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無碼 線上 >

無碼 線上



  我的小學、初中都在村里讀的。

  很多同學都是本村人,放學后大家經常在一起玩耍。

  翠平、蒲選、紹翠……多么熟悉的名字呀,現在叫起來仍然很親切。

  自從我升入高中,她們回家務農,就再也沒有和她們聯系了,真是很想念大家。

     還記得,放學后我們幾個同學會輪流聚集到一個同學的家里做作業,作業很快就做完了。

  大人不在家,幾個同學開始“瘋狂”起來。

  那一次在翠平家,她們家 院子里培育了很多 花苗,我們幾個 小伙伴像園林工人那樣開始移栽,在花苗長的密集的地方把花苗挖出來后用土培好帶回各自的家里栽培。

  幾乎每天我們都會到各自的家里觀察花苗成長的過程,看誰家的花先開,期間充滿了太多的快樂和期待。

  終于等到花兒開滿院子的季節,有紫紅的雞冠花、五顏六色的馬齒莧花、黃色的菜菊、大紅的一串紅……好美麗的花喲,開滿了小伙伴家,友誼也像這花兒一樣美麗地綻放著。

    還記得,因為愛花,我們幾個小伙伴曾相約在某個周六或周日的凌晨4:00多起床,趁著多數人家還在熟睡的時候,悄悄溜進別人家的院子(原來農村的院子都是敞開的)采得幾朵薔薇花,東家采 白色的,西家采紅色的,插在自家廢棄的瓶子里,欣賞著這粉的、白的、紅的花朵,想著幾個小伙伴躡手躡腳采花的情景,真是樂呀。

  在梔子花開的季節,更是把白色的梔子花別在胸前,放在床頭,陶醉在這一片香里了。

  幾個伙伴相伴的快樂應該比這花來的更美來的更香吧。

     還記得,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周末我做飯的時候手沒有抓穩,一大鍋滾燙的稀飯全倒在我的腳上了,當時還穿著襪子,就本(夾逼自慰)能地把襪子脫了,結果腳上的一層皮也跟著脫下來了。

  后來,鄰居聽到叫聲,才保住了我第二只腳沒有慘遭厄運,但也起了好大好大的一個泡。

  從此以后,接近兩個月的時間,都是兒時一群小伙伴每天輪流背著我上學放學。

  小學二年級大家都是那么瘦小,還要背著一個負傷 的我艱難地行走在村中的小路上,不論刮風下雨,從來沒有間斷過。

  多少年后,我仿佛看到當年幾個小伙伴蹣跚地背著我,這一幕幕感人的情景在腦海中久久不能忘懷。

  他們把兒時最珍貴的友情都給了我,我是多么的幸運呀。

    還記得,我們幾個小伙伴一起挖豬草的情景,一起在麥田拾麥穗的快樂,一起跳繩的開心,一起渡過的多少個童年的日子……那曾經故鄉的小伙伴,那揮不去的記憶,那最純真的友誼,在我心中一次次漫延開來。

