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520 色情

520 色情


省城濟南。


  寂靜的夜風,吹動著魔幻般的旋律。


  在一個十幾平方的出租房里,黯淡的燈光下, 黃星癡癡地望著新婚 妻子 趙曉然,心里充滿了作為一名男人的渴望。


  確切地說,新郎這個稱號,在婚后沒幾天后,便已名存實亡了。


   老婆最近一直不讓碰。


  黃星的妻子趙曉然,有著顛覆眾生的容貌和身材。


  這一點一直是黃星的驕傲。


  黃星很珍惜,窮苦出身的他,也一直想通過自己的努力,讓老婆過上衣食無憂的好日子。


  為此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他在一家保安公司當保安,目前負責安保的單位是省城某大型國企— 成圣集團總部。


  在某些程度上來講,他的確也創造了神話。


  他深得主管成圣集團保衛工作的辦公室主任 黃錦江賞識,僅僅用了半年多的時間,就榮升為保安隊長。


  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這種神速的升遷背后,隱藏著多少付出,多少責任,以及多少對家庭對妻子的承諾。


  今天,便是他試用期滿后正式升職的大喜日子。


  黃星將自己升職的消息告訴了妻子趙曉然,本以為她會很高興,她卻像喝涼水一樣沒有任何的反應。


  黃星靠近她,她卻將臉轉向另一側,狠狠地裹緊了被子。


  黃星有些掃興,但是心底的興奮遠遠埋沒了他原本強烈的自尊心。


  他想用自己的熱情,融化她那顆近乎冰冷的心。


  在他不懈的努力之下,趙曉然終于轉回了身體。


  他大喜,妻子美麗的容顏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那般奢華。


  那種久旱逢甘露的沖動,竟然讓黃星突然有種做了英雄的壯烈感,他驕傲,他幸福,他感激。


  他想與妻子徜徉在夜的海洋里,陶醉一生。


  或許,他對老婆更多的是愛。


  他覺得自己出身貧寒,能夠娶到這樣如花似玉的嬌妻,是他一輩子的福分。


  他的妻子在一家大型國企商貿公司的商管部工作,雖然只是普通員工,工資卻是黃星的兩倍。


  單憑這一點,就讓黃星覺得很自卑。


  但他卻從不氣餒,他一直堅信,總有一天,自己的人生將會走向輝煌。


  但趙曉然轉過身來,卻并非是想要成全黃星的殷切期望。


  而是極不耐煩地說了句:今天不舒服!這幾個字,頓時讓黃星無地自容。


  然而,更多的卻是憤怒。


  也并非是黃星不懂得體貼老婆,偏偏想在她不舒服的時候胡來。


  問題偏偏就出在,趙曉然的‘不舒服’在一個月之內已經光顧了四次了!誰都知道,這個‘不舒服’是很講原則也很遵守紀律的,每月頂多串一次門。


  可趙曉然的‘親戚’似乎對她格外熱情,還沒滿一個月的時間,就來了四次。


  老婆拿自己拿傻瓜,黃星心里卻跟明鏡一般。


  是不是不舒服不是關鍵,關鍵在于趙曉然的生理防線。


  黃星覺得妻子在結婚后變了,不只是變得冷淡,連對自己的態度,都冷的像冰。


  對于趙曉然的搪塞,黃星既無奈又苦澀。


  但是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他已經壓抑了太久。


  趙曉然天天睡在自己身邊,可這個女人雖然名義上已經是自己的老婆,可她的身體卻不屬于自己。


  他覺得這副美麗的身體,都已經變得那么陌生。


  黃星的那張舊船票,已經很久沒有登上過屬于自己的這艘泰坦尼克號了。


  黃星腆著臉更靠近了一些:老婆,能不能……能不能給個機會唄?誰想,趙曉然嘴唇輕輕地抖動了一下,竟微微地點了點頭。


  黃星受寵若驚地一陣驚喜!他在心里不斷地給自己打氣:一定不能辜負老婆的這次恩惠,一定不能讓老婆失望!這一切像是在做夢,激動的差點兒落淚。


  欣然領命,他熱情如火。


  然而,妻子卻面如冰霜,像個木偶人一樣。


  完全是在應付差事。


  黃星心中感覺到了一絲莫名的涼意。


  趙曉然不耐煩地催促了一句:快點兒!妻子的冷淡,讓他像是受到了侮辱一樣,僵持住。


  他猛地體會到了曹操當時說出那句‘棄之有味食之無肉’時的復雜心聲。


  趙曉然不耐煩地又提高音量催促:快點兒你沒聽到嗎?這是,這是我最后一次盡妻子的義務……黃星猛地打了一個激靈:什么,什么意思?黃星這一震驚,使得他原本火熱的激情猛然褪去,再無斗志。


