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av 感謝 祭

av 感謝 祭


一個普遍的現象,來 美國中國移民, 男人很多都想回去, 女人絕大多數不愿意回中國。


  并不是美國對女人多么偏愛,美國只是較不欺負女人而已。


  只有體會過真正的被尊重,才知道,女人在中國的境況是多么可憐。


  中國社會已經到了對女人的 貶抑集體無意識的地步。


  女人不是人,就是個東西,無論你多聰明,多有自己的個性,人們都可以公開的討論你的長相,你的胸脯大小,你的私生活。


  不光是男人這樣,女人之間也會跟著落井下石,互相傾扎。


  后宮爭寵這種電視劇還有那么多人看,星星的你里那種完(我的尤物女友們)全不尊重女人,不懂女人的男人,都能被中國女人喜歡的不得了,實際生活里,女人碰見的都是些什么男人?男尊女卑的觀念是中國最大的 潛規則,中國的社會關系還建立在封建的基礎上,男女平等的婚姻情感觀念始終沒有建立,又由于曾受到國家社會主義沖刷,形成現在對 女性的高要求和底保障。


  這個現象傷害著那些已經受過教育,潛意識里想要尊重自己的女人。


  她們不是得咬緊牙關,不露出一點軟弱,就得加入找對象大軍,像減價白菜一樣趕緊把自己嫁出去。


  如果再趕上不明事理的 父母,這將是一場災難。


  貶抑女性是中國社會潛規則我在成為"剩女"以后,經歷過 人生最大的一場災難。


  當每一個你認識的陌生人都直接對你說,你再不結婚就嫁不出去了;你的母親到處向人哭訴,因為你不結婚,她的人生變成一場失敗;而你的父親對你說,向你這樣的女人,跟誰結婚誰倒霉的時候……你堅持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性格討人喜歡,身體健康,經濟獨立,都完全沒價值了,這是個什么樣的社會?姑且不說,在我沒成為剩女以前,我也沒有被真正尊重過,我的價值只取決于我的長相,年齡,學歷,家世背景,和工作好壞。


  中國人普遍都在物化別人和自己,根本不可能發展個性。


  事實上,中國人的婚姻和感情,質量之低難以想象。


  中國人的婚姻絕大多數是交易,基于現實和生存狀況的妥協,孩子在這種情況下長大,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婚姻的意義。


  而正是這種家庭的父母,熱情洋溢的投入到把他們的子女趕進婚姻牢籠的運動中,這已經變成了女青年們的普遍災難。


  貶抑女性是中國社會潛規則如今我看中國的剩女現象,原因很簡單,男人整體的性別平等意識不強。


  即使再有知識,事業干的再大的男人,骨子里的婚姻觀仍多是保守落后的。


  在一個什么都由著他們的社會,女人只要有錢就能隨便挑,他們根本不需要進步。


  我見過很多優秀的女人,最終放棄了自己的價值感,過上了婚姻生活。


  但更多的女人,在選擇不欺騙自己的內心,對自己的尊重,她們的生存空間很小,她們只能忍耐再忍耐、勇敢再勇敢、努力再努力,才能勉強將生活的平衡維持下去。


  而社會卻理所當然地認為這就是“已經平等”的表現,仿佛女人們面對不平等所付出的超額艱辛都可以忽略不計。


  中國人不解決婚姻和感情的變態局面,就很難培養出健康和有競爭力的下一代。


  所以那些整天看育兒經的父母,不如誠實反思你自己的婚姻生活,學習尊重人,把女人當人看,而不是個東西。


  中國所謂的"剩女"們,如果能夠看見自己在這個社會已經被犧牲掉這樣的事實,事情也會容易很多。


  真正互相尊重的男女關系要經過長期的教育和練習,需要社會的全面支持,在中國這塊沒有平等概念的土壤上很難長出來……一個誠實面對內心的要求和現實的困境人生,可以解決許多現實生活的問題,但除了解決自己的問題,希望還有更多人能夠并且愿意騰出手來對這個社會吶喊和反抗。


