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永瀬 ゆい

永瀬 ゆい


夏宇屏住了呼吸,偷偷的瞇開眼睛一看,沒想到, 方雯竟然連她自己衣服也 脫了,然后一只手扶著他那里,正在緩緩地坐下去……如此緊要關頭,夏宇再也忍不下去了,趕忙 開口制止道:“方……方 醫生,你干啥呢?”“啊!”顯然夏宇的突然開口也嚇了方雯一跳,本來就是緊張的時候,事先也沒想過他會突然醒過來,但好在方雯有個大心臟,面對夏宇的發問也還是沒事人一樣回道:“沒……沒干啥,就是我睡不著了,過來看看你睡著了沒有!”這時候夏宇也不會拆穿她,于是故意裝傻道:“哦,哦,我都睡著了!”夏宇的話讓方雯頓時松了一口氣,然后又試探性的開口問道:“睡著了就好,對了大傻啊,你剛才沒有看到什么不該看的東西吧?”“啥啊?我剛才不是睡著了嗎?啥也沒看見啊!”他趕緊搖頭道。


  方雯和吳有德之間的事,在夏宇看來可是一個重要的把柄,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不準備拿出來。


  “呵呵,那就好!”方雯放心的呵呵一笑,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眼 說道,絲毫沒有注意到,她自己還光著身子呢。


  “方醫生,這大晚上的,你咋不穿衣服啊?”夏宇死死的盯著方雯胸前的兩團雪白,傻里傻氣的開口問道。


  真沒想到,這方雯雖然是個年過三十的少婦了,但身材卻是絕對的極品,而且全身肌膚光滑白皙,更別提之前夏宇看到的那個部位了,簡直是人間尤物。


  面對他赤裸裸的目光,再想到自己之前想做的事情,方雯滿臉尷尬的說道:“我這……有點熱了,我正準備去洗個澡呢,你繼續睡吧!” 說完,她急忙拿上了衣服,匆匆忙忙的離開了。


  “呼!” 看著方雯離開的背影,夏宇也不禁松了一口氣,再待下去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把持得住,反正這會他已經感覺自己快爆炸了。


  當然隨著她的離去,心中總是不免有點小失落,要是剛才自己繼續裝睡的話,說不定現在已經真正體驗到當男人的滋味了!方雯離開后,夏宇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始終睡不著,心中的不甘一直折騰的他直到半夜,才終于沉沉的睡去…………幾天后。


  在診所待了這么長時間的夏宇,身上的傷早就好得七七八八了。


  可惜的是這么多天了,他卻在也沒有那天晚上的眼福了,畢竟方雯和村長吳有德都是有家室的人了,所以做那事的時候都是十分的小心謹慎。


  這天下午,他正閑的無聊躺在病床上發愣的時候,沒想到, 盼盼姐的身影卻急急忙忙的走進了診所。


  “盼盼姐,你來了啊!”夏宇笑著開口打了一個招呼道,他還以為盼盼是來找自己的。


  “嗯!”盼盼應了一聲,朝診所里面看了一眼,忽然對他問道:“大傻,方醫生在么?”“剛才還在呢,估計是上廁所去了吧,咋啦盼盼姐?”原來是來找方雯的,不過盼盼姐這是生病了嗎?這讓夏宇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什么,我……我有點事情想要找她。


  ”盼盼臉色微紅,小聲的說道。


  兩人正說著話,這時,便看見方雯擦著手從診所后院走了出來,看到盼盼便問道:“盼盼,你來找我啊,有什么事嗎?”“方,方醫生,我那里有點不舒服,想讓你幫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盼盼見狀,忙上前說道。


