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91 potn >

91 potn



  男人活得太累已(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是不爭的事實,特別是中年 男性,既要承擔工作上的重任,又要挑起贍養老人和撫養、教育子女的重擔,從而成為 心理負荷最重 的人群。

  心理研究表明,由于社會角色的差異,男性在面臨工作不安定尤其是失業的危機時, 身體積累的過多壓力往往無法宣泄,易導致孤僻、猜疑、疲憊、失眠和注意力不集中,嚴重的還會引起神經質的偏執和狂躁等病狀。

     大商場經理缺乏友情  44歲的 劉先生是一家大商場的經理,然而,每天都在飯桌上觥籌交錯的他卻常自稱是沒有任何知心朋友的人。

    他說,與生意場上的朋友來往都是為了利益在走過場,而下屬則更不可能成為知己,他平時從不愿意和別人多說幾句話,我認為要把自己的事情完成得好,就得與他人保持一種不帶任何感情色彩的關系。

  在劉先生看來,激烈競爭的環境下已容不下人情的存在,人與人之間不可避免都會產生警戒之心。

  攻略:給職場男性補些心理 營養素  他的心永遠是封閉的。

  他身邊所有的人都如此評價他,包括他的妻子。

    由于多年的積累,缺乏友情支撐的劉先生變得暴躁、孤僻、愛猜忌,結果一次小小的生意挫折,就將劉先生的 精神徹底擊潰了,后來,整天他將自己反鎖在屋里,不見任何人、不做任何事,最終他被送進精神衛生中心治療。

    很多方面男性是弱者  事實上,男性并非我們所認為的那樣強壯。

  與 女性相比,男性免疫力較低,耐久力較差,生命力較弱。

  世界衛生組織一份調查數據表明,男性的預期壽命要比女性短6年!而且即使不考慮壽命的問題,男性的生命質量也通常比女性低。

    在某些遺傳疾病、呼吸疾病、消化系統疾病、糖尿病、肝病等方面,男性的患病率較高,男性的心臟病發病率是女性的一倍,同時,自上世紀60年代起,死于前列腺的人數也上升了17%,而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全社會男性健康意識的淡薄。

  攻略:給職場男性補些心理營養素  一般人都知道,身體的生長發育需要充足的營養,如蛋白質、脂肪、糖、無機鹽、維生素和水等,事實上,心理營養也非常重要,若嚴重缺乏,則會影響心理健康。

    給心理補充營養素  專家認為,最為重要的精神營養素是愛。

  童年時代主要是父母之愛,童年是培養人心理健康的關鍵時期,在這個階段若得不到充足和正確的父母之愛,就將影響其一生的心理健康發育,很多成年人的心理障礙都與童年缺少父母之愛有關。

  少年時代增加了伙伴和師長之愛,青年時代情侶和夫妻之愛尤為重要。

  中年人社會責任重大,同事、親朋和子女之愛十分重要,它們會使人在事業上倍添信心和動力,讓生活充滿歡樂和溫暖。

    當然,宣泄和疏導也是一個重要的營養素。

  無論是轉移回避還是設法自慰,都只能暫時緩解心理矛盾,求得表面上的心理平衡,治的只是標,而適度的宣泄具有治本的作用,比如當你心情壓抑時,可以去踢足球,在球場上渲泄一下心情;遇到不順心的事對親人和好友訴說,把心里的不快講出來。

  攻略:給職場男性補些心理營養素  善意和講究策略的批評,也是重要的精神營養素。

  一個人如果長期得不到正確的批評,必然會滋長驕傲自滿的毛病,這也是心理不健康發展的表現。

  平時應多親近有知識、有德行、值得信賴的人,這樣就比較容易獲得這種健康的營養素。

    除此,堅強的信念與理想、寬容博大的胸懷等也是重要的精神營養素。

  保持心理健康的關鍵是要學會自我調適,善于駕馭個人情感,主動為自己補充健康的心理營養素。

   這樣想著,她逐漸地放松了身體。

   老劉見蘇曉雯不那么緊張了,便又向前靠近了一些,輕聲 說道:“曉雯,劉 爺爺給你活血,如果你感覺有什么異樣,你別緊張,這是正常的……”“嗯,謝謝劉爺爺……”蘇曉雯回道。