  故鄉,那些年曾經一起玩過的小伙伴,雖然很多年沒有聯系,相信在彼此的內心深處都會有對兒時玩伴的一份思念在心中在夢里。

    荷園東路,幽幽暗暗的路燈光下,兩人輕言細語,經我身旁悠悠行過,繼而遠去。

  而我,依然呆立原處,靜靜看著他們漸行漸遠,如癡如醉。

  驀地心潮翻涌,鼻翼翕動。

  是感動,或是羨慕,抑或是兼而有之?難以言說,但終是因了許久未有與人這般傾心相談吧!  追名逐利,有人如魚得水,盡諳繁華;爾虞我詐,有人節節敗退,滿身傷疤。

  無論如何,現實中浮沉與漂泊的我們,終微如草芥,無可奈何地被磨平了棱角,洗盡了鉛華。

  看似傲人的成熟,實則可笑的虛無與麻木。

     這是個容不得示弱的世界。

  若是坦誠以待,翹首以盼脆弱被關護,虔誠祈禱不幸被同情,那你就徹頭徹尾地輸了。

  行走于俗世,誰都有了自己的城,哪許他人闌入半分?自高墻之上俯瞰你的不堪,世人或哂笑,或嗤之以鼻,抑或無動于衷。

  悲乎?不!人們依舊一襲華麗偽裝,盡心盡力地多情,傾灑廉價的“關心”……  “孤鴻號外野”,這是輪回間難掩而不可逃避的寂寞。

  “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沉默漫天席卷而來,淹沒了整座城。

  于是乎,在混沌中掙扎,沉淪間徘徊,心似塵埃,飄揚于渺渺瀚海。

  周身皆為黑暗,全然辨不清方向。

    待得思索良久,方豁然了悟“過盡千帆皆不是”,脫脫然開懷一笑。

  原來奔跑中我們在不經意間丟棄,而后卻又苦苦尋覓的,都是那最原始、最簡單的純真呀!都說人生如夢,云銷雨霽后,萬物澄明了。

  也無怪乎一次回眸,一場相遇,一個轉念,便可叫曾經的銅墻鐵壁于瞬時土崩瓦解。

    南方的八月,一如我此時的心情,依舊是碧綠金黃的季節,并沒有文人們所說的那么蕭條,只是季節走入了秋的時段。

  那藍藍的天上,依如熟悉的歌中所唱陽光明媚白云飄,鳥依舊語著,花依舊香著。

  田野,稻子正揚眉吐穗,昂著富足的頭得意地招搖著,炫耀著被壓彎了脊梁的沉甸甸的自己。

  原野的郁郁蔥蔥,勃勃生氣與莊戶人充滿活力的收割忙碌,在田間山野繼續揮灑著盛夏的火熱。

  編織著深綠淺黃的錦繡。

  碧綠的曠野,蛙叫蟲鳴的夜晚仍舊夜歌漫舞,繼續圖騰出秋特有的風韻。

     秋風盈窗,遠山朦朧,帶來葉雨繽紛,撒落窗臺。

  聽一曲撩動寂寥心弦的《蝶飛花舞》,一份眷戀潛伏了看葉人的心房,秋風惹起的思緒靜靜地漫延開來。

  思念悄然爬上眉梢,眼中漫過一段往昔的離愁,一絲悵然,一抹憂傷,在總是煩惱自擾的的眉間攢成一串串心語,散落在你我遙望的歲月輪盤。

  秋意,總是在想念的傷感中紛至沓來.....  葉片錚錚,涌滿窗欞,如水的音樂聲中,我似夢非夢,恍惚飄渺,些許的惆悵,淡淡地思念,有點幸福。

  有風有雨又有夢的夜,應該,與孤獨無關。

    茫茫人海,相依相伴,攜手的舞步,在音樂聲中肆意,在字里行間搖擺,時高時低的音符在嘆息著遙望的距離,也綣繾出思念的馨香。

  貪戀秋天,癡念這一季的似水柔情,也因念起旅途幾度相聚幾度分離的情路艱辛。

  凝望心中的那輪明月,吟喔著“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詩句,心一味的沉迷。

  喜歡秋天的我,注定又要在這個秋天用文字淺唱低吟,吟詠出一曲彼年紅塵不相見莫相忘的秋之童話。

    戀秋,念秋,念風念雨也念情。

  因為,情總是伴著風雨而來。

  尤其是在落葉紛飛的北方,每一片落葉,都在訴說著歲月闌珊處的一個個故事吧!風來,雨下,那些透明的,易碎的繁華,是不是也會隨著一場場風雨的侵襲而面目會非呢!無論如何,值得安慰的是風雨過后,相遇一場的情意已鑲嵌在記憶中,它已串成珠簾,掛在四季必經你我相望的路口。

    若不然,何以有歌者偏要深情的唱道:“夜深人靜的時候,是想家的時候,想家的時候不說話……”瞧!這應該是一個孤獨者的自白 了吧

    更有甚者,不是還明明白白喊出了“孤獨 的人是可恥的”,借以表達對孤獨寂寞的憎厭與畏懼了么?!   西部民歌總以干凈悠長的韻味見長,聽眾很容易眼前就浮現高天流云、山巒河川、草原大漠的優美畫面。

