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exotic xxx

exotic xxx


郭雪顯然也沒 想到,竟然要用這種方式來取藥。


  她不懂男女之間的那些事,卻知道男女有別的道理。


  女孩兒的身體不能給男的碰,同樣, 男人的身體,女孩兒也不能隨便碰。


  似是也料到了郭雪不會直接答應, 吳寶庫也不急,拉過椅子翹著二郎腿等了起來。


  他掐準了像郭雪這種愛狗人士的心思,儼然已經寵物當成了祖宗。


  “實話告訴你吧小雪,前兩天還有人來跟我求這種藥來著。


  可我沒答應,因為這種藥, 叔叔的儲量也有限,要是拿出去一點,對叔叔的身體有不小的損傷。


  看在你是老孫的侄女份上,我這才答應幫你。


  至于想不想,就看你自己了。


  ”聽得吳寶庫的一番話,郭雪心里開始天人交戰。


  見狀,吳寶庫眼睛轉了轉,尋思再給澆把油, 說道:“叔丑話說在前面,這種病可是惡性傳染疾病。


  再不趕快用藥的話,估計你這狗也活不長,到時候可別怪叔不幫你。


  ”說完就起身朝里屋走去。


  看著瀟灑,實則吳寶庫心里也急的不行,就等著郭雪開口留下自己。


  此時的郭雪心里一團亂麻,一想到要用手給眼前這個老男人做那種事,她就覺得臊的慌。


  可眼看大黑一個勁的在地上翻滾,還發出那么凄慘的哀嚎,精神也越發萎靡,她著實心疼的很。


  思來想去,她咬了咬銀牙,心道叔叔不惜損傷身體都要幫大黑治病,自己還顧及這么多,實在太不像話了。


  “叔叔,等一下!”郭雪突然開口,小跑著上前。


  至于吳寶庫,心里早就樂開了花,臉上卻裝出一副淡然的模樣,道:“怎么,想通了?可別說叔強逼你,不愿意的話,叔不強求。


  ”“愿意愿意,我愿意。


  對不起叔叔,為了治大黑,還要讓你損傷身體,你人真好。


  ”郭雪說道。


  見這丫頭被自己唬的一愣一愣,吳寶庫強忍旖旎心思,隨意拜拜手,道:“沒事,誰讓叔喜歡你這樣的小丫頭呢,走吧,咱上里屋。


  ”兩人到了里屋后,吳寶庫轉身關上房門,看著眼前玲瓏背影,眼神越發火熱。


  郭雪一轉身,正對上吳寶庫那冒著火的眼神,不由得小臉通紅,道:“叔叔,什么時候開始拿藥。


  ”雖說蘿莉已經送上了門,可這時候吳寶庫反倒是不急了,享受之前,起碼得先調教一下。


  “先別急,這拿藥的過程,可是要講究 手法的。


  叔先給你看點視頻教程,你跟著學一下手法。


  ”言罷便是從抽屜里拿出一盤光碟,放到碟片機里。


  郭雪眨巴著大眼睛,好奇的盯著電視屏幕。


  可當電視出現畫面后,郭雪小臉“唰”的就紅了。


  畫面中,一男一女光溜溜身子糾纏在一起。


   女人的嬌嚶聲縈繞在整個屋子。


  郭雪忙不迭的 小手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叔叔,你……你給我看的這是什么?”郭雪磕磕巴巴的說道。


  見郭雪這模樣,顯然是頭一回看這種動作片。


  吳寶庫覺得自己是真的撿到了寶,這年頭,連片子都沒看過的女孩兒,是真的稀有。


  “你害什么臊,叔是讓你好好學一下電視里那女人的手法,一會好拿藥。


  你要不看的話,叔就給它關了。


  ”一聽拿藥的茬,郭雪當時就慌了,連連搖頭,道:“別……別關,我學!”說著便是緩緩把手指分開條縫隙,而后緩緩拿下,抬眼飛快掃一眼電視中的男女大戰,而后又紅著臉低下腦袋。