  老劉看著蘇曉雯緊閉著的雙眼上那修長的睫毛,心里樂了,真是個有禮貌的好姑娘,得到了蘇曉雯的同意,他便開始肆意妄為。

  “嗯……啊……”蘇曉雯不自覺地就從口中發出了輕微的聲音,她似乎覺得這種聲音有些羞恥,急忙咬嘴了嘴唇,不敢再吱聲。

  可是胸口那酥酥麻麻還有些癢癢的感覺,讓她幾乎忍受不了了,甚至 這種感覺已經朝著全身擴散,最后匯聚在了一點,蘇曉雯不由得夾緊了腿,她覺得自己肯定有問題了。

  但是老劉不說話,她也不敢出聲,又過了一會兒,那種感覺好舒服,又好難受,蘇曉雯終于有些受不了了,忙抱住了老劉的頭:“劉爺爺,不,不行了,我感覺好難過,我是不是傷的很重?是不是得病了?”老劉心里一緊,懷疑自己的動作是不是太大,又嚇著這小丫頭了,忙問道:“曉雯,你哪里難受?告訴劉爺爺,有病可別瞞著……”蘇曉雯臉色羞紅,緩慢地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雙腿之間……“可能是傷了,這個麻煩了,弄不好,可能會要命的……”老劉知道這小丫頭是動情了,卻并不聲張,反而一臉凝重地說道。

  果然,他這副模樣,讓蘇曉雯緊張起來,蘇曉雯從未體會過這種感覺,被老劉一唬,就六神無主了,急忙問道:“劉爺爺,那可怎么辦啊?”“你先別著急,讓劉爺爺看看再說……”老劉一本正經地說道。

  “怎、怎么看啊……”“你先把褲子脫掉……”老劉看著蘇曉雯扭捏的模樣,怕她害羞不肯脫,還補了一句,“這事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拖得久了,怕是就不好治了……”蘇曉雯不疑有他,只是羞的不行,想了想,一咬牙道:“好,劉爺爺,我脫……”說著,她扭扭捏捏地開始脫牛仔褲,脫到一半,老劉看到她竟然把內褲留了下來,忙道,“這個也要脫……”蘇曉雯咬了咬嘴唇,又把內褲一起脫了下來,隨后,就羞得捂住了自己的下身。

  老劉看著眼前這雙潔白如玉的玉腿,頓時覺得口干舌燥,這兩條腿修長圓潤,腿型堪稱完美。

  這會兒老劉才注意到這丫頭的腳很小,腳趾如同十個晶瑩透剔的貝殼俏皮可愛,因為羞澀的關系,蘇曉雯的雙腿并攏著,還用手擋著。

  即便如此,卻已讓他血脈膨脹,難以忍受,差點忍不住就撲上去,不過,老劉知道越是這種時候,越不能急躁,于是便說道:“曉雯,你這樣捂著,劉爺爺怎么看病啊,你的手拿開……”蘇曉雯緩慢地把手拿開,又捂在了自己的臉上,但雙腿依舊并攏著。

  “曉雯,把腿分開,劉爺爺還是看不見……”老劉將手放在了蘇曉雯的膝蓋上,蘇曉雯猶豫了一下,緩緩地將雙腿分開……她覺得自己快羞死了,心怦怦直跳,想著此刻老劉正盯著她下面看,那種異樣的感覺愈發強(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烈了起來。

  手不由得就就解開了褲腰帶,蘇曉雯卻突然驚呼出聲:“劉爺爺,那、那是什么……”老劉一愣,卻見蘇曉雯正驚慌地指著他那根大家伙,隨即眼珠一轉道:“你其實早就病了,只是一直沒發作,這次摔傷,把病給引出來了,老爺爺正準備發功給你 治病……”蘇曉雯有些詫異,沒想到老劉還會功法,她和二叔一起洗過澡,自然也見過男人的那 東西,但她二叔的那根東西,永遠都是小小的,從來沒有變這么大過,一時之間,竟然信了……不過,看著老劉那大家伙,她還是有些害怕,忍不住問道:“劉爺爺,你要怎么治?”老劉道:“怎么治和你說了,你也不太懂,你只要躺著別動就行……”老劉說著,就把自己那東西靠了上去。

