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ohashi miku

ohashi miku


在外人看來, 杰克遜就是一個不解風情的非洲黑人,卻不知,此時的 陳艷真的快要堅持不住,此時下面已經濕答答一片,整個內褲都已經濕透,還有一個火熱的東西,不斷在摩擦自己大腿根部, 身體不斷有著觸電的感覺,對陳艷來說就是一種非人的折磨。


  “別,快了,很快就好,這就是我那種想要卻不可得的感覺,讓你也嘗試一下。


  ”杰克遜半抱著陳艷一臉嚴肅 說到


  陳艷有種想哭的沖動,這種感覺對她來說真的是太難受了,若不是有人在周圍,她恨不得立馬就撕開杰克遜的褲子,讓他的 巨龍立馬進入自己的身體,但周圍的人 目光都在他們的身上,每分每秒對陳艷來說都是度日如年。


  “好了。


  休息一下吧,等下繼續。


  ”杰克遜 看著時間,捏準陳艷的極限所在,在陳艷即將崩潰的時候把陳艷放下來,扶到墻邊,靠在墻上休息。


  陳艷聽到這個聲音,簡直就是救命的福音啊,靠在墻壁上,雙腿的水漬已經滲出緊身褲,黑色緊身褲靠近大腿根部的地方清晰可見的水漬,讓陳艷連忙閉緊雙腿,小心翼翼的看向四周。


  “這可怎么辦啊,我的褲子都濕透了,教練,要是被人發現的話,就慘了!”陳艷看旁邊似笑非笑的杰克遜低頭小聲說到。


  陳艷有些不明白,前幾天還老老實實的杰克遜今天怎么就變的這么老練起來,難道真的是自己前些日子讓他忍受的太辛苦了嗎?陳艷都有點開始懷疑時不時自己的問題。


  陳艷趁著別人不注意的時候,忍不住掀開緊身褲,把手伸進褲子里面,觸摸自己的私處,發現早已洪水泛濫,輕輕一刮,在一拿出來,指尖上面殘留透明液體。


  “杰克遜,你剛剛是不是故意的,平時真沒發現,你的膽子居然這么大!”陳艷瞪著自己的大眼睛,怒氣沖沖的看著杰克遜。


  剛剛的事情差點折磨死陳艷了,動也不敢動,聲音也不敢發出半點,倒是杰克遜,享受了不說,在別人眼中還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沒有,。


  我真的是為了你好啊,這個壓腿動作可是瑜伽里面最關鍵的一個動作了,只要學會了這個動作,其他的動作就簡單多了,所以你要勤加練習,還有就是多忍耐。


  ”杰克遜十分認真的看著陳艷說到。


  陳艷看著杰克遜一本正經的模樣,嬌哼一聲,胸前的巨峰一顫一顫的,杰克遜的心神也跟著顫抖,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巨峰。


  “哼!”陳艷突然站在杰克遜的面前,瞪著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杰克遜。


  哪成想杰克遜看著陳艷背過身子,雙手直接朝前,用手托住巨峰,輕柔巨峰,隔著衣服捏住乳頭,輕輕揉捏起來,另一只手輕輕擠壓。


  “嗯!別,被人看的話就慘了,趕緊放開,快放開!”陳艷感受胸前的爽感,顧不得舒服,連忙推開杰克遜的雙手,連忙看向四周,發現并未有人注意到,這才松了一口氣。


  “杰克遜,你怎么回事。


  ”陳艷感覺到今天的杰克遜有點奇怪,心中有些惱怒!杰克遜的心中才沒有什么忌憚呢,既然 張強那邊已經拿出好處,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而且兩人之間的關系已經進行到了最后一步,只是時間問題了。


  杰克遜今天的行為全部都是故意的,就是為了增強陳艷的欲望,這樣的話,不用自己主動,陳艷就會迫不及待的勾引自己。


  “真是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上了一個極品,還能有錢賺,世界上怎么這么多好處!”杰克遜臉上露出笑容,心中早已樂開了花。