  這般小蘿莉獨有的嬌羞模樣,讓吳寶庫看的心里癢的不行,恨不得一把將郭雪抱在懷里,好好疼愛。


  “抬起頭,仔細看,一會要是手法出錯了,拿不出藥,叔可就沒招了。


  ”吳寶庫道一想到外面精神萎靡的大黑,郭雪便是迫不及待的想拿到藥,強逼著自己抬頭去看電視畫面。


  “小雪,你就把電視里的情節當成是寵物在配對就行。


  叔這么做,也是為了保證你能順利拿出藥,你得仔細看,看看那個女人是怎么拿藥的,一個細節都不能放過,知道嗎?”吳寶庫一本正經的說道。


  聞言,郭雪雖說臉蛋通紅,可還是眼神堅定的點點頭,回道:“知道了叔叔,我會努力學的。


  ”畫面中,女人的叫聲越來越大,弄的郭雪渾身不自在。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女人的聲音鉆進她耳朵后,弄的她那個地方莫名的有些癢。


  她開始不安分的妞了一下屁股,大腿下意識夾緊,臉蛋越發紅暈。


  嘖嘖,果然是個雛兒,看點片子就成這樣了,極品,實在極品吶。


  吳寶庫眼神一直在偷瞄郭雪,眼神久久流連在后者那水手群下的大白腿,尋思著里面多半已經泛濫成災了吧。


  足足看了近十多分鐘后,郭雪突然 聽到電視里的男子粗吼一聲,隨即一團白乎乎的 東西就弄到了那女人的臉上。


  吳寶庫忙不迭的起身按下暫停,指了指畫面,一臉嚴肅,道:“看到了嗎?這就是高蛋白聚合液,剛才那女人的手法,你記住了沒?”聞言,郭雪點點頭,道:“嗯,記住了。


  ”“很好,我們開始吧。


  過來,幫我把褲子脫了。


  ”吳寶庫招招手道。


  只見郭雪猶豫了一下,紅著小臉,一步步蠕動著走到吳寶庫面前,蹲下身子,小手攀上后者褲子,遲疑片刻,而后使勁扒了下來。


  也不知吳寶庫是不是早就為今天做著準備,褲衩子都沒穿。


  那玩意老早就處于備戰狀態,脫離束縛后幾乎是蹦了出來,差點抽在郭雪臉蛋上。


  (幼兒益智故事)一股灼熱,又有點腥的味道撲面而來,當即就讓郭雪心跳加速,也著實被眼前那東西嚇的夠嗆。


  她本以為大黑那東西就夠了,沒想到吳寶庫的更丑。


  反觀吳寶庫則是一臉的悠閑,尤其是看到郭雪就蹲在自己身前,眼睛直勾勾看著自己的那東西時,心里無比滿足。


  “開始吧,一定要按照剛才電視里那女人的手法來。


  ”吳寶庫大大咧咧拉過椅子坐下,張開腿,好不愜意。


  只見郭雪猶豫了片刻,哆哆嗦嗦的伸出小手,嘗試性的碰了一下。


  一股軟乎乎的觸感 傳來,她卻如同觸電般,忙不迭的縮回手來。


  “你到底拿不拿?不拿就算了。


  ”吳寶庫心里急的不行,語氣也跟著不耐煩起來。


  聞言,郭雪強忍不適,再次伸出小手,學著電視里那女人的手法,緩緩動了起來。


  “嘶……”郭雪的小手很涼,卻軟的跟沒有骨頭似的,被包裹的瞬間,吳寶庫爽的一個哆嗦,倒吸一口冷氣。


  “叔叔,是……是不是弄疼你了?”郭雪一臉緊張的說道。


  “沒事沒事,你繼續。


  ”吳寶庫聲音都有些顫抖。


  雖說小手動個不停,可郭雪心里還是有些不適應。


  她覺得用自己的手弄這么丑的東西,實在是有點惡心。


  尤其是感覺到手里那東西一鼓一鼓的,好像有什么東西要出來似的,她更是有點不敢再看,耷拉著腦袋。


  吳寶庫一邊享受這小手的服務,一邊上下打量郭雪。


  第一次見到郭雪的時候,他就被那一身水手群的蘿莉像深深吸引。


  誰能想到,這才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郭雪就蹲在他身下,用手伺候他。


  這種巨大的心里滿足,加上生理上的享受,幾乎是讓他覺得自己已經快到了巔峰。


  約莫七八分鐘后,郭雪覺得手腕有點酸了,倒是吳寶庫的喘氣聲逐漸粗重起來,眼睛都有些紅了。


  只見他突然指了指下面,道:“別光弄那里,那兩顆玩意兒也揉一下,這樣能更快的促進高蛋白聚合液出來。


  ”此時的郭雪一門心思想著要怎么拿到藥,對吳寶庫的話深信不疑,小手貼上去就緩緩揉捏起來。


  一股電流感順著下面逐漸涌遍全身,吳寶庫覺得自己體內每一個細胞都要瘋狂吶喊,儼然已經到了爆發邊緣。


  可偏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輕微腳步聲。


  “邦邦邦!”“老吳!你干啥呢?”敲門聲驟然傳來,而后便是王 喜順略帶焦急的聲音。


  突如其來的動靜嚇的郭雪一激靈,下意識就要起身,卻被吳寶庫直接按住。


  “小雪,馬上就成功了,你繼續。


  ”吳寶庫低聲道,到這節骨眼了,別說來的是王喜順,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他也要享受完。


