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christy mack porn

christy mack porn


新聞網15日報道突然想起了秦美麗, 祝少杰打開微信,找到秦美麗的聊天窗口,發了一個微信: 掌印今天還在嗎。


   剛剛發出去,立刻得到消息:還在! 緊接著,就收到一張圖片,不過這一次掌印的位置已經不在背后,而是出現在胸口,豐碩的白兔上映現出那個掌印,看起來黑白分明,憑白增添幾分妖冶的感覺。


   看到 這一幕,祝少杰皺了皺眉頭,回了一句:等我繼續查一下,再給你消息。


   他說著,收起手機,就在這時候突然傳來一個聲音,非常熟悉的聲音,聲音的主人竟然是之前在自己這里看了病的 王明秋。


   王明秋來到這里之后進了門,不過臉還是有些紅:祝醫生,我想請你去家里吃個飯,我婆婆沒在家,你今天也給我治了病,正好我想要謝謝你。


   祝少杰本來還感覺可能會有些尷尬,不過終于還是下定決心,去吃飯可能會尷尬,不過不去吃飯,不但顯得尷尬,還心虛。


   這么一來,祝少杰還是決定去。


   來到村里便利店,店里桌子已經擺好酒菜,王明秋招呼祝少杰入座準備吃飯,然后還開了兩瓶酒,一人一瓶。


   祝少杰把酒拿在面前,灌了一口,王明秋拍了拍祝少杰的肩膀:酒量不錯,祝醫生,來,我和你喝一個。


   王明秋說著,直接和祝少杰碰了一下杯,然后咕咚咕咚灌了半瓶,擦了擦嘴:來,吃菜,我這么久以來,沒請過男人上家里吃飯,你是第一個。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笑了笑:您這么說我還真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王姐,我想問您件事,您嫁到咱們村里多久了? 聽到祝少杰的問題,王明秋皺了皺眉頭,嘆了口氣:哎已經六七年了,這么說起來我家那個死鬼丈夫已經去了好幾年了。


   祝少杰 開口道:王姐,這么久以來,咱們村里新結婚的丈夫就一定會死嗎?難道就沒有一個意外嗎? 聽到這句話,王明秋嘆了口氣:祝醫生,你已經在這里待了這么久了,難道你還沒有看到嗎?咱們村里哪里有年輕男人在,除了小 孩子,就是我們這些寡婦,但凡是有一點辦法,誰愿意做寡婦? 聽到這里,祝少杰也嘆了口氣,沒有說話,只是舉起手中的啤酒:王姐,來,喝一個,怪我不應該提起這件事。


   王明秋手中酒一飲而盡,抹了抹嘴:沒事,我已經習慣了,說實話,你是村里極少數的男人,你就是村里的吉祥物。


   祝少杰笑著搖搖頭,沒有繼續說話,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王明秋喝多了,坐在椅子上直往下出溜,差點沒滑到桌子下面去。


   祝少杰勉強扶住王明秋:王姐,你喝多了,我送你回房間! 王明秋揮揮手,擋開扶自己的祝少杰:我沒有喝多! 說著說著,她突然抱住祝少杰的脖子,緊接著就開始吐,祝少杰把她抱在懷里,勉強扶到房間里,她吐了一身,祝少杰還要給她換衣服。


   剛剛解開上身襯衣的紐扣,王明秋就突然把祝少杰朝著她的胸口拉了過去,祝少杰一下子沒有站穩,腳底下一滑,直接朝她胸口撲了下去。


   然后她直接伸出手抱住祝少杰,把他的臉一個勁的在自己的胸口靠,祝少杰只覺得自己滿臉都是奶香味,勉強扶著想要起來,還一手按在了王明秋的胸。


   這一按,王明秋臉一紅,不過卻突然坐起來,一把抱住祝少杰的后腦,把他拽到自己的胸前,然后直接印在他的唇上。


   祝少杰就感覺嘴里一陣香氣傳來,一條丁香小舌直接鉆進自己的嘴里,繞著自己的舌,不斷的糾纏,祝少杰此時已經是心猿意馬,一只手按在王明秋胸前的高聳,另一只手已經深入王明秋的褲子里,想要攻城略地。


