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愛 薇 兒 情色 網 >

愛 薇 兒 情色 網



鄧超第一次登臺是在上世紀80年代的南昌,一家叫做“名貴”的 迪斯科舞廳

  那正是《猛士》和電影《霹靂舞》的時代。

  街頭男孩傳來遞去的還是卡帶;他們迷戀“擦玻璃”、各種半截小手套、牛仔衣、肩上扛個錄音機、街里街坊串個店。

  迪斯科舞廳里領舞的少年是他們的偶像——燈光一亮,POSE一擺,下面的小姑娘就瘋了。

  鄧超第一次登臺干的就是這個。

  純粹的肢體語言表達讓他享受極了。

  跳完一場,他去唱首歌,或者跳跳貼面舞,然后就有迷戀他的當地姑娘遞上擦汗的餐巾紙。

  那時候鄧超不過十幾歲,按當時的看法,他是“社會上的不良少年”。

  其實,鄧超從小是個很乖的孩子。

  上初中以前他的學習成績很好,也是三好學生大隊長,各種興趣小組組長,偶爾唱唱“花兒對我笑”。

  爸媽都覺得他以后就是要讀清華北大的。

  鄧超的媽媽是拖拉機廠的,爸爸原來在省委黨校。

  鄧超知道以后長大了,要么就接媽媽的班進拖拉機廠,要么就接爸爸的班(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去黨校。

  或者他還可以進私營企業找工作,打零工、下海。

  這是那時候的人的標準想法——從事文藝工作好像跟當流氓沒什么區別,屬于大逆不道以及沒出息的。

  從小到大,寫作業時碰上題目為“理想”的作文,鄧超就在醫生、科學家和軍人中挑一個。

  “不說這幾個就讓人覺得你是一個不好的孩子。

  ”鄧 超:演戲像蹦極 享受 飛出去的那一刻可是世界在變,家里從沒有電視到有了黑白電視,然后是 彩色,然后是閉路電視,又有了彩色的接線盒。

  鄧超看到了《霹靂舞》,他覺得像被打了一槍。

  “那感覺,有點類似于洛基?啊,看得很過癮。

  ”后來他又看到了邁克爾?杰克遜。

  “我從來沒有接觸過這些,我覺得特別瘋狂,我被他感動,我就想 跳舞

  ”然后鄧超的 叛逆期開始了。

  他開始去迪斯科舞廳,羨慕舞臺上的領舞。

  他還開始戴耳釘、染頭發,穿喇叭褲、網狀毛衣等被當地人稱為“外貿”的奇裝異服。

  “所謂抗爭,面對社會的時候是找不到反彈的,只有面對 家人的時候才會,這很直接,因為每天都要面對他們。

  要是對社會大喊‘我要反叛’,就像石頭扔進大海,沒人理你。

  ”鄧超很快取代了舞臺上他羨慕的人,當上了領舞。

  他開始掙錢了,一個月幾千塊在上世紀90年代可是個大數目。

  面對家人的詫異和失望,他偶爾也離家出走——在家附近的河邊站站,委屈一會兒,餓了再回去。

  鄧 超:演戲像蹦極 享受飛出去的那一刻鄧超的叛逆期沒有持續多久。

  盡管天天不回家,混社會,但只要回家,他都會把耳釘摘了放進書包,然后才進家門。

  他就是這樣一個孩子。

  “我小時候考慮問題就挺成熟的,好像不是很守組織的紀律,很出格,每到一個學校就能出名,別人就看不慣我,看不慣就看不慣,我有我的人生,但是我對你保持尊重。

  我爸媽給我的幾字方針是“不準殺人,放火,傷天害理”,我說:‘哎知道了。

  ’但這是一個束縛性的社會,其實我很小就考慮過教育的問題,我為什么要背答案,為什么必須去學完全不感興趣的 東西,學完之后全部用不上?很多人不理解這孩子為什么這樣,其實我只是在干自己喜歡的事情,我就是喜歡跳舞啊,但是很多人就是在遏制自己的喜好,覺得這樣你就升不了學啊,未來找不到工作啊——當然,話說回來,還是得先吃飽飯,得把溫飽解決了,不能盲目成那個樣子。