  聞言,郭雪猶豫片刻,一想到馬上就能拿到藥,索性硬著頭皮繼續弄了起來。


  熟悉快感再次傳來后,吳寶庫喘了口粗氣,而后冷哼一聲,大聲道:“干啥?我這忙著呢,有事就在外面說。


  ”“我家那公羊有點毛病,你抽空去給瞅瞅。


  ”王喜順隔著木門大聲道。


  “知道了,一會就去。


  ”吳寶庫不耐煩的回了一聲,聽到腳步聲逐漸遠了之后,這才長出口氣。


  他這一放松,之前緊繃的神經陡然松懈,再也沒經受的住郭雪小手帶來的刺激感,身子一軟,盡數爆發。


  也不知是不是這一個星期給吳寶庫的憋的夠嗆。


  存糧攢的是真心不少,跟噴泉似的。


  郭雪因為是蹲在吳寶庫面前緣故,躲閃不及,水手服上被弄的一片狼藉,手上也是粘乎乎的一團。


  濃濃的腥臭味傳來,郭雪覺得有點惡心,忙的起身就要把手上的都行甩在地上。


  卻見吳寶庫慢悠悠的提起褲子,道:“別弄掉了,這些可都是高蛋白聚合液。


  你那狗,就指望這個救命呢。


  ”聞言,郭雪忙不迭的把手上的東西弄到掌心,小心翼翼的捧了起來,看那模樣,就跟捧著什么寶貝似的。


  “叔叔,這個……真的管用嘛?”郭雪眨巴著大眼睛盯著掌心那團白乎乎的東西,總覺得怪怪的。


  只見吳寶庫咳咳嗓子,一本正經的說道:“那是當然,這些可都是寶貝。


  不信你聞聞,看能聞什么味兒。


  ”對于吳寶庫的話,郭雪也是沒有太多懷疑。


  興許是因為頭一次經歷這樣的事,好奇心使然,她竟然還就真的把鼻子送到掌心,輕輕嗅了兩下。


  一股淡淡的腥味傳來,郭雪柳眉一顰,道:“腥腥的,一點都不好聞。


  ”見郭雪竟然去聞自己的那東西,吳寶庫心里那叫一個滿足。


  雖說還沒徹底拿下郭雪,可后者這些舉動,多少讓他覺得自己對于眼前這個蘿莉,已然有了一些主權。


  “這你就不懂了,俗話說的好,良藥苦口。


  這東西不只能治你的狗,還能口服,有沒白養顏的功效,絕對是個寶貝。


  你要不要試試?”說到次數,吳寶庫的呼吸逐漸重了起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郭雪。


  “口服?”郭雪狐疑一聲,下意識看了看掌心的東西。


  一想到這玩意兒是從吳寶庫那地方出來的,而且味道還有些難聞,她當即就搖搖頭。


  她才不愿意吃這東西。


  “叔叔,藥都拿到了,你快點給大黑治病吧。


  ”郭雪道。


  只見吳寶庫眼中閃過一抹失望,而后道:“沒問題,你把這東西涂在它身上就行。


  ”點了點頭之后郭雪便是小心翼翼的捧著手里的東西走到外面。


  見郭雪蹲著身子,小手輕輕的在黑背患病的地方涂滿了自己的東西,吳寶庫心里樂翻了天。


  “叔叔,這樣就可以了嘛?”涂完之后,郭雪好奇的問道。


  吳寶庫點點頭,道:“嗯,再觀察幾天。


  等第一階段過了之后,到時候還需要再上藥,多來幾次它就會好了。


  這幾天你就先把它放在我這吧,有消息了我會告訴你。


  ”雖說有些舍不得,可郭雪尋思著為了早點治好大黑,答應一聲之后就離開了診所。


  待郭雪離開之后,吳寶庫也沒閑著,忙不迭的跑到里屋去研究著給黑背弄藥。


