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性 侵 片

性 侵 片


老漢玩小嫩苞小說撕破我的奶罩猛吸奶頭/圖文無關問那長安風情何處采,唯有夜半紅袖閣。


  這紅袖閣也當真不是什么風雅人士的去處,不過是些衙差、車夫、修腳匠、剃頭匠夜深的消遣之所,至于紅袖閣這個名字也只是這群人的戲稱罷了,說到底就是城郊的一個小院子,老鴇帶著些青樓不肯收的 女子討討生活而已。


  這里的煙火女子事后總要啐口唾沫,好像不這么做就顯得下賤了一樣。


  那些狎妓的光膀老爺們丟銅板的時候也得道句不值,再添油加醋地說說自己在城中醉仙居喝過大酒到那真正的風塵之地跟花魁還有過那么一段往事,老鳩則打著圓場附和著說這位爺是見過場面的,一邊數著銅板生怕少給了一個子,等那客人走了,便拉著一眾女子磕著瓜子聊著離開那位的些子破事。


  “嘿,不就是一破拉車的嗎,還去過醉仙居哩?當年老娘紅的時候,請老娘在那吃酒的官兒都從河東排到河西了。


  ”老鴇磕著瓜子搖頭晃腦說著,眼眶里的白眼珠子跟臉上的皺紋剛好是一個在上一個在下。


  “都是下九流,瞧不起誰呢?”“就是,就是。


  你是沒見他給人哈腰那衰樣,在這兒倒是裝起了大爺。


  ”“活兒也不好,哎喲,還是那位公子好,人又俊郎,那個也比那些下三濫強,還會講故事哩。


  ”正在院里聊的歡時,又有人敲門了。


  “來了來了。


  ”老鴇忙起身故作妖嬈的叫著。


  敲門的人手持一柄竹扇,身著青衫,眉目俊朗,倒是頗有幾分 書生模樣,與那屋內的不堪顯得格格不入。


  這書生好像是刻意要避開那些庸人,亦許是不想被人曉得總要等到三更天才過來。


  “喲,公子又來交公糧啦。


  ”那老鴇扶著那青年扯著大嗓子就往屋里走。


  “小些聲音,小些聲音。


  ”那書生窘迫地看看身后,黑夜好似吞沒了所有聲響和光亮,四下無人,見此情形書生也是噓了一口長氣。


  只見其中一女子忙起身迎了上去,濃妝的臉上堆滿了笑容,嗲聲嗲氣地道:“剛剛還在念你,這一眨眼的功夫就來了。


  ”說完那女子忙攙扶著書生進了房,書生固然是俊俏的,但那女子不管從哪看是總有些說不上來的不協調,五官倒也還算周正,眼睛雖大卻死氣沉沉,算不上肥胖但也絕不算瘦,明明上肢干干巴巴的,肚子上卻硬生生多出許多贅肉,那雙峰也下垂的厲害。


  這進了房內,固然是一陣風雨,書生倒不像那些車夫全然不顧這風塵女子的感受,斯斯文文倒有幾分詭異的溫情,動情處還許諾要為那女子贖身,那女子倒是聽得認真,心頭多少有些悸動,眼角都泛起了淚花。


  說來也怪,這書生雖一點不像那些粗鄙之人粗獷,含情脈脈地頗有幾分情人幽會的味道,卻死活不看那女子一眼。


  一陣云雨過后,女子嚷嚷著要聽書生講些奇聞異事。


  “那小生就給 姑娘講個 縣令和惡人的故事吧。


  ”“是怎樣縣令?”“那縣令雖已是不惑之年卻風度翩翩,溫文爾雅,為百姓所擁戴,頗有些父母官的做派。


  ”“這個縣令是個好官呀,那又是怎樣的惡人呢?”“那惡人滿臉麻子尖嘴猴腮,強搶 民女還殺了人,不過被縣令抓來斬首了”“呸,竟有如此卑劣之徒,那縣令抓了惡人倒也只是皆大歡喜,這又算哪門子奇聞異事?”“那些尋常百姓倒也跟你想的一樣,但這故事遠沒有完呢。


  ”老漢玩小嫩苞小說撕破我的奶罩猛吸奶頭/圖文無關說那城中有一面相老實的老漢當街給自己丫頭頭頂插上草標說把女兒賣了討些口糧,恰時那縣令經過,見那丫頭模樣水靈就與那老漢商討,決心買下做個 丫鬟