  之后,開始練習一些瑜伽動作的時候,杰克遜居然本本分分絲毫沒有動手動腳,突然之間,陳艷還真有點不適應,渾身不對勁。


  這就是杰克遜的戰術,欲擒故縱,不用自己主動,陳艷就會主動送上門來,而且晚上還有一個 王雅在等著自己寵幸。


  陳艷下午離開的時候心事重重,下面已經被水漬浸濕的內褲也忘記換下,回到家之后,下面開始瘙癢起來,陳艷猶豫一下,來到臥室床前,拿出自己的小寶庫,從里面拿出粉紅色巨根,在房間里面輕聲呻吟。


  “嗯。


  嗯。


  杰克遜。


  ”陳艷在按摩的過程當中,腦海里面最多出現的就是那副黝黑嚴肅的面孔,身體突然有輕微觸電一般的感覺,一股暖流從下體傳出,流過全身,到達腦海,仿佛登臨天堂一般。


  下午的杰克遜可是絲毫不寂寞,王雅一身紅色連衣裙出現在健身房里面同樣是吸引了足夠多的目光。


  杰克遜成為不少同行眼中的幸運兒,每天都有兩個美女級別的少婦去找他健身,奈何這個家伙是個木頭,不懂得欣賞別人的美。


  在同事的眼中,杰克遜就是個木頭,仿佛什么不懂,大家都嘆息兩個美女可惜了!殊不知,他們認為的木頭,可是個情場高手,王雅在來健身房之后就一直棲身于專屬休息室里面,杰克遜隔著紅色長裙就開始撫摸著王雅的身體。


  “嗯!想我了沒有。


  真是不敢相信,這么快就這么大了!”王雅握著杰克遜的巨龍,眼睛閃閃發光,一秒變迷妹。


  杰克遜在王雅的身上撫摸,從上到下,大腿根部的時候,用手指不不斷撥弄著某個濕潤柔軟的地方,時不時的消失一點,在抽插一下,王雅緊緊抱著杰克遜,靠在杰克遜的肩頭,輕輕呻吟。


  “你知不知道那個張強是個什么來頭。


  ”杰克遜看著懷中的王雅,輕聲問到。


  王雅也是一愣,沒想到杰克遜居然會問這個問題,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看上陳艷了,她也就比我大上那么一點,有什么好的,臭男人!”王雅看著杰克遜冷哼一聲,舌頭也沒閑著,親吻杰克遜胸肌上面的豆豆,開始慢慢在身上親吻,大腿根部巨龍的時候,猶豫一下,還是閉眼眼睛,輕輕親吻,撫摸。


  “他?在我看來就是個廢物,也不知道當初陳艷怎么看上他了。


  真是瞎了眼。


  ”顯然王雅對于張強的評價也不是很高,帶著不屑的口氣說到。


  “你要是真的上了陳艷我不在意,我就一個要求,你把她的視頻給我,你是不知道她平時那么清高的樣子,說不定就是個騷貨呢!”王雅看著杰克遜滿不在乎說到。


  王雅慢慢盤坐在杰克遜的身上,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冷氣,臉上帶著痛苦的表情,一點一點坐在杰克遜的身上,過了好久之后才慢慢上下搖動起來。


  感受著身上美人帶來的快感,杰克遜將張強的事情拋之腦后,盡情的享受著王雅帶來的溫柔。


  “啊,啊。


  太大了,受不了了。


  ”王雅就像是瘋了一樣,在瘋言亂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講什么,整個人都在感受全身電流帶來的快感。


  那種飽滿又痛苦的感覺,帶給了王雅很大快感,兩人椅子上,沙發上,地上,還是窗邊都留下他們的印跡。


  隔了很久之后,天色漸黑,隨著一聲痛苦解放的尖叫聲音落下,休息室里一片狼藉,而王雅肚皮上面全是白色液體,無力的睜開眼睛,看著杰克遜依舊堅挺有力的巨龍,眼睛里帶著無奈的目光。