  那什么高蛋白聚合液完全就是他瞎掰出的東西,那玩意兒抹在黑背身上,不弄出啥并發癥就算不錯了。


  為了不引起郭雪的懷疑,這黑背的病,他還是得治。


  忙活了一會之后,吳寶庫配好了藥,給黑背抹上,卻是故意減少了量。


  他可不想讓黑背痊愈的太早,畢竟還指望著這件事多享受幾次郭雪的服務。


  拴好黑背之后,吳寶庫這才想起之前王喜順招呼自己去給公羊看病。


  雖說不太像攬這個差事,可轉念一想,也有段時間沒看到 王瑤瑤了,心里對后者那雙黑絲長腿還真是有點惦記。


  離開診所后,他直奔著王喜順家去了。


  到了院子之后,卻是沒看到王喜順的人,吆喝了幾聲也沒看到人。


  他在正屋外面轉悠了一圈,見沒人,正尋思要走,突然聽到屋里傳來一陣水流聲,貌似是有人在洗澡。


  王喜順不在家,這唯一能想到的人,也就只有王瑤瑤了。


  想及此處,吳寶庫腦子里下意識就浮現出王瑤瑤光溜溜的嬌軀,擺出各種撩人姿勢。


  一想到那場面,吳寶庫那地方又有些蠢蠢欲動起來。


  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就越是惦記。


  因為常來王喜順家的緣故,吳寶庫直奔著衛生間的窗戶跑了過去。


  躡手躡腳的扒上窗戶之后,吳寶庫貓著腰,露出一雙眼睛,朝里面張望起來。


  他這一看,險些是噴出鼻血。


  屋內,一具光溜溜的背影正對著他,正在蓮蓬頭下沖涼。


  雖說只是一個背影,可還是讓吳寶庫看的無比火熱。


  說起身材,吳寶庫見過的男女人中,還真就沒有比王瑤瑤更好的。


  標準的葫蘆形,蜂腰肥臀,尤其是那兩條筆直修長的美腿,怕是任何男人看了都巴不得扛在肩上。


  “這妮子的身材是真特娘極品,可別孫妍和郭雪那兩丫頭強多了。


  ”吳寶庫吞了吞口水,心里跟貓撓似的。


  他正看的入神,卻突然發現屋內那潔白嬌軀突然開始不安分的扭動起來,而且隱隱有一陣微弱的嬌哼聲飄進他的耳朵。


  這聲音吳寶庫實在聽的太多,當即眼神就怪異起來,心道這妮子該不會是大白天的就躲在浴室做那事吧。


  可惜王瑤瑤始終背對著他,也不轉身,急的吳寶庫抓耳撓腮,連連跺腳。


  興許是因為太過著急,腳下動作稍微大了點,不小心踢到一塊石頭,疼的吳寶庫直咧嘴。


  可這動靜也被王瑤瑤聽到,直接關上淋浴頭,轉過身來朝著窗戶張望。


  見狀,吳寶庫驚的頭皮一麻,忙不敵的捂著嘴蹲下身子,大氣都不敢喘上一聲。


  以王瑤瑤的性子,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在偷窺,估計都能拿著菜刀來拼命。


  一直等到水流聲再次傳來,吳寶庫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頭,賊溜溜的眼睛再次朝著里面張望起來。


  這回他可謂是大飽眼福。


  此時的王瑤瑤恰好是正對著她,那潔白嬌軀可謂是一覽無遺。


  吳寶庫當時就看愣了眼,兩人的距離不過隔著一扇窗戶,偏偏此時的王瑤瑤正閉著眼睛,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經被人看個遍。