  “哪里不舒服啊?都是女人,你怕什么,直說就行了。


  ”方雯今天穿著白大褂,兩只手揣在兜里,聽見盼盼有些扭捏,便一本正經的看著她說道。


  “胸,我這胸有點痛,我也不知道為什么。


  ”而盼盼猶豫了一下,才咬著嘴唇說道。


  “這樣啊,那你去那邊的床上躺著把衣服脫了吧,我幫你看下。


  ”方雯想了想,指了指夏宇旁邊的病床,對盼盼說道。


  “好,好的。


  ”雖然她有些害羞,但還是照著方雯說的做了,不過只脫了外面的衣服,還穿著一件內衣。


  一旁的夏宇看到這一幕,頓時瞪大了眼睛,忍不住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沒想到他還有這樣的眼福。


  診所里面一共只有兩張床,夏宇占了一張,盼盼既然要讓方雯給她瞧病,肯定只有睡他旁邊的那張病床了,這不就意味著,待會夏宇可以大飽眼福了?要知道,撩起來看跟完全脫光了那可是兩個概念!方雯關上診所的大門,走過來看到盼盼的樣子后,頓時皺了皺眉頭,說道:“盼盼,你不把里面的那件脫了,我怎么幫你瞧病?”“啊?里面的這件也要脫么?”盼盼愣了一下,滿臉羞澀的說道:“可是,大傻還在呢……”“他是個傻子,有什么好怕的?快點吧,要不然待會來人了!”“好,好吧。


  ”盼盼聞言,猶豫了一下,緩緩解開了內衣扣子……很快,她便脫掉了內衣,光著身子躺在了病床上。


  不得不說,盼盼姐的身材真的很好,肌膚就像是牛奶一般雪白細膩,那兩團飽滿又大又挺,一點也看不出來像是剛剛生了孩子的樣子。


  夏宇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看的有些失神了。


  不得不承認,盼盼姐的那兩團,在他所認識的女人中,絕對可以排到第一,渾圓挺拔,比例完美!要是以后誰能成為她的男人,恐怕真恨不得天天將腦袋埋進那兩座山峰里,死也不出來吧!這時候,方雯戴著白手套低下頭仔細的給盼盼檢查了一遍后,才凝聲說道:“沒什么大問題,只是普通的漲奶而已,正常現象。


  ”“那方醫生我應該怎么辦呢?要不要開點藥啊?”盼盼捂著胸口,小臉微紅的問道。


  “不用吃藥,而且你現在正在哺乳期,吃藥對孩子也不好。


  ”方雯脫了白手套,想了想,一臉認真的說道:“這樣吧,我待會用中醫的手法給你 按摩一下,疏通一下胸部的經絡,可以緩解疼痛。


  ”“好的,那麻煩你了蘇醫生。


  ”盼盼 點頭道。


  “沒事!舉手之勞而已!”方雯笑了笑,然后便轉身去洗手消毒去了。


  過了一會,她就回來了,手里還拿著一張毛巾還有一瓶精油,稍作安撫了盼盼一番后,便開始用手給她按摩了起來。


  看著那兩團飽滿在方雯的手中不停的變幻著形狀,夏宇頓時感覺一陣口干舌燥,心中不免有些羨慕,真恨不得自己變成那一雙手,能去給盼盼姐按摩!而這時,又聽見方雯開口對盼盼姐說道:“盼盼,我這個按摩只能治標,卻不能治本,你那里痛的根本原因,還是在于你的那個太多了,孩子吃不完,所以才會脹痛,要想徹底解決這個問題,還得想辦法把多余的那個排出來。


  ”“啊?方醫生,這個要怎么排啊?”盼盼聞言,頓時急了。


  “這個……當然是找男人給你吸出來啊!”方雯給出了解決方法,盼盼卻還是很慌張。


  “可,可是我沒有男人……”說到這里,她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悲傷。


  “怎么可能,那你的孩子?”方雯聞言滿臉驚訝。


  “這是我的個人隱私,方醫生你別問了好么。


  ”盼盼咬著嘴唇說道。


  “好吧,我不問了,不過我剛才跟你說的,希望你能放在心上,你這個問題光靠按摩,肯定是不行的。


  ”方雯無意探究到底,平靜的說道。


  “嗯,知道了。


  ”盼盼應了一聲,扭過頭偷偷地打量了夏宇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夏宇聽著盼盼和方雯兩人的對話,也有點好奇,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為什么盼盼姐一直不愿意提起他?正想著,這時,方雯手上的按摩速度越來越快了,盼盼的臉也越來越紅,嘴里竟然還發出輕輕的低吟聲。