  貶抑女性是中國社會潛規則本文來自:女聲原文來自:豆瓣作者:花皮瓜本文來源:網易女人論壇 咋樣,好點了嗎?揉捏了一陣, 老馬關心問道。


   林菲菲搖了搖頭,說:還是沒知覺,哎,是不是傷的很厲害啊…… 老馬聽了這話,也有點擔心,寬大的手掌一把握住她白嫩的 大腿,林菲菲身子微微一顫,本能的夾緊大腿,身子繃的特緊。


   這樣,有感覺嗎?老馬試探性的問道。


   有一點點,但是不是很明顯。


   那這個地方呢?說完,老馬捏著林菲菲的大腿根部,變換了一個位置,揉捏了兩下,同時觀察林菲菲臉上的表情。


   林菲菲被這么一捏,頓時全身有一種強烈麻酥酥的感覺,自己身子還從來沒被丈夫之外,第二個男人如此觸碰過,那種緊張又莫名期待的感覺(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讓她非常緊張。


   但她卻又非常渴望,老馬的動作不要停,內心深處被壓抑著的渴望,在蠢蠢欲動。


   她咬著唇角,搖了搖頭。


   老馬的手越捏,越往里面,已經開始接近大腿的根部。


   這里呢,也沒有感覺嗎?老馬試探性的問道。


   林菲菲還是搖頭。


   老馬手心都出汗了,一方面害怕林菲菲傷真的很重,另外一方面,自己的手都伸到大腿跟不用了,自己怎么說也算是他的長輩,有點難為情。


   就在老馬猶豫的時候,突然林菲菲竟然叫出了細微的輕吟聲。


   嗯……這里,這里有了一點感覺。


   這聲音,幾乎是從嗓子眼擠出來的,內心的渴望和羞恥,相互交雜,她腦子亂成一團。


   她竟然對這個 老頭有了沖動! 聽著林菲菲的話,老馬也逐漸放開了,手貼著腿根部,手指微微張開,緩緩用力,輕輕的揉著大腿,從腳踝到里面,再從里面到腳踝。


   入手的柔軟,讓老馬難以自拔,恨不得立馬就跟她做些什么,但僅存的理智告訴自己,不能! 對,就是那里…… 突然,林菲菲有點控制不住了,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發出了那樣的聲音,酥麻的感覺,讓她徹底失控了。


   隨著老馬手上的用力揉捏,林菲菲的裙子已經被掀開到了大腿處,白花花的大白腿直接坦露在老馬的跟前,在火車燈光下,閃現著白色的光芒。


   揉捏了一陣,老馬手指頭都有點酸疼了,在林菲菲的大腿上,節奏也快了起來,與其說是揉捏推拿,不如說是猥瑣的摩擦。


   摩擦摩擦,慢慢的,他整個手掌抓進了她的裙下,入手的地方,恰好是內側…… 啊! 林菲菲下意識的緊了下大腿,尖叫出來。


   老馬的手正好被夾在中間的位置,感受到了大腿根部一股強烈的溫熱與柔軟。


   甚至隱約中觸碰到了三角處的黑色小布料,一根很細的帶子,竟然是性感的丁字褲。


   那布料算是林菲菲身子最后一道防線了,只要輕輕一扯,就能探索到更隱秘的空間。


   這個時候,林菲菲心底特別的緊張,矛盾,一會兒擔心與馬前進之前的道德問題,一會兒心底壓抑許久的邪火一直想爆發,兩種情感在內心深處一直交織亂撞,讓她猶豫不決。


   而老馬呢,這些微小的撩撥動作,,每一個都在撩起她內心瘋狂的渴望。


   她低著頭,俏臉緋紅,咬著小嘴唇,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身子微微的顫抖著,這一切的跡象,似乎預告著她體內的洪荒之力,即將破體而出。