  一直冷若冰霜的趙曉然終于爆發,她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憤憤地望著黃星。


  黃星突然間覺得,曾經在自己心目中如同天使一般美麗的妻子,此刻竟是如此猙獰。


  她的憤怒儼然如洪水猛獸一般來的洶涌,讓黃星有些猝不及防。


  或許,他早該意識到這一天的到來了!他無法給予她想要的一切,這對愛慕虛榮的女人來說,是一種致命的傷害。


  趙曉然的眼淚刷地從眶里涌了出來,女人的眼淚來的真快。


  趙曉然委屈地說道:從明天開始,我不再你的老婆!我要跟你離婚!黃星感覺到心靈在顫抖:為,為什么?趙曉然冷哼了一句:為什么?你自己難道沒有想過是為什么嗎?事到如今我實在受不了了!這種日子我過夠了!我趙曉然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當初那么多人喜歡我我就偏偏看中了你,跟了你!但是你讓我過的是什么日子?住十幾個平方的出租屋,想吃頓好飯買件漂亮衣服都覺得像是天方夜譚!這是人過的日子嗎,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在同事面前根本抬不起頭來。


  這個同事老公是國企的副總,那個是……最差的同事老公都是公司的部門經理。


  別人問我老公是干什么的,我都不好意思說。


  我實在鼓不起勇氣來,說我老公是……是給人家看大門的保安!你知道別人怎么評價保安嗎,三個字,看門狗……黃星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他沒想到妻子心目中的自己,竟然是如此卑微。


  他一直以為有愛便有家,如今才恍然大悟,沒有經濟做基礎的愛不會長久,沒有經濟做基礎的家不會長久。


  他一直堅信愛的力量,愛也的確給了他力量,讓他在短短半年內便榮升為保安隊長。


  他以為妻子會很高興,結果那只是自己天真的幻想。


  他的老婆趙曉然是滿族人,但她從來不滿足。


  黃星努力抵制著自己眶中那不爭氣的眼淚,不讓它們出來炫耀自己的軟弱。


  他還是努力地對妻子說了句:我還年輕啊老婆,我一直在努力,半年的時間,我現在已經做保安隊長了。


  下個月我的工資還能再漲二百……趙曉然哈哈大笑,鄙夷地望著黃星:二百,好多噢!當保安隊長很了不起嗎,照舊還是保安,還是給人家看大門兒的!我趙曉然真是瞎了眼,當時就覺得你長的帥長的好看,人也老實。


  但是黃星你告訴我,你除了長的帥點兒,還有別的優點嗎?啊……我差點兒忘了,你還有一個優點,那方面別強,一到了晚上就跟發情的狼狗沒什么兩樣。


  真的黃星,不是我說你,像你這種潛力不去做鴨子真是屈才了……黃星我告訴你,我已經受夠了,跟你在一起我沒有絲毫的快樂可言,我太不幸了,我享受不到一個女人應該享受的任何東西。


  我趙曉然覺得委屈,真的太委屈。


  是我長的丑嗎,為什么老天對我這么不公平?為什么那些沒有我漂亮的女人,都能找到一個有錢有事業的男人,偏偏我趙曉然找了一個花瓶……黃星的淚水終于再也抑不住了,洶涌而出。


  他一直很堅強,一直堅信自己的努力不會白費。


  但這一刻他覺得所有的美好都變成了泡影,他心中的天使,也只不過是一個虛榮的化身。


  他不能給予她想要的一切,當然也不能真正地得到她的心。


  聽到妻子的這一番諷刺,黃星的心像冰一樣涼。


  但他仍然在做最后的努力,嘗試去挽留妻子:曉然你要相信,我還年輕,我會給你一切,我會讓你成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他想抱著妻子哭,讓她明白,自己對她的愛,以及承諾。