  順著王瑤瑤那一團波瀾壯闊逐漸往下,直至眼神停留到那三角圣地時,吳寶庫眼神挪不動了。


  沒想到,還真讓他猜中了。


  這妮子,竟然真的躲在浴室自娛自樂。


   “沒有呢。


  ”“嘿嘿,要不要姐姐給你找一個啊。


  ”小琴覺得調侃臉紅的 吉祥很有意思,繼續逗吉祥起來。


  吉祥聽著,只是搖搖頭,有些不好意思。


  由于路上實在有些不太方便, 車子一直在顛簸著,突突突響起來,跟牛犢一樣奔著,路實在太爛了。


  而吉祥和小琴兩人也是東晃西晃,時不時的碰在一起。


  “哎呀。


  ”突然車子一個顛簸,小琴手一個不穩,摔了出去,直接碰到了吉祥的身子。


  “不好意思啊,沒坐穩。


  ”小琴趕緊把她的手縮回去了,可明顯可以感受到她縮回去之前,還捏了一下。


  “沒,沒事。


  ”突然被刺激到了的吉祥也不好意思了,氣氛瞬間尷尬起來。


  今天倒還涼快,陰陰的,小琴有意無意的靠著吉祥,還時不時的碰一下吉祥。


  而隨著車子的顛簸,漸漸的,小琴的裙子因為車子晃動,摩擦,都縮到了大腿邊緣了。


  她卻沒有拉,而是任由著,尤其看到吉祥眼睛偶爾瞟過,她心里還有點小得意。


  吉祥繼續偷偷瞄著小琴,心里也不由的感嘆著,小琴的皮膚可真的白啊。


  “聽說你們學校里要來個轉學生?還是縣里的。


  ”小琴突然發問了起來。


  聽到這話,吉祥也點點頭,不過說道。


  “現在那個轉學生還沒來,我也不知道。


  ”這也是周倩好幾天前說過的,村里的人也都很好奇,因為從來沒有人轉學到農村來。


  小琴咯咯的笑了起來,整個人都花枝亂顫。


  “我聽說縣里的女人,保養都很好,不像是我們這種村里人。


  ”“哪里啊,小 琴姐你也很好看啊。


  ”吉祥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安慰了小琴一句。


  “而且小琴姐,你男人不是對你挺好嗎?”吉祥有些奇怪的說道,他也見過小琴老公,身強體壯的,經常去隔壁村打魚,一天弄十多斤,而且也很聽小琴的話,據說還跪搓衣板。


  “我那口子,是挺好,但有些地方,也有些不太盡人意啊。


  ”小琴想到自己男人,也忍不住嘆了口氣,不過她又偷偷瞄了瞄吉祥。


  “啊,什么地方?”吉祥一時之間沒有想到小琴所說的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問了一句。


  “咦,吉祥你也不小了啊,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小琴充滿風情的白了他一眼,小女人味道十足,像是有電流一樣,電到了吉祥。


  小琴這么一提醒吉祥,吉祥也馬上明白了過來,有些不太好意思。


  “看來你還小,那小琴姐就教教你,要知道男人掙錢功夫雖然重要,可伺候女人的功夫也挺重要的。


  ”小琴像是教導吉祥一下,就直說了,而且本來村里人茶余飯后,就這么些話,有時候口無遮攔起來,比這厲害多了。


  吉祥也有些不好意思,小琴說的太露骨,他也不知道怎么回應。


  “吉祥啊,你怎么在學校都不談戀愛啊,是不是不行?跟我家男人一樣?”小琴突然想到一點,大膽的調侃了吉祥起來。


  “啊,我也不知道,而且我家里也窮。


  ”吉祥隨口解釋了一下,不過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爸媽說他們已經賺了大錢,說不定自己也可以像是別人一樣在學校談戀愛了。


  “那可未必了,你們學生有什么看錢的,只要你讓她快樂,人家肯定跟你呀。


  ”小琴性格相當的潑辣,就跟小辣椒似的,她老公那方便不行,更是被她吃得死死的,抬不起頭來。


  “我也不知道行不行。


  ”小琴這么大膽,吉祥索性也放開了些,繼續聊著,但也是說說村里的一些八卦。


  比如誰家又喊鬧離婚了,誰家又跟誰偷情被抓了。


  大概走了不到七八里地,突然轟隆一聲,車子停了下來。


  “二 麻子,怎么了啊?車子怎么突然給停了呀。


  ”小琴被突然剎車給嚇了一跳,有些生氣的問道。


  “剎車給斷了,還好(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我發現得早,熄了火,我現在馬上去村里弄點鐵絲來。