   低頭瞬間,恰好又看見老馬褲子處的宏偉壯觀,這又刺激著她的腦神經。


   老馬呢,此時也不閑著,目光一直放在林菲菲的身上,注意著她臉上表情的變化,他也很猶豫,此時兩個人都處在一個比較尷尬的狀態。


   但憑借老馬多年的經驗,他能準確的感覺到,此時的林菲菲肯定很渴望,心底深處壓抑著的邪火,如果排泄不出來,很可能會抑郁。


   他的手被林菲菲大腿夾著,但指頭還能稍微活動兩下,所幸他就完全不顧及了。


   想著火車上這樣的環境,又在半夜,四處無人,為何不放開一點呢? 于是他開始小范圍的活動者手指,用手指的力度慢慢的擠壓著林菲菲雪白的大腿。


   隨著他的用力,林菲菲身子顫抖的幅度更大了,夾緊的力度也隨之變小了不少,很快,老馬的手又能自由活動了。


   就這樣,被老馬用力擠壓了一陣,最里面的手指頭竟然觸碰到了里面的黑色布料。


   一下,一下…… 每一下都撩撥著林菲菲的心扉,隨著節奏加快,那布料竟全部都是濕透了。


   老馬自然感覺到了這微妙的變化,雖然心底在掙扎與這個小妮子的道德關系,有傷風俗,但卻忍不住朝里面發起進攻。


   此時,林菲菲半個身子都倒在了老馬的懷里,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胸口貼著老馬厚實的胸膛上,呼吸急促,俏臉滾燙,溫熱的氣息,灑在老馬的老臉上。


   雖然老馬年過六旬,但好歹也是一個生理正常的老男人,哪里能受得了這般刺激。


   強烈的刺激徹底擊潰了他內心深處僅存的一點理智。


   轟隆隆。


   火車正好要進入一條很深的底下隧道,車廂都會變得黑暗,接著黑暗的掩護,老馬徹底控制不住了,被邪念沖昏了腦子,放棄大腿,直接扯開布料,發起正式的進攻! 花生、瓜子、礦泉水、飲料、泡面…… 林菲菲一下就清醒過來,一把推開了老馬。


   林菲菲著急的整理了一下衣服,老馬像一個犯錯了的小孩,坐在一角,不敢正眼看林菲菲。


   乘務員從旁邊經過的時候,并不知道就在剛才這里的一把干柴烈火差點就點燃了。


   菲菲,你…… 別說了, 馬叔,剛才什么事也沒有發生。


   菲菲,你腳扭傷了,你就睡下面吧,我上去睡! 林菲菲尷尬的點了點頭。


   第二天一早,火車到站了,老馬跟在林菲菲的后面,看著周圍的高樓大廈,感覺有點緊張。


   馬叔,你在這里等會,我去給你買點吃的! 林菲菲扭著自己的柳葉腰朝著一個地方走去。


   老馬放下手里的行李,心里驚嘆著,這城市的樓可真的高呀,路邊的小姑娘一個個穿的一個比一個少。


   老馬在路邊等了半天,也沒有見林菲菲回來,索性提起一大堆行李,朝著林菲菲剛才的方向走去。


   因為每天都在勞作,老馬身上的肌肉都是實打實的肌肉,比那些健身房里練出來的要強上不少。


   小妞,長的不錯呀,陪哥幾個玩玩唄!!! 林菲菲正被幾個 黃毛給圍了起來,幾個小混混還不斷的伸手揩油。


   給我住手! 黃毛順著聲音看去,一個提著大包小包的鄉下老頭站在那里。


   老頭,剛才是你說話嗎? 其中一個黃毛囂張的指著老馬。


   馬叔! 林菲菲看見老馬出現了,心里先是驚喜隨后又變得失落。


   老馬都六十多歲了,那里是這個三個小混混的對手。


   老馬,你快去找警察! 呦!小妞,還知道找警察! 說著,一個黃毛伸手去捏林菲菲的下巴。


   給我住手! 老馬的聲音中氣十足,幾個黃毛被嚇了一跳。


   我說你個老不死的,不想死的給我滾一邊去! 馬叔,你先走,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老馬心里沒有怕,畢竟在村里自己打架可是頭一號,就這三個小黃毛,還不是自己的對手。