  但他沒有這樣做,他害怕心靈的冰冷,已經無法再捂熱那段曾經刻骨銘心的愛情。


  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他不知道該拿什么拯救逝去的愛情和即將崩潰的婚姻。


  它來的太突然,以至于讓他覺得像是世界末日一樣恐怖。


  他不敢想象,沒有了愛,沒有了曉然,自己的人生該有多么黑暗。


  趙曉然只是很詭異地一笑,平躺下身子,極其夸張地擺出了一個造型,沖黃星催促道:來吧,讓我最后一次盡妻子的義務。


  明天早上六點鐘之前,我仍然屬于你。


  黃星欲哭無淚。


  趙曉然再催促了一句,見黃星仍然沒有動靜,于是怒了:黃星你的本事哪兒去了,來啊。


  我告訴你,過了這村兒可就沒這店兒了……黃星不想再聽下去,因為妻子的每句話,都像是一把刀,一次一次地戳擊著他的心。


  以至于,他突然間嚎啕大哭!他多么希望,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場惡夢!但現實往往比夢要清楚一千倍一萬倍。


  黃星再也忍受不住,撩開趙曉然的手:你說夠了沒有?趙曉然冷哼道:你別不識抬舉。


  我趙曉然已經仁之義盡了!要是換了別人,根本都不可能嫁給你這樣的廢物!在你不能為女人帶來幸福之前,不要娶老婆。


  那樣只會害人……黃星的精神幾近崩潰!他像是瘋了一樣,聲嘶力竭地吼道:滾,趙曉然你給我滾!趙曉然刷地站了起來: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她比平時更坦然地站直了身子,甚至還輕扭了一下腰身,像是在炫耀自己姣好的身材。


  她一件一件地用慢鏡頭穿上衣服,穿衣的過程充滿了了對生活的不滿和諷刺。


  黃星第一次覺得,妻子穿衣服的樣子,竟像是剛剛辦完那事的小姐,那般悠然。


  但自己卻不知如何為這未遂的交易買單。


  是的,他覺得這更像是一次交易,交易的代價,等同于婚姻的墳墓。


  他在反思和痛苦中,目送趙曉然穿好衣服走出出租屋。


  除了愛,她沒有帶走一樣東西。


  但她卻留給了黃星數不盡的財富。


  這種財富叫做痛苦。


  天下再也沒有比痛苦更催人奮進的了,它像是一個臺階,有可能阻攔你前進的路讓你摔倒;但也有可能讓你將它踩在腳下,站的更高。


  但當趙曉然哐啷一聲關上門的一瞬間,黃星并沒有將這種痛苦當成是財富。


  在痛苦沒有在體內發生化學變化之前,它仍然是痛苦。


  黃星瘋了似的咆哮了幾聲,迅速地穿好衣服。


  他突然覺得自己很窩囊,站在農民的角度來看,鮮花插在牛糞上更容易得到滋養,花會開的更艷。


  但是在這物欲縱橫的大都市,飽受著燈紅酒綠熏陶的女人們,寧可趴在奔馳寶馬中哭,也絕不想被插在牛糞上笑。


  憶及曾經的美好時光,黃星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但他馬上意識到,這么晚了,趙曉然一個人出門,該有多危險?他火速地沖出出租房,甚至連褲子拉鏈都沒來得及拉上。


  隔壁住著的女孩兒 歐陽 夢嬌正在圍欄邊兒上洗衣服,見黃星像天外飛仙一樣沖出來,沖他問了句:跟然然姐吵架了?黃星來不及回答她的追問,便已經一溜煙地跑下樓,也不顧影響其他住戶休息了,大聲地喊著:曉然,曉然——他一遍一遍地撥打著趙曉然的手機。