  “我真的懷疑你是不是人,我都已經快要癱瘓了,你居然還站的起來。


  ”王雅的目光看著杰克遜的下半身,媚聲說到。


  王雅在杰克遜的猛烈進攻之下,意識變的模糊,依稀之間仿佛記得自己還在天堂,下一秒鐘自己就出現在健身房中。


  “我肯定是人啊,就是你,簡直就是個妖精!”杰克遜看著王雅的臉上露出好奇的目光, 笑著解釋到。


  杰克遜的身體強度真不是一般人能相之比較的,無論是恢復能力,還是機動能力都是常人的三五倍,對于常人來說他就是非人般的存在。


  曾經在學校里面體檢的時候醫生曾經私下告訴過他的身體狀況,他的身體就好比是一塊鍛造的鋼鐵,而常人的只是木板,這樣的比(玉米地做爰全過程)較讓杰克遜立馬明白自身的不凡之處。


  看著杰克遜下面重新昂起的巨龍,王雅直接裝作沒有看到,心中有點惶恐,口中還嘀嘀咕咕。


  “這真的是人?都快兩個小時了,我都要死要活的,他居然還能站起來,真是太可怕了!”王雅連忙穿上自己的裙子,警惕的看著杰克遜。


  此時,天色已經漸黑,兩人收拾好自己身上的衣服走出休息室里面,里面的一片狼藉就留給明天保潔阿姨過來收拾。


  “小雅寶寶,來吧,用嘴巴幫我一下把!”杰克遜溫柔的撫摸王雅的秀發,柔聲說到。


  王雅聽到之后連忙搖頭,剛剛自己又不是沒有做過,到現在自己的嘴巴像是腫了一樣,舌頭已經完全麻木了,若不是自己欲望夠強烈,恐怕現在早就昏死過去了。


  王雅突然接到一個電話,面容有些凝重,跟杰克遜告別之后急匆匆的離開。


  “真是個極品 女人啊,有錢好看,又大,最主要的時候夠媚!”杰克遜看著王雅的背影,回味剛剛的感覺,眼睛露出沉迷的目光。


   我一臉無辜,說:“怎么會是我把你帶壞了?”她低頭 望著那處,說:“昨天晚上它 跟我說了很多,澆了我很多壞水!”我無語。


  她看出我的窘態,撲哧笑了,說:“行了,是我自己喜歡。


  你再休息一會兒,我給你做飯去。


  ”我的確有些累,又躺下閉上眼睛。


  沒有再做夢,一直睡到 紅梅過來叫我吃飯。


  我坐起來揉揉眼睛,看著嬌艷欲滴的紅梅,忍不住又把她摟進懷里,說:“ 嫂子,你真好!”她微笑著,說:“你也是!行了,現在別鬧,晚上有得是時間,反正人已經是你的了,想怎么樣還不都由著你啊!”我看了看還在睡著的湘蓮,小聲問紅梅:“外面的門關了沒?”她好羞點點頭,嘴上卻說:“干嘛?不許胡來!”對我來說,這可不是胡來,而是要驗證雙修的效果,伸手將她的褲子脫了下來。


  她嘴上說不要,卻很見機的趴在炕邊上,擺出一個最佳的姿勢。


  我也不拖泥帶水,(啊啊……)直接到她的身后……這一次,除了舒服,沒有任何其他的感覺。


  我有些低落,更有些說不出的難受。


  默默的整理好衣服,可又怕她多想,將她抱進懷里,小聲說:“真舒服!”她并沒有看出不妥,說:“那就好,走,吃飯吧!”我點點頭,抬腳想把鞋子穿好,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