   王明秋一把抓住他的手:別在這里,去我的房間里。


   王明秋說著,還在祝少杰的耳邊輕輕吻了一下祝少杰的耳垂,祝少杰直接把她攔腰抱起,然后直接朝著里屋走了進去,王明秋的臉都已經紅透了,縮在祝少杰的懷里。


   祝少杰忍著不看王明秋,把她抱到房間里沒有別的想法,就是想讓她好好休息一下,現在正是農耕季節,下晚村里來來往往都是人,如果看到王明秋這副模樣,在這偏遠山村里,怕不是倫理綱常要炸開鍋來。


   他祝少杰可堵不住這寡婦村中的悠悠眾口。


   轉身來到房間,一張大床就放在房間里,床頭還掛著王明秋和一個男人的合影,看樣子這應該就是她的丈夫。


   彎腰把王明秋放在床上,祝少杰也準備起身離開,就在這時候,王明秋突然伸出手緊緊抓住了祝少杰的衣領,把祝少杰朝著自己拽了過來,與此同時,門外竟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聽到敲門聲,祝少杰趕忙把王明秋放在床上,然后拿起毯子蓋在她玲瓏有致的身體上,緊接著緊忙跑出超市里屋。


   外面,一個中年婦人手里抱著一個孩子,哭天搶地,孩子的手呈現出青紫色,無力地垂落下來,看樣子已經陷入深度昏迷的狀態。


   孩子渾身上下濕淋淋的,衣擺還在往下滴水,看到這一幕,祝少杰的心頓時猛的抽緊,這孩子正是溺水的征兆。


   可是既然是溺水,已經打撈出來,不應該還這樣處于缺氧狀態,農村人對于孩子溺水這樣 的事都有自己的解決方法,怎么可能會變成這樣。


   這個女人祝少杰也認得,正是村里的 王嬸


   王嬸就是這個村里的女人,也是丈夫去的早,只剩下這一個孩子拉扯著到這么大,平日里對這個孩子也是及盡寵愛。


   不過孩子倒也乖巧懂事,平日里學習成績也好,這也是王嬸的支柱所在,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今天竟會變成這樣,孩子竟然溺水了。


   王嬸, 小寶這是怎么了,怎么會這樣? 祝少杰從王嬸手里接過孩子,開口問道。


   一聽到祝少杰這么問,王嬸直接哭了出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少杰,你可得幫幫嬸子,小寶今天在村頭的老井旁邊替我打豬草,不知道怎么就掉到井里去了,撈出來的時候就已經這樣了。


   王嬸這么失態,祝少杰也可以理解,畢竟是家里沒有主心骨,孩子就是她的心頭肉,現如今孩子也成了這樣,怎么能讓她不心疼。


   祝少杰連忙拉起王嬸:王嬸,您起來,您跪我一個小輩這算是怎么回事?您放心吧,小寶我一定會救過來的,咱們現在就去衛生所。


   一邊走,祝少杰一邊暗罵自己喝酒誤事,怎么就這么貪嘴,竟然讓王嬸急成這樣,王嬸抹著眼淚,跟在祝少杰后面,一言不發,只是抽泣。


   王嬸,小寶這樣多長時間了? 已經有一個多小時了,剛才隔壁二嬸子叫我去看看,我抱著小寶就往衛生所跑,可是你沒在衛生所,他們都說你去超市吃飯去了,我這不才去超市找你了嗎? 想起剛才在超市的事,祝少杰臉一紅,支吾兩聲,沒有說話,看到小寶以后祝少杰心中就已經有了計較,小寶這可能是因為過度缺氧所以一直沒有醒過來。


