何況,自己也沒有那個本錢。

   如果我幫你開一家呢?張小愛眼中泛著精光,雖然她知道我看不見,可還是沖著我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盡管這個微笑已經讓我動心,但我卻要裝的不動聲色。

   好了,張小姐,正事兒還沒做呢,我的腦袋早就不疼了,開始吧? 我故意將話題岔開,雖然我聽說過不少的窮小伙被富家千金包養的故事,但這種事兒絕對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張小愛見我不愿意談這個話題也是知趣的不再言語了,經過第一次的按摩,我早已經將處方上的穴位給記得清清楚楚了 嗯?張小姐,你喝酒了嗎? 可是正當我準備給張小愛進行治療的時候,卻是發現她此時正拿著一杯紅酒在喝。

   鼻子這么好啊,哎,說實話,我還是有些放不開,你等我一會兒,我喝了這杯酒再開始!張小愛說完便將手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開始吧! 盡管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張小愛的身體,但是每一次都會給我帶來強悍的視覺沖擊,我壓抑著邪火將手放在了她的大腿根部。

   可能是因為酒精的作用,張小愛這次卻沒有感到羞愧,反而是一臉享受的躺在沙發上面,而我的手也按照正常的按摩方法在其禁區不停的進行著拿捏。

   嗯,楚陽啊,你弄的我好癢啊! 這已經不是和張小愛第一次見面,所以她自然也沒有第一次那般的生分,再加上酒精的慫恿,她竟然主動與我說起了話。

   換做是誰都會癢的吧,不過忍忍就好了! 雖然張小愛的身子很是誘人,但此時的我依舊是按照處方的按摩方法來進行按摩,絲毫沒有受起影響。

   張小愛聽到我的話之后也是不再言語了,只見其輕咬著自己的下嘴唇,表情更是享受之擠。

   而我的手距離她那里也是越來越近,很快,我便發現她的下面有了巨大的反應。

   張小姐,我可不可以幫你擦擦!因為要對她的某處進行按摩,所以我覺得這樣滑滑的根本無法正確的按到指定穴位。

   啊?有嗎?你看著辦好了! 張小愛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反應,雖然害羞,但是她也知道這是正常的治療手段,所以她并沒有阻攔我。

   我從桌上的抽紙中拿出了兩張抽紙在其某處進行輕輕的擦拭,這一擦不要緊,張小愛卻再也忍不住了。

   只聽到一聲嬌喘,張小愛卻是一把坐了起來將我的手抓住,楚陽,我受不了了!這實在是太折磨人了! 張小愛雖然抓著我的手不讓我動,但是我卻能明顯的感覺到她在刻意的將我的手往其那里按壓。

   可是……面對這種情況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有沒有更加簡單的治療方法!張小愛急切的向我詢問道。

   我可以將按摩的手法告訴給你,你讓你的男朋友幫你做,可以嗎?我知道張小愛的意思,可是我畢竟只是她的技師,有些事情我并不能跨界,所以我才這樣對其說道。

   可是張小愛根本沒有男朋友,這也是令我感到納悶的事情,這么漂亮又有錢的女人怎么會沒有男人去追? 在與張小愛的再三商量之下,我終于是再次對其某處進行了按壓。

   不過這次我卻沒有讓張小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加上張小愛又喝了一杯紅酒,此時的她可謂是完全陷入了我指尖的漩渦當中。

   一時間,整個客廳都被張小愛的呻吟聲充斥著,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此時我早就獸血沸騰了。

   快點,快點! 張小愛咬著自己的嘴唇,雙手也在沙發上胡亂的抓著。

   此時的她早已經顧不上男女之間的那點羞恥了,不停的催促著我對其敏感部位進行更加猛烈的攻擊。

   而我也早已經將正常的按摩進行完畢,看著張小愛如此渴望我也不便拒絕,跟隨著她的指示不停地動作。

   慢慢的,這張小愛愈發的不滿足起來。

   而我,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如果此時我面前的是嫂子許柔,那我肯定會直接抱住,但是張小愛只是我的客戶,這讓我內心還是有些糾結。

