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eva karera >

eva karera



 “他是我小叔子,我不能跟他做這樣 的事…”    云河村村衛生所內, 張翠花 看著躺在自己前面、沒穿褲子的小叔子,有些不知所措。

      今天她跟小叔子 李海在地里干活的時候,李海不知道被什么蟄了一下,人開始迷迷糊糊的。

      她把人背到了村衛生所,讓村醫孫 美麗檢查后才發現,李海被蟄的傷口居然在他那處,需要有人把毒吸出來。

      孫美麗是有夫之婦,不方便做這樣的事,只能把難題交給張翠花。

      作為李海的 嫂子,張翠花也有些為難。

      自從丈夫去年意外身亡,她就一直獨守空房,雖然心里的孤獨和寂寞讓她想好好的釋放一下心底的欲望。

      但是,這樣做了的話,她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對李海。

      “翠花妹子,你還愣著干嘛,救人要緊呀!”    村醫孫美麗的催促聲從后面傳了過來。

      張翠花深呼吸調整了一下,終于做出抉擇,慢慢把頭湊了過去。

      如果不吸,李海下半身性福可能就毀了。

      張翠花安慰自己這是為了救人,并不是因為欲望。

      隨著她的頭慢慢靠近,一股男人的陽剛之氣撲面而來,讓張翠花情不自禁的深吸了口氣。

      病床上昏迷的李海,仿佛受到了刺激一樣,變化越來越大,眼皮也跟著跳動了一下。

      “啊,怎么,怎么還在變。

  ”張翠花驚慌的看著手中的東西,心跳在不斷的加速。

      一旁的孫美麗也看的目瞪口呆,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

      她本就是個需要很強的女人,老公卻滿足不了她。

      要是老公能有這么個寶貝的話,自己也不需要用器具來發泄一下了。

      楞了一下之后,張翠花羞澀的張開了殷桃小嘴,對著傷口吸了下去,隨后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

      ‘啊,好舒服!’    原本昏迷的李海,感受到傳來的吸力,漸漸的有了意識,慢慢睜開了雙眼。

      映入眼簾的一幕,卻讓他有點發蒙。

      一個25歲左右,膚白貌美的女人正一邊握著自己,一邊張著嘴……    看清楚后才發現,此人竟然是自己的嫂子張翠花。

      在嫂子的身后還站著一個30歲左右的女人,正如餓狼似的盯著自己。

      她有著一雙水汪汪的,仿佛能勾走男人的魂的桃花眼,正是村醫孫美麗。

      李海沒想到這個平日里的白衣天使,現在卻一副饑渴難耐的樣子盯著自己那里。

      很快李海就想起今天發生的事,難道是我那里被蟄了?嫂子是在幫我解毒?    可是這 感覺也太舒服了點吧。

      看到兩人都沒有察覺到自己已經蘇醒,李海趕緊閉上眼睛,繼續裝暈,享受這美好時光。

      很快,黑色血液被徹底吸了出出了,慢慢出現了一些鮮紅的血液。

      李海之前處于昏迷狀態還沒太大感覺,現在蘇醒了,渾身被吸的燥熱起來,仿佛全身的細胞都在沸騰,血液也跟著加速流淌。

      很快他就感覺到一股電流襲來,還有一陣酸麻感。

      “啊,我忍不住了!”李海在心底吼了出來。

      異變就在此刻發生了,張翠花那纖纖玉手,突然感覺到一股力量傳來。

      緊接著火山就爆發了…… 張翠花躲避不及,被弄的滿臉都是。

      感受著臉上的溫度,她愣在那里。

      孫美麗也看的口干舌燥,她是學醫的,知道一個人 身體越好,存儲的液體才能夠多。

      如果那火山爆發在自己臉上,想想都讓人興奮不已。

      “翠花,你還好吧。

  ”孫美麗趕忙拿起紙巾遞了過去。

      “沒,沒事,擦擦就好了。

  ”    張翠花看著紙巾上的液體,卻沒有一點惡心的感覺,反而有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沒想到對方昏迷了還這么不老實,弄到了自己臉上。