  不過這恐怕要等兩個小時了。


  ”二麻子也挺無奈,他沒想到自己這么倒霉,居然還把剎車弄斷了。


  聽到二麻子這么說,小琴也有點想罵人,不過看到二麻子那眉毛擠在一起的臉,也懶得罵了,只說了句快去快回。


  聽到小琴這么說,二麻子也一溜小跑,準備回去拿鐵絲給修好車子。


  而且也算是吉祥倒霉,他們這周圍全是荒山,別說人家,連人影都沒一個。


  “哎呀,我先去上個廁所。


  ”吉祥突然一陣尿急,準備下車去上個廁所。


  “吉祥你慢點,等等我,我也去,你先扶我下來。


  ”聽到吉祥這么說,小琴也想上廁所了,她趕緊叫住吉祥,準備兩個人一起去。


  小琴伸出了纖纖玉手,讓吉祥扶住她,然后小琴輕輕一跳,準備從車上跳下來。


  不過小琴也沒有想到,她跳下來的時候,一個站不穩,直接整個人都掉到了吉祥懷里去。


  這一撞,吉祥也感覺她確實挺玲瓏的,小鳥依人,雖然吉祥比她小,但是小琴在吉祥懷里也小的很。


  而且吉祥為了扶住小琴,他一只手還放在了小琴那柔軟的臀部,搞得小琴臉色也有些發紅,不太好意思。


  “吉祥,可以放手了,我已經站穩了,還準備抱著姐多久呀。


  ”小琴聞到吉祥身上的男人味,身子也有些發軟,調侃了吉祥一句。


  “哦哦,小琴姐不好意思,我馬上放開。


  ”吉祥聽到這么一說,趕緊放開了手。


  “你想我也要上廁所,咱們一起去吧。


  ”小琴她有些害怕,不由得把身子貼近了吉祥一些。


  這也很正常,畢竟在山上,蛇蟲什么的都很多,一個女人上去,確實有點危險。


  “那好吧,小琴姐,咱們一起過去。


  ”“你拉著點我,我這是高跟鞋,容易摔倒。


  ”小琴伸出了手,扯著吉祥的衣服,這吉祥一點點的上山去了。


  “我就在這兒了,你別太遠,我一個人,挺怕的。


  ”小琴走上山后,指了指一顆樹,開口說道。


  “那好,我去那邊上廁所。


  ”吉祥點點頭,畢竟男女有別,他準備過去一點,離小琴姐遠一些。


  不過小琴要讓她別走太遠,吉祥往其他地方走了幾步,大概就幾米,這山中又很安靜。


  吉祥看著自己的活兒,感覺之前在車上被誘惑的太多,現在很是難受,所以半天尿不出來,只好閉上眼等著恢復。


  不過閉上眼后,吉祥又聽到了小琴那邊,傳來了悉悉索索的聲音。


  一想到一個嬌小誘人的少婦在不足五米的地方拉起來裙子,就讓吉祥想到自己看過的小電影,吉祥就難受得更厲害了。


  吉祥一直上不出來,也有些煩躁。


  而這個時候,小琴也已經上完了,她拉好了裙子,準備等一下吉祥。


  不過突然想到自己之前還碰到了吉祥那里,小琴心里突然一有了去看看的想法,想到就做,她站起來,居然直接往吉祥那邊走過去。


  “吉祥你人在哪呢?我有點害怕。


  ”小琴突然假裝有些害怕的說道,突然聽到這么一聲,吉祥下意識的回過身去。


  而小琴本來就是故意的,吉祥一正對著他,也讓她現在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吉祥那根男人的玩意。


  看到之后,小琴心里頓時一驚,好家伙,沒想只想年齡這么小,居然還有這么有本錢,他以后的女人可有福了。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553785.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722214.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5154613.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6794776.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9966120.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7486299.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5015676.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5925760.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6175756.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72125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