  但始終無人接聽。


  他破天荒地打了一輛出租車,四處尋找。


  一夜之間,六百元的車費,沒能換回一點點的線索。


  次日清晨六點鐘,他收到了趙曉然的一條短信:咱們離婚吧。


  這樣下去,對你對我都是煎熬。


  好聚好散。


  黃星仰天長嘯!上午九點鐘,黃星準備到成圣集團向值班保安強調一下工作,然后直接去趙曉然的工作單位找她。


  經歷了這么長時間的冷戰,他現在不奢望妻子能回心轉意,如果她執意要離婚那就離好了,長痛不如短痛。


  盡管他仍然深深地愛著他的妻子。


  乘坐公交車趕到成圣集團,成圣集團的工作人員剛剛上班。


  他整理了一下保安制服,正要進崗亭檢查一下昨晚的值班登記,值班保安突然神秘地告訴了他一件事:成圣集團 黃主任上班的時候帶了一位美女回來,超正點。


  黃星對這類八卦新聞絲毫不感興趣,更何況,成圣集團辦公室主任黃錦江拈花惹草那是出了名的,帶個美女來成圣集團炫耀也不算新奇。


  據說,黃錦江最近還bao養了一個80后美女。


  但一直只是流言,誰也沒有親眼見到過。


  而實際上,在黃星心里,黃錦江卻是他的大恩人。


  自從黃星在這里當了保安之后,黃錦江一直覺得黃星是個可造之才,通過多方面的培養和考察,黃錦江向保安公司舉薦黃星擔任成圣集團項目上的安保隊隊長。


  黃星一直感念著黃錦江的恩情,而黃錦江也對他越來越器重。


  用黃錦江的話來說,黃星是一顆被埋沒的金子,只要一有機會,就能大放異彩。


  其實黃錦江的判斷并沒有錯,能做到辦公室主任這一角色,都是善于發掘人才的伯樂。


  也許黃星只不過是他手中的一顆棋子,畢竟安全門衛這一攤子事,都屬于辦公室主任職責范疇。


  能夠讓自己信任的人擔任保安隊長,那自己能在某些方面省不少心。


  更何況,黃錦江的確對黃星的管理才能和文字才能相當賞識,黃星撰寫的安全保衛方案和管理方案,讓黃錦江叫絕。


  在黃星擔任普通保安員的時候,黃錦江就發現了他的這兩樣特長。


  因此,無論是在工作上還是生活上,黃錦江對黃星簡直是關心倍至。


  在黃星擔任隊員值班的時候,黃錦江經常安排工作人員給自己送水送西瓜,他甚至還邀請黃星去過自己家里做客,跟自己敞開心胸喝酒聊天。


  對于一種普通的保安員來說,這一切都像是天方夜譚。


  一開始,對于黃主任的盛情,黃星總覺得得受寵若驚,甚至是自卑。


  但是黃主任并沒有嫌棄自己身份的卑微,反而與自己稱兄道弟,對黃星的成長進步異常用心。


  在某些程度上來講,黃錦江就是黃星生命中的大貴人。


  沒有他,就沒有黃星的今天。


  正因如此,黃星并不喜歡聽別人議論和傳播黃錦江的緋聞,他在值班保安的腦袋上拍了一下:給我上好你的班,不要議論別人短長。


  按照正常流程,黃星作為保安隊長,應該去黃錦江那里露個面報個道。


  但是黃星擔心會影響黃主任的美事兒,于是作罷。


  但他馬上想起了黃主任昨天下午交待的一件差事,于是趕快到崗亭里臨時抱佛腳弄出一個新的保安員花名冊來,緊走幾步準備給黃主任送過去。


  黃主任辦公室門口,黃星正要敲門,卻聽到里面傳出了一陣女人嬌滴滴的笑聲。


  黃星猛地感覺到這事兒不對勁,因為那聲音對她來說太熟悉了!他的心里無比忐忑,迂回到外面的窗戶底下,他鼓起勇氣猛地抬頭往里一瞅!整個世界黑暗了!黃星看到的是,黃錦江正摟著一個漂亮女人的肩膀有說有笑。


  而那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剛剛找了一整夜的妻子趙曉然!哪怕是親眼看到,他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顧不得多太推測,黃星瘋了似的跑回到黃主任辦公室門口,直接沖了進去。


  黃錦江趕忙松開摟在趙曉然肩膀上的手,而趙曉然卻是出奇的平靜。


  黃星的淚水一下子涌了出來,還沒等他興師問罪,黃錦江馬上變出一副笑臉:小黃你看你,跟老婆吵什么架嘛,這不你媳婦兒跑我這兒來告你狀來了!黃星第一次覺得,那個自己心中的大恩人黃錦江竟是如此無恥如此惡心,明明當了婊子,卻還非想立出貞潔牌坊。