   我叫你你們住手,否則你們會死的很慘。


   其中一個黃毛急了,沖著老馬走了過來。


   你個鄉巴佬,是不是聽不懂人話,我TMD的叫你滾! 黃毛從后面拿出了一根甩棍,朝著老馬打了下來。


   就在眾人以為老馬要被打倒的時候,黃毛發出了一聲慘叫。


   甩棍已經到了老馬的手里,老馬拿著甩棍,一下一下的打在黃毛的身上。


   黃毛疼得嗷嗷直叫,其余兩個人見狀,便沖了上來幫忙。


   結果很明顯,三個人被老馬像趕鴨子一樣,一下一下的打著。


   叔,我們錯了,你別打了! 三個黃毛直接跪了下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哀求著老馬。


   跟我說沒用,你得問人家小姐愿不愿意原諒你們。


   三個黃毛跪著爬到林菲菲旁邊,道:美女,剛才是我不知好歹,得罪你了,求你原諒我們! 林菲菲沒想到反轉的這么快,有點沒反應過來。


   都給我滾! 三個黃毛連滾帶爬的逃跑了。


   菲菲,走吧,帶我回家吧! 林菲菲還有點懵,沒有反應過來,呆呆的站在那里沒有動。


   菲菲! 林菲菲激靈了一下,這才清醒過來。


   馬叔,沒想到你這么厲害! 林菲菲打量了一下老馬,看來是衣服寬松的原因,里面應該都是肌肉吧! 林菲菲帶著老馬回家了。


   馬叔,你以后就住在這了,就是你的家!。


   林菲菲指著身前的小樓對著老馬 說道


   說話之間林菲菲已經領著老馬來到小樓之中。


   汪汪汪…… 在打開門的一瞬間,就看到一只哈士奇從樓上歡快的跑下來。


   好壯的一只狗,這東西補腎,看樣子這狗一鍋燉不下。


  老馬雙眼放光的說道。


   齷蹉的家伙,如果我的小皮有任何意外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林菲菲傲嬌的說道。


   咳咳,不好意思,說走嘴了,下次我小心一些。


  老馬笑著說道。


   菲菲,這個狗嘴里好像是叼著什么東西?老馬疑惑的說道。


   什么東西? 林菲菲向哈士奇看過去,一瞬間臉就變得通紅起來,因為哈士奇嘴里面叼著的是她的文胸。


   小皮,你給我站住!林菲菲大喊了一聲。


   哈士奇真的對得起小皮這個名字,看到主人追過來,不斷的旋轉走位。


   看著哈士奇叼著自己的文胸在一個男人的面前跑來跑去,林菲菲的臉脹的通紅。


   在林菲菲的咆哮之中,哈士奇歡快的來到老馬的身邊,不斷的圍著老馬旋轉。


   在被瘋狂的追殺之中,哈士奇擠眉弄眼像是獻寶一樣將這個文胸送到了老馬的手上。


   嘖嘖嘖,這個二哈還真懂我。


  老馬笑著想道。


   這個文胸的手感絲滑,老馬下意識的將其拿到自己的面前,一股幽香鉆到老馬的鼻子里面。


   以老馬幾十年的經驗,這絕對是體香,因為自己的妻子也有。


   而且從這個罩杯來看的話,這個規模絕對不小,做這個女人的男朋友一定是非常有福氣的事情。


   都是混蛋。


   想到女孩子這種東西被一個男人握在手中,林菲菲心中第一次升起羞憤的這種情緒。


   林菲菲將老馬手中的文胸奪下來,剛剛老馬的眼睛都都快要黏在文胸上面了。


   可能因為文胸的事情還在生老馬的氣,也可能是因為害羞,總之林菲菲都沒有正眼去看老馬一眼。


   等到晚上,吃飯的時候,林菲菲這才消氣。


   馬叔,你現在來城里了,不比鄉下,有些事…… 我知道,剛才的事…… 老馬吱吱扭扭的不知道該怎么說。


   馬叔,今天我看你身體挺好的,你來我們公司當 保安,你干不干! 行呀,可以的! 那就這樣說定了!馬叔你明天去萬盛集團找我就行了! 說完,林菲菲笑著繼續吃飯。


   看著林菲菲站起來的樣子,老馬心里有種莫名的感覺。


   第二天一早,老馬就自己一路走著去公司,他不認路,一路上問了十幾個人才找到的地方? 喂,老頭干什么的,給我站住!保安說道。


   干什么?老馬道。


   你來這里干什么的?保安盤問道。


   我找你們林 經理的。


  老馬說話還算是客氣。