  而夏宇則死死的盯著那誘人的風光,一刻也不肯轉移視線。


  嗯……”就在這時,盼盼忽然發出了一聲高亢的聲音。


  緊接著,兩道白線就噴了出來。


  “好了,里面淤積的我已經用手幫你排出來,感覺怎么樣?”方雯用毛巾擦了擦手道。


  “好,好多了……”盼盼一張俏臉簡直紅的快要滴血一般,羞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似得。


  夏宇本來就有些躁動不安,看到這一幕后,身體更加像是火燒一樣,幾乎快要忍不住沖上去了。


  幸好,按摩終于結束了。


  (啊啊……)盼盼也穿上衣服,給了錢,害羞的連招呼也沒有跟他打一個,便匆匆忙忙的離開了。


  看著慧慧的背影,夏宇回想起剛才看見的一幕,忽然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而方雯看到他失神的樣子,笑著開口說道:“大傻,你發什么傻呢?難不成你也想要按摩一下么?”“按摩是啥啊?”夏宇心中一動,裝傻充愣著問道。


  “按摩啊,按摩就是一種很有意思的東西,你想不想試試?”方雯低垂著眼簾,偷偷看了一眼他高高頂起的位置,伸出舌頭舔了舔紅唇,嬌笑著問道。


  “想!可……可是我又沒有盼盼姐的大白饅頭,咋按呀?”夏宇繼續裝傻道。


  “呵呵,真是個大傻子!按摩又不是只能按那里,還可以按別的地方啊!”方雯呵呵一笑,想了想,看著夏宇說道:“這樣吧,反正我今天也閑著無聊,順便幫你也按按吧。


  ”“好啊好啊!我看盼盼姐都快舒坦死了,我也要做這個!”夏宇興奮的說道。


  “你先別高興的太早,我按摩一次,可是要一百塊錢呢,你身上有錢么?沒錢我可不會給你按。


  ”正當夏宇以為能立馬享受到她的服務時,方雯突然收起了笑容,正色道。


  臥槽!按一下一百塊錢?這也太黑了吧?真把老子當傻子了啊!夏宇在心中吐槽,有這錢他去賣點好吃的,它不香嗎?不過,心中這么想,但看著方雯那白嫩纖細的小手,再念及這雙手之前還給心愛的盼盼姐按摩了那里,這要是體驗到的話,那就是雙重快感刺激了。


  面臨著巨大誘惑的夏宇咬咬牙,最終還是從兜里掏出一張五十的鈔票,有些肉痛的說道:“我沒這么多錢了,就這些,能給我按不?”“算了算了,看你是個傻子,就給你打個五折吧!”方雯接過鈔票,說道:“把你的衣服都脫了吧,我去洗個手,然后就來給你按。


  ”“好嘞!”夏宇一聽,迫不及待的便扒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褲子,然后在病床上躺好了。


  很快,就聽見診所衛生間的方向傳來了一陣洗手的聲音,還有換衣服的聲音。


  “方醫生,還沒好么?”等一會兒后,還不見她出來,夏宇便有些忍不住的問道。


  “來了來了,急什么!”方雯應了一聲,隨后便走了出來。


  不過,讓人沒想到的是,她身上的那件白大褂已經換成了那天晚上夏宇看見她穿過的那件護士裝了,而且看下面空空蕩蕩的,一看就知道什么也沒穿!這讓夏宇頓時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搞不明白她想干啥了。