  老漢自然是認得縣令的,也不敢跟官家還價,唯唯諾諾地說著要不是家里揭不開鍋斷然不會走到這一步。


  縣令倒是慷慨,從內襯里掏出一塊黃金就塞給老漢,寬慰老漢定會好生待他家丫頭。


  老漢哪見過黃金呀,拿在手上擦了又擦,咬上一口確定是真的后臉上堆滿了笑容,一口一個青天老爺叫著,忙要推那丫頭過去。


  那縣令倒是仁慈極了,說念在父女要分別,多多少少給些日子他們團聚。


  老漢呵斥那女兒跪下,自己順勢跪在縣令面前,謝這青天大老爺恩德。


  那 麻臉青年剛好也坐在旁邊吃著豆花,一切都看得明白,心中也歡喜那姑娘的緊,于是一路緊跟著老漢父女。


  那老漢拽著女兒的手拖著就走,路過城中賭場,老漢的腿開始邁不開了,交代讓女兒回去后風風光光就要往里走。


  姑娘懇求著父親不要賭了,又想到自己慘死的母親眼里噙滿淚花。


  “老子的事也是你這丫頭片子能管的?”老漢一把推開女子。


  女子想到自己母親便是因為他賭博慘死的,如今自己也被賣了,心頭那個恨呀,下意識就抓住老漢的手臂咬了上去。


  這一口下去讓那老漢疼得齜牙咧嘴,一把揪著女子的頭發就往小巷里拖,口里喃喃道:“不要以為你被買了就成別家的人了,老子永遠是你老子。


  ”那麻臉青年忙跟上去,等再看到那老漢時,只那老漢滿臉是血,眼看就不活了。


  女子雙手握著發髻呆若木雞地看著倒下的老漢,身體一陣陣地顫抖,看到麻臉青年過來更是嚇得花容失色。


  麻臉青年雖然人挺混的,但也確實沒見過這陣仗,老漢太陽穴上的血窟窿還不停滲著血,女子警惕地看著逼近的麻臉青年一下慌了神,手上的發髻對著青年,喃喃道:“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麻臉青年輕聲說:“不要怕,我不會報官的,我來幫你。


  ”等到那青年靠近,女子腿一下就軟了,癱坐在地上,眼淚止不住的流顫抖著不敢發出聲響。


  青年掏出隨身的水壺給女子把手臂上的血水洗干凈,讓她脫下被血染紅的外衣先走,約定好城郊的某處地點后,女子便離開了。


  等到夜深,青年背著麻袋就到了城郊,兩人隨便挖了個坑就準備把老漢埋了,拖動老漢時,老漢衣服里掉出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切記:等把本趕回來就不要賭了,到時候把娃娃贖回來,好生過日子。


  ”姑娘用油燈照著一遍遍看,不由悲從中來,扇著自己耳光大哭起來。


  麻臉青年忙過去寬慰姑娘,說如果姑娘不介意就跟他一起過日子得了。


  姑娘想著自己無依無靠又因錯殺父親也不敢去縣令那兒,突然覺得這麻臉青年雖然跟自己只算萍水相逢,但是心誠可托付,權衡之下便決定拿著縣令給的那塊金子跟著麻臉青年好生過日子。


  青年倒是誠心對姑娘好,不再跟以前一樣游手好閑,兩人用那塊金子開了個小店,青年每天自己雖然忙碌的緊,但是從來沒有再讓姑娘受過委屈,姑娘也把一顆心都放在了青年身上,每天安置著他的生活,日子就這樣不咸不淡地過著。


  縣(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令到了約定的日子派人去老漢家里接姑娘,卻發現無人在家,本以為是被騙了錢財,不想城郊發生命案,挖出尸體正是那失蹤的老漢。


  縣令下令定要嚴查,讓死者安息,城中百姓一片叫好,覺得縣令為一貧窮老漢申冤當真是百姓的父母官,還有不少人傳縣令是那青天老爺轉世,人人都為這清官叫好。


  案情總要重見天日的時候,縣令順藤摸瓜就查上了麻臉青年,青年眼看事情敗露,決定為姑娘隱瞞,便告誡姑娘一定要守口如瓶,這樣就不會留下把柄,余下的事慢慢周旋便好。


  縣令倒也是個明事理的人,也絕對不會斷沒有十足證據的案,只是將那麻臉青年暫時關押著,日后再審。


  姑娘呢,便像當初約定的一樣,留在了縣令府里做丫鬟。


  縣令確實是個十足的好官,但是卻并不是純粹的君子,年輕時風花雪月多了,雖然失去了生育能力但是色心未改。


  膝下也無子,本來也有過一個,但是那娃娃小時候就被政敵擄走,縣令又是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主,雖然后來還是扳倒了政敵,但是兒子卻不見蹤跡了,妻子也因此埋怨他離開了。