      想到這些,張翠花臉色又開始發燙,那里也跟著起了點變化。

      為了不讓自己亂想,她趕緊轉移注意力問道:“美麗姐, 海子應該 沒事了吧?”    “你說呢,剛剛不是給你洗臉了嗎?”孫美麗調侃的 說道

       聽到孫美麗這么說,張翠花羞愧的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

      “別擔心,恢復需要點時間,我先給他包扎下。

  ”孫美麗說完便去取藥了。

      李海聽著兩人的對話,想著現在醒來肯定尷尬,只能先等等看。

      片刻后,孫美麗拿著藥包走了出來,看著昏迷的李海,眼神透露著一股癡迷。

      敷藥的時候,孫美麗都忍不住感嘆。

      剛剛才爆發完,竟然還屹立不倒。

      要不是還有張翠花在旁邊,真想試試是什么滋味。

      孫美麗把傷口包扎完,順手幫李海把褲子給拉了上來,一不小心觸碰到了傷口。

      “啊,疼。

  ”李海借著這個機會醒了過來。

      “海子,你終于醒了。

  ”張翠花看著蘇醒的李海,心里石頭也落了地。

      “嫂子,我這是在哪?”李海裝傻問道。

      “你中毒了,嫂子背你來衛生所了…”    張翠花把今天的事說了一遍,至于怎么解毒,自然沒說。

      “嫂子,是你幫我解的毒嗎?”李海故意問道。

      張翠花點了點頭,臉色又是一陣潮紅。

      “嫂子你臉怎么紅了?”李海疑惑的問著。

      “沒,沒事,海子你還有哪里不舒服嗎?”張翠花連忙岔開話題。

      “嫂子,我感覺沒事了。

  ”李海運動了一下說道。

      孫美麗也是一驚,剛解毒就沒事了,這李海身體壯的跟頭牛似的,怪不得那里這么大。

      “那好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回家吧。

  ”張翠花想著盡快離開。

      “海子,傷口不要弄濕了,明天記得來換藥。

  ”孫美麗叮囑道。

      “好的,謝謝美麗姐。

  ”李海說完忍不住看了眼對方的修長的美腿。

      孫美麗看著對方的眼神笑了,那里也有了點反應。

      從診所出來之后,李海跟在身材高挑的張翠花后面,眼睛不由自主的一直盯著她后面高高凸起的地方,腦子里想的全是她剛剛幫自己解毒的時候的那種感覺。

      不知道以后還會不會有這樣的機會。

      李海心里暗暗想著。

      到家后,李海推開院門,他媽羅桂花馬上怒氣沖沖的走了過來。

      “你個掃把星,不在地里干活,又跑哪偷懶去了?地里活不要做了?”羅桂花瞪著張翠花大吼道。

      對羅桂花來說,張翠花就是個掃把星,克死了自己的兒子,所以從來不給張翠花好臉色。

      張翠花臉色一陣煞白,有心想解釋,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媽,嫂子才不是掃把星,你別亂說。

  ”李海不滿的說道。

      “小兔崽子你給我閉嘴,快進去吃飯。

  ”羅桂花說完狠狠的瞪了一眼張翠花,轉身走了進去。

      “嫂子對不起,我代媽向你道歉。

  ”李海歉意的說道。

      “沒事了,去吃飯吧,記得今天的事別說出去。

  ”張翠花眼神復雜的看著李海。

      晚飯大家都沒有說話,氣氛也有點尷尬,吃完后就各自回房間了。

      但是,張翠花一直靜不下心,腦海里一直想著今天在診所的那一幕。

      想著想著,她渾身開始燥熱起來,竟不自覺的撩起了裙子,發現潔白的內內早已經臟了。

      張翠花就這么用手在那塊位置來回摩擦著,力度也在慢慢加大。

      片刻后,她呼吸變得急促起來,眼神也開開漸漸迷離。

     那摩擦帶來的感覺,讓張翠花忍不住發出了聲音。

      剛從廁所出來的李海,突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

      這聲音在他看過的小電影上經常出現,是女人嬌羞的呻吟聲。

      聲音是從嫂子房間傳出來的,難道嫂子在做羞人的事情?  張翠花幻想著李海,不自覺的叫著李海的名字。

      嫂子在叫我?    聽到這里,李海再也忍受不住,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接下來的一幕,讓李海看呆了,不遠處的床上,嫂子坐在那里,裙子也撩了起來。