  方雯長的本來就十分漂亮,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成熟少婦的味道,此刻再換上了這么一身惹火的護士裝,讓夏宇頓時看的是目瞪口呆,下意識的直起身子道:“方……方醫生,你換這衣服干啥啊?”“給你按的地方不一樣,換身衣服方便發揮。


  ”方雯一雙水汪汪的美眸看著他,好像要勾走他的魂一樣,只見她嫵媚一笑,嬌聲說道:“快躺好吧,我要給你按摩了……”“哦哦,好嘞!”這種時候哪還有什么廢話,聽到她的話之后,夏宇應了一聲就連忙躺下了。


  說實話,按摩這種事情,夏宇以前只在電視電影里面見過,自己卻還沒有嘗試過,以前上學的時候,倒是聽那些混子學生說過,據他們說去一次按摩店,能把人舒坦死。


  他也一直尋思著什么時候自己也能去體驗一回,沒想到,今天終于能得償所愿了。


  “方……方醫生,你要先給我按哪里啊?”平躺下后,夏宇有些激動的看著方雯問道。


  “別緊張嘛,我先幫你放松一下!”方雯微微一笑,說完,直接走到他的面前,然后分開兩條大長腿跨坐在了他的身上,伸出小手便開始給他按摩了起來。


  一雙小手從夏宇的胸口一路向下,慢慢的按到了小腹的位置,每按一下就想有魔力的樣子,刺激的他瞬間起了反應。


  “方醫生,你,你這是干啥啊……”夏宇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有些艱難的說道。


  “傻瓜,當然是在給你按摩啊,你這里還有幾處淤血沒有散去,我幫你按一下,有利于活血散瘀。


  ”方雯媚眼如絲的看著他說道。


  只不過,在她說話的時候,目光卻死死的盯著夏宇高高隆起的位置,一臉非常渴望的神色。


   這天夜里,小少婦孟婉晴難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邊的 老公


  三十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空虛至極。


  “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陣火熱,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說完,她用豐腴的身子蹭著他的胳膊,全力挑起 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絲毫沒有反應。


  孟婉晴失望至極。


  “我太累了,明天吧。


  ”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撥開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又是明晚!孟婉晴氣呼呼的翻過身子,內心十分不滿,一直壓抑心底的苦悶。


  她已經許久沒得到滿足,內心極度渴望,渴望被填滿,肆意沖撞……最后,忍不住 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滿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窩在床上看電影。


  可突然發現家里無線網竟壞了,沒辦法,只好打客服電話。


  下午,預約的修理工敲響了門。


  孟婉晴穿著睡衣,趕緊過去開門。


  打開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這個修理工竟然是一個 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籃球運動員一樣,穿著大褲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塊,讓人看的心驚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 華萊士,您就是孟女士吧?”孟婉晴更吃驚,這黑人修理工中文講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沒好細問。


  “對,是我,請進。


  ”說完,側身一讓,余光正好掃在了他的下方,褲衩有點緊,那兒有點恐怖。


  孟婉晴俏臉一紅。


  華萊士是一名留學生,在大學勤工儉學,兼職做寬帶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見孟婉晴時,他就被這個美艷的少婦給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著。


  孟婉晴低頭,注意到自己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真絲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風景。


  而這個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卻盯著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趕緊伸出手捂著自己的胸口。


  華萊士還在盯著看,目光火熱,還咽了口口水。


  “寬帶路由器在臥室里面,我帶你去看。


  ”孟婉晴羞紅著臉,說道。


  華萊士 點了點頭,便跟隨進了臥室,然后一番檢修。


  “這個壞了有多長時間呢?”“估摸也就一兩天的時間吧。


  ”孟婉晴答道。


  華萊士扯了幾根網線,拿著工具檢測了幾下,低著認真干活兒。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氣。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單獨跟一個黑人在臥室里面,孤男寡女兩個人,好尷尬啊……“方便把旁邊那個螺絲刀給我嗎?”華萊士問道。