  可就這一眼,嚇得我亡魂皆冒,昨天晚上的那個夢竟然是……我的鞋上粘著新泥,其中一只還掛著一根青草。


  這怎么可能?我確定昨天沒有上山,沒走過草地,除非……除非那不是夢。


  可我明明是被紅梅叫醒的,當時我在炕上。


  我抱著頭坐在凳子上,仔細的回憶著在山上發生的一切。


  那一聲聲老牛之音是真實的,絕對的真實,雖然我并沒有看到到底是什么在叫。


  完全沒有頭緒,就是想破頭也想不出絲毫端倪。


  怪事天天有,也不足為奇了。


  過了三天,我托辭湘蓮的病得到了控制,而我這里缺了幾味藥,需要采集,獨自上山。


  按照夢境里的景象,我尋找著斗蛇的地方。


  繞來繞去,我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繞到了離宋娜家不遠的后山上。


  她說要告訴我一個秘密的,我心里想著,難道會如此巧合的跟我的夢境扯上關系?這段時間怪事連連,就是再離奇再巧合,我也可以接受了。


  我快步來到宋娜家門前,推門而入。


  宋娜正在家洗衣服。


  她穿著一件肥碩花布無袖的汗衫,薄綃的料子清楚的印出皮肉的顏色,而隨著她的動作,我的目光輕易的穿過她的腋下,看到胸前的內容。


  這擺明了是在誘惑男人,看來這個女人真的如同干柴一般,就等一把火將她燒的干干凈凈了。


  她的目光一陣火熱,繼而朝著屋里努努嘴,似乎是告訴我她公婆在家。


  我輕輕的咳了聲,大聲說:“嫂子,我上山采藥,口渴了,能不能給我碗水喝?”她公婆立時從屋里沖了出來,客氣的跟我打招呼。


  老爺子一邊招呼我坐下,一邊讓老太太給我倒水。


  老太太臨進門將宋娜拉了進去,小聲埋怨她說的太少。


  宋娜雖然臉上很順從,可不忘 回頭用媚眼撩我一下。


  老爺子背對著她,沒有看到,有一句沒一句的跟我聊著家常。


  喝了水,我起身要走。


  老爺子連忙說:“魏大夫,你看也快要吃飯了,要不你在這里吃了飯再走?”我連忙擺手,說:“我還要去后山采幾味藥!那邊山林密,人去的少,藥草多。


  ”宋娜這個時候換了衣服出來,說:“你小心點,別遇到什么野獸!”老爺子瞪了她一眼,說:“別胡說,咱這山溫著呢,沒野獸!”宋娜說:“那可不好說。


  前幾天夜里,我好像還聽著有什么東西叫,聲音大著呢!”我渾身一顫,問:“什么叫?”她咯咯笑著,說:“嚇唬你的。


  可能是誰家的牛跑山上去了,叫了幾聲就沒動靜了。


  ”聽她這么說,我更是心驚,更紅梅再一起那個晚上的夢境又浮現在腦海里。


  從她家出來,我回頭略有深意的看了宋娜一眼,大步流星的離開,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


  上了山,我找了個高地站定往下望著,并沒有看到她跟來的身影,微微的嘆了口氣。


  “看什么呢?”身后突然傳來宋娜的聲音。


  在這樣的高山密林里,她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我的身后,著實嚇了我一跳。


  “你……你……”我口干舌燥,緊張的說不出話來,半天才問:“你……你怎么來了?”她笑著說:“我怎么不能來?再說了,你最后看我干什么,不就是讓我來找你啊?”“我的意思是怎么能出來啊?”“不告訴你!”她故意調侃著。


  我四顧周圍,裝出一副惡狠狠的模樣,說:“這里可是荒山野嶺,四處無人,你不怕我把你……”“來啊來啊,怕借你幾個膽子你也不敢!”“那可不好說!”“行了吧你,我還不知道你啊!走,我帶你去個地方,到了你就知道了我怎么能跑出來找你了。


  ”我跟在她的身后,卻暗中抽出一根銀針,以防萬一。


  走了大概十幾米,她回頭伸手。


  我頓了一下,將手遞過去,給她握在一起。


  轉過一塊巨石,來到一個隱秘之所,她放開我,上前撥開巖壁上的蔓藤,現出一個洞口。


  這個 山洞跟我們村的那個有異曲同工之妙。


  而這一幕,更是讓我想起了當時跟蘭花一起進去的情景。


  跟著宋娜進入山洞,我迅速的掃視著里面的一切。


  這不是一個山洞,更像是一個隧道,幽深昏暗。


  縱然我目力驚人,依然看不到頭。


  宋娜拎起地上的氣死風燈,說:“跟我來!”“怎么這里會有這樣一個山洞啊?”“我也不知道,誤打誤撞發現的,沒別人知道。


  這洞一直通到我們家,出口在我住的那個房間,厲害吧!”心中的疑問打消,我也放心了,說:“你可真厲害!不過,不能去你家吧?”“美得你!”“你們女人怎么都這樣?”“怎么樣了?”“你說呢!”“哈哈!原來你喜歡直接的啊。