      一只玉手竟然在內內上面來回的游走著,另一只手隔著衣服在前面動……    “啊,海子,你…你…怎么進來了?”張翠花驚得連忙用手擋住身體。

  “嫂子,我、我在外面聽到聲音,怕你出事,所以進來看看。

  ”    李海被剛剛看到的那一幕震驚到了,說話都有些不利索。

      解釋完之后,他又有些擔心的問道:“嫂子,你是在干什么?是哪里不舒服嗎?要不要我幫忙?”    張翠花羞愧的很,自己一時欲望上頭,忘了關門,才會讓李海看到自己羞恥的一幕。

      不過還好,李海年紀小,沒接觸過女人,好像還不懂這些事。

      “海子,嫂子沒事,你,你先閉上眼睛。

  ”    張翠花發現李海還在看著自己,臉色更加羞紅。

      李海應了一聲,不舍的閉上了雙眼。

      張翠花連忙把裙子給放了下來,然后起身快速整理了一下衣物。

      “好了,你可以睜眼了。

  ”張翠花小聲說道。

      李海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張翠花已經整理完畢,不由得有些失望。

      “海子,今天的事,答應嫂子不要告訴其他人。

  咱媽也不行,否者嫂子沒臉見人了。

  ”張翠花嬌羞的說道。

      “好的嫂子,我會保密的。

  ”    看到張翠花一臉嬌羞的模樣,李海又想起剛才看到的場景,拿里又忍不住抬起了頭。

      張翠花看著那寶貝仿佛要突破褲子的束縛,剛剛有所緩解的身子,又開始變得燥熱起來。

      “嫂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李海發覺張翠花注意到了自己的變化,趕緊解釋道。

     張翠花忍不住呢喃道,眼神也開始有了點變化。

      “嫂子,你說什么。

  ”李海疑惑著說道。

      “沒,沒什么,嫂子是過來人,你這是正常反應,當初你哥也這樣。

  ”張翠花解釋道。

      “真的嗎,哥也這樣呀,那他最后怎么解決的呢?”李海一時興起問道。

      張翠花一時語塞,沒想到李海會這么問,想起當初幫老公解決的場景,臉上又是一陣潮紅。

      “就是睡,睡一覺,醒來就沒事了。

  ”張翠花羞澀的說道。

      “這樣啊。

  ”李海有點失望,本以為會聽到不一樣的答案。

      其實張翠花沒有說錯,的確是‘睡一覺’只是睡的方式不同而已。

      “好了,時間不早了,嫂子想休息了。

  ”張翠花感覺身子越來越燙,只能打發走李海。

      “那好,嫂子你早點休息,我回去了。

  ”    李海依依不舍的回到自己房間,躺在床上,滿腦子想的都是剛剛看到的畫面,怎么也睡不著。

      看著不肯低頭的寶貝,心里也是難受的很,準備解決一發再睡個好覺。

      正當李海手伸進褲襠的時候,外面傳來了輕微的‘嘩嘩’聲。

      這個時間媽早已經睡了,難道是嫂子?(兒童益智故事)?    她不是說累了要休息嗎??    李海偷偷的走到發出聲音的浴室門口,將耳朵靠上去,里面漸漸傳來了女子誘人的聲音…    張翠花本想洗個澡冷靜一下,當水刺激到身體的時候,還是被挑起了火。

      手指不自覺往下,然后隨著水流的沖洗動著,力度也在一點點的增加。

      張翠花幻想著李海,癡迷的叫了出來。

      李海聽著這誘人的叫聲,再也忍不住,最終手還是掀開了下面的紗布,隨著叫聲動了起來。

     這時浴室里傳來了一聲長長的嬌羞聲。

      “嫂,嫂子。

  ”李海也在這一刻狠狠爆發了出去。

      李海看著手中弄臟了的紗布,無奈的搖了搖頭,趁著沒人快速的收拾一下,隨后回到了房間。

      “沒想到嫂子這么厲害,一晚用手兩次。

  ”    李海心底渴望著,如果可以用自己來代替嫂子的手幫她就好了。

      轉輾反側很久李海才睡著,嘴角掛著一絲笑容。

      不知過了多久,李海突然感覺有什么東西在隔著褲子摩擦自己,隨后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嫂子,你,你怎么來了。