  “嗯,行。


  ”孟婉晴點了點頭,從工具箱里面拿出一個,“是這個嗎?”“對。


  ”孟婉晴拿起,就朝著他走過去,想遞送給她,可一不留神,腳被一根網線給絆住,身子猛然一傾,不巧,正好撲倒在他的懷里。


  上方,正好貼在華萊士黑黝厚實的胸膛上,這觸感,真好啊……啊……孟婉晴驚呼一聲,發現自己倒在華萊士的懷里,俏臉羞的更紅潤了。


  “對不起啊……”低聲說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覺下方一陣溫熱。


  那兒,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處。


  黑人那兒本來就很恐怖,剛才已經有了反應,現在被孟婉晴這么以刺激,慢慢竟變得更加膨脹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剛準備起來。


  華萊士有點忍不住了,似乎看準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緊了她的小蠻腰。


  “不要亂動。


  ”華萊士有點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點被嚇唬住,心底很慌張,“你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當然是給你檢查檢查了,瞧你這里都成這樣咯,是不是特別想要了啊?”華萊士是外國人,思想本來就很開放,察覺到了孟婉晴的反應,立馬就上頭了,不拐彎抹角,直接進入主題。


  孟婉晴有點害怕,繃著緊張的神經。


  被華萊士這么一說,心底也有點猶豫,跟自己丈夫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親熱過了,剛才那一下,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發泄。


  正想著呢。


  華萊士竟然還在不斷的蹭著,意圖勾起她的興致。


  孟婉晴本來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這般刺激喲,沒兩下,就淪陷了,全身都軟了。


  “孟小姐,其實從剛進門,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華萊士揉著孟婉晴的胸口。


  “啊!”孟婉晴忍不住低鳴了聲。


  “不要急,待會兒讓你更爽!”華萊士說完,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進去。


  孟婉晴被他壓著,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覺,蔓延全身,她有如觸電般的爽。


  看著壓著自己的男人,是個陌生男子,還是個黑人,這樣的感覺如同偷吃一樣,真的好刺激啊……他那恐怖,即便是隔著褲子,看上去依舊極為夸張,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著,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這么嚇人,自己會受得了嗎?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雖然不能滿足自己,但是他對自己很照顧,怎么能幻想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弄呢?越想,越覺得特別對不起自己老公,開始本能的抗拒起來。


  “你放手!”孟婉晴手撐著地上,想掙脫開,逃離。


  但是杰福德的身軀實在是太壯碩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懷里跟個小鳥一樣,壓根就掙脫不開。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褲頭。


  撕拉!掙扎下,褲頭竟被扯開了!啊!孟婉晴頓時就傻眼了!好恐怖啊!自己的老公跟他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還跟我裝呢。


  ”華萊士低下身子,吐出一口熱氣,溫熱的氣息噴在孟婉晴的俏臉上,“我知道你現在心底也很想,你老公肯定滿足不了你嗎?那就讓我來滿足你。


  ”說完,直接扯下自己的褲子。


  也不等孟婉晴答復,黑嘴巴直接親吻了上去。


  嘔!一股怪味,又惡心,可怎么又有點舒服。


  唔!一陣激吻后,華萊士脫開嘴巴,低下身……啊!孟婉晴一個哆嗦,不行啊,自己不能背叛老公!雖然心理上很抗拒,可身體卻禁不起他的刺激,迎合起來……“我要去了哦。


  ”華萊士露著邪惡的笑。


  “不行,不可以啊……”就在進入的那一刻,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


  “老婆,我回家啦,快點來開門呢。


  我手機丟在家里,我回來拿手機。


  ”外面傳來丈夫 劉波的聲音。


  “是我老公回來了!”孟婉晴渾身繃緊,臉色都嚇蒼白了,這要是被自己老公發現,可咋辦喲?自己怎么跟他解釋這場面啊?華萊士還沒動靜,繼續蹭著。


  “你聽到沒啊?我老公回來了,你還不快點起來?”孟婉晴急了,直接推搡起來,華萊士也只好作罷,停下動作。


  孟婉晴掙脫開,整理了一番衣物,便跑到臥室外,將門打開。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來了呀?”孟婉晴俏臉漲紅,非常心虛。