  我也離家出走過,去了惠州,那個就挺邊緣的,很容易沾染上不良風氣,也很危險。

  所以要敬告大家,在自己心智不是那么成熟的時候,還是要 父母帶一帶。

  ”鄧 超:演戲像蹦極 享受飛出去的那一刻家里人從憤怒到接受妥協,也沒用多長時間。

  父母明白了鄧超就是要去“搞文藝”,也會時不時地跟他商量:“要不替你去報廣州前線歌舞團?”他們還是希望他進個集體所有制的單位,有個鐵飯碗。

  1995年,鄧超進入江西藝術職業學院話劇班學習,三年后上了中戲。

  叛逆期似乎結束了。

  “我覺得叛逆期可以歸為成長期的一部分。

  但是叛逆這個詞好像一直都跟隨著我,有個東西隨時都在那兒。

  ”后來鄧超跟媽媽聊天,他覺得自己跟藝術結緣,跟表演結緣,就是從青春期的叛逆開始,媽媽說“是福是禍,不好說”。

  “感覺是最壞的東西給了我最美的時光,”鄧超說,“所有的藝術都是相通的。

  ” 表嫂 夏歡今晚穿得十分的暴露,黑色皮衣里是件低胸的打底衫,露出大片雪白,高傲的挺立著。

  緊身的包臀短裙完全無法遮掩她的翹臀,高跟鞋被她隨意脫在門口,渾身酒氣的她進門就躺在客廳的沙發上。

  她不僅僅身材好,還長著一張精致的瓜子臉,五官比手機上經常看到的網紅還精致,隨便涂點化妝品,看起來就更加驚艷了。

  自從 表哥 進了監獄之后,她白天上班晚上喝酒,性情大變。

  表哥酗酒撞死人進了監獄判了七年,臨走之前他囑托我一定要照看好表嫂,不能讓她受了委屈!“鄭斌,滾過來!幫我脫襪子。

  ”“來了, 嫂子

  ”她在家對我指手畫腳慣了,我也不敢生氣,寄人籬下,連工作都沒有,這種氣可沒少受。

  我唯唯諾諾的湊到跟前,此時涂著口紅的夏歡更加妖嬈了,眼神從她腿上掃過的時候,心中難免一陣燥熱。

  小心翼翼的從她大腿上慢慢褪下黑色的絲襪,露出她那勻稱性感的美腿,一直褪到那雙白皙小腳丫子上,慢慢將襪子 脫了下去。

  表嫂的腳丫子很好看,白白嫩嫩的,還涂上了油光發涼的指甲油,看起來很可愛很性感。

  那光滑細膩的觸感讓我的呼吸都重了幾分,最關鍵是,我跪在地板上給她脫襪子,從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那短裙深處,匆匆瞥了一眼沒敢多看,是蕾絲的。

  夏歡隨手提起自己的名牌包就砸在了我的臉上,“愣著干嘛,扶我去房間!”(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這些天她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管,平時早中餐都做飯給她吃,就連她的衣服內衣褲都是我洗的!現在她喝醉了還是如此。

  我真的是羞怒交集,用手過去摟著她,觸碰到她緊致滑膩的小蠻腰的時候,心思卻也有些晃動了。

  她十分的苗條,身材很好,是有馬甲線的性感 女人,那身子摟著的時候軟軟的,柔弱無骨,十分的有感覺。

  她身上散發著一種體香和香水混合的味道,還有葡萄酒的香味,這讓我聞起來有些沁人心脾, 身體火熱又加重了不少。

  夏歡是獨生女,經營著一家小公司,爸媽都在國外。

  表哥來他們家當上門女婿,說好了生了孩子就把父母從國外接回來。

  可是表哥連碰都沒有碰過這個女人就進去了……和夏歡相處這些日子,我發現她有時候冷冰冰的,脾氣還比較火爆,心情好的時候可能和才跟我聊幾句。

  這時候夏歡一邊往房間里面走,一邊含糊其辭的說著醉話。

  說守活寡什么的。

  夏歡一邊罵著一邊 在我的攙扶下進了她的臥室。

  好不容易才把她攙扶到了床邊上,只是看著表嫂倒在床上的那一刻,我瞬間凌亂了!她原本穿著的低胸裝,這時候倒在床上之后,領口開得有點大,我從上往下看能看到大半個白膩的酥峰和深深的溝壑……表嫂倒在床上的時候還輕輕的嬌吟了一聲,這讓我一陣神經都繃緊了,這種聲音真的好像是女人在做那種事情的時候才會發出的聲音。