  ”李海被眼前一幕驚呆了。

      張翠花正跪坐在床上,用一雙纖纖玉手在他那里來回游走著。

   “噓,別說話。

  ”張翠花嫵媚的笑道。

      “啊,嫂,嫂子你這是要干嘛!”李海嚇得坐了起來,呼吸也變得急促。

     那美腿更是又長又嫩,讓 老馬一陣口干舌燥,心臟狂跳不已。

   緊接著,張淑芬伸手把扣子解開了。

   衣服取下來的一瞬間,她胸前的飽滿上下晃動起來,看得老馬血脈噴張,恨不得馬上沖過去撲到陳淑芬。

   張淑芬完全不知道老馬在偷看她,放好衣服之后,躺在 按摩床上,好了, 馬師傅

   來了。

   老馬吞了下口水,平復一下體內的燥熱,轉身慢慢朝著陳淑芬摸了過去。

   眼看著張淑芬還沒用毛巾蓋好身體,他腦子里生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哎喲…… 突然,老馬腳下一絆,整個人往張淑芬身上撲過去。

   順著摔下來的慣性,老馬雙手好巧不巧地抓在了那雙波瀾壯闊上面。

   那滑嫩充盈的手感,讓他整個心都飄起來了。

   啊! 張淑芬嚇得驚叫一聲,馬上從按摩床上坐起來,雙手護著胸,一臉防備的對老馬質問道:你干什么?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里有凳子,所以摔倒了…… 老馬裝作一臉慌張,連連道歉,摸索著從張淑芬的身上站了起來。

   看著老馬可憐巴巴的模樣,李淑芬只能嘆了一口氣,也不想跟一個瞎子計較了。

   沒事兒,你快點按吧。

   看到張淑芬對自己居然沒有很大的意見,老馬心中暗爽了一把,看來有戲! 他走到張淑芬的上方,雙手按摩著張淑芬的脖頸,心里卻一直在回味著剛剛的手感。

   他已經很多年沒有享受到這種美妙,滿足而又刺激的感覺了。

   可這種感覺越是美好,就讓越讓他想要更多,剛剛的時間實在太短了。

   都來不及好好揉捏幾下。

   轉了轉眼睛,老馬心生一計。

   小芬啊,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我剛剛碰到你的時候,感覺你那里好像因為太大,所以有點下垂,我會一種保養按摩,可以讓那里變得挺翹,還可以更加豐滿,你要不要試一試? 張淑芬聞言,當即小臉一紅。