   如果這么一直持續下去,小寶很可能會變成植物人,不過有鬼醫十三針在,就算是小寶一只腳踏進鬼門關,祝少杰也自信能夠救醒小寶。


   回到村里診所,祝少杰直接把孩子抱到里屋,放在床上,然后捏起對王嬸道:王嬸,您別擔心,我現在就想辦法救醒小寶,您先坐在這里休息休息吧。


   祝少杰說著,迅速地打開匣子,然后從匣子里拿出來一根鋼針,直接朝著孩子腳底中泉穴刺進去。


   涌泉穴可是足穴陰肝經里面的大穴,這是非常疼的,這么刺針不是為了旁的,就是為了能夠讓小寶蘇醒,恢復意識。


   兩根針刺進去,小寶原本青紫色的臉變成了紅撲撲的顏色,看起來應該是疼的緊,所以才會這樣。


   緊接著,祝少杰拿起針封鎖小寶身上另外兩處穴道,然后開始有節奏的按壓小寶的胸口,小寶臉一紅,竟然直接栽頭吐出一口水來,水里還有頭發。


   很多很多的頭發,看起來就像是海帶絲一樣,看的祝少杰心里犯惡心,而且不僅是因為這頭發惡心,祝少杰突然想起來,孩子只是在水里玩耍,怎么會有海帶。


   看到孩子吐出來的 東西,祝少杰側過頭對王嬸問道:嬸子,小寶晚上吃什么了,有沒有吃海帶? 王嬸搖搖頭:沒有啊,我今天下午去地里干活,沒有時間做飯,小寶回到家就給我去打豬草了,一直到晚上的時候我才會做飯,而且現在這天氣哪里放的住海帶絲,放不住多久就壞了的。


   聽到這句話,我點了點頭,王嬸說的不錯,這時節根本放不住海帶絲,祝少杰不斷的拍打小寶的后背,到了最后,小寶干脆趴在診斷臺上面吐出血水來。


   王嬸擔心孩子,可是卻被祝少杰攔住:嬸子,您別擔心,等小寶吐干凈了就好了。


   過了好一會,小寶只剩下趴在那里干嘔的時候,祝少杰松了口氣,總算是吐干凈了,祝少杰身手撫-摸著小寶的肚子:小寶,小寶,怎么樣了? 少杰哥,我沒事,我怎么了! 他竟然忘了剛才發生了什么,祝少杰沒有說話,只是開口道:你沒事,就是生病了,你媽媽抱著你來看病的,現在好了就和媽媽一起回家吧。


   小寶點點頭,蹦下床走到王嬸身邊,看到王嬸眼睛里還有眼淚,用手擦了擦王嬸的臉頰:媽,別哭了,小寶沒事的。


   王嬸看到小寶一點事情都沒有,她哭著跪在地上,然后對小寶道:小寶,快點給你少杰哥磕頭,如果沒有你少杰哥,你今天就死了你知道嗎? 看到王嬸跪在地上,祝少杰撓了撓頭:嬸子,您這是干什么,快點起來,小寶,你也起來,快點和你媽回家吧,以后不要去村頭井邊去打豬草了。


   眼看著王嬸和小寶一起離開診所,祝少杰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后給地上嘔吐物里面的頭發取證,放在那里,等著其他醫生來這里送藥品的時候讓他們帶回去化驗一下。


   想起村頭老井,祝少杰頓時感覺一個頭兩個大,上次做夢就能到去枯井那里,雖然是沒有出事,可是如果沒有鬼醫十三針,那也不一定會出什么樣的大亂子。


   而今天,本來這件事都已經被自己拋在腦后,可是現在竟然又被提了起來,而且還導致一個孩子差點給淹死。


   不過之前那里那口井似乎是一直都被封閉的,現在怎么會突然差點淹死人,小寶不過是十二三歲的孩子,雖然是長得壯實,可無論如何,也不行還是搬得動那上面的青石板才對吧。


   這事情實在匪夷所思。


   祝少杰坐在那里刷手機看百度,一直看到最后,祝少杰發現了一種攻擊人的方式用頭發的妖怪,這種妖怪叫做禁婆,據說是女人形態,生存于水中。


   看到這上面的東西,祝少杰皺了皺眉頭,接著往下翻,就沒有看到其他的東西,只是看到似乎是對付禁婆需要用大鹽。


   這東西具體是什么東西祝少杰不知道,他感覺很疲憊,隨手把手機放在桌子上,竟然靠在椅背上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袁小玉竟然坐在他的面前,自己的手機就在袁小玉的手里。


   看到這一幕,祝少杰直接從椅子上竄了起來,想要奪回自己的手機,卻沒想到袁小玉手一抬,他竟然沒有拿到手機。


   袁小玉看著面前的祝少杰開口道:你怎么可以這樣,明明你和我嫂子還有感情,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 聽到她這句話,祝少杰頓時感覺自己一個頭兩個大,她結結巴巴道:大小姐,你從哪里看到我和你嫂子還有(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感情了,我沒有啊。