  不錯,這最初的歌者,未必就是那些站在裝飾華麗燈盞炫目伴奏契合的舞臺上的藝術家們,更多的,或許是行走在黃土高原上手持羊鞭的漢子,河邊洗衣的女子,草原上飛奔逐馬的牧人,蒙古包前煮奶茶的阿媽……他們的確有個舞臺,那就是闊大無邊的天地;的確有著偉大的導師,那就是奔騰不息的河流與游蕩無羈的風, 一個人獨處時,無由的就喉嚨發癢,嘴一張,便成了歌,也許是欣喜的也許是憂傷的,都從心谷深處飛旋了出來,然后散落在稠得撕不開的空氣里,轉瞬不見。

  他們,是不孤獨的,因為善于用歌聲對抗和消解這人生中的絕大虛空。

    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擁有歌唱的天賦和欲望。

  所以,這一份虛空,也絕非所有的人都樂于接受,畢竟我們是社會化的族群,即使再進化一千萬年,恐怕還是喜歡緊緊相依在一起,這樣才覺得是安全的。

    李白“花間一壺酒”邀月同飲,是一種灑脫的自我放逐; 杜甫的“百年多病獨登臺”,是對己身零落江湖的凄嘆;蘇武牧羊,白了少年頭,望斷南飛雁,心中的一片炙熱的火苗卻從不曾熄滅;盧梭流亡在寧靜的圣皮埃島,美麗的風景都化作靈感的蝴蝶在他那高貴的頭顱里中起舞翩翩……一個人獨處,對于思想者恰好是可以反身審視自己與這個世界的機會,苦痛或歡樂都不過是這個圣境中的一種色彩變幻,這又何嘗談得上孤獨呢?   即使對于一個普通人來說, 一個人,也并不意味著就陷入了孤獨。

  當你獨自對著繽紛多變的電視機,抑或安靜的勾頭俯視互聯網手機的屏幕,這又何曾離開這繁鬧多彩的世界半步?至于遠離故鄉的游子,以及天各一方的戀人們,孤寂憂傷或許能作一種底色,但他們最著意的還應該一直能滲透到靈魂中的那一抹暖色才對吧。

    身處萬千人海的街頭,我卻感到無比的孤獨。

  ——這樣類似的話,如今在網上很常見,有那么一點唯美的詩意。

  小資情調也很濃。

  我想,這也許就是我們大多數人所能認同的孤獨吧,少人問少人知,仿佛身處在玻璃瓶內,外界的紛擾喧鬧都于己無關,只一昧的心思落寞冰冷著。

    這種感覺,大概就是被世界所放逐了吧。

  我卻以為,這樣的感知,一般身心健康的人都不易擁有。

  如有,它一定是一種病,如這個社會上大量的人擁有,那么,它就是一種社會病。

    我如今所喜歡的一個人的時候,當然可以是到遠離喧囂城市的野地深處小憩 ,讓疲累的眼睛耳朵鼻子還有心臟都重新感知大自然的清新與靜謐;也可以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任由思想隨風飄蕩,作云卷云舒的模樣,即使有妻子輕微的鼾聲響在耳畔也無妨。

    一個人的時候,若心地空虛,那么孤寂就會像*藥一樣摧人肝腸;若精神飽實有根,所有時光都將是充滿煙火味道的獨享天堂。

   用膳時間向來是各壇 弟子聚首一堂的少有時候,雖不至於熱熱鬧鬧笑語震天,交情好的(3p經歷) 師兄弟師姐妹還是坐到一起聊上幾句的,這時候通常一目了然誰與誰親近、誰與誰交惡的小是小非,各壇有各壇的一套人情冷暖,唯獨北壇的師兄弟二人清靜簡單一如往常。

  「 大師兄

  」見是顧 長歌那道仙白身影飄袂而入,早早到了飯堂的其余三壇弟子不敢怠慢,恭聲喚道。

  顧長歌身後跟著一個神情冷傲的少年,眉目一動一斂間掩不住盛氣輕狂,見了人也不吭一聲,雖臉色因渾身倦乏而斂去了一身不羈,偏生那與生俱來的傲氣怎麼抑壓也無法完全消去,教人瞧了就是喜愛不來,若誰不信邪同他開口講話更準要氣得磨牙。

  自家 師弟不會叫人,顧長歌倒沒有說什麼,或許這也是縱容得尉遲律成了如今這個樣子的元兇,但顯然顧長歌對自家師弟的要求已經降到不能再低,只要尉遲律在回話時恭恭謹謹不嘲不諷,自己便要覺得滿意了,偶爾也會覺得,自己身為大師兄卻教出如此不守規矩的師弟實是有那麼些許失敗。