   被一個男人按摩胸部?那怎么可以? 不用了。

  張淑芬直接拒絕了。

   我知道男女有別,但這也是為你好。

  我年輕的時候當過醫生,按摩我是專業的,你的胸部如果不及時保養的話,隨著年紀變大,肯定會下垂的更厲害。

  到那時候,就算想保養都沒有用了……老馬繼續勸說道。

   張淑芬也知道自己隨著年齡增大,那里是有點下垂了,她之前也從網上查了一些方法去保養,但是沒有效果。

   現在聽到老吳說自己是專業的,她莫名有點心動了。

   老馬看到張淑芬好像有點動搖,立即乘勝追擊,小芬,我年輕的時候可是婦科主任,而且到國外深造過,后來眼睛瞎了才做的盲人按摩。

  剛才不小心冒犯了你,我可以免費幫你保養,算是給你道歉。

  不過保養的話,要把毛巾拿掉才行。

   那……那好吧。

   張淑芬聽到免費兩個字,最終還是忍不住答應了,畢竟每個女人都很在意自己的身材。

   而且老馬之前 給她按摩的時候,效果一直挺好的,也很規矩,說不定真的能讓她那里變得更挺翹,更豐滿。

   老馬聞言,心中狂喜不已。

   念想了這么久,終于等到機會了。

   只要走出了這一步,后面拿下張淑芬就簡單了。

   他慢慢伸手掀掉了張淑芬身上的毛巾,那片雪白再次暴露在他視線里。

   雖然是第二次看了,但依舊給他帶來強大的視覺沖擊,亢奮不已。

   不過他沒有馬上動手,摸到的張淑芬旁邊,低下頭,對著張淑芬的豐滿輕輕的哈了一口氣。

   啊…… 張淑芬原本有些羞澀的閉上了眼睛,但是胸口突然傳來的溫熱和酥麻,讓她猝不及防,舒適的叫出了聲。

   馬師傅,你干什么?張淑芬睜開眼看到老馬把頭埋在自己胸口,突然有些慌亂。

   別緊張,我現在幫你放松身體。

   聽了老馬的解釋,張淑芬感覺老馬很專業的樣子,心里踏實了不少。

   老馬聽到張淑芬剛剛那聲音,心頭火熱的不行,換了一邊給張淑芬哈了一口氣,讓張淑芬又悶哼了一聲。

   他的手也沒閑著,用指甲的背面從張淑芬的胸口開始,慢慢往下劃去,到了那里邊緣的時候,又反過來,用指腹開始往上面劃。

   這種輕輕的撩撥讓張淑芬感覺像是有什么東西在自己腹部爬來爬去,癢癢的,又很舒服。

   等老馬把她腹部全部劃了一個遍,那塊地方像是被火燎了一般,讓她整個身體都開始升溫。

   馬師傅,你快點……張淑芬此時特別希望老馬給她按摩那里,所以忍不住催促了一句,小臉也一片羞紅。

   老馬一聽,知道張淑芬來了感覺。

   他根本不是在幫張淑芬放松,就是要撩撥她,把她的感覺撩起來。

   此時老馬自己也受不了了,兩只粗糙的手掌順著腹部一路向上推了過去…… 真的是太軟了! 感受著手中的滑嫩和彈性,老馬呼吸和心跳越來越快了。

   在老馬的推弄下,張淑芬感覺就被電了一下,舒適的讓她差點叫了出來,嚇得她趕緊捂住了嘴巴。

   她發現老馬太厲害了,讓她好舒服,她跟他老公一起的時候,她老公從來沒有前戲,直接就來,完事兒之后也不管她有沒有舒服到。

   今天老馬給她帶來的感覺她還是第一次體驗到。

   聽著張淑芬急促的呼吸,老馬的心中也爽到了極點,推動的頻率越來越快,每次從腹部開始輕輕往上推…… 啊…… 強烈的刺激讓張淑芬身體一下繃直了,好像一下飛上了云端,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

   老馬知道她動情了,臉上一片潮紅,看的他快炸了,恨不得馬上撲倒她。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要是再被抓一次,他這輩子都不要想出來了。

   馬師傅,今天就這樣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張淑芬感覺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心里大羞,趕緊坐了起來。

   她怕老馬再按下去,她的反應會越來越強烈,做出什么羞恥的事來。

   老馬還打算繼續過過手癮,但是看到張淑芬臉上羞臊的表情,心里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看來她老公很久沒滿足她了,才讓她這么饑渴。

   老馬也沒有再強求,關心的問道:這種保養,你感覺怎么樣? 還好……張淑芬給出了一個模糊不清的答案,然后開始穿衣服。

   老馬也放下心來了,既然她說還好,那以后肯定還有機會。

   這種胸部按摩療法,一次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要多做幾次才會看到效果。

  老馬故意交代道。

   嗯,我今天有急事兒,我先走了。

  張淑芬含羞點了點頭,然后快步走出了按摩室。

   看著張淑芬那美麗的背影,老馬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張淑芬,我老馬遲早把你拿下! 接下來兩天張淑芬都沒來,老馬感覺度日如年一般。