  他在窗外看的清清楚楚,也聽的清清楚楚。


  倒是過于鎮定的趙曉然沖黃星冷哼了一聲:現在我和你之間已經沒有了任何關系,我的事兒你不要管!黃星不知該說什么,這一情景,讓他又氣憤,又尷尬。


  他抬起手想扇趙曉然兩個耳光,但是試量了再三,他下不去手。


  這一切都跟電影中的情節差不多,老婆紅杏出墻,第三者竟然是自己一直敬重愛戴的上級!黃星一瞬間記起了很多曾經并沒有引起他注意的事情。


  前不久他下班的時候曾遇到黃錦江在他出租房附近出現,但當時并沒有引起他的警惕,他只當是偶然。


  包括保安隊的保安們議論黃錦江2奶的時候,他甚至還幫助黃錦江洗脫罪名,為他辯護。


  卻怎會想到,大恩人黃錦江養的小情人,竟然是自己的結發妻子!這年頭,老婆越漂亮,風險便越高。


  老婆紅杏出墻的速度,往往比通貨膨脹的速度更令人猝不及防。


  黃星記得在四個月前趙曉然曾經來成圣集團看過自己,當時恰巧黃主任準備出門。


  當時趙曉然的領導突然打去電話,讓趙曉然回商場處理事情。


  黃錦江說他正好要去那附近辦事,于是親自開車送趙曉然回了商場……對此黃星一直還對黃主任心存感激,卻沒想到,這一個順路的工夫,自己腦袋上已經有了綠帽子的雛形。


  這也難怪,一個小保安跟一名國企高層一對比,如同是一輛奧拓車與奧迪車的區別,在上了豪車當了2奶的同時,趙曉然便越來越反感自己那輛沒前途沒安全感的奧拓,以至于她終于選擇了拋棄。


  這是一個笑貧不笑娼的畸形社會,最盛產壞女人。


  很多女人寧可偷偷摸給有錢人當2奶,也不愿意正大光明地跟一個普通老百姓過日子。


  只是黃星實在想不通,別人偷情都是背對著丈夫,生怕被撞見。


  你黃錦江泡別人老婆,至少也應該委婉一點兒,可二人偏偏就同時出現在了成圣集團里,這可是黃星上班的地方!要說趙曉然出現尚且在情理之中,這算是一種另攀高枝后的炫耀,是一種傍上高官的虛榮表現。


  但黃錦江呢,他是國企高層,怎會明目張膽地在自己辦公室泡別人老婆,而且明明知道這女人的丈夫就是看大門的保安隊長,隨時有可能發現他們之間的私情……在這樣一種情況下,黃錦江難道就不怕被丟官罷職,不怕被舉報?當愛化為泡影,當婚姻走到了盡頭,當一直深愛的老婆成了自己恩人的小三兒……最終黃星還是選擇了離開。


  他成全了趙曉然,成全了黃錦江。


  但是他不甘心!在他走出黃錦江辦公室的一刻,他暗暗立誓:失去的,我要加倍拿回來;付出的誠意,我要加倍收回!早晚有一天,老子要站在省城最高的樓頂上,讓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仰視;讓那些背叛自己的人,付出代價!黃星走出辦公室不超過十五分鐘,保安公司行政部經理打來電話,告訴他,他被解雇了!黃星心里明白,這一次,仍然是黃錦江的功勞!他不由得再次仰天長嘯!他仿佛聽到了來自天空的回音……這天晚上,黃星在外面借酒澆愁,到了十點鐘,才提著酒瓶子回到了自己的出租房。


  正掏出鑰匙來開門,他卻發現隔壁住的歐陽夢嬌正在門口來回徘徊,一副焦急的樣子。


  歐陽夢嬌也是這里的住戶,在附近一家公司當文員。


  她年齡不大,長的嬌小可人,只有二十歲的樣子,但身體已經發育的淋漓盡致,該鼓的地方鼓,該翹的地方翹。


  黃星上前搭了句話,才知道歐陽夢嬌剛加班回來,把鑰匙不小心落在公司了,回去找,結果公司鎖了門。


  她現在正和思想做斗爭,是不是要找塊磚頭把鎖砸開,破門而入。


  越是受到刺激的人,往往越有同情心。


  黃星讓歐陽夢嬌先去自己房間里坐坐,再想辦法。


  歐陽夢嬌想了想,倒(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也沒反對。


  進了房間,歐陽夢嬌脫掉了工裝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花式襯衣,那胸前的豐滿讓黃星嘆為觀止。