  而這時候已經則騰出了一身汗,被她這一陣嬌吟,腹地之下的火熱就更加的火熱了!表嫂的酒勁似乎越來越大了,此時像是個怨婦一樣發瘋似的在罵著我表哥,旁若無人的開始扯掉自己的衣服,皮夾克被扔到地上,露出平坦的小腹。

  “嫂子…別!”在我震驚之中,嫂子竟然已經扯開了自己的內衣帶子,蹭的一聲,兩團雪白彈了出來,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二十二年我從來沒有碰過女人,就這一下看到我都直接愣在原地!我強忍著腹下的火熱,我給她打開了窗戶透氣,看也沒有敢多看,轉身逃也似的出了房間。

  回到客廳之后依舊無法平靜,曾經幻想過很多次表嫂的身體,但從未想過高高在上的嫂子會在我面前這般。

  鬼使神差的,我拿起嫂子扔在沙發上的絲襪聞了一下,有一股清新的體味和淡淡的香水味。

  可是就在我把手伸進褲子那一剎那,表嫂的喊聲十分突兀的從房間里傳來:“嗯…給我。

  ”聽著她溫柔的呢喃聲,我心頭一陣顫抖,難道表嫂還有什么需求不成?從門縫里看見她緊閉著雙眼,滿臉通紅,身子不斷扭動著,胸口顫動,手竟然放在了自己大腿深處。

  我心跳加速,是醒著的還是沒醒?隨著動作的加大,嫂子把短裙脫了,那條蕾絲內內也脫了,褪到小腿根部。

  只可惜我眼睜睜的看著她紅唇輕啟,嘴里囈語聽不大清楚,斷斷續續聽出來點,應該是叫了誰的名字,說愛他,想要,癢難受之類的。

  知道她根本就沒清醒,我膽子也大了起來,小聲喊了句嫂子,見她沒動靜后我直接進了房間。

  房間里一股酒味混著女性特有的氣味,嫂子的動作越來越大,聽著她不斷發出誘人的聲音,讓我渾身燥熱難耐。

  近距離觀察了嫂子的身體,連她身下的床單都被畫上了誘人的地圖。

  然而還不等我做什么,表嫂的手突然將我拉倒在了床上,把我的手放在她那柔軟的地方。

  “陳平哥…”我聽到這個名字不由得神色一愣,不是表哥的名字?陳平這家伙是個企業家,還是挺有名氣的財經新聞報道的坐客專家。

  對方有才華有地位有金錢,樣貌年輕帥氣,言談舉止風度翩翩,確實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是女人難以抗拒的魅力男人。

  我心里頭默念著她的話語,頓時我替表哥感覺到腦袋上綠油油的了。

  我帶著憤怒,表嫂竟然在想著別的男人,我好想代替表哥懲罰她!他就算進了監獄也不忘讓我暫時先照看夏歡,不讓她傷心。

  我本以為她這陣子整天喝酒是因為表哥而傷心,卻不想是在外面勾搭野男人,連喝多做出這種事情都是在想著別的男人。

  性格很直的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夏歡迷離著眼睛看著我,似乎是酒勁上來了,更加的動情!“我和我爸爸媽媽說了,他們讓我重新找對象,我不可能等這個廢物出監獄了才要孩子的……陳平哥,我和他還沒有做過……”她嘴上無意識的說著,此時儼然已經把我當成了那個市電視財經頻道上那個企業家陳平了!就在我正走神這會兒,一只細膩滑嫩的小手竟然從我的褲頭探了進去,一把握住那處。

  “好燙…想…”喝醉的表嫂對著我耳根直喘氣,抓住我的小手竟然動了起來…我這時候且羞且怒且畏懼,因為我從來沒有想到過表嫂會摸我,我也不曾想自己會和她倒在一張床上!而且更過分的是她直接起身了,將她嬌柔的身體全部壓在我的身上,我一陣緊張,緊張中也帶著慌亂,慌亂中帶著火熱,火熱中是一種無法控制自己!她原本就暴露出來的胸脯這時候整個倒掛在我面前,擠壓著我的胸膛,我能看到面前的巨峰在她的擠壓下動作下,不斷的變形了。

  從來沒有這樣經歷的我,一下子身體仿佛失去了力氣,軟綿綿的癱在床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