   自從上次給張淑芬按摩之后,老馬發現他對張淑芬的想法越來越強烈了,已經讓他茶不思飯不想。

   老馬,來活了,張淑芬說她今天有點不舒服,不方便過來,讓你上門服務!趕緊收拾東西,我送你過去。

   第三天的時候,老馬正閑著無事,突然聽到老板的聲音,一個激靈從搖椅上坐了起來。

   上門服務?張淑芬? 老馬迫不及待的搓動自己的大手,去她家里,那可方便多了。

   想到上次按摩的感覺,老馬的心又躁動起來,趕緊收拾東西,跟著老板來到了張淑芬家門口。

   門很快就開了,透過墨鏡,老馬看到開門的是張淑芬。

   一頭大波浪頭發隨意披在腦后,雖然沒有化妝,但也格外的性感嫵媚。

   她只穿了一條睡衣裙,連內衣都沒有穿! 馬師傅,快進來。

  張淑芬拉著老馬的手,將老馬請了進來。

   老馬四周打量了一下,房子裝修的還不錯,而且只有張淑芬一個人在家。

   他的心思開始活絡起來,主動問道:聽老板說你今天不舒服,有沒有要我幫忙的? 不用了,就是有點感冒,不想出門而已。

  張淑芬趕緊回道。

   老馬看張淑芬的樣子也不像感冒,而且她說話的時候神情有些不自然,明顯就是在說謊。

   看來是上次把她按舒服了,所以今天特意叫我到她家里來按。

   老馬心里激動的想到,畢竟按摩店人多,始終是不方便,說不定就被人發現了。

   今天按肩頸還是做胸部護理呢?老馬再次問道。

   那天按了之后好像有點效果,今天接著做胸部護理吧。

  張淑芬紅著臉說道。

   她上次被老馬按完之后,一直對那種感覺念念不忘,幾次想去找老馬,但又不好意思。

   今天她終于忍不住了,找了個借口把老馬叫上門,她怕在按摩店,自己會忍不住發出那種聲音被人聽到。

   老馬聽了張淑芬的話,看到她的表情,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心里大喜,臉上卻很平靜的說道:那我們現在開始吧。

   嗯。

  張淑芬應了一聲,然后把老馬引到了臥室,直接把外面的睡裙脫了下來,全身只剩下一條黑色蕾絲內褲。

   雖然是第二次看她脫衣服了,老馬依舊看的口干舌燥,狂吞唾液。

   馬師傅,我好了。

  張淑芬自己爬到床上躺下之后小聲說道。

   老馬伸出手,慢慢摸過去,在張淑芬旁邊蹲了下來。

   和上一次一樣,老馬并沒有著急下手,而是選擇先把張淑芬(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給弄出感覺,然后再按摩。

   一直按倒張淑芬滿臉緋紅,嘴里時不時發出嗯……的聲音,老馬才開口說道:你想叫就叫出來吧,那樣會好一點,我也是個過來人,能理解的。

   張淑芬本來不好意思,聽老馬這么一說,就沒什么顧忌了,直接叫了出來,發現整個人都暢快了很多。

   老馬聽到她忘情的聲音,就像受到了鼓舞一般,手上的力度越來越大了。

   沒多久,張淑芬的叫聲越來越大,老馬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小聲說道:對了,你需要做特別護理嗎?可以讓那里跟少女一樣。

  要的話,我也可以免費給你做。

   啊?李芬本來沉浸在按摩給她帶來的舒適中,聽了老馬的話之后,一下清醒不少,不,不用了…… 雖然讓她有點心動,但是讓老馬給她按摩前面已經讓她感覺很害臊了,再讓老馬按摩她那里,她有點接受不了。

   老馬想到了她可能會拒絕,也不急,繼續解釋道:放心吧,我不會碰你那里的,只要按摩一下周圍的穴位,不過需要你脫掉褲子。

   聽到不要碰那里,張淑芬再次心動了。

   至于要不要脫褲子,她根本沒考慮,反正老馬要看不見。

   那就試試吧。

  張淑芬猶豫一下之后,小聲答應了,臉上也因為做出這個決定而發燙發紅。

   行,現在按摩按的差不多了,我們開始吧。

  老馬激動的同時又有點小緊張,表面上卻裝作很平靜。

   張淑芬微微楞了一下,最終還是把手伸到內褲里,慢慢往下拉…… 看著那慢慢出現的風景,老馬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全身的血液都往腦子里涌,讓他頭腦發熱,恨不得撲上去。

   馬師傅,好了。

  張淑芬以為老馬看不到,羞紅著臉小聲提醒了一句,有點擔心老馬一不小心會碰到那里。

   老馬怕粗重的呼吸暴露了自己,也不敢說話,直接用一根手指慢慢往往張淑芬那里劃去。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