  于是,縣令 也就不再奢求能兒孫滿堂了,只想著好好做官,及時行樂,倒也快活。


  至于那些丫鬟,多多少少也和自己老爺有些勾當,但是這些丫鬟當真沒有一個能比得上那姑娘,縣令當初也是因為她水靈的緊才掏出那么大一塊金子要來買她。


  姑娘從小窮苦慣了,本以為到這縣令府做丫鬟是個苦差也因擔心青年所以整日郁郁寡歡。


  但是縣令卻待姑娘極好,說的是丫鬟,從來沒見讓她做過活,還遣府里其他人伺候著她,每天再忙也抽出時間陪她散心,寬慰她沒有了父親還有自己,雖然每次提到父親都讓姑娘心頭一陣慌張,但是時間長了那種害怕的感覺也就淡了,相反縣令雖是不惑年卻氣度不凡,英氣十足,姑娘開始雖痛恨自己見異思遷,但也難免會有些心動,時間長了也就順理成章的和那縣令走在了一起,縣令卻確實歡喜這個姑娘決定給他一個名分。


  老漢玩小嫩苞小說撕破我的奶罩猛吸奶頭/圖文無關麻臉青年被關在牢房里,也并沒其他異動,雖然所有人都認為是青年強搶民女殺了姑娘父親,但是沒有姑娘指認,縣令也就沒有斷案,但是放肯定是不能放的,畢竟這麻臉青年作奸犯科也不是一次兩次,更況且這次還是命案。


  但是最近獄卒總是提起縣令大人新來的丫鬟就要成縣令夫人了。


  麻臉青年最開始對于這種說法是嗤之以鼻的,畢竟他覺得姑娘還是信得過,至少她沒有因為要洗脫自己罪名而指控青年。


  但是時間長了,難免心中有些疑惑,像心里被打翻了陳醋非常不是滋味。


  縣令再審青年的時候,押青年的車隊剛好遇到縣令的轎子,好巧不巧,那姑娘也在轎子里被青年瞥見,一時四目相對,姑娘慌亂的躲開青年的目光,一時間慌了神。


  青年心中恨呀,他誓要報復這個始亂終棄的女人,于是狠心在高堂上把所有的事情都抖了出來,包括姑娘如何殺人,青年如何埋尸的細節都說的明明白白,說完青年又是淚流滿面覺得其實自己也背叛了姑娘。


  但是這樣的說辭又有誰會相信,起碼在場圍觀的百姓沒有一人相信青年所說的話。


  姑娘在外面卻聽的真切,一時間也慌了神,她舍不得現在的美好,她害怕這樣就失去了一切,更害怕自己會死,背著弒父的罵名,背著不檢點的罵名去死。


  情急之下鬼使神差,姑娘沖進了衙門,青年看到出現的姑娘忙說著對不起,但是急火攻心的姑娘哪里聽得到,只是想著為自己開脫,剛好旁邊有人附和是青年強搶民女傷人性命,姑娘也跟著那人說起了同樣的話,在青年震驚的表情下,姑娘才意識到他剛剛在說,對不起。


  斬立決。


  青年被行刑時,掉下一枚玉佩,縣令看見后癱坐在地上。


  “那麻臉的惡人是縣令兒子?”“是的,那姑娘后來怎么樣了?”“應該也自盡了叭。


  ”“當真是奇聞異事呢,不知這故事是何時何地發生?”“故事是我編的”,書生系好青衫又感覺少說了點什么于是補上了一句“但想贖你是真的。


  ”……“那位公子答應會來贖我的,他講的故事有趣,人也有趣,是你們這些下三濫不能比的。


  ”車夫聽了女子的話,一時間樂了,“能來這里,他就不是下三濫了?”后來書生再也沒來過,女子也沒有一直等他,最后不過是茶余飯后嗑瓜子時的消遣,至于書生后來去了哪里,也沒人知曉,許是做了一方縣令。


     導讀:我剛從大學畢業時,在一家建筑 公司上班,整天幫著 前輩們畫一些無聊的線條,卻沒有機會發揮自己對空間的想像力。


  松禾(化名)是我們樓上廣告公司的文案,他經常穿著 豎條紋的T 恤和一條泛黃的牛仔褲。


  那天,我趴在 露臺上,望向遠處,真有浮生偷得半日閑的感覺,因為同 辦公室的前輩出差去了。


  平日里,只要我一離開座位,她總是會大聲叫喚我的名字,似乎在報告老總,我又偷懶了。


  難得她不在,我的心便異樣地暢快,感覺空氣特別清新,天特別藍。


    我剛從大學畢業時,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整天幫著前輩們畫一些無聊的線條,卻沒有機會發揮自己對空間的想像力。