  蘇曉雯只覺得身體更加的難受和奇怪了,她不由得發出了聲,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了起來:“劉爺爺,我好難受……”“劉爺爺現在就給你治,一會兒就不難受了,還會很舒服,不過,剛開始的時候,會有些疼,你忍著點……”老劉說著,雙手抓住了蘇曉雯的腰……蘇曉雯喘息著,這種感覺說不出來,無法形容,她覺得,自己肯定是病了,不然的話,怎么會這樣,他等待著老劉給她治病。

  她看著劉爺爺有些害怕,發功的時候,也不知道會有多疼,可是身體卻希望劉爺爺快些進來……就在這種矛盾的心態中,蘇曉雯又是嬌羞,又是期待,心思難明……他怕太用力嚇著了蘇曉雯,心跳頓時加快了幾分。

  老劉猶豫著,最后,覺得這樣耽擱下去,可能夜長夢多,萬一出了變故,豈不是后悔?于是,深吸了一口,就準備突破。

  就在這時,突然房門被敲響了。

  老劉被嚇了一跳,差點就軟了,扭頭一看, 蘇海已經推門走了進來,瞅了他一眼,順手就把他從床上拽了下來。

  老劉不知道蘇海怎么突然變卦了,竟然悄悄的溜回來盯著他,他深怕蘇海因為憤怒揍他一頓,嚇得急忙提起了褲子:“這、這個……”蘇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劉叔咱們出去說。

  ”說完,蘇海又對蘇曉雯說道,“今天劉爺爺累了,就到這里吧,回頭再給你治病……”“哦!”蘇曉雯的臉羞紅著,剛才“治病”時,還不覺得如何,此刻卻是臉紅的仿佛能擰出水來,忙揪了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身體。

  老劉被蘇海攬著肩膀,跟著他一路來到外面,蘇海這才說道:“劉叔,我想過了,目前走到這一步差不多了。

  ”“啥、啥意思?不能睡了?”老劉問道。

  蘇海搖了搖頭:“不是這個意思,劉叔現在我的誠意你看到了,你也該拿出你的誠意來了……”蘇海拉著老劉坐下,未等老劉說話,就又說道:“咱們廠里張會計的媳婦你知道吧?”老劉點了點頭,張會計說起來,還和老劉沾點親,是他遠房的表侄,也沒啥血緣關系,早些年的大學生,在廠里混得不錯,深得許江的信任。

  他媳婦叫孫倩倩,也是這一帶有名的俊俏小娘們兒,二十五六歲,小臉大屁股,皮膚又細又白,和綢緞似得,可謂天生麗質,嫵媚動人。

  老劉不知道蘇海為什么突然提起她來。

  只聽蘇海道:“先睡了她,然后我侄女就是你的了……”“啥?”老劉瞪大了眼睛,這蘇海真是想到一出是一出啊,天下的女人難道都特么你說了算?說睡誰就睡誰?“那個、蘇老弟,張會計和你也有仇嗎?”老劉疑惑地問了一句。

  蘇海似乎預料到了老劉會有此一問,淡淡地說道:“沒仇,不過他是許江的狗,我看不慣他,咱不是要睡了方雨嗎?方雨比較難上手,先拿他媳婦練練手……”“咳咳……”老劉干咳了兩聲,在他看來,不管是方雨還是孫倩倩,都他媽挺難上手的,平日里兩個人如果能有一個給他睡,他做夢都能笑醒了。

  怎么話到了蘇海這里,就變得好像揮之即來一般。

  蘇海瞅了老劉一眼:“劉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我可能隨便找個人就讓你去睡,這里面有些事你不知道……”老劉忙問道:“啥事,蘇老弟你說說……”蘇海道:“張會計前兩年不是出過車禍嗎?你聽說了嗎?”老劉點頭。

  “那他出車禍把下面那玩意兒砸廢了,你知道嗎?”蘇海又問。

  老劉很是詫異,這事他都不知道,蘇海是怎么知道的?蘇海看老劉的反應,就知道他并不知道這件事,于是又說道:“當時把他抬到醫院的人剛好有我,這事知道的人不多,但我算一個,你想那孫倩倩年紀輕輕,就守了活寡,肯定有需要,上手是不是容易些?”“真有這事?”老劉瞪大了眼睛。

  蘇海道:“劉叔,你看我像是開玩笑嗎?”“可是,即便這樣,也不是說睡就睡的啊,人家能看上我一個老頭子嗎?”老劉說道。

  蘇海笑了笑:“這你就不用管了,我早安排好了。

  ”“啥意思?”老劉一頭霧水。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