  黃星不敢多看,給歐陽夢嬌倒了杯水。


  歐陽夢嬌問,家里有什么吃的沒?黃星找來找去,就找到一塑料袋蘑菇。


  歐陽夢嬌說她最喜歡吃蘑菇了,于是便要親自動手做一個炒蘑菇。


  但打開一看,頓時傻了眼,那蘑菇長了一些細細的白毛。


  黃星和歐陽夢嬌就長毛的蘑菇能不能吃的問題,展開了討論。


  最后達成共識:蘑菇屬于菌類,長幾根毛應該不影響食用。


  香噴噴的炒蘑菇出了鍋,黃星就著白酒一嘗,覺得長了毛的蘑菇反而吃起來更香。


  歐陽夢嬌也嘗了一口,對黃星說:你別光自己喝呀,給我也整一杯!兩個大都市中的打工者,對著一盤蘑菇一邊喝酒一邊聊天。


  歐陽夢嬌一個勁兒地抱怨工資低公司還老加班,黃星借著酒勁兒也將自己和妻子的那檔子事兒搬了出來。


  二人越喝越盡興,越喝越覺得同病相憐。


  同是大都市的底層人士,一個剛剛丟了職跑了老婆,一個剛剛受了老板責罵加了一晚上班,二人抨擊著社會的無情和現實的殘酷,抨著抨著,就抨出了火花。


  也許是因為憤世嫉俗的緣故,兩個人都喝了不少酒。


  黃星拎著酒杯安慰歐陽夢嬌說:有班上就不錯了,加加班挨挨批算什么,總比我跑了老婆被人開除強吧。


  歐陽夢嬌也安慰黃星:黃哥其實你這人不錯,你老婆她太不懂得珍惜了。


  錢乃是身外之物,因為錢她拋棄了你,這種人早晚會摔跟頭。


  你老婆走了,你要是不嫌棄,我歐陽夢嬌給你當小老婆。


  黃星像是被電了一下,剛剛吃里嘴里的一塊蘑菇竟然差點兒卡在嗓子眼兒,他笑說:小譚你喝多了!歐陽夢嬌搖了搖頭端起酒杯跟黃星一碰:沒,我沒喝多。


  黃哥我跟你說,我覺得你這人有潛力!你現在是沒爆發,只要你一爆發,那絕對就跟火山似的,一發不可收拾!你身上有勁兒,有股子……歐陽夢嬌琢磨了半天沒想到合適的形容詞。


  黃星呷了一口酒,覺得歐陽夢嬌一直在眼前晃個不停,瞇了瞇眼睛,她還在晃。


  黃星意識到自己是真的喝多了。


  歐陽夢嬌的感覺卻跟黃星恰恰相反,她感到整個屋子的東西都在轉,唯獨對面的黃星穩如泰山,她覺得滿屋子的東西都喝多了。


  一盤子蘑菇就下去一斤多白酒,可謂是立下了汗馬功勞。


  最后盤子里還剩下一小塊蘑菇,黃星和歐陽夢嬌幾乎是同時伸出了筷子。


  兩雙筷子夾在了一起,他笑她也笑。


  笑著笑著,不知是怎么回事兒,兩個人就笑到了一起。


  也不知道是誰發起的主動,兩個人的身體也湊到了一起。


  酒精的作用讓兩個同病相憐的淪落男女,緊緊地抱在一起……正所謂亂花漸欲迷人眼,酒醉燈迷萬堂春。


  這一夜,一對喝醉的男女盡情地甜甜徜徉在曖昧的海洋之中,歐陽夢嬌給予了黃星他結婚半年來沒有享受到的溫暖和撫慰。


  他像個永遠不知疲憊的戰士。


  而歐陽夢嬌像是一條風情萬種的美人魚,時而溫順時而狂野。


  這一晚上多少次,就連黃星也記不清了,雖然酒勁一直沒有消退,但他卻清醒地感覺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暢快與淋漓。


  第二天早上,二人仿若是心有靈犀,同一時間醒來。


  憶及昨晚一事,黃星滿心歉意,但歐陽夢嬌卻羞怯地笑了笑,光著身子從被窩里鉆出來,在黃星面前坦然地一件一件穿衣服。


  她的身材的確很好,甚至比趙曉然還要好。


   “可是,我這樣……” 張雪 看著自己光光的模樣,有些擔心的問道,她不僅僅是擔心林三控制不住,她也擔心自己會控制不住,剛才要不是林三的外物抵到了自己,恐怕她早就忍不住雙手按住林三的腦袋埋進自己的雙峰之中了。


  見張雪面露猶豫,林三心里著急,他等了這么久好不容易有個能夠一寢香澤的機會,怎么都不會放過的。


  “ 妹子,你這是二次漲奶,里面的碎顆粒更多了,而且我剛才摸了一下,你的乳腺也堵住了,要是不立即疏通的話,后果很嚴重,可能會引起乳腺癌,那樣的話,就必須做乳、房切除手術……”為了打消張雪去醫院的念頭,林三不介意將事情說的嚴重些。


  果然聽了林三的話,張雪嚇了一跳,“ 三哥,你別嚇我,真有那么嚴重?”“妹子,這事我還能騙你呀?第一次給你催奶的時候不是就告訴你了嗎?”林三說完,滿臉焦急的盯著張雪,而這樣的神情落在張雪眼中立馬變成了林三關心她的模樣,她心頭一熱, 暗道自己多心了,三哥咋可能對自己……“三哥,那,那這次可得保證根除呀。