   去了,去了,我……我到達頂峰了……!突然,就在我的手有些乏力的時候,張小愛的聲音突然變得高亢起來。

   只聽見其兩聲尖叫,她不再喊叫,只是在喘氣。

   看到這樣的張小愛,我也松了一口氣,如若是在這樣下去,我生怕我忍不住。

   可是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張小愛卻是一把將我給抱住。

   隨后我只感覺自己的嘴巴上一股冰涼,她竟然親上了我。

   雖然我有些懵逼,但是還是熱烈的回應著張小愛,既然她主動了,我要是不回應,那我就不是男人了。

   空氣逐漸升溫,此時的我腦中一片空白,只想將懷中的這個尤物給吞噬,我和張小愛瘋狂的吮吸著彼此,喘息聲也越來越大。

   我們兩人的衣衫都凌亂了起來,我內心知道,今天我肯定是要和這性感女人發生關系了。

   就在我們兩人要進一步的時候,一聲清脆的電話響鈴卻將我倆從歡愉中拉回了現實,即使是這個時候我也不忘偽裝自己是一個盲人的現實。

   張小愛見我如此的緊張也是將電話給我遞了過來。

   喂?誰? 此時我心中早已經是怒火中燒,這個電話來的太不是時候了。

   楚陽,我是嫂子,你快回來,你 表哥……你表哥他受傷了! 雖然我這邊春光無限好,但是嫂子那邊卻好像是無比的著急。

   表哥?表哥他不是…… 我本想說自己剛在電影院見了表哥,可是話到了嘴邊卻讓我又咽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家里有事兒,要走!我只好對張小愛道,盡管我不想這樣做。

   而張小愛也知道我一定是有著什么急事兒,我送你!盡管剛才我倆如此刺激,但是張小愛卻是能快速從干柴烈火當中逃離出來,這也是讓我比較佩服的。

   坐著張小愛的瑪莎拉蒂,我很快便回到表哥所在的居民樓,而張小愛生怕我一個盲人上樓不方便,所以也是要帶我上樓。

   可是還沒有到家門口,我卻是聽到嫂子哭泣的聲音,我加快了腳步,像是正常人一般三兩步便登上了樓。

   而張小愛也緊跟其后,看到我那矯健的步伐,她似乎有些疑惑。

   我也立馬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于是在最后一階樓梯我故意摔了一跤。

   你別著急,已經到了! 張小愛見我摔了一跤之后也是打消了心中的顧慮,而此時嫂子的哭聲卻是越來越清晰了。

   嫂子,你怎么了?我表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跌跌撞撞的進入到了我表哥的家中。

   眼前的一切卻是讓我有些蒙圈,此時的表哥宛如腹部受到了一萬噸的重擊一般蜷縮的躺在地上。

   而在其身邊不停哭泣的就是我那欲求不滿的嫂子,令我感到更加不可思議的是,那個在電影院與表哥亂來的女人此時就坐在沙發之上,此時的她看著哭泣的嫂子更是無比的不屑。

   小陽……你表哥他……嗚嗚!嫂子見我回來哭的更加厲害了,像是一個孩子一般抱著我放肆的哭著。

   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現在能做的就是讓這個女人冷靜下來。

   待到嫂子停止哭泣之后,我才算是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表哥知道今天嫂子回娘家就帶著自己的情人來了家里,我也不知道這一對狗男女到底有多么刺激,居然將表哥那地方給坐斷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嫂子因為東西沒帶反回了家中,這才碰到了這樣狗血的一幕。

   表哥,你太對不起嫂子了!此時的我對于表哥完全沒有一絲的同情。

   我也終于是明白為什么表哥在嫂子面前會如此的無能,原來全都是被這個胖女人給榨干了。

   哼,你就是你表哥口中的瞎子弟弟吧,你也算個男人,這樣吧,我給你五萬塊安家費,你讓你嫂子同意跟你表哥離婚!這女人說著也是從自己的包中拿出了一堆鈔票。

   你!一直在旁邊看的張小愛見這胖女人居然如此的囂張跋扈便也是再也忍不了,張嘴便要對那女人進行反駁,可是卻被我攔了下來。

   帶著你的錢,和這個死人趕緊給我滾!此時我的聲音接近冷漠。

   我發誓,如果不是嫂子在一旁不停的拉著我,我一定不會讓這對狗男女活著走出這道門。

   簽過離婚協議書之后,那女人終于是帶著表哥離開了,經歷了這件事兒,我也沒有心情陪張小愛,便讓其先行離開了。

   房間里,只剩下嫂子與我,此時的嫂子早已經哭成了淚人。

   我走到嫂子的面前,輕輕的擦拭著她的眼淚,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撫這個女人,只能緊緊的抱住她。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