  那好啊,你來啊,快來!”她一邊做著鬼臉,一邊嬌笑著。


  我徹底的無奈了,搖頭嘆息,說:“你這是想人想瘋了啊?”她突然回頭望著我,神色黯然,說:“要是換作別人,早就瘋了。


  ”看她這樣,我有些不好意思,說:“我沒別的意思!”她輕輕的嗯了聲,說:“我知道!也別太往里走了,萬一聲音傳出去被他們聽了不好,前面不遠有個房間,咱到那里去說會兒話。


  ”“他們會不會找你?”“不會的!我剛說要睡覺,反鎖了門的。


  我婆婆會看著那個老混蛋,不會讓他去敲我的門。


  ”“為什么?”“過去跟你說!”這個山洞的確是奇怪透頂,中間真的有個房間。


  房間里有一塊平滑的巨石,像一張床。


  宋娜拉著我坐到床上,體內的青丹又開始活躍起來,我的身體開始發燙。


  她肯定感覺到了,紅著臉低下頭,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我屏氣凝神,努力控制著青丹。


  “你怎么了?”她看出了問題。


  “沒事!”“要是你真想嫂子,就來吧!這里很安全,以后出去了我也不會亂說。


  ”“不是!嫂子,你別多想……”驀然,我眼前白光一閃,啥時間進入到一個雪白的世界。


  這個世界似曾相識——對了,我想起來了,這里就是我第一次見到那個孩子的地方。


  我慢慢的轉動著身體,看著周圍。


  遠處,一個孩子慢慢的在雪地里走著,她的身后倒著兩個人。


  這一幕,正是我之前看到的,只是離的遙遠了一些。


  “噌!”我的身邊響了一聲。


  我連忙轉身察看,卻見一個 異裝女人正躲在石頭后面眺望著遠處的一切,她臉上帶著面紗,看不清模樣。


  那個孩子繼續往這邊走著,步履漸漸沉重起來。


  就在他快要走到女人隱身的石頭旁邊時,女人突然朝他一揮手,一團黑霧直奔他的面門。


  我大叫著:“小心!”可那個孩子根本就聽不到,還沒來得及抬頭,就重重的栽倒在地。


  異裝女人獰笑著過去踢了他一下,將他提起來,向倒在地上的兩個人竄去。


  我想跟著她,卻無能無力,只能遠遠的看著。


  異裝女人到那兩個人身邊,先是仰天大笑,之后嘴里念念有詞,不知道說了些什么。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地上的兩個人突然同時暴起,撲向異裝女人。


  那女人連忙將孩子拋下,伸手招架。


  從地上起來的那個男人一掌抵在她的手上,一手扯下她的面紗……我大叫一聲醒過來,看宋娜正蜷縮在房間的角落看著我,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嫂子!”我輕輕的叫了她一聲。


  她怯怯的望著我,問:“你……你剛才怎么了?”“沒事!”我站起來,回頭端詳著剛坐的石頭,看來這石頭很有問題。


  “要不,我們走吧!”她顯然被嚇壞了。


  “真的沒事了!我剛才想到了一些事情,沒控制住自己。


  現在好了。


  ”“可我還是怕!你剛才很嚇人!你的眼神太……太恐怕了,像要殺人一樣。


  ”更之前一樣,夢就是我,我就是夢。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過去拉著宋娜。


  心有余悸的她聲音顫抖著:“我們還是回去吧,以后有時間再說,我……我害怕!”我嘆了聲,說:“那就走吧!你回家,我從那邊出去。


  ”她匆匆的走了,留下我一個人在這漆黑的山洞里。


  我沒走,因為這個山洞肯定跟我有著某種聯系,否則不會讓我看到剛才的一切。


  凝結目力,控制青丹,我輕輕的撫摸著房間里的石壁,希望能找出線索,破解心中的疑團。


  石壁光滑如冰,溫軟如玉,摸著十分舒服。


  要是非要具體出一個感覺,宛如是撫摸著妙齡女子的身體。


  
https://twuioretyubda.weebly.com/2221909.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1105154.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2660471.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5552674.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9264828.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4796688.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4474762.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55124.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5834660.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71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