  ”張雪的聲音就像是天籟一般鉆進了林三的耳中,讓林三心頭一松,激動的搓著雙手……因為剛才的緣故,林三也不敢再有什么過分舉動了,見張雪再次閉上了眼睛,他才深呼了口氣,暗道好險,干咳一聲道。


  “妹子,準備好了嗎?我可要給你……”后面的話不用說相信張雪也能明白。


   聽著林三的話,張雪緊閉的雙眼裂開一道縫隙,里面散發著羞赧的目光,配合著她巴掌大紅潤的小臉,似乎多了幾分欲拒還迎的姿態,讓林三倒吸了口氣。


  奶奶的,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三哥,你弄吧,不要有心里負擔,剛才的事不怪你,也怪我,啥都沒穿,你一個大男人,難免……”聽著張雪善解人意的話,原本擔心再次刺激到她的林三心里一陣輕松。


  “不怪你妹子,都是三哥沒把持住,咳咳,那我就開始了哈。


  ”林三也不敢亂來了,伸手點在雙峰中間的峽谷中,深深的事業線,宛若一道裂谷,林三的手點在這里,然后沿著線縫來回前后滑動,之所以這樣是因為 檀中穴在雙乳的正中間。


  林三手指一落在雙峰之間,緊閉雙眼一直等待林三動作的張雪立即身子一顫,嘴里發出一陣輕微的哼唧聲,眼睛也是瞇出一道線,低頭看向林三。


  見張雪仍然警惕的看著自己,林三忙解釋道。


  (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妹子,這是檀中穴就在……額,你這兩個 部位中間的位置,如果是平常經常按摩這里的話,不僅有豐胸的作用,還能讓你的肌膚變好呢。


  ”聽著林三的解釋,張雪心下放心,暗道自己多心了,不過隱隱的還是感覺有些遺憾和失望,低頭看著林三的手指在自己雙峯之間來回滑過,指尖傳來的舒服感覺讓她舒服異常,要不是擔心再刺激到林三,她都想大聲的呻口今出聲了,三哥按的太舒服了。


  看著張雪臉上的質疑之色消失,林三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他并沒有說檀中穴會刺激荷爾蒙的分泌提高姓生活質量,這也是為什么在姓愛中男人摸撫女人胸.部會讓女人興奮的原因,不僅因為女人這里敏.感,更是因為姓愛中男人的摸撫刺激了女性荷爾蒙的產生。


  應對完張雪林三繼續按摩,張雪的倒水滴狀精致的部位無論是手感還是觀感都讓林三大呼過癮。


  尤其是此時張雪漲滿的部位,又大又圓,獨特的手感讓林三恨不得當即咬上一口。


  而且如果張雪能夠主動的讓他……林三低頭看看張雪隱藏在被子中身體咽了咽唾沫,要是能現在上了,即使不上能看看那日思夜想的地方也行呀。


  林三動了邪念,再想拉回來一本正經的催.奶是不可能的了,而且從接到張雪的信息他就沒打算輕易結束。


  “妹子,檀中穴按完了,你有啥感覺沒有?”林三抬頭看著張雪問道。


  “啊?感覺,舒服,癢……就是,挺舒服的。


  ”張雪說著小臉通紅,眼神羞赧。


  “不,不是。


  我是問,你這兒有啥感覺沒有?”林三指著張雪的部位一本正經的問道。


  “啊?這,沒啥感受呀,就是覺得更漲了,沒有減輕。


  ”張雪說著眼睛盯著自己鼓鼓囊囊的地方,都不敢看林三了。


  人家醫生問的是病癥,可是自己說的卻是身體的感受。


  不過,三哥按的就是舒服、癢隱隱的張雪覺得雙腿有些難受了。


  聽著張雪的回答,林三心中大定,他就是要讓張雪覺得還沒好,要不然他怎么繼續操作,往下按呀……燈光下張雪的肌膚白里透紅,經過剛才林三的撩撥,張雪紅潤的臉蛋更加的誘人,眼神中的幾分羞赧,更加的激起林三的浴望。