   你說你沒有,那這是什么! 她說著,拿起手機放在祝少杰面前,這正是之前秦美麗拍給他的照片,看到這一幕,祝少杰的眼睛差點沒有突出來,連忙奪下手機:大小姐,你怎么什么都敢看,如果這被其他人看到了,你讓你嫂子以后怎么做人? 那你現在和我嫂子藕斷絲連,我嫂子就能解釋了?你…… 她話還沒有說完,祝少杰連忙伸出手堵住她的嘴:你聽我說,我跟你講,我這么做不是和你嫂子藕斷絲連,而是因為你哥去世以后,你嫂子身上就出現一個很蹊蹺的掌印,我是在觀察這個掌印的問題。


   祝少杰說完以后,放開了袁小玉的嘴:你現在知道了嗎?知道的話就別出去胡說了,我現在什么情況你還不知道嗎,我怎么可能和你嫂子藕斷絲連! 聽到他這么說,袁小玉點點頭:我就說嘛,少杰哥不會是這樣 的人嘛! 昨天和寢室同學一起看了那個著名教師性侵男學生,過了十幾年之后被揭發出來的視頻,是央視科教頻道做的,里面說有個全球的權威調查,未成年幼女被性侵的幾率是百分之二十,而男童是百分之八。


  寢室同學說,那不是五個里面就有一個嗎?我們寢室就有六個人了。


  她們說幾率沒這么高(三個洞都被塞滿爽)吧。


  其實我在旁邊,很想說幾率就有這么高。


  因為我就是五個人里被性侵的那個。


  寫這個帖子,也許會被扎口,因為其實不該發到娛樂版塊來。


  但是還是忍不住想說點什么,算是提醒各位為人父母的人也好,算是讓那些和我一樣背負著黑暗秘密的人感覺到不那么孤單也好。


  這些年來,即使是最親近的摯友,至親父母,都從來不知道我心里埋得最深的秘密。


  在網絡上說,也算是紓解一下吧。


  背著這個秘密走了那么多年,真的很累了。


  我今年20歲,發生那件事的時候我還沒上學,那就是四歲之前。


  那時候我家住在鎮上,我爸媽開了個商店,所以有很多認識的叔叔伯伯,我小時候很聰明, 我媽媽現在還經常回憶我小時候有多機靈,完全不哭不鬧,就算陌生人抱我也不會吵,那時候她整天看店,也不管我,她覺得我這種表現就叫聽話,是值得驕傲的。


  一個年幼 受過 性侵女孩自述其實,我現在很想跟很多家長說,不要以你的小孩不怕生為榮,小孩怕生沒什么,因為它只信任自己的親人,不信任陌生人,這就躲開了很多傷害。


  不要讓小孩子太早接觸到社會,這個社會沒你想的那么好。


  我媽媽自己親口說的,我小的時候,被認識的叔叔抱去外面看電影,看一整天,晚上送回來,不哭不鬧。


  直到今天,她還覺得這樣養育一個幾歲的,連話都說不完整的小女孩,是正確的。


  每次她和我說我小時候的事,我都很想反駁她,我想告訴她,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做父母,你沒做好準備,你就不要生,養孩子并不是你坐在家里打牌,把孩子扔出去給別人抱就能完成的,為人父母,不是給她吃給她穿就好,你是以怎樣的心態,才放心讓自己這么小的女兒在一個成年男人那里呆一整天。


  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如果真 的是百分之二十的幾率,如果五個里有一個的話,那是誰讓我成為那一個的?一個年幼受過性侵女孩的自述現在我常常想,如果以后我有了孩子,我一定自己帶著他,在生他之前,我就會賺夠足夠的錢,我會保護好他,不讓他有機會被這個世界所傷害。