  “我回來拿手機呢。


  ”劉波說完,聽見家里有動靜,“家里來人了嗎?”孟婉晴故作鎮定,點了點頭:“家里網線壞了,早上我打客服保修,維修工上門,正在檢修呢。


  ”“哦。


  ”劉波點了點頭,也沒再細問。


  夫妻兩正聊著,突然華萊士從臥室里面出來,手里提著工具箱,裝著什么也沒發生一樣,“孟女士,無線網我已經給你修好了,我先走了啊,記得客服反饋的時候,給個好評哦。


  ”為了不讓丈夫察覺,孟婉晴裝著很客氣。


  “嗯,真是辛苦你了。


  ”說完,便送他出門。


  在離開門的一剎那,這個黑人竟然還不知道收斂,竟趁著他丈夫背對的間隙,主動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兩把。


  “我還會再來的。


  ”華萊士低聲說完,便走了。


  劉波進了家門,就去臥室床頭,找到手機。


  而孟婉晴剛才被華萊士刺激,早就心癢難耐了。


  剛才差點就被他弄了,幸好老公及時回來,不然的話還(少兒益智故事)不知道怎么釋放。


  她悄悄走到劉波身后,從背后一把抱著他,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著。


  “婉晴,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劉波不溫不火道。


  “老公,我好想要,……我們已經好久沒那個了……”說完,孟婉晴吞了口水,玉手沿著劉波的襯衫邊角,探索了進去。


  “這大白天的,要不晚上吧……”劉波依然不太情愿。


  孟婉晴一聽老公又在拖,心底急了,她實在是太想要了,太渴望被男人滋潤了……“不,就現在,求你了,老公……”孟婉晴蹲下身子,懇求的同時,竟伸出手脫了劉波的褲子。


  天氣有點熱,劉波剛從外面回家,渾身都是汗臭味兒,孟婉晴絲毫不在意。


  還沒起來,孟婉晴張嘴巴打算……剛一觸碰,劉波舒服的長嘆一聲。


  “老婆,有點臟哦。


  ”“沒事兒,我不怕。


  ”孟婉晴嬌羞的臉,賣力的在劉波的面前表現著。


  在她的一番刺激下,劉波終于來了一點感覺,隨即夫妻兩擁吻在一起。


  孟婉晴急忙將身上的衣服給脫了,貼著劉波的胸膛,撒嬌:“老公,人家現在就想要嘛。


  ”“好,老公現在就來滿足你。


  ”說著,身體往前一挺。


  一陣橫沖直撞,幾乎沒啥技巧,可沒幾分鐘,一陣哆嗦,就不行了。


  孟婉晴剛來一點興致,可沒想竟然這么早就結束了,心底特別的失望。


  “怎樣,爽不爽?“劉波一陣舒暢后,拍了拍她的屁股,問道。


  孟婉晴怕傷他自尊,點了點頭。


  其實結婚這兩年,孟婉晴的需求越來越大,但是劉波的能力卻一次不如一次,他依舊完全滿足不了自己了。


  沒一會兒,劉波公司那邊就打電話來催了,劉波整理了一番衣物,便出門了。


  丈夫一走,孟婉晴癱軟在沙發上,腦子里竟想起了那個黑人修理工。


  那壯碩的身材,孔武有力,想必那方面的能力肯定也很厲害。


  他肯定能滿足自己!想什么呢?他可不是自己老公,怎么能做對不起丈夫的事情呢?
https://twljoiujgn.weebly.com/1142103.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9219835.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4320466.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6044506.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6281656.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5709734.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5094235.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7615915.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1214874.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2899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