  即使林三真的是個正人君子,即使林三是唐僧但只要他是個男人,就按捺不住,張雪這樣的女人,清純、嬌羞、善良,對他這個老男人誘惑力太大了。


  林三真想立即辦了她!“妹子,你這問題有點嚴重。


  本來正常的話按按檀中穴,再吸幾口,就好了。


  可是按了這么久,你這竟然仍然是漲,沒有絲毫下去的可能性,這就有問題了,而且麻煩了。


  ”林三說著控制著自己眼睛不往張雪身體下看,他擔心他直接控制不住情緒。


  “啊?咋了三哥,是不是很嚴重……”張雪聽著林三說的嚴重,登時害怕了,緊張的從床上坐了起來,身前的尺寸不停的晃蕩著,白花花的一片差點晃暈林三的眼。


  “妹子,你別著急。


  辦法有,其實一開始我就想那么辦,就是擔心妹子你抹不開臉。


  ”林三為難的說道。


  “三哥都啥時候了,我這都被你又咬又摸的了,還有啥抹不開臉的呀。


  ”張雪真的著急了,剛才躺著她沒覺得胸.前累贅,此時一坐起來,只覺得身前的掛著兩坨大山,又重又疼。


  “其實和先前的方法一樣,就是用按摩的手法刺激穴位,那樣的話刺激乳.房,達到通則不通的效果,將多余的乃水排出來。


  ”林三說的很專業,但是他自己清楚,要是再不讓他將被子掀開,他可就真的忍不住了。


  能在張雪這個誘人的小娘子面前這么淡定,林三都佩服自己的定力了。


  一聽仍然是按摩穴位,張雪登時釋然了,自己這身前的兩坨都被林三揉了摸.了,還有什么穴位不能讓他按的呀。


  再說了林三的按摩讓她感覺渾身舒坦,她巴不得林三多給她按按呢。


  “三哥,你說吧,我該怎么配合你。


  都這樣了,還有啥不能讓你碰的穴位呀。


  ”張雪坦然道。


  林三聽著張雪的話,心里一喜,暗道這丫頭能這么想最好,那自己要按她雙腿中的某個部位,想必她也不會特別抗拒吧。


  林三心中竊喜但是臉上卻是一本正經的說道。


  “妹子,因為這個穴位有些曖.昧,我擔心妹子不方便,所以……不過,妹子,你是病人,我是醫生,為了治病有些地方不得不碰,你要是接受不了,我……”“三哥你說啥呢,有啥部位比……比我這里還不能讓男人碰,你就放心的弄吧,妹妹理解,不怪你。


  ”張雪指了指身前兩座,坦然地說道。


  見張雪一副你是醫生我是病人你隨意的表情,林三心中暗道,那是因為你還不知道我要按哪里。


  “妹子,一會我需要按一下你的會陰穴和 玉泉穴


  ”林三說著眼睛盯著張雪,他害怕張雪一聽穴位就退縮了。


  “會陰穴和玉泉穴在哪里?”張雪迷茫道。


  “啊?你不知道。


  這個會陰穴在生殖器下緊挨著……玉泉穴又名子宮穴,你這個情況特殊我得將手伸進去試試……”林三說著手在自己身上比劃著,看著林三指點的部位愈加敏.感,張雪的一張臉紅的都要滴出血了。


  這要是讓林三按了那兩個穴位,她可就什么都給林三看了摸了,也就是沒有走到最后一步罷了。


  張雪神色呆滯,她本以為胸.前的檀中穴已經是最隱蔽的了,沒想到林三竟然要在她雙腿中,還要按最隱蔽部位里面玉泉穴,這要是伸進去,一進一出和自我安慰有啥區別呀。


  可是看著林三一本正經公事公辦的樣子,再想想如果不按的嚴重后果,以及可能會餓的嚎啕大哭的孩子,她眼神一凝。


  “妹子,要不就不按了,也沒啥事。


  不過那個我還是要和你說明一下,三哥沒有壞心思,絕對是為了你好,這會陰穴是人體根本,和人腦神經相連,能刺激神經,這玉泉穴……咳咳雖然在你那里邊但是對女性更好,我……”林三磕磕巴巴的解釋著,看著張雪陰晴不定的臉,他真害怕張雪將他識破,拿枕頭將他砸出去。


  林三說完見張雪眉頭緊鎖,暗道自己著急了,要是等會將張雪按出感覺了再說興許會更容易接受一點。


  心里嘆息了一聲,暗道好機會被錯過了,剛要開口放棄,就聽到張雪說道。


  “三哥,沒事,你盡管來吧!”張雪說著竟然直接往后一躺,雙腿將身上的被子踢掉,接著就將腹部一下全部露了出來,白花花沒有穿任何遮擋物的地方展露了出來。


  林三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呼吸急促,雙手顫顫巍巍的朝張雪雙腿中顏色對比強烈的地方伸去。


  成熟女人的身體,尤其是隱蔽之地,太過誘人和神秘,讓林三這個老男人渾身大顫抖,腦袋一片空白,只剩美景和本能。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5091091.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5527594.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5692186.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6196662.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850449.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890025.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1092436.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5303019.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579383.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8444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