  但是我可能不會結婚吧。


  也許是心理陰影,也許是自己想不開,我對男人這種生物,始終保持遠觀狀態,就算是我暗戀的男生最后跟我示好,我也沒有辦法回應他。


  其實我的陰影也沒有那么深,大概因為那件事發生的年份早,具體細節是模糊的,只記得幾句關鍵的話,還有當時的痛覺。


  我還是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美好的愛情的,可惜與我無關。


  我自己的性格本來就不美好了,拿什么去談一場美好的愛情。


  還是說說那個夏天吧, 我記得是夏天,因為我記得我當時穿的是裙子。


  我天生記憶力很好,有次我和我媽提起,我記得小時候有個手上長著鱗片的人在我家對面的水龍頭洗手,把我嚇壞了。


  我媽告訴我,那是我兩三歲的時候,那個人是被蛇咬了,手上是泡,不是鱗片。


  一個年幼受過性侵女孩的自述所以我總是記得那件事,即使發生在四歲前。


  那個人,是我們那邊一個阿姨的老公,按理說我該叫他叔叔,長得濃眉大眼,身材很高,前年回家聽說他還家暴他老婆,在外面找小三。


  我已經記不得那天他是怎么把我帶走了,反正在我媽面前帶走我是很容易的事,她在牌桌上的時候,你只要跟她說帶我出去玩就可以把我帶走了。


  我看過我小時候的照片,很可愛,我家其實條件不錯,我記得我媽小時候常給我買那種蓬蓬的裙子,還有一種黑色的健美褲,我三四歲的時候還穿過一雙很貴的皮鞋,扣帶的,鮮紅色,據說幾十塊,九幾年的話,幾十塊應該很貴。


  那些叔叔阿姨都很喜歡我,把我當洋娃娃一樣,抱來抱去。


  可惜我媽有錢給我買皮鞋,沒時間問我叔叔帶我出去時候都做了什么。


  我們那邊有個磚廠,就在馬路邊,是挖泥土燒紅磚的那種,我記得那天那個磚廠里什么人都沒有,到處都是一摞一摞的磚。


  我當時穿著蓬蓬的裙子,那個叔叔把我抱到一個磚堆后面,地上大概還有那種覆蓋在磚上的蛇皮袋一樣材質的東西。


  然后他就把我裙子下面穿著的內褲扒了。


  一個年幼受過性侵女孩的自述其實當時他做了什么,我到現在都想不清楚了,因為記憶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段,就像我記得當時天氣很熱,他的手上有黏糊糊的手汗,記得當時馬路上有車經過,我大聲哭了,他掐著我脖子,說如果我再哭就殺了我。


  我記得我當時一直哭,一直哭,大概是因為痛,我一直回憶不起來他用的是手還是別的什么,我只記得他后來還拿了紙出來,幫我擦掉下身的東西。


  我記得他威脅我,如果我告訴別人,就殺了我。


  我那時候真的很小,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我大概算是個早熟的小孩,我小學時候喜歡看小說,半懂不懂的古代小說也看,我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是被性侵犯了,不過那時候我管這叫強奸。


  我小時候一直擔心自己會懷孕。


  我大概確實是個很早熟的人,而且我冷血,現在我敘述自己的故事,是很平靜的,沒有掉眼淚也沒有很悲傷,時間是很強大的東西,而命運是很奇怪的東西,它讓我變成了能平靜面對自己命運的人,因為如果不能平靜,我就不在這里了。