    松禾(化名)是我們樓上廣告公司的文案,他經常穿著豎條紋的T恤和一條泛黃的牛仔褲。


  那天,我趴在露臺上,望向遠處,真有浮生偷得半日閑的感覺,因為同辦公室的前輩出差去了。


  平日里,只要我一離開座位,她總是會大聲叫喚我的名字,似乎在報告老總,我又偷懶了。


  難得她不在,我的心便異樣地暢快,感覺空氣特別清新,天特別藍。


  辦公室 亂情 花心男 讓我提心吊膽(2/2)  正在此時,松禾從樓上露臺探出腦袋,跟我打了聲招呼:嗨。


  我抬頭,發現光暈包裹下的他特別的帥氣,我對他笑了笑,繼續獨自享受這初夏的寧靜。


  就這樣,我們算是認識了,之后若在電梯里遇見,我們都會點頭致意,這也漸漸成為了一種默契。


  再后來,我們下班遇到了就會一起去吃飯,奇怪,吃了些什么,我都記不得了,只記得我們一直不停地說啊說啊。


    深秋的一天,城市遭遇寒流,街上的行人都縮著脖子低著頭顧自趕路,松禾突然握起我的手,放進了他的風衣口袋里。


  這是我們第一次牽手,來得很自然,我沒有一絲抗拒,倒是渾身上下一陣暖流通過,感覺很溫馨。


  我靜靜地感受著,似乎說什么都是多余的。


  與松禾的大手相比,我的手顯得小了很多,與松禾綿軟的手掌相比,我那骨感的手顯得僵硬很多,我們就這樣在寒風中游走……辦公室亂情花心男讓我提心吊膽(2/2)  有時候人和人的相處就是如此奇妙,可以相識很久都形同陌路,也可以只一次點頭之交,就一見傾心。


  我想,就是在松禾第一次和我打招呼的時候,我們的緣分已經遇上了。


  漸漸的,我不再排斥這呆板而冰冷的寫字樓,和松禾在一幢大樓里,我感覺特別安心。


  而松禾依然喜歡在露臺與我偶遇。


      失而復得  應該說,前輩們的觀察力總是很敏銳。


  不久,辦公室的前輩就察覺到了什么,她還不止一次旁敲側擊地提醒我,松禾30歲出頭已經離過一次婚,去年還一度和他們公司里的一個女孩相談甚歡,結果卻還是分手,那女孩正準備辭職呢。


  其實這段時間下來,我也隱約知道這些都是事實,那女孩我也見過,屬于耿脾氣的那(愛女狂歡)種,直到現在看到松禾,她的眼神依舊執著。


  我心里開始不安:難道松禾對感情真是如此隨隨便便?他這么不羈,我會是他的惟一嗎?為了試探松禾,那天吃過晚飯,我們在江邊散步,我很隨意地說了一句:我們分手吧。


  松禾震住了,沉默了一會,轉身就走,這讓我既失望又失落,我本猜想著他若真的愛我,應該萬分不舍,急切地挽留我才是,可一切超出了我的把握。


  辦公室亂情花心男讓我提心吊膽(2/2)  第二天,我失魂落魄地來到單位,一個上午都沒心思工作。


  中午在食堂吃飯時,我真希望能偶遇松禾,可是找遍了角角落落都沒發現他的身影。


  此時,他同事告訴我,昨天夜里松禾拉著他去酒吧,猛灌自己,喝完了一瓶,沒醉,再一瓶。


  我這才意識到了自己是多么愚蠢,我馬上跑到他的公司,一看到他的背影,我的眼淚就不住地往外跑。


  松禾轉過身,他的眼神很復雜,但他終究還是回到了我身邊。


    我期望著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之間的裂縫會慢慢修復。


  那個夏天氣溫不斷地上升,上升的速度如同我們的感情,我們租了個小房子,然后去網上淘各種設計新穎又實惠的家居用品。


  我們一起做很家常的飯,然后狼吞虎咽地吃個精光,最后再相視而笑。


  生活上,松禾一直是很照顧我的,早上,他幫我準備早餐;深夜,他為我熱牛奶;我生病了,他不分晝夜地照顧我……辦公室亂情花心男讓我提心吊膽(2/2)  心魔作祟  我發現時間越久,我就越愛松禾,也越來越依賴他。


  可正是如此,我像是著了魔一般,對他身邊的女孩充滿敵意。


  我也意識到,原來那么久過去了,我依舊無法從前輩善意的忠告中逃脫出來,我像個警惕的衛兵,毫不放松地守衛著我和松禾的愛情。


  我常常會情不自禁地查看松禾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和短信內容,無法自控地追問他晚歸的原因。


    漸漸的,松禾厭煩了,他是那樣驕傲的一個人,我越想抓住他,他就越想逃,就像風箏拼命地想掙脫線的牽絆。


  他總是怪我疑心太重,對他不信任。


  我們之間變得爭吵不斷,而他也越來越頻繁地徹夜不歸。


    其實我心里很明白,我們感情已經陷入了惡性循環,松禾終究會離開我。


  如今,我不知道我該怎么做才能挽回他的心,挽救我的心。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4590351.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7710064.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8352400.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7095228.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9397717.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2447947.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781288.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8520605.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2064154.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2792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