  飯堂中央是幾排長長的木桌,四壇弟子分坐於兩側,由低階弟子將膳食分派,一葷一素一湯,尉遲律正值發育年間,怎麼吃也吃不飽,總是要顧長歌開聲阻止他繼續添米飯的舉動方肯罷休。

  膳後,顧長歌正偕著他家師弟離去,一抹身影冷不防地截在前面。

  「大師兄, 杜長老有找。

  」顧長歌微怔,認得這位前來通報的弟子確是侍候在杜十方跟前的小書僮,只恩師甚少在這個時辰找人,怕是出了什麼要緊事。

  「我這就隨你過去。

  律,你自己下去演練吧。

  」顧長歌應道,不忘側身向身後的人吩咐一聲。

  「師兄,我也去。

  」「不必,你自個兒先自習片刻,過後我會再仔細教你一遍。

  」說完,便隨著那書僮去了。

  尉遲律正要抗議,偏偏想不出抗議的理由,那只不過是對師兄隨便就拋下自己的不滿,哪能堂而皇之地說出口,當下只能冷冷地板起臉,悻悻然目送顧長歌的仙白背影而一言不發。

  算了,自己練就自己練。

  他用了三年時光學成雪 月峰 劍法的第一重,比尋常弟子快了那麼一兩年,半是顧長歌悉心教導的功勞,半是自己憑著天姿悟性不辭辛苦的勤練,如今終於到了第二重,心底里不由生出些許得意興奮,好像自己到達了一個里程碑,離他家師兄隱約又近了那麼一點。

  午後習練的地方不受規限,看修習的是什麼,一般而言,劍法在中庭、心法在暗室。

  尉遲律自身偏好弄劍,獨自一人時愛在中庭外的雪地獨練,現下正是著手學習第二重第一式的劍法的好機會。

  雪月峰第二重劍法、逍遙九劍。

  他興沖沖地提劍演習了一會,身後冷不防地響起了一名南壇師兄的叫喚。

  「 小師弟,怎不見你家大師兄?你們平常兩個不是形影不離的麼?」嚴略難得見尉遲律身邊沒有顧長歌的身影,實在是太習慣這兩位同時出現,現下只見其一就怎麼看怎麼怪。

  「師兄被師父叫去啦。

  」尉遲律心不在焉地懶懶回道,手里仍在專心地揮動著他的長劍。

  「嘿,既然你家師兄現下沒空理你,不如跟我較量一回,讓我瞧瞧,大師兄親手教出來的小師弟,又進步到什麼程度去了。

  」這南壇的嚴略出於好奇,也出於看不過眼尉遲律那種好似誰也不放在眼里的狂狷,雖不至於討厭上對方而找他的茬,但見到這種態度就是忍不住想挫挫對方的銳氣,況且雪月峰里弟子私下較量互相切磋是平常事,從比武切磋的過程也能精進自身武藝,因此師長們只眼開只眼閉,只要不見血都隨弟子去。

  「不好,師兄快回了。

  」尉遲律想也不想就拒絕。

  「反正大師兄現下也大概沒空理你了,午前我在大門碰見杜長老帶了個女孩回來,估計你們北壇要多一位小師妹啦。

  大師兄這會被杜長老叫去,大概也是為了這事吧。

  」尉遲律明顯一怔,好似霎時未能理解那些字句似地皺緊了眉。

  須臾,腳步急起,像是焦趕著去何處。

  「小師弟,我今天可不會放過你,接我一招再說!」嚴略在後頭追了上來,一邊叫著,長劍自劍鞘抽刮出尖脆聲響,在午後的雪月峰異常刺耳。

  被人如此撩潑挑釁,換作是平日尉遲律自當奉陪,然他此刻心有疙痞,只想趕去恩師那里看個清楚,心思未曾放在這較量切磋上頭。

  恍惚沉吟之際,沒料到嚴略突然提劍而至,尉遲律霎時間沒有防備,臂上倏忽多了一道血口。

  「你!」尉遲律吃痛怒瞪,怒氣霍地涌上。

  「呃、小師弟,你沒事吧?你干麼不閃不避?不就說了要過幾招而已,你小氣什麼?!」嚴略顯然沒想到對方竟不出招,現下見了血,并非他之本意。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