  一個年幼受過性侵女孩的自述我現在面對身邊所有的人,包括父母,包括朋友,都是審視的態度。


  我也會和父母吵架,也叛逆過,我很正常地生活著,但是在我心里最深處,我審視著自己父母,那種隔閡不是愛或者恨可以說清楚的,我們之間并不缺親情,缺的是信任。


  人和人之間最根本的并不是感情,而是信任,沒有感情,還是可以生活在一個屋檐下,但沒了信任,你看他們的方式都會不同。


  大概是那件事發生的時間太早,所以改變了我整個人生軌跡。


  我內心深處,是個不信任任何人的怪物。


  我一樣可以和朋友打鬧,一樣可以和父母鬧別扭,但是我心里始終有個人,在冷靜地看著這一切。


  我見過人性最壞的一面,所以沒辦法參與最好的一面了。


  據說美國電影里,小孩永遠不會死。


  就算是槍戰,綁架,怪物。


  騙誰呢?與其拍一部小孩不會受到傷害的電影,不如把這個世界,變成不會傷害小孩的社會。


  說到身體。


  我很小的時候,有過一段時間,有很嚴重的婦科炎癥,我記得那時候我是小學,穿的是布裙子,背后有兩根帶子可以打結的那種,我蹲下的時候,可以聞到自己下體的異味。


  但是我媽竟然沒發現這一點,那時候我應該是自己洗澡了。


  后來就漸漸好了。


  一個年幼受過性侵女孩的自述后來來月經之后,開始痛經,高中時候又開始婦科炎癥,白帶異常,一直到今天,痛經都很嚴重。


  前陣子去醫院檢查,打過點滴。


  說到檢查,但是醫生還問我有沒有男朋友,因為婦科檢查要用一種擴張的東西還是什么,會損傷到處女膜。


  當時因為是女生朋友陪著一起去的,就回答沒有了。


  其實我想我應該不是處女了。


  但無所謂了。


  其實那個男人后來還試圖找過我一次,大概是在過了一陣子的時候,因為我后來性格就變得慢慢內向陰郁了,所以他很難得才找到我媽出去打牌的機會把我堵在自己家里。


  我當時大叫大嚷,還掙扎著咬他,才跑了出去。


  當時我媽就在離我家不到五十米的鄰居家打牌。


  有時候覺得小孩子真的太脆弱了,很小,又什么都不懂,誰都可以傷害他,誰都可以找到機會對他為所欲為。


  要摧毀一個小孩,實在太容易。


  但是要想治愈他,卻是這世界上最艱難的事。


  為人父母,是很難很難的事,也是最神圣的責任。


  一個年幼受過性侵女孩的自述所有父母都可以得到個純潔的,一塵不染,全身心信賴他們的孩子。


  可是不是每個孩子,都能得到負責任的父母。


  這實在是很不公平的事。


  今天決定把這件事說出來,不僅是為了紓解,也是為了站在已經受到傷害的孩子的立場上,告訴那些為人父母的人,告訴那些看似無關的人。


  第一,如果你做不好父母,就不要做父母。


  我不迷信,做不好父母不會有什么懲罰,不會有什么報應,只要你不是失職到讓人憤慨,這個社會也不會很嚴厲的譴責你。


  但是,如果你想做合格的父母,如果你愛自己的孩子,就好好保護他,你提早進行性教育也好,你好好保護他也好,麻煩你照顧好自己的孩子。


  因為他只是個孩子,在這個社會里,他真正能夠擁有,能夠無條件信任的,就只有你的愛而已。


  他對你而言只是孩子,你對他而言卻是整個世界。


  你的一舉一動,都影響著他的一生。


  他是你的插曲,你卻是他人生的開頭。


  一個年幼受過性侵女孩的自述第二,被性侵的傷疤,永遠不會愈合得毫無痕跡。


  如果你不是當事人,這對你來說,只是一段故事,一個或悲傷或憤怒的故事,故事總會被遺忘。


  而對被傷害的孩子來說,是從身體,到心靈,全部被傷害,連性格都會受到不可逆轉的影響,我只是其中的不甚嚴重的一例。


  不要在事后,再一味地安慰受傷的孩子,傷口就是傷口,愈合了也還是傷口。


  時間和廣懷,會漸漸讓它愈合。


  但是最重要的事,是不要讓孩子受傷。


  是立法公開那些有前科的性侵罪犯的信息,警告他們周圍的居民也好,是對小孩進行適當的性教育也好,是嚴懲性侵小孩的罪犯也好。


  請你們在關于這類的問題上,有自己的立場。


  我希望每個人都能認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這個世界上有那么多孩子,每一個都有可能被傷害。


  我余下的人生里,比安慰更讓我覺得溫暖的事,是看見這個社會上的小孩,得到越來越周全的保護。


  最后,感謝那些在這個帖子里關心我安慰我的人,謝謝你們,盡管我獨自度過很黑暗的青春期和漫長的二十年,但是你們的關心,還是讓我覺得這個社會上,有些很柔軟很溫暖的東西,希望這些東西永遠不會消失,希望你們的人生過得溫暖幸福。


  一個年幼受過性侵女孩的自述還有,那些與我有過同樣遭遇的人,我很希望,在你們遭遇那些骯臟可怕的事的時候,我能站在你們身邊,以可以信任的同伴的身份,拍拍你們的肩膀,告訴你們,沒什么大不了,傷害已經發生,重要的是讓它過去,最丑陋最黑暗的東西也無法打倒我們,人生百年,世界上還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有很多你還沒看過的好風景,沒吃過的美食,沒聽過的笑話。


  我們會活得好好的,一定的。


  (原文來源:天涯貼吧)延伸閱讀《他強奸我時說的話》
https://twhjytujiop.weebly.com/1684508.html
https://twlopmvae.weebly.com/632341.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8392013.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13131.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8949124.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7848535.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3807588.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5157906.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7300911.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7537836.html