   這群保安上下的審視老馬一眼,老馬的衣服可以說非常的破舊,這一身是標準的農民工衣服。


   臭小子,找我們經理的人太多了,你算是那根蔥,趁著我們沒有發火快點滾! 現在真的是什么人都敢來找我們經理了,也不照照鏡子自己什么樣子。


   你是不是聾了,我們讓你滾,難道沒聽到嗎? 這群保安肆意的嘲笑著著老馬,一個農民工都開始覬覦他們的經理了,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這里發生什么事情了?竟然這么吵? 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從門外走進來,也不知道她噴了多少香水,老馬感覺這個味道不僅刺激了他的鼻子,更覺得辣眼睛。


   這個女人的臉上厚厚一層粉,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年紀,聽聲音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但是身上有一股很重的風塵味。


   朱 秘書,這個鄉巴佬說要找經理。


  一個保安說道。


   哦? 朱秘書扭頭向老馬看過去,如果不是保安提醒的話,她還以為這個穿著破爛衣服的人是收破爛的。


   要見經理是要有預約的,你有嗎?朱秘書不屑的問道。


   昨天我和菲菲說好了,她讓我今天過來的。


  老馬說道。


   你說謊!朱秘書說道:如果你真的有預約的話,經理會通知我的,而你在這里騙人顯然是別有用心,你是想要用這種手段引起經理對你的注意吧,垃圾。


   還有菲菲是你叫的嗎,鄉巴佬! 做為林菲菲的秘書,她見慣了各種手段和接口去見經理的人,而老馬這種臭乞丐一樣的方式還是第一次見到。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聯系一下林菲菲。


  老馬說道。


   呸。


   朱秘書用力的吐了一口唾沫,臉上厚厚的粉都快掉下來一層。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來做什么?朱秘書一臉尖酸刻薄的說道:一定是知道我們經理是市里的慈善先鋒,所以來懇求經理施舍你點錢的對不對?最討厭你們這些臭要飯的,快點滾,要不然我要讓保安把你扔出去了。


   既然你不愿意給我聯系,那我就親自上去找林菲菲好了。


   看到老馬開始向電梯的方向走過去,朱秘書連忙說道:保安,你們快點將他扔出去,千萬別讓這個臭要飯的驚擾到經理。


   聽到朱秘書的吩咐,保安們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的向老馬沖過去,這可是難得的立功機會。


   你這個臭乞丐快點站住,看你的身體不好應該是有病在身吧,快點離開別給大家找麻煩,不然老子一拳頭說不定打死你。


   這群保安將老馬阻攔住,畢竟老馬年老的狀態沒人敢下手,萬一真的失手打死了,這是要吃人命官司的。


   你們幾個保安給我動手,這種臭要飯的我見的多了,都是裝出來的,你們上,如果打死了公司負責。


  朱秘書尖聲說道。


   這群保安聽到朱秘書的話之后,臉上都露出猙獰的笑容。


   早就讓你滾了,你不聽,現在領導發話了,要把你扔出去。


   如果真的失手打死你,黃泉路上也別怨別人,就怪你自己沒眼力。


   廢話那么多干什么,我先抽他一巴掌再說。


   這幾個保安為了討好朱秘書向老馬的方向沖過來,手中使出全力沒有一點保留。


   眼看著保安揮舞著手臂快要打在老馬臉上了,一陣黑影掠過,眨眼間,那幾個囂張跋扈的保安發出一聲聲慘叫,全都倒在地上痛疼難忍。


   朱秘書看著躺在地上保安,嚇的嘴巴遲遲合攏不上,驚恐的看向了老馬,老馬還是傻傻的站在那里,似乎剛才發生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系! 我要見你們經理!老馬喊道。


   朱秘書頓時沒有了剛才囂張的樣子,顫巍巍的說道:那個,我給我們經理打個電話,您真的有預約? 廢話,就是林菲菲叫我來的,要不然我才不會來你們這種破公司!老馬現在開始吹牛了! 朱秘書給林菲菲打了電話,說樓下有一個穿著破爛的,鄉巴佬要見她。


   朱秘書現在的態度可以說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她走到老馬的身邊說道:先生,我已經給我們經理打過電話了,您確實有預約,剛才是我眼拙,您大人不計小人過…… 老馬看著朱秘書那副奉承的樣子,現在的人真的是奴顏媚骨,剛才還趾高氣昂,現在就卑躬屈膝的。


   朱秘書彎下腰給老馬致歉,老馬看見了讓他眼前一亮的東西,他看見了朱秘書制服里面的那個雪白的飽滿,讓人看了垂涎欲滴,這個朱秘書臉蛋雖然不是很好看,但胸前的這個景色真的是妙不可言。


   一件粉紅的套裝,緊緊的包裹著她胸前的飽滿,但又似乎要被胸前的飽滿給撐開了。


   老馬看的入神了,沒有察覺到背后有人來了,只是不斷的咽口水。


   馬叔,看什么呢,那么認真? 朱秘書這才發覺老馬在盯著自己看。


   老馬抬起頭,看見了林菲菲這個美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和旁邊的朱秘書一對比,真的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經理,這個人…… 他!他是我新找的保安! 保安!!! 朱秘書感覺自己被耍了,還以為眼前這個男人是 什么大人物呢,原來是一個保安,自己剛才還對他畢恭畢敬的。


   朱秘書的一下子就挺直了腰板,鄙夷的看著老馬沒有說話。


   馬叔,等下我帶你去領衣服,領完衣服以后,你就可以正式上班了。


   菲菲,你這個秘書…… 怎么了,馬叔,你看上了? 林菲菲意味深長的看著老馬。


   不一會,林菲菲就帶著老馬去了后勤處,老馬發現這家公司真的美女太多了。


   后勤出的那個主任長的清新淡雅,真的好看,讓人看了還想看。


   老馬抱著自己的衣服,想著自己要是這里的保安,那豈不是每天都可以看著這些美女進進出出,說不定還能看到一些更刺激的。


   你們看,他過來了! 你們準備好沒有,一會我數1、2、3,一起動手! 好了 早就準備好了,一會讓這老頭知道咱們的厲害! 張哥他不會說什么吧! 你傻呀,張哥剛才的那個意思你還不懂嗎,難怪你一直漲不了工資! 來了,來了,都藏好了! 老馬抱著自己制服往保安室走去,他走到門口,看著虛掩著的門,他的嘴角微微上揚。


   快進去呀,怎么站在哪里不動呀! 他不會發現咱們設置的陷阱了吧! 怎么可能,就他那副鄉巴佬的樣子,怎么肯定發現咱們設置的陷阱! 老馬看了一眼旁邊,發現了旁邊藏著的保安,心里想著,就你們幾個小弱雞,還想要整我,一會讓你們好看! 老馬轉身看了一眼身后,保安們往后躲了躲,再看過去的時候,老馬已經不在門口,門被推開了,地上是他們準備的面粉和水,看來老馬中招了。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3094439.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6071365.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2765955.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7152861.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8509759.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1054840.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2935423.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6